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2:31 编辑

这里我必须 再次 说明我过去的错误论点,  一个以毫无根据只考查几个古音就瞎对应起来的 谬论

高句丽语 加火和 女真地名 虎尔哈并不对应。
从 古邹加=大加  也可以知道, 大在高句丽,也有 古邹 这样的词,而这个词和 近是一个词。
此外, ma 作为 词头的 大  在朝鲜时代仍然被使用, 比如 manim (对大官人的尊称) mama (对官员老婆和妾的尊称)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1:47 编辑

关于哪些地名可能不是高句丽语的分析

沙伏忽  位于京畿道安城市   经纬度是 在忠州的正西方  因为这一片地区已经是在汉江以南深处,而且加上 忠州在 国原城之前 有一个疑似土著语地名的  未乙省 加上 百济有 红色-所比 因此  推断 沙伏-红 应该也是百济语。

伐力川縣  位于江原道西南的 洪川郡  景德王改名 綠驍    这是首诺州的地名 洪川又是靠近忠清道的地区, 首诺这个地名 首先是以百济地名出现, 因此  伐力=绿 这个词,应该是百济语,不是高句丽语

屈火縣   位于庆尚北道安东市   屈火 这里 火音同伐  屈火=kupur  (弯曲,滚) 这个词应该是新罗词

駒城縣  一云滅烏   位于京畿道东南部龙仁县   马-滅  这应该也是一个百济语


沙熱伊縣  清风县   位于忠清北道提川市(忠州旁)  沙熱-清凉 这个词应该也是百济词,虽然  高句丽地名中,同样存在  清川江-萨水 的对应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2:18 编辑

落了一个高句丽词   (因为这是长寿王南侵之后新设的地名) 仍伐奴縣-穀壤縣   仍伐=谷物    这个词  应该是对应 낟알  nadar 或 나락 narak   但是因为声母不同 所以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同一个词。此外, linxiao曾经 信誓旦旦多次强调 나락 narak 这个米   只是 半岛南部方言,但是 NAVER 里写这是  江原,庆南,全罗,忠清 以及 北韩的方言
也就是说,  pieo 和 narak 的区别实际上是 京畿首尔为核心区的 标准语和 其他所有方言之间的区别, 方言代表底层语,所以 narak 仅仅是固有词,底层语,并不是什么南方专用词。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在 三国遗事中记载了一片 新罗乡歌 叫  祭亡妹歌  相传是 景德王时期 一个叫月明师的人创作 乡歌  应该是新罗末年或 高丽初年的诗歌     祭亡妹歌 这里记载的  数词 一 的发音 和 12世纪初 日本二中历中记载的 高丽初的数词,一的发音 完全一致



一等隐 --- 같은   ka twn   对应 二中历中的 katana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然后在 高丽初的 乡歌  处容歌中,  存在  数词 二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3:40 编辑

这里   有两个词,明显证明  处容歌是 高丽时期所著  一个是  把徐罗伐叫东京  另一个是  

数词 二的记载标音  二肹隐 中  肹同肸  发音是  hlɯd  接近 hur  而不是 孛   或者处于两者之间  二中历中 记载是 ツフリ tufuri  

处容歌应该不会比 鸡林类事还晚吧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19 13:55 编辑



此外  过去看到有人说   因为 这首歌中  明期的 期是日式的语法(没懂),所以这首歌参杂了日语要素, 但是 我现在认为,这首歌完全是韩式的  期 只是 因为 前面的 明 붉 burk 的尾韵 k 破音并入后面 助词的头音所致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09:05 编辑

죽고 사는 길은 이에 있사   매저지리견
나는 가노다 맔도 모다 니르견
가노니시고
어느 가슬 이른 바람에

이에 뎌에 부떠딜(떴다가 질)  닢다히
하단 가지아 나고
가논 곳 모달온뎌
아아 마타찰아 맞볼 나
도를 닦아 기드리고다
这个是我自己看了所有人的版本后,自己判断翻译的版本
'모다 니견 가닛고' 정도로 해독할 수 있다. '모다'는 부정사이다. '니견'은 동사 '니-'에 선어말어미 '-겨-'와 동명사어미 '-ㄴ'이 통합한 연결어미 '-견'이 통합한 것이다. 이것이 바로, 앞에서도 지적한 바 있듯이, 15세기 국어 문법으로는 중세국어의 연결어미 '-고'가 쓰일 수 없는 환경에 '遣'이 쓰인다는 그것이다. 현대국어에서 '안고 가다'나 '타고 가다'에 해당하는 15세기 어형은 아래 예에서와 같은 '아나 가-'나 '타 가-'이다.

니블 아나 가 자 누를 브트르뇨(抱被宿何依)
- 『두시언해』 권24
마조 가싫 부텨는 白象 을타 가거시늘
- 『월인석보』 권21
[네이버 지식백과] 제망매가 [祭亡妹歌] - 죽음의 한계를 뛰어넘는 사랑의 노래 (한국의 고전을 읽는다, 2006. 9. 18., 휴머니스트)


原来如此, 所以 延边话中   做车去么? 차를 타고 가던가  会说成 차 타 가데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08:58 编辑

此外, 在 乡歌以及 高丽朝,乃至 朝鲜早期的资料中  (因为他们都属于中世朝鲜语范围)   疑问词 ~~~ka

这个和  日语的 疑问词 ~~ka 现在一模一样。   他当时的发音是  ko  而 现如今  庆尚道方言中,仍然在沿用这个疑问词后缀音,  ko  머하고 니가머꼬 얼마고
如果注意高丽和朝鲜时期的 历史剧, 会发现 他们的发音也是 ko 어찌할꼬
韩国语言学家 都守熙先生 研究过  被误认为是高句丽语的百济语词汇 他们是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16:17 编辑

上面这些词 都是高句丽长寿王末期 南下攻占百济北部地区后,在492~518年之间 把占领区的百济地名  用高句丽汉字音汉化的。   因此, 这些地名 不同于 景德王时期的汉化地名, 不仅在语法上,这些是严格遵循了 朝鲜语的语法顺序 (王逢-对比 景德王的 遇王县)在汉字音方面,相信时隔260年 也必定有一定的差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16:18 编辑

都先生的论点是有道理的,  现在我要重新整理我的认识。

百济语
密     三
波衣/波兮  石
忽     城
首     牛
屈     江
耶耶  浅  
忽次/古次  口
乌斯  猪
达     高  山
省/首泥     峰
皆次  王
伯     见
未     大   
古斯  獐
灭     马
於斯  横
买     水,川,井
於乙  井
於斯  斧
内     土地
甲比   穴
旦     谷
于次  伍
内米  池
德     十
斩     根
乙ki/去   木
鸟阿  临
阿珍 adar  八
功木  熊
毛乙  铁   털  毛
冬非  圆
难隐  七
别     重
仇     童
冬斯  栗
伏斯  深
也尸  牲
刀腊  鸟
次若  头
萨热  清凉
沙伏  红
今勿  黑


然后是高句丽语  

楷  王  中国史书记载
助利  北   鸭绿北
芜子  节   鸭绿北
忽     城
仇次  敦    鸭绿北
安寸  卵
押     岳
乃勿  刨
甘弥  黑鹫
甲     穴
已  ki  城
骨苏  斗笠
苏文   金
顺      东   鸭绿北
涓     西    鸭绿北
也次  母
加支  茄
莫     大
~支   尊称
悉     土
比列  崖
萨     清
济次  乳
骨衣  粗鲁
奴     壤
吞     谷  首乙吞  瑞谷
盖马  大山   鸭绿源
单单达  山谷
乌斯含  兔
桂娄    黄
朱蒙    善射
於支    翼     咸南安边
加火/国     鸭绿北
仍伐 / 谷
助乙  道
骨尸 / 朽
斤尸 / 文
皆尸  牙    鸭绿北
加尸  犁
召尸  铁 (银)
波尸  禾兆  鸭绿北
居尸  心
买尸  蒜   咸南元山湾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11:37 编辑

上面的 百济语和高句丽语对比中,可以看到 (我将以黄色代表百济,红色代表高句丽 )

忽 ,达   押  已  /  /   /莫  这些是  发音上,或音节上完全对应的词

甲比/甲  皆次/楷  萨热/萨  这些是 音节上有差异 但是完全同源派生的词


我曾经说过, 百济语地名中, 搞不清 到底他把 尸这个字 读做 si 还是 ri  


我现在重新看上面的表, 发现 百济地名中  只有一处出现 尸  而且 大尸山=太山来看, 百济这里尸很可能是一个儿化音,或者 si 这样的短促音, 可以忽略的   但是在高句丽地名中  尸却出现了 8次, 每次都会对应 ri 这样的音  而反过来,看  乙这个字  在高句丽地名中 出现只有 1次 而 在百济地名中出现了 2次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16:27 编辑

我在这里曾经说, 古朝鲜语以及他的延续 貊语和韩语, 存在 儿化音 而这个儿化音和 ri 是有前后关系的   朝鲜系也会把 汉字t入声字 读做 ri
我认为 貊语和韩语 无外乎就像是 先秦时期的 齐语支和楚语支这样的差异

而 秽语和日语从音韵方面和古朝鲜系是有差异的,  除了一个词 它如果本身发音就是 ~ri   一些和朝鲜语儿化音对应的词, 它也会读成 ri   但是他不会把 汉语的 ti 入声字 读做 ri  

我们从 高句丽和百济的地名中可以发现( 这里所列举的所有词汇,应该是除开了 三韩的地名,因为到了6世纪初 整个江原道南部和京畿道地区应该是完全被百济语所覆盖,)  高句丽地名中  流音尾和儿化音的现象比百济地名要重的多,这暗示,高句丽地名中 我所谓古朝鲜语要素要比百济语里多的多, 百济语则反过来类日语音韵要素要强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猜测,百济汉江流域的秽人,他们的生命力和规模都比高句丽盖马高原地区残存的秽人要大的多,因此他们的语音习惯影响力更大。

骨苏갓  苏文(斯由)솥   仇次굳   安寸알   济次젖   助乙질   骨尸곯   斤尸글   加尸갈  召尸철  这些高句丽词, 全都被朝鲜语继承,虽然当时读音是 ~si  或 ~ri  但是全都变成 ~t  和 ~r 的入声和儿化音

波尸  居尸  买尸  皆尸 桂娄  芜子 这些词 没有被后世朝鲜语继承  为什么

波尸 (鸭绿北地名)
居尸 (鸭绿北地名)
桂娄 (鸭绿北地名 疑似阿尔泰借词)
芜子(鸭绿北地名)
皆尸 (鸭绿北地名)
盖马 (鸭绿江源)
朱蒙 (鸭绿北出现的词 疑似阿尔泰借词)
涓  (鸭绿北高句丽初都附近早期名词 来源不明)
买尸 (元山湾沃沮或秽地名)
於支 (咸南安边沃沮地)

此外,  助利-北  在当今朝鲜语中 用法不同,含义为 背后  顺-东 几乎不被使用 残存于词典的状态, 而这两个词 都是鸭绿江以北地区出现的


鸭绿江以南  但是又不是盖马高原地区出现的高句丽地名  几乎全都是现在的朝鲜语, 除了 仍伐 加火  乃勿  乌斯含 这四个词之外,  而 这些词中, 仍伐 加火,乃勿 都是有同源词存在的,只是音韵上不一致,被我排除在了朝鲜语的行列中
因此 真正在 高句丽鸭绿南非盖马高原地名中, 对不上 朝鲜语的词汇 只有 乌斯含一个词  但是 我说了很多次了  乌斯含是 鸟斯含, 是对应朝鲜语兔子的一个词 因此 实际上 根本没有任何一个鸭绿江以南,非盖马狼林山脉的高句丽地名对不上朝鲜语的


为什么 鸭绿北, 盖马高原, 狼林山脉以东沿海,元山湾等地区的 词汇,对不上朝鲜语呢???

因为 鸭绿北地区 本秽地, 岭东皆秽人  而朝鲜人是貊人, 不信你们可以 试着对比一下 我上面所列举的那些不对应朝鲜语的词,其中是不是有几个是和满语对应  其他的是和日语对应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15:24 编辑

百济地名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们从好太王碑文中,可以看得出, 在汉江南北  韩秽杂居。

我们从三国志(290年著) 中 可以看到, 百济是马韩的一国

韩国也有一些学者认为,  早期百济语是扶余语系, 在3世纪末期开始  逐渐走向中央集权,(这从我另一个帖子,关于半岛三国国王何时开始授中原册封为郡王也可以看得出)   因此 从3世纪末 到5世纪末 迁都熊津这段时间内,   百济语属于  上层扶余语,下层 韩语的 双层语社会阶段。

然后从 迁都熊津到灭亡的 170年间 是属于 完全韩语的阶段


我对这样的结论是完全反对的   从  近肖古王,以及 八坤城,以及 好太王碑文中的 古模耶罗城 等名词来看,  4世纪的时候, 百济是一个说韩语的国家    但是 他在 4~5世纪末这 200年间 ,领土 北起八坤城   南到慈悲河     此时正好,他的境内就是充满这 秽人的时期。 而 5世纪末以后,秽人就在半岛中消失了   仅仅留下了他们曾经的 地名而已,   
史书记载  弓月君带领 120县的人民 移居日本 这一年正好是 396年 而 从392年开始,高句丽就开始攻破百济北部的城池 到了 395年 好太王频临尉礼城,已经将 百济北部58座城池占为己有。   在这种背景下   弓月君带领着 汉江以北的 秽系百济人,逃亡倭国

弓月君,就是 穹岳城的首领    这是4世纪末开始  百济汉江南北的秽人 开始离开半岛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我所谓之后几十年内, 百济境内的秽人逐渐消失的推测 就是根据这一事件,以及史料中, 以好太王碑为 最后记载秽人这一族群为根据的
然后 我在 另外的帖子里 写过的 所谓 高句丽语属格助词

杨根县-去斯斩
童子忽-仇斯波衣
獐项口-古斯也忽次
獐塞县-古所於   

实际上 这些词  全都是百济地名   

这是百济语是朝鲜语的证据  

但是同时   百济地名中, 出现  密  于次 难隐 德  古次 次若 於斯   内米  沙伏 刀腊 伏斯  冬非  功木  去   这些疑似秽系的词汇。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5-11-20 15:39 编辑

其实我是有另外一个推测的,  

从历史记录来看  百济国是从和辽东王公孙家联姻之后开始,在带方故地兴起的, 但是我们都知道, 百济建国地区是在首尔和仁川, 带方则是黄海南北道   这代表  百济的扩张 是有可能向北的 , 以313年  高句丽占领乐浪郡,百济则占领带方故地来看,  3世纪末 还是马韩一国的百济,到了4世纪初,一跃成为马韩北部以及带方地区的统治者,   这背后,有可能是 倭国的参与起到了作用。

倭国自汉末以来,就通过乐浪郡通使中原王朝, 但是自 八王之乱以后  估计就没有再和中原来往,反而加强和百济的交往,而百济则摇身一变成为倭国引进中原先进文物的中转站, 大量倭人开始以雇佣军的身份 被派往百济境内,成为百济向北扩张领土占领带方地区的先头兵。   也就是从3世纪末到4世纪末或者 5世纪中期为止

前后150年的时间内, 倭人遍布于汉江北岸,给当地秽人能持续自己的影响力,进而留下自己的地名创造了条件。  从客观上 把秽语被百济语同化往后推迟了150年的时间
74# 红山人

简直胡扯,等你来喷

廻   同回,罗马音  huoi(中古)  ,    谁告诉 你发tar音的? 跟tari다리  腿有关系?
於乙uyt  ,好象跟 井水 u  우물   (umulmul)有关,但我能说公认的高句丽语的“井”只是古汉字“乙”的音吗?泉井口县一云于乙买串。泉井郡一云于乙买,这里的u哪里云了?实际上这是日 语的 い(yi),就是“井”的意思 。乙 yt,跟日语快一个裤子了。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3-16 10:29 编辑

廻  要训读,不是音读

于乙买串中,   井对应买  串对应口   泉对应 于乙     泉井一云于乙买,也证明了这一点,

买作为一个名词是 水 作为修饰词时 有时是川,有时是井   

於乙-井   这种用法虽然在现在的朝鲜语中消失  但是在 新罗早期的地名   罗井(朴赫居次被发现的井) 中也有对应   这里  乙发音ra   和 於在一起 发音应该是接近  əra   它最后变成单音节 就是朝鲜语的 우


你那个什么 日语 い(yi)  明显仅仅是一个变异的同源词,   如果 乙对应 日语的 い(yi)  那请问

泉盖苏文  於乙盖苏文   为什么 日本记录是 伊梨柯須彌   ?   这里 乙这个儿话音对应的可不是 yi 而是 ri  我说过韩语儿话音对应日语ri
维基日语版的 高句丽语条中  不知是哪个日本人整理的,对应日语的东西,很多都是错的,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