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四川话的人名儿化系统与鼻音的关系

众所周知,川渝方言存在大量儿化音,但是儿化形式也有一定的地域特色,和北京官话有较大差异。一般来说,儿化的意义和北京官话一致,名词,动词能否儿化,这个没有确切的规律,因此很多北京话里不儿化的词语反而在川渝地区要儿化,反过来北京话里很多必须儿化的词语在川渝并不儿化。
最有特色的是人名儿化,四川话中大量运用人名尾字儿化,而且富有规律。所有人名儿化系统中儿化的字都是鼻音字,比如常见的英,俊,根,成,不是鼻音子的不能儿化,如超,涛等。
这套规律仅仅适用人名,其他日常生活中的大量儿化词语则不遵守这个规律。
另外儿化的读音方面,绝大部分地区是卷舌er,会吞掉本子的主元音。重庆保留ar er等几个儿化形式。绵竹,西充等地儿化音为不卷舌元音el的听感,乐山无严格意义上的儿化,但是有大量儿缀,读音也是类似el之间的感觉。
2

评分次数

  • imvivi001

  • Vietschlinger

没啥事
从四川官话看,儿化有可能是从n,ng和儿缀两个地点开始的,人名儿化系统就只有只有鼻音能够儿化。
然后n,ng-el-er,大致可能是这样的。不过从ng,n到el的这一步有点难理解,因为川内找不到el前的儿化形式了。
除此之外,部分四川官话还有个“子”缀的人名系统,如王桂英,可以叫做“贵英子”,意义和儿化一样,同辈称呼,爱称或者小称。但是这个“子”缀不限定读音,尾字不是鼻音也可以加“子”缀,这么看来可能来源和儿化有所不一样。
另外一个突出特点是四川大部分地区的儿化不是后缀形式的,而是取代形式的。北京官话的儿化字可能读音的长短上还有一个半字的延续,而四川的大部分儿化就完全只有一个字的音,如:英yin﹉yer。韵母和鼻音被彻底取代。而且有时候还会取代本字声调,部分儿化字会变为阴平,找出有些儿化音的本字读音和声调对于不少川渝人来说是个难事,尤其是那种四川特色的词汇。
但是作为对应,四川又有少部分地区儿化是完全的后缀的儿缀形式。不知道是发展的阶段的不同,还是儿化系统的来源不同。
没啥事
众所周知,川渝方言存在大量儿化音,但是儿化形式也有一定的地域特色,和北京官话有较大差异。一般来说,儿化的意义和北京官话一致,名词,动词能否儿化,这个没有确切的规律,因此很多北京话里不儿化的词语反而在川 ...
litis 发表于 2015-7-21 12:49
乐山话跟岷江片其它方言之间的差别有那么大?至少岷江片其它代表性的地区如泸州、宜宾的方言儿化跟成渝片是没有明显区别的
3# photor 差别不大不小。
岷江片没有卷舌儿化的地方也不止乐山,在西充等地也没有儿化。而同作为岷江片的都江堰的儿化比成渝片还多一种,算是入声儿化。
没啥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