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比如  圆 冬非  对应满语的  torho  以及日语的 tubura  并不对应 韩语的 둘글 dungkur  虽然彼此疑似同源 但不是就是不是

虽然高句丽语属于韩语的分支 但是它的单词 有一些是不同于韩语

国原城 我认为可能是和 慰那岩城同源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8 15:01 编辑

铁圆一云毛乙冬非  这里的乙的发音也ri  毛乙是对铁这个t 入声字的 音译  入声韵 由ri 来显示  

内乙买县 又名內尒米  这里 尒的发音是 ni  正好对应 ri  的 乙
日  朽ち  kuti   高  骨尸 kuru    朝 곯  korh   汉  朽  qʰluʔ  (上古)
日  牙     ki      高  皆尸  kərə       皆上古音 kriːl
                      高  居尸  koro   
                      高  也尸  yaria        어시
                           召尸  djo rjo          铁
                           波尸  para
                           加尸  kara
                           買尸  mierie
                           于尸  uru             울타리                                    
                           斤尸     kɯrɯ     글                                                               
                          助乙  dir              질  (路的全罗方言)
                          斤乙   kɯr         글 (나무)
                          於乙   ər         우물
                          毛乙   tər        털
                      高  甲比  kapi     汉上古音  峽 ɡreːb
日  口     kuti   高  忽次 kursa  朝   kor(全罗方言)
                          皆次  kɯsa   긔자
                     高   弓次  gu sa                    
                     高   濟次  səi sa
                           也次   ya sa      
                           冬斯  tosi
                           於斯  əsi                        
                           烏斯  osi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3-16 10:28 编辑

中古音 au     는  고대에 오   
中古音 uo     는  고대에 오
中古音  u      는  고대에 우
中古音  ju     는  고대에 우
中古音   juo   는  고대에 우

皆次,渠帅  吉次,居西  右渠帅(右上古音 gwas) =赫居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7 11:15 编辑



这个字, 并不是 桃子, 而是大麦,  高句丽鸭绿北地名中,出现, 波尸  

应该是 对应  朝鲜语的  보리 bori  大麦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0-11 13:38 编辑

甘勿-甘勿  
伐支-伐支
伐干 一云 弗邯

穴口郡一云 甲比古次
獐项口郡 一云 古斯也忽次   

加上  助乙 斤乙 於乙 毛乙      证明  高句丽语中,确实存在 儿化音。
至于三国志中的  城-沟娄 ,这应该是3世纪末 高句丽语 并没有产生儿化音的原因

错   2016  10.11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7 16:24 编辑

若只头一云 朔头 一云 衣头     若只( kljeʔ)=朔

客连郡 一云 加兮牙   加兮(h来自k) =客


杨口县 一云 要隐忽次  这里   杨对应 要隐  这是音读
杨根县 一云 去斯斩     这里   杨对应 去     这是训读
大杨管县 一云 马斤押  这里   杨对应 斤     这是训读  

因此, 隐字 在高句丽地名中,确实是一个前鼻音字,而且发音接近   ɨn  

那么,  七重县-难隐别种,  七 难隐 的发音,确实应该是  nanɨn

高句丽语不仅有儿化音,而且还有前鼻音   这是和我最初所看到论文中的观点是有区别的,
总的来说, 目前学界仍然以  高句丽语不存在鼻音和入声韵为主流,但是也有一部分学者认为, 高句丽语存在鼻音,儿化音,甚至少数入声韵,到了后期已经开始 不破音化

关于 儿化音的例子

百济地名中 加知奈一云加乙乃
高丽地名中 内乙买一云内尒米
高句丽语 k t p 入声在 词尾韵尾时,如果 后面的词头 是元音开始 会发出破音 如  ki ti pi   如果后面的词头音是辅音开头,则  k t p 会被省略

高句丽语 存在 把  汉字音 t 入声字, 读做 ri 这样的音节的习惯。  并且 高句丽语存在 儿化音。以及 前鼻音,但是不存在后鼻音
因此,我们可以说, 高句丽语, 在音节末能出现的辅音,只有  r 和 n   其中 前鼻音应该是仅在读 汉字音时使用。 固有土语则没有。
新唐书中,有记载,把 高句丽 甘勿主城 记载为,哥勿城,  也是高句丽语不存在m鼻音尾的证据
近代韩语的  下部啊 ‘ㆍ’ 在 如今的济州岛方言中仍然在使用,发音是 /ɒ/ 后舌圆唇低元音

它在17世纪前 的发音应该是  [ʌ] 后舌非圆唇中低元音,   在10世纪之前的 发音应该是 [ɔ]  后舌圆唇中低元音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8 07:27 编辑

大杨管县 一云 马斤押    管对应押
猪守穴縣 一云 烏斯押    穴对应押
甲比古次 一云 穴口       穴对应甲比  
           因此  推理可德  押对应甲比

已知    高句丽地名中的, 押 对应  盖马, 虽然 马和比 可以因为 鼻弥音化而对应,但是  我们这里要解决的问题是,  到底 高句丽语中,  这一个词,  岳(大山)   他有两个发音 还是  由两种人群,在用不同的两种发音来  说  岳(大山) 这个词??

就像玄武这个词, 朝鲜语的龟是 kəbuk  日语是 kame


我认为,  很可能是存在两个人群, 原先的 秽人 ,他们 发  yama 这样的音, 比如 盖马这个地名就是他们遗留,

但是 5世纪以后,秽人逐渐被貊人同化掉, 貊人发的是, gapi / gapa 这样的音,  而这个音 被后来的高丽人继承,

我猜测 在其他的地方, 把汉字入声韵,t  用 流音 ri 或者 儿化音 r 来表示的地名, 应该是 古朝鲜系 貊族的语音,
而 把  t 入声字,用 ti 在表示的,应该就是 秽系的发音。  如果能整理出,那些 ti 尾音的入声词在哪里分布,ri或 r 入声韵的地名在哪里分布,应该就可以观察到,日系在半岛的哪里留下了痕迹。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2-23 16:20 编辑

百济 冬音县 新罗改为 耽津縣  这里 冬音对应耽  没有鼻音   音对应 津  na/ta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8 10:55 编辑

高句丽地名中,实际上是新罗地名的, 梁骨县(高句丽不存在 梁dar 这个音韵)  吐上县(高句丽不使用 吐,上两个字) 扶苏岬(高句丽使用的是押不是岬)  悉直  屈火

马韩地名 : 仍伐(穀)

高句丽地名中的 貊系词 达  押 甲比 皆次,廻  於乙  加支 也次    尸腊  波衣  首泥 莫  ~支  仇次(敦) 波尸(禾兆)  悉  蕪子  斤乙  扶苏  买尸  屈 波旦  古斯 古衣  顺  涓  助利  首  也尸  毛乙  於斯  骨苏  安市  加尸 比列
别  萨  济次  骨衣  今勿 伯  召尸  苏文   助乙  首乙

和 阿尔泰语疑似有关的,  忽,骨(黄) 朱蒙  内  冬非  於支  灌  加火

和 尼夫赫语疑似有关的   斩


高句丽地名中疑似秽系词   盖马 ,伏斯 忽次,加阿忽  吞 乃勿,功木   次若  乌斯含  内米 居尸 达  含  盻  乌斯 买  密,弓次  难隐,德  冬斯    於斯   


从李基文的论点来看, 高句丽地名中的词汇和高丽语对应的数量是比对应日语的要多的。 质量上也是更高的,但是唯独在 数词的问题上, 日语是有优势的。   比如在  杨根县-去斯斩中, 根对应斩。 这里明显 斩是土词的 音标。  这在 日韩两语中,都没有对应的词, 而在尼夫赫语中却存在同源词,

此外,  还有 比如  朱蒙等 和 阿尔泰通古斯民族语言对应 却和 日韩不对应的词。   因此,我认为,即使抛开高句丽境内,日系人群留下的地名, 他的语言本身也是有其独立性的   这种独特性很有可能是,因为它处于,日系语,韩系语,甚至 通古斯系语之间存在的原因。  也就是说,  如果现今 高句丽语仍然存在, 那我们就不会认为, 日语和韩语之间 有如此大的差异了。
关于 辽东城 一名 乌列忽,    我认为   先看这个

医巫闾山,古称于微闾、无虑山,按:《周礼·职方》称:“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

檀石槐乃自徇行,见乌侯秦水广从数百里   

幽州的幽  辽东的 辽    应该是均源自,辽西的  医巫闾山和 乌侯秦水。   而 乌列忽中 的 乌列应该也是这个词的另一个音译版本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2-18 11:37 编辑

先分析,貊语
达  dar   在韩语中 成为一个底层词汇,作为山的含义,已经被 汉词 山 完全替代, 作为 高 存在
押  kapa  在韩语中,成为一个底层形容词,  作为大山  已经被 汉词 山 完全替代   作为 险峻存在
甲比 kapi  在韩语中, 不存在这个词, 作为 穴 的近似词,洞   窟窿   存在一个疑似同源词  kuməng 구멍
皆次 kaisa 王 已不存在这个词,  
廻    tar     被继承的词, tari 다리  腿
於乙 ər      被继承的词    u  우물   井水
加支 kati   被继承的词    kaji 가지  茄子
加尸 kara  被继承的词    kar 가라   削  
也次  yasa 母  被高丽语继承, 如今 以底层词存在 어이 但几乎不用
尸腊   nala 奈兮 naiki  白色   已经不存在这个词
波衣  岩石  bayi   被继承  바위
首泥   suni  峰  被继承  수늙  
莫    ma 大    应该是没有被继承,但是有同源词, 表示,非常,首先
~支   尊称 被继承,但是矮化了
仇次   敦实 被继承  굳
波尸   谷物 被继承  보리
悉      土 被继承  흙
蕪子   节 被继承  명절 설마지
比列   悬崖 被继承  벼룻
斤尸   字 被继承  글
扶苏   松 被继承  봇나무  소나무
买尸   不存在了
屈(江) 不存在了  有个同源词 karam 两者应该都是汉语借词
波旦   海  被继承  바다
古斯 (獐)kosi  被继承  고라니 korani
也尸  狐yari  被继承   yəsi  여우   古斯和也尸  相互对比就能看到, si 和ri 的对应
安市   丸asi   被继承  ari  알  同上
古衣 (鵠) 被继承 고니
顺     东      成为底层词  不常使用  새 sai
涓    不存在了
助利  北      被继承,但是 北的含义被 汉语 北替代,变成 背 后
首     牛     被继承  소
毛乙  毛     被继承  털
於斯  斧     被高丽继承  乌子盖  但是现在消失
骨苏  斗笠  被继承  갓
别    重   被高丽继承, 现在消失
萨    凉     被继承  사늘
济次 乳   被继承   젖
骨衣 荒   被继承 거칠
今勿  黑   被继承  거믈
伯     见  被继承  봐
召尸  银   应该是一个 汉字词, 铁
苏文  铁   没有被继承 有同源词 疑似源自新罗  soit 쇳
助乙  路   被继承   길 질 딜  
首乙  原   被继承 sur  술위 수뤼 (上)(百济地名中 有 黄原县-黄述县  而高句丽地名中 把原 误写为广京    实际上这个字在三国时期是不存在的 第一次出现是在 11世纪的集韵中  而  原对应述  述对应 首  述尒忽=首泥忽)


总结    在一共 45个词中, 两个疑似汉语借词   剩下的 43个词 现在被继承的 30个
在 没有被继承的13个词汇中,高丽继承的4个 疑似被高丽继承的 一共是6个  如果按照 高丽语对应貊语的话,   被继承的词汇比例 达到 84%

错! 2016 2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2-18 11:36 编辑

疑似和阿尔泰语 以及 尼夫赫语同源的 高句丽词汇, 如今在朝鲜语中被继承的 只有一个 忽 kor 골  但是也有一种说法说, kor 这个词 是蒙古统治时期进来的词, 那么,就没有任何一个词被沿用到现在了

然后看一下  疑似 日系(秽语)遗留词的情况

盖马/含   没有被继承
伏斯   没有被继承   有近似词  폭사 pok sa  在南部方言中
忽次   高丽继承  但现在 只以 底层词  形容词的的方式残留 比如 구짓  고대  而且这些似乎并不是忽次这个词的延续,而是同源词
加阿    没继承
吞      高丽继承 现在消失
乃勿   应该是没继承    朝鲜语 nab  应该是来自 同源词 nabur   不能证明 nabur就是 乃勿变的
功木   应该是没继承   朝鲜语的 kom   如果来自新罗或百济语(新罗和百济语有 m尾)  那跟 功木就无关了, 只是他们是同源词而已
次若  没有继承
乌斯含   没有继承
内米 应该没继承  朝鲜语  nɯb来自nɯbi   内米的米 声母和bi 不同, 不能证明是内米变的 只是同源词
居尸  没继承
盻    没继承   南记 和 盻是近似词,但不是同一个词
乌斯   没继承
买    没继承  买和 勿是同源词,但不是同一个词
密,弓次  难隐,德   这四个就不用说了
冬斯  没继承  日语有对应
於斯  没继承
在疑似 秽语的 19个词中  被高丽继承的  只有2个   被朝鲜语继承的 0个


疑似 阿尔泰借词和 高句丽地名中 秽语词残留,在高丽语以及朝鲜语中 根本是接近于0的情况  相对比  上面, 疑似 貊语词在 朝鲜语中 超过80%的继承情况,这种反差是巨大的, 那么我是怎么判断的,这些词是,秽语  那些词是貊语的呢?

错的! 2016年 2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2-18 11:43 编辑

首先是  有些表示同一个物质的词, 在高句丽语中 存在两种写法 而且对应了两种发音

比如  含 发音对音盖马   押 发音对应 甲比   而且他们都是表示 大山

又比如  斤乙  和 盻   都对应木   但是前者是有儿化音的 后者没有  (错,后者也有,2016)

还有   勿和买  一个有儿化音,一个没有 (错,一个moro 一个ma 2016)

此外,  一些音韵, 比如  m  它如果在日语中是 m  在韩语中是 b  那么, 我会把它算做是日系词, 因为没有证据能证明  韩语原来也是m 后来变成b  而且 高句丽这个国家也就是2000年前建立,在那之前,不同语族之间 共享同源词的情况已经出现了,  并不能涉及到,这个词 起源自谁的问题

此外, 根据高句丽地名中的音韵规律发现,  高句丽地名 存在 儿化音和 流音,甚至把 汉语t入声字,改为流音的情况,这是朝鲜语中的特点,但日语中并不存在, 而且更重要的是, 高句丽地名中,同时存在,和日语一样, 把 入声韵 直接 破音读出来的情况, 因此 我才会认为, 高句丽地名, 应该是 韩系语言和日系语言共存了

而 上面的19个 我推测的 日系秽语词中, 会发现共同点  不仅这些词都是只对应日语不对应韩语,而且这些词 根本不存在儿化音,也不存在把 汉字t入声韵 读作 ri 流音的情况

比如  密  的t入声  比如 德 伏 k入声      这种情况,只能用两种情况来解释, 1  就像 含对应盖马一样。  一个字在这里,代表了 两个音节   密 -mitu    德  toko  伏 puku  2  就像  功木  买  一样, 入声韵被省略   功木 komo 买 mie


这种 音韵规律  非常类似于日语,  但和朝鲜语差异很大  然后我们看看 我所谓 貊语词中的音韵情况是什么样

貊语词中  乙是用来表示 儿化音尾  首乙 助乙 毛乙 斤乙  於乙 (错,乙=ra 2016
尸是用来表示  ri 这个音尾  召尸 也尸 买尸 波尸 尸腊(ri-ni)
次 是用来表示  sa 这个音尾   斯是用来表示 si 这个音尾

这种规律和韩语对应,但是和日语的音韵规则是不对应的,日语没有把汉字t入声字变成  ri的情况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8 16:09 编辑

其实从 好太王碑文中也可以看得出, 高句丽统治阶级说的到底是日语还是韩语了, 比如

臼模盧城-功木达忽  若模盧城-所邑豆城     须鄒城-首次若  娄买城/农买城 - 於斯买  那娄城-那旦城  于娄城-于尸城  燕娄城-也尸忽  就鄒城-也次忽   闰奴城-要隐忽次

我的推测  
1高句丽语的  臼-对应 功木 模盧 对应 moi 뫼  也就是 达 山, 所邑-豆 也叫 朔头 也叫僧岭  这里 豆对应岭 也就是 达      2日系词 头  次若  在高句丽语中 完全被无视, 只借用了头音节 次  变成 须鄒     
3娄买-农买 对应 於斯买   表示  no 这个音 对应了 於斯 这个 日系词。 这是 朝鲜语的  늘(经常,恒久) 对应了  於斯(横向)
5就鄒城-也次忽   疑似 日系秽语 也次 在高句丽语中 对应 就鄒  明显不是同一个词,暗示高句丽本来没有这个妈妈   燕娄城-也尸忽 证明这一点   也在这里高句丽是会音借的
6闰奴城-要隐忽次   要隐对应了 闰或闰奴,但是 忽次居然对应了城, 忽次是口,但是高句丽居然把他当做是城(沟娄)  这表明 高句丽不使用 忽次这个词

总结   从好太王碑对百济地名的记载来看   百济地名中的  功木 达 次若 也次 於斯  忽次 6个 日系词,在高句丽是不被使用的
另外  我从 于娄城-于尸城 那娄城-那旦城  从发现  尸在高句丽词汇中。 韵母很有可能是不固定的,是根据前一个词的韵来产生元音和谐之后的那个音


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 那些研究高句丽语的学者,会把 加尸 写成 kara 了
而且 我也知道, 为什么 鸡林类事中的 a 会对应现在的 ə 了  于娄-那娄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8 15:08 编辑

也就是说,  禾兆   波尸  发音应该是 para  然后和 满语的 米  bərə  是对应的关系

满语的米 既不是来自后世朝鲜语,也不是来自日语,而是来自高句丽语 而这个过渡期应该就是渤海米

骨尸 kuru  斤尸kɯrɯ  皆尸 kərə  居尸koro  也尸 yaria (耶耶) 加尸 kara  買尸 mierie  于尸 ərə  召尸 djo rjo

我现在有点困惑在于,  加耶-加罗  古模耶罗=古麻那利   母曰丫弥 ami =어미əmi  也尸-yara= 어ㅿㅣ əsi

那么   这里  韵母 ia  对应 a  然后对应  ə   那么   也尸 在这里  也的发音,应该是 ya 还是 a?    从 也尸=耶耶 来看,虽然感觉像是 ya  但是 耶对应那  因此,好像又是 a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1:18 编辑

紇升骨城=卒本城 忽本城  紇升骨 gwt siə kur   sut bwn
国内城=通溝城
尉那巖城=尉那也城=丸都城    这里 丸对应 尉那  都对应岩  

尉那和国内 以及国原城 都是同一个词  

松让  召奴部 两者应该是 同一词

不耐城 平壤城  应该是同一词

这里  内 那 让 奴 耐 壤 都是  土地 原 的意思

问题关键在于  前一个字是什么

我猜测  平是 平原 召是 铁  国是 大

国内和通沟对应  加火押和唐岳对应  唐和通绝对不是偶然

国原城 是忠州 忠 唐 通 都是同音字

国 尉  应该是一个意义非凡的词  百济首都也叫 尉礼城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0:03 编辑

我们看看 国原城的别名 未乙省)·(託長城)·(莞長城)[薍長城

很有疑惑,  为什么 国原城会 被叫做 未乙省 ?    託長城和莞長城 ,薍長城  明显是 对应的关系,但是为什么音会有差异???


按上古音(先秦)来看, 薍=ŋroːns

莞=ɦŋroːn  

託=l̥ʰaːɡ

按中古音                    薍=nuan    莞=kuan     託=thak


那 是不是说   实际上 这三个字的发音  在5世纪的半岛,发音是 更接近上古音。所以 按理说  声母应该是, r 或 h   但是考虑到  r 不能在 词头出现, h 又不存在于当时的 音韵中   因此, 这三个字 如果想对应, 那很有可能,声母是 y     而韵母的话, 很可能是 ua  或者 圆唇高 阿  加上 长这个字 当时的发音  dang


所以   
託長城/莞長城/薍長城=====  wan da    我想起了  丸都城


丸都城  就是 尉那城  尉礼城   丸都山城 则是 尉那岩城  


而 丸都城 和 国内城 是 双城结构,互相伴随。  而 国内城和国原城又是同名异城


所以  国原城 又叫 託長城 ,莞長城 ,薍長城 是有逻辑道理的  这些名称 并不是 驴唇对上马嘴的情况   这些词,都是5世纪以后,高句丽所留下来的高句丽语


我在上面说过   高句丽  加火押 这里的 火并不是要 训读 bur  从 高丽的名称 中和县也可以看得出, 加对应了中  火对应了和    而景德王时期的 改名 唐岳县  可以看出, 加火对应了唐,而  中和唐的声母的对应的     我认为  加火押 实际上是另一个 尉那岩城


那 为什么   新罗的  中/唐 这样的 t声母 会对应 高句丽的 加 这样的 k 声母呢?


比如  国原城   景德王 改名 中原京  


那 未乙省 又是什么呢?  这个应该是 高句丽占领忠州之前的 马韩地名
高句丽一直存在,一个平原城 旁边一个 山城的结构,  国内城 是平原城 他旁边有一个 尉那岩城是山城  平壤城是平原城, 他旁边的 唐岳城 应该也是一个山城     百济建国神话中, 长子沸流在仁川海边 建立一个平原城 弥邹忽, 次子温祚在首尔高地 建立一个山城叫 尉礼城 ,暗示,百济初期也是 平原城+山城的 双城模式


关于 尉礼这个名称的 来源, 有学者的观点也许有点靠谱, 他们说  尉礼 和 於罗(瑕)是同一个词, 表示大

从 於罗+瑕===健+吉次  来看    吉次肯定又是皆次 然后 瑕肯定又是扶余语 加   而 健 就是韩语的大  那么 於罗 肯定也是 大了,  

按照这个逻辑   国内城也是迎刃而解的    於罗和健 应该是 同源但 语音分化的 同义词  尉礼城 就是大城

加火押 就是 大岳城  景德王 改名 唐岳城 (大和唐同声母) 国原城 就是 大原城 景德王改名 中原城(大和中同声母)     国内城=国原城-大原城  国=大  国=健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0:59 编辑

关于  加火押的 naver 知识条解释

고구려의 가화압(加火押)이었는데, 신라 헌덕왕 때 현을 설치하고 당악현으로 고쳤다. 1018년(현종 9)서경(西京)에 속하게 하였다. 1136년(인종 14) 묘청(妙淸)의 난을 평정하고 경기의 도(道)를 나누어 강동(江東)ㆍ강서(江西)ㆍ순화(順和)ㆍ삼등(三登)ㆍ삼화(三和)ㆍ중화(中和)의 6현을 만들 때 당악ㆍ황곡(荒谷)ㆍ송관(松串) 등 9촌(村)을 합쳐 중화현을 만들고 영(令)을 두었다가 서경에 속하게 하였다.

고려시대부터 조선 말기까지 당촌면(唐村面)으로 존속하다가 1914년 행정구역 개편 때 마정면(馬井面)과 합쳐 당정면으로 바뀌었다. 옛 이름인 가화압은 큰산〔大山〕이라는 뜻을 가진다.
[네이버 지식백과] 당악 [唐岳] (한국민족문화대백과, 한국학중앙연구원)

非常巧合的对应上了我的推测,  加火押 有 大山的含义  那  加火就是大  
高句丽语的 大  有  国/加火   和  尉那   两个词
百济语的    大  有  健/近     和  尉礼/於罗  两个词
朝鲜语的   大   有  kwn 큰  和  엄(지) 엄청 어마한  两个词 əm
日语的       大  有                  おお(奥奥)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