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362# 红山人

或,huo,粤语白话音为wak阳去(入),匣母浊音,古音gwak / guak

國的粤语白话音是kuok阴去(入)
Manaus 发表于 2017-12-29 05:52
朝鲜音也是类似    或 hok  國 kuk  域 yok    岳  ak   丘 ku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2-29 15:24 编辑

受红山人启发,又找到一个之部古为 -əg / -ɯg,微部古为 -əd / -ɯd的例子:

國或域岳丘

http://ytenx.org/zim?dzih=國&dzyen=1&jtkb=1&jtdt=1
http://ytenx.org/zim?dzih=或&dzyen=1&jtkb=1&jtdt=1
http://ytenx.org/zim?dzih=域&dzyen=1&jtkb=1&jtdt=1
http://ytenx.org/zim?dzih=岳&dzyen=1&jtkb=1&jtdt=1
http://ytenx.org/zim?dzih=丘&dzyen=1&jtkb=1&jtdt=1

國或域古为职部,-ək / -ɯk,转为-ak / -ok

丘古为之部,如何和岳押韵?拟为 -əg / -ɯg相当合适,kʰwəg

但岳古作嶽,且岳可分为丘山,貌似不是形声,是会意或象形

嶽獄谐声比较奇怪,要想想

之职微脂,很复杂的样子

之职蒸是阴入阳的关系,-əg / -ək / -əŋ,对应得很好

再查了一下,居然有也是之部gwəg,有夏有清,看来有、丘和國域或确实互通

夷是脂部,-ə

方是paŋ,通邦,古无轻唇音

于是开音节,-a


-əg / -ɯg | -əd / -ɯd容易使前声母产生u介音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2-29 17:23 编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08b3660100w29t.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08b3660100y6tt.html

微物脂, -əd / -ɯd | -ət /  -ɯt | -əi /  -ɯi

刚好是dti,吻合得很好么,有必要把微拟作-iə,和脂-əi对转么?鬼是见母微部合口呼,kwəd,后来d演变为i

我们来看“崔”这个字。《说文》云:“崔,大高也。从山隹聲。”从使用上看,先秦的“崔”字几乎仅用于“崔嵬”这样一个表示山之高峻的“单纯”词中,“崔”、“嵬”二字当或为双声,或为叠韵。崔,也作“崒”、“卒”。《诗经.小雅.渐渐之石》曰:“渐渐之石,维其高矣…… 渐渐之石,维其卒矣……”,就是明证。嵬,《说文》云:“嵬,高不平也。从山鬼聲。”嵬,也作“巍”、“魏”。《庄子.天下篇》曰:“不师知虑,不知前后,魏然而已矣”,是一例证。

卒是物部 -ət,與微部崔嵬巍魏 -əd 吻合得好好么。古语有巍然聳立

把之微脂支部的分別拟为介音是傻B,真正的分別是韵尾,看过有些人把齊拟作-iai,太复杂,无语了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2-29 17:34 编辑
此外  百济语中, 纸 志 之 的韵 是 o 或 ∂ 而并非 日语的 i 。  未,尾 韵的汉字 韵母也是 o 或 ∂  此外, 支韵发音也是 a 或α  以及照母字的一部分 声母发 k   此外, 属于 喉音字的一部分,发音变成 牙音字 这是 喉音字 变成了 *k 这个音值的原因。   此外, 见母和群母 出现混用的情况, 这是 百济语 不区分 k和g 也就是不存在清浊对立的情况
红山人 发表于 2015-12-18 14:50
纸是支部,志、之都是之部,尾是微部,未貌似也是微部

想了一下,支之脂三部,支部例如纸是-i,脂是-əi,这个就解释了劑齊在粤语白话中读作tsɐi,底低在粤语白话中读作tɐi,而纸和底低不同部:纸是氏,底低是底,老天,我真是天才!!!!!!!!但脂部的二贰腻匕比更像是-i而不是-əi

喉音牙音明显是红山人搞混了,喉音是k,牙音是t

出隊未微翠,都是-əd

子在粤语白话中又读作tsɐi,一开始猜是脂部-əi,最后查得是之部-əg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2-29 16:56 编辑

藝祭是-ed,繼賜是-eg?

追誰錐葵衰龜等都是脂部,可肯定脂部是-əi了

http://ytenx.org/kyonh/yonhmiuk/脂A/
http://ytenx.org/kyonh/yonhmiuk/脂B/

感觉脂A和脂B开口呼是-i,二贰腻匕比是脂部开口呼

脂A合口呼是-uəi,脂B合口呼-ui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2-30 12:37 编辑

「支微入虞」與現代方言
鄭偉
上海師範大學
上海高校比較語言學E-研究院

留意看,跪毀都是支部,-i,但合口呼,即-ui

支微入虞主要是指吴语,而且是支部微部合口呼,即-u + -i = -ui,以微部已转入支部为前提,而之部显然没转入支部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7-12-29 19:26 编辑

看完论文《赣语建宁方言支脂之三分现象,兼论〈切韵〉支脂之三韵音值的构拟》,里面的拟音一塌糊涂,之自然是 -əg / -ɯg,拟作 -ə / -ɯ也算了,拟作 -iə / -iɯ是干什么呢?

自打嘴巴说广州话肌地比死匕是 -ei韵,批是 -ɐi,咋不肯承认脂部本来就是 -əi?基(之部 -əg / -ɯg),幾(几,微部 -əd / -ɯd),广州话都是kei,可以理解为浊尾音转化为元音

脂韵:鼻眉地四屎二姨死,之韵:子字事使记起嬉,广州话只有屎二姨及字事读 -i音(屎在闽南话是sai),子使有 -ɐi / -i二读,其它皆作 -ei。脂部皆匕比批脂,从匕,皆在广州话读作kai

最后得出的拟音也很搞笑,太复杂了:
支开口ie
支合口iue
脂开口i
脂合口ui
之开口iɯ
微开口iəi
微合口iuəi


支 -i 微 -əd 入鱼 -ia

支 -i 微 -əd 入虞 -a

page1


page2


page3


page4:missing

page5


page6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