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谈谈自己家乡方言语法上比较特殊的地方

似乎汉语方言语法的差异比语音词汇小得多,大家努力想想也许能想出来几个
没啥事
汉语助词的作用还是挺有趣的,不过普通话的助词结构已经不甚发达和完整了。我老家(四川绵阳-西南官话成渝片与少量岷江片)有些“着”的衍生助词还挺有意思的。似乎明官话的一些小说也还有很多这种结构?
比如“等daoqido”,“等daoqi”,“等dao”,“等”这四个祈使句意思有细微不一样。
等:就是很简单的等待,而且“等”字也有“等等其他”等名词意思。
等dao:意思是让对方等,并且让等的过程开始进行(其实就是“等着”)。
等daoqi:后缀qi强调动作的发生与进行,qi字在一些疑问句中也单独也可以作为动词,比如类似“怎么着”的“咋qi”。
等daoqido:后缀do一定是表示给第二人称说话时候的祈使句的语气的一个助词。
------------------
然后是疑问句中的主宾谓语序。
判断是否的疑问句都可以自有用主宾谓或者主谓宾语序。
比如:你饭吃了没得?你作业做没得?
其他疑问句有少数可以用主宾谓结构(不过可能是省略导致的)。
比如:你(到)哪儿去了?
------------------
起语法作用的两个“没”读音。
全部语句中,表示不拥有的意义时候,“没”读mo,比如“mo钱”
非疑问句中,表示不完成的意义时候,“没”只能读作mei,比如“没有吃饭”
在疑问句中,表示不完成的意义时候,“没”读音没有严格限制。
------------------
定于后置词汇现象
比如,鸡公,鸡母,花菜(疑问)等。
但是在本地一般人理解中,花菜的中心语应该是“菜”,是一种“花一样的菜”。“鸡公”,“鸡母”我也以前也一般把“公”和“母”当做中心词,直到后来才知道这可能是定语后置。。
没啥事
叠词构名词的结构,来源广泛,动词,名词,形容词,拟声词都可以
抽抽-抽屉
喵喵-猫的小称
匣匣-匣子
刀刀-刀的小称
车车-车的小称
推推车-推车
挖挖机-挖掘机
擦擦-蔬菜丝擦丝用的工具
cuacua-类似耙的用来耙东西的小物件
刷刷-刷子
兜兜-衣兜
koko-疹子
-------------
非常局限的单复数形式
1,“些”表示复数形式,读音“xi”。大致意思相当于“们”。“你们我们他们”这类词语和普通话保持一致,但是“些”一般用于人称代词之外的有生命的复数形式,“哥哥些”,“姐姐些”,“牛儿些”,“娃儿些”。在非本地的其他西南官话区局部(似乎是遵义话),可以给全部可数名词加“些”后缀表示复数。
2,“子”表示单数形式。只用于“分分子”,“角角子”,“块块子”这类结构,表示零散的人民币单位,意思和each,every差不多。。虽然意识中是单数,但是可以指代一群单数个体的集合,比如“我这儿有一大堆分分子”。
3,重音变调系统决定歧义句语意。
“成都人都晓不得”,“都”是一个程度副词,也许指“全体成都人”,也许是指“连成都人都...”,在普通话语境依赖于上下文判断。绵阳话依赖于重音变调决定这个歧义句意义。表示前意义时,重音于“晓”上。表示后者意义时候,重音于“都”上。变调系统很复杂,丰富,也比较自有,大方向是由曲折,升降调变成音高不同的音乐性平调,但是强制性过多的连读变调会让听感变得非常低沉,强制不变调读本调会让听感变得很高亢诡异而且机械酸腐,起强调作用时候可以强制关键字读本调,每句话必有“中心词”,“中心词”必须不连读变调。“中心词”判断依赖于长期语感。
4,“晓不得”结构:有些类似其他地区汉语类似于“知不道”,“找不到”这样的结构。
5,丰富的语气助词(脏话)“qiu”内插结构。比较粗鄙的一个词语,本意是脏话,但是在部分人口语中变成了语气助词。可以广泛作为“万能”主语,宾语,动词后否定词前的语气助词。比如“qiu晓得”,“晓得个qiu”,“晓qiu不得”。用法非常类似于现在风靡全国的网络用语“卵”。
没啥事
日语和韩语有一个完全相同的助词是 ka。这个在17世纪之前的朝鲜语中不存在 在如今的咸镜方言中有这个痕迹。我们使用的是中世使用的助词 yi。

比如。锅。 普通话叫 kama ka。 我们叫。kamae。   牛。普是 so ka。 咸是。soi。 裙子 qima ka。咸是 qimae。 树 普是 namu ka。 我们是。nangki。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