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元谋人牙齿的铲形也比较明显。
元谋人牙齿.jpg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0-31 11:45 编辑

不过,铲形门齿这一性状(包括其他的骨骼表型),并不构成东亚人连续进化的有效证据。原因是:DNA的突变和缺失(假定为物种C)会造成表型的变异。此时,没有发生突变或缺失的后裔(假定为物种A/B)之间虽然彼此表型相似,但不代表彼此间有直系继承关系。

铲形门齿在南猿的各种后裔都有观察到(程度不一),可以认为是一种始祖型。同一个始祖的两种后裔之间彼此表型接近,无法推出这两种后裔之间彼此有先后继承关系。现代人的始祖可能因为突变或缺失而失去了这种表型(最典型的一类),而在迁徙到东亚的过程中,与当地早期智人(丹人?)混合而重新获得了这一性状。不过,早期不同人种之间的混合历史很复杂,现代人(AMH)与丹人的混合也可能不止一次。更重要的是,决定颅骨和牙齿性状的基因目前还未能全部确定。所以,可能与东亚人类连续进化的性状的相关基因,是如何演化或混合的,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隆攀gdzq 于 2015-10-31 12:29 编辑

81# Ryan 这个牙形像铲我看出来了。

baiyuere在56#说到,华北人高达95%-100%的铲形门齿,是否意味着南方这种齿形没有那么高?或者越往南这种齿形比例越低,如果是,有可能与饮水有关,与饮水钙吸取及酸性水对牙齿腐蚀有关。

无论是地表水或是地下水,北方水pH值较高,6.5-7.5(甚至8)居多,水偏碱性,水中钙离子含量较高,身体对钙的吸入有利,而在南方,无论是地表水或是地下水,pH值偏低,6.0-6.5居多,部分低至5.5,水偏酸性,对钙具有一定的腐蚀性,同时水中钙离子含量较低。经过几百年几千年,对人体钙质的影响就会体现出来。

一般纬度较高、气候干冷,水的pH值会偏高,水中矿化度及钙离子浓度亦高;低纬度天气湿热,水的pH值偏低,水中矿化度及钙离子浓度亦低,也会导致植物pH值偏低,想想如果天天吃酸醋牙齿会是什么样子。
83# 隆攀gdzq
铲形门齿跟腐蚀没什么关系。况且都是找比较正常的牙齿来分析。
另外更正一下我说的华北人95-100%的铲形门齿,指的是新石器人骨。现代人骨中铲形门齿比例反而没这么高(可能是因为混血的关系)。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我从下巴颏的尖端往上走,跳过嘴部到人中,再从人中沿着鼻子往上,从鼻梁到额头再到天灵盖,一直到后脑勺枕骨下面都有一道楞= =
话说我这个整个脑袋也算是“加筋”了吗?!
说脑袋顶上的楞,类似矢状脊我到也认了,但是人中和下巴颏上也有楞,我也是不明白了。
84# baiyueren 应该先搞清楚这种牙形与地域、气候的关系,因为除饮水影响外,植物、食物都与气候有关。我说腐蚀作用并不是立刻发生的那种病痛症状,而是几千年缓慢的影响过程。认为从尼人或丹人那里遗传个铲形门齿来可能性太小,就算东亚人遗传有几个百分点的尼人或丹人基因是真的,为什么光牙齿承袭个百分百的铲形门齿来?而不允许百分之九十几的非洲现代人基因把尼人或丹人的铲形门齿抹掉?根本都讲不通。
貌似西南喀斯特山区钙离子浓度更高,东部地区的人新到那里如果不注意饮水,得肾结石的几率大
貌似西南喀斯特山区钙离子浓度更高,东部地区的人新到那里如果不注意饮水,得肾结石的几率大
welson 发表于 2015-10-31 13:53
是这样,石灰岩地区地下水pH及钙离子浓度都比较高,对钙不易产生腐蚀作用,但不包括雨水及由雨水汇成的地表水。旧石器时代居溶洞的古人应受影响,石灰岩穴居人与后来的棚居人可能有差别。
83# 隆攀gdzq  
另外更正一下我说的华北人95-100%的铲形门齿,指的是新石器人骨。现代人骨中铲形门齿比例反而没这么高(可能是因为混血的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5-10-31 13:23
现代华北人铲形门齿比例大约为多少呢?福建人呢?
http://www.doc88.com/p-7456149741629.html

当中“4 亚洲地区现代人起源的巽他型牙齿特征假说”。

再按内容外推,早期的早亚洲人包括东南亚的C、K*及日本绳文人D是巽他型牙齿,后来的O窜进东亚中国的内陆就出现了中国型牙。不能排除中国内陆的石灰岩溶洞、地下水以及与水质相关的食物链是产生中国型牙的原因。就如北方某些地区的的高氟水,只要生活了一段时间就会满口黑黄牙,根本跑不掉。

像早期海边渔猎族C可能不会出现铲型门齿,到处游荡的狩猎族D出现这种类型也没有那么多。
84# baiyueren 应该先搞清楚这种牙形与地域、气候的关系,因为除饮水影响外,植物、食物都与气候有关。我说腐蚀作用并不是立刻发生的那种病痛症状,而是几千年缓慢的影响过程。认为从尼人或丹人那里遗传个铲形门齿来 ...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5-10-31 13:44
遗传漂变嘛,有些性状遗传下来,正好就是两个字凑巧
另一种解释可能是这样,是东亚的食物链选择了这种铲型门齿。大体上人类分三次走出非洲进入东亚,大约200万年前一次,78-20万年前算一波,现代人祖先笼统算一次。每次迁入东亚前他们属铲型门齿的不多,进化出铲型门齿意味着对某种食物的严重依赖,这种食物很可能是植物,尤其进入东亚以后对这种植物依赖性更强,只有采食这种植物的人类才能生存下来,但采食这种植物就必定进化出铲型门齿来,因为不管是几十万年前还是几万年前进入东亚的人,对这些植物的吃法是一样的。
91# 无诸王 这种现象太普遍了,难以用遗传漂变来解释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5-10-31 20:00 编辑

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个8-12万年前的古人,甚至包括6万年前的柳江人更现代人有任何直接的血统关联,4-6万年前的蒙戈湖人更是fully modern human的颅骨,不光光是牙齿,但其古dna测试结果,显示其母系血统与现代人毫无关联,大约介于尼人和现代人之间,暗示尼人之后,现代人之前,还有一批出非洲古人。
当然,少量混血恐怕不可避免,甚至也可能很多,比如100万年遗传距离的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组,最近测试的美拉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样本,混血比例甚至可以高达18%。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灾变,导致非洲以外大部分地区的人类都收到了灭顶之灾?!在最后一次走出非洲之前?或者走出非洲之后发生了大灾变,而只有少数地区的人类得一幸免于难
我看铲形门齿跟适应性没有关系。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不过,铲形门齿这一性状(包括其他的骨骼表型),并不构成东亚人连续进化的有效证据。原因是:DNA的突变和缺失(假定为物种C)会造成表型的变异。此时,没有发生突变或缺失的后裔(假定为物种A/B)之间虽然彼此表型相似,但不代表彼此间有直系继承关系。

铲形门齿在南猿的各种后裔都有观察到(程度不一),可以认为是一种始祖型。同一个始祖的两种后裔之间彼此表型接近,无法推出这两种后裔之间彼此有先后继承关系。现代人的始祖可能因为突变或缺失而失去了这种表型(最典型的一类),而在迁徙到东亚的过程中,与当地早期智人(丹人?)混合而重新获得了这一性状。不过,早期不同人种之间的混合历史很复杂,现代人(AMH)与丹人的混合也可能不止一次。更重要的是,决定颅骨和牙齿性状的基因目前还未能全部确定。所以,可能与东亚人类连续进化的性状的相关基因,是如何演化或混合的,还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Ryan 发表于 2015-10-31 11:29
如果说铲形门齿可以证明是从东亚非现代智人那里遗传而来,已经足够震憾了。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本帖最后由 隆攀gdzq 于 2015-11-1 07:33 编辑

按照本地起源说,北京猿人从元谋人那里承袭了铲型门齿,但百余万年前与几十万年前的人存在延续关系几乎没有,原因是大约79万年前发生过一次陨星撞击大灾难,撞击飞出的熔融物(雷公墨)在广西、雷州半岛及海南岛中更新世地层中很容易捡到,同样分布于中南半岛及澳洲、印尼及菲律宾等地。另一方面猿人脑容量也发生过突增,79万年以前的早期直立人脑容量只有700-800ml,而像北京猿人等晚期直立人突然就上升到900-1000ml以上,如郧县人1065ml、北京人1059ml。此为虽为铲型门齿,前后却没有袭承关系的例子(证据),早期直立人与晚期直立人的铲型门齿应是独立进化成的。

    79万年前的陨星大撞击,规模很大,雷公墨分布范围占到地球面积的1/10,据称当时造成数年(七八年)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天气。不是在赤道的人群很难度过这次灾难,当时人类还未穿衣服,不说数年,几天都顶不下来。
可能是某种环境下食物选择方式造成的趋同进化~

啃树皮-金丝猴1.jpg
2015-11-1 11:23

啃树皮-毛驴1.jpg
2015-11-1 11:23


啃树皮山羊1.jpe (141.48 KB)

啃树皮小狗1.jpg
2015-11-1 11:23


啃树皮1.jpg
2015-11-1 11:23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5-11-1 11:56 编辑
报道1( http://shanxi.youth.cn/2015/1016/2382775.shtml):
    “在刘武看来,47枚牙齿所代表的研究发现让人们认识到东亚最早的现代人是出现在中国的华南地区,并且从现在已有的研究发现可以推测,现代人在中国的扩散是从华南往华北方向进行的。但是,对于推翻“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学说,刘武认为这次的研究结果并不能得出这个结论。”。

报道2:http://finance.chinanews.com/life/2015/10-16/7572697.shtml
    “刘武认为,此次发现表明中国南方地区可能是中国现代人类形成和演化的中心区,而这些现代人可能起源于该地区的古人类,而非来自非洲。”
Ryan 发表于 2015-10-21 15:55
刘武这两段话的意思仔细揣摩起来,其实并不矛盾。道县古人未显出典型的门齿铲形特征,说明他们很可能与中国更古的直立人或丹人类型无承继关系。所以刘武说“这次的研究结果并不能得出这个结论(推翻非洲起源说)”。

但是在华中南地区出现齿形这么“现代和非特化”的类型,我揣测刘武的意思是说:是不是有可能一部分人类在出非洲之后在华南-南陆的宜居地带生息了很长时间,然后再向北扩散,从而演化(也包括与古人混血的可能性)出带有铲形门齿甚至中国型齿的东亚现代人的?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