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 红山人 固麻是当时的隋唐音。 但是功木 是高句丽自己用的字,这两个字发音你是怎么得出它和固麻一致???


你给出“固麻”二字的隋唐音与今天这两个的读音有很大差别的证据来


功木 是高句丽自己用的字,而且是用“功木”这两个汉字的读音来表示相同读音的高句丽语。
而不是什么“押发音kusi 对应朝鲜语的”,押这个汉字在韩语中的训读,”押“这个汉字,在古代怎么也不可能读”kusi“这个连绵音
-----------------------------------------------------------------------------------------------
押发kusi 的音,是因为百济和新罗的地名中存在同样含义的另一个词,古尸。 正如 中国记在沟娄,高句丽记忽, 百济记 己  那么我们起码知道高句丽语的城 发音是两个音节,并且高句丽和百济发音不同。

另, 这个词和中古韩语中的 串 对应, 这个训读后就是 곶 koz 但是 z音是从s音变得。 因此原型是kos 但是这是在高丽时期,发生音节合并脱落现象后的形态,所以 原型是 kosi  但是秽语韵母不存在o 因此才会推论 押的发音是 kusi

红山人在22楼的发言就在自我倒灶,因为百济、新罗用汉字“古尸”的发音表示“岳”的意思即高大的山,所以高句丽在用汉字“押”来表示岳的含义时,这个“押”字的发音一定与“古尸”的发音相同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5:07 编辑

80# 红山人 日本书记里的 久士布流多气 伽倻国记的龟旨峯 都是这个词  因为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古尸是对应押



这是你的原话
如果尸没有发过s音 召尸 쇳 古尸 곳 居尸 가슴 波尸 복숭아  也尸여시 尸腊 시하얏 是怎么对应的呢?
是有一些尸的音和lir 对应 比如 买尸마늘 加尸 갈 骨尸 고름 斤尸 글

难道前面对应 s 音的才是进化后的么

我明白了 高丽语的菅发音是kor。 尸的音确实是lir 上面的s音对应尸的词全是中世以后重新出现的

koz的原型应该不是kor 过去记录是龟旨 13世纪引进中古汉尸音s后改为古尸
我所看到的古尸的发音解释是这样。他说 尸的上古汉音是sere弱音化的rV。但是记载古尸时候的尸是12世纪 受到中古汉字音影响后的 所以不能把他的音看成是rV 因此 古尸的发音是kusi。他说有kusi-kuzi-kori-kor 的变化 这种变化能不能我不知道。 日本书记里的 久士布流多气 伽倻国记的龟旨峯 都是这个词  因为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古尸是对应押


珍发dar 阿旦-子 波旦-海 安贤-阿尸 中可以发现 秽语的n 和r 有混淆 或者说 汉字n尾 秽读r   这从 日本叫尼轰 朝鲜叫ir bon 中也可以看到  所以单单大岭 中的单 应该是秽音 dere
熊津-好太王碑 古模耶罗城 日本的久麻那利  中国的固麻城   慰那岩城 也叫慰礼城。那在这里的发音又是拉
汉语今天存在,n l 混淆。  我们假设 某一个外来词叫 河南。  那么,某些国人 注音,henan 某些则会是 helan   

因此,不仅有 朝鲜汉字音,在同一个时期,某一个字,有 前承和,现今,两套发音共用的可能性。 也有同一个字,因为自身的音变多样化。 而存在两种发音。  尸 的发音,从这两种可能性上,都能解释为什么 有时是 lir
有时是  si
我们都知道,朝鲜汉字音里是有 中唐音和 前朝音, 也有同一件东西,比如 笔,他有中唐的 pir(pit)  也有 前朝的 but  两个你把她两都算音读也可以, 算后面的but 是训读也可以。
但是他们写出来 ,都是对应一个字 笔

如果允许日语中,分 吴音和唐音, 为什么不能允许半岛  我认为尸就是这样一个字
----------------------------------------------------------------------------------------------

看不懂也不要再跟我叫唤, 你问的所有问题,我早就有解答,没见过你这么个人,听不明白就在那里说别人没举证。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5:16 编辑

84# 红山人 日本书记里的 久士布流多气 伽倻国记的龟旨峯 都是这个词  因为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古尸是对应押(66楼原话)

押发kusi 的音,是因为百济和新罗的地名中存在同样含义的另一个词,古尸(22楼原话)


标红的不是你的原话吗,高句丽用“押”表示岳的含义,任那用“古尸”表示岳的含义,都表示同一含义“岳”,所以“押”发音与“古尸”一样是kusi


有什么不对的吗


这只是你的解读,而且是没有逻辑,丢人现眼的解读
12世纪日本的二中歷中记载了 高丽语数词


高麗語    1 カタナ     2 ツフリ 3 トヰ  4サヰ   5 エス  6 ハス  7 タリクニ 8 チリクニ  9 エタリ  10 エツ


三国史记地理志中的秽语数词发音构造

于次对应弓次。 是云母有声后音 kusi(kususi)  对应二重历中的高丽语5 エス (エスス )
难隐(danikuni)的难 发音是 dani 隐 是因为影母 因此发音kuni  对应高丽语7 タリクニ
-------------------------------
7世纪百济数词, 1 坐伽第巴 kadəba  2矣毛巴 idereba 3新台巴 sadaba 5刀士巴 kasiba  7日古巴 niriguba(diriguba)  8以如巴 yitaba

二中历
1 katana 2 sihuri(tohu)3 dohi 4sahi 5 eso 6 haso 7darikue 8ciridae 9ekuri 10 esi

鸡林类事
1 河屯 2 途孛 3 洒 4迺 5打戌 6逸戌 7一急 8逸答 9鴉好 10 噎

有一种解读   7 8 9 是 10-3 2 1    这是和阿伊努语数次一致的。

1 hana하나  hol홀  hot홑 kot갓 这种变形中,갓 仇次和新(第一) 是最初的原型。 kato 。也就是百济的一 后面的ba 其实是后缀没有也不会影响词义。 二中历中的9 ekuri 是 鸡林类事中鸦好中ho的原型kori 而 r  是从 t 变的  因此 ekuri 其实是 ekoti  其中 e 是 噎 9 = 噎-河屯 e-kato

2 idereba  对应现在 이틀  首音脱落后首先形成中世高丽语的 toburi途孛 发生双子音合并 闭音节变化之后 形成现在的둘 tur   8原型 idaba 其中 i 还是10 daba 就是途孛 8 同样是10-2  噎-途孛

3  明天朝鲜语是来日,后天是 more모레 大后天是 kub e 급에   这里我们可以发现,第三天的数次 kub  比如我们在说 再下一次(下一次的下一次)时 说的是 그다음  ku daum  这里 就是很明显的,ku+daum的形式。 ku等同于第三天的kub daum 等同于 2的 途孛  

因此。我们可以推测。 朝鲜语的 3 本来是 k 母   二中历中 2 也被记载为 tohu(贵贺国数词) 应该和 途孛是对应的关系,也和tohi 一致。因此  高丽国的记载中。 把 2 和3 记反了  3的发音才是 sihuri 也对应 sito

7 应该是 10-3  但是 为什么是 diri- kuba ?? 我们上面知道 3 确实是 k 母 对应 kuba 但是10 在 8,9,10 中都是以 噎的形式出现。 但是唯独在 7 中是 diri?? 但是最后它还是 变成了 ir-일곱一急不是么???

十  噎 열 其实是여흘jəhur 虽然二中历中 记载 esi 但是至少这是两个音节。 jəhur的原型是 də-kəri   德-十对应的秽语地名 不仅仅对应日语,还对应韩语。 二中历中的 5  eso 对应 daso打戌 也证明了这一点!

貌似不少人还认为日式地名分布于半岛西部  那我们来看看 日式数词地名分布情况

密津-庆南居昌  密城-庆南密阳   麻枝-庆南陕川  密波兮-江原杨口   

德顿-黄海谷川  于次呑-黄海瑞兴 难隐别-京畿坡州(这三个实际是高丽语)

然后关于 百济地名未冬夫里 因为他是 对应南平 所以 这里的 未冬=南 对应朝鲜语的 밑(底部)不是三

疑似和日语同源的数词 仅仅出现在半岛的东部。
这只能说明高句丽语发音汉字“押”,与任那语发音汉字“多气”、“古尸”,所代指的地理都是汉字“岳”表示的含义“高大的山”,就是高句丽用“押”字发音表示高大的山,任那用“古尸”发音表示高大的山
-----------------------------------------------------------------------------------------
这是你的原话 我明明说的 久士和龟旨  你连久士布流多气 里哪个是对应龟旨都不知道。 我还有什么办法给你阐述?? 就你这样的,不叫丢人现眼,什么叫丢人现眼?? 没见过你这么脸大的。所以说你为了黑韩丧心病狂一点都不为过, 你不是个追求学术真实的学徒,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5:44 编辑

三峴縣[一云<密波兮>.]、五谷郡[一云<弓次云忽>.]、七重縣[一云<難隱別>.]、十谷城縣[一云<德頓忽>.]

这就是高句丽语三(mit)、五(utsu)、七(nanin)、十(tok)4个数词的推导出处

古日语的三-mi、五-itu、七-nana、十-towo

现代日语的三-mi、五-i、七-nana、十-to

韩语的三-set、五-daseot、七-ilgop、十-yol

这么一对比高句丽语、日语、韩语的关系一目了然
我刚开始说,押不是大山,是顶尖,而 古尸, 串,菅 龟旨,都在新罗百济伽倻地有顶尖的含义。 所以押是他们,是顶尖,不是大山

后来经过思考, 觉得押是大山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所以说,押虽然是大山,貌似和韩语对不上,但是很多高句丽词中的尸, 即使他发lir音, 因为很多带尸的高句丽词, 都以s 的音对应起了韩语词,所以我说,他们之间肯定不是巧合。 肯定是有音韵关系, 然后通过一些 s-m 的对应,阐述了这种同源关系

我期初以为 s是所有 r 的原始音, 但是后来明白,r 是r  s变r 的是另一波。 不能混为一谈。  但是那么多s音的尸 对应了 r 音的秽语 尸    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我推测这是 不同层的汉音在高丽语中并存的原因

我写的还不够仔细么? 我是一边思考一边阐述。 某些人张嘴闭嘴 说清楚这个,说清楚那个, 句句抬扛。脸怎么那么大??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5:55 编辑

87# 红山人 日本书记里的 久士布流多气 伽倻国记的龟旨峯 都是这个词  因为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古尸是对应押(66楼原话)

押发kusi 的音,是因为百济和新罗的地名中存在同样含义的另一个词,古尸(22楼原话)


标红的不是你的原话吗,高句丽用“押”表示岳的含义,任那用“古尸”表示岳的含义,都表示同一含义“岳”,所以“押”发音与“古尸”一样是kusi


有什么不对的吗

久士布流多气那个可以对应峰
89# 红山人 我刚开始说,押不是大山,是顶尖,而 古尸, 串,菅 龟旨,都在新罗百济伽倻地有顶尖的含义。 所以押是他们,是顶尖,不是大山

后来经过思考, 觉得押是大山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所以说,押虽然是大山,貌似和韩语对不上但是很多高句丽词中的尸, 即使他发lir音, 因为很多带尸的高句丽词, 都以s 的音对应起了韩语词,所以我说,他们之间肯定不是巧合。 肯定是有音韵关系, 然后通过一些 s-m 的对应,阐述了这种同源关系

我期初以为 s是所有 r 的原始音, 但是后来明白,r 是r  s变r 的是另一波。 不能混为一谈。  但是那么多s音的尸 对应了 r 音的秽语 尸    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我推测这是 不同层的汉音在高丽语中并存的原因

我写的还不够仔细么? 我是一边思考一边阐述。 某些人张嘴闭嘴 说清楚这个,说清楚那个, 句句抬扛。脸怎么那么大?? 


标红、标绿的都是你的原话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6:14 编辑

于次(utsu)  无论是于,还是弓 上古声母都是g   难隐的隐是影母g   德  t母脱落味o  破音k经h 会变r 这些你是永远不会知道。  这个三(mit)、五(utsu)、七(nanin)、十(tok) 的构造音本身就是扯淡的东西。
84# 红山人 熊津-好太王碑 古模耶罗城 日本的久麻那利  中国的固麻城   慰那岩城 也叫慰礼城。那在这里的发音又是拉


熊津对应《好太王碑》的古模耶罗城 对应《日本书纪》的久麻那利对应《两唐书》的固麻城,倒是很好的推断,再联系到《三国史记》功木达-熊闪山,“古模”、“久麻”、“固麻”、“功木”明显都是熊的土语发音,《两唐书》的固麻城正说明由于汉语的单音节特性,汉语在音译外语概念时,经常性省略别人的发音。
92# 红山人 于次(utsu)  无论是于,还是弓 上古声母都是g   难隐的隐是影母g   德  t母脱落味o  破音k 在朝鲜会变成r 这些你是永远不会知道


你在先天性的设定,高句丽的语言一定具有韩语发音特点,来推这些数词的发音,或者说是韩语人群在用汉字来标音高句丽语地名




现在就是把里面的汉字当做表音符,来推高句丽语的读音是什么,即“密波兮”、“弓次云”、“難隱別”、“”这些汉字的字面读音来推导高句丽语对应数词的读音


还有仅有的四个数词的发音推导,都与日语具有明显的发音对应关系,如果说推导有错误,那么这个错误也错的太工整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3-27 16:27 编辑

你在先天性的设定,高句丽的语言一定具有韩语发音特点

--------------------------------------------------------------
就这逻辑思维能力,能不能别跟我说话了????

高麗語    1 カタナ     2 ツフリ 3 トヰ  4サヰ   5 エス  6 ハス  7 タリクニ 8 チリクニ  9 エタリ  10 エツ

这个是你日本爸爸写的东西, 不是我天生设定的,

你说秽语只对应日语,不对应韩语,已经被你日本爸爸打了耳光, 你还在拼命的叫嚣,你是人还是机器人??

还有不咸山。 记得是linxiao 最早说这个咸=盖马高原,不咸山等于富士山的吧

但是不咸是不是盖马 还不确定的东西,关于不咸的解释有很多种, 当然,但觉不是你那个最没养分的满语长白山训读。

但是你们这帮人死咬着 日语秽语一家亲。 别人都是邻居。 不是极端分子还能是啥,况且我是韩人我都没你们这么疯狂,你一个汉人,不站在科学的角度。 靠你的什么极端逻辑。 这么多年了,你年纪不小了吧。
我可从来没有说,秽语的数词和日语不是同源的,但是首先,他们的发音构造是不同的。 即使同源也不能算做是方言。  然后,这个秽语的数词,是和现代的朝鲜语数词有继承关系的。 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差之千里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6:49 编辑

96# 红山人 那么韩语的数词和日语的数词又是什么关系呢?

你所谓的数词继承关系,无非就是秽貊语地区逐步被韩语覆盖替换的过程罢了。八旗的满语逐步被汉语替换也是渐变的,但你能说满洲八旗该说的汉语与满语有继承关系吗???
我可从来没有说,秽语的数词和日语不是同源的,但是首先,他们的发音构造是不同的。 即使同源也不能算做是方言。
注:我一向认为秽貊与日本只是语言同源关系,两者是不同的民族,至于构不构成方言关系,这是语言学家和民族政治家的不同观点


然后,这个秽语的数词,是和现代的朝鲜语数词有继承关系的。 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差之千里
注:既然日语与高句丽语同源,韩语又不与日语同源(原因就在于基础数词的读音完全不同源),那就说明了高句丽语数词与韩语数词的发音完全不同源,那么所谓韩语数词对高句丽语数词就谈不上什么继承,至多只能算是部分操高句丽语人群在改说韩语时的特殊语音而已,与美国黑人英语是一个道理,难道美国黑人的英语继承自这些黑人的非洲土语吗???现代韩语根本称不上继承自高句丽语,尤其是庆尚道、全罗道方言
95# 红山人 高麗語    1 カタナ     2 ツフリ 3 トヰ  4サヰ   5 エス  6 ハス  7 タリクニ 8 チリクニ  9 エタリ  10 エツ

这个是你日本爸爸写的东西, 不是我天生设定的,


真不是人类的思维,我支持高句丽语与日语具有同源关系就有了“日本爸爸”,那么我还支持韩语与满语具有同源关系呢,难道我又有了韩族、满洲爸爸了???眼中有屎的人看世界都是屎
因为你是个汉人,但是天天喊着日秽一家亲,所以我认为你有日本爹很符合逻辑。 说你是个韩黑没一点冤枉你

你多差劲,从你的每一句话中都可以看到,满语和汉语的数词有同源关系么?  秽语和高丽语的数词同源,这跟满人说汉词是一样??你还是回家玩去儿吧
我可从来没有说,秽语的数词和日语不是同源的,但是首先,他们的发音构造是不同的。 即使同源也不能算做是方言。

留作标记,这是红山人的答复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