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Population genomics of Bronze Age Eurasia

doi:10.1038/nature14507
Abstract

The Bronze Age of Eurasia (around 3000–1000 BC) was a period of major cultural changes. However, there is debate about whether these changes resulted from the circulation of ideas or from human migrations, potentially also facilitating the spread of languages and certain phenotypic traits. We investigated this by using new, improved methods to sequence low-coverage genomes from 101 ancient humans from across Eurasia. We show that the Bronze Age was a highly dynamic period involving large-scale population migrations and replacements, responsible for shaping major parts of present-day demographic structure in both Europe and Asia. Our findings are consistent with the hypothesized spread of Indo-European languages during the Early Bronze Age. We also demonstrate that light skin pigmentation in Europeans was already present at high frequency in the Bronze Age, but not lactose tolerance, indicating a more recent onset of positive selection on lactose tolerance than previously thought.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522/n7555/full/nature14507.html?WT.ec_id=NATURE-20150611

全文:http://wenku.baidu.com/view/4db02b80eff9aef8951e0608  (审核中)


Ancient DNA steps into the language debate
http://wenku.baidu.com/view/4a392880eff9aef8941e0691 (审核中)
1

评分次数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比较有趣的就是卡拉苏克和阿尔泰的结果了,阿尔泰有J2,两者都有Q1a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今天这网速,nature上荡了一天全文,也没下来。。。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http://www.anthrogenica.com/show ... Bronze-Age-Eurasia-(Allentoft-et-al-2015)
我看了一下该处讨论,大家关注的几点是:
1,颜那亚没有R1a
2,阿凡纳谢沃文化和颜那亚文化关系接近,很可能有许多R1b,然而与阿凡纳谢沃文化关系密切的塔里木古人却测出是R1a(我很怀疑测错了或是某种不可知的原因,塔里木样本有必要重测,并交给另外的机构进行)
3,早期阿尔泰的J2a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http://www.anthrogenica.com/showthread.php?4640-Population-genomics-of-Bronze-Age-Eurasia-(Allentoft-et-al-2015)
我看了一下该处讨论,大家关注的几点是:
1,颜那亚没有R1a
2,阿凡纳谢沃文化和颜那亚文化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5-6-11 21:00
早期阿尔泰的J2a一点也不意外


事实上就是E1b1b也应该出现
听DNA说青铜时代的事儿
Paradoxian 发表于  昨天16:02
在亚欧大陆的青铜时代(距今约3000 ~ 5000年前)期间,人类社会出现了许多重大的社会文化变迁,为当今欧洲和中亚地区人口格局的确立打下了基础。然而,是什么推动了这些变化,学界至今尚无定论——它们到底是因文化的缓慢传播而促生,还是大规模人类迁徙造成的?没人知道。

此前,学者提出的证据皆为考古学或语言学证据,但一项近日发表在《自然》上的研究改写了这一局面。在近百位研究者的共同参与了迄今规模最大的一项古人类DNA研究,试图用欧亚人遗骸中的DNA去还原出青铜时代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变迁。

俄罗斯萨马拉地区一具用赭红色上色的颜那亚人头骨。图片来源:Natalia Shishlina

从基因中窥视历史

“我们的研究是第一次对古人类进行的,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群体基因组研究。我们分析了101个古人类个体的基因组序列数据——这比目前为止测过基因组的史前人类的总数还多出一倍多。”哥本哈根大学地球遗传学中心主任的埃斯克·维勒斯列夫(Eske Willerslev)说,“研究结果表明,现今欧洲人和亚洲人的遗传组成和分布,确立的时间令人惊讶地晚——至今只有几千年而已。”

“我们做这项研究是为了去了解自公元前3000年从乌拉尔(Ural)延伸到斯堪的纳维亚(Scandinavia)的重大经济和社会变动。”论文共同作者、哥德堡大学的考古学家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森(Kristian Kristiansen)介绍道,“此前的新石器农耕文化被全新的家庭、财产和个体观念取而代之了,我和其它一些考古学家认为这是大规模迁移造成的。”

利用最新的分析测序技术,研究者对亚欧大陆各主要青铜时代遗址中的101位古人类遗骸进行了基因组测序分析。结果提示,青铜时代的亚欧大陆的确发生过大规模的人类群体迁徙和变化,这些变化与当时迅速蔓延的社会文化变革相呼应,经过这一系列变化,欧洲和亚洲的人口构成也演变为与今天近似的样子。

青铜时代早期(上)及中、晚期(下)的文化迁移与扩展示意图。Yamnaya,颜那亚文化;Corded Ware Culture:绳纹器文化; Afanasievo:阿凡纳谢沃文化;Sintashta,辛塔什塔文化;Andronovo,安德罗诺沃文化;Okunevo,欧库尼沃文化,Karasuk,卡拉苏克文化。图片来源:
研究论文

青铜时代的人口迁移

在距今约5000年前的青铜时代早期,颜那亚(Yamnaya)文化从高加索山脉的干草原向西迁移至西欧和中欧,另有一小支则迁向了西西伯利亚。在北欧,以新的家庭和财产系统作为社会准则的颜那亚群体,与原住于此的石器时代群体相融合,建立了绳纹器文化(Corded Ware Culture)——自那个时候起,该社群的人类在遗传上就已经与现居于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人相似了。此外,遗传学分析也表明,在青铜时代,欧洲人白皮肤的色素特点就已经很常见。

到了约4000年前,辛塔什塔文化(Sintashta Culture)在高加索地区发展出来,他们精细的新武器和马车随即在欧洲迅速扩散开来。约3800年前,他们扩散到乌拉尔河东和中亚,形成了安德罗诺沃文化(Andronovo Culture)。在青铜时代末,铁器时代伊始,东亚人也进入了中亚。有趣的是,这项研究的结果提示,这两个文化群体当时并未发生在遗传上的融合。欧洲人的基因在这个区域渐渐消失了。

青铜时代的欧洲人还不太能喝鲜奶

此外,这项研究也有一些意外的发现,其中之一便是乳糖耐受能力的演化:今天,大部分欧洲人都有乳糖耐受力,但大部分亚洲人都没有。“先前被广泛接受的假设是,对乳糖的耐受力之所以从巴尔干或者中东地区发展出来,与石器时代放牧的引入相关。”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马丁·西科拉(Martin Sikora)解释道,“但现在我们发现,即便到了青铜时代末,该性状在欧洲人中还依旧比较稀有。”研究者认为,乳糖耐受力可能来自高加索地区的颜那亚牧民,这最终让大部分欧洲人都乳糖耐受的选择发生的时间要比之前预想中要晚很多。

http://www.guokr.com/article/440408/
在青铜时代末,铁器时代伊始,东亚人也进入了中亚。有趣的是,这项研究的结果提示,这两个文化群体当时并未发生在遗传上的融合。欧洲人的基因在这个区域渐渐消失了。
在青铜时代末,铁器时代伊始,东亚人也进入了中亚。有趣的是,这项研究的结果提示,这两个文化群体当时并未发生在遗传上的融合。欧洲人的基因在这个区域渐渐消失了。
guwei0001 发表于 2015-6-15 13:45
,   

       可能当时那些红毛深目的“欧洲毛人”,看到面目清秀的东亚人,感觉自惭形秽,于是主动退避三千公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6-10-15 12:49 编辑
在青铜时代末,铁器时代伊始,东亚人也进入了中亚。有趣的是,这项研究的结果提示,这两个文化群体当时并未发生在遗传上的融合。欧洲人的基因在这个区域渐渐消失了。
guwei0001 发表于 2015-6-15 13:45
The term "Ancient North Eurasian" (ANE) is the name given in genetic literature to an ancestral component that represents descent from the people of the Mal'ta-Buret' culture or a population closely related to them.[3] According to 2016 genomic study, it was found that global maximum of ANE ancestry occurs in modern-day Native Americans, Kets, Nganasans and Yukaghirs.[3]

Genomic study also indicates that the Yamnaya invasion from steppes introduced "Ancient North Eurasian" admixture into Europe.[2][3] "Ancient North Eurasian" genetic component is visible in tests of the Yamnaya people, which makes up 50% of their ancestry.[2] as well as modern-day Europeans (5%-18% ANE admixture), but not of Europeans predating the Bronze Age.[2][3]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目前来看,颜那亚古人当时应该与内亚的Q1a主频人群发生了大规模的交流,可能是以由东向西为主,由此体现为颜那亚获得了为数不菲的ANE血统,而东部的西伯利亚人群却几乎少见来自西部的WHG血统。不过我的这个推测是建立在Y-R1以及R1a是发源于中亚某地,之后因为某个未知的原因而持续西进的假设上(难道是受到西部mt-U女性的吸引?




      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第二种可能,那就是以(y-R1b+mt-U)为主频的青铜时代早期东欧人群,受到了来自东部的中亚R1a主频的游牧民族(原始印欧人群? )的强烈冲击,而这些原始印欧人正好与他们的直系先祖以马尔他以及Gora古人为代表的西伯利亚前辈一样,保持着浓烈高频的ANE成分,之后通过R1b人群把这种成分普遍传给了欧洲高纬度地区,同时输送的还有印欧文化以及乳糖耐受基因。


       上面两种可能,都清楚地显示了在欧亚大陆相当长的一般发展时期,是一个由东向西扩散或征服的发展模式,这个可以从乌斯季辛古人, 罗马尼亚oase古人, 马尔他的ANE成分的西进,后来古印欧大西进,以及历史时期的匈人,保加尔人,突厥人,蒙古人西进事件。


         用一个简单但不是十分准确的术语来描述,那就是一部源自南亚或东南亚的y-K2的中亚后裔人群不断地对西部的y-I和G土著的挤压融合的历史发展史记。 而这种几乎是单方向的扩散模式,间中也会出现一些小逆转,比如说亚历山大所率领的西部人群的东进,不过这仅仅是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两朵小浪花,until 这些西进人群的后裔,终于在几万年之后在西部发明了一种叫科学的东西,这种单方向的扩散史,由此戛然而止。。。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The term "Ancient North Eurasian" (ANE) is the name given in genetic literature to an ancestral component that represents descent from the people of the Mal'ta-Buret' culture or a population closely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10-15 12:43
想问一下  这种人群迁徙运动的态势什么原因造成的?
@imvivi001
想问一下  这种人群迁徙运动的态势什么原因造成的?哈特曼元帅 发表于 2016-10-15 13:22
如果一定要我大胆猜测的话,那我冒昧猜测可能有如下几个原因:
1,欧亚大陆高纬度地区的中部与东部,在农业时代来到之前,古人群的人口密度更大,这是因为最后一批出非洲人群(7万年BP之后,肯定不止一批,我估计其中的一批比较幸运,最终在印度洋沿岸和东南亚站稳了脚跟,成为日后的主流人群),他们主要迁徙路线是沿印度洋海岸线一路向东(太阳崇拜?),于是很快就在南亚沿岸以及东南亚巽它古陆建立了繁荣的根据地,这为日后在气候适宜的时期向北往中亚和北亚地区发展奠定了良好的人口基础;
2,反观欧洲,就缺乏这个基础。首先是中间隔着一个很大的地中海;其次,我怀疑当时依然居住在中东和欧洲的尼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数不少,估计这也是非洲智人从中东大规模北上的一个重大障碍;
3,第三个主要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和人的素质有关。也许当时这批东进古人群经过环境的选择,具有更好的综合素质,这或许也为他们的后裔,在抵达高纬度地区之后,具有更好的竞争优势。

      一些浅见,仅作抛砖引玉。其他的大家来补充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The term "Ancient North Eurasian" (ANE) is the name given in genetic literature to an ancestral component that represents descent from the people of the Mal'ta-Buret' culture or a population closely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10-15 12:43
根据之前颜那亚及印第安古DNA的常染分析来看,相对独立的ANE成分应该是确实存在过的,这一成分所应该是对应着R和Q的共同祖先P所代表的人群。P分化为R和Q后,R的下游支系可能在向东欧到西伯利亚一带扩张的过程得到了WHG的成分,所以颜那亚古人的ANE成分未必与Q单倍群所代表的人群有关,很有可能就是R单倍群自身的原始成分。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之前一篇研究欧洲古DNA的文章来看,欧洲发现的最早的R1b1样本来自14000BP左右的意大利,这个时间是早于农业革命的,所以R1b向欧洲的扩张很可能是伴随末次盛冰期的结束。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R1a及R1b完全扩张前的新石器时代的欧洲古DNA样本中已经存在一定比例的ANE成分。
R1b在欧洲最主要的支系M269的共祖时间为6400年,这一时间的扩张很有可能是与青铜时代相关的,但在此之前,R1b下游的其他支系很有可能在末次盛冰期结束后开始进入中东、欧洲、中亚等不同的地区,而进入中东的支系很有可能也在农业革命时随中东农人进入了欧洲。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欧洲古今-三大成分比例.jpg
2016-10-16 10:09


基本可以看清楚,欧洲人的ANE成分与两大源流有关:西迁的高纬度地区的乌拉尔人以及颜那亚古人(通过corded-ware人群),不过corded-ware人群后期与当地土著高度混合,以至于后来中欧的ANE成分大大降低~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