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你的帖子里,加尸对应kara而古尸对应koz是怎么回事?
O3a3c* (M134+, M117-)

标题

47# hercules 不咸山就是一个典型的通古斯语地名,其含义是终年覆盖积雪的山,其含义和神山没有什么关系,“不咸”在通古斯语系语言中绝没有神仙的意思,就像泰山对汉族来说具有神山意义,但泰山的字面含义没有神山 ...
lw109 发表于 2015-3-26 08:43
我找不到不咸对应的通古斯语词,可否赐教?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0:06 编辑

凡事思路不能太主观 汉藏语系没有的 韩语就不会有? 就像上面说 汉人都不弄混了 半岛不可能弄混 这样怎么搞清?虽然我也不知道尸为什么会曾经和人搞混  也许尸的训读和人无关

大力应该不会理解不了 kus kut kuz 如果没有破音而是收住停止 音都会归入声kut吧 这种现象在10世纪左右开始发生 这是根据现存所有半岛古语的资料总结出来的 具体的例子我现在无法一一列举
这用学术词叫中世韩语的不破音化   曾经linxiao 也发过帖子,问,高丽语的复辅音是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么?  学界目前主流认为这是新罗末期开始 汉化所导致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09:52 编辑

如果尸没有发过s音 召尸 쇳 古尸 곳 居尸 가슴 波尸 복숭아  也尸여시 尸腊 시하얏 是怎么对应的呢?
是有一些尸的音和lir 对应 比如 买尸마늘 加尸 갈 骨尸 고름 斤尸 글

难道前面对应 s 音的才是进化后的么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0:08 编辑
你的帖子里,加尸对应kara而古尸对应koz是怎么回事?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6 20:31
这个也是我最早的疑问 但是 这很可能是证明有的音已经变成s  有的没有 为什么早先出现的 寐锦 可以对应 后来的尼叱今 尼可是对ni 音的对应 只能说 他是多音字  尸作为多音字的可能性没有么 尸的训和音同时使用的可能性呢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2:22 编辑

我明白了 高丽语的菅发音是kor。 尸的音确实是lir 上面的s音对应尸的词全是中世以后重新出现的

koz的原型应该不是kor 过去记录是龟旨 13世纪引进中古汉尸音s后改为古尸
我所看到的古尸的发音解释是这样。他说 尸的上古汉音是sere弱音化的rV。但是记载古尸时候的尸是12世纪 受到中古汉字音影响后的 所以不能把他的音看成是rV 因此 古尸的发音是kusi。他说有kusi-kuzi-kori-kor 的变化 这种变化能不能我不知道。 日本书记里的 久士布流多气 伽倻国记的龟旨峯 都是这个词  因为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古尸是对应押


珍发dar 阿旦-子 波旦-海 安贤-阿尸 中可以发现 秽语的n 和r 有混淆 或者说 汉字n尾 秽读r   这从 日本叫尼轰 朝鲜叫ir bon 中也可以看到  所以单单大岭 中的单 应该是秽音 dere
熊津-好太王碑 古模耶罗城 日本的久麻那利  中国的固麻城   慰那岩城 也叫慰礼城。那在这里的发音又是拉
汉语今天存在,n l 混淆。  我们假设 某一个外来词叫 河南。  那么,某些国人 注音,henan 某些则会是 helan   

因此,不仅有 朝鲜汉字音,在同一个时期,某一个字,有 前承和,现今,两套发音共用的可能性。 也有同一个字,因为自身的音变多样化。 而存在两种发音。  尸 的发音,从这两种可能性上,都能解释为什么 有时是 lir
有时是  si
我们都知道,朝鲜汉字音里是有 中唐音和 前朝音, 也有同一件东西,比如 笔,他有中唐的 pir(pit)  也有 前朝的 but  两个你把她两都算音读也可以, 算后面的but 是训读也可以。
但是他们写出来 ,都是对应一个字 笔

如果允许日语中,分 吴音和唐音, 为什么不能允许半岛  我认为尸就是这样一个字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0:37 编辑

我看了一下 秽语的牙确实是 皆尸 这个应该怎么发音?kesiri?嘴叫忽次 很有意思。他两明显同根 嘴和朝鲜语对应 但是牙却在朝鲜语中消失 牙现在和另一个嘴ip 相关 是 ipbar 因为 眼睛 nun 眼珠是 nun ar 因此我推测 ipbar 的bar 就是 卵 珠 丸的ar
但是日语的牙也很怪 叫kiba 这就像是 目前韩语的牙套上了秽语的头

其实这种混血词还有 新罗语的心 叫 masum。秽语的心居尸 如果发音是kara 那么 朝鲜语现在的心。kasum 就是 新罗的心套上秽语的头

-------------------------------------------

我这个是一个猜测。 因为ip 和俗语的结合几乎不存在, 而

忽次和俗语的结合很多, 比如梦话-zam kotae  这里,zam 是 蒙, tae 是 taeku的缩写,taeku是说话。中间的ko 就是 忽次(口) ,







再比如   他说的话,难道你要 完全那样全部听么?说这句话时 。mar ur ku ji  dut da



mar  是 话, dut da 是 听。  kuji 在这里 是 要完全那样的的意思, 但是本意是, 像说的那样么? 也就是 说。

古装剧里。  你说吧。 并不是 mar hagera  而是 ,ko hagera    mar 这个说的地位是低于 ko 这个说的,

口  koz  说 ko  我认为这是有连接的,  ko 是固有的  ip 在这方面根本体现不出来

ip 我认为,有可能是  汉语,入 的 借词 ,  入变成了口 。  然后把 卵的 ar 结合起来,
变成 新的嘴 , 牙齿 变成 入丸 。 对应了眼珠的 眼丸
另 ,吐   朝鲜语叫 ,kyo   这个词根 和 koz 这个嘴是有关的。
恶心的想吐, 朝鲜语叫 , miesur   kyob da  这里的, miesur 就是新罗语的 心 masum

kyob 就是 吐  心里想吐  

  我总结下来就是, 嘴的 忽次,在朝鲜语中,转变为, 口, 说,吐  牙的 皆尸   是消失了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08:57 编辑

62# hercules 果勒敏珊延阿林,“果勒敏”是满语“长”,“珊延”是满语“白”,“阿林”是满语“山”。这个称谓见于《吉林通志》。“不咸”明显是“珊延”的另一个音译,由于汉语是单音节语言,很多时候不会把异族语言的发音完全取用的
我找不到不咸对应的通古斯语词,可否赐教?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6 20:34
我知道的是这个
QQ截图20150327085650.png
2015-3-27 08:58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09:13 编辑

珊延 是 满语的白色 Sanyan 善颜 anyan    和朝鲜语的白色是同源的词, 珊延不可能是不咸
果勒敏 和 朝鲜语的 长  kir  是同源的, 长白山的满语,只不过是把 长,白色,山,用满语训读的结果。 如果是这样, 朝鲜语也可以做到, 那就是 kir sitayan moi


长白山的名称应该是源自,隋唐时期的太白山。 女真人始称长白山。 他们是把汉语词翻译了而已。 这明显表明,长白山不是女真-满的固有词。 就像 黑龙江,是汉人把满语翻译后的称呼,并不是汉人固有名称。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09:25 编辑

56# 红山人
你在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下定论,举出高句丽语的三、五、七、十应该读什么音,不同于《三国史记》导出来的音,你认为是正确的高句丽语读音

还有你给出为什么用同样的方法,可以从《三国史记》中导出城、山、水等概念的高句丽语读音,按照同样的方法导出的三、五、七、十,你就认为是错误的,为什么这个错误的读音就和日语中的读音对应那么整齐,要知道这些高句丽时期的土语地名中只包含这四个数字,但就这四个数字的读音就与日语有明显的对应关系
73# 红山人 别在哪里倒果为因,韩语与满语等阿尔泰语的同源发声关系是在明白不过的了,满语的“长白”发音当然与韩语类似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09:33 编辑
凡事思路不能太主观 汉藏语系没有的 韩语就不会有 就像上面说 汉人都不弄混了 半岛不可能弄混 这样怎么搞清?虽然我也不知道尸为什么会曾经和人搞混  也许尸的训读和人无关

大力应该不会理解不了 kus kut kuz 如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6 20:44
有一个一定要指出来。 不破音化 也就是我们说的入声化是新罗末期开始。 但 闭音节化则不是, 虽然秽语连n m ing er 这种尾收音都不存在,是纯粹的开音节语言。 但是新罗语起码自中唐,就有了 n m ing  er 新罗语吸纳了中唐音之后,一直在努力做到 语言的单音节化。 这是慕华的背景下发生的自然的事情。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1:39 编辑
你的帖子里,加尸对应kara而古尸对应koz是怎么回事?
hercules 发表于 2015-3-26 20:31
我之前搞不明白, 尼叱今 怎么变成的 nim kom  以为 叱是匕  但是看到你的阿尔泰虎我明白了,  s -m 是可以变化的。   所以 bors=bom  nis kom= nim kom

这也是能解释,  押-古尸 kusi   对应  咸 keme
-----------------------


大力, 你看一下, s-m  对应是可以吧?
57# 红山人 押确实是=咸。
这是“押”发“咸”字的音,还是高句丽土语地名“***押”其含义是“***咸”


那么,押=顶,尖,

怎么那些“***押”都工整地对译“***岳”,高句丽时期那个土语地名用“押”字的发音表示“顶”、“尖”的含义
56# 红山人 我在本论坛已经提出过, 长眼就自己找 看不懂就问别人


有什么证据就直接提出来,那些证据证明高句丽语的三五七十不与日语同源
红山人请直接回答以下问题:

1、高句丽语用“押”字的发音表示“顶”、“尖”含义的证据,你如何解释《三国史记》中那些“***押”的地名都工整地对译成了“***岳”,“岳”字的含义就是“高大的山”

2、你说高句丽语三、五、七、十的读音与从《三国史记》中导出来的读音不符,是从何而来,正确的发音是什么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4:43 编辑

66# 红山人 日本书记里的 久士布流多气 伽倻国记的龟旨峯 都是这个词  因为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古尸是对应押


这只能说明高句丽语发音汉字“押”,与任那语发音汉字“多气”、“古尸”,所代指的地理都是汉字“岳”表示的含义“高大的山”,就是高句丽用“押”字发音表示高大的山,任那用“古尸”发音表示高大的山


红山人这么论述“古尸”对应“押”(红山人的意思是,高句丽虽然用“押”字表示“岳”,但高句丽语含义“岳”任然要读“古尸”的发音),等于是因为汉语用“yanjing”表示眼睛,英语“eye”表示眼睛,所以汉语的读音“yanjing”、英语的读音“eye”都表示眼睛,所以汉语的“yanjing”与英语的eye”读音是一样的,真是荒谬无比,基本的逻辑不通,在论坛上堂而皇之地这样做论证真是丢人现眼
还有“押”字明显是形声字,“甲”是声旁
(红山人的意思是,高句丽虽然用“押”字表示“岳”,但高句丽语含义“岳”任然要读“古尸”的发音),等于是因为汉语用“yanjing”表示眼睛,英语“eye”表示眼睛,所以汉语的读音“yanjing”、英语的读音“eye”都表示眼睛,所以汉语的“yanjing”与英语的“eye”读音是一样的,真是荒谬无比,基本的逻辑不通,在论坛上堂而皇之地这样做论证真是丢人现眼)
------------------------------

就这毫无理解能力的糗样,到底谁在丢人现眼?? 和你说话就如对牛弹琴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