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川西方言变调,有人注意到过?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6-3-31 16:22 编辑

应该是不亚于北吴上海话的泛滥变调。
——————
绵阳话四个调值的本调全是起伏调(阴平35,阳平31,上声52,去声213),但是在语流中的字却基本都是平调。
除去部分其强调意义重音外,只剩下音高不同的起伏了。
————
绵阳话的重音系统很重要,重音起非常关键的辨意作用。很简单,就是把要强调的字强制性不变调就是”重音“了。一句话一般有一个重音。
举个例子,用'表示重音位置:
“我们都吃了”这五个字的本调是(52-25-35-31-52)(单字调)
然后实际句子中变为(红色代表重音):
我们都'吃了。(55-33-33-31-11)
我们'都吃了。(55-33-35-33-11)
这两句话在绵阳方言里意思却不一样,前者强调“吃”的动作,意思是“我们已经吃完了”;后者强调“都”字,意思是“我们全都吃了”。
————
川西方言(比如成都话)也有类似的变调系统,不过我感觉绵阳话平得比较彻底。
没啥事
还有些比如单元音化的特征。
实际上绵阳话的“ao”这个韵母不是成都话典型的双元音的“au”的读音,而是在“ao”和“o”之间的一个类似单元音。
”ou“也不是”ou“,而是类似“eu”的元音。
“an”实际上也是“ae”这个单元音,可能有些人带着鼻化韵尾“~”。
介母掉的也很多,“过”这个其实就是“go”。
相应的,单字词的消亡程度也比较超前。有很多单字词都加了”子“缀,或者“儿“之类万能后缀固定成了双字词(区别于儿化)。比如”娃子“,“刀子”,“刀儿”,“车子”。
没啥事
川西应该分为不同的部分。成都西部南部,眉山,乐山是岷江流域口音,有入声。而成都北部,东部,绵阳,德阳是成渝片口音无入声。差异很大。所以不能说这是川西口音。
事实上说是川西口音不太准确。川西口音由三部分组成。成都西部,成都南部,乐山,眉山带有入声发音的岷江口音。这是以前大部分川西地区的主流口音。成都北部,成都东部,德阳,绵阳的受到龙泉山以东川中丘陵区影响而产生的不带入声的口音。雅安的雅冕口音
绵阳话的单子变多字词,在整个四川话中都是如此。也并非绵阳特例。

另外绵阳话发音的调值与成都不同。原因是绵阳的发音调值更多受到了南充,遂宁的调值影响。

而至于an发ae的音。其实质是近代本身大部分川西地区发音都是如此。乐山,眉山,成都的ae音也很很明显
然后想想语气词。
1:嘛(mae),和普通话用法一致,但是读音不一样,在绵阳话里和“蛮”同音,在成都话读音和普通话一致。比如“你怎么了?”-“你哪么起了mae?”
2:撒(sae),和重庆话的“撒”用法一致,表示期待语气的语气词。“今天就吃火锅吧”-“今天就吃火锅撒”。
3:攒/旦(zae/dae),用法我自己都不明确。比如“就是嘛”-“就是攒”。似乎也是表示期许预期,但是完成了自己的期待后就用“攒”,否则用“嘛”。
4:“得哇”(dewa),和3的用法意义基本一样,但是3和4似乎有轻微的人称指向差异(如果有的话,可能类似咱和我们的区别。。3是对着说话者的,4则没有明显的定位,可以对自己自言自语用。。不过也有可能因为“dae/zae”一般是女生爱说,男生说的少,所以导致我这样的思维)。另外3是绵阳地区特别爱用的,4是整个四川都比较常见的。
5:“不”(bu/bo),“吃不吃饭?”-吃饭不?”
6:“没”(mo),“吃了没”-同。
7:“寡”(gua/ga/go),仅限南路方言使用者,表示完成时。。应该是湘语外来词语。
8:“呜呼”(oho),怀疑本字是这个。表示遗憾的感叹(相当于自带感叹号和表情包的“啊!😂”)。
9:没有“吗”这个万能的疑问句语气词,而是用“不”,“没”这些代替或者变形句子结构来表示疑问语法。(只有带疑问代词的反问句可以加“mae”和“lae”,表示“吗”或者“呢”)
10:“违必”(weibi)/“难怪(不得)”(laeguai),意义同“难道”。
11:“喃”,lae。是“呢”的意思。
没啥事
非常有意思,再次显示东亚人的语气助词具有很鲜明的语法作用,其中包括东亚大陆的诸语言(汉语苗瑶语壮侗语言)以及东北亚的韩语日语…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6-4-5 10:21 编辑

4# chinkin
而且你说的岷江片是川西专属,我不赞同哦。绵阳也有不小面积的岷江片,而且恰好是在绵阳地区东部的盐亭县一代。这个岷江片从盐亭一直抵达遂宁和南充郊区。绵阳西部的安县北川涪城说的是最正宗的成渝片了,反而是东部人口音比较奇特。
至于你说的变调,我说过了,四川各地都有变调。绵阳话虽然是成渝片,但是变调模式大致是川西模式的,和川东重庆的变调听感有明显差别。而且新派绵阳话变得很平,比成都话明显更平,这是一个特点。
另外绵阳话受到最大影响我觉得并不是川中丘陵,实际上影响很小的,绵阳城区人只会觉得东部盐亭一代的岷江片口音特别“土气”,川中遂宁那种hf不分的口音也很难接受(为此以前比较势力的人还专门对他们有个统一的称呼,就是“下河人”,这些口音都是“下河口音”,意思是涪江下游地区,虽然遂宁话和射洪话差别大的去了)。年轻人反而是各种模仿成都口音。真正老一点的绵阳话事实上和广元话最接近。
没啥事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6-4-5 10:22 编辑

5# chinkin 另外我问你绵阳什么时候是川中地区了?。。以前绵阳无论是地理还是文化习惯都是正而八宗的川北地区(绵阳的川北监狱,江油的川北化工,连在三台东南方的南充都自称川北)。
实际上是近年来绵阳经济不行后开始抱成都大腿后才自称“川西北”地区。大家都知道绵阳这个“川西北”只有绵阳一个市用得自娱自乐,经常打出什么“川西北最大XX"来吸引噱头。偶尔拉上隔壁玩的好的旌阳罗江绵竹剑阁这些好基友来玩玩。其他外地人一说到“川西北”都只会想到若尔盖红原大草原。
而且成都城区口音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川西方言,比起西郊南郊的岷江片,明显更接近川北口音(音系上基本就是广元话的翻版,词汇上和语气上有所差别而已)。而且老成都话里面有好多词汇,其实都和西北官话有一腿,随着成都话扩散传到其他地方去了(比如以前重庆人从来不说”瓜“这个词语的)。而且老成都话的话,比如李伯清的口音,明显比现在的成都人口音还更像川北口音的,怪不得有些人还说他像是绵阳口音,但是别人明明是在成都内城长大的
没啥事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6-4-5 11:28 编辑

5# chinkin 你没搞明白,绵阳-遂宁,绵阳-南充中间都隔着大片大片的岷江片,叫绵阳如何空降接受南遂的”川中口音“洗礼呢?
而且南充话是你们印象里hf,nl不分,入声丢掉的川中丘陵口音么?老南充话正儿八经地hf,nl分明,介于成渝两地之间一种很标准的府城音啊。而且南充城郊地区也是岷江话的地盘,广泛区分入声的。以前的四川话广播可是用南充话为标准音广播的,地位跟苏州话在吴语里面一样。况且人家南充从来都说自己是川北文化的代表的(虽然我觉得可能要一直到南阆一代才是地理上正儿八经的川北。。)。
真正你以为的”川中口音“实际上是成都东郊沿着龙泉山一代狭长分布的地区的口音,比如挨着绵阳的中江地区。当地可能是山区的缘故,南方远道而来的外来移民最后只能选择这些比较偏僻的地区定居,而且交通不便,口音也变化慢了点。出现了各种湘赣客方言岛以及外来语的痕迹。实际上全四川各地大都是明清外来移民为主体的。这点我觉得真的没有疑问。不因为川西说岷江片就是土著。只是可能保留了更老一点官话的层次而已。
没啥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