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万叶集里的韩语诗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8 23:40
你是语言学者
对于万叶集中古韩语的存在  我们根据日本汉字来自五世纪的百济人 百济人在古坟时代以后一直在倭国扮演上流社会人群等事实来分析 日本前半时期的历史中 来自半岛西南地区的人 把他们的汉字 他们的语言(韩语)他们的书写方式(吏读)统统带到了日本 并在和日语的竞争中 最终像贵州的赣系移民那样最终失败  
在汉字进入日本的早期 日本人的语言不仅从汉字音的方面 直接接受了百济音 而且从自身语言本身也有一个 强烈韩化日语和轻微韩化日语的分化 并且他们之间有过长期的正统性竞争 最终随着半岛国家的衰败(或许源自13世纪)  韩化日语被拉下了神坛
这非常类似于半岛的去阿尔泰化 早期半岛三国语有强烈阿尔泰语要素 暗示早期的上流层可能有阿尔泰语族的积极参与 但随着华夏族的进入 华夏化韩语和阿尔泰化韩语 形成了对立的局面 最终阿尔泰失败  韩语得以加速汉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08:32 编辑

关于韵母方面, iə---ə 的对应是有的。  舌中唐 tiət---舌现代 she   加上 d声母的脱落。10德对应 现在的10 jiər 是准确的。  

朝鲜语因为有新罗语和高句丽语两个底层, 虽然是同源关系,但是层次不同。高句丽语的 十=德, 他的d 母没有脱落。 iə---ə变化已经发生。 而朝鲜语因为没有直接继承高句丽语的 十   而是新罗语,所以  韵母没有变化,声母脱落了
----------------------
这个是我在别的帖子中写的一段话 也就是说 在貊语和韩语是方言关系的前提下
在基础数词十上。有一个他两的共同祖先 声母为 d 韵母为iə 还有一个收音节 k 我把他构造为 diəkiə
diəkiə 在汉江以北甚至整个西部地区 都同步衍化为 dəkə 也就是 德
在东部山区走了另一条路 变成了jiəkiə 即韵母没变 声母变了
新罗统一半岛后 受到庆洲音的影响 汉江以北同样发生了d母脱落  在二种历记载的高丽初期开城数词中以ezo的形态出现
高丽时期发生单音节话 以及清音浊化 jəkə变成jəhə。再变成jər 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从这个例子中可以观察 那些过去韩语中也存在但是现在只在日语中存在的同源词  很可能也有大量不是因为来自两个不同来源 满语中也存在一些对应中古韩语词原型的词 如果这个词明天从韩语中消失 那么它难道就会变成韩语向满语借用的词了么 显然不能 我们只能说这是韩满同源词
平安道方言一共有8个元音:이、에、애、으、어、아、우和오。其中,比其他方言的어,平安道方言的어听起来更接近后元音오。子音体系和中部方言差不多,ㅈ和ㅊ等表现为口盖音,与中部方言的齿龈音一点不同。在这种方言中,根据元音长短,单词意思会不同。平安道方言、中部方言和全罗道方言都有这种长短元音之分。双元音위、왜、워和와等大致表现为随原来的音的读法,而야,여,요和유等变读为아、어、오和우,如차포[차표,车票]。中部方言的외 가 왜对应特别。의大体上在第一音节中读으,第二音节后读이,如흐생[희생,牺牲],홰이[회의,会议]。
西北方言中,不仅'ㄷ',而且第一音节的'ㄱ'和 'ㅎ'也不会进行口盖音化(뎡거댱[정거장,停车场]·기름[油]·힘[力])。另外,在'ㅅ·ㅈ·ㅊ'后面也不会发生前舌高元音化(승겁다[싱겁다,平淡])。词头的'ㄴ'在'이·야·여·요·유·에'等元音或半元音 'y' 前面,不发生脱落(닐굽[일곱,七])。汉字词词头的'ㄹ'发成'ㄴ'(뉴행[유행,流行], 노동[劳动])。
在用言的活用中都可以看到'ㄷ'、'ㅂ'和'ㅅ'的不规则变化。只是'듣다'这单词进行'ㄷ'的规则变化,这点是这种方言的特征之一(듣다·드드니[들으니,听,因为听])。与'ㄹ'有关的双收音中,'ㄱ'或'ㅂ'会脱落(흘[흙,泥]·발찌만[밟지만,虽然踩踏]·널따[넓다,宽])。
关于这种方言的主格助词,前一词的词末的音,是辅音或元音的时候用'-이',但以元音结尾的体言词干后有时也用'-레',如(바다이[바다가,大海]·내레[내가,我])。共格助词不论有没收音,一律用'-과',如(친구과[친구와,和朋友])。这种方言还有些特征性的语尾,如过去时制的先语末语尾为'-뎃-·-드렛-',未来时制的先语末语尾为'-갓-',尊敬阶陈述式总结语尾为 '-(슴)무다·-(소)와요·-(사)와요'·'-왜다·-쉐다·-쉬다·-수다',命令式终结语尾为'-라요',共动式终结语尾为'-ㅂ세다·-ㅂ수다',对等阶的陈述式总结语尾为'-슴매·-구레',对下阶的疑问式终结语尾为'-안·-언'等。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10:59 编辑

http://m.doc88.com/p-1857103453374.html 这个材料总结的很好 大力等人应该会很轻松看懂 我重新修正我的观点 我也明白了为何我祖辈发音和我有些差异了 延边话是六镇话和咸北话的融合体 其中咸北话的成分更大 并且逐渐形成以咸北话为主淘汰六镇话的局面 因此我的延边话实际是咸北话了 而我祖祖籍在六镇 所以他们说六镇话 当然就和我有差异了  (我是被同化一代)这个根据自己家族的祖籍而定 虽然不知 六镇系和咸北咸哪个人数更多 但是咸北化的趋势来看 可能咸北系更多
而且通过学习我发现方言之间的关系真的没那么简单 往往印象流的东西是离真相更远的 学习后会发现你曾经以为比较远的方言之间其实也有很多你没发现的相似处 甚至其中还有排他性的
但是这个作者还是因限于局限性和对中古韩语语法的不够了解 在语法的差异性方面说错了 没有指出咸北方言中最具特色的中世语法 我将会以后在这里说明
会宁就在延边对面 鄂多里城据说在龙井市汗王山 也有人说鄂多里城是敖东城
斡多里部应该和鄂多里城对应的吧
延边话里的中世语法
영워이  없어  못 지게   노력해야 되지。要努力让他永远不消失才行
永远的消失 无法形成 努力做才 可以 (延边话)
영원히 없어지지 않도록 노력해야 되지
永远的消失形成不能  努力做才 可以  (普通话

어딜 떠 못 나구   여기서  한닐 살았지。哪里都没走成 就在这里活了一辈子
哪里离无法形成 在这里 一生 活了 (延边话
어디로 못 떠나고 여기서 한평생을 살았지
哪里无法离形成 在这里 一生    活了 (普通话

소르  정심 모시르  줬소?  给牛中午饭了么?
把牛 中午 把饭。 给了嘛?(延边
소에게 점심 여물을 주었소?
向牛 中午  把饭   给了嘛?(普通话
庆尚道方言几点语音特征
1)有声调,但不区别长短元音。
2)元音个数是韩语诸方言中最少的。
方言中没有单元音ㅚ和ㅟ,也没有复元音ㅢ,ㅙ,ㅞ等。如:标准语中的외국,궤짝在庆尚道方言中读成[에국],[게짝];위장和쥐读成[이장],[지];의논读成[으논];왜读成[와]。复元音ㅘ和ㅝ在辅音后面变为单元音,如:과자[가자]、꿩[꽁]、국화[구카]。复元音ㅑ,ㅕ,ㅛ,ㅠ在辅音后读成单元音,如:병[벵],표[포]
3)紧音ㅆ读成松音ㅅ,如:쌀[살]
4)语尾和某些惯用型的读音特征
합니다, 합시다中的다读成더;합니까中的까读成꺼。
回答是或否问题时,疑问词尾常用以ㅏ结尾的词,如:비 오나?/이기 집이가?
特殊疑问句中词尾疑问词常以ㅗ结尾,如:어데 가노?/ 이거 누 책이고?
表示引用的惯用型”-고, -ㅏ”减缩成[카],如:뭐라카노?=뭐라고 하느냐? -려고 하-减缩成[락카],如:갈락칸다=가려고 한다。

这里作者没有概括全。延边话和庆尚道话在上述四项中 吻合的是前两条 后两条不对应
共享很多相同词汇主要是因为可以更方便的通过东海海岸线走动交流
虽然李成桂自称把边界推到图们江,但是显然李朝疆域推到图们江是在六镇设置以后,六镇方言的出现自然也是在六镇设置以后,即世宗时期以后。
朝鲜语分期是怎么划分的?比如中古是从什么时期到什么时期?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5-9 19:40
10世纪初高丽建国到16世纪末壬辰倭乱结束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21:32 编辑

壬辰倭乱后 韩语的[ ɒ ], 这个音在除济州岛方言之外的所有方言中消失导致了一系列的变化 从而开启了近代韩语的序幕原本他作为阳元音是和阴元音w (斯的韵母)是对称的 他的消失破坏了韩语本来工整的元音和谐率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21:46 编辑

他是一个点 -  被称为下部阿韵 现在的阿是上部阿如呑字中聲  舌縮而聲深 天開於子也 形之圓 象乎天也


还有一个声母 1465停止使用 ㆆ 他是专门为了发汉语影母字的 因为汉字词T尾入声变成了R尾儿化音 所以为了还原 所以在r 的后面添加成  ㅭ 这样
我一直觉得朝鲜语听起来很奇怪,很难听清朝鲜语的发音,而日语发音听起来就比较清晰。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22:34 编辑

中世朝鲜语的登场和前者的不同点是 10世纪以后 清音 b  d s z g 衍生出了 重音 bb dd  ss zz gg 这个类似于浊音吧   声调的登场 随着中世韩语落幕 声调也开始消失 目前东部方言还有声调  单音节化的形成和伴随着双头复辅音的出现 入声的确立使得之前无入声体系 开音节为主的语言 完全变成了闭音节为主的语言
双头复辅音随着中世韩语落幕而逐渐消失了 目前还没有完全消失 但作为头音是不存在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22:25 编辑

10世纪之前的朝鲜语中 存在 破音和清音的对立
清音 g   d    b   s   z(z在中世后出现)
破音 k   t     p   c
重音 gg dd   bb ss  zz(重音在中世后出现)

中世摩擦音 ‘ㅸ’[β], ‘ㅿ’[z], ‘ㅇ’[ɦ]이 在前世发音是 b s g
单元音和中世一样是七个  其中上面提到的那个点 下部阿 在当时的发音是ɔ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22:57 编辑
我一直觉得朝鲜语听起来很奇怪,很难听清朝鲜语的发音,而日语发音听起来就比较清晰。
帝王之泪 发表于 2015-5-9 21:54
我自己的猜测是 开音节无入声语言硬是变异成闭音节入声语的原因 而且 清音浊化失败  音不够重不够脆  我们反而听汉语的感觉是每个音都好硬 都是要用韩语的重音读
说错了 韩语清音浊化成功了 头音不浊但是第二音节会变浊 kyokua会变成kyoggua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5-9 23:10 编辑

我发现汉语的清音包括了破音 我所说的韩语清音是不包括破音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翻译那个韩语名词 字面含义是 柔弱音 对应的重音叫强硬音
汉语好像也没有破音这个叫法 我所说的破音是 k t p
说错了 韩语清音浊化成功了 头音不浊但是第二音节会 ...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5-9 22:31 半岛南北方的常染有多远,请问
石景山地铁 发表于 2015-5-9 23:17
半岛人混合的很均匀 常染色体之间的距离很近 呈现一个整体 从这一个层面来说 秽貊人和韩人差那么多直到8世纪才开始融合这句话也是被打脸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