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首先,纠正你一个常识错误,四川人很喜欢吃面条,我身边的人,有三分之一是宁愿一日三餐都是面条,只是环境不允许。
雄蜂 发表于 2016-5-23 16:43
你的逻辑越来越强大,以偏概全学得很不错。

有四川人喜欢吃面条,就能证明四川人的主食是面食。所以呢,也有一些北方人很喜欢吃米饭,所以就能证明北方人主食就是米饭。
你直接回答,现在给你一条长白布,你愿不愿意缠头?
在已经有了披麻戴孝这个心理禁忌的条件下,抛弃平时白布缠头的习俗容易,让外省人学习四川人白布缠头的习俗极难,甚至可以说,没有刀架脖子的威胁,外省人是根本不会在平时白布缠头。
四川的客家人和湘语民,至今看待白帕子是不祥之物,即使在客家人和四川人混居的村子,四川老人包白帕子,客家老人从来不包。
你朋友喜欢吃面食,就算和家人的饮食习惯格格不入,他不会因为吃面食被家人训斥。
一个外省汉人,譬如你,一旦在你父母面前白布缠头,结局是什么?
你的逻辑越来越强大,以偏概全学得很不错。

有四川人喜欢吃面条,就能证明四川人的主食是面食。所以呢,也有一些北方人很喜欢吃米饭,所以就能证明北方人主食就是米饭。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5-23 19:11
我说四川人喜欢吃面食,只是告诉你一个四川人都知道的常识,和主题没有任何关系。你想多了
我说四川人喜欢吃面食,只是告诉你一个四川人都知道的常识,和主题没有任何关系。你想多了
雄蜂 发表于 2016-5-25 14:59
不管是白布缠头还是面食,都只是各地的习俗之一。用其中的一个习俗来否认两地的交流,是荒谬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即便是同一地区,相邻的人群也同样会有不同的习俗。比如我这里,有些人家在举办丧事时要放鞭炮,而包括我家在内的另一部分人则绝无此习俗,你敢放鞭炮打不死你才怪。但这不同的习俗并不妨碍两者之间的交流,通婚是非常常见的事。
我否定了四川和外省的交流?那得多愚蠢。
我否定的是湖广填四川
本帖最后由 雄蜂 于 2016-5-26 11:30 编辑

按照湖广填四川的说法,四川人在清初被湖广人置换了,这意味着,现代四川人主要是湖广人。
可是,由于汉文化背景,湖广人在湖广老家非常排斥白帕子,他们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有什么理由在四川包白帕子?
四川不是有4%的m117嘛,我还假设四川的m117都来自外省,那样一算,现代四川人可能有1/4的外省血统。
按照湖广填四川的说法,四川人在清初被湖广人置换了,这意味着,现代四川人主要是湖广人。
可是,由于汉文化背景,湖广人在湖广老家非常排斥白帕子,他们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有什么理由在四川包白帕子?
雄蜂 发表于 2016-5-26 11:29
我在11楼里就说过,“湖广填四川”肯定是被夸大了,其原因恐怕是文化传播的作用,如同那个“大槐树移民”的说法。

但否定“湖广填四川”的历史事实,则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也是不可取的。
我在11楼里就说过,“湖广填四川”肯定是被夸大了,其原因恐怕是文化传播的作用,如同那个“大槐树移民”的说法。

但否定“湖广填四川”的历史事实,则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也是不可取的。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5-26 12:28
明末清初,四川确实有过外省移民,这个不能否认,但不是湖北麻城孝感人。
因为麻城县孝感乡这个地名就是子虚乌有的,历史上不存在这个行政编制。
试想下,移民不是被拐儿童,作为成年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家乡地名记不住?
四川的客家人和湘语民就是清初的外省移民后代,他们的语言证明是货真价实的外来者,作为证人,这些四川客家人和湘语民,他们寻根老家后发现家谱记载的地名精确到村名,甚至村子周围的山头、庙宇名称也一一对应。
还有,四川的客家人非常抵制白布缠头,客家人作为真正的外省移民,是接受不了这个习俗
另外,湖北的麻城是江淮官话区,和主流的湖北话不一样。四川是西南官话区,四川有客家话、湘语方言岛,却没有江淮官话方言岛。
本帖最后由 2012 于 2016-5-31 16:10 编辑

古蜀人加湖广麻城孝感移民,羌彝系加百濮系加苗瑶系加淮夷系为主,在加上不同时代各地移民带来的各种民系。
本帖最后由 雄蜂 于 2016-6-1 09:56 编辑
古蜀人加湖广麻城孝感移民,羌彝系加百濮系加苗瑶系加淮夷系为主,在加上不同时代各地移民带来的各种民系。
2012 发表于 2016-5-31 15:56
压根不存在麻城县孝感乡这个地方。
四川的外来移民是清初的客家人、湘语民及各朝各代到四川当官的、经商的、流放的外省人。
M117在四川含量只有4%左右,在外省是16%左右,证明所有这些外来移民人数加起来也不足以颠覆性改变四川的人口成分。
就算四川土著m117零含量,四川的M117全部来自外省移民,由于m117在外省汉族广布且均匀,从16%稀释到4%,外省移民也就占现代四川人血统的1/4。
压根不存在麻城县孝感乡这个地方。
四川的外来移民是清初的客家人、湘语民及各朝各代到四川当官的、经商的、流放的外省人。
M117在四川含量只有4%左右,在外省是16%左右,证明所有这些外来移民人数加起来也不足以 ...
雄蜂 发表于 2016-6-1 09:46
关键不在于是否存在这个“麻城县孝感乡这个地方”,关键在于当时是否存在移民。过去的移民,大多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农民,他们的后代也只能选择一个标志性的物体来纪念或缅怀。如果移民势力比较大,肯定会影响到原有的土著居民的认同,最终导致那个地方的人群都成了“移民后裔”,这就是所谓的文化传播吧。

比如北方的“大槐树”移民传说。就在明初大规模移民之前,实质上山西的人口并不是很多,约400多万,与河北、河南人口相当,远少于山东的500多万人。但经过这次移民,豫、冀、鲁的大部分人都成了“大槐树移民”,甚至陕西、甘肃都有相当部分的人声称也是“大槐树移民”。呵呵!
37# 鹧鸪天
为什么说客家话的、说湘语的,到了四川,都能把老家的地名准确无误的记下来?
至于什么大槐树、珠玑巷、筷子巷等,和麻城孝感乡一样,仅仅是传说,而已。
哪里有什么大槐树移民,山西人和中原人、河北人、山东人的长相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本帖最后由 雄蜂 于 2016-6-2 13:29 编辑
关键不在于是否存在这个“麻城县孝感乡这个地方”,关键在于当时是否存在移民。过去的移民,大多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农民,他们的后代也只能选择一个标志性的物体来纪念或缅怀。如果移民势力比较大,肯定会影响到原 ...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6-2 00:55
麻城县孝感乡这个地名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谈不上那个地方的移民势力大不大。
清初四川确实有外来移民,他们就是家谱记载准确无误的客家人和湘语民,至于占四川绝大多数的麻城县孝感乡那批人,其实是土著。
再没文化的成年人,不会记不清自己的家乡名称,除非是白痴。
有种可能是,一个铁岭的乡下人到了北京,对外宣称自己是沈阳人或大城市铁岭人,但绝不会说自己是铁岭市沈阳乡人。
1

评分次数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