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5-11-1 16:25 编辑

刘武本身也是古人类齿形研究方面的专家。以下是他在《陕西陇县战国时代人类牙齿形态特征》一文中公开的中国型齿的统计数据。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1-1 12:43 编辑

94# Yungsiyebu

Lake Mungo 3 (LM3)的mtDNA很重要,因此有必要说明一下。

Adcock发现LM3的线粒体 16078-16387之间的序列(被测试的区域)与其他所有现代人的mtDNA距离遥远,而与现代人核DNA中的一个 Insert sequence更为接近,因此超出夏娃世系。此结果显示现代人的早期分化历史是很复杂的。

在Gregory J. Adcock发表文章的当年,就有人质疑其测试结果的准确性。 Cooper et al. 2001说重画系统树的话,LM3还是可以归类到Eve世系之下。 Adcock照例回复说实验过程流程没有问题,没有污染,分析方法无误。有与当时没有条件重测DNA, 这个事也就这样过去了。

1, Mitochondrial DNA sequences in ancient Australians: Implications for modern human origins (page 163)
   G. J. Adcock, E. S. Dennis, S. Esteal, G. A. Huttley, L. S. Jermiin, W. J. Peacock and A. Thorne
DOI: 10.1002/j.1834-4453.2001.tb00490.x

2, Does the Lake Mungo 3 mtDNA evidence stand up to analysis? (pages 163–165)
    J. W. H. Trueman
DOI: 10.1002/j.1834-4453.2001.tb00491.x

3, Lake Mungo 3 and his DNA (pages 166–167)
   Colin Groves
    Article first published online: 14 NOV 2014 | DOI: 10.1002/j.1834-4453.2001.tb00492.x

4, Commentary on G.J. Adcock, et al., 2001 “Mitochondrial DNA sequences in ancient Australians: implications for modern human origins (pages 168–169)
    D. J. Colgan
DOI: 10.1002/j.1834-4453.2001.tb00493.x

5, Lake Mungo 3: A response to recent critiques (pages 170–174)
    Gregory J. Adcock, Elizabeth S. Dennis, Simon Easteal, Gavin A. Huttley, Lars S. Jermiin, W. James Peacock and Alan Thorne
DOI: 10.1002/j.1834-4453.2001.tb00494.x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5-11-1 12:10 编辑
另一种解释可能是这样,是东亚的食物链选择了这种铲型门齿。大体上人类分三次走出非洲进入东亚,大约200万年前一次,78-20万年前算一波,现代人祖先笼统算一次。每次迁入东亚前他们属铲型门齿的不多,进化出铲型门齿意味着对某种食物的严重依赖,这种食物很可能是植物,尤其进入东亚以后对这种植物依赖性更强,只有采食这种植物的人类才能生存下来,但采食这种植物就必定进化出铲型门齿来,因为不管是几十万年前还是几万年前进入东亚的人,对这些植物的吃法是一样的。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5-10-31 18:22
我认为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如果把较弱的“铲形”都算上的话,那么大部分猿人和古人其实都发现过铲形门齿的特征。所以门齿铲形并不是罕见到只有东亚古人才有,因此也不可能成为划分古人类种系的可靠依据。我个人认为只是中国一些古人类学家拿这个说事而已。

懂遗传学的都知道,产生一种变异性状通常是比较难的。但要是加强已有的变异性状是很容易的,比如:
一种可能是通过人工和自然选择让这种性状的基因在种群基因库内扩大,从而在更多的个体身上处于等位基因纯合的状态。
还有一种是,对于一些可以反复复制增长的基因片段(类似STR短串重复序列),只要该基因片段不断复制增长就可以使性状不断加强。
1

评分次数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5-11-1 12:24 编辑

不过,Randall V. Collura & Caro-Beth Stewart在1995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说明的问题,有可能可以解释关于LM3的问题。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378/n6556/abs/378485a0.html

USING oligonucleotide primers designed to match conserved regions of mammalian mitochondrial DNA (mtDNA), we have amplified and sequenced two divergent cytochrome b nuclear pseudogenes from orangutan cellular DNA. Evolutionary analysis suggests that a nuclear transfer occurred about 30 million years ago on the lineage leading to the catarrhines (Old World monkeys and hominoids), and involved a long (at least 3 kilobases), probably damaged, piece of mtDNA. After this transfer, the pseudogene duplicated, giving rise to the two copies that are probably present in all hominoids, including humans. More recent transfers involving the entire cytochrome b gene have also occurred in the Old World monkeys. Such nuclear copies of mtDNA can confound phylo-genetic and population genetic studies, and be an insidious source of DNA contamination of 'ancient' and forensic DNA. Indeed, contamination with these anciently transferred human pseudogenes5 is almost certainly the source of the cytochrome b sequences recently reported from 'dinosaur bone 'DNA'.

这篇文章说明,使用以人线粒体为目标而设计的寡核苷酸引物来做PCR, 他们在猩猩的核DNA中发现两个残留片段。经分析认为,在人科动物始祖身上,这些片段大约在3000万年前发生转座,从线粒体迁移到核DNA中。之后发生重复而变成两个拷贝,在所有人科动物的DNA中都保存至今。最后作者认为,近年(1995年之前)研究者测出的“极古老的,恐龙级别的”人类mtDNA,几乎都可以确定是来自 核DNA中 cytochrome b基因序列的污染。


我有感于LM3的古DNA测试结果难以理解,故而翻阅了上述文献。总结下来,我认为,LM3的mtDNA的测试结果应予放弃。由于引物的原因,作者很可能没有测到LM3的真正的线粒体,而是测到了LM3遗骸中的核DNA的残留片段。
1

评分次数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有必要找找粪便化石了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5-11-1 12:18 编辑
有必要找找粪便化石了
我方队友 发表于 2015-11-1 12:05
现在有更先进的方法——同位素检测法,可以大致了解古人类食物的种类。原理在于不同的食物内的碳、氮同位素比例有一定的差异。参见这里:
http://www.docin.com/p-869074189.html

那么多人牙足够检测用的,可以把食物种类查的很清楚。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101# baiyueren 从这份统计数据来看,铲形基本上是呈从南往北、从沿海至内陆比例增高的趋势。不能排除与食物的酸碱度有关,而食物的酸碱度主要与气候、与水有关。如果食物偏于酸性,又最先用门牙啃吃,必然遭受酸的腐蚀,如吃酸果,太酸了可以感觉到难受,久而久之原本是方形的门牙也被腐蚀成尖形的。从非洲沙漠出来的猿人或古人,他们原始的牙齿有可能是方形的(铲形),居住南方的被腐蚀成尖形,而在北方及内陆的保留或复原了方形。
102# Ryan

我有重新看了一下LM3的高变区的序列,我倒认为,LM3的序列,貌似有点像L2c。

16051-16387:

LM3: 16223T, 16230G, 16263C, 16264T, 16278T, 16290T, 16301T, 16355T, 16356C, 16387G
L2c2:16223T, 16264T, 16278T,  G16390A。

不过希望我只是瞎猜--多出来的几个突变位点的突变速率并不高,不太支持我的归类。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测mtDNA全序才有定论。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107# 隆攀gdzq
那一系列中国型齿的特征能用腐蚀来解释吗,比如臼齿的纹路和嵴的变异能用腐蚀来解释吗?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108# Ryan
除非重新给澳洲古代人骨测mt全序,否则不会有定论。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5-11-1 13:53 编辑

更正一下:我前面对双铲形门齿的说法错了。刚找到论文上的权威解释,似乎是在中门齿的舌侧和唇侧同时出现铲形,也就是呈现内凹外凸的结构。另根据文中的分析,双铲形门齿特征在古人类中无或微弱,只有丁村人比较明显。

双铲形门齿.png
2015-11-1 13:46


还有,在网上找到一个中门齿显著铲形的图片。按这个标准,我的中门齿只能算微弱铲形。

oYI1XGXOsU4.jpg
2015-11-1 13:50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更正一下:我前面对双铲形门齿的说法错了。刚找到论文上的权威解释,似乎是在中门齿的舌侧和唇侧同时出现铲形,也就是呈现内凹外凸的结构。另根据文中的分析,双铲形门齿特征在古人类中无或微弱,只有丁村人比较明显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5-11-1 13:46
双铲形,原来是指的内外两侧都是铲形的意思啊。那我应该是上牙四颗都是铲形,其中两颗是微弱的双铲形。
本帖最后由 隆攀gdzq 于 2015-11-1 16:50 编辑

112# 无诸王 111#小孩的牙齿,上门牙两颗应算是铲形吧?而再侧边的两颗带尖形豆状的应不算,但我印象中光两颗方形的不多,上面四个方形的较多,我也是上四个方形的。我刚才想从网上找巽他型门牙图片,没找到,平时也没在意不是铲形(方形?)的牙又是什么样子的,看能否上传一张。还有一个问题,所谓的铲型门齿,有没涉及到数量问题,是一颗、二颗、三颗还是四颗。
5bafa4.jpg
2015-11-1 16:49


上面的是否属铲形,下面的叫巽他型?
本帖最后由 无诸王 于 2015-11-1 16:45 编辑
112# 无诸王 111#小孩的牙齿,上门牙两颗应算是铲形吧?而再侧边的两颗带尖形豆状的应不算,但我印象中光两颗方形的不多,上面四个方形的较多,我也是上四个方形的。我刚才想从网上找巽他型门牙图片,没找到,平时也 ...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5-11-1 16:35
铲形就是说你摸摸,里边的两个牙齿之间交界的地方是突的,能摸出来棱
112# 无诸王 111#小孩的牙齿,上门牙两颗应算是铲形吧?而再侧边的两颗带尖形豆状的应不算,但我印象中光两颗方形的不多,上面四个方形的较多,我也是上四个方形的。我刚才想从网上找巽他型门牙图片,没找到,平时也 ...
隆攀gdzq 发表于 2015-11-1 16:35
要从嘴巴内侧看,才看得出来。。。。。
114# 无诸王 上面四颗里面有点凹坑,中间两棵稍为明显一点,但没有111#左图明显,几个牙齿之间交界的地方还是比较平整,突得不是很明显,也摸不出棱来。好像不太典型。

搜一下”门牙“,铲形不铲形的,千奇百怪的牙齿都有,分类可能是个概念问题。
看刘武在《蒙古人种及现代中国人的起源与演化》中的论述。10万年前的人骨现在找是找到了,不过没有铲形门齿,本地起源说受到迎头痛击!

多起源.png
2015-11-1 17:13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本帖最后由 baiyueren 于 2015-11-1 18:42 编辑

116# 隆攀gdzq
你先站到大镜子前,然后张开嘴,手拿小镜子镜面朝上放进嘴里,就能看到上颚四颗门牙是否铲形。
我照过了,结果是:中门牙微弱铲形,侧门牙典型铲形。从内侧看,侧门牙中间凹陷明显,左、中、右边缘都明显凸起。

再比如下面这张图,中门齿是中等或稍弱的铲形,侧门齿是显著的铲形。

12014509374.jpg
2015-11-1 18:39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116# 隆攀gdzq
你先站到大镜子前,然后张开嘴,手拿小镜子镜面朝上放进嘴里,就能看到上颚四颗门牙是否铲形。
我照过了,结果是:中门牙微弱铲形,侧门牙典型铲形。从内侧看,侧门牙中间凹陷明显,左、中、右边缘 ...
baiyueren 发表于 2015-11-1 18:17
看来确实直发和铲形牙是相关的,我的上牙比这人要显著得多,同时头发也极其粗、直,即使长得比较长,也不会弯。
我的门牙则是比图上的铲形程度还要弱一个等级,中、侧门牙都是如此。
NRY: O2a1c1a1a1a1a1a1-002611,F11,F17,F856,F1495(源自粤西云浮)
mtDNA:B4d1(源自浙北慈溪)
百越人的人类学文集 http://blog.sina.com.cn/baiyueren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