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用当今语言谱系划分产生的概念去规范古代语言谱系是否一定科学?

当代语言学家把中国语言境内划分为藏缅语族,汉语族,壮侗语系(族),苗瑶语系(族),阿尔泰语系5种类别,这5种类别是根据当今的语言状况进行调查而划分的,是以现代语言的性质和分布格局为标准的。
现在让当代的语言学家穿越回古代(假设是3000年前),对当时东亚的语言状况进行充分的调查(当然得先忘了藏缅,苗瑶这些框架),然后对东亚语言划分谱系,是否还是刚好能划分为这5种类别?而不是划分为4种,6种或者是几十种?
如果穿越语言学家划分出来的语言谱系和当今的语言谱系差异较大,根本无法一一对应(尽管之间有联系)。那么我们能把今天的藏缅壮侗苗瑶汉这些概念加个“古”字直接去描述古代的语言吗?说3000年前壮侗语如何如何?藏缅语如何如何吗?。。。。。。。

打个比方,3000年前的穿越语言学家划分了ABCDEFG7种语言,当代的语言学家只划分了XYZ3种语言,只知道ABCDEFG经过演化和相互影响变成了XYZ,具体演化过程不明,那么能否用“古X语",“古Y语",“古Z语"这样的概念去描述3000年前语言格局?如果能的的话,又以何种标准判断谁是古X语古Y语古Z语?
(类似)孤立语,肯定是相对晚近的产物,汉语侗泰语苗瑶语那种丰富的音调,缺乏词形变化的特点,藏缅语南亚语南岛语是不明显的;但是在基本词汇上显然跟这三者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渊源;不是简单的长期接触可以解释的
签名被屏蔽
似乎有待严格定义
本帖最后由 PaulNg 于 2015-7-6 11:08 编辑

英文「language」的字源从拉丁文「舌 lingua」,透過法文「langage」成字。

英文「tongue」其實跟「舌 lingua」在字源上很容易連結。

「語言」沒有文字紀錄,但是卻可以透過科學性的邏輯回推,從史前的工程殘留看出一些一個人不能獨自完成的工作,反映出語言的出現。

從殘留的證據中,我們可以看出中文是一套以人為本的視符系統。

人,作為肢體語言的主角。

人是表形,鬼是人的前身,也是死後的變身。所以中文的「殘骨.歹」就成為「支離破碎」的文字組件,在中文字的世界裡,「殘骨.歹」和「屈曲身體.匕」就成為「死」。

「歺」上面的「卜」是「頂尖」的代號。「歺」可以被「歹」替代的原因,是因為在古人的符號學中,「頂尖」只不過是一個鬼話,一個暗語,一個抽象無形的思考。因為形體的表白,定義權在作者身上,我們後來解讀的人,只能順著古人留下來的文字,作出合理的回推,要合文法,「歺」「歹」二字要相通,則「卜」必定在「文字學的值」等同「一」。

也就是說,明明「卜」不是「一」,我們從殘留下來的證據中,只要作出科學性的整理,不要把古人的創作隨便推翻,就會讀懂「卜」「一」之間的等值概念。如果大家只看一眼,又不加思索,你就會被畢加索笑你不懂抽象畫。

「抽象畫」要表白的,不是單純形似,「抽象思考 abstract thinking」是比較高級的思考能力。大家如果要讀懂「tongue」和「lingua」,必需先同意「t-」和「l-」在聲符學上是等值的。如果你不順從前人的創意,執意不認同「tongue」和「lingua」不同,那你也不可能同意英文「one」、德文「ein」或西文「una」的不同聲符,可以在文字學上等值。

每一種語言都有它本身的自圓其說,在同一套語系中一般上是很容易統合的,但是要把不同語言作出一一對應,就不容易了。企圖搞清楚一種語言的統合性,大家應該使用相同的聲符去對應實物,再透過合理的解釋去對應更抽象的高級思考。

英文「language」借用了「舌」,那中文借用了什麼?每一個語言都有它的特定借意,不能強求英文的「language」可以直接對應中文的「語」。很明顯,要直接對應,就要把英文的「language」翻譯成「話」。

不過,聰明人不會把分類看成「分」,科學人的「分類學」,其實是「歸類學」,有系統地分類,其實是要遡源,找出共通之處,畫出一個樹狀的語系圖。「畫」在中文系統中讀作「話」,所以中文的象形文字是「畫中有話」的概念。西方的文字,最主要是表聲,系統不同,但是殊途同歸。
從殘留的證據中,我們可以看出中文是一套以人為本的視符系統。

人,作為肢體語言的主角。

人是表形,鬼是人的前身,也是死後的變身
...
PaulNg 发表于 2015-7-6 11:05
有趣的说法。能更详细的解释一下吗?
Until you make the unconscious conscious, it will direct your life and you will call it fate.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