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或许,朝鲜语里的南岛元素是linxiao 设定的A南岛,日语的是B南岛
故事编得详细一些----古朝鲜土著是尼夫赫人,然后南岛语系的O2b从山东发展过去,渐渐融入土著形成韩语。部分O2b则直接渡海到达日本。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8-9 12:25 编辑
林晓的观点立足点不错。
风起云涌 发表于 2015-8-8 19:20
谢谢,只是个人猜想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对【语言联盟】有了更多的了解,
才觉得【东亚语言联盟】真的是太令人震惊
语言联盟一般多是语法类似,但语音也高度趋同的,还是少数
从这个角度来说,关内的东亚联盟,关外的阿尔泰-东北亚联盟,都显得相当深入

巴尔干联盟,虽然经常被作为语言联盟的典型例子
但巴尔干诸语其实只是语法很像,但语音方面却没有什么共性
当然,他们本来就都是印欧语系的,所以差别也不会大到哪去

类似东亚联盟这样,
音节合并->复辅音化-> 单音节化-> 产生声调-> 韵母分等-> 浊音清化-声调翻倍/入声脱落
一整个链条,伴随着语法的高度分析化、孤立化
真的是让人赞叹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8-11 00:31 编辑

朝鲜语可能因为跟汉语的接触最为频繁、历史最久
所以朝鲜语在历史上也在小范围内产生了一点点【东亚联盟】的语音变化
比如符合下列语音搭配的,很大比例首音节都弱化、与次音节合并了

腰带:swtwri=> stwi=> tti
女儿:swtar=> star=> ttar
大米:pwsar=> psar=> ssar

其他北方语言,包括日语在内,都没有产生过这类变化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还有一个就是,朝鲜语的日系借词,
似乎并没有以上的这种复辅音化的现象
当然也可能是我了解的还不够深入

但如果确实没有,
可能说明朝鲜语只是在历史某个阶段有过此趋势,后来又停了
也许朝鲜语还在辽宁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这个趋势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说到声调的生成
一般多认为上声来自于-h尾
比如:马=mrah,这个很好理解,因为印欧语就有marh

但是其他的上声,比如 【五】【九】
好像并没有一个-h尾,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汉藏语消失了

要说起来,汉语的【十】保留-p尾,这个在汉藏语系里也是几乎很少见的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对朝鲜语中的上古汉语词你继续发掘下去,可以发文章了
对朝鲜语中的上古汉语词你继续发掘下去,可以发文章了
yingchuan 发表于 2015-8-9 19:14
过奖了,其实朝鲜语的上古汉语借词 潘悟云已经归纳得挺多了
云、人、江 这个是他文章给我的启发

所以你觉得 云=krwm/krwng 是【虹】么?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可能,另外潘的文章里说上古汉语东部方言里,一些n尾读成r尾,比如鲜卑serbi,以此标准应该能找到更多的借词或者同源词。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8-9 21:54 编辑
可能,另外潘的文章里说上古汉语东部方言里,一些n尾读成r尾,比如鲜卑serbi,以此标准应该能找到更多的借词或者同源词。
yingchuan 发表于 2015-8-9 21:31
恩,确实,潘的文章确实让我脑洞大开
现在发现以前上古汉语底子薄弱不知道让我错过多少东西

接下去朝鲜语有很多词可能都会不再神秘
比如 朝鲜语【讨厌】=sirh,可能来自 srik,估计也是个借词,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了
诸如此类的~

而且我总感觉,朝鲜语的一堆 /Cr/(C=辅音)应该不仅仅是来自汉语
在我对【东亚语言联盟】的设想中,
新石器晚期,整个中国境内(关内)的各系语言,汉藏、苗瑶、壮侗、孟高棉,
还有未知的002611系与F444系
应该到处都是/Cr/
朝鲜语应该也有/Cr/来自002611
不过这个是不可考了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8-9 22:24 编辑

说到F444,
其实我觉得,汉藏、苗瑶、F444干脆合并算了
因为明明就是一个语系的

就拿苗瑶那本来显得【很独特】的数词来说
在我对汉藏语系有较多了解后,才觉得其实并不独特
瑶语4-10:
p(j)eip(j)akuqzjehghjet`duodzhjep
明显就是跟汉藏语系同源的么

这不仅解决了【苗瑶的核心是M7】的问题
也解决了【F444】其实也是【O3a2语系】一员的问题

也省得中国学者一边反对Hmong-Mien从汉藏分离,一边拼命找同源词来证明了
因为大家本来就同源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而且瑶语的这个数词,可以100%保证不是来自上古汉语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我觉得我的猜测越来越有可能是真实的,古南岛语系比汉藏语更先发展,后期汉藏语系分南北两路向东挤压,北路的华夏族沿着黄河发展到海洋,有文字记载时的东夷已经是华夏族为主的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北方的南岛语族则出现O2b1并向韩日发展。南方的南岛语族则与南路汉藏语族融合。台湾的A类南岛语族是早期从广东方向发展而来,B类则是北方反头南下,所以台湾土著之间语言差距较大,
O系的祖先都是一样的,O1和O2,O*一样是南岛语系,只是诞生于内陆的O3华夏远祖或许融合了其他未知的古语系,然后在五六千年前人口爆发向东发展,
从汉语与瑶语的亲缘关系看,汉藏语系与南岛语系的分离比较可能发生在西藏高原边缘,或许是与D系语言的融合,然后一路向北形成古华夏语,一路向南形成苗瑶语然后再向东与南岛语再次融合形成壮侗语系。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8-10 00:29 编辑
可能,另外潘的文章里说上古汉语东部方言里,一些n尾读成r尾,比如鲜卑serbi,以此标准应该能找到更多的借词或者同源词。
yingchuan 发表于 2015-8-9 21:31
我在想,
日语的kumo、sama,是直接来自上古汉语,还是来自朝鲜语的kurwm、saram
我觉得,来自朝鲜语的问题在于,似乎/r/不应该消失
日语的发音应该是 kurumo、sarama 这样的
而来自汉语则可以解释/r/的消失,因为汉语本来就是单音节,/r/只是个介音
而且日语sama和朝语saram的意思也并不一样

就好像【麦】,朝鲜语mirh,日语mugi,也是如此
这个词日语基本不可能由朝鲜语当中介,应该是直接来自汉语
而这个词去掉/r/的路径,跟kumo、sama是一样的
1

评分次数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对了,上古汉语除了二等有-r-
三等和四等是不是有的也有?
我记得是三等重纽的A类有?

【风】是三等,而且那个韵好像并没有分AB类
为什么上古会是pram呢?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78# linxiao
据郑张尚芳先生研究,“风”中古切韵归东韵,可上古也归侵部,看了藏文 phrum(冷风),也可明白,它在古汉藏语时代原来也应是侵部。这都说明藏语保留很多汉语发展中丢掉的信息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5-8-10 16:51 编辑
如果找出日语韩语与南岛语系的关联才能了解其起源处吧。
9985916 发表于 2015-8-9 11:03
我的看法,原始日语与南岛语的关联性还不如它与原始汉语的关联性大(尽管在音节结构上日语古日语与南岛语存在惊人的相似性)。 至于南岛语,更不可能诞生于淮河以北,尽管山东的确存在一批壮侗泰地名,但是毕竟是极少数,最多只能说明他们来过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在这里强势过(可能与夏禹部落有关,不过我认为更似与原始O2*-P31人群有关)。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