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从韩国上林里铜剑和日本平原村铜镜论中国古代青铜工匠的两次东渡

2015年09月14日 09:49 来源:《文物》2015年08期 作者:白云翔

【摘要】东亚地区的中、日、韩三国,古代不仅存在着各种形式的文化交流,而且还多次发生过人群的移动。本文通过对韩国完州郡上林里发现的铜剑和日本福冈县平原1号墓出土铜镜及相关问题的考察,分别探讨了中国古代青铜工匠东渡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时间及路线问题。通过考古发现探究古代东亚各地之间人群的移动和交流,尤其是环黄海地区之间的文化联系及环黄海之路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等,是值得关注的一种研究思路。

  【关键词】青铜文化;平原村;朝鲜半岛;日本列岛;日本福冈;圆首;路线问题;陶范;辽东半岛南端;战国中期

http://ex.cssn.cn/kgx/sjkg/201509/t20150914_2253629.shtml
至于吴越铸剑工匠东渡朝鲜半岛的路线,无疑经由的是海上之路, 但恐怕不是所谓的“横穿黄海南部” 的海上之路, 而是黄海 → 渤海 → 黄海的海上之路,其理由如下。

其一,从长江下游入海口一带直接横跨东海和黄海南部到朝鲜半岛西南端,虽然直线距离最近,但航海难度大,并且需要横穿黄海南部的南北向海流 [42] ,这对于当时的工匠来说显然难以做到。 然而,如果从长江入海口沿东海西岸和黄海西岸的近海一路向北,则要容易得多。 况且,黄海近海的南北海上交通之路,早在春秋末年就已经开通,吴王夫差曾经由此海路攻打齐国 [43] 。

其二,从山东半岛北端蓬莱一带入海,沿庙岛列岛北上, 穿过渤海海峡到达辽东半岛南端,然后沿黄海北岸的近海向东再向南到朝鲜半岛西海岸,是古代一条重要的水上交通线。 考古发现和研究表明,早在史前时期,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之间就以庙岛列岛为通道出现了文化的交流和人群的移动 [44] ;战国时期,山东半岛的居民曾沿庙岛列岛渡海北迁到辽东半岛 [45] 。公元前 109 年, 汉武帝发兵渡渤海征朝鲜讨伐右渠,与陆上军队夹击王险城 [46] ,走的就是这条水路。 现在从山东烟台至辽宁大连,其航程为90 海里左右,因此有学者认为,这条水路是“齐人渡海适韩国的最捷近航路” [47] 。其三,朝鲜半岛迄今发现的“中国式铜剑”,大多集中在今韩国境内,上林里更是地处朝鲜半岛的西南部,暗示这种铜剑的产地或许是在半岛的西南部, 这也正是东渡铸剑工匠的落脚之地。 据后世的文献记载可知,朝鲜半岛西部的近海,是一条活跃的南北水上交通路线, 汉魏之际从地处朝鲜半岛西北部的带方郡前往日本列岛的倭地诸国,主要交通路线就是半岛西海岸的海上路线 [48] 。综上分析, 就吴越地区铸剑工匠东渡朝鲜半岛的海上交通路线进行复原(图四),即:从杭州湾或长江口一带入海,沿黄海西海岸的近海向北,经由海州湾继续北上, 沿黄海近海绕过山东半岛到其北端的蓬莱一带;然后沿庙岛列岛北上,穿越渤海海峡,到达辽东半岛南端;然后沿黄海北岸的近海北上东进,到达黄海的西朝鲜湾;然后由此沿海南下,经由江华湾,最终到达朝鲜半岛的西南部沿海地区, 尤其是群山湾附近的全罗北道一带,完成了吴越青铜工匠的东渡之旅。 此可简称为“黄海 → 渤海 → 黄海”的海上之路。 当然,上述吴越铸剑工匠的东渡之路虽然还需要更多更直接的证据,但根据自然地理环境、当时人们的海上交通能力和后世有关的海上交通路线做出的上述推断,应当是可以成立的。
至于汉朝工匠东渡日本的路线,可能有两条(参见图四)。

一条是“山东半岛陆路 → 渤海 /渤海水路 → 朝鲜海峡水路”,即:先走陆路从洛(雒)阳到山东半岛,再从山东半岛北端的蓬莱一带入海,沿庙岛列岛北上,穿越渤海海峡,到达辽东半岛南端;然后沿黄海北岸的近海北上东进,到达黄海的西朝鲜湾;然后由此沿近海一直南下,经由江华湾、群山湾,绕过朝鲜半岛西南端的近海,穿过济州海峡向东;再由朝鲜半岛东南端的巨济岛和釜山一带的近海转而南下,先后横穿朝鲜海峡和对马海峡,再经由壹岐岛,最终到达九州北部的福冈沿海一带 [79] 。这条路线中的前半段,即从山东半岛北端出发至朝鲜半岛西海岸的海上路线的可能性,前已论述;而由朝鲜半岛西北部近海至日本九州北部沿海一带的海上路线,作为汉末魏晋时期由带方郡 [80] 前往日本列岛倭地诸国的主要交通路线,历史文献有明确记载 [81] 。


另一条是“辽东半岛陆路 → 朝鲜半岛 → 黄海水路 → 朝鲜海峡水路”,即:先走陆路经辽东半岛到达朝鲜半岛西北部的乐浪郡一带, 由黄海的西朝鲜湾入海,然后沿朝鲜半岛西部和南部近海一直向南、向东再转而向南的海路到达日本九州北部的福冈一带沿海地区。 对此,前已述及。 至于自洛阳穿越辽东至乐浪郡的路线, 有可能是洛 (雒)阳—广阳郡—辽西郡某县—辽西郡且虑县—辽东郡武次县—乐浪郡的路线 [82] 。

东渡日本九州倭地的东汉洛阳工匠们,带去了先进的铸镜技术,自觉不自觉地成为古代中日交流的使者和铸镜工匠东渡的先驱。 令人深思的是, 中国发现的东汉魏晋时期的铜镜中,从未见到“师出洛阳”的铭文,但日本出土的三国时期东渡日本的吴国工匠在当地铸造的三角缘神兽镜上,却多次出现有“师出洛阳”的铭文 [83] 。 这是否与东汉时期东渡日本九州的洛阳铸镜工匠在倭地诸国的影响有关,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究的问题。
平原 1 号墓是该遗址规模最大的一座坟丘墓,其结构为“方形环壕墓”(即“方形周沟墓”),环壕东西长 13 、南北宽 9.5 米,其东南角设有出入口。 墓室为竖穴土圹结构,略偏于坟丘的东北部,东西长 4.6 、南北宽 3.5 、深 0.45 米,墓底中央有长 3 、宽 0.8 米的圜底木棺痕迹。 墓室周围分布有大量小柱洞以及一个直径 0.65 米的大柱洞,当与举行丧葬仪式时的设施有关。 随葬器物丰富,棺内出土有大量玛瑙珠、玻璃珠和玻璃
耳珰等;棺外出土有玻璃勾形饰(即日语的“勾玉”)、玻璃珠饰、环首铁长刀、铜镜等;环壕内出土有铁工具、铁镞以及陶器残片等。

该墓的年代为弥生时代后期后半,即公元 200 年前后,被葬者为一女性,推测为伊都国“国王”之墓。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5-10-19 12:51 编辑

日本神道教中,“天照大神”是女神,八咫镜被视为天照大神神体的化身,也可以说镜子就是天照大神,或许日本古代某大人物是日本土著女王与渡来铸镜匠人的后代也未可知。可能明晃晃亮晶晶的中国铜镜一登陆古日本,就把古日本人惊着了,被当成神器,铸镜匠人于是就有很招人的地位,这都是有可能的。
本帖最后由 反恐 于 2015-10-19 12:55 编辑

被称为“日本人心灵故乡”的伊势神宫,祭祀的就是天照大神,神体就是一面八镜(八咫镜、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天照大神三神器)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