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殷商的起源

中国历史中有到底没有夏?这是个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是弄清楚先商的活动区域,先商在远古史中如同一根轴,确定了先商的情况,就能弄清楚前面的夏与后面的周,历史之谜随之破除了。
  史记:‘殷契,母曰簡狄,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封于商,賜姓子氏。成湯,自契至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就是说玄鸟生商,商是鸟夷部落。商人始祖契封于商地,而从契至汤都城迁了八回,汤上位后,又迁回了亳。商与亳在哪里呢?《史记》:“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故禹兴于西羌,汤起于亳,周之王也以丰镐伐殷,秦之帝用雍州兴,汉之兴自蜀汉。”与禹夏与姬周类似,商人也是发迹于西北地区而非东部地区。
  我同意太史公的看法,商人是发迹于西北的!但是史书中并无先商具体地望的记载,而甲骨文记载的多为占卜辞,且为盘庚迁殷后的事迹了。那么就真的无法确定先商的足迹吗,非也,虽然具体的地点有待证实,但基本的地域还是可以有办法证实的!
     《竹书纪年》: ”后泄即位。 十二年,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十六年,殷主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也。”《山海经大荒东经》:“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有易杀王亥,取仆牛。”《楚辞天问》:"王亥秉承王季之德,受到他的父亲褒奖。为何终遭有易之难,当他在此放牧牛羊?王亥持盾跳起武舞,为何就有女子爱他? 有易女子体态丰腴,为何王亥能够配她?有易国的放牧小子,又在哪里撞破私情?凶器击床王亥已出,如何得以保存性命?王恒秉承王季之德,哪里得到大牛满栏?为何去求有易赐禄,却不能够安然回返?上甲微能追随祖迹,有易国就不得安宁。"这三段文字都说的同一个故事,夏后泄的时候,先商部落的王亥因为贩运牛羊在有易国被害,商王上甲微即位后借河伯之兵灭掉了有易。不多的记录却包含了很大的秘密,已经可以解开先商部落的活动区域了。
      先商部落的王亥,在大量先秦史书中被尊为畜牧业的创始者。《世本》:‘亥作服牛。’《吕氏春秋》:‘王水作服牛。’都是记载王亥是开创性的人物。甲骨卜辞中的记录也表明商人对王亥是十分尊崇的,王国维曾评价:“乃祭祀之最隆者”,武丁时期甚至一次用50头牛来祭祀王亥,可见王亥在那个时期,是一个真正不二之大人物!就是这么一个死于非命的王,却是商人心目中真正的始祖!盖因王亥在那个时期带领商人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历史就是这样,不在于初始有多卑微,有多么悲催,而是在于出现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特别是王亥的那个青铜文明萌发的时期!
  根据殷商谱系,从王亥至成汤共9代人,成汤立国在公元前1600左右,那么王亥的年份应该是公元前1800年左右,不会大错。商人的特性是爱狩猎,喜郊游,他们葬俗非常特别,贵族的墓葬里有腰坑,用于埋葬主人的狗。这都能反映先商时期的一些生产特征。在王亥的时期,牧业还没有引入,那么先商人是以渔猎采集为主的部落,可能有轻微农业。
  按照太史公的说法,商人发迹于西北。如果是渔猎采集为主,应该有大面积的水面与森林,同时应该是濒临草原,濒临青铜技术传入的地方。在西北地区那个时期,只有居延海地区有这个条件。弱水注入居延,古居延海在那个时期湖泊面积非常大,水面有3000平方公里以上。这里是阿尔泰山东南麓,欧亚大陆东端最早的青铜文明阿凡纳谢沃文明,在分布于苏联叶尼塞河中游米努辛斯克盆地和阿尔泰地区。年代约当公元前第3千年下半叶至第2千年初。而中国最早的铜刀是甘肃马家窑出土,大至在公元3000年,但只是一个孤品,在之后1000年的时间里,再未发现类似的青铜制品。这说明青铜技术是远方人群带至此地无疑,同时进入的方向也应该是西北方向。就是说,先商必定是处于一个最有利的地区,相比他们的鸟崇拜的同族,最早接触到畜牧业与青铜技术,日后才凭借强大的生产力与武力,征服东部的部落!先商人位于古居延海附近庶为真矣!
       前面说得王亥贩牛的事迹,提供了几个关键点,有易,河伯。河伯暂且不论,有易在很多史家论证,认为是河北的易水附近。易水地名的出现也是春秋战国时期,与王亥的年代差了有1000年以上。就如同司马迁解释会稽,认为是会而计功,故得名会稽,但大禹的时代如何会有2000年后秦汉时期的文法呢,所以这些论证都有明显附会痕迹。
  关于有易,有几个关键点:
  1.易是锡的本词。甲骨文像将一个有抓柄的器皿中的液体,倒入另一个没有抓柄的器皿中。当“易”的“低熔点金属”本义消失后,再加“金”另造“锡”代替。所以有易就是有锡,有易是个掌握了青铜技术的部落。
  2.从历史记载中,可以看出所以先商部落与有易的矛盾由来已久,历经王亥,王恒,上甲微三代商王才平定有易。有易必然是出于一个交通咽喉之上,处于商人的贸易路线之上的。
  3.商人之所以后世成为贸易的生意人,就在于他们早期就是处于一个贸易中心的路线上。东方部落需要的是玉石,牛羊,青铜,而西方部落需要的是兽皮,陶制品,布匹。所以商人是正好处于这两种不同生产结构部落的联系通道之上。“贾”即为西贝,与西方做生意也!考古也证实作为贸易之用的贝壳大多来自印度洋方向而不是东海。
  前面初步断定了商人在古居延海地区活动,那么在可接触范围之内,有易会在哪里呢?有易是控制着星星峡的一支部落,在今天哈密附近的伊吾,伊吾西连接巴里坤草原,北临阿尔泰山,东面控制着天山进入内地的交通要道星星峡!就是说商人从巴里坤草原上贩运牛羊,从王亥时期开始。贩运牛羊进入内地必须经过星星峡,电影天地英雄中有这里的场面。而有易部落一度控制着这里,先商与有易的矛盾由来已久,所以经历三代先商王,终于灭掉有易,从此先商人全面控制了东西方的贸易,引入了畜牧业,也从有易的手中获取了青铜技术,在之后的 200年间,迅速从一个小酋邦成长为一个庞大的势力!
       河伯是一个神化传说中的人物,给这些记载加入了神化色彩,需要要做的是去除神化色彩,而得出有逻辑的结论。最多关于河伯的描写是屈原的《楚辞河伯》,《楚辞天问》,这反映了战国时期的人们对河伯与昆仑的理解,《楚辞河伯》:"我和你河伯游在九河之上,大风吹起河面上掀动波浪。随你乘着荷叶作盖的水车,以双龙为驾螭龙套在两旁。登上河源昆仑向四处张望,心绪随着浩荡的黄河飞扬。但恨天色已晚而忘了归去,惟河水尽处令我寤寐怀想。鱼鳞盖屋顶堂上画着蛟龙,紫贝砌城阙朱红涂满室宫。河伯你为什么住在这水中?"这里用大篇幅讲述了,河伯的宫殿位于昆仑,河伯住在这里.
  那么哪里是昆仑呢?《楚辞天问》:“八柱撑天对着何方?东南为何缺损不齐?”从地形上看,西域被阿尔泰山,喀喇昆仑山,昆仑山,阿尔金山所包围,只有东南部的缺口对着河西走廊。“昆仑山的四面门户,什么人物由此出入?西北两面大门敞开,什么气息通过此处?“西域的西北角正好有两个门户,一个是阿拉山口,一个是额尔齐斯河谷.就是说战国人的传说中,西域的特点被定义为昆仑的特点。真实的昆仑是另有其物的,是非常神圣的两个地方,这个周王室是知道的,但外界是一头雾水的,当然我也是知道的。但这里不是要讨论真实的昆仑,是要找出战国文献的内在联系与逻辑。所以河伯的位置在西域,而上甲微灭有易发生在西域的边界之上,这就佐证了先商人的位置,佐证了前面的判断。
       根据史书记载,商人是始居于亳,封于商,商汤又迁回了老家亳前面推算过王亥在公元前1800年,商人的始祖契至王亥还有6代。那么契的年代就是公元前1900至2000年左右。就是说商人老家在亳,但契封于商,则表明先商最早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就离开了亳。而石峁的考古调查结果是公元前2300左右,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被遗弃,这只是个巧合?还是历史的真相?吻合度是惊人的,相信在有生之年也难以发掘到比石峁更像亳的地方了!汤迁回老家,那么汤亳遗址应该在河套地区附近。所以脉络很清晰,商人是一支红山文化的后代,延着辽西的草原地带一直走到了河套附近,河套地区就是史书上记载的他们的祖居之地,而首领契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带领这支部落到达居延海,汤建国后迁回了河套地区,在后面的200多年时间里,商人延河进入中原最终定都殷。
      一条文明地带出现在地平线上,从辽西一直延伸至中亚的草原,一条神奇之路!周穆王西巡走的这条路,回鹘人蒙古人契丹人远走中亚更走的是这条路。而契丹人走的比他们的辽西同乡更远,契丹一直走到了中亚的七河流域,而商人走到古居延获得先进的生产力后又折返回河套地区进而沿河进入中原。
      商人如果发迹于古居延海,那么还有什么史料可以用来佐证呢?古居延海位于今天内蒙西部的额济纳旗,西边相邻的就是与新甘交界的黑戈壁,马鬃山一带。《诗经.商颂.长发》:“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海不可以是东海或者黄海,只可能是海子,而且是大海子,那么古居延海足够称的上是大海子。相土是记载中的先商的第三代首领,海外有截就是说相土的领地已经到了古居延海的西边,就是黑戈壁,马鬃山一带。而史书中记载有:”相土作马,王亥作服牛。“.前面的故事就是讲王亥贩运牛羊,引进了畜牧业。这里相土作马的依据何在?我们都知道世界仅存的普氏野马,今天还生活在卡拉麦里地区,而这些普氏野马的真正故乡就是甘新交界处的北塔山,黑戈壁与马鬃山地区。相土把领地扩大至古居延海以西,那么将这里的野马驯化是理所当然之事了!
      单从“相土作马,王亥作服牛”这个事情,就已经充满了事件发展的逻辑性,历史没有这样的巧合!一般认为的人类文明中,畜牧养殖史牛羊应该在马之前,因为西亚人很早就驯养牛羊了,马是印欧人晚一些在中亚或南俄草原驯化的。但是商人就是这么任性,先有马后有牛羊。相土比王亥的时间早了几代人。那么商人在古居延海附近驯化来自马崇山的野马,后人再进西边一步,通过贸易获取来自东天山游牧部落的牛羊,这个逻辑是再合适不过了!
  综上所述,商人的马的获得,畜牧业的获得,青铜技术的获得,以及商人为什么得以开辟贸易行为,都得到近乎完美的解答。这不是巧合的历史,而是绝对的历史
"真实的昆仑是另有其物的,是非常神圣的两个地方,这个周王室是知道的,但外界是一头雾水的,当然我也是知道的。"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殷商人是酷爱玉器的,众所周知。他们的品味之高,只有最尊贵的和田玉才能满足他们对于精致的追求。殷商妇好墓葬中出土的大量玉器均为和田玉,这也是已知最早的大量和田玉的出土。妇好是殷王武丁的妃子,时间已经到了盘庚迁殷之后。我们将通过玉石之路来佐证商人的足迹。

在和氏璧的传说中,和田玉是牧羊人找到的。盖因只有牧羊人可以翻越崎岖的山路,行走在蜿蜒的河床之上,去完成美玉的开采。史学界对和田玉的来路详细的探讨,似乎并没有成体系的说法,大多是说远方贸易辗转而来。但这个贸易路线,从于阗至安阳,就有将近4000公里,且玉不类其他商品,是有找矿与选料的过程,且需专业人士对玉石的品质进行鉴定。新疆的考古证明,几乎没有石器时代的踪迹。非常零星石器的一些出土,不排除是处于青铜时代的人群所拥有。就是说新疆地区几乎是第一步就跨入了青铜时代。当地的人群没有玉器崇拜,也无玉器的制作经验,就更谈不上对玉矿的开发。那么商人是如何跨越4000公里的距离,找到位于于阗的玉石矿藏的,矿脉的线索又从何而来?这个悬案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搪塞过去的!

商汤建国前的漫长的时期,先商部落位于古居延海地区以及弱水流域,就揭开了玉石之谜。弱水或者现在称为额济纳河是从祁连山中部发源后,径直向北注入古居延海。先商人在弱水的下游中找到了少许玉石,然后朔水而上,到达弱水的上游即祁连山北麓寻找玉矿,这些找矿与鉴别玉质的方法逐渐被祁连山北麓的放羊人所学,这些放羊人就是历史上的羌人,这些羌人曾经被商人认为是游牧人群中的卑贱者。放牧的羌人的足迹,遍布从祁连山北麓至塔里木盆地的若羌,再西至昆仑山的连续山麓地带,逐渐地和田的玉矿就被羌人开发出来了!商人此后与羌人建立起来了较为稳定的玉石贸易通道。

与先商时期高度重合的,位于祁连山东南麓的甘肃临夏的齐家文化,时间大至在公元前2100年至1500年间,比红山文化要晚很多。按道理他们距离于阗近于中原,但出土之玉器大多使用本地玉材,甚少用到和田玉。而齐家文化在公元前1500年就结束,那么他们也不可能是殷商后期与于阗玉石贸易的中间人。这很可能说明了商人是直接影响过和田玉矿的开发的,而齐家所出土之少量和田玉也是在先商人建立了玉石贸易后所得。

而且从起源方面看,齐家的玉文化显然不是本地更早期的马家窑文化而来,而是具有仰韶,龙山甚至红山的特色,就是说在一个特定时间里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影响,那么这些文化从何而来呢,为何齐家玉在如此时间内会就突然具有了多种文化内涵呢?看起来似乎只有同时期的先商人才可以回答这些问题。

按照考古发现,齐家是先于中原地区掌握了金属冶炼技术的,有了从红铜至青铜的使用的。那么最后达到青铜技术高峰的为何不是齐家文化,而是远在东方的殷商呢?这也足以说明殷商人曾经更加接近青铜技术传入的路径,更加接近和田玉的贸易路线。同时我们再一次见识到了不可思议的历史巧合:

1.齐家的玉文化不是本地早期石器文化的传承,而是同时具有仰韶,龙山甚至红山的特色。那么先商的迁徙路线上是同时具有这三种文化的,先商的族群从红山文化走出,在龙山与仰韶都影响过的河套地区附近停留,最后在首领契的带领下到达可以影响祁连山文化的居延弱水流域!

2.齐家的玉文化时间与先商到达居延海的时间是高度重合的。齐家文化的开始与结束都与商人到达居延弱水地区及离开相吻合。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历史的巧合又一次汇聚在一起!还有王法吗?

曾天山
4# quhe
有娀氏简狄,在不周山北,古籍有记载,不周山我已经发现,见我的博客,所以先商的发迹地是有很多背后支撑的,不限于这里所写证据。
除了精美的玉器之外,殷墟出土之甲骨历史悠久,是中原文明的标志。在中国文化中,语言与文字的来源恐怕是一个悬而未解,也极难解答的问题!最初的语言是何种形态,是今天所说的汉语吗?众所周知,原始文字来源于甲骨,甲骨是最初的文字形态,周人的文字也以此为基础,文字的发展是经历了甲骨-金文-篆书的过程的,但周人是怎么采用了商人的文字系统的?
  历史上,周人直到古公时代才走马来朝,到达岐下,开始与商人的交往。从古公算起到武王伐殷结束,中间的时间不足百年!就更不要说周人的岐下距离商人的殷都之遥远,有近千公里的距离。除了战场与外交谈判,别说语言交流了,碰面的机会都没有,双方是不可能有很多相互学习语言的机会的。周人是出身羌系的部落,出于西北。商人是红山文化的后代,出于东北。但周人如何可以采用不同语言的商人的文字呢?即便周人克服语言学上的困难采用商人的文字,如同后世的日本人使用与改造汉字一样。但为什么商人的语言,也看起来似乎也是单音节的语言呢,这几乎是不可能同时发生的!今天我们看到的,全世界使用单音节语言的民族,也只有汉藏语系中的位于西南的几个民族,如藏人,纳西人。从东北走出的诸民族,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在,从未有过说单音节语言的先例!
  如果按照商人不出豫西的假设,其主要活动范围只限于河北河南山东地区的话,语言学家们即使绞尽脑汁,恐怕也无法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汉字是中国文化的灵魂,在几千年中起到了纽带的作用,但我们居然对汉字的起源还有诸多不确定之处,这不得不说是件非常遗憾的事情,现在我们解开了这个窘境。

历史上的满洲人入关后,犹如小溪汇入了汪洋大海,无论是人际交往还是日常生活,全部面对着汉语的语境,经过了300年的融合,满人们最终忘记了自己的语言。这件事一定也发生在早期商人的身上!到达祁连山北麓弱水流域的早期商人,人数不会很多。但是他们的周围已经生活着,超出自身数量很多倍的羌人。商人在居延弱水流域的逗留也超过了300年,在几百年后商汤带领部落返回河套地区的老家的时候,他们早就忘记了曾经的语言,古羌语已经是他们的母语了!

不管商人以前说过的是什么语言,这也许是永无答案的问题,但后来他们说着流利的古羌语是毫无疑问的!而文字的发明则是汤以后很久之事了,也是以古羌语为基础创造出来的!当然这个古羌语是汉语的前生,与现今的羌族所说语言不是一回事。这也让我们可以结束一些国际文化的争端,因为曾有韩国专家认为商人是东夷民族,是与高句丽,扶余等东北民族说同样的阿尔泰语系语言,所以汉字是东夷人发明的。但现在就可以了断这个争论,因为汉字是基于古羌语发明的!

在取代商人而得到天下之后,同样说着古羌语的周人采用商人的文字不会有太多障碍! 同时一件极其重要的秘密被揭露出来,在早于武王伐殷时代的将近1000年前,周人与商人就已经归属同一个文化共同体了。所以我们看到史书中的记载,“殷人禘喾而郊冥,周人禘喾而郊稷”,周人与商人都尊帝喾为共同的先祖,是确有历史渊源的!

商人在古居延地区附近生活超过300年,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除了保留最初的一些原始宗教信仰以外,从语言到文化,已经可以说完全是西北人了。他们所拥有的羌系的成分不会比周人少多少,尽管商人在后来强大时十分看低羌人。而入主中原后的商人,早已经与留在海边的东夷部落们分道扬镳了,这可以从殷商后期对东夷部落的不断征伐得到佐证,而周人也似乎从未认为殷人属于真正的东夷系统。所以无论是周人,殷人,秦人,虽然最初的来源不同,但就其成员的组成来说,是同一系统下的略有差异,殊途同归用在他们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7# quhe
我不是太了解阿尔泰语,但感觉阿尔泰语语汉语可能都受到夏语的影响,夏语与后来的汉语差异很大,鸣条,空桑,蒲阪,会稽,苍梧,都应该是夏人的语言,而夏通雅,雅通杜,杜通土,夏就是土方,这是王国维的考证,殷商传也有这个说法,那么土方可能是说的是印欧语系,也就是汉语中印欧词汇的来源
著名的疑古史家顾颉刚提出,古史是层累的叠加。但在我的研究中,史记之前的先秦古籍基本不存在这个现象,就是说基本没有矛盾,顶多是不同角度的叙述,当然尚书除外,这本书是西汉后的伪作。
夏商周是构成了一个时期的文化共同体,这里的夏是指夏人的几个下属部落,而夏后氏距离这个共同体有一定距离,而夏后氏无论是种族还是文化都是与这个文化共同体渐行渐远,与后世之中原文化差异也是巨大的,反而是影响了后世的游牧文化,这可以从匈奴,党项,女真都称过夏得到印证,蒙古在初期似乎也称过夏。
我们试着从中国的神话传说中,寻找一些商人早期活动的蛛丝马迹。关于太昊与少昊,传说中都是东夷部落的首领。太昊伏羲在传说中是东夷部落的始祖,但几乎一致地又认为太昊是出生于陇西,东夷部落的祖先为什么会出生于陇西呢,让人莫衷一是。

伏羲与商人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左传·昭公元年》:“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沈,居于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迁实沈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商星为辰,在中国的天文四象中,商位于东,即为青龙。《左传·昭公十七年》:“ 大皥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太昊也以龙为图腾。在甲骨中,“伏”为一个人带着一条狗,这正反映了商人好以狗狩猎的习俗,不仅如此,商人埋葬时,经常会在墓穴中加个腰坑,来埋葬他生前陪伴他的狗。那么太昊实际上就是代表了东夷部落的商人先祖,这就证实了商人早期在祁连山北麓一带的活动。而少昊在《帝王世纪》记载:“少昊邑于穷桑以登帝位,都曲阜,故或谓之穷桑帝”。商人回到东部地区以后依据太昊的传说而创立了少昊!

史书中最早关于太昊的记载出自左传,《左传·僖公二十一年》:“任 、宿、须句、 颛臾 ,风姓也,实司大皥与有济之祀,以服事诸夏。” 任 、宿、须句、 颛臾这几个小国是太昊的后裔,处于鲁西南地区。《左传·昭公十七年》,说“宋,大辰之虚也;陈,太皋之虚也;郑,祝融之虚也”。太昊所建过的都邑位于陈,属于豫东地区。从陇西至豫东再至鲁西南,就有了这样一条东夷部落的迁移路线,而这个东夷部落无疑就是早期商人部落!根据太昊出生于陇西的传说,以早期商人部落为代表的东夷族虽然是来自东部地区的,但是他们真正的兴起是却在西部的河西走廊一带!而这条陇西豫东鲁西南的回迁路线,则正符合我们设定的商汤从古居延回迁至河套地区,之后的商人再南下进入中原的路线,而且这条路线恰好没有经过陕南与豫西!

说到太昊伏羲,就不得不提补天的女娲。女娲用黄土造人,那么女娲的传说的发源地,大概是在以陕北为中心的黄土高原。前面论述商人的祖居地很可能就是河套地区附近的石峁,而石峁就位于陕北的黄土高原。而陇西位于先商人西迁的目的地-古居延地区所在的河西走廊。从石峁到陇西,这基本是先商人西迁路线的两端,传说中伏羲女娲是兄妹后来结为夫妻,这就是商人对自身部落形成的描述!而伏羲女娲是反映了母系社会末期的传说,这也与文明前夜的先商氏族所处发展阶段一致!

以上的几段分析我们从神化传说的角度验证了,先商人的确是从河套地区迁移到了古居延地区,之后再返回河套地区,进而挺进了中原!同时,中国神化传说中的伏羲女娲的传说是商人遗留下来的,从而与另一套炎黄的传说共同组成了远古神化体系!
先商人的活动范围,大体是古居延海周边与弱水流域附近。史记说契封于商,那么这个都城商会在哪里呢?商人是如何由河套地区迁移到商的呢?而又据国学大师王国维考证,契居于蕃,这个蕃应该通于亳,昭明迁于砥石又迁于商。从河套地区到达弱水流域,在那个遍地洪荒的时代,先商部落的迁徙该是什么样的路线呢?

在中国北方地区有一道看得见的农牧分界线,就是从秦始皇时期开始修建的万里长城。而最靠谱的研究方法,就是参照长城的走向结合历史得出合理的结论。长城必然是依托山势,居高临下,位于天然的地理分水岭上的,也是区隔不同地理单元的最佳参照物。按照长城的走向,那么商人从河套地区迁出的下一步就应该是宁夏的贺兰山附近,这里是几千年来兵家必争之地,是地理上古居延地区与中原地区的一道天然隔离带。贺兰山之诸多出土岩画也让人有了无尽的想象,是何人何地在此留作记录?贺兰石名满天下,被誉为“蓝宝”,为宁夏五宝之首。质地均匀细密,刚柔相宜,叩之有声。贺兰山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砥石。沿贺兰山南下,循着长城的走向,就进入了甘肃东南部地区。商人就是在这里与同时期的齐家文化人群发生了接触,文化上产生了交流与互通。那么齐家文化中突然所拥有的外来玉石文明,就是从商人手中传接的。这个时间,大概是公元前2000年左右。

到达祁连山麓的商人沿河西走廊向西行,最终到达弱水河畔的张掖。张掖古称昭武,位于祁连山脉北麓的中段,控制着往来河西走廊的交通路线,沿弱水顺流直下可以到达古居延海湖畔。隋唐时期大量的粟特商人沿丝绸之路进入内地,他们以精于商业而闻名于世,是传说中的昭武九姓,是祖居张掖而西迁中亚的胡人。所以张掖自古一直以来是商业活动的要地,有着久远的贸易传统。而张掖同时也被称为塞外江南,可见物产之丰饶。在此地可以向北指挥整个弱水流域直至古居延海地区的军事行动,并且将东西方贸易紧紧握于手中。所以司马迁所说的契所封之商地很可能位于张掖地区,那么是否就是张掖地区的黑水国遗址呢,可能性看起来是相当的大!张掖地区的黑水国遗址的出土发现,有国内最早的冶炼遗址,最早的土坯建造技术,有大麦,小麦遗存,这些正是早期东西方贸易的见证,而于年代上也非常之吻合,遗址时间最早可以追朔至公元前2000年以上。

而到了先商的第三代首领相土的时期,商人的势力已经可以绕过古居延海,曾经到达了马鬃山黑戈壁一带,并驯化了当地野生的普氏野马。公元前1800年左右,在第六代首领王亥的率领下,商人与东天山附近的游牧部落逐渐开始有了交流,随后从巴里坤草原引入了畜牧业,大大提升了生产力。而王亥之子,商王上甲微最终为父报仇,灭除了有易国,获取了有易国的青铜技术,从此之后商人的势力开始强盛,控制了进出西域的重要门户星星峡,之后一步步走上了文明之路,逐渐成长为东方之庞大势力。
《诗·商颂·殷武》说:”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尽管氐羌所指还有争议,但大体在黄河上游,甘南川北一带。这里说成汤亲自来收服了他们,这不就是一条成汤回迁的证据吗?因为即使后期殷商国力最盛的时候,也未有过用兵与此的记载,因为与殷商的中心区太远了,最多不过是荒服,即下国国君定期来朝见商王,但这里明明记载是成汤亲自到达氐羌,只可能是成汤的回迁而途径了氐羌地区。而“汤”字在甲骨记载中并未出现过,反而出现“唐““大丁”“大甲”相连,商汤号大乙,与大丁大甲是祖孙三代,据王国维考证,唐就是汤,汤是后人通假后的字。此事在《齐侯尃钟》铭文中得以验证,有以“成唐”指代成汤的指称。而后世的唐地,位于河套地区黄河东岸的山西地区,周成王时唐叔虞封于唐地,就是日后的晋国的雏形,所以这个唐地至少在西周初年就已经存在了。曾经有种说法,成汤的名字可能暗示了当年有洪水发生,从这里看来应该是没有之事,因为成汤实际是成唐。而成汤的来历也并非衍文,而是因为成汤回迁后建立了唐地,这个唐地就是黄河东岸的山西之地,与先商人曾经的祖居之地即亳或蕃一河之隔。

那么为什么后来商汤会迁回亳地,从先王之所居呢?我们发现,就是这么一个在先秦典籍中所称颂的商汤,居然具体的在位年份是不可考的,竹书纪年与史记中均无商汤的在位年份的详细记录,反倒是夏代诸王与汤后世商王均有明确年份日期。而对甲骨的解读似乎也表明,商汤在商人那里,未如先秦史书所歌颂之伟大的圣王,不过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首领。这里其实揭示了一个很深刻的历史真相,就是商汤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动乱时期,而商汤确实进行过一次长途的迁移,局面是错综复杂的,造成了史料的中断,恐非史官能记述之,以至于无法顺利地串联起来。而汤死后相继由两位弟弟即位,但在位时间也都分别只有2年与4年,这是不是说明这条迁移之路确实艰苦而漫长,充满史诗一样的悲壮,让王们耗尽了精力,但无疑商汤在正确的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夏商周史实际是一部跨越四海的历史,涉及人群与范围之广,恐超出一般的想象,必须以更宽广的视野审视。汤的年代是公元前1600年左右,这个时期正逢北方草原的雅利安民族第二次大迁移的年代。雅利安人群进入印度次大陆的年份大概是公元前1500年,蒲立本曾经得出结论说,雅利安人进入东亚的时间至少不比进入印度次大陆晚,换言之就是年份可能还要早些。尽管没有证据表明雅利安人曾经直接抵达了先商控制下的区域,但是整个事件引发的一系列骨牌效应,造成了西部游牧人群带来浪潮般的冲击,而商人的主业-商业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也失去了往日的繁荣,曾经的生存方式无以为继。迫于这种压力情形下,商汤于是带领商人东迁,返回了祖先居住过的河套地区。而河套地区正好也是下一个出现的不同生产方式的交界地区,商人传统的生存方式,即商业贸易在这里是可以得到延续的。

我们看到了一副壮阔绚丽的远古迁移史,这些迁移史是很难被完整记录在案的,但这样的历史才是真实的历史!这让我们了解到文明是如何产生的,没有碰撞就没有文明。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最后,我们很有必要对商业的历史作一个重新的认识与评价! 商业得名于商人族群是世人皆知的,应无争议。但是先商人从事商业的年代如此之早,甚至早在文明的萌发阶段,在畜牧业与小麦传入之前,就已经发挥了沟通东西,促进文明交流与发展的作用,恐超出大多数人之想象。从古至今自,西北地区就有着浓厚的商业传统与商业文明,无论是先秦汉晋时期的月氏人与大夏人,还是隋唐时期的中亚粟特人,北宋时期的西夏党项人,直到蒙元时期的色目人以及他们的后代-西北的回民,都是丝路商贸路线上的主力军,而这些人正是居住或曾经居住在古居延周边地区的人群。可不可以说,正是先商人最早建立起了后世之千年丝路的雏形,培育了这一地区的悠远的商业传统,使得此地世代都有以商业贩运而谋生的气氛,这个源头正是先商人最早在远古时期就已经播种下去的。从此来看,商业文明在中国文明中的作用也是无可替代的,是绝对可以与农牧业所起到的历史作用相并列的。

从商人的兴起的故事,可以看到中国文明最初的起源,是以商业为手段而进行的文明传播与交流,而后世的汉唐的兴盛正是建立在丝路往来的基础上,汉灵帝时期的胡风日盛,开元盛世的胡商云集都是这一现象的真正写照。而丝路之真正断绝,大概发生在元初海都叛乱之后,蒙元政权全面退出西域之际。而自那时起,中国文明真正进入了一个自封自闭而开始落后于世界的步伐。长时期缺少交流与沟通所带来的熟透效应,导致最后的衰败。所以,确有必要重新审视殷商文化对于中国文化的作用,这群具有混合而多元文明类型的人群,是真正定义了的中原文明初始形态的一群人,他们写下了跨越四海的史诗!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殷商贵族如果真是C3南支那就有意思了。 从比例来看, 山东,东北,半岛的C3南还是很高
1

评分次数

殷商贵族如果真是C3南支那就有意思了。 从比例来看, 山东,东北,半岛的C3南还是很高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7-9 14:14
殷商王室是o2,这是肯定的。
殷商王室是o2,这是肯定的。
红历 发表于 2015-7-9 19:22
如果真是O2*那商人去朝鲜的说法是不是可以破产?  你的依据和出处是?
语音学不是胡乱套用的。RUSSIAN起源是RUS,一个瑞典语。
斯坦是-stan,契丹是Kitar
......总之一句话,不忍卒读
傻逼太多,懒得理会。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4 11:14 编辑

「契 khè/khuè」的讀音从「e/ue」。「e/ue」是「滙集.會」的概念。「丹」就是「旦」「蛋」「單」的「源頭」概念。「契」叶音「溪 khe/khue」,「因結拜而約定成為親屬關係.契」就是「雞 ke/kue」的「奚 hê」概念。

「溪流 contributories」是滙入大河的源頭概念,「雞」是指母雞帶小雞的「串聯系統」,「馬轡」的「轡」同樣是指有系統地串聯。

「契 khè/khuè」的有系統聯合,背後有一個「義」的思考。「義」的概念,
「義父」「義母」是指等同父母地去帶小孩,但是卻不一定有親屬的血緣關係。所以「契」很明顯是指一個「結盟」的概念。這個「結盟」當然包容了有血緣和無血緣的認同狀態,借由擁有相同文化的人群組成。所謂「畜牲」的「畜 thik /thiok」,就是「教育」的「育 io̍k」。使用相同的語言,才能產生一個「雞」的「畜」。

「雞」是從「遊牧文化」轉形為「農畜文化」的進步概念。進步的人,開始滙聚於有水的地方,安居的農畜的生活比遊牧強,是因為文化資產可以「串聯地繼承」,即「貫串 in series」的系統概念。文化要能夠積畜,必先要有安定的人生。

「契」《說文》契,大約也。从大,从㓞。《易》曰:「後代聖人易之以書契。」徐鍇繫傳作「从大,㓞聲。」朱駿聲通訓定聲「會意,㓞亦聲」

「硬梆梆」的「梆」字上同樣有一個「丰.丯」的「玉」字符。「玉 gi̍k/gio̍k」和「石 si̍k/sia̍h/tsio̍h」就是「易 i̍k/ia̍h」和「錫 sik/siah」的讀音系列。「育」是「形成堅強」的概念,也就是指要產生「組織力 collective force/organized power」。

大家讀中文,常常用「翻譯外語」的方法切入而沒有直接使用古音或雅言去讀,所以才會搞不清楚「契丹」的組織概念。

斯坦 -stan」或「契丹 Kitar」,這都是透過英文的寫法,重點是,大家要讀得出「-stan」的「彈丸.丹」就是「單于」的「單」概念,即中央集權的組織力量,也就是滙合的溪流成為大河。「可汗」就是「黑汗」。「可」是堅定的概念。「肯」訓「可」,我可以說,我肯定說,「黑」和「奚」是相當的。因為中文有極強的固定文法,讀音就是識字的主要途徑,大家讀不懂中文,其實是因為目前的教育,並沒有使用雅言教學。「黑 hik」「嘿 heh」和「係 hē」「奚 hê」是同源的。「黑」是「團結」的集中概念。所謂「同流合污」,就是指「黑」這個聲符从「會 e/ue」的中文字。「黑」的讀法,直接沿於「火 hé/hué」。「火」字是「大」再加上「行」的包圍,一個人被規範著,就是「行動」,人的行動不是沒組織的亂搞,「行」就是「有規範」的概念,同行,二或二人以上的旅行,必需互相遷就合作,群體組織強大,要透過相同的語言文字規範,這就是「契 khè/khuè」為什麼可以跟「雞」「黑」「伙」同諧叶韻的原因。

最近的電影《中國合伙人》就是「三人行」的合伙關係,「行」就是「包圍團結.黑」的「伙伴」概念。單打獨鬥,你會被老虎吃掉,人類能夠組織起來,主要靠同口語,組織要擴大,必需有「書契」的產生。「契約」是商人之道,古代的社會,講的是義氣,黑社會講義氣,陳惠敏就是香港黑社會講義氣的代表。有道義的人才能成為古化文字未發達前的「史前領袖」,商人記事,主要是從數學開始的,記數要有系統,中文是商人的文字,數學是科學之母。只要你有一丁點科學邏輯的組織力,你就可以串聯出中文的造字法則。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4 11:58 编辑

《诗·商颂·殷武》说:”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尽管氐羌所指还有争议,但大体在黄河上游,甘南川北一带。这里说成汤亲自来收服了他们,这不就是一条成汤回迁的证据吗?因为即使后期殷 ...
wslgt888 发表于 2015-6-12 16:30
「商湯」的「湯」就是「唐」。「成唐」就是「成湯」,「湯」的概念常常被誤解。如果說大家喜歡「喝糖水」,那天然的糖水就是指水果的「汁」。

「果汁」是「濃縮精華」,大家飲雞湯,當然是指「雞汁」。

大家對「糖」的概念有所理解,才能明白「唐」字的寫法。

」《康熙字典·口部·七》唐:〔古文〕啺𣉺𡃯《唐韻》《集韻》《韻會》《正韻》𠀤徒郎切,音堂。《說文》大言也。从口庚聲。

一個人能夠口出「大言」,當然不是泛泛之輩。只有頂尖的人,才能稱為為「」。大家只要將「啺」字對應「」字,先將共通的「口」拿掉,剩下來的「昜」叶音「羊」,「陽剛」是指「剛硬」,大家都會說「春心盪漾」,所以一個人要有色心,自然是指可以硬起來的成熟年齡。「色字頭上一把刀」的「刀」就是指有剛硬的原則。「色」讀作「石」,再笨的人也可以讀得出「湯汁」就是「水變少變乾的濃縮精華」。有「成果」的概念,也可以暗示性地說成「成汁」或「成湯」。

「成果」不是剛長出來的果,成果是成熟的果

因為果實成熟,自然會產生「少水」而「多汁(湯)」。「成湯」訓「唐」,大家必須按文法邏輯才能借用在「糖」的造字上面。

kong」就是「陽 iông」的叶韻概念。「樣」是永久的模笵。「盪漾」是指母親把小兒養育在肚中的海洋裡,胎兒成熟,就是「盪漾」的概念。「湯汁」是「成果」裡的精華。「籽實」就是「永íng/iong」字的概念。「詠嘆」的「嘆」是「漢水」訓「漾」的思考。中文字的造字結構非常有規律,讀不懂中文的人,基本上根本沒有細心閱讀前人留在字典上的金句。把字典當垃圾的人太多了,讀懂許慎的話,大多數人都在罵而不是佩服,古人都是笨蛋,否定前人才是現代人的主流思想。

「成湯」在甲骨文的紀錄中被稱呼為「丁戊為成」,殷商稱「商湯」為「成」或「太乙」。

「漢水」就是指天上的「銀河.漾 milky way」。「漾」是「養育」的概念,大家有點兒思考邏輯的,都應該明白「漢人」就是地上反映在夜空中的點點星塵。人的生日,生辰快樂,要有日月星辰的規律作為年紀的根據。古人觀天,不是無聊亂搞,大家對大自然的觀察能力都不太好,因為中國人的科學都絕種了,對中文的造字邏輯完全沒有按古人寫在字典上的紀錄作出認同,錢玄同讀不懂中文才會搞一套新字,這種人沒有文化,把現代中國人帶衰,沒有科學精神的新文化,才會對死板板的史實任意更改,不尊重歷史的人,也不可能尊重事實,更不可能尊重死板板的科學證據。「1+1=2」在某些人手裡,可以不按數理。

傳統的
糖果」就是指果乾」,可汗」就是「濃縮精華少水多汁」的概念

「龍眼乾」就是「肉桂」。「高掛」的概念就是要把「果」涼乾。「汗 hān/kuānn」讀作「寒」,「寒 gân/kuânn」叶音「掛 kuà/khuà」。「高土.堯」的概念就是「圭 kui」的思考。「胿 kui/kuai」讀作「怪 kuài/kuè」「壞 huāi」。「壞 huāi」叶音「胎兒.咍 hâi」,「果 kué/ké/kó」就是「怪 kuài/kuè」的概念字。

中國人的所有妖怪,都是指未成形的畸胎,「卦象」的概念,當然是指以天上的星辰日月為反映所作出的「占卜」。整個中華文化的根源就是人心的反映,漢字的「擬人法」反映在世界上任何可見的事物上。


「寓言」是找出「對偶」的投影概念。「無獨有偶」就是指任何事物都可以有陰陽一體兩面。你認同,才會「有偶」,否則雞同鴨講,就會眼盲,看不懂中文,也聽不出中文字讀音背後所連帶的轉注。

「禹」對應什麼?科學人當然不會亂猜。

15# 红历
你咋这么肯定?连证据都没有。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6 21:29 编辑

「我」是一個認同的概念,所以大家今天讀「義」這個字的時候,一定可以從視符上找到「我」這個「認同符」。

「我」就是「余」,「余」字上有一個「認同規範」的符號,基本上「親(亲)」字和「余」字的下半部上面那個「八」就是「包容」的「極限」。在「勿戈為我」的「勿」字之中,「刀」字上的兩類條類平行線就是「極限」,在「勿」字之內的「彡」形視覺符號,就是指「認同規範 conform to」。

越南人的「魚 ngư」跟閩南人的「魚 gû/hî/hû」是同宗的。

「語」的概念,就是「吾」「我」的認同。「五」字是「二乂」兩個符號的混合,「二」在上下,「乂」在中間,「五.𠄡」是指「二」的規範之內有不認同的「錯誤」概念。「乂」或「爻」的交錯,是指「非我族類的交合」。雖不是同種同族,但是卻被「二」限制包容在其中,
「五.𠄡」有教訓的概念。

「語」的同化而不一定是人種血緣同化。文化,除了由基因帶入之外,另一個同化的原因就是因為「教化」。不同種族的人講相同的「語言」才能溝通。所以「誤會」和「語」都是「錯誤」「交錯」之下的文化交流,其中也參入不同種族的基因的交流,所以大文化之下,按「語」的概念,會出現不同的語音,但是有相同的源頭。例如你到了非洲,娶了一個黑妹當老婆,你在當地慢慢融入,開始會講土話,你的下一代一出生就自然講母語。

「五.𠄡」讀作「我」,很明顯是一個認同的概念,科學人讀中文,應該跟不假思索的普通人不同,要有基本的分析能力。

「我」「吾」「語」「義」「魚」「雨」的古讀,提供了十分容易被大家理解的文化演化。以雅言為本,我們利用閩南語的「我 guá/ngóo」「吾 ngôo」「語 gí/gú」「義 gī」「魚gû/hî/hû」「雨 hōo/ú/í」「予 hōo」「偶 ngóo」「禹 ú/í」「寓 gū/ú」「誤 gōo」...作為標準,大家夠聰明的話,就可以讀出「同化」的概念。

有解讀中文能力的科學人,才會觀察出字字相連的共同點。

古人有云:「智者察同」,「誤會」是因為差異,但是「覺悟」卻是因為觀察別人之後,明白自己不對。要成為「羊我為義」,要透過「語」,像螞蟻一樣,合群才能成為新的強者。中華文化的本質,就表現在「認同.我」的思考中。你會不會吃掉你認同的人?人不食人,是因為認同。所以「餓」才能有文法邏輯。「雨」字去除那些小水點,就是甲骨文「我」字上的「巾」或「屮」形,三隅矛的三叉就是「彡」的認同,「同形 conform」才會出現「確認 confirm」。團結就是力量,所以「雨」「與」「語」「予」在本質上是相當的。雖然寫法不同,但是在聰明人眼裡,智者察同,你會讀出「與」字中心點上的「牙」在搞什麼,主要是因為你有高級的總合能力而不是笨笨的只看到字字不同。

文化的「文」就是「教」的概念。「
)乂為文」,只有頂尖的才能明白中文的基本寫法背後的抽象觀念。同意別人很難,同意古人更難。史(事)實明明擺在大家眼前,只有聰明人才能整理總結出中文的抽象思考。聰明人跟笨蛋的主要差別,就在認同。錢玄同不認同傳統,才會種下禍根,遺害整個中華文化,搞出一套無法自圓其說的新文字。

「疑母 ng-/g-/k-」在新的「大聲朗讀法」中自然地丟失,古人不再因為怕自己被非洲大草原中的野獸發現,又或者怕打草驚蛇而使用尚古時代的「祖語 proto-language」。所以「語 gí/gú」的新讀進步地減省為「語 í/ú」。「聲母 g-/j-」成為可以互換的聲符,在新一代的廣東話中才會出現「語 ju」的讀法。客家人的「魚 i」又比越南人的「魚 ngư」進步。由不容易被大聲朗讀出的「疑母 ng-/g-/k-」轉音為可以大聲朗讀出的「疑母 j-/w- (i/u)」。

香港人最近吵了很久,有一些學者專家認為香港人的
「我 ngoo」常常被一種所謂「懶惰的讀法.讀懶音」讀作「我 oo」而作出批判。其實這些人沒有分析出「疑母 ng-/g-/k-」丟失的現象背後表達了什麼。

「疑 gî」和「義 gī」在廣東話中都把「疑母 ng-/g-/k-」丟失,轉成大聲朗讀的「疑母 ji」。「比擬」就是「二 ji」的仿同概念,「二」讀作「兒 ji」,叫大家讀出「兒」仿同父母的概念。「公義」的孫中山先生被大家公認為「國父」,請大家先讀出中文「自我文化認同」。

只有沒文化教養的人,才會讀不懂擺在大家眼前的雅言。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6 21:36 编辑

「華夏」的「夏」讀作「下」,在地圖的下部就是「南方」。「夏天」當然是指「炎」的概念。

「夏」的祖源,按分子人類學的講法,是由非洲出發,沿著靠近赤度附近的亞洲大陸海岸線到達現在的越南以下的南洋,遠至「玻里尼西亞Polynesia」,「夏人」自南方北上,這才是遠古的合理移居遷徙路線。「夏人」北上中國大陸,其中一個分支就是「漢族」,這批人就是河套人,講的話就是「河洛話」,也就是古代的雅言。

因為文化認同,才會漸漸經由帶種的文化「傳統」,再加上沒有血緣的認同而出現的「傳播」,成為一個被各地土人共同使用的語言,這種語言本身就是非洲人的「祖語」,經過「蒙藏」的西部發展和「漢」的東向發展而分裂出兩個大系。所以「藏語」和「漢語」之間其實擁有共同的祖先。

「夏」北上中國大陸之後,自然四散,產生不同的文化區塊。然後因為「商」滅「夏」而消失。而「商人 businessman」就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種人是最能作出整合的人。所以漢語的素材,可以透過科學系統的整理,一下子就搞定,成為一種文法固定的造字法則,取法於大自然。

大家只要細心讀取「我」字系的這些不同文字,再小心整合,就會明白「我」為什麼可以變讀為「余」。

「夏 hā/hē」是「嘿 heh」的概念字。今天所有「黑人」都是源自非洲,所以沒有人會讀不懂「夏 hē」的祖源就是「非洲黑人」。沒有讀懂中文的人,只不過是因為沒有使用雅言,大家只要回頭讀一下歷史,就可以很容易重新整理出中文的造字和讀音概念。

「夏」《說文解字.夊部》夏:中國之人也。从夊从頁从𦥑。𦥑,兩手;夊,兩足也。
𠍺,古文𡕾(夏)。

「𦥑」是「雙手保護」的概念,出現在「天.㕦」字的異寫「䒶.𦴞」。「𦥑」是一個「圓球」狀的表形。也就是「口大為㕦.天」字上的「天圓」。「夏」字上的「頁」就是「首」,所以中國人的祖先就是首先從「天圓」的概念進化出來的思考。人要合天意,要在天的包容下按規矩而行,這才是文化的根本。中國之人,其實就是是指在母親肚子裡的天地中養活著的小人,叫做
「黑」。受到圓圓的大肚子,即「䒶.𦴞」的保護。

「夏」是一個典形的簡筆字,上頭是「首」,下面是兩足也.」,」是」的上下倒反,是」是「頂尖源頭」的思考,「冬」字的上半部就是」的變形。

「夏」字減省了的「𦥑」,「夏」的異體寫法从「日」,「日」是「𦥑」的概念字,「日」的圓球形,是「旦.蛋」的思考。大家只要重覆使用相同的解讀,不用另立新意,按傳統的中文去理解,就可以讀出「夏」之什麼可以讀作「虾.蝦」。因為「下」是「上」的一體兩面,上和下是「二」的傳承(覆製),「蝦」的思考就是複製出相同(蝦脫殼時,真身和假身難以一眼認出),也就是重覆環迴的連續。父母傳子女,子女再傳兒孫...

圓的首和圓的結尾交接在同一點,人生是一個循環,這個循環的連接鏈要借由文化的交接,由血緣的當然承傳或非血緣的師徒授受得以繼續。要讀得懂這些中文,只有一個重點:
尊重古的創作,古人這樣讀,你只要跟著讀,不要去忤逆古人的聲符或視符,不要讀完許慎老師的中國之人也,然後又不找出「中」字的對應,就可讀懂古人的心意。

因為
楷書「夏」字減省了的「𦥑」這個「中」的視符,大家不找回古字的寫法,是不可能明白的。現代人的新中文,比古人的新中文還要更減省,趨近無字天書,變成了沒有辨別力的殘寫。文字不能傳情達意,就會出現沒思考的新文化。簡便不是不好,但是過分的簡寫,會出現讀不懂的情況,要簡筆的同時,又要讓人明白,這是很難的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