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标题

你要准确还原你人生几十年的履历都可能发生很多偏差,需要很多实物材料来辅助还原,甚至大量时间都是空白,比如你压根无法回忆你在10年前某日吃过什么菜,你需要很多档案材料的数字信息来帮助记忆还原,然后对于一 ...
value 发表于 2017-3-13 17:06
哟,你会忘了你姓甚名谁?
O3a3c* (M134+, M117-)
扯特么蛋,将唐尧虞舜都安排在晋南是汉晋以后才有的事,先秦根本看不出来是在山西。陶寺文化高则高矣,但分布仅局促于一隅,你这是在黑唐虞么?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14 11:33
你才在扯淡呢!什么是“唐尧虞舜都安排在晋南是汉晋以后才有的事”?什么是“安排在”?尧都在晋南是根据历史记忆,由官方文献和民间耆老言传两条线确立,如果是汉代以后的“安排在”,那么这个“安排在”割裂西汉与先秦的历史传承,这个“安排在”的理由是什么?不要颠倒因果!

要剥离后世的大一统映射,而且所谓的“分布仅局促于一隅”又有何意?陶寺文化本来就有整个黄河中下游文化的共性特征,也有与北方和长江流域交流的文化特征。尧帝的历史记忆和虞代的历史建构本质是黄河中游人群对自己祖先历史记忆通过大一统映射泛化到黄河中下游,甚至长江流域,历史记忆的建构是有根系的。



20楼

我为什么要记得我不曾存在的名字?

标题

你才在扯淡呢!什么是“唐尧虞舜都安排在晋南是汉晋以后才有的事”?什么是“安排在”?尧都在晋南是根据历史记忆,由官方文献和民间耆老言传两条线确立,如果是汉代以后的“安排在”,那么这个“安排在”割裂西汉 ...
value 发表于 2017-3-14 13:50
唐这个字在上古写作昜,一个不具有特殊性的字,你也不看看先秦有多少地方被称作昜的?历史记忆、官方文献、耆老言传,你能拿出一个来么?
陶寺文化的共性?当时中原文化哪个不具备这个所谓共性?甚至比陶寺还多。再怎么说你得承认陶寺文化影响力有限这一考古事实。
O3a3c* (M134+, M117-)
唐这个字在上古写作昜,一个不具有特殊性的字,你也不看看先秦有多少地方被称作昜的?历史记忆、官方文献、耆老言传,你能拿出一个来么?
陶寺文化的共性?当时中原文化哪个不具备这个所谓共性?甚至比陶寺还多。 ...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14 21:25
这种咬文嚼字能够否定在战国时代就已经建构的古史?司马迁的《史记》的《五帝本纪》主要是来自于《尚书》、《世本》和《礼记》,《尚书》的原始文档在西周时代就存在了,然后在春秋时代由孔子编订,《世本》是战国时代在《尚书》基础上建构五帝世系,《世本》的五帝世系同样出现在《礼记》中,司马迁的《五帝本纪》基本是对《世本》和《礼记》的誊抄而已,当然司马迁做了个人的访古探究,也就是遍访各地古迹和耆老,以实现他个人的史学理性。唐和昜的文字辨析在这里有些不知所谓,不知所谓的特殊性怎么动摇至少在战国时代确立的五帝世系?

何为陶寺文化影响有限?晋西南的虞代就是后世夏代、商代和周代的地理中心,由周室的官方文档的《尚书》所确立的尧舜,和周人对于夏代的追述其实就是陶寺文化的深远影响,陶寺文化和二里头文化在时间上是衔接的,这正是虞舜和夏禹的政权更迭。周人如何凭空虚构虞代和夏代?偏偏晋南有陶寺遗址,豫西有二里头遗址,陶寺文化所对应的尧都和虞代,和周人建构的古史高度对应。
《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
《尚书》只从帝尧开始记载,没有记载黄帝,但是诸子百家却皆言黄帝,司马迁就对《尚书》和诸子百家的差异感到困惑了,这个差异前人(对司马迁而言)也说不清楚了。

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
可见《孔子家语·卷第五·五帝德第二十三》和《孔子家语·卷第六·五帝第二十四》。

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
司马迁感到疑惑,所以遍访各地向耆老求教上古帝王的历史,虽然各地风俗教化不同,但是其传说却与古史文字相同。

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
司马迁阅读《春秋》和《国语》,其撰述的五帝德和帝王世系姓氏,觉得这些古史是可信的。

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
史书中总是有记录的缺失,但是佚失的地方总是可以在其他说法中得到补充或者完整化。

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这里的雅驯其实是指逻辑的自洽性,司马迁对于多重历史材料差异保持客观性,司马迁将多重差异通过逻辑自洽进行选择,五帝本纪则是这一史学思路的产物。


司马迁的这段心路背后就是西周《尚书》和东周《世本》产生的古史差异化。
本帖最后由 value 于 2017-3-15 21:36 编辑

民族记忆,神话和传说,民族记忆背后的民族心理和民族形成进程。

民族记忆分成原始记忆和建构记忆,原始记忆是氏族和部落阶段的历史记忆,一般是神话,进而是传说。建构记忆是民族进入文明阶段产生的历史记忆,这里又分成原生文明和次生文明的民族记忆建构,一个次生文明受到原生文明的强烈影响,因而其民族记忆建构是借鉴原生文明的,这里主要讲原生文明的内生民族建构记忆。

西周时代,周人将自己原生记忆和次生记忆进行建构,原生记忆是周人部落从始祖弃的神话开始的祖先传说,一直到周人建立周王朝,次生记忆则是虞夏的文明记忆,周人的历史建构是将本族的原生记忆和本族在黄河中游的次生记忆进行建构整合。《尚书》则是这一历史建构的产物,这个在西周时代就已经实现。

东周时代,则是黄河中游和黄河下游的合流,三皇五帝世系建立,《世本》则是这一历史建构的产物。
华(黄河中游)Vs夷(黄河下游),炎黄是黄河中游本位的,但是东夷太昊伏羲成为三皇之祖,少昊金天氏进入到五帝世系之中,这是东周时代华夷合流的建构产物。黄河中游和黄河下游的历史记忆全部都得到传承,这体现在血统、姓氏、语言和文字的传承上,周朝之后的秦朝和汉朝其皇族都是东夷之人,少昊成为西帝是秦人之为,也是族群迁徙后将地名或者祖先由原地迁入异地,并建立异地的新本位。


—(虞-夏-周)—炎黄/黄帝            黄河中游

                周 —— —— 商
                            |
                            |
                           夏

:太昊(伏羲)和少昊(金天氏)     黄河下游


虞夏皆有信史,但是他们和商周是历史平行化的政权,虞人文明先发,上古时代应该有过类似东周时代的诸侯会盟那样的政治交往,其实也是各独立邦国君主或者首领想见识一下天下,而实力最强者会在会盟中被尊为盟主,而后世的大一统映射将这种盟主粉饰成帝王,同时盟主的更替被粉饰成禅让。会盟时的低位方会在后世的历史建构中被描述成臣子,高位者描述成帝王,会盟本身被映射成大一统。后世的历史演进,会盟越来越与战争结合,会盟变成了真正的结盟,是要参与政治利益争夺的,商灭夏,周灭商,商周都有政治结盟以壮大势力。


《尚书》表现了周室的历史记忆和意识形态,而这个意识形态显然是黄河中游民族和历史的集团化,《尚书》并没有对尧舜和(夏)禹(殷)契(周)弃进行血统的世系建构,禹、契、弃都只是帝舜的臣子。周人在华夏意识是黄河中游地缘本位的,这个本位也是黄河中游血统本位的,在这个地缘本位中,黄河下游的殷人也被排斥了,但是以晋南作为黄河中游的中心化地位,殷商则是介于黄河中游和黄河下游之间的,事实上殷商是介于华夏、东夷和幽燕之间的。河东的尧舜也不能完全看成先夏,河南夏人和黄淮的东夷有很强的互动,夏人借助了东方的资源超越了河东的虞人(不管是陶唐氏还是有虞氏),当然也有治水的政治功绩。

炎黄是黄河中游本位的,这里还存在河洛、关中和河东之间的地望争夺,但是这个争夺其实都是肉烂在锅里,都是黄河中游本位,也体现了周人的地缘本位,而此时的炎黄已经在西周的《尚书》之上有血统世系建构了。华山和洛水存在河洛(河南)与关中(陕北)的地名竞争,其实这关乎华夏正位,关中的洛河为北洛河,但是有“北”是因为河洛最终被天下确认为正位,《尔雅·释山》说:“河南华,河西岳,河东岱,河北恒,江南衡”。此处河南华反映了华山是嵩山。但是最终华山归于关中,这应该是周室和秦国的政治意识产物。黄帝陵在陕北,但是有熊国却被确认在河南新郑,感觉在东周存在高度的华夏正位之争。周人最初的正位意识在河东,这是虞代的历史记忆产物,但是历经虞夏商三代,“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周人还有辽阔的东方,因而河洛则成为正位中心,西周初年在这里营建洛邑—即中国,天下之中的城邑,为天下之中,为城邑。
陶寺遗址似乎已经进入了文明时期,当然这个文明与我们后人的期望有差距,因为这个陶寺遗址的政权所直接统治的地域没有达到整个黄河中下游,与《尚书》的文字有差距。晋西南的面积并不小,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明其实也就这么大了,原生文明的发源地往往是一个很大的地缘背景然后在较小的地理面积上兴盛,晋西南背后是以整个黄河中游作为地理背景的,正如两河流域下游的苏美尔也是以整个新月沃土为地理背景的,新月沃土又以大中东为地理背景的。陶寺遗址的考古成果已经展现了这个城邦就是一个王国,只是这个王国与大一统王朝还有差距,但是文明就是从这种王国开始的,而尧舜的传说的实质历史内涵就是这种王国,这个王国与周边邦国、部落可能会形成一个很大的政治联盟,与可能的外来势力进行对抗。陶寺遗址的城址规模还是比较大,足以担负一个王国的水平,这个水平和周代一个诸侯国相当,当然由于陶寺遗址早发,它被映射成一个王朝了。

陶寺遗址的建筑和文字都处于相对低位的水平,这与苏美尔文明是存在差距的,陶寺遗址的文字仍然停留在符号阶段,陶壶上的符号让人很迷惑,我对陶寺遗址的符号持保守态度,因为太孤立了,还不足以支撑很多学者想要表达的水平,除非有新的考古成果。

我对陶寺遗址的观象台最初的感觉是好大喜功了,给人感觉虚夸,甚至有造假的感觉,但是看过相关视频后,了解其天文和历法机理后,又认同了其实在性,这与古书的历法缘起是对应的,看到了农历(夏历)的起源,由观象台感觉到陶寺遗址的文明水平,因为这是王权统治者实现政治统治的重要手段,并且也是后世历史一脉相承的,天文历法的史官一直是中原王朝行政设置的关键位置。

造假严重的中华文明重要标志:陶寺遗址
http://tieba.baidu.com/p/3891238480




视频:长城内外(73)陶寺遗址感受帝尧文化
http://tv.cntv.cn/video/C22432/9f5454c0e3b849d9ba1dd6574e52465b


历法-农业-政权    文明水平

陶寺遗址发现了暴力痕迹,考古学家判断为底层民众对贵族的暴力反抗,这与《尚书》的政治道义粉饰有很大差异。陶寺遗址的很多考古成果与《尚书》的记载相契合,比如礼乐制度和尧帝的出生事迹。陶寺遗址的文明水平,与古史文字的地望记载和民间的历史记忆传承是一致的,考古遗址的断代时间与古史记载是一致的。

陶寺遗址的铜青蛙,这个青铜器物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


陶寺遗址的历史记忆是在黄河中游传承的,周人兴起后追述了一千年以前的历史记忆,虞代和夏代就是周人的黄河中游的历史记忆,虞夏都是信史,但是其大一统实态有注水。


陶寺遗址与中华文明起源 (一)
http://www.xdxfdb.cn/index.php/News/cont/nid/3015.html

陶寺遺址及尧舜之都:讨论专帖
http://bbs.tianya.cn/post-666-9704-1.shtml
23# hercules 你好,请问你觉得“上古史”有可能复原吗?特别是没有文字的时代。
比如说尧舜,尧舜不复生,但是将来的考古和研究有没有可能把尧舜的事情落实清楚?
现在关于上古史的各种说法是不是都没有铁论?即使获得了主流学界的“公认”。

标题

这种咬文嚼字能够否定在战国时代就已经建构的古史?司马迁的《史记》的《五帝本纪》主要是来自于《尚书》、《世本》和《礼记》,《尚书》的原始文档在西周时代就存在了,然后在春秋时代由孔子编订,《世本》是战国 ...
value 发表于 2017-3-14 22:03
你看过几篇楚简,就敢说是战国时代就构建的古史?战国时代五帝各家说法不一,甚至到了司马迁时候还是荐绅先生难言之。说明这只是底层人流行的民间传说。
陶寺文化影响力极其有限,与史载唐尧古史无法对应。或者你承认尧支是一个土邦主而已。
O3a3c* (M134+, M117-)

标题

《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 ...
value 发表于 2017-3-15 21:06
可惜司马迁看不到出土材料。
O3a3c* (M134+, M117-)

标题

23# hercules 你好,请问你觉得“上古史”有可能复原吗?特别是没有文字的时代。
比如说尧舜,尧舜不复生,但是将来的考古和研究有没有可能把尧舜的事情落实清楚?
现在关于上古史的各种说法是不是都没有铁论?即 ...
三群孤雁 发表于 2017-3-15 23:45
无文字时代,个人是无法复原的。而古书上传说人物是不可能复原的。
中国古史的主流学界即使公认,也是十分可疑的。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value 于 2017-3-16 13:31 编辑
你看过几篇楚简,就敢说是战国时代就构建的古史?战国时代五帝各家说法不一,甚至到了司马迁时候还是荐绅先生难言之。说明这只是底层人流行的民间传说。
陶寺文化影响力极其有限,与史载唐尧古史无法对应。或者你 ...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16 01:00
你把楚简摘抄出来,然后分析这些内容可以否定什么样的战国时代建构历史,比如五帝世系!

五帝的各家说法有差异,和五帝世系是两个概念。

“荐绅先生难言之”是指《尚书》从帝尧开始,而五帝有黄帝,从帝尧到黄帝的历史跳跃,先生(前人)说不清楚,其落脚点是“其文不雅驯”而非五帝本身的差异。

陶寺文化本来就是龙山文化的地方类型,陶寺遗址的城邦和王国是黄河中游的盟主,陶寺遗址城邦还未跨越到国家征服,要不然怎么会有所谓的“禅让”,禅让则是表明城邦武力的有限力,陶寺文化的地域局限性丝毫不影响陶寺遗址与古史对应。陶寺遗址的诸多上层文化都对后世有影响,这不是你说陶寺文化影响力有限就有限,陶寺遗址的天象观测而产生的历法会在黄河流域共享,陶寺遗址的冶金技术也会在黄河流域共享,陶寺遗址的礼乐也会在黄河流域流传。
陶寺遗址是新石器晚期,也可以是青铜时代早期,中国面积最大的几座城址之一,仅次于良渚遗址和石峁遗址了,比后世夏商的很多大城的面积都要大,比周代很多小城也要大。
山西陶寺280万平米、湖北盘龙城外城250万平米、河南二里头375万平米。
比如,楚帛书中的炎帝就跟现行炎帝传说完全不同。
再比如,楚简三王与黄帝无关,祝融氏与颛顼无关。
各家说法不一样,说明五帝有框架而无内容,内容各家有弹性。如果五帝五个牛逼哄哄金光闪闪的大牛存在在先,有人居然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随意增改,不怕被人喷没文化么?
陶寺凭什么为武林盟主?光有高度是不行的。躲在个盆地里自娱自乐是没有前途的,而且很容易成为别人觊觎的目标。至于说陶寺的天文台陶寺的冶金,呵呵,呵呵呵呵。
O3a3c* (M134+, M117-)
比如,楚帛书中的炎帝就跟现行炎帝传说完全不同。
再比如,楚简三王与黄帝无关,祝融氏与颛顼无关。
各家说法不一样,说明五帝有框架而无内容,内容各家有弹性。如果五帝五个牛逼哄哄金光闪闪的大牛存在在先,有人 ...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16 19:01
你的回答毫无质量,我的32楼可以对你的33楼重复回答了。

你说陶寺遗址城邦在躲就是在躲?我可以对你的呵呵 呵呵了!
33# hercules 我也觉得这套大一统谱系在战国末年已经基本成型。《子羔》篇虽然没说三王共祖,只是说他们都是天之子(其实这也算变相共祖了),但已经明言三王都是舜的臣子,虞夏商周的祖先在那时已经在一个朝廷,彼此共事了,这和后世的说法是一致的,说明后世那套把各国祖先整合在一块的说法已经有了雏形。

标题

你的回答毫无质量,我的32楼可以对你的33楼重复回答了。
你说陶寺遗址城邦在躲就是在躲?我可以对你的呵呵 呵呵了!
value 发表于 2017-3-17 00:49
我的意思可以简单的说,就是上古已有一系列牛人在先,而后随着五行说的流行,选了五个凑了五帝,就像选唐诗一样,各家侧重点不一样。
哦,你说陶寺影响了谁?
O3a3c* (M134+, M117-)

标题

33# hercules 我也觉得这套大一统谱系在战国末年已经基本成型。《子羔》篇虽然没说三王共祖,只是说他们都是天之子(其实这也算变相共祖了),但已经明言三王都是舜的臣子,虞夏商周的祖先在那时已经在一个朝廷,彼 ...
三群孤雁 发表于 2017-3-17 08:17
三王不同时,这在诗经里很明显。比如长发里面禹敷下土四方……然后才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国语中周人世系更低,将三王拉齐,并同事虞舜,是春秋晚到战国时代的事。而且跟陈氏有关。孔子在齐闻韶,显然是陈氏所传,并且对这段历史很熟悉。我颇怀疑三王同事虞舜是田齐强大时候才出现的。
O3a3c* (M134+, M117-)
我的意思可以简单的说,就是上古已有一系列牛人在先,而后随着五行说的流行,选了五个凑了五帝,就像选唐诗一样,各家侧重点不一样。
哦,你说陶寺影响了谁?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17 23:41
那你的逻辑就有点扯了,五帝世系在东周建立,和具体的五帝是两个概念,具体的五帝在《史记》和《帝王世纪》之后也没有统一,但是这个统一与否与五帝世系的存在与否是两个概念。有的五帝谱系里没有黄帝,黄帝在三皇之列,有的谱系没有少昊,《史记》里就隐没了少昊,《帝王世纪》则排列了少昊。

五帝世系中,帝尧和帝舜是最后两位,最后两位五帝了还需要影响前面的五帝?这不秦琼战关公!

标题

那你的逻辑就有点扯了,五帝世系在东周建立,和具体的五帝是两个概念,具体的五帝在《史记》和《帝王世纪》之后也没有统一,但是这个统一与否与五帝世系的存在与否是两个概念。有的五帝谱系里没有黄帝,黄帝在三 ...
value 发表于 2017-3-18 16:06
五帝都没有统一标准,这不正说明这是晚起的。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value 于 2017-3-19 21:07 编辑

五帝原本是上天的神格,与五行和五方对应,周代则将神格与人格对位,也就是将历史原型人物神话,以五行思想为基础天地人神对位而建立了五帝世系,这个谱系化似乎肇始于秦人祭祀。

《史记卷二十八·封禅书第六》

自周克殷后十四世,世益衰,礼乐废,诸侯恣行,而幽王为犬戎所败,周东徙雒邑。秦襄公攻戎救周,始列为诸侯。秦襄公既侯,居西垂,自以为主少昚之神,作西畤,祠白帝,其牲用■驹黄牛羝羊各一云。其后十六年,秦文公东猎汧渭之间,卜居之而吉。文公梦黄蛇自天下属地,其口止于鄜衍。文公问史敦,敦曰:“此上帝之徵,君其祠之。”于是作鄜畤,用三牲郊祭白帝焉。

秦襄公由于护周有功而被周平王封为诸侯,此时秦襄公就迫不及待地祭祀自己的祖先少昊,由此东夷的少昊成为了西帝(五方)和白帝(五色),此时是东周初年,在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766年之间的事情。


自未作鄜畤也,而雍旁故有吴阳武畤,雍东有好畤,皆废无祠。或曰:“自古以雍州积高,神明之隩,故立畤郊上帝,诸神祠皆聚云。盖黄帝时尝用事,虽晚周亦郊焉。”其语不经见,缙绅者不道。

作鄜畤后七十八年,秦德公既立,卜居雍,“后子孙饮马于河”,遂都雍。雍之诸祠自此兴。用三百牢于鄜畤。作伏祠。磔狗邑四门,以御蛊菑。德公立二年卒。其后年,秦宣公作密畤于渭南,祭青帝。

秦宣公,公元前675至公元前664年在位,秦人开始祭祀青帝,也就是太昊,这仍然是东周早期的事情。


其后百余年,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

秦灵公,公元前424至公元前415年在位,这是战国时代早期,秦人开始祭祀炎黄。


后四十八年,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秦始与周合,合而离,五百岁当复合,合十七年而霸王出焉。”栎阳雨金,秦献公自以为得金瑞,故作畦畤栎阳而祀白帝。

秦人始终还是以自己的祖先少昊为本位。


秦始皇既并天下而帝,或曰:“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螾见。夏得木德,青龙止于郊,草木暢茂。殷得金德,银自山溢。周得火德,有赤乌之符。今秦变周,水德之时。昔秦文公出猎,获黑龙,此其水德之瑞。”于是秦更命河曰“德水”,以冬十月为年首,色上黑,度以六为名,音上大吕,事统上法。

秦始皇应用阴阳家邹衍的历史哲学五德终始说作为自己政治合法性的思想纲领。


汉兴,高祖之微时,尝杀大蛇。有物曰:“蛇,白帝子也,而杀者赤帝子。”高祖初起,祷丰枌榆社。徇沛,为沛公,则祠蚩尤,衅鼓旗。遂以十月至灞上,与诸侯平咸阳,立为汉王。因以十月为年首,而色上赤

二年,东击项籍而还入关,问:“故秦时上帝祠何帝也?”对曰:“四帝,有白、青、黄、赤帝之祠。”高祖曰:“吾闻天有五帝,而有四,何也?”莫知其说。于是高祖曰:“吾知之矣,乃待我而具五也。”乃立黑帝祠,命曰北畤。

刘邦将自己神话为赤帝之子。秦人祭祀了白帝、青帝、黄帝和炎帝(赤帝),独缺玄帝(黑帝),因而刘邦在关中将五帝祭祀补齐。


其后十八年,孝文帝即位。即位十三年,下诏曰:“今祕祝移过于下,朕甚不取。自今除之。”

鲁人公孙臣上书曰:“始秦得水德,今汉受之,推终始传,则汉当土德,土德之应黄龙见。宜改正朔,易服色,色上黄。”是时丞相张苍好律历,以为汉乃水德之始,故河决金隄,其符也。年始冬十月,色外黑内赤,与德相应。如公孙臣言,非也。罢之。后三岁,黄龙见成纪。文帝乃召公孙臣,拜为博士,与诸生草改历服色事。其夏,下诏曰:“异物之神见于成纪,无害于民,岁以有年。朕祈郊上帝诸神,礼官议,无讳以劳朕。”有司皆曰“古者天子夏亲郊,祀上帝于郊,故曰郊”。于是夏四月,文帝始郊见雍五畤祠,衣皆上赤。

其明年,赵人新垣平以望气见上,言“长安东北有神气,成五采,若人冠纟免焉。或曰东北神明之舍,西方神明之墓也。天瑞下,宜立祠上帝,以合符应”。于是作渭阳五帝庙,同宇,帝一殿,面各五门,各如其帝色。祠所用及仪亦如雍五畤。

夏四月,文帝亲拜霸渭之会,以郊见渭阳五帝。五帝庙南临渭,北穿蒲池沟水,权火举而祠,若光煇然属天焉。于是贵平上大夫,赐累千金。而使博士诸生刺六经中作王制,谋议巡狩封禅事。
文帝出长门,若见五人于道北,遂因其直北立五帝坛,祠以五牢具。


汉文帝时有鲁人公孙臣,汉武帝是有齐人公孙卿,他们也是黄帝神话的创造者成员,而黄帝姓公孙,则是由这两位齐鲁方士的手笔,黄帝姓公孙在史料中只见于《史记》,司马迁受到了两位公孙氏方士的影响,而《世本》记录黄帝是姬姓,《帝王世纪》也是,黄帝姓公孙只见于《史记》和部分道家典籍,史书主体黄帝都为姬姓。

伏羲生于成纪(甘肃天水)就是公孙臣的创造。


入海求蓬莱者,言蓬莱不远,而不能至者,殆不见其气。上乃遣望气佐候其气云。

其秋,上幸雍,且郊。或曰“五帝,太一之佐也,宜立太一而上亲郊之”。上疑未定。齐人公孙卿曰:“今年得宝鼎,其冬辛巳朔旦冬至,与黄帝时等。”卿有札书曰:“黄帝得宝鼎宛朐,问于鬼臾区。鬼臾区对曰:”帝得宝鼎神策,是岁己酉朔旦冬至,得天之纪,终而复始。'于是黄帝迎日推策,后率二十岁复朔旦冬至,凡二十推,三百八十年,黄帝仙登于天。“卿因所忠欲奏之。所忠视其书不经,疑其妄书,谢曰:”宝鼎事已决矣,尚何以为!“卿因嬖人奏之。上大说,乃召问卿。对曰:”受此书申公,申公已死。“上曰:”申公何人也?“卿曰:”申公,齐人。与安期生通,受黄帝言,无书,独有此鼎书。曰‘汉兴复当黄帝之时'.曰’汉之圣者在高祖之孙且曾孙也。宝鼎出而与神通,封禅。封禅七十二王,唯黄帝得上泰山封'.申公曰:“汉主亦当上封,上封能仙登天矣。黄帝时万诸侯,而神灵之封居七千。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蛮夷,五在中国。中国华山、首山、太室、泰山、东莱,此五山黄帝之所常游,与神会。黄帝且战且学仙。患百姓非其道者,乃断斩非鬼神者。百余岁然后得与神通。黄帝郊雍上帝,宿三月。鬼臾区号大鸿,死葬雍,故鸿冢是也。其后黄帝接万灵明廷。明廷者,甘泉也。所谓寒门者,谷口也。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珣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者七十余人,龙乃上去。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珣,龙珣拔,堕,堕黄帝之弓。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乃抱其弓与胡珣号,故后世因名其处曰鼎湖,其弓曰乌号。'”于是天子曰:“嗟乎!吾诚得如黄帝,吾视去妻子如脱鵕耳。”乃拜卿为郎,东使候神于太室。

《封禅书》后面千言都是方士公孙卿,公孙卿创造了很多黄帝神话,还有大量未引用原文都是这位公孙卿在说话,这位公孙卿和司马迁是同时代的人,司马迁严重受到了公孙卿的影响。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