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汉语【子】【童】两字来历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10-11 02:35 编辑

东亚各地语言,
【孩子】【儿子】【X子(小称)】相当稳定统一,
从中可找到几个字的源流,附上中古汉语

1、汉藏,【子=tsi】
嘉绒 tsa;羌语 tsi;白语 tsi
彝语 zw;傈僳 za;怒语 za;哈尼 za;载瓦 tso;阿昌 tsa
景颇 sha;

2、苗瑶,【童=dung】,进入汉语一开始的意思是【小奴仆】
湘西 te;黔东 tae;川滇黔 to
布努 tung;畲语 tang;瑶语 ton

3、南岛,【anak】
壮语 lwk;傣语 luk;黎语 lwk;侗语 lak;水语 lak;仡佬 lei
推测:粤语 luk(柚子=luk+柚)

4、孟高棉,【kon】
越南 kon;佤语 kon;德昂 kon;高棉 kun;孟语 kuen<kuan<kon
推测:日语 ko;闽语 kian<ken<kern<kon

5、朝鲜语
儿子=atwr,孩子=aki,aji,小称=aci,ari,
后4者,早期形式可能是 akci(朝鲜语方言仍有 -akci 结尾的小称)

6、【儿】=nie,【孩】=ghai,尚不知来源
有可能来自002611或F444
2

评分次数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柚子的子应该不是小称,岭南百子,果实皆称子,果核也称子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10-11 15:15 编辑
柚子的子应该不是小称,岭南百子,果实皆称子,果核也称子
welson 发表于 2015-10-11 12:53
恩,应该就不是小称了,
壮泰的【lwk】在壮语的部分方言中到后来大幅扩展
也变成了一个虚化的名词词缀

从壮语来看,以【lwk】打头的蔬菜水果
广西武鸣有 芝麻、黄瓜、茄子、辣椒、柿子
贵州龙里有 芋头、豆子、南瓜、黄瓜、茄子、辣椒、桃子、柿子、葡萄
颇有意思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闽南语孩=jun,应该是经过多次转变的,泉州有些地区是念gan
闽南语孩=jun,应该是经过多次转变的,泉州有些地区是念gan
9985916 发表于 2015-10-11 18:46
的确是多次转变,-kiann 弱化成了 -a
以至于闽南人自己都不知道来历了,才用【仔】来写

不过还是觉得很难以置信,闽语的底层怎么会是孟高棉
虽然一个词不见得就能诠释底层,但这个词真的是太重要太核心了
不仅在闽语是核心,在整个东亚也是核心得非常一致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10-11 20:07 编辑

实词虚化为词缀,然后词缀再大幅扩展的现象,
在汉藏语系历史上也广泛存在

之前就有发现,藏语存在一大堆【X巴】,似乎跟汉语的有所关联
后来才知道藏语还有一大堆【X玛】
现在的推测是:-pa、-ma 其实就是从【父】【母】虚化来的
一开始可能只是应用于性别属性
但后来虚化,变为很随意的名词后缀
而在汉语里头,只留下了【X巴】这个形式

南方方言也有很多【X母】的形式,
但这个大部分高度依附于性别,
少数诸如 闽南语【虱母】 这种应该是词缀的第二次扩张
(也有可能来自土著语,比如 粤语叫【虱na】,这个-na就是壮泰的雌性缀】
并非传承自上古华夏的 -ma

多数的汉藏语言,-pa、-ma 还是高度依附于性别的
并没有大幅出现藏语和北方汉语里的一般化倾向,
不仅用于名词,还用于形容词和动词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
我认为,北方话的一堆【X巴】是上古华夏的直接继承

从这个词缀不知是否能推出,藏语跟汉语关系更为密切
因为多数的汉藏语言,-pa、-ma 还是高度依附于性别的
并没有大幅出现藏语和北方汉语里的一般化倾向,
linxiao 发表于 2015-10-11 19:18
说-巴后缀在汉语中出现一般化倾向显然是夸大其词,即便是在使用频度相对较高的北方汉语中,其使用范围也是非常有限的。请问你可以举出超过50个以上的-巴词汇吗?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应该不是孟高棉,是汉语的孩,g转化为j 5# linxiao
闽南语里的jin仔,这个jin就是孩。儿 的发音就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但儿用闽南语发音是很费劲的,所以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也是可能
  说-巴后缀在汉语中出现一般化倾向显然是夸大其词,即便是在使用频度相对较高的北方汉语中,其使用范围也是非常有限的。请问你可以举出超过50个以上的-巴词汇吗?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10-11 20:12
一般化,我的意思不是数量上,而是词义上
在词义上已经虚化到看不出他跟什么意思有关
【儿】明显是小称,这种就属于还未一般化的(虽然数量上要比 巴 多得多)

虽然【巴】的数量比【子】少很多,但用途看不出有什么区别,都很广泛
鼻子-嘴巴,卵子-鸡巴,沙子-泥巴,聋子-哑巴,都是同类词

另外,【巴】比【子】更广泛的地方在于,
巴 可以大量应用于 形容词、动词
比如 磕巴、嘎巴、喀巴、丫巴。。。这点跟藏语很像
北京-东北话里超过50个是没有什么问题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闽南语里的jin仔,这个jin就是孩。儿 的发音就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但儿用闽南语发音是很费劲的,所以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也是可能
9985916 发表于 2015-10-11 20:28
kin a 来自 kiann a < kiann kiann
kiann是【囝】

泉州话丢了介音,kiann变成kann
所以读成 kan a
1

评分次数

  • Vietschlinger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一般化,我的意思不是数量上,而是词义上
在词义上已经虚化到看不出他跟什么意思有关
【儿】明显是小称,这种就属于还未一般化的(虽然数量上要比 巴 多得多)

虽然【巴】的数量比【子】少很多,但用途看不 ...
linxiao 发表于 2015-10-11 23:08
本地方言中,[子]退化为前一个音的延长部分。[巴]字发展壮大。除去普通话中有的全全保留,增加不少。比如:瘸巴(瘸子),耳巴(耳光),嘲巴(傻瓜)等。还有一个:巴巴,指鸭子或小男孩的那玩意儿。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10# linxiao
本地方言,“子”缀比普通话更发达,已经成了名词后缀了,可以给很多单字名词或者单双字的形容词加词缀,变成口语名词。
比如常规的盆子,杏子,娃子;少见的结巴子等。
“巴”后缀也不少,比如“鸡巴儿”,”奶巴儿(乳房)“,”嘴巴儿“等人体肢体器官后缀,一般连着儿化的较多。
另外儿化应该是快虚化了,北方方言的”掉色儿“,”没气儿“这些都不是小称;
本地方言的”三轮儿“,“齁巴儿”,这些也是必须儿化的,不是小称。
没啥事
另外还有西部官话的
“娃“,楼主也来分析一下
另外还有湖北荆州一带的”子“大舌颤音也来分析下
没啥事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10-15 09:16 编辑

【娃】确实很有意思,
汉语的不同词汇,真的是分级别的

【子】是一级词缀,【儿】是即将从二级升入一级的词缀
两者在书面语里都很常用:
儿子,儿女,儿孙,子女,子孙,子嗣,子弟

【童】【孩】无法成为词缀,但也是书面语常用,
儿童,童子,书童,孩童,孩提,孩子
虽然现在【孩子】用的多,但【童真】【童趣】【童颜】。。童 才是书面常用缀

最后,【娃】就是一个暂时无法进入书面语的词
在书面语的造词方面,无法跟前4个相比,
在词缀方面,离虚化也还很远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15# linxiao   大概“娃”就没有进入过书面语的历史,所以范围窄了点。
比较有意思的是“娃”,只在中西部一些方言使用,比如关中方言,西南官话等。当地口语中没有“孩”,只有“娃”。“子”和“儿”已经变成后缀了,一起组词为“娃子”,“娃儿”。
湖北方言的似乎是“伢”,读音是nga么?不知道和“娃”是是关系。
没啥事
娃的本义是美女,后来才变成孩子。
O3a3c* (M134+, M117-)
湖北方言的似乎是“伢”,读音是nga么?不知道和“娃”是是关系。
litis 发表于 2015-10-16 00:58
没记错的话湘赣也是“伢子”
新疆汉语中,孩子称呼为”娃“”娃子“,另外”巴郎子“也用,汉维语结合。
本帖最后由 linxiao 于 2015-10-25 10:58 编辑

上古汉语(郑张尚芳):
子:slwh(这个 -l- 有点古怪,因为其他汉藏语并没有,如果说因为【李】字,那也是 -r- 而不是 -l-,而按照【子】字的等别,并没有-r-)
儿:ngje
童:doong
孩:gww

其中,子、儿 应该是华夏人最开始就有的词汇,因为这两个字都是基础声符
童从重,孩从亥,都是形声字,虽然也都是先秦就有的字,但没有【子】【儿】这么基础核心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