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既然日语与高句丽语同源,韩语又不与日语同源(原因就在于基础数词的读音完全不同源),那就说明了高句丽语数词与韩语数词的发音完全不同源
-----------------------------------

你刚刚上面还说,我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押=古尸  这句话。 没有逻辑, 现在居然说 日语和韩语不同源,日秽同源,所以 韩秽不同源

你这自打脸很响亮了,谁说日韩语不同源,他们就不可能从同一个母体分化出来了? 没听说过日韩同源论么? 虽然我不同意那个说法,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7:07 编辑

101# 红山人 你刚刚上面还说,我嶽对应押和古尸 所以 押=古尸  这句话。 没有逻辑, 现在居然说 日语和韩语不同源,日秽同源,所以 韩秽不同源


有什么问题吗,高句丽语对应岳的概念的发音与汉字“押”的发音相同,正好与日语山的发音“yama”有对应关系
百济、新罗对应岳的概念的的发音与汉字“古尸”同音,“古尸”与“押”的发音截然不同

至于高句丽语与韩语不同源,这是从底层词汇特别是基础数词汇来判定的,是国际语言学界通用的标准,也是韩语与日语、汉语分离,同时与满语等阿尔泰语系连接的依据,底层语词汇尤其是基础数词的读音对于一种语言的语系归属具有决定性的标准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27 17:32 编辑

99# 红山人 因为你是个汉人,但是天天喊着日秽一家亲,所以我认为你有日本爹很符合逻辑。 说你是个韩黑没一点冤枉你


哎呀,支持日语与高句丽语同源就是“日秽一家亲”的吗???那我支持韩语与满语同源就是标准的“韩满一家亲”了
韩语与日语的分离点正好与高句丽语与日语的连接定相同,也与韩语与满语的连接点相同,再加上韩、日之间的民族纠葛特别是韩、日存在的现状(这完全不同于已经实际政治消亡的满族),这正是韩族人要把高句丽这个已经消亡的古代民族拉进韩民族的不可逾越的鸿沟,这道鸿沟对于韩族人来说,具有绝望性,除非日后的某个时期,日本人成了第二个高句丽人、满洲人,韩族人继续作为一个民族政治体存在
我可从来没有说,秽语的数词和日语不是同源的,但是首先,他们的发音构造是不同的。 即使同源也不能算做是方言

留作标记,这是红山人在96楼的答复,代表了他内心很不情愿,但已经实际承认的观点
高句丽是朝鲜历史 高句丽人都成了朝鲜人 日本何时与高句丽有过关系 那让我接日秽同源当然不情愿 这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某些人 死活不愿意承认秽人与韩人有他们之间区别于倭人的亲属性这一点。对高丽语也继承了秽语这一点永远视而不见 一万个不情愿 而且从来不接受  不停的剥离秽和韩  这种人就是我要打脸的人 并且乐死不疲
忽 上古汉音是 goos 中古汉音是hut  高句丽音是kuru    一样么?? 你倒是说说盖马发音为什么是hema   押为什么是yama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11:55
普及一下中古汉语

盖读法有三种:

見母 泰韻 kaj
匣母 盍韻 ghap
見母 盍韻 kap

其中ghap开头的是浊擦音,和清音h相对。

如果一个语言不区分清浊音,使用这个语言音译其他区分清浊音的语言时,会用和浊音对应的清音音译。

比如高句丽语不区分清浊音gh和h,那就会用h音译汉语的gh。汉语盖马 ghap ma到高句丽语就变成 hapma hama,我认为这很有可能。
邪马 才是yama。缅甸语“山”读yoma日语“半山腰”“抬高”也读koshi
“押”古音ngat,对应“岳”古音ngak 곶对应꼭





自己琢磨押到底是 顶,尖,上, 还是山。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13:52
再给你普及一下


影母 狎韻 ?rap
見母 狎韻 krap


疑母 覺韻 ngrok
忽的上古音是我用百度查的 里面那么多人版本 我哪知道哪个对。 我说过功木和盖马的音不同 因为指的就不是一个东西 日语的神和熊发音一样么? 咸和押音近 只能说明 神和顶音近 朝鲜语里 黑和锅还音近呢 虽然黑 神 王 鼎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5 20:48
那下次好好查一查啊,你这么搞法,还让人怎么讨论,只能每次都怀疑你一下。
我说的是大山山, 大大山当然合理, 太大,寻觅。这种同义形容词,动词的连绵用法很正常。 但是山是名词。 单于,可汗,没有叫可汗王,单于主的。  我到是想到了名词的连绵。 比如君王,君主。国都。 但是 这是因为汉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6 07:47
日语太郎读音daro,明显是大郎 dalang的发音,把大训读为太。

标题

62# hercules 果勒敏珊延阿林,“果勒敏”是满语“长”,“珊延”是满语“白”,“阿林”是满语“山”。这个称谓见于《吉林通志》。“不咸”明显是“珊延”的另一个音译,由于汉语是单音节语言,很多时候不会把异族 ...
lw109 发表于 2015-3-27 08:53
不咸与珊延,这差得也太多了吧。
O3a3c* (M134+, M117-)

标题

我知道的是这个 42155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3-27 08:58
这个近一点,但是转了几个弯。
O3a3c* (M134+, M117-)
日语太郎读音daro,明显是大郎 dalang的发音,把大训读为太。
帝王之泪 发表于 2015-3-28 10:33
我是说这种用法  次妃 次子的用法是有 次郎的用法没听说过   朝鲜语的打猎叫山行。我知道汉语有山行这样的词汇 但是不记得有把打猎叫山行  一种是次郎这样的用法 一个是山行的用意  夷人的汉字语 需要汉人认识到我们有我们的原创
111# hercules 这已经是最接近的了,要知道千百年来,语音发生改变的不只是汉语,通古斯语系也会有变化的。再考虑到现代“坦克”与“tank”之间的读音差别,不咸山是通古斯语系语言读法是比较令人信服的
106# 红山人 秽貊人与日本人是远亲的关系,秽貊人与韩人是近邻的关系,但都是并列民族的关系,如果你得了病需要输血,是找远亲的血输还是找近邻的血输。
本帖最后由 帝王之泪 于 2015-3-29 11:12 编辑
111# hercules 这已经是最接近的了,要知道千百年来,语音发生改变的不只是汉语,通古斯语系也会有变化的。再考虑到现代“坦克”与“tank”之间的读音差别,不咸山是通古斯语系语言读法是比较令人信服的
lw109 发表于 2015-3-28 20:15
不咸 piu ghrem
珊延 san jen
这两个字发音差的太远,根本对不上。

就算是语音演变,也要找出演变条件来,不然难以定论。
116# 帝王之泪 不咸 piu ghrem
珊延 san jen


珊延对应的是满语词汇,年代在明清乃至现代,应该直接用普通话标注读音的,即“shan yan”


不咸 piu ghrem


用该按照汉字“不咸”的字面读音解读,不知道“piu ghrem”是不咸的发音是什么来历,推证出来的什么年代的“古汉语”
116# 帝王之泪 不咸 piu ghrem
珊延 san jen


珊延对应的是满语词汇,年代在明清乃至现代,应该直接用普通话标注读音的,即“shan yan”


不咸 piu ghrem


用该按照汉字“不咸”的字面读音解读,不知道 ...
lw109 发表于 2015-3-30 08:38
都是中古汉语读音,大约南北朝晚期隋初期。
本帖最后由 lw109 于 2015-3-30 10:48 编辑

118# 帝王之泪 珊延对应的是满语词汇,年代在明清乃至现代,应该直接用普通话标注读音的,即“shan yan”


这个时间段已经是明清了,“珊延”二字就应该按照北方官话发音


不咸 piu ghrem
无论如何也和汉语的单音节发音对不上,“不”古音“否”,“咸”可以对照“咸阳”的发音,读”咸“
118# 帝王之泪 珊延对应的是满语词汇,年代在明清乃至现代,应该直接用普通话标注读音的,即“shan yan”


这个时间段已经是明清了,“珊延”二字就应该按照北方官话发音


不咸 piu ghrem
无论如何也和汉语 ...
lw109 发表于 2015-3-30 10:37
没看你之前的帖子,珊延是明清音译满语,那应该就读shan yan,不过我不太懂满语,不知道满语原来怎么说。

关于中古汉语,现在已经研究的比较清楚了,不咸的发音就是 piu ghrem,我用的是poly的中古拼音,国际音标是这样/piu/ /ɦɣɛm/。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