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6 23:21 编辑

「夏」字的讀法是為了產生「聲符上的認同」或「聲符轉注」。「夏」讀作「下」,「上下」就是指「二」這個讀作「兒」的視覺符號有「真假難分」的概念。

廣東話「上下」是很常用的講法,「上下 not exactly sure but around」在古人的思考中,自然地引入「𠄞𠄟」這兩個像的
「二」的正反倒置概念,因為中文的本源根現代人不同,讀不懂中文,主要是現代人未認真地仿古,沒有考古。

「𠄞𠄟」就是「真假難分」的思考。「蝦」這個字,不是指「蝦」像「蝦」的蜷曲或會彈弓式的活動,「蝦蟹」二字都是指這兩種水產動物脫殼成長時的「真假難分」。「二」這個字被古人讀作「兒」就是因為「兒」的身體假借自父母。

「吓?!」是指「懷疑」的口氣,所以「比擬」的概念就是指用手語去比,比出一個「假借」,產生一個「真假難分」的「疑」概念。「疑 i」的新讀,就是「兒 ji」。「疑」的舊讀為「義 gi」,「義 gi」是認同的概念。

「夏天」的「夏」讀作「下」,目的是要讓讀者作出同諧叶韻的思考,思考出「假」字上的「𠄞𠄟.二」背後的視符概念。中文有文中文的文法,中文的文法讓中文產生字字相連的眽絡。

「吓(嚇)?!hah」和「嘿!heh」是同源的,都是「h_h」的聲系。「h-」聲符在中文有它自己的關連,大家想要明白「h_h」,只有依靠大量收集資料,作出整理,然後立論。科學人跟非科學人之間,最主要的差別,就在於「察同」。冷靜的頭腦,比較傾向於有條理的整合。

「嘿咻!」是指一個人工作時,因為勞動帶來的氣喘。「咻咻」的聲符,是氣喘的借意。「休」是「休息」,所以「嘿咻!」就是「喘息」。「喘」是一種「湍急」的概念,按照「流體力學」的主題,大家只要將「白努利定律 Bernoulli's principle」稍作回想,就可以讀出「激流.湍」和「川」為什麼會叶韻。

「川」的造字跟「彡 alignment」都是「按照規範」或「被逼迫」的思考。一個人「認同真理」常常是接受大環境不可逆的暴力逼迫。例如「1+1=2」「太陽從東方升起」「水向低流」...這些物理現象,在科學人的眼中,背後都有一個不可抗拒的「逼迫」要你去「認同」。所謂「奴才」,就是指「女陰」的包容逼迫,「女」字上的「交手」就是包容,「又」是「球形的手」。
限制。「耑」字的上下都有「認同符.彡」的「順」或「訓」的思考。「訓話」就是要以強硬逼迫的口氣叫你去認同學習。

「女口為如」的「如」就是規範限制」。
「口」讀作「狗」,「狗」訓「犬」,「犬」讀作「圈」。

「湍」之所以成為「急流」是因為「二」的界限之內穿過去,以「三」的形態出現,這就是「川」字的概念。就算大家對流體力學的數學計算沒興趣,最少也應該明白操控水管「
端」的開口可以產生不同的速度。「速」「喘」二字背後,本來就是古人「道法自然」下的思考,大自然的背後,就是科學的根據。

「吓(嚇)?!hah」和「嘿!heh」明明在視符上是不同的字形,相差很大,但是聰明人讀中文,要學會讀懂「h_h」的「喘氣」概念。「喘」是一種「𠄞𠄟」緊合的概念,出口端堅貼,順著出來的,當然要認同「𠄞𠄟」,把自己變形成「忍耐」,被逼迫成形,在「𠄞𠄟」緊夾之下「合 conform」。

「氣喘」在古人的口語中又叫做「痚 he」,所謂「哮喘」的「哮」,上面有一個「爻」的「交」或「文」的「門」概念。「坟」作為動詞,就是指用「土」去把「墳墓」封閉。「孝」是因為「死老爸.考」。「考試」的概念,就是要過窄門,老師考你「2-1=?」,但是教你時只提到「1+1=2」,老師逼迫你,你要想辦法不要亂搞,要死板板地按老師的教訓思考,如果你認同「1+1=2」,你一定可以導出「2-1=1」。

「哮喘」的「喘息」只不過是古人文學作品中的一個小環節,你要讀懂的是「考試」的「窄門」就是媽媽的產道。你被壓逼成人形,你在肧胎之前的不成人形,叫做「畸」。「哮喘」就是「訓」的概念。「夏」音訓「下」,背後連帶出現的就是「夏天」讓人不能冷靜,工作使人「喘」,「炎夏」的「火炎」是指「大」的四肢被綁,「大」揮動四肢,只能在一個「軍」的「渾圓」的範圍中作出最大的界限。一個人揮動四肢的自由是有極限的,極限就是極端。

「大」加上「界限規範.行」就是「火」「炎」的中文字形。「上下.卡」的「卡住」就是指「不上不下」,你要「揣摩」出中文的概念,就要明白中文是字字相連的系統。「察」是「上下打量」「觀摩」。因為「磨擦生熱」,所以「喘」和「炎夏」會自然產生連帶關係。

「痚 he」借用了「孝」字,「𢭦」「拷」是同一個概念下的「正反上下」。「考」「孝」是同一件事的一體兩面。「孝順」是「認同傳統教化 conform to tradition and education」的概念。「學校」是有限制的概念。「限 hān/ān」叶音「行 hang」。「正反上下」的「磨合」會現「磨擦生熱.火」。「嘿!heh」字上的「火」就是「行」的限制概念。「孝行」是對父母的認同,所以「拷打」的概念是以「壓力」產生出認同。

「痚 he」這種「氣喘」其實是指「孝順」,接受「教」的「逼迫打壓」才能成才。所以「湍急」的流水就是「激 kik」「𣷉 kik」的概念,「極 ki̍k」的主角就是「二」的天地界限。「極 k_k」的讀法只不過是「h_h」的異讀。「上下」之間的「卡 khah」就是「吓(嚇)?!hah」聲系的關連。「閒 hân」「間 kan」的的讀法都是跟「限 hān/ān」的讀音順同。人在天地之間的寫法就是將
「工」字中間的「上下.丨」用「人」字入替,成為「極 ki̍k」字的初形。

《說文解字.二部》亟:敏疾也。从人从口,从又从二。二,天地也。

「川流」在窄口或在逼迫之下會出現流速加快,」的頂天立地,只不過是借意,一個人受到壓逼才會敏疾。這是物極必反」的反比概念。廣東人形容口吃,叫做「口疾疾」,情急之下,口吃是自然的事。

」字上的」是物極必反的環迴,」是重覆」的概念。真理是可以經得起不斷重覆試驗的,在天地兩極之間的一切,都不是新事物,表面上新,其實任你怎樣演化,一秒過後都是舊。古人留下來的思考,只要是符合天地間的規律,自然而然地就可以存在。現代科技看似前所未有,但是科技可不可行,首先要符合天地間的自古以來就存在的基本物理。例如超導體可行,但是要在極冷凍的環境下才能實現。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是單獨個案,每一個個體都不可能一樣。個別性的差異不在科學人的思考當中,科學家的終極追求,就是為了找出「公式」。

「工 kang」字的讀法从「行 hang」「限 han」的聲符。有什麼人會讀不懂呢?不認同中文的讀音是有聲符轉借的法則,自然無法明白中文為什麼會那麼無厘頭,層層轉借的結果,因為隔代,就會有讀沒有懂。「烘烘 hang-hang」的熱火,也就是「共工」的符合天地間物理的工程概念。古人的神話讀不懂,主要是現代人沒有考古的精神,要求古人跟自己一樣,反對許慎老師,不如靈活地配合古人死板板的文法。治理洪水,你要先觀察大自然的暴力法則。水的力量大,是因為透過了合同.共」,整個中華文化所產生的文字學,是有法則和公共性的。要治洪水,你要把它們分化;要產生水力發電,你要聚合它們。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6 23:17 编辑

「契 khè/khuè」音从「㓞」,「㓞」音从「丯」。

「丯」是甲骨文「玉 gi̍k/gio̍k」,所以「㓞 kiat」訓「約 iok」。「約 iok」的讀法从「石 si̍k/sia̍h/tsio̍h」「錫 sik/siah」「臆 ik/ioh」的讀法。這些不同字之間的共通點,就是為了借由變音別字,另外也顯示出一個系統性的轉變。

「㓞」《康熙字典·刀部·四》㓞:《唐韻》恪八切《集韻》丘八切,𠀤音「劼 kiat」。《說文》巧㓞,或作𠛉。又與契通。《六書正譌》音器,約也。从刀丰聲。象刀刻畫竹木以記事者。別作契栔,後人所加。

「絜 kiat」就是「結 kiat」,「結 kiat」从「血 hiat/hueh/huih」的聲符,因為「血」在煮熱後變成凝結的「血 hueh」而且是「黑 hik/heh」色的。楷書
「黑」「會」二字上的共通點,其實寫得很清楚,大家要訓練一下自己的眼力。

中文有很多讀音早就經過轉化,「契 khè/khuè」的讀法从「匯集.會 e/ue」。「玉 gi̍k/gio̍k」字的甲骨文被古人寫作「丯」,因為「汁」的概念就是「集合」或「濃縮」,「十十十為丯」的三個十層疊,是為了表白出極濃縮的結集。「玉」是堅實的「石」之中最不易碎的。所以「三十為丯」的「玉」字就是「約束.結」的思考。「㓞 kiat」音訓「劼 kiat」,很明顯,讀法的背後,反映出一個聲符的通則。

「清」和「潔」二字的概念是指「濁水」因為「靜力」的沉澱,久而久之會變成「水清」,水清的背後,是因為泥石的慢慢沉積,沉積因為「靜力」而一層一層重疊,出現了有紋路的「沉積岩」,所以古人認為
堅硬的「玉」石上的紋路表明出層次的堆疊,這就是「三十為丯」的「玉」。「玉」在楷書中以「重點.丶」作為「濃縮精華」的表白。「丯刀為㓞」的「刀」常常被大家誤解為「切割刻劃」,實際上是指「頂尖剛硬」。「剛硬的玉.丯刀為㓞」就是「吉」的集結匯聚。

「清潔」是「水」和「石」分離。「血」很明顯就是「血清」和「血積」。「積 tsik」的讀法很明顯从「石 sik」。「血 hueh」的讀法从「匯集.會 e/ue」。

「結石」的「結」就是「絜」的思考。如果大家讀得懂中文的話,就不應該再讀不出「倉頡」的「剛硬頭腦.頡」是「頂尖而耐久」的概念。「結」是系統的源頭,在「系」的上端,領頭有一個「死結」,原理就是死板板的根據,因為有固定的根據,下面的帶領無論怎樣變動,也可以按「系統」回溯。雖然有時紛亂,但是大自然有一股「地心引力.靜力.沉澱力」,會按「石重」「水輕」而作出「清」和「潔」。當你心煩時,就不可能冷靜地整理出一個所以然。科學人不能心煩,古代的科學家就是道士。

能久歷久不變的,就是因為沉積為「石」,石再成「玉」。

古人認為進步的表白,就是「刀」的寓言,「剛硬」「頂尖」就是「玉」的思考。在石器時代,「刀」的石材中,最好的自然是「玉」。所以「㓞 kiat」這種「玉刀」就是「裂 li̍h/liah/lia̍t」的思考。

「刻 khik」字上的「亥 hāi」是「核 hi̍k/ha̍t/hu̍t」的堅硬概念。「刻 khik」的讀法从「黑 hik/heh」。

「黑」是「色」之最。而最硬的玉,叫做「玖」。

「玖」《說文》石之次玉黑色者。

「次」不是指現代人的低等「次貨」,層次的概念,是越久的層積,按時間的沉積,下面的石因為越重壓而越結實。「久」這個字是「冬」和「各」字上半部「夂」的殘積。古人認為「頂尖」的社會,才能製作出頂尖的新武器,所以進步到「頂尖.終極」,才會有「堅固剛硬」的「新刀.辛」,因為「辛」字是「倒立」的象形,所以按文法,文化傳承的頂尖是「新」,文化越新,累積的文化越久,大家現在活在在「文化錐」的土堆之上,頂尖的現代人為什麼會有精良剛硬的「新刀.辛」?飲水思源的人會考古,回頭思考自己今日的成就,原來是因為社先的文化累積。當大家死很,未來的兒孫回頭觀察今天的「終極頂尖」,就會發現我們的「頂尖.夂」缺了一小塊成為「久 kú/kiú」。

「玉久為玖」的聲从「黑」,是一種「次玉」,也就是說是有「曾次」的累積而生成的(育 io/io̍k)。「玉」不會無端白事讀作「育」,玉器的紋路讓人聯想「層次」的堆疊,「堆疊」是個「尖錐體」。古人用石塊堆疊,必定因為物理學使然,只能堆疊出一個錐體。最頂尖的越趨精細,最下層的越趨粗野,所以下層的「祖」就是「粗」,上層乾向青天的為「精」。在古代的排序中,「九」是終極,過了「九 kiú」就是重新環迴。「久 kú/kiú」音訓「九 kiú/káu」,「九 kiú/káu」讀作「狗 káu/kóo」,「狗 káu/kóo」又叫做「犬 khián」,「犬 khián」音訓「圈 khián」。「玖 kú/kiú」讀作「句 kù」。

「勹口為句」的「勹」是「殉」字的主角。「勹」就是「勾曲」的環回。

「十日為旬」是指「第十位」是「個位數」的盡頭。

0, 1, 2, 3, 4, 5, 6, 7, 8, 9 (共10個數值,以9為最大)。第10位就是勾曲環迴的「勹」,「勹」就是「九」字的異寫。只有科學人才能有條理地解讀這些基本的中文。「殉」身在黑暗之中,胎兒在母體中屈曲,就是「犬兒」的概念,未出生前的小人,就是「歹匕為死」。人的盡頭,人人都有一死,所以「殉」就是指人的死亡,身體屈曲,像大家睡覺時那個在陰暗中的身姿。「骸 hâi」讀作「咍」,是胎兒重新做人前的死相。「刻 khik」聲符不會無端白事从「黑 hik/heh」,只有沒頭腦的人才會用現代標準漢語去解讀古代的中文。「殘骸」成化石,這就是「頂尖終盡」的「玖」概念。石沉,水落石出,就是「潔」的思考。頂尖伴隨著精細和堅硬,
書契就是金科玉律的約法

「契」《說文解字.大部》契:大約也。从大从㓞。《易》曰:「後代聖人易之以書契。」

「大約也.契」就是「會同為堅硬的玉」,「盟約」就是借用了男女交合的產品作證。小孩的萌芽,就是「雅」的堅定概念。古人的部族間要能夠和平,其中最間單的方法就是互通婚姻。漢朝和匈奴之間的和平,由一個女人肩負,這個女人叫做「王昭君」,相信沒有人需要我再囉唆下去。
我義蟻,上古音都是ngal之类,l演变为i,ngal  ---->  ngai,正如同中古的以母j来自上古的l
殷商酷爱玉器,只有最尊贵的和田玉才能满足他们
wslgt888 发表于 2015-3-31 08:38
殷商出土的玉器是白云岩透闪石软玉,在陕东豫西有出产

透闪石主要有两种,白云岩、蛇纹岩。亚洲内陆是白云岩。喜马拉雅-印尼-菲律宾-台湾-朝鲜-辽东 等环太平洋板块边界是 蛇纹岩

粤西信宜出产的玉,是蛇纹岩和黄玉混合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30 20:20 编辑

將時間軸對應地理誌,文明自東非向外展,中國人當然是非洲土人的後裔。

中華文明的源頭不在中國,這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

問題只有一個,當大家企圖利用分子人類學的資料對人的遷移作出分析,就會出現「民族主義」的情結,叫大家認日本人做兄弟很難,雖然都是人,但是在「民族主義」的情結之下,許多人都不可能有科學頭腦。

我直接跳過中國人自東非來到中原之前的歷史空白,大家只要把時間和遷移的過程作出合理的推測,都應該明白古文明之間是有源頭的。「華夏文明」的祖先是「黑人」,北歐白人的祖先也是「黑人」,中東地區的人種比較沒有那麼黑,越遠離赤道,人種的演化就越趨於白,這叫「做道法自然」。因為地緣的關係,埃及文法比中華文明早出現,這是科學性的邏輯。文明之始在於「農畜業」,大河文明的出現時間必定是有差距的,中華文明比中東文明晚出現,這是歷史性的必然。

按DNA上的證據去推演,中國人的祖源比中東人更晚。只不過中間的關聯因為沒有文字紀錄,大家可以大膽地推測,不過關連性要經得起科學驗證。

雖然人種的變遷應該以「東非」為中心,按時間軸向外擴散,但是人不會只有外展,人類會轉彎走回頭路,外展之間,同時也會出現人群和文化的融合和分化,而且方向也可能變異,例如現在的中國人已經慢慢移入非洲了(反祖)。

根據目前的資料顯示,人種可以從基因突變(被保留)去溯源,但是地緣上會因為人口遷移而出現「大雜燴」。

所謂「夏」人,只不過是一個比較籠統的概念。最少,大家要對「夏日炎炎」有點概念,對「夏」為什麼要讀作「黑 heh」「蝦 hê」「彼 he」「火 hé/hué」「繫 hē」「係 hē」或轉聲為「稽 ke/kue」「兮 ke/he」「雞 ke/kue」要有點思考。

「黑」是「奚 hê」的概念字,對「雞」「傒」「徯」「慀」「㜎」「㨙」「膎」「㰿」「蹊」「溪」「騱」「䫣」...這些字要有邏輯整理的能力,把文字系統搞清楚。

「夏」《康熙字典·夊部·七》夏:〔古文〕𡔰𠍺昰𡕾《唐韻》《正韻》胡駕切《集韻》《韻會》亥駕切,𠀤音暇。四時,二曰夏。
《釋名》假也。寬假萬物,使生長也。
《前漢·魏相傳》南方之神炎帝,秉禮,執衡,司夏。


「夏」大屋曰夏。《宋玉·招魂》冬有穾夏。又大俎曰夏。《詩·秦風》於我乎,夏屋渠渠。《禮·檀弓》見若覆夏屋者矣。《註》大俎,一名大房,半體之俎,足下有跗,如堂房也。

所謂「高樓大夏」,其實就是指有層次的建築物。「夏」訓「假」,「假」訓「裝」,強壯的外表,就是「蝦」的「甲殼」,即「天」的「圓殼.旦.蛋」。圓圓的雞蛋被古人借用來比喻天空的穹蒼。楷書上的「夏」字被古人減省了中間極重要的「圓形保護殼.𦥑」,「𦥑」的繁寫就是「裒.襃」,外衣甲殼裡面所保護的,就是珍寶「仔.呆」。

「雞蛋.卵」要交由母雞用體熱去作「保育.孚卵為孵」。「夏日炎炎」的概念並不是難以理解的事。「夏人」是一個「黑社會」,雖未見文字,卻有基本的語言才能作出組織性的合作。其中一種同化的方法,就是把敵人的戰俘收歸,也就是「奚落」的概念。用爪牽吊頸繩,「吊頸繩」就是甲骨文「黑」的上半部。「獲」就是「護」,要看你從同一件事的那一個角度去看。「黑社會」是一個「講道義」的集團,不是烏合之眾,所以「獲」就是「戰俘」在沒有被殺之下的歸順,把人當畜牲養,在「夏人」的領導人眼中,這是「保護」,但是在「戰俘」的心目中,有一把「怒火.慀」。

「夏」叶胡故切,音互。

讀音就是為了解字,「互 hōo」是「與.予 hōo」「護 hōo」的概念。「互」是「牙」的變形,「牙」又是「𦥑」的變形。「小兒牙牙學語」的「兒」字上半部就是「𦥑」在下部連起來成為「臼 khū」,「臼」是圓球形的器皿,底部封閉,上有開孔。「臼 khū」是「俎 tsóo」「楚 tshó/tshóo」的概念字。

「夏」叶創舉切,音楚。《揚雄·城門校尉箴》昔在先世,有殷有夏。癸辛不德,而設夫險阻。
「夏」叶胡故切,音互。《賈誼·鵩賦》單閼之歲,四月維夏。庚子日斜,鵩集余舍。《春秋釋例》除春夏之夏,餘皆戸雅切。《正字通》按古先有四時之夏,餘義皆假借。


「舅 kiū/kū」的讀法从「臼 khū」,「舊 kū/kiū」相對於「辛.新」,兩字都是剛硬的概念。

「舊」字上的「羊角」是「樣板.耐久」的概念。「隹」是「尖錐」的思考。「臼 khū」是「犬兒.狗 káu/kóo」的借意。「勾 kau」就是「句 kù」,「犬」就是「圈」。「犬牙」就是「臼 khū」的概念。所以「舊 kū/kiū」才會叶音「久 kú /kiú」。現代人讀古人的中文,很少使用雅言,所以讀不讀這些字字相關的音訓。人類的骨甲中最堅硬精銳的就是
「臼」,「臼儿為兒」,兒子傳承著父母的精華被古人稱為辛.新」

「基礎」的「礎」从「楚」,「林」是「木」的「重覆」,「重覆」是「同化」的思考,人工做林,當然是指故意把同一系的種子集中播在一個區域。「清楚」是界限分明的分類,也就是「林 lîm」叶音「連 liâm」「黏 liâm」的思考。「-m」這個「合口音」帶有「包含」的概念。「叢木.楚」就是相同的木集中在一起。「䠂」字上的「足」是「頂尖.止」上的「包圍.口」,也就是「足」讀作「築」的原因。

「楚 tshó/tshóo」是「我 ngóo」的自我認同概念。分類學就是歸類學,你認同,由「獲」變成了「護」,這是心理學上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即「人質情結、人質症候群」。

《禮·學記》夏楚二物,收其威也。《註》夏,榎也。楚,荆也。

「夏人」的領導,是講道義的認同,不是斬盡殺絕的物種同化。留你一條生路作為「孟獲」的概念,諸葛亮七擒七縱,是要用「收其威也」的方法而不是使用殺死敵人的方法。「夏楚二物」是指有系統地作出結集,而且是以義收服人心,是一個把敵人變成兒子的概念。也就是「認同」的思考。整個「華夏文明」的建設,雜混了人類「帶種」的DNA入侵,同時又有「不帶種」的「奴隸社會」結構。

中文字寫後一清二楚,字典也提供了後人的參考,讀不讀得懂「足」字的寫法,要看一個人的抽象思考能力,抽象思考是一種有系統的分類或歸類學問,科學的本質就在於「歸納」和「演繹」。

「荆楚」是刑罰用的教鞭,負荆請罪,就是請對方用教鞭教訓自己。

有教養的「中國人.夏人」的作為,就是「獲」和「護」的概念。「人質情結、人質症候群」也有反向的,例如女真人入主中原之後,被中華文化同化了。

「荆」和「楚」都是清清楚的概念,賞罰分明,這就是「干干」「木木」「朿朿」的認同概念。「單于」上面的「吅」是也是一個「AA」「BB」「CC」的重覆認同概念。希臘文的所謂「idem et idem」就是「一而再(二),再(二)而三」的認同(the same),英文「identity」的語源就是「idem et idem」的重覆認同,你認不認得中文的造字結構,首先必需對字典上的解釋有基礎,也就是要有基本上的認同,讀得懂古人的中文,首要之道,就是不要去反駁古人,認為中文沒有科學性,認為中文沒有系統性,這是現代人不服古人的表白。認為古人都是笨蛋,這是現代人的通病。

“荆”是灌木。“楚”是乔木,楮,桑科的构树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27 23:32 编辑

「荊」《康熙字典·艸部·六》荆:〔古文〕𦮓《唐韻》舉卿切《集韻》《韻會》《正韻》居卿切,𠀤音京。《說文》楚木也。《山海經》虖勺之山,其下多荆杞。《本草》牡荆。《註》古者𠛬杖以荆,故字从𠛬,其生成叢而疎爽,故又謂之楚。荆楚之地,因多產此而名也。
又州名。《書·禹貢》荆及衡陽惟荆州。
又山名。《後漢·郡國志》南郡臨沮侯有荆山。《註》卞和抱璞之處。
又姓。《通志·氏族略》燕有荆軻,望出廣陵。
又《韻補》居良切,音姜。《列女傳》屬以州犁,以免咎殃,伯宗遇禍,州犁奔荆。


「荊」讀作「京 kiann/king」「姜 kiunn/khiunn/kiong/khiong」,所以是「堅強 kian-kiông」的概念。「刑 hîng」是經由教訓而成「形 hîng」。

「干干為幵」的古字常常被寫作「井」或「爻」。所以「其生成叢而疎爽」的「爽 sóng」就是「乾脆」或「堅硬」的概念。「乾爽」就是「成形」的概念。「爽(喪)屍」就是「殭屍」。「爻」是「教」「學」的主角。

中文字典很少錯。現代人不服古的講法在先,所以也不可能明白「刑法」的塑形概念(教化,以正視聽),就不可能明白「荊」字為什麼會被寫成「艸爻刀.𦮓」。

「井」有四個「乂」,所謂「井然有條」,「井 tsíng」叶音「荊 king」。在古文法中
「ts-」可以換作「k-」。

「井」《說文解字.井部》
:八家一,象構𩏑(韓)形。·,𦉥之象也。古者伯益初作井。

「倝韋為𩏑」就是「韓」字的正字,「乾」字的主角就是「倝」。「井垣」為「𩏑」的概念就是指「正」的思考。「楚」字下半部那個「足」其實就是「正」的異寫。「韓」之所以「偉大」是因為「足」「正」的概念就是指「頂尖上進」。一個人上進,到達頂尖,就會停止,然後在尖頂上的行為就是「違」,任你再有多大腿力也好,「止」在到達頂峰之後,只能作「口」的
環繞不前。「足」就是指「上進」,前進「前」字頂就是「止」的楚系文字的寫法。

所以「韓」和「乾」之間的思考,就是指「水行.衍 ián」在高山頂尖的源頭上是「乾」的。

「乾」字上的「乙 it」就是「大一生水」的「一 it」。在寒冷的高山之頂,固態的水就是「乾 kuann/kan/khiân」。「犬 khián」或「圈 khián」讀作「乾khiân」。「軒轅」的「軒 hian/ian」字,主角就是「干 kan」。

「干干刀.刑」是「法則」的思考,有原則的人鐵面無私,這是「強硬」的「乾水.冰 ping」為什麼讀作「兵 ping」的原因。「干」就是「乾」,「干」是剛強頂尖的概念。「干戈」這些武器,都是「頂尖」的思考。

「水行為衍」的「行 hīng/kiânn/hîng/lîng/hâng」就是「包圍」「規範」的概念,如果大家小心讀,不應該讀不出
「行」字的聲符从「堅強 kian-kiông」的概念聲系。「京 kiann/king」就是頂尖.高」的「偉大.韓 「寒 kuânn」。按古人定下來的轉音法則,「寒 kuânn/gân/hân」就是「乾 kuann/kan/khiân」的其中一個讀法。

中文要用雅言才能讀懂,大家一直不服古人的中文,總愛糾正古人,文化沒有辦法傳承,不應該是因為古人笨,是現代人改變了太多古人的文法,沒有按古人的造字邏輯去思考。

「井」是水源的概念,沒有飲水思源的新人類,對大自然沒有半點科學觀察的能力,不可能明白「韓」和「乾」的造字邏輯。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30 20:36 编辑

「乾 khiân/kuann/kan」是「陽」,「坤 khun」是「陰」。

「乾坤 khiân- khun」是同一件事的陰陽一體兩面。「蜷 khûn」「困 khùn」的變音為「軍 kun」「君 kun」「棍 kùn」「近 kīn/kūn」,所以按「i/u」的聲紐互訓,我們可以讀出「輕 khin/khing」「淺 khín」的讀音系列,其實就是「頂尖/源頭」的思考。「斤斤計較」的「斤 kin/kun」字的甲骨文是一個「矢」的彎折。「頂尖.矢」加上「彎曲」,就是指「知」的概念。有知的人,智力高,講的話都傾向於「金科玉律」,言之有理叫做「論」,「論」字上的「頂尖.亼」和「書卷.冊」的組合,就是指人到了頂尖終盡,已經無話可說,講來講去都是環迴重覆的「真理.論」。

「輪」就是「環迴」,「言論」就是不變的「金科玉律」,例如「太陽從東方升起,往西方落下」,這是大家都不想重覆再聽的「常識」。

科學人所追求的,就是要觀察出主宰這個世界的「常識」「定理」。結果呢?一般人很反感,不喜歡被規範。

「斤 kin/kun」的概念,就是指一個人上進,到了頂尖之後再不能前進,雖然努力,但是因為「近」終極,再也無法有更進一步的新意,只能「折返.環迴」,能「近」但不能再進步。也就是說,當一個「定論」因為「近」終極完美,一千年前講的話,一千年後也可以被後人感受到相同的思考,這就是科學人追求的事物,找到公式定理...論。

「乾坤」的「乾」就是水源上的「乾水.冰」,「乾」是頂尖的借意,讀作「寒」是因為崑崙之上,天寒地凍。「偉大」的「人韋為偉」就是指
「頂尖.人」到終極的步行只能作出「違」或返」而不能再前進。不能前進,意味著「登峰造極」,一個人想成為「登峰造極」的人員,就要想辦法產生「論」。

「新」是前前所未有,但是「新」對應於「舊」只不過是「接近舊,進步,但是有限,只多進步一小點」。文化要從「舊」向上堆疊累積,「新」的基礎建立在「舊」之上,頂尖的人明白到「不進步的愛因斯坦」到了後半生,鬱鬱終其一生,再也無法突破自己過去的成就。我們說愛因斯坦是一個「不進步的人」,換句話說,其實是指他早已「登峰造極」,是一個「高處不勝寒」的「偉人」。如果你覺得我常常跟古人唱著相同的,死板板的論調,那是因為我喜歡接近這些千年不變的「不進步」。事實上,「原理」就是不能再變的事物,也就是僵化的「乾」。

「乾坤 khiân- khun」是同一件事的陰陽一體兩面。到了頂尖,只好折返,中文的「陰陽」一直被現代人攻擊為不科學,卻沒有幾個人明白「真理」就是「物極必反」的「乾坤」。只要合地球上的物理,你可以在不同年代,跨越後人,後人重覆你的「理論」,再也不能突破,那你那些「死板板」的「論調」就變成了,或「趨近」於「真 tsin」,「真」的讀音从「頂尖 ts-/t-/s-」,从「圓 in」「因 in」。古人的讀音就是硬道理,「辰sîn」叶音「真 tsin」。「振作」就是叫大家「硬起來」。「近 kin/kun」的讀法叶音「進 tsìn」,大家明白中文的讀音規律,比死背書有用。「進」和「近」是同一件事的一體兩面。

如果理論正確,在科學的前提下,舊事會重提,新的事物,極可能只不過是固有的舊論調中的其中一個新變形,雷同的故事,只不過出現在不同人身上。發生在前人的愛情故事,基本上跟現代人的
愛情故事在本質上不會有什麼大變化,能夠感動人的,千百年來,很少進步。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30 20:44 编辑

有關於人類的種族分布,最新近的分子人類學研究,主要是要整理出一個合理的趨勢。

Genomic diversity and admixture differs for Stone Age Scandinavian foragers and farmers
Published Online April 24 2014
Science 16 May 2014:
Vol. 344 no. 6185 pp. 747-750
DOI: 10.1126/science.1253448
http://dx.doi.org/10.1126/science.1253448


最近的研究顯示,在新石器時代的人口分布,不依「國家民族」的分類,只按最原始的「狩獵採集者 hunter-gatherer」和「務農者 farmer」作為生存手段的劃分,我們可以發現「狩獵採集者」的人口分布局限而很少基因分化。反過來,「務農者」分布的地域廣泛而且基因分化多元。這表示什麼?

有科學素養的人,面對相同的資料,跟沒有科學思考的人是不同的。

科學家根據上面的證據發現,認為人類的分布,主要是按文化的進程而非種族地緣的分布。廣泛分布
「務農者」生存形態比過去沿自非洲土人的「狩獵採集者」生存模式可以得到更多的生存保障。所以「務農者」擴散到較大的地域而且又得到「狩獵採集者」的加入而成為基因分化多元的表現。

大家可以回頭理解過去的清朝人口分布,很明顯,女真人加入了原來的中華文化之後,融入了新的生活,把自己的傳統丟失了(進化)。女真人由尚武的「狩獵採集者」變成了尚文的「務農者」,由獸獵文化精進到在生存形態上更能保障生活的農畜業社會,最後連自己的語言也丟失了,取而代之,使用了一套蹩腳的新中文叫做「現代標準漢語」。

科學人只要碰到「民族主義」就會變成不理性。只要你有「民族主義」的思想,就很難客觀地面對史(事)實。

上面的端典人對新石器時代人類分布的結構研究,只有一個通則,就是「道法自然」。在大自然的生存壓力之下,比較好的新生存方式吸引了舊文化的加入。如果當時的大環境是「狩獵採集者 hunter-gatherer」比較適合生存,那麼「務農者 farmer」就會反向加入狩獵採集的人生。

我們來看一下這一條IQ題:

123
45?


如果
不是6,應該是什麼呢?

答案是:

123
45R


這是「汽車的手排檔順序」。問題來了,你想不出來,不代表你的IQ不好,因為你沒有活在開「手排檔」汽車的大環境,你已經進步到開「自動排檔」汽車了,那些古舊的事物沒有在你的生命中出現。

我們考古,讀古人的中文,不宜用現代人的視野去批評古人。大家沒有飲水思源的思考習慣,對大自然的觀察力就不會比古人好,所以才會讀不懂古代的中文。開「自動排檔」汽車的人鄙視老一輩開「手排檔」汽車的爺爺,卻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孫將來也會以相同的眼光鄙視自己。

推翻前人不是壞事,但是推翻的過程中,大家要有科學精神,不要只為了跟周圍的人不一樣而自傲。你說得對,自然會有追隨者,我自己追隨的,就是「道法自然」的科學精神,只要合自然,你就可以找到中文造字系統中的邏輯依據。要有效的理解古人,當然不能用「自排檔」的形式去思考「手排檔」。使用現代標準漢語去讀古代的雅言,這是最無厘頭的做學問架構。

蒙古人因為生存在無法有效耕種的華北,就算想加入農務,也沒有足量的雨水或河流可以提供農業發展,這是天限。同樣地,你不能鄙視非洲人的祖源,因為他們能夠直立,首先讓雙手可以自由活動,是因為活在尚古時代的大草原。如果不是這些高草,人類也不會開始直立。事物的邏輯有跡可循,理性的探討,必需要求利用普世認同的科學精神為標準。

有一件很明確可循的事,就是蒙古人或女真人就算在統治下把男人的DNA混入了漢人的血統,小孩子生出來都必需先接受
「母乳」和「母語」,下一代的後天教育,受到娘親的影響甚大,語言是文化的根基,小朋友人在美國出生,但是天天跟著母親,母親講越南話,就算你合法成為美國公民,你也不一定馬上可以融入美國人的社會,天生就會講英文。

解釋世界上的一切現象要合理,而且是合自然的道理,不能去配合那些沒科學頭腦的民族主義者的指導。我本身是
香港人,香港人講廣東話,如果廣東話可以合理解釋中文字的造字邏輯,我也不會使用閩南話為大家解字。我的閩南話不是母語,雖然我講得不好,但是卻沒有影響我使用雅言作為解讀甲骨文的思路。漢字的中心主題是「字」,所以由「陰性的女字」起始,從一開始,人就是有罪的,漢文化持「性惡論」,「惡」字上的啞巴就是「死人.匕」或「肧胎」,中文的妖魔鬼怪就是懷孕中的壞人。沒有壞人,根本就沒有教育的必要。
殷商出土的玉器是白云岩透闪石软玉,在陕东豫西有出产

透闪石主要有两种,白云岩、蛇纹岩。亚洲内陆是白云岩。喜马拉雅-印尼-菲律宾-台湾-朝鲜-辽东 等环太平洋板块边界是 蛇纹岩

粤西信宜出产的玉,是蛇纹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5-7-27 11:02
有些问题是可以探讨的,玉器的材质一定是来自多方面的,不限于某一地,与年代与使用人等级也有关。但就目前发掘的殷商等级最高的妇好墓出土的玉器,权威的鉴定结果,还是使用了和田玉料。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30 20:51 编辑

「和田玉」就是「于闐玉」。「于闐」是中東和亞洲之間的地名。文明傳播的中途站。

按維基百科:

于闐又作于寘,可能為*Godan的對音,其完整形式為go(原意為「牛」,後用來稱呼于闐人)加上伊朗語的後綴-stâna(「斯坦」,土地)組成,意為「牛國」。[12]

于闐在于闐語中的早期形式為Hvatana,晚期發展為Hvamna-/Hvana-/Hvam-的形式,漢文對音為「渙那」,元代則稱之為「五端」「兀丹」「斡端」等。[13]


另外在于闐本地的佛教傳說中,其民間詞源附會為梵語的Gostana,意為「地乳」。

「于」的今讀為「于 ju」,按古音轉讀為新音,「語」的讀法因為「疑母」丟失,由「疑母 ng-/g-/k-」轉讀為「j-/w-」。所以古人的「魚 gu」「語 gi/gu」一律變成今天大家慣用的「魚 ju」「語 ji/ju」。

「牛 gu」在古音中等同「魚 gu」「語 gi/gu」的讀法。這些讀法的大概念源自「自鼻音」背後的「頂尖」概念。「頂尖」在古人的思考中,就是「原始.自然.源頭」。

「于闐」「于寘」的地名對應「牛斯坦」的概念。也就是「契丹」的「斯坦.丹」。元代則稱之為「五端」「兀丹」「斡端」,「五 ngoo」「兀 ngat」的音譯很明顯,保留了「疑母 ng-/g-/k-」的讀法。因為「疑母 ng-/g-/k-」丟失的史實,大家如果夠聰明的話,應該可以回推出,「斡 (ng)uat」的古讀為「斡 nguat」或「斡 guat」。

中華文化,不是河洛人無根的自導自演,文化是有淵源的,古人共用的「祖語 proto-language」演化成不同民族的口語,口語再落實為文字,其中最明確的回推,就是「漢」和「蒙藏」的關聯。雖然大家的祖源相同,但是「漢字」有他的獨特寫法,有別於其化只有音沒有字的文化。

「疑母 ng-/g-/k-」是「始原.自」的概念。中文的「偶 ngoo」就是「自我」的認同概念。「偶合」就是對原始作出「認同」,中文的「偶合」不是指男女之間的事,是指「上下兩代相認」。「我 ngoo」不會無端白事讀作「偶 ngoo」的,讀音就是解字的重點,在尚未有文字之前的口語,就是「漢語」和「蒙藏語」共同的「始祖語」,這種語文,重點在於「聲母」。

近來有一個香港的牧師花了很多時間,把中文的「韻母」去掉,保留「聲母」,去比對「漢」和「蒙藏」語系,很神奇地證實了這些語文之間的同源性。
趙璧礎博士以「去韻留聲、重排聲位」方法比對出語源相同。雖然他自己研究的目的是為了證明聖經的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但是卻提供了有力的證據,很明確地指認出以「聲母」為主的「祖語 proto-language」其實才是漢語的祖源。這種「祖語」其實就是獸獵語」,是一種非常陰聲細氣的低吟,可以從非洲土人的獸獵行為中獲得科學性的解釋。

這個論壇的人,因為太多「民族情結」,不可能面對科學上的事(史)實。對中華文化抱有「自源」的概念,卻不去思考中華文化之前其實有更早的共同文化。叫大家承認中華文化是後起的新文化很難,如果古埃及的文化不算是文化,那中華文化才是文化,一定要說成中華文化獨立於古埃文明之外,那我們就無法面對人類在更早之前從東非出發的科學推論。文化自東非起源,在大河流域產生文明,然後再廣布四周。希臘文字就是借用了中東地區的腓尼基文字而成的,西歐文明源自希臘,但是希臘其實也不是「自源文化」,中華文化也不是「自源文化」,它是傳承自「夏人」的文明。

《廣韻·上平聲·虞·于》

「于」屬「虞」的音系,「虞」得音自「吳 ngo」,「我 ngoo/gua」就是「余 ju」,今天大家讀「虞 ju」「娛 ju」而未辦前音的轉化,就會認為中文是無厘頭的文字系統。

「于闐」在古人的翻譯中,首先要對應的是「于 ng-/g-」的聲符。「和田玉」的「和」和「吁」都是「和音.諧音」的認同概念。「芋 ōo」是疑母丟失的新讀,「芋 ōo」的舊讀从「和同.吁 (ng)ōo」。「和 hô」的讀法从「h-」是因為古音「魚 hî/hû」就是「魚 gû」,在「聲符值 phonetic valence」上「h-」可以入替「ng-/g-/k-」。「雨 hōo」的古讀十分明確地反應出「h-/k-/kh-/hk-」為什麼聲符可以互訓。讀懂法則比死背書有用,搞清楚現在的北京腔不能用來解字的人才能夠叫做科學人。

hoo/khoo」的讀法,很明顯就是「吁」的變音。

梵語「Gostana 兀丹.牛斯坦」的概念為「乳地」,很明顯,「乳」就如同「雨」,是「生命之源」的概念。語源雖然同聲系,但是字字不同,中文的讀音,按一個轉音法則把字字同源再
化為不同讀法,只有按科學邏輯推理才能將這些表面上字字不同作出有系統的解讀。

中文的「牛」是「大」的上下倒反,這是「大」的寓言。大家如果認不出「倒大為牛」,只能把「牛」讀作「牛 bull/cow」,那中華文化就是沒有文化的文化。
《史记·殷本纪》: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 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 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於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於 百姓,百姓以平。
按照史记的说法,契的母亲是简狄,帝喾的次妃,那么帝喾是契的父亲。但实际上契的父亲反而是玄鸟,并非帝喾,非常的矛盾,这里面说明了什么史料呢?在甲骨中,商人是有东母与西母的说法,而且殷商之时每年都会祭祀东母与西母。这里面就暗示了,商人最初的起源确实有与海边的东方部落相同的传说,卵生与鸟崇拜。而但首领契带领先商部落从东部到达了古居延与弱水附近,则整个部落的构造发生了一次类似重生的改变。这支部落在夏地的几百年里已经焕然一新,接受了夏地的文化与血缘,进而排列进入了夏人的支系之中。所以商人祭祀帝喾,同时又有鸟夷情节,并不矛盾。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8-6 13:42 编辑

《禮記·緇衣》引《尚書·商書·尹誥》曰:「惟尹躬天,見於西邑夏」。

「西.夏」和「東.商」的相對地理位置無法明確證明「夏」究竟有多西...因為大部分人把「夏朝」的地域定於中土,以「中土.夏」為本,則「商」就要沿中國之東海岸。反過來說,以「中土.商」為本,則「夏」就要靠近西域。

按wslgt888的解讀,「夏」自西方傳入,所以「夏朝」的地理位置不在中原。

這怎樣說?大家要把時間軸同時考慮進來,「先商」就是「夏后(後)」,「夏后.禹」治水,究竟是治那裡的水?這才是重點。

「禹」和「禹」的祖先是否統治著相同的地域?

不過最少,大家可以找到最後期的「夏桀」去向,從而得知「夏桀」被「先商」或「早商」趕出中原。而「先商」或「早商」統治之地被大家認定在「河北」,後來「晚商.盤庚」多次遷移,最後定都於「河南」的「安陽.殷」。

「桀子獯粥,娶桀之妻妾,避居北野,遂成匈奴。」

「夏桀」又被「商湯」取代,被取代的「桀」的繼承人就是後來避居北野的「匈奴」。

「匈奴」是否就是「夏人」?「商」是否就是「漢人」?大家要看「時間軸」上的定位,同時要觀察地理上的分布。我們可以有許多推論,任何一種推論都可以在邏輯學上成理,但是要空泛的理論想要落實「可行」,就得按「大自然」的法律而非人自己想出來理論。

所謂「第四度空間」就是「時間軸」,地理相同,但是時間軸不一定相同。「夏人」進入中原之前,是從「西域」而來,「商人」呢?「商人」是無端出現的嗎?「商人」的血統跟「夏人」會不一樣嗎?

現代埃及人讀不懂古埃及文,也不會講古埃及話,沒有文化的人佔在相同的地理位置,有文化的人卻早已不在了。大家要想辦法把這個「第四度空間」好好整理出來。要有一套可以圓說而沒有矛盾的說法,就不能再用「民族主義」去思考科學性的命題。

古埃及的統治者是黑人,黑人身邊有許多膚色較淺白的奴僕。因為大家都有
「民族主義」的想法,所以才會有並不符合科學思考的情結。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8-6 14:11 编辑

維基百科:

簡狄,傳說中商朝始祖契之母,一作簡易、簡逷。因是有娀氏(在今山西永濟西)女,又稱娀簡。她是帝嚳的次妃,相傳她偶出行浴,吞鳦卵而生契。「鳦」是「燕」的古寫,即玄鳥。商族為東夷里炎黃分出的一支,所謂玄鳥生商,當由夷族鳥圖騰推衍而來 (出自詩經,所謂「天命玄鳥,降而生商」)。


「鳦」訓「燕」,「玄鳥」的「玄」被規範之後就是「行玄為衒」。

「衒」《越絕書》衒女不貞,衒士不信。

「衒」就是「老黃賣瓜,自賣自誇」。「玄」是「系」的「承傳」概念。「玄黑」之學,實際上就是「動物的生殖醫學」或「植物的配種學」,也就是「農畜業」的生命研究。「衒十為率」,「谷」字上半部的「八八為𠔁」就是「率」字上的「規範符.𠔁」。

「黑」其實就是指「在黑暗中的胎兒」。

「眔」字上的「𠔁」同樣可以在「率」字上找到。「八八為𠔁」讀作「別.八」,是「辨識.分」的「界限」。「界限」之內就是「行」的「規範」。

「衒」字同時有自身血系的傳承和符合外在規範的概念,「衒」是一個認同的思考,自我認同,會被外界的人覺得很跩,不認同的人,自然會覺得衒女不貞,衒士不信

「眔」《說文》目相及也。从目,从隶省。徒合切(thah/thap)
「隶」《說文》《隶部》隶:及也。从又,从㞑省。又,持㞑者,从後及之也。


「逮」就是「迨」。「懷孕.壞」的「壞人」就是被「囚困」於媽媽「獄」中的「犬兒」。

「逮」《集韻》《韻會》《正韻》𠀤蕩亥切(代 tai),音迨。與迨同。
「率」《率部》率:捕鳥畢也。象絲罔,上下其竿柄也。


「逮」「率」「衒」「褱」「𡎯/壞」都是同一個概念下的不同分化。「燕」字上的「火」跟「黑」字下的「火」基本上是一樣的。「肢體行動」聽從大腦的率領,人的行為,不是亂搞的。「壞人」要接受教育,受到感化之後才能「放生.出世」。「捕鳥畢.率」所捕的「鳥」只不過是借意,在中文的世界中,任何一件事物都是人類的心意投映,「田罔也.畢」之中有一個「田」,這是「田木為果」的「田」。「玄鳥.𩾐」是黑色的「燕」。「燕」的寓言為「北」,高飛的鳥,身在「寒凍之域」,中文「北」要借用「高飛的鳥」才能明確地表白「北方」的「冰涼」。

「簡易、簡逷、簡狄」不是什麼難解的中文。「遠也.逖」音訓「踢」。「跑」和「踢」都是胎兒的行為。胎兒的行動受困,被媽媽「抱」或「跑」,自己因為從肧胎發育成形,就出現了「易 i̍k」。「金易為錫」的「鍚 sik/siah」音訓「石 si̍k/sia̍h/tsio̍h」,也就是「玉 gi̍k/gio̍k」「肉 jio̍k/lio̍k/hik」「育 io̍k/io」的「黑 hik」概念。「狄」字上的「火」是一個人的肢體被規範的概念。胎兒成形於母親的規範,所有壞人,都是要受教訓的。

「踢 that/thik」是胎兒成形後(身體變得結實),想要出來,在母親肚子中的胎動。「踏 tah/tap」的讀法叶音「眔 thah/thap」,也就是說「眔」字下面的「水」和「踏」字上面的「水」其實跟「火」字的結構相同,意思是,人要跟大環境切合,作出良好的適應。「眔」是「乾 ta」的概念字,成形,就是顯身出現。「乾」字上有一個「乙」,這個「乙」大字天天讀,不知有多少人讀得懂它是什麼?

「鳦」字上有一個「乙」,這個「乙」就是所謂「隱身符.乚」,「乚」就是「S」形的彎曲,即「水」字的中軸。「大一生水」的「一」讀作「乙」,如果大家無法讀懂排在「甲乙丙丁」之中的第二位為什麼要讀作「乙.一」,那就是因為大家沒有搞懂「甲」原來就是「零雞蛋」。

「陽.乙」就是「一」,但是卻不是排第一因為現代人自覺比古人聰明,漢字是無厘頭無邏輯的文字,這個想法普遍被大家認同。

古人認為先有雞蛋再有雞,這是很簡單的思考。他們沒有叫你去認同,你不認同也不一定說你錯,但是你最少要讀得出古人有這個
「零雞蛋.甲」的想法。「零雞蛋.甲」或「保護.甲」當然是指「母親」,說到「母親」,大家都只考慮父親的 Y-DNA haplogroup,卻對 X-DNA (mt-DNA) 隻字不提,就會出現許多偏見

王国维先生主张“以族类言之,则虞夏皆颛顼后,殷周皆帝喾后,宜殷周为 亲。以地理言之,则虞夏商皆居东土,周独起于西方,故夏商二代文化略同。“但这话充满了逻辑的混乱,如何周独起于西方而却与东方的商为亲呢?所以看到了表象却没有分析历史中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得不说是遗憾。
周人的历史记述中也有一段自窜戎狄的经历,大概是2代人,40年不长,但足够周人走完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到走廊的最东端1000公里的路程。摩西率领犹太人走出埃及也是花费了40年时间,如果按照摩西这个速度,埃及人走到黄土高原估计得花上1000年不止。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8-7 17:53 编辑

(參商同源)

成語詞典/動如參商
「動如參商」【釋義】:參、商:星名。參星出西方,商星出東方,二星此出彼沒,不同時在天空中出現。比喻長時間的分離難以會面,如參星出西方,商星出東方。

互動百科:
http://www.baike.com/wiki/%E5%8F%82%E5%95%86%E6%B0%B8%E7%A6%BB

參商永離 - 意思
  古人把天上分為 二十八星宿,其中有商星(心宿)、參星(參宿),參在西,商在東,相距很遠。
  參商現在有兩個意思,一是意見相左,一個說往西,一個說向東,一個說走南,一個說闖北,還有一個說原地不動,“意見參商”;二是相隔很遠,不易相見,杜甫有詩“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參商永離 - 典故
  在古代的傳說中,閼伯和實沈的故事是具有天文背景的一個。高辛氏是傳說時代的古帝王,叫帝嚳,據《 左傳·昭西元年》,帝嚳有兩個兒子叫閼伯與實沈,兄弟倆互不相容而不斷尋釁廝殺。於是帝嚳派閼伯往商丘去主管大火,因此大火也叫做商星;派實沈去大夏主觀參星。參和商在天空中恰好遙遙相對,一個升起,另一個就會落到地平線以下,他倆從此再也不能見面了。他們死後,成為參商二神,還是永遠不能相見。

參商永離 - 《左傳》原文
  《左傳·昭西元年》:“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
  沈,居於曠林,不相能也,日尋干戈,以相征討。後帝不臧,遷閼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為商星;遷實沈于大夏,主參,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故參與晉星。”南星居東方卯位,參星居西方酉位,此生彼沒,永不相見。


這是什麼神話?
借用同一顆星星作為東西分離的概念。所用「商星」同時其實就是「參星」,「晶」是指很多不同的「星星」中文的「晶生為曐」就是「晶」加上「有系統的血脈分支.生」。

月娘生晶晶,月圓月缺的規律就是古人借用了天文上的觀察去投射到人間的事實。「霸月.新月之前.殘月之後」和「望月.滿月」很多人沒有讀懂。為什麼沒有讀懂?因為大家都只在讀書,中國的讀書人沒有觀察大自然的基本能力,讀書人都是第二手,第三手資料,重來不思考原理。

「望」字上有一個「亡」,「望」的古字上沒有「亡」,「亡」字被「臣」入替之後,就是古人創作出來的甲骨文「望/朢」。

「芒」是「禾草頂尖上的結實」,也就是「米粒.穗」。「芒」是一種「果實」。「堅果」上面的「臣」讀作「身」,「身」就是「殷」字上的「左半部」。禾米的粿就是「堅」,「堅」叶音「囝」。如果大家到今天還讀不懂「死亡」的「死」字从「匕首」的「匕」,「亡」字上有一個「頂尖符.亠.人」,我今天又一再重覆我那些令人討厭的一重不變的重覆...「頂尖的人」叫做「子」,「仁」這種「核」就是「堅果」的概念。中文的源頭,是農業社會的產物,天文地理,全部都是商人心理渴望的外射,所以「秋收.忙」的概念,當然跟「望」字上的「亡」是同源的。

「媽媽大肚子裡面的小鬼」=「亡女為妄」

「草芒」在禾米的概念中就是頂尖.仁」,儒家的終極目標,就是要成仁,要有成果,然後永存,「字」的概念,不過如此,可以傳承後世的言論,才是大家仰望的頂尖標干」。

「霸」就是「伯」,「怕」就是指「裡面有鬼」。「滿月.望月」大家不怕,可見的圓月,白白的,「心」字是「內裡深入」的隱藏概念。「心理學」就是為了探討看不見的行為原動力「動機」。

「日」是「太陽」,其他較小的「陽」就是「晶晶」。「晶晶」在黑夜為商旅作指引,這就是「天文學」的始祖。中文是商人的文學作品,所以「商參」二星,其實就是商人的心理投射,把自己的祖源借題發揮,利用「周人」和「商人」的共祖「高辛氏」作為文學作品的寄寓。

整個中華文化,更古早的源頭要在時間軸上求得,古人把自己的祖源描述了,只有後人一直不承認。

現代人比古人聰明,大家都這樣認為。

文化是「認同」的問題,大家只認得自己中文,讀古人的話,就像聽到一聲屁響而已。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8-7 18:42 编辑

「參考」「參照」的「參 tsham」讀作「蠶 tshâm」
「參 sim/som」讀作「心 sim」,廣東話讀作「深 som」,但是閩南話的「深 tshim」叶音「滲siàm」「沁 tsim」「沉 tiâm/tîm」「沈 sím」...

這些表面上不同的讀音之間,有著相同的轉音法則,「舌尖音 ts-/t-/s-」三個聲符表面上聽起來都不同,但是聽入古人的耳朵裡,卻通通可以融合為一。這就是「聲符等值」的概念。

「沉潛」就是「隱藏」,「合口音 -m」是包容的概念,所以「心 sim」字背後的思考,就是「內在」的「玄黑」之學。

「參商」就是「參詳」,「從外知內.商」是指一個人可以依靠外形,有把握指出事實的真相。什麼情況可以?例如「蝦」「蟹」。外形和內心的假與真,可以「真假難分」的時間,通常就是最原始的自我。嬰兒是全世界最自私的個體,這個最原始的人就是「天真的人」。

商人參考天文,在有太陽的天空下當然無法觀察到其他星星,商人能夠參見「參」,是在夕陽西「下(讀作夏)」的時間,能夠看到「商」,是在太陽「上(讀作商)」升的時間。

以天文學的思考,地球每天日起日落,是因為地球自轉的結果,如果大家在太陽猛烈的光害之下,基本上就無法看到天上的星星。我們觀星,只能在太陽未出來之前。如果在太陽西下和太陽東升之際,可以觀察到一顆極亮的星星,那麼這一顆星的運行,必定在地球繞著太陽的軌道之內。

按照小學課本的知識,「太陽系」以「同心圓.日」為「內心」。從中心點往外數一下,大家可以數出周圍有7條主要的星體軌道,依序是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

所以太陽日出或日落時,在太陽沒有那麼猛的餘光中,我們可以參見到的,就是「水星」或「金星」這兩顆。大家討論的目的,就是想要把問題作出一個窄化的結論。

「東方升起.商」其實就是「西方落下.參」。「商/參」是「一樣.詳」的「常」概念。

不過究竟「商/參」是「水星」還是「金星」?大家想要知道答案,就要去找古人留下來的講法求證。例如什麼時候參見到「商」的出現,同時又要參考其他觀察所得,反覆推測...

你有很多美國時間,就應該這樣做學問,不要只會讀書,要親自找時間去觀星。美國人跟中國人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國的讀書人不喜歡讀書。那些只會讀書的人,基本上沒有能力將真實人生對應漢字。有能力解字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蟹 ke」為什麼跟「蝦 ke」要同諧叶韻。

百度百科「商星」:
二十八宿中的心宿。也稱“大辰”、“大火”。
《左傳·昭西元年》:“遷 閼伯 于 商丘 ,主辰。 商 人是因,故辰為商星。”

大辰,指大火,即心宿二;亦指伐星與北辰。見《爾雅·釋天》:“大辰,房、心、尾也。”

互動百科:
《爾雅.釋天》雲:大辰,房、心、尾也( 二十八宿之 房宿、心宿、 尾宿)。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65105/5633065.htm

香港天文學會所《"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 不是談星座》:

http://forum.hkas.org.hk/thread-8624-1-1.html

傳說古代有一對兄弟名叫參和商,由於相處不睦兄弟鬩牆,天帝大怒將他們拆散,把參置於冬季星座的參宿(在獵戶座),把商放在夏季星座的心宿(在天蝎座),令他們東西各居一方永不相會,後來人們對於久不相逢或相隔遙遠喻為「參與商」,如杜甫詩句有:「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參和商是星星,不是星宿,肉眼看到單獨的一顆星是星星,一組的才是星宿,參和商其實指的都是同一顆星,就是太白金星,現代叫金星.金星因爲比地球更靠近太陽,所以從地球上看去,只能在晨曦時份靠近地平線看到,或者是過一段時間,當金星運行到地球的另一邊時,便又在傍晚時份才能在地平線附近看到,古代人不知道這原因,所以以爲是兩顆不同的星,便叫早晨看到的做參(或參星),黃昏看到的就叫商(或商星).又因爲金星每在當天的早晨看到,便不會在當天的傍晚出現,反之亦然,因爲這兩顆星(其實是同一顆)永遠不會同一時間出現在天空上,古人就把他們比喻爲永不相見的人了,杜甫著名詩句"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指的就是這意思。


如果大家有點分析能力,就會明白「太白金星」為什麼會被古人利用那麼多不同的講法去形容。「參詳」的概念,就是以「一樣.羊」的言論去作出根據性的多樣表白,找到一個「參考點」。同一件事,可以作多方面的觀察,你在別人的背後,有一個模樣,在另一個人的前面,又有另一個模樣,德國人說「ein」,其實等同英國人說「one」。真正的明理,不在乎叫法不同。
「Black Sheep Of The Family」就是指「羊群(普遍為白)」中出現了「黑羊」。

「文化認同」是指不論你的種族源頭,有文人化的人,會認同「真理」。把古人當笨蛋的現代人,因為不認同古人,所以不可能讀得懂古人的舊中文。

埃及人的統治階層是「黑人」,統治階層之下有一群奴隸,皮膚比較白。東非的原種人是黑人,理論很簡單,因為白人或黃種人無法留在這裡生存,白種人會被大太陽曬成皮膚癌。

「黑男人」跟「黑女人」打種之後,生出「白種人」,這是因為基因突變的結果。這些新種人就是「Black Sheep Of The Family」。「黑羊」在「白羊群」中因為是異類,很自然地受到歧視和排斥,不容易生存。

「白種人」會「遠離非洲」,其中一個概念,就是為了獲得生存的空間。因為生存受到壓逼而離開故地。「遠離非洲」的人,其實不太適合往在東非,西非的人,也不會變成白種人或黃種人。因為在這個地方你不夠黑就很難生存。

「種族」的形成,首要之道是「認同」,如果「美國黑人」跟「英國黑人」打種,生下來的也會是「黑仔」。但是「中國黃種人」跟「美國黑人」打種,大家應該可以預測得之,會出現一個「混蛋」。這個「混蛋」有點像「美國總統歐巴馬」,要說黑不夠黑,要說白又不夠白。不過「混蛋」通常比純種的更強。

「不黑 put-hik」的反切音就是「白 pik」。

當然,「不黑 put-heh」又可以讀作「白 peh」。

中文的讀音有一個很固定的轉音法則,沒讀出來的人,其實是因為沒有利用古語去讀中文,用現代標準漢語去讀,再讀一百年也只會覺得古人是笨蛋。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8-8 17:19 编辑

「參」的讀法沿自「三」,「晶」就是「厽」,「厽」出現在「齊」字的上半部「厽」是「禾穗」的概念字,「日」訓「厶」,「日」跟「厶」都是「濃縮精華」的思考。「晶㐱為曑」等同「厽㐱為參」。

「參」的下半部是「屈膝脆人.卩」這個「卩」可以在「亼卩為令」上面觀察得到。「卩」其實就是「從命 follow order」的視覺符號。「彡」三個相同的斜線,一個層疊在另一個之上就是「一而二,二而三」的跟進。

「參」字綜合起來就是指「三個日作出相同的重覆.晶」而且作出「層階性的堆疊 hierarchy, in systematic order」,再加上「彡 conform, align」,和「從命.卩 follow order」。

「厽令彡」就是「參」。所以古文其實有許多「簡省字」,大家讀不懂中文,主要是因為古人曾經把「厽令彡」作出減筆。現代人讀中文,比古人的減筆更簡省,結果呢?大家沒有比較聰明。LASER是 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這就是「頭文字 initial」或「部首」的概念。「厽令彡」變成了「厽㐱」,其中的「卩」不見了,你想要讀得懂一個「簡寫」,必須先有「全寫」的概念。

「參差」等如「不齊」,所以「參」等如「齊」。「齊」字的上半部是「厽」,下半部有一個「二」和一個「八」,「二」是「一二三亖」層級概念的簡省。「八」是「界限」。
「界限」可以包容,同時也可以分別。

「參」是晶晶的「星系」概念。古人觀天,要有一些基本的根據,可以一眼認出的,當然就是「參據」。「根據」就是「參據」,「根」就是「限制」的概念。有根據的人,才能有條理地作出邏輯推演。所以「齊」就是指「按層階系統的領導」。「齊心合力」「人才濟濟」都不是糊混亂搞的。「目匕為艮」或「日匕為艮」上面那個「匕」其實就是「卩」的別寫。

水按大自然的特性,避開不能行的路,「滲」是指水按一個脈洛有系統地水向低流。所以「滲」就是「浸」「沁」的別寫。「沁」是從血脈之「水路.洛」。當然,「浸」「漸」是把水由一個源頭,按不可逆的大自然力量(地心引力)有系統地散布。

「水帚又」為「浸」,聰明人應該都可以一眼讀出「屮」或「巾」的「系統性分支」概念,「又」就是「5肢有系統地連結在1掌」的簡筆。雖然「又」字只有三根手指,但是讀得懂的人,會明白「三」向上就是「亖」,「三」向下就是「二」,有系統概念的人,才能明白漢字的造字邏輯。

「掃」當然就是指「掃帚」借由一個「有系統性的分支」去作用。有系統的人掌握著「掃帚柄」,
一掃就可以概括性地以大面積的「掃帚頭」滲(摻/𢬶)進細小的裂縫。

一個婦人,不是指拿「掃帚」去掃地而已。「婦」是生育眾多,是人脈系統的源頭。「婦」讀作「父」,中文的文法主要依靠「同諧叶韻」作出轉借,中文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文字。

「星相學」的「相」就是「商」「常」的概念,「思考.想」是有根據的層次系統,沒讀懂中文的人,基本上沒有搞懂「尚」字的造字結構,也無法明白為什麼要用「目」去觀察「木」。因為對沒有思考能力的人來說,「木」並沒有「脈絡」的意思。對這種人來說,「牧」為什麼要讀作「木」?答案當然也是沒有關連的。

現代人認為中文的讀音無法把字字關聯起來,這是聰明的現代人為什麼會認為古人是笨蛋的原因。讀不懂,其實主要是因為大家沒有按古人的讀法去讀中文。

「參」讀作「森」不為什麼,有能力讀懂一個聲符,就可以舉一反三讀懂多個表面上不同的中文。有能力舉一反三的人叫做「商人」。
网上有齐家文化的消息,摘录下:
2008年7月到11月,甘肃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在甘肃临潭陈旗(今王旗)齐家文化墓地进行抢救性发掘中,意外地发现了目前规模最大的齐家古墓葬群!

2009年1月14日,尚未结束的发掘被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评为200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获此殊荣的发掘项目全国仅有六个。

甘肃临潭,这块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交汇之地,一时间吸引了中国考古学界的目光。

齐家人从何而来,向何而去,一直是个谜团。现在,一般认为,齐家人是因为气候发生变化,从鄂尔多斯高原一带来到甘肃的,但他们是如何消失的呢?却是众说纷纭。

“4000年前后,一个神秘的骑马部族带着他们精湛的玉石加工技艺出现在甘肃的大地上。于是,齐家文化和齐家古玉如春笋般猛然出现在历史舞台,三四百年后又倏然消失,只留下了一件件精美的玉器诉说着昔日的故事。”有人曾经这样写道。
曾天山
有夏虽衰,杞缯犹在。
http://blog.sina.com.cn/zengtiansha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