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Nature: The earliest unequivocally modern humans in southern China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5 13:28 编辑

Nature

The earliest unequivocally modern humans in southern China

Wu Liu, María Martinón-Torres, Yan-jun Cai, Song Xing, Hao-wen Tong, Shu-wen Pei, Mark Jan Sier, Xiao-hong Wu, R. Lawrence Edwards, Hai Cheng, Yi-yuan Li, Xiong-xin Yang, José María Bermúdez de Castro    & Xiu-jie Wu

The hominin record from southern Asia for the early Late Pleistocene epoch is scarce. Well-dated and well-preserved fossils older than ~45,000 years that can be unequivocally attributed to
Homo sapiens are lacking1, 2, 3, 4. Here we present evidence from the newly excavated Fuyan Cave in Daoxian (southern China). This site has provided 47 human teeth dated to more than 80,000 years old, and with an inferred maximum age of 120,000 years. The morphological and metric assessment of this sample supports its unequivocal assignment to H. sapiens. The Daoxian sample is more derived than any other 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 resembling middle-to-late Late Pleistocene specimens and even contemporary humans. Our study shows that fully modern morphologies were present in southern China 30,000–70,000 years earlier than in the Levant and Europe5, 6, 7. Our data fill a chronological and geographical gap that is relevant for understanding whenH. sapiens first appeared in southern Asia. The Daoxian teeth also support the hypothesis that during the same period, southern China was inhabited by more derived populations than central and northern China. This evidence is important for the study of dispersal routes of modern humans. Finally, our results are relevant to exploring the reasons for the relatively late entry of H. sapiens into Europe. Some studies have investigated how the competition with H. sapiens may have caused Neanderthals’ extinction (see ref. 8 and references therein). Notably, although fully modern humans were already present in southern China at least as early as ~80,000 years ago,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y entered Europe before ~45,000 years ago. This could indicate that H. neanderthalensiswas indeed an additional ecological barrier for modern humans, who could only enter Europe when the demise of Neanderthals had already started.

全文阅读: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aop/ncurrent/full/nature15696.html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cpan0256 于 2015-10-15 13:14 编辑

网上的中文报导:
  2010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会同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及道县文管所对湖南省道县境内的福岩洞进行连续调查和发掘,先后发现了47枚人类牙齿化石以及大量动物化石。
  该团队与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北京大学、西班牙国家人类演化研究中心等国内外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合作,对道县人类化石形态、以及相关的地层、年代以及动物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这项研究以可靠的地层年代数据和详实的化石形态特征提供了迄今最早的现代类型人类在华南地区出现的化石证据,填补了以往缺乏的现代类型人类在东亚地区最早出现时间和地理分布的空白,对于探讨现代人在东亚地区出现及扩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标志着我国学者在现代人起源研究领域取得的突破性成果。
  研究显示,道县人类牙齿尺寸较小,明显小于欧洲、非洲和亚洲更新世中、晚期人类,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道县人牙齿齿冠和齿根呈现典型现代智人特征,如简单的咬合面和齿冠侧面形态、短而纤细的齿根等。
  据负责地层及年代研究的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蔡演军研究员介绍,道县福岩洞堆积物地层清晰,各区域可延伸连接并直接对比。人类牙齿和动物群化石在洞内的分布区域较大、层位明确,延伸范围达40余米。
      在整个发掘期间,研究人员对出土人类化石区域的地层顺序进行了细致勘察,确定人类化石及动物化石埋藏后未受扰动。研究人员在发掘过程中系统采集了测年样本,分别采用230Th-234U 不平衡铀系法和AMS 碳-14方法对地层和化石样品进行了年代测定。铀系测年结果表明,人类化石的埋藏年代在 8万~12万年前。化石样本的AMS碳-14测试结果和动物群组成呈现晚更新世早期的特点,进一步支持铀系测年的结果。据此可以确定,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至少8万年前在华南局部地区已经出现。

网上的英文报导:
    The team’s estimation that the teeth could be as old as 120,000 years was hard to believe at first. That was a big claim to make. So when they invited us to come and visit the site, we were eager to go. In this case, the challenge was not to prove the species the teeth belonged to, but to be sure about the context and the dating of the teeth.
    When we first arrived in China we did not have any doubt about the teeth belonging to our own species, Homo sapiens. After a few weeks studying and comparing the teeth with our colleagues in Beijing we took a plane to cross the more than 2,000km distance between Beijing and the Daoxian County, followed by a long trip by car full of excitement and expectations. Was it really possible to find such a modern member of our own species so far in the east?
    When we reached the small village of Daoxian and visited the cave we were speechless. The rock and sediment layers in the cave were simple and easy to understand. There were four clear horizontal layers that were easily tracked across the more than 300 square meters of excavation.
    The teeth were found in a layer that was sealed by a continuous calcite floor, like an enormous gravestone that would have made it impossible for any soil or more recent fossils to accumulate below. There was a small stalagmite, an upward-growing pillar of mineral deposits from water dripping in, on top of this flowstone that experts from China and US have dated to be around 80,000 years old. As the stalagmite was formed after the calcite floor sealed the layer with the fossils, everything below had to be older than that.
本帖最后由 cpan0256 于 2015-10-15 13:18 编辑

按YFull列的表,早于8万年以前的Y单倍群包括 A00、A0-T、A0、A1、A1a、A1b、BT、B、CT,后来 DE、CF、D、E、C、F 在6万多年以前陆续出现。
http://www.ivpp.cas.cn/xwdt/kydt/201510/t20151015_4438982.html

《自然》发表我国学者在现代人起源方面取得的重要成果 - 发现东亚最早的现代人化石                    
2015-10-15             | 编辑: | 【[url=]大[/url] [url=]中[/url] [url=]小[/url]】
                             10月15日,《自然》发表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刘武、吴秀杰等在湖南省道县发现47枚具有完全现代人特征的人类牙齿化石的研究论文,表明8万~12万年前,现代人在该地区已经出现,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对于深入探讨现代人在东亚大陆的出现和扩散具有非常的重要意义。
    现代人在东亚地区的起源与演化一直是古人类学研究与争议的热点。近10年来,中国古人类学界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先后在周口店田园洞、湖北郧西黄龙洞和广西崇左智人洞等地发现早期现代人化石。对这些人类化石的年代测定和形态研究显示,早期现代人至少10万年前在华南地区已经出现。然而,学术界对于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在东亚地区出现时间尚不清楚。
    2010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会同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及道县文管所对湖南省道县境内的福岩洞进行连续调查和发掘,先后发现了47枚人类牙齿化石以及大量动物化石。该团队与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北京大学、西班牙国家人类演化研究中心等国内外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合作,对道县人类化石形态、以及相关的地层、年代以及动物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这项研究以可靠的地层年代数据和详实的化石形态特征提供了迄今最早的现代类型人类在华南地区出现的化石证据,填补了以往缺乏的现代类型人类在东亚地区最早出现时间和地理分布的空白,对于探讨现代人在东亚地区出现及扩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标志着我国学者在现代人起源研究领域取得的突破性成果。
    研究显示,道县人类牙齿尺寸较小,明显小于欧洲、非洲和亚洲更新世中、晚期人类,位于现代人变异范围。道县人牙齿齿冠和齿根呈现典型现代智人特征,如简单的咬合面和齿冠侧面形态、短而纤细的齿根等。许家窑、黄龙洞、以及西亚Qafzeh 和欧洲 Dolni Vestonice等更新世晚期人类前臼齿和臼齿经常出现齿冠基底隆起、颊侧纵沟等形态特征。而这些特征在道县人牙齿均未出现,使得道县人牙齿特征与晚更新世中、后期,甚至现代人类更为接近。道县人前臼齿和臼齿轮廓形状和齿尖大小比例也与现代人接近,而与多数早期现代人以及欧洲尼安德特人明显不同。这些形态和尺寸对比分析说明道县人类牙齿已经具有完全现代形态 (fully modern morphology),比黄龙洞、智人洞等早期现代人更为进步,呈现出一系列现代人特征,可以明确归入现代智人。
    据负责地层及年代研究的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蔡演军研究员介绍,道县福岩洞堆积物地层清晰,各区域可延伸连接并直接对比。人类牙齿和动物群化石在洞内的分布区域较大、层位明确,延伸范围达40余米。在整个发掘期间,研究人员对出土人类化石区域的地层顺序进行了细致勘察,确定人类化石及动物化石埋藏后未受扰动。研究人员在发掘过程中系统采集了测年样本,分别采用230Th-234U 不平衡铀系法和AMS 碳-14方法对地层和化石样品进行了年代测定。铀系测年结果表明,人类化石的埋藏年代在 8万~12万年前。化石样本的AMS碳-14测试结果和动物群组成呈现晚更新世早期的特点,进一步支持铀系测年的结果。据此可以确定,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至少8万年前在华南局部地区已经出现。
    主持道县福岩洞发掘的吴秀杰研究员指出,迄今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发现的年代确定早于4.5万年前、保存状态良好、并且可以根据形态特征明确归入现代智人的更新世晚期人类化石非常少。在华北田园洞、南亚尼阿洞和澳大利亚蒙哥湖发现的呈现现代人特征的人类化石的年代都在4万~5万年前。在广西智人洞发现的11万年前人类化石较破碎,并且还保留有一些相对原始的特征,因此难以将其归入现代类型人类。最近对11万年前许家窑人下颌骨和牙齿的研究揭示出一系列原始特征,说明与道县人时代接近的晚更新世早期在亚洲北部生存有明显原始的人类。道县人类化石的发现和研究则提供了迄今最早的现代类型人类在华南地区出现的化石证据。这些发现和研究使得古人类学界认识到更新世晚期东亚人类演化比以往认为的要更加复杂。根据现有的化石证据,最早的现代类型人类在西亚和欧洲出现的时间在4.5万~5万年前。对道县人类化石的年代和形态研究显示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特征的人类在东亚大陆的出现时间比欧洲和西亚要早至少3.5万年~7.5万年。这些研究发现对于探讨现代人在欧亚地区的出现和扩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引起国内外重要媒体的广泛关注,《自然》和《科学》等配发了评论文章。
    该项研究得到了中国科学院重点部署项目、中国科学院战略先导专项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
    原文链接

图1 道县福岩洞外景及发现的47枚人类牙齿化石(刘武供图)

图2 道县福岩洞地理位置及洞内景象(刘武供图)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现代人祖先在东亚、欧洲和西亚究竟如何演化,还需提取这些人类牙齿化石的DNA开展进一步研究,并 且需要发现更多的化石样本才能推演出更加详细的演化过程。 (光明日报记者 詹媛)”

化石里边真的能提取dna吗?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5 13:30 编辑

15-10-15 08:50:55来源:科技日报作者:华凌 王怡

http://tech.southcn.com/t/2015-10/15/content_134804036.htm

我国南方发现最早的现代人类化石  ■最新发现与创新
  一个由中国科学家领导的国际团队刊登在10月15日《自然》杂志上的论文称,在我国湖南省道县福岩洞发现了47枚约8万年到12万年前人类的牙齿化石,以及多种灭绝和现生哺乳动物的化石。这是迄今在东亚地区发现的最早的现代人的踪迹。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介绍说,由于200万年以来,南方的环境基本稳定、终年温暖,基本未受到第四纪冰川的冲击,因此华南地区是寻找人类遗迹非常理想的场所。不过这次只发现了这些牙齿化石,很遗憾没发现一个完整的头骨。
  为什么在洞穴里只发现了牙齿?中科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同号文解释说,“这个洞穴不是主要的居住洞穴,研究判断是现代人死亡后被搬进埋藏,经常年流水冲刷所致”。
  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蔡演军说,这个洞穴地层代谢的沉积保存比较完整,从其顶层的样品可推测出最年轻的年代是8万年前,而通过比化石埋藏时间要久的堆积层碎屑物判断最古老的年代是12万年前。确定具体年代采用了同位素测年、碳十四、测定地球磁场及动物群作参考等技术手段。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武指出,“与之前在周口店田园洞及广西智人洞发现的早期现代人(处于从古代人到现代人的过渡状态)不同的是,在道县发现的人类牙齿与现代人类基本无差别。而在欧洲发现距今4.5万年前和在西亚发现的5万年前的现代人相比,这个发现提前了三四万年。目前世界其他地区还缺乏相关有效信息。该研究填补了在东亚地区现代人出现时间的空白”。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5 13:34 编辑

生物通报道:

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15-10/20151015104110213.htm

     数十年来,人类学家一直试图追踪走出非洲的最早期现代人类留下的零碎踪迹。化石记录中的某些空白或不可靠的数据却一直阻碍了他们,尤其是在东亚地区。现在,中国的人类学家报告称他们在中国南方的一个洞穴中发现了47颗人类的牙齿,距今有8万到12万年历史。如果这一年代测定准确的话,该研究发现将人类在亚洲出现的时间提早了至少3万年,由此扫除掉了一个长期存在的画面:现代人类是在5万年到7万年前从一个洞穴中走出非洲的。牛津大学考古学家Michael Petraglia说:“这改变了一切。这是我们拥有的最好证据,证实现代人类这样就早出现在了东亚。Petraglia并未参与这项研究工作,但他长期以来一直主张人类早期迁出非洲这一观点。其他一些人则对这一日期提出了质疑。东京国家自然与科学博物馆古人类学家Yousuke Kaifu说:“这比以前类似的观点要好一些,但还不能完全令人信服。”
     大多数研究人员都认为,现代人类起源于非洲,是在大约9万—12万年前第一次冒险走出非洲到达了中亚,来自以色列的头骨证实了这一点。但人类的遗骨直到4万-5万年前才出现于欧洲、东亚和澳大利亚。在亚洲有一些意欲确认为是人类的更古老的化石却存在争议性。遗传研究也表明,人类是在5万—7万年前才开始迅速的全球扩张(延伸阅读:DNA证据能否填补我们历史书的空白?)。
     但Petraglia和其他人挖掘出了来自阿拉伯半岛和印度的复杂石头工具,让他相信现代人类是在12.5万年前离开的非洲,定居于当时潮湿的阿拉伯半岛,然后推进到印度并一路向东。怀疑者反驳说,其他的原始人类可以制造这些工具,需要化石来作为证据。
因此,中国的科学家们在香港西北方向大约600公里中国南部湖南省道县(Daoxian)福岩洞(Fuyan Cave)发现的牙齿让人感到兴奋。在本周的《自然》(Nature)杂志上,由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刘武(Wu Liu)研究员及吴秀杰(Xiu-Jie Wu)博士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报告称,发现了和现代中国人牙齿几乎没有不同的具有细长牙根的小牙齿。事实上,牙齿的磨损形式和形状如此现代,一些人都奇怪它们怎么会这样的古老。
     
      数据来自于一个小石笋,它是覆盖在保存牙齿地层上的流石的一部分。研究小组利用铀转为钍的放射性衰变追溯这一石笋至8万年前——这是牙齿的最小年龄。论文共同作者、伦敦大学学院Maria Martinón-Torres说,在人类层(hominin layer)中灭绝大象、鬣狗和熊猫的化石历史最多为12万年,因此研究小组推断牙齿的历史为8万—12万年。
      爱荷华大学古人类学家Russell Ciochon说,但这一石笋与牙齿来自不同的掘沟中,或许是不同的时期。“福岩洞的真实年代有可能是可靠的,但我怀疑牙齿有没有那么久远。”
    作者们坚持认为洞穴的地层学是明确的。刘武甚至认为,该研究发现支持了这一观点:人类诞生于中国而不是非洲。这一研究发现有可能会引起“很多的争论。迫使重新探索中国其他所谓的人类遗址。”Martinón-Torres说。
生物通:何嫱)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5 13:43 编辑

澎湃新闻网: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5284

15-10-15 11:06 来自 绿政公署


道县福岩洞地理位置及洞内景象
中国科学家发现了东亚地区最古老的现代人化石,它们来自该地区最早出现的现代人类。

对这些化石的研究表明,早在8万年前到12万年前,中国南方地区就出现了跟现存人类很相像的现代人,这比欧洲地区早了3万到7万年。

该研究论文10月15日凌晨1时在线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杂志《自然》(Nature)上,标题为《中国南方地区最早的现代人》(The earliest unequivocally modern humans in southern China),《自然》为该文章配发了专门评论。
     14日下午,文章通讯作者之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武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中国南方地区可能是中国现代人类形成和演化的中心区,而这些现代人可能起源于该地区的古人类,而非来自非洲
     刘武解释说,通俗地讲,根据演化阶段,人类可以被分为古人类和现代人类。人们对于古人类的起源,已经有统一的看法。古人类,如猿人,在约19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并从那里迁徙扩散到世界各地。但学术界对现代人类的起源,尚未达成一致意见,目前主要有三种观点。一种观点是非洲起源说,现代人类最先在非洲出现,然后迁徙到世界各地;另一种观点是多地起源说,现代人类在世界各地多个地方分别被演化出来;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中间学说”。
   刘武支持多地起源说。他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带领的研究团队在湖南发现了前述化石。2011年-2013年3年间,他们在湖南省永州市道县乐福堂乡的一个名为“福岩洞”的洞穴中发掘出47颗人类牙齿化石,以及大量的野生动物化石,如剑齿象、貘、猕猴、叶猴、长臂猿、梅花鹿等的化石。


道县福岩洞外景及发现的47枚人类牙齿化石

刘武介绍说,这47枚人类牙齿化石具有现代特征,它们跟现存人类的牙齿很像,但跟古人类,比如北京周口店猿人的牙齿不一样。
根据铀系法测年,并结合古地磁测定等,研究人员确定这些牙齿化石的年代在8万到12万年左右。


中国科学家在湖南道县福岩洞发现东亚最古老现代人牙齿化石。

    刘武指出,在世界范围内,西亚以色列地区发现的最古老的现代人类化石是5万年前的,欧洲发现的是4.5万年前的。这意味着中国境内出现的现代人类的时间比上述地区早3万年到7万年。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罗宾•登内尔(Robin Dennell)在发表在《自然》的评论中称,刘武等人发现的化石意味着,中国南方地区的现代人类是8万到12年前从阿拉伯半岛或地中海东部迁徙过来的
    但刘武告诉澎湃新闻,新发现的化石没有提供支持罗宾•登内尔观点的直接证据,这些现代人可能是从本地的古人类演化来的



录入编辑:薛小林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浙江在线:

http://www.zjol.com.cn/05zjol/system/2015/10/15/020872997.shtml

传统理论认为,现代人起源于非洲,并在5万年前走出非洲,迁移至西亚和欧洲。而中国古人类学家却在湖南发现了距今12万到8万年的现代人化石,对现代人的非洲起源说提出了挑战。

“正式发掘时,我们发现了5枚古人类的牙齿,当时虽然还没有具体的测年结果,但和以前只有动物化石的发掘成果相比,这已经是个巨大的突破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后称北古所)的研究员吴秀杰说,“但是没想到,接下来的研究甚至可能让我们借此改写现代人的演化和迁徙史。”

刘武和吴秀杰把他们团队最新的研究成果发表在了《自然》(Nature)上。先后在湖北省道县福岩洞中发掘出的47枚古人类牙齿让他们惊喜不断,因为这些在形态学上与现代人几乎没有区别的牙齿属于生活在12万到8万年前的现代人(也称晚期智人),而此前的观点是,演化到这个阶段的现代人在5万年前才出现在西亚地区,在4.5万年前才出现在欧洲,按照这个时间,现代人要想跨越西亚来到中国,还得更晚才行。然而生活在道县附近的现代人却以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在12到8万年前的中国南部地区出现了。这种现象似乎与主流的“非洲起源论”格格不入,它在现代人的演化史上撕出一个巨大的口子,等待科学家去填补。

1987年时,北古所的研究人员就和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以及道县文化局联合组织了考察,当时他们只在福岩洞中找到了24种哺乳动物的牙齿和少量头后骨化石。2010年秋天时,刘武的研究团队准备在当初工作的基础上做第二次考察和试挖掘。他们认定,这种由喀斯特岩溶地貌形成的洞穴内部环境非常稳定,在沉积物埋藏的过程中也没有扰动,形成了清晰可对比的地层,因此进一步发掘的潜力非常大。到了第二年的秋天,由吴秀杰研究员领导的野外发掘队不仅发掘出了5枚古人类的牙齿,还在堆积物中找到了可以精确确定埋藏年代的测年样品。

刘武(左三)和吴秀杰(左一)陪同两位西班牙古人类学家考察福岩洞。

“在岩层的底部我们找到了一块次生碳酸岩沉积物,根据它的特性,我们可以大致确定洞穴中的沉积物都是在什么时间以后沉积下来的,”在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任职的蔡演军是这篇文章的作者之一,他说,“我们从这块样品中切出非常纯净的一小块,送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做同位素的测年实验。结果显示这块样品的年龄距今12万年左右,这就意味着埋藏古人类化石的地层的形成时间不早于12万年。这个时间点相当于这套沉积物的底界。”随后,研究人员又在这套沉积物之上找到了原生的石笋,它相当于为这套沉积物盖了层被子,限定了沉积物沉积的最晚时间。在经过同位素测年之后,研究人员确定它的年龄距今约8万年。这个时间点则相当于这套沉积物的顶界。

对于地质学家来说,确定了沉积物的底界和顶界,就相当于确定了其中化石的生存年限,因此,出产自这套岩层的古人类和古脊椎动物也都生活在距今约12到8万年之前。时间大致确定下来后,整个研究团队都非常兴奋,他们知道自己发现的东西非常特别,在这么古老的时间段中找到人类的牙齿,的确是了不起的发现,因为即使在全球范围内,也很少发掘出这个时间段的人类牙齿。于是他们精心地制作了后续挖掘和研究的流程,在随后的几年中一直潜心研究。

“我们研究牙齿,是因为它十分坚硬,易于保存,”北古所的吴秀杰研究员说:“大部分时候,我们更喜欢研究化石骨骼。但这个山洞并不是原生的居住地,而是后期经过水流改造才把含有牙齿和少量骨骼的沉积物搬运到这里的。水流的撞击和冲刷会使不够坚硬的骨骼变得支离破碎,最后能保留下来的,只有部分头骨和十分坚硬的牙齿。”在人类演化的过程中,牙齿的形态变化非常明显,因此,研究牙齿不仅可以找出牙齿的拥有者是谁,还能确定他/她的年龄、食物结构和健康状况等信息。这次研究中,正是由于对比研究了不同演化阶段的人类牙齿化石,发现它与早期智人的牙齿明显不同,而与我们现代人的牙齿十分相近,才得出了这些牙齿属于现代人的结论。

当时间地点和人物都浮出水面时,唯一在人们心中打转的问题是,这些生活在12到8万年前的现代人从哪儿来,又走向了何处?

“我们还无法说明,现代人到底是从非洲崛起,逐渐占领西亚和欧洲,进而迁徙到中国,形成了现在生活在这里的人群;还是部分现代人本来就起源于中国。这是‘非洲起源论’和‘多点起源论’之间存在的争议,在学术圈中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但我们能确定的是,已经在非洲以外的地方找到了年代非常靠前的现代人生活区。” 刘武说,“生活在中国的现代人或许就是独立起源,我们甚至可以猜想,在12万到8万年前,早期智人和现代人共同生活在这片温暖的喀斯特地区。他们或各自为政,或刀兵相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代人逐渐取代了早期智人,占领了整片东亚地区。”

据环球科学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难以置信,如果这是真的,我们的现代人类迁徙过程要改写了。
如果要跟以前的知识最大限度的结合起来,最有可能的是完全现代人出非洲时间要大大提前,到至少12万年,而不是现在的6-10万年。
也可能非洲以外现代人曾集中在南亚生活过,记得有文章推测过P起源于东南亚。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对于刘武完全无视分子人类学的成果表示有些担心。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几天不来,就发生如此激动人心的重大新闻,激动ing...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才对吗 东亚人单眼皮 宽脸这些特征 据说不是在寒冷的地区进化了好多代才出现的 如果和西亚 欧洲出现的时间类似 我们现在应该长得像中东或者欧洲人
Truth or Happiness Never Both
这才对吗 东亚人单眼皮 宽脸这些特征 据说不是在寒冷的地区进化了好多代才出现的 如果和西亚 欧洲出现的时间类似 我们现在应该长得像中东或者欧洲人
skyyrie 发表于 2015-10-16 00:22
如果东亚人是华南东南亚起源,那么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在相对温暖湿润的气候中会进化出单眼皮,蒙古褶,高颧骨,皮下脂肪较厚这些沙漠或寒冷地区的特征,也很难解释为什么最典型的蒙古人种特征出现在北亚和东北亚,而不是在华南和东南亚。

先别这么着急下结论。首先这个8万到12万年很可能只是洞穴本身的年代,并不是牙齿的年代,这些牙齿的年代很可能要晚很多。其次,就算这些人真的是8万到12万年前就生活在此,那也很难说明他们就是现代东亚蒙古人种的直系祖先。年代太久远,中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1

评分次数

  • ranger

年代太早了,估计不是Y染色体亚当和线粒体夏娃的后代,而现代东亚人却是Y染色体阿当和线粒体夏娃的后代,简单来说,他们不是现代东亚人的祖先,他们是被现代人取代的已灭绝支系

当然,他们在更早的时候也是来自非洲,是比现代人更早一批离开非洲扩散至东亚的智人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6 15:06 编辑
这才对吗 东亚人单眼皮 宽脸这些特征 据说不是在寒冷的地区进化了好多代才出现的 如果和西亚 欧洲出现的时间类似 我们现在应该长得像中东或者欧洲人
skyyrie 发表于 2015-10-16 00:22
黑皮肤的南印度人,脸够宽吗?南印度不见得气候很寒冷吧?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6 15:08 编辑
对于刘武完全无视分子人类学的成果表示有些担心。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5-10-15 16:12
刘武老师和吴秀杰博士的这篇文章,是一篇体质人类学关于牙齿性状测量比较的文章。因此,即使不考虑分子人类学的研究观点也没有任何问题。 并且,这篇文章的行文中,有关现代人类起源的各种年代的描述,实际上已经论及了分子人类学现在的普遍观点,比如 距今5万年现代人才从中东大范围扩散等等。

刘武老师和吴秀杰博士的这篇文章对道县福岩洞出土的8-12万年的人类牙齿进行了准确的测量和详尽的比较分析,参考各种测年手段和出土动物骨骼的分析,最终认为,福岩洞出土的牙齿代表了目前东亚最早的“Homo sapiens 现代人”。 不同于以往零星发现的一个或几颗人类牙齿,这一遗址发现的人类牙齿的数量堪称庞大(47颗)。材料来自系统的发掘,测量性状的数据详实,与其他化石数据进行了详尽的比较,其研究成果十分重要。

正如牛津大学考古学家Michael Petraglia所评论的那样,“This is stunning, it’s major league. It’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finds coming out of Asia in the last decade”。"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顶级的研究成果,堪称近十年来亚洲学者得出的最重要的科学发现之一。"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如果东亚人是华南东南亚起源,那么就很难解释为什么在相对温暖湿润的气候中会进化出单眼皮,蒙古褶,高颧骨,皮下脂肪较厚这些沙漠或寒冷地区的特征,也很难解释为什么最典型的蒙古人种特征出现在北亚和东北亚, ...
MNOPS 发表于 2015-10-16 04:20
现代蒙古人种中的北亚蒙古类型(单眼皮,蒙古褶,高颧骨等在蒙古族中出现较高的性状),是近 2万年以来北亚地区人类演化,漂变的结果,与5万年以前人类如何扩散亚洲没有关系。 可以参考扎赉诺尔人和柳江人。在距今1万年以前,东亚南部和北部的人类颅骨的差异还不明显,还没有形成现存的地理类型。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刘武老师和吴秀杰博士的这篇文章,是一篇体质人类学关于牙齿性状测量比较的文章。因此,即使不考虑分子人类学的研究观点也没有任何问题。
Ryan 发表于 2015-10-16 15:06
他指的显然不是文章中的论述。而是新闻稿中提到的作者观点,比如:


刘武说,“生活在中国的现代人或许就是独立起源"
"刘武甚至认为,该研究发现支持了这一观点:人类诞生于中国而不是非洲。"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16 18:47 编辑

Science同步刊发的评论文章:
http://www.sciencemag.org/conten ... 1-9363-b0d58a27e320

Science 16 October 2015:  Vol. 350 no. 6258 p. 264
DOI: 10.1126/science.350.6258.264


Human Evolution



First modern humans in China
Ann Gibbons


For decades, anthropologists have tried to trace the patchy trail left by the earliest modern humans out of Africa. But they have been stymied by gaps in the fossil record or unreliable dates, especially in East Asia. Now, Chinese anthropologists report 47 teeth of Homo sapiens from a cave in southern China, dated to 80,000 to 120,000 years ago. If the dating is accurate, the discovery pushes back the appearance of our species in Asia by at least 30,000 years, wiping out a long-standing picture in which modern humans swept out of Africa in a single wave 50,000 to 70,000 years ago.

“This changes everything. It's the best evidence we have for modern humans in East Asia this early,” says archaeologist Michael Petraglia of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in the United Kingdom, who was not part of the work but has long advocated an early migration out of Africa. Others question the dates. “This case is better than the previous similar claims, but it is not fully convincing,” says paleoanthropologist Yousuke Kaifu of the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e and Science in Tokyo.

Most researchers agree that modern humans arose in Africa and first ventured out of that continent into the Middle East about 120,000 to 90,000 years ago, as shown by skulls from Israel. But H. sapiens remains don't appear in Europe, East Asia, and Australia until 40,000 to 50,000 years ago. Older fossils in Asia proposed as H. sapiens are controversial. Genetic studies, too, suggest that humanity's great global expansion began just 50,000 to 70,000 years ago.

But Petraglia and others have unearthed sophisticated stone tools from the Arabian Peninsula and India, persuading him that modern humans left Africa as long ago as 125,000 years, settled in a then-wet Arabia, then pushed into India and eastward (Science, 29 August 2014, p. 994). Skeptics counter that other archaic humans could have made the tools, and that fossils are needed as proof.

Hence the excitement about the teeth reported this week in Nature, from Fuyan Cave in Daoxian in southern China, about 600 kilometers northwest of Hong Kong. A team led by Wu Liu and Xiu-Jie Wu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Institute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 and Paleoanthropology in Beijing found small teeth with slender roots that barely differed from modern Chinese teeth. Indeed, the wear pattern and shape of the teeth are so modern that some wonder how they could be so old.

The dates come from a small stalagmite, part of a flowstone that capped the layer holding the teeth. The team used the radioactive decay of uranium to thorium to date this stalagmite to 80,000 years ago—a minimum age for the teeth. Fossils of extinct elephants, hyenas, and pandas in the hominin layer are 120,000 years old at most, so the team concluded that the teeth are 80,000 to 120,000 years old, says co-author Maria Martinón-Torres of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But the dated stalagmite came from a different trench than the teeth, and may be of a different age, says paleoanthropologist Russell Ciochon of the University of Iowa in Iowa City: “The actual dates reported for Fuyan Cave are probably good but I doubt that the teeth are that old.”
The authors insist that the stratigraphy in the cave is clear. Liu even argues that the find supports the radical—and minority—view that our species was born in China, not Africa. The discovery is likely to spur “a lot of debate,” Martinón-Torres says, “and force a new look at other alleged [H. sapiens] sites in China.”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