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如果祖先追溯到刘宋,那么Y-STR会表现得比后唐人孔仁玉为祖的内孔散一些,M120如Y-STR更散,那么更符合外孔特征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宋朝建立后,孔仁玉的后裔均同居於孔庙内,称为「内院」,世称「真孔」、「内孔」或「内院孔」。孔末后代则称为「外院」,世称「伪孔」、「外孔」或「外院孔」。孔仁玉有曾孙十一人,其中三人无嗣,一人后嗣失考,一人传一代而绝,一人的后裔外迁,这样只有五家的后裔定居於曲阜,后人便按著五位祖先的职衔称作「五位」,即袭封位(嫡长)、中散位、侍郎位、中舍位、博士位。外孔见内孔都受到朝廷优待,也仿照内孔将其子孙分为五系,称为五院,分别是宅上院,为小薛社民;洙泗院,为张阳社民;驾部院,为西隅社民;文登院,为东忠社民;三传院,为西忠社民;合族与孔子后裔「为难」。之后,外孔与内孔矛盾不断,甚至继续引发了仇杀。
内孔五位,外孔五院,基本上算是曲阜孔姓势均力敌的两股势力,而且两支仇斗千年。
记得09年去曲阜的时候和一位当地的老乡攀谈,说道内外孔的斗争,我问老乡,内孔有朝廷的扶持而且代代做官,怎么还会被外孔欺负,老乡说内孔人丁少,外孔比较能生,势力比较大。
一般认为明代是内孔人口增殖最快的时期,而之前经历了孔末之乱,又经历了靖康之难,以及金末战乱,孔氏人口增殖并不快。元代前期留居曲阜的内孔只有二十家。而到了明清,时局较为稳定,内孔发展为六十户,人丁繁盛,这也不难理解,孔氏在当时是享有一定特权的,难解的是为什么外孔也如此兴盛
看来很可能在明代的时候,曲阜孔氏人丁增加,因此鉴别内孔外孔困难,部分外孔可能成功混入内孔,因为以前人丁稀少,好鉴别。人丁增加,鉴别就困难了。而孔氏在纳赋,差役方面的特权让他们也有了更好发展
1

评分次数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实际本研究是有能力区分内外孔的,公安刑侦系统的是有明确的样本所在村镇信息的。
作者在文中说孔子后裔应该在曲阜孔氏中占多数
很有可能是内孔中两种成分都有,公布起来为难而已,如“孔子后裔占多数”应该还是C3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不是不能搞清楚,而是牵扯一些隐私问题。比如有人怀疑孔仁玉系张氏子孙冒认,实际孔仁玉的外公家的村子(张王村)现在还在,并且使用孔姓字辈。刑侦的只要调一下张王村的使用孔氏字辈张姓的样本对比即可。
这个文章的发表不是说之前复旦还是顶着压力的嘛
目前的问题是:
1,孔仁玉是否是圣裔,抑或张氏伪冒
2,外孔是否真伪,抑或外孔非伪,只是以前孔氏疏支。这个目前看来应该是真伪,因为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两种单倍群出现,何况朝廷也不会无缘无故断外孔为伪
3,内孔的类型是不是多种多样,不利于敦宗睦族。最重要的是内孔中外孔的类型占多大比例。外孔中内孔类型占多大比例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目前的问题是:
1,孔仁玉是否是圣裔,抑或张氏伪冒
2,外孔是否真伪,抑或外孔非伪,只是以前孔氏疏支。这个目前看来应该是真伪,因为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两种单倍群出现,何况朝廷也不会无缘无故断外孔为伪
3,内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6-27 22:38
孔子的DNA应该是O2*。
曲阜外孔实际并不是以孔末子孙为主(孔末被查处后未殃及子孙),主要是以孔末的先祖孔景(刘景)的后代为主,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孔末的子孙。查了下我手里的山东刘姓数据,与曲阜孔氏M217簇最近的是差2步,与M120最近的是差4步。
内孔二十派六十户
48caa277t82203b69a1bf&690.jpg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虽然很厌恶孔庆东,但是不因人废言,他讲的孔家历史还是很有意思的
http://wenshi.dzwww.com/qilulish ... 110916_6645562.html
一、 四支五位与二十派六十户
  从中兴祖43代孔仁玉之后,孔门繁衍速度加快。
  孔仁玉有四个儿子:孔宜、孔宪、孔冕、孔勖,后人称为“四支”, 仿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四大野战军也。
  这四支传到46代,变成八支。传到53代,减少到五支。孔府把 这五支,称为“五位”。依照族长官职,分别是袭封位、中散位、侍郎位、中舍位、博士位。
  这五家定居曲阜者,共有兄弟61人,其中20个是传人,于是,就以这20人,分出了二十派。袭封位的6派,都是长支孔宜的后代;其余4位的14派,都是第4支孔勖的后代。孔宪、孔冕,都只传到了第3代。二十派中的第一派,当然就是“衍圣公派”,或者叫“圣人派”。
  二十派传到第56代,已经是明朝。朱元璋以及此后的皇帝,对孔门越来越重视,优待规格已经高到了令孔氏后人不好意思的地步。简单地说,就是孔子嫡传后人,什么也不用干,只要一心读圣贤之书,就高官厚禄,应有尽有。孔门毫无生活之忧,自然人口增长迅速。二十派已经不好管理,于是合族公议,在二十派的基础上,又划分出六十户。其中有八派只有一户,五派有两户,一派三户,三派四户,第十派有七户,而第一派和第十七派,都有十户。
  这里只说衍圣公的第一派,包括大宗户、临沂户、孟村户、道沟户、滕阳户、旧县户、终吉户、蔡庄户、戴庄户、栗园户。庆东便属于第一派的第一户——“大宗户”,即中兴祖孔仁玉后代四支的“长支”中的“袭封位”的圣人派最最核心的一脉。我们大宗户的长辈平时就简单自称为:圣人户。这在传统社会里是非常荣耀的,而在现代社会里,就看自己如何正确对待了。我的祖父说到此事,是比较自豪的。我的父亲说到此事,也有点自豪,但那自豪并非由于他本人是圣人后裔,而是他比别人多拥有一份知识,可以给人上课所带来的。我本人则不但没有自豪,反觉多了一份负担。我就喜欢我祖辈是有点文化的农民、父母是比较有文化的工人、而且父亲还当过兵,这样的出身是最最理想的,此外的一切“祖荫”,我都觉得不过是宗庙里的冷猪肉也。
  孔氏族谱,并非从孔子便有,而是后世逐渐积累完善起来的。宋代以前比较随便,到了北宋,孔子第46代孙孔宗翰创修正式族谱,刊装分藏。到第51代衍圣公孔元措,有感于孔门族谱不够完整,遂主持修纂《孔氏祖庭广记》。在前代家谱的基础上,广搜古籍,详考细订,凡孔氏“祖庭事迹、林庙族世、古今名号、典礼沿革之始末,并列于篇,粲然完备”,成为一部人类文化史上的无价之宝。单从印刷科技的角度看,也是一部极其完美的元刻本,举世罕见。而确定了六十户之后,孔氏家谱进入了科学管理时期,从第56代到第77代,辈分、姓名、人数、是否移居外地,都记载得非常详细。清朝乾隆年间,孔家入谱的在世者为2万多人,其中大宗户1600余人。到咸丰年间,60户已经“丁满四万”。此后的百年间,中华民族灾祸连绵,孔氏人口一直徘徊在5万左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托毛主席共产党的福,虽然道路也有曲折,但人民生活总的趋势是越来越好,孔氏人口不断翻番,现在仅曲阜一地,孔氏人口就10余万。本次修谱,在大量漏报的情况下,人数已近300万。
  孔氏族人从45代起,开始订立行辈,即每一代人的名字中,统一使用一个相同的字或者偏旁部首,作为辈分的标识。这个行辈,开始不太严格,跟其他姓氏的家族差不多。以后越来越严。到了新中国,又开始宽缓,因为无论马列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把行辈看做是一种“封建礼教”的束缚也。现在到处鼓吹国学热,于是一些没有按照行辈取名字的,又恢复了行辈。庆东看待此事,主张一视同仁,各随其便也。现在人取名,过分求雅,反而显得俗。回想当初圣人,随便取个鲤鱼螃蟹啥的,不禁令人神往。
  最早严格实行的孔氏行辈,是明太祖朱元璋颁赐的,共十个字: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到了清朝,为了避讳雍正的名字胤禛,把“胤”改成了“衍”,为了避讳乾隆的名字弘历,把“弘”改成了“宏”。这十个字从第56代衍圣公孔希学开始使用,接下去是孔讷、孔公鉴、孔彦缙、孔承庆……到了明崇祯二年(1629年),衍圣公已经用完了这十个字,正好明朝也从第一个皇帝到了最后一个皇帝。65代衍圣公孔胤植上奏朝廷,又颁布了十个字: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我孔庆东的这个“庆”,就是崇祯那时候定下的,并非是我父母巴结共产党和新中国故意取的,请无事生非的大小汉奸们再次注意也。
  可是衍圣公用完了这十个字,清朝还没结束。因为衍圣公他们家总是长子长孙地传代,辈分传得快,同时辈分也越来越小。这个道理很多人弄不懂,我再解释一下。比如一家有4个儿子,当老四出生时,老大可能也生了个儿子。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辈分却差了一辈。辈分小的那个继续做衍圣公,这个衍圣公的大儿子,可能要比老四的四儿子,大20岁。至此,就已经出现了年纪与辈分颠倒的问题。那么一个世纪下来,就可能差出两三辈。行辈的规定,本来有其科学性合理性,但范围扩大到上百万人时,就会在现实生活里发生很多尴尬。比如庆东回山东老家时,遇到白发苍苍的同姓老者,彼此先叙辈分,一般都是庆东辈大,结果就是老者恭恭敬敬给我鞠躬,并口称“爷爷”、“老爷爷”。这让受现代教育长大、执教于现代高等学府的庆东很不好意思。我觉得还是老祖宗规定得好,五代之外就不再论亲,既讲了伦理,又尊重了现实,合乎中庸之道也。
  接着说衍圣公他们家用完了第二批行辈,到了清同治二年(1863年),第75代衍圣公孔祥珂报请皇帝批准,又立了十个字: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因为一个世纪顶多有四五辈人,所以这十个字,到现在才用了一半。如果不是孔家的人,不用全记,只需要记住中间的10个字:“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就可以了,因为现今存世者,95%超不出这十辈。比“昭”字辈还大的“广”字辈甚至“继”字辈,很少遇到,姓孟的和姓曾的人中稍多些,例如孟广禄、孟广美、曾继泽等,因为“孔孟颜曾”四姓,后来一起排这个行辈也。
  还有一种简便的名人记忆法,就是先记住“孔庆东”,是孔子的73代后人。74代是模范干部孔繁森,75代是一代财阀孔祥熙,76代是世界冠军孔令辉,77代是末代衍圣公孔德成。庆繁祥令德,这五辈肯定占了21世纪所能遇到的孔姓之人中的绝大部分。
  其实孔氏行辈还有20个字,是1919年76代衍圣公孔令贻向中华民国内务部核准,备案续立的:建道敦安定,懋修肇彝常,裕文焕景瑞,永锡世绪昌。这20个字至少要到22世纪才能起用,不知道孔令贻为什么这般着急,早早定下了400年的行辈。从非常吉祥的字面中,可以看出某种传承的担忧。一个体制一旦过分形式化,其实就意味着生命力的衰退也。正像马克思不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一样,孔子会赞同这种种体制化的孔氏法规吗?
  从文化史的角度来看,明朝清朝这四百多年间,孔门人口激增,但涌现的人才数量却似乎不及前代也。好在质量还算上佳,最著名者有二。一个是《桃花扇》的作者孔尚任,他是孔子64代孙。一个是朴学大师孔广森,孔子70代孙,按辈分是我的曾祖。这两人的辉煌成就,放在中华5千年的历史中,也是一流的。
  遗憾的是,在孔子受到最隆重的礼遇,举国上下顶礼膜拜的明清时期,孔家内部却发生了很多争权夺利的事情,甚至衍圣公骄横跋扈,闹得民怨激愤,太不像话,乾隆皇帝不得不痛下决心、予以惩罚。孔府依仗权势,在朝廷赐予的特权之外滥施刑罚,欺压平民百姓甚至打死人不偿命的事情,多次发生。正因为脱离了人民群众,所以批林批孔那样的运动虽然在学术界搞不下去,但却得到了不少底层民众的支持。老百姓或者红卫兵砸烂“仁义道德”的牌匾,并非是他们反对“仁义道德”,而是反对高举着“仁义道德”的吃人权贵。维护真实存在的人权而不是维护空虚的概念和法统,这才是真正继承了孔夫子的精神。在一片喧嚣闹嚷嚷弘扬传统文化的今天,这是非常值得记取的。孔子的伟大,是他个人的修养和毕生奋斗的结果。后人无尺寸之功,倘若再不修德,利用民众和政府对祖先的崇敬之情,谋取个人私利,那就既对不起祖先,也毁了自己。所以每逢祭孔之类场合,庆东皆警惕自省。吾祖奔波讲学一世,本为救民于水火,非为吃那几口冷猪肉也。借孔学为虎皮者,非真心尊孔爱孔也。为圣人讳、为孔门粉饰、或者独尊儒术、或者把孔子的话讲成“一句顶一万句”,都是害孔毁孔、杀孔灭孔也。百年以来孔子的真正知音,只有鲁迅毛泽东两位,其他学者英豪,顶多不过是盲人摸象,得其一鼻一尾,便可设坛士林。至于宵小之辈,无知狂吠,又何足与之论哉!
  二、 从衍圣公到我
  前边眼花缭乱清理了一个大概,最后说说我作为一个生命个体,
  在孔氏长河中的位置吧。
  孔门六十户的第一户,也就是天下第一户,叫大宗户。大宗户的
  第一代1 人,是56代衍圣公孔希学。明太祖朱元璋给予他相当于宰相的待遇。朱元璋对他说:“尔其领袖世儒,益展圣道之用于当世,以副朕之至望。”可以说孔府向朝廷要什么,朱元璋就给什么。因为那个时候的孔府,就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大学”加上“中共中央党校”也。
  孔希学有一个儿子孔讷,字言伯,是57代衍圣公。朱元璋亲自主持了孔讷的授爵仪式。为了让衍圣公集中精力于祭祀圣人、研究学问,朱元璋不再让衍圣公兼任曲阜县令。改命族人孔希大为曲阜世袭知县。孔讷每年进京朝见,皇帝都高规格接待。废除丞相之后,令衍圣公班列文臣之首,品秩为正一品。史载孔讷身材魁梧,为人厚重,乐善好施,博学多才。但朱元璋笼络孔希学、孔讷父子两代衍圣公,目的不是用他们来治国,而只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号召也。
  孔讷有三个儿子:孔公鉴、孔公铎,孔公镗。都住在曲阜。其中长子孔公鉴是58代衍圣公,我则是孔公鉴的三弟孔公镗这一支的后代。所以我说自己是孔子“直系传人”,而不是“嫡系传人”,以免外界误会。因为最嫡系的,是衍圣公孔德成他们家。也就是说,从我的58代祖开始,我这一支虽然是大宗户,但不是衍圣公了。
  我的58代祖孔公镗不是衍圣公,他做过曲阜县令。因为58代衍圣公孔公鉴23岁就去世了, 59代衍圣公孔彦缙袭爵时,年纪比较小,在宗族管理和宗庙祭祀等方面没有经验,就向孔公镗请教。
  孔公镗有3个儿子,彦绍、彦纬、彦綋。孔彦绍是我的59代祖。往下五六代,说起来就有点繁琐了,请读者朋友稍微耐心一下下。
  孔彦绍有5个儿子,承贤、承德、承敏、承睿、承习。孔承敏是我的60代祖。
  60代的孔承贤有3个儿子,宏郁、宏器、宏载。孔承敏有4个儿子,宏上、宏得、宏泗、宏政。孔宏上是我的61代祖。
  孔宏上有3个儿子,闻宝、闻实、闻字。孔闻字是我的62代祖。
  孔闻字有 5个儿子:贞仁、贞义、贞礼、贞智、贞全。孔贞智是我的63代祖。
  孔贞智有1个儿子叫孔尚举,跟孔尚任同辈,是我的64代祖。
  孔尚举有3个儿子,衍位、衍良、衍立。孔衍良是我的65代祖。我的祖先至此都住在曲阜。也就是说,二百多年以前,我的祖先在曲阜。
  孔衍良有1个儿子孔兴来,是我的66代祖。现在杭州萧山有个“孔兴来水果店”,那跟我的祖先没关系,是自己取的名。
  孔兴来有4个儿子,毓玺、毓铨、毓德、毓祥。他们一家住到了费县薛庄的盘石村。费县就是我的祖籍县,也是孔子及其门徒当年活动的主要区域。孔毓祥是我的67代祖。
  大宗户到了67代,人口开始显著增加。孔毓祥有两个儿子,孔传文和孔传武,都住到了费县张庄的店子村,这就是我小时候回去住过的我祖父和我父亲的家。我们家定居到店子,大约一百五十年了。孔传文是我的68代祖,即五世祖。
  孔传文有二子,继良和继成。孔继成是我的69代祖,即高祖父。说到这里,有件事需要辨别一下。
  1974年批林批孔时,曲阜鲁源村有一位老贫农孔昭坤控诉说,他的祖父孔继成,1894年的一天,在离尼山半里多远的自家地里挖出一块石头,孔府便以破坏“圣门风水”的罪名,将他关押毒打一个多月。家里卖了仅有的五亩地,才把人赎出来,但已经皮包骨头,不久就死了。奶奶又气又恨,得了重病不久也死了。爹爹只好给地主去扛大活,吃不饱穿不暖,活活累死了。“我娘只好领着我们出外逃荒,要了整整十二年饭,大姐十岁就给人当了童养媳,二姐七岁也卖给人家,至今也不知道下落。”这位孔昭坤爷爷所说的孔继成,不是我的高祖父,应该是另一位重名者。庆东在大宗户的“昭”字辈里,没有查到“孔昭坤”的名字,而我的高祖父孔继成的3支后人里,也没有“孔昭坤”。所以,那位冤死的孔继成祖爷爷,应该是其他支系的,或者是赐姓的。不论孔昭坤的控诉是否包含夸张的成分,同名的孔继成而拥有不同的命运,这确实印证了那句老话:“亲不亲,阶级分”。
  高祖父孔继成有3个儿子,广田、广增、广聚。长子孔广田,就是我的曾祖父。名叫孔广田的人不少,有些还是名人,看来这个名字比较吉利也。
  到了70代孔广田这一辈,临沂地区的大宗户已经有81位传人。孔广田有4个儿子,昭礼、昭海、昭清、昭修,这是71代。其中长子孔昭礼,就是我的祖父,谱中写着他住在南张庄乡店子村。我小时候回老家店子,见过四爷爷孔昭修。二爷爷和三爷爷,就没见过了。孔氏族谱从70代以后,载入了女儿,由此可见社会的进步。名叫孔昭礼的也有一些名人,小时候祖父住在我家,我管他叫“孔笊篱”,我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特别好,因为笊篱,就是捞饺子吃的。
  在大宗户的165位71代传人里,还有一位跟我祖父重名的孔昭礼爷爷,是67代孔毓玺的后人,谱里注明迁往外地了。可见孔门取名之法是存在缺陷的,不到200人里,重名的达数起,其中叫“孔昭明”者竟然多达十人。不要以为大宗户就一定文化水平很高啊。
  我祖父孔昭礼有一子一女,分别叫孔宪知、孔宪珍。
  72代有397位传人,其中我父亲孔宪知的名下,写着他妻子和一子一女的名字。我姑姑孔宪珍的名下,写着我姑父的名字李恩普。本次修谱时,我郑重提出建议,女儿的孩子可以不入谱,但女儿的丈夫,还是写上为好。我的那些堂叔、堂姑的名字,也在我父亲的旁边。宪银、宪梓、宪兰、宪海等,看着都很亲切。但有些我不敢认,因为怕重名。有位姑姑叫宪侠,好名字也。我的父亲孔宪知,后来改名宪之,他的事迹,可以参见我的《想念父亲》、《跟父亲蹲牛棚》、《父亲的胸怀》、《这样咕嘟多少年》等文章。
  73代就是我这一代了,有607个传人。其中叫庆东的除我之外,还有一男一女。全国范围名叫孔庆东的,光是“名人”就不止5个,看来这是个好名字也。有趣的是,叫孔庆侠的有4人,而且全是女的。我们大宗户的孔门女子,竟然这般喜欢“侠”字,看来我讲的“儒侠精神”,不但有学术上的根据,而且早已深深扎根于民众了。
  74代就是我儿子的这一代“繁”字辈,传人达到了1228人。75代祥字辈,1507人。76代令字辈,开始下降,991人,这说明令字辈,是目前孔氏生育的主力。到 77代德字辈,突然降到292人,这说明德字辈大多数还是小孩。78代维字辈,有106人。79代垂字辈,有31人,其中 3人住黑龙江,2人住吉林,2人住甘肃。
  从56代衍圣公孔希学,到79代垂字辈,临沂地区大宗户的传人共5000余人,加上配偶是一万多。这肯定不是全部,因为临沂地区是孔子后人最集中的地区。庆东根据续谱工作的进程和实际了解到的情况综合估计,至少有10%的遗漏。由于现在人口流动频繁,社会板块破碎,许多身居各地的孔姓之人都跟家族失去了联系,甚至根本不知道续谱这件事。有些人知道了,但是不了解续谱的意义,对此不感兴趣,不愿入谱,工作人员也无可奈何。其实倘若由政府来主持这项工作,设计一个高效率的程序,根据民政部公安部电脑里的户口身份证等个人信息,自动生成一份基本族谱,应该是非常简单的。希望有一天,能够把那些遗漏补全吧。
  现在把庆东一百多代祖先的脉络,按照远疏近详的原则,选40人,画一个简单的世系图。
   黄帝(始祖)——契(商祖)——汤(建商)——微仲衍(宋公)——弗父何(宋卿)——孔父嘉(孔氏祖)——叔梁纥(孔子父亲)——孔子(圣祖)——孔鲤(庭训)——孔伋(述圣)——孔谦(魏相)——孔腾(奉祀君)——孔霸(关内侯)——孔羡(宗圣侯)——孔灵珍(崇圣侯)——孔光嗣(失爵)——孔仁玉(中兴祖)——孔宜(长支)——孔圣佑(衍圣公)——孔端操(北宗)——孔元措(《祖庭广记》)——孔思晦(圣裔)——孔希学(大宗户)——孔讷(文臣之首)——孔公镗(曲阜令)——孔彦绍——孔承敏——孔宏上——孔闻字——孔贞智——孔尚举——孔衍良(住曲阜)——孔兴来(到费县)——孔毓祥(住薛庄)——孔传文(五世祖到店子)——孔继成(高祖)——孔广田(曾祖)——孔昭礼(祖父)——孔宪知(父亲)——孔庆东(本人)
  天下孔姓是一家,从文化学的意义上说,我很赞同。但要叙辈分,讲尊卑的话,我有一个改良主义的建议,就是“五服”之外,可以不论。以庆东为例,凡是我的五世祖孔传文的孔姓后人,我们彼此可以严格论亲。出此之外,就不必那么严格,由当事人根据具体情况自己决定。例如孔传武或者孔贞仁的某位后人,现在90多岁,比我小两辈,要是喊我爷爷,实在不大合适。孔门最最嫡系的是衍圣公一家,而他们家辈分最小,现任奉祀官孔垂长是79代,比我小6辈,彼此还是以先生、老师、教授之类称呼比较得体。至于更远的孔姓之人,做到彼此不通婚就行了。倘若说是黄帝的后代或者商汤的后代,便都认起亲来,那大半个中国就乱套了。家谱毕竟不是国谱,家谱科学完备,礼法宽严有度,则家族的荣耀与国族的利益,就能够结合得更紧密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C3在山东较为常见,应是土著,Q1a古DNA已经证明,来自北方。商人主要有东北(或北方)起源、山东起源两种说法。居儒家文献,孔子出自子姓,而且孔氏祖居地又两种类型都有,很巧合。无论哪种是孔子类型,起码能将商人起源地缩小到两个地段!个人觉得还是C3为孔氏类型,Q1a为刘氏类型。PS:曲阜孔氏,应不存在全部被替换的可能,而且张氏是孔仁玉的舅家,不太可能用自己孩子替换
按照孔庆东的说法内孔在曲阜十万人,而济宁人口808万人(按男性一半计为404万人),则内孔占总人口的2.5%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仅就当前的考古证据而言,黄河中下游地区出现C的年代晚于Q和N。此区域尚无秦汉之前古dna报道发现C。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按照孔庆东的说法内孔在曲阜十万人,而济宁人口808万人(按男性一半计为404万人),则内孔占总人口的2.5%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6-28 11:32
搜了一下,这里的十余万不是指男丁,应该事包括男女的,查曲阜孔姓总人口是十几万,因此不仅不是男丁,甚至是包括外孔的数量,则曲阜市孔姓包括内外总共也只占济宁人口的1.2%,即使加上济宁其他地方的所有孔氏人口,增加亦应有限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C3在山东较为常见,应是土著,Q1a古DNA已经证明,来自北方。商人主要有东北(或北方)起源、山东起源两种说法。居儒家文献,孔子出自子姓,而且孔氏祖居地又两种类型都有,很巧合。无论哪种是孔子类型,起码能将商人 ...
root 发表于 2015-6-28 11:18
M120当然来自北方(但是这个“来自”不代表晚近历史时期),但是不会来自东北,如商人确系M120,那么充满商文化气息的横北是M120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吉大的古DNA问题多多,根本不能采信,我也不认为商王是M120,是C3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孔家估计不会同意动孔林的,查出孔子的类型也无法推导商王族,因为孔子认爹的过程简直是假的离谱。
孔家估计不会同意动孔林的,查出孔子的类型也无法推导商王族,因为孔子认爹的过程简直是假的离谱。
zh0000 发表于 2015-6-28 12:27
不觉得假,叔梁纥在鲁国又不是什么高门大姓,没有必要攀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