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殷人甲骨文形音字与周人语言所折射出的语系归属信息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4 21:55 编辑

话题来自,殷人甲骨文形音字所标识的语言,是否可以建立同藏缅语的普遍关联(周人语言有着强烈的藏缅语底层特征已经为多组独立研究所作证),话题讨论了若干年,至今我们没看到任何系统论述可以作证商人语言与藏缅语相关。证据,我要了无数次,结果与其听各种毫无实质内容的车轱辘话,不如拉一个主题,DIY,讨论一下。

甲骨文形音字,无非二三百个,且多数都是生僻字,其实,也不是一个浩如烟海的工作量,可以慢慢聊。

先从一些极可能有着藏缅起源背景的词汇下手。

一、新,从辛,形音字。

基础信息,见附件。不多重复。关于薪的藏缅语关联性,参见一段专业的讨论,如附件。摘自:金理新 从核心词看汉语和藏语缅语的亲疏关系
一些补充讨论:

从周代文献资料来看,新/薪和木,均有树木的本意,但起源似乎各有渊源,新/薪藏缅语特征强烈,在新旧这一层含以上,似乎也可以建立起关联。而木*mok/moog/muk,更似与蒙古mod和满语moo,有关联。


那么,甲骨文的新,是否可以同藏缅语建立关联呢?首先,新音来自辛,甲骨文中,是一种刑具,我检索了一下,还没有看到甲骨文系统中,这个字还有其他更丰富的含义,欢迎纠正补充。其次,新在甲骨文原意,是用【辛】劈下来的柴片,我检索了一下,没有发现甲骨文新,有除了柴火之外的其他内涵,比如新旧的新,藏缅语和诗经中的树木。

这样,我的推测是,周人在继承甲骨文系统后,根据其本民族语言(很可能属于古汉藏语的分支,或者至少有着藏缅语的显著底层因素),将新旧的新加入词汇内涵,并加入草地头后,用薪来代替在甲骨文中的本字“新”,继续保留柴火的本意。

因为,目前,我找不出证据,殷人甲骨文的新,与藏缅语新旧的新、树木的薪两层相关内涵,因此,殷人甲骨文新字,虽被周人继承,但其本意看似找不到证据支持通藏缅语的关联。


英语中文上古音藏语缅甸蒙古语满语
New新:si ̯e ̆n sjin sien sjin siŋ sliŋsa-paaasaitshineice
Tree薪:si ̯e ̆n sjin sien sjin siŋ sliŋshing-dongsaitpainmodmoo
wood木:muk mok moogShingsaitsarrmodmoo
新.jpg
薪.jpg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新”在甲骨文里的意思就是砍木头,也是这个字最早的含义,新旧的意涵是后来假借的。
1

评分次数

  • 红山人

我们可以观察到这个现象,新在殷人甲骨文系统中,无法建立同藏缅语的明显关联,但在周人的语言系统中,甲骨文新被继承后,语意有了非常大的拓展,而拓展后的新,也可以建立起与藏缅语的强关联,且属于100个核心词汇之一,权重很高。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甲骨文已识别字仅一千多一点,尽管如此,还是发现不少汉藏共有词汇。虽然古代汉字不表音,给一些人留下狡辩的空间。但同音近音字留下间接证据。聊举一例,田。田在甲骨文里作打猎讲,后世作畋。藏语中打猎和田地也有一个同音字,那就是ling
1

评分次数

O3a3c* (M134+, M117-)
做分开数千年的语言对比,词汇对应不能太严格,我觉得“新”在甲骨文的砍木头义和藏文里的sin正好相符,只是词意发生了一些转移。
1

评分次数

  • 红山人

ABC Exercise:上古汉语Swadesh 200词汇中53.6%藏缅起源,23.7%东南起源,22.8%未知

http://www.ranhaer.com/thread-16215-1-1.html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哪里查藏缅词发音?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13:34 编辑
做分开数千年的语言对比,词汇对应不能太严格,我觉得“新”在甲骨文的砍木头义和藏文里的sin正好相符,只是词意发生了一些转移。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09:17
这是非常可笑的逻辑,代一个木字旁,就跟藏树木*shing同源了?甲骨文的新字,目前我们只能查到用辛(邢具)砍木头一层含义,根本无法建立同藏缅新旧的新和树木这层语意的关联。

周人在继承甲骨文新字后,赋予新旧新,和树木两层含义后,新字才在周人语言中建立起与藏缅语的强烈关联。

周人称树木,有两种起源各不相同的词汇,即新*sien和木*muk,前者与树木的关联不见甲骨文,可见是周代藏缅语化的结果,而木*muk才更似周人继承殷人语言的元素,非藏缅起源,而更似与蒙满树木*mod/moo相关。商人有强烈的古东北亚种系特征,已经为大量文献证据所支持,而突厥语树木与满蒙不同源,暗示树木*moo的起源背景可能偏东北区域,暗合商人血统上的东北亚起源背景。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我觉得一楼永万户长取用的材料很丰富地论证了“新”与藏语“树木”的关系。虽然他没有意识到,但可贵的是他提供了充足的材料让我们来认识“新”字。

“新“字是形声字无疑。音符是”辛“,义符是”斤“,这个斤,就是斧的意思。
”新“就是取木,也就是用斧子斫树。、

永万户长理解错误就在于“新”不是用“辛”这个刑具来取木,而是用斧斤来取木。“辛”是用来发声的,也正是我们认为“新”是形声字的原因。
因此新是古藏语来的。
8# Yungsiyebu 怎么能说是可笑的逻辑呢,语言学上这种词意的转移变迁,实在数不胜数。学过高中语文的都知道古今异义吧。何况是分离几千年各自发展的兄弟语言。
QQ图片20160405160016.png
2016-4-5 16:00

QQ图片20160405160058.png
2016-4-5 16:00



永哥来看看这个,身体部位的核心词,应该与藏缅同源了吧

另外,还有眼睛的本字“目”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16:21 编辑
8# Yungsiyebu 怎么能说是可笑的逻辑呢,语言学上这种词意的转移变迁,实在数不胜数。学过高中语文的都知道古今异义吧。何况是分离几千年各自发展的兄弟语言。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15:42
请你多少有点严谨的讨论问题的心态,如果没有周人对新字新旧之新和树木内涵的拓展,你仅凭甲骨文新字用一种刑具砍木片的单一含义,可以建立甲骨文新字同藏缅语复杂的内部关联?如果你这么认为,我们没什么讨论问题的基础。这种逻辑可以讲天底下任何一种不相关的文字“转移变迁”为藏缅语。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我只是说这个字可以算疑似汉藏同源词,我从哪里说建立藏缅语内部关联?本来甲骨文能讨论的字就不多,当然要逐个讨论。另外,你研究藏语还不够啊,还要列举其他汉藏语的读音,而且藏语还要是古藏语才有说服力。
ABC Exercise:上古汉语Swadesh 200词汇中53.6%藏缅起源,23.7%东南起源,22.8%未知

http://www.ranhaer.com/thread-16215-1-1.html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6-4-5 10:22
这个上古音,其实,就是周人的语言,主要依据诗经等周代文史资料考证的结果。我上边的援引的研究,基本用的上古音比对的藏语和缅语,得出藏语和汉语的100个核心词汇,~80%具有同源关系,周人语言的藏缅底层特征非常强烈。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16:29 编辑
我只是说这个字可以算疑似汉藏同源词,我从哪里说建立藏缅语内部关联?本来甲骨文能讨论的字就不多,当然要逐个讨论。另外,你研究藏语还不够啊,还要列举其他汉藏语的读音,而且藏语还要是古藏语才有说服力。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16:21
你先把自己态度端正,再谈别的够不够。

甲骨文新的案例,恰恰不能支持甲骨文语言系统与藏缅有任何关联,同时,周人完全可以在继承甲骨文新字的基础上,根据其语言特征,为这个文字体系加入藏缅语因素。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你只凭一个新字,就下了结论,恰恰不能支持?这是端正的态度吗?
你只凭一个新字,就下了结论,恰恰不能支持?这是端正的态度吗?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16:33
请你从上至下,翻翻原话,我因为一个字得出商甲骨文系统对应的语言是什么了?我说过上文木字的考证,所以商人讲一种接近蒙满的语言了?请你注意,是你肆意延伸,讲一个甲骨文本意毫不相关的【新】砍木头,强说成有着木头&新旧之新内涵的藏缅同源词。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甲骨文已识别字仅一千多一点,尽管如此,还是发现不少汉藏共有词汇。虽然古代汉字不表音,给一些人留下狡辩的空间。但同音近音字留下间接证据。聊举一例,田。田在甲骨文里作打猎讲,后世作畋。藏语中打猎和田地也有 ...
hercules 发表于 2016-4-5 07:43
你开玩笑嘛?好不容易举一个例子,弄出一个象形到没法再象形的田字,证明这个象形文字是藏缅语?真佩服你东拼西凑的能力。

甲骨文田字有多种字体,事实上,现在这个方圆框+十字田,在甲骨文中从来没有种田的田之意,本意就是一个狩猎工具,与其他与田地的田相关的字形没有相关性,是两个不同的字。因此,商甲骨文系统的狩猎一词是【畋】,而没有【猎】。具体参见附件的一些资料和讨论。
tian.jpg
tian 2.jpg
tian 3.jpg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46991
46992


永哥来看看这个,身体部位的核心词,应该与藏缅同源了吧

另外,还有眼睛的本字“目”
welson 发表于 2016-4-5 16:00
这个考证非常牵强,甲骨文这个两个字和后世的履字,差的太远。

《説文解字》:履,足所依也。从尸。通常认为“尸”即“人”,表示思虑、职责。

履,上古音,liei/ljidx/li ̯ær/ri,而尸的上古音是,hli/ph-lji/hljij/hrjid,显然,关联性非常强,因此,履就如今天的字形一样是尸部,而不是这个考证所说的眉部。


履字,目前广泛认可的起源形态,应当来自金文,而非甲骨文,如附件。
履.jpg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这个上古音,其实,就是周人的语言,主要依据诗经等周代文史资料考证的结果。我上边的援引的研究,基本用的上古音比对的藏语和缅语,得出藏语和汉语的100个核心词汇,~80%具有同源关系,周人语言的藏缅底层特征非常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6-4-5 16:23
里面讨论过甲骨文,汉藏比例为87%,超过绝大多数周代文献。
极品猥琐凤凰眼镜生物党棍左棍五毛愤青爱国
eight代 poor农 root正 shoot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