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9# Yungsiyebu
你可以看看目、眉、何、狐...

甲骨文中汉藏同源字还有很多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20:36 编辑
里面讨论过甲骨文,汉藏比例为87%,超过绝大多数周代文献。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6-4-5 18:58
你仔细看一下这个统计,是两三百个甲骨文形声字,还是~2500个甲骨文。

这个统计就是说,甲骨文这2500字,如果按上古音讯读,也就是大体相当于周人的语言驯读,约87%与藏缅同源。但商人语言是要通过形音字等手段具体考。

举一个刚刚聊过的例子,甲骨文有我字也有余字,按这种统计方法,商人第一人称即有与藏缅我*nga同源的我,也有与南方语言关系近的余。你稍稍看看甲骨文系统就知道,甲骨文的我虽然被周人继承并发展为现代意义的我字,但甲骨文我字原意跟第一人称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商人自称,而非第一人称我,商人的第一人称是余,表现为南方语言起源特征,而与藏缅语无关,类似的,我们上文讨论的新字,如果按周代,上古音考证,藏缅起源特征强烈,按次统计,自然也计入藏缅同源词,但甲骨文的新真与藏缅语相关吗?看一下具体的证据就知道,就目前证据而言,甲骨文新字是指用邢具砍烧火用的木片,根本没有周人驯读后,加入的树木和新旧新的内涵。

这些案例都说明了,周人在继承甲骨文体系后,完全根据其本民族语言藏缅语特征加入完全不同于商人甲骨文本意的新含义,我*gaa作为商人自称,逐渐失去本意,而变成最口语化的第一人称我,商人第一人称自称余,虽然被继承,但也更多保留在书面语层次,而这个词与藏缅语无关,而更似与苗瑶语相关。新在被周人继承后,砍柴火的本意也逐渐被废弃,而加入了树木和新旧之新的内涵,新的本意,也创造了一个新字薪来替代。而甲骨文表示树木的木字,周人继承后的读音是muk,不见藏缅,而更近满蒙mod/moo,所以,最可能的情况是,周人同时继承了甲骨文的新和木,商人真正具有树木本意的是木而非新,新是加入树木的含义周人驯读后的结果,而很可能继承于商人木*muk,看不出藏缅特征,而更似与满蒙树木有同源关系,暗合商人种系的东北亚特征。

所以,老建议,就像看基因和体质数据一样,还是多多看看原始资料,而不是道听途说。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19# Yungsiyebu  
你可以看看目、眉、何、狐...

甲骨文中汉藏同源字还有很多
welson 发表于 2016-4-5 19:06
有没有藏缅同源词,是具体考证出来了,而不是随口说出来的,比如,你上边提出的履字案例,可信度极低,通常普遍认可的履字最早源于金文,而非甲骨文,且是尸部,上古音,尸和履非常接近,侧面证实履是尸部而不可能是眉。所以,你举的这个案例,几乎没什么可信度。更谈不上作为甲骨文履字音眉,与藏缅同源的假说。因为,甲骨文就没有肯定的履字。履也从来没有证据表明是眉字头,读眉音。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甲骨文的我虽然被周人继承并发展为现代意义的我字,但甲骨文我字原意跟第一人称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商人自称,而非第一人称我,“所以,老建议,就像看基因和体质数据一样,还是多多看看原始资料,而不是道听途说。”
————————————————————————
“甲骨文我字原意跟第一人称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商人自称” 请问是哪位专家的研究成果,你确定不是道听途说??
你先把自己态度端正,再谈别的够不够。

甲骨文新的案例,恰恰不能支持甲骨文语言系统与藏缅有任何关联,同时,周人完全可以在继承甲骨文新字的基础上,根据其语言特征,为这个文字体系加入藏缅语因素。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6-4-5 16:27
注意语句,“甲骨文新的案例,恰恰不能支持甲骨文语言系统与藏缅有任何关联”不能……任何……具有强烈反对意义,不要自己把自己往坑里带。
O3a3c* (M134+, M117-)
你开玩笑嘛?好不容易举一个例子,弄出一个象形到没法再象形的田字,证明这个象形文字是藏缅语?真佩服你东拼西凑的能力。

甲骨文田字有多种字体,事实上,现在这个方圆框+十字田,在甲骨文中从来没有种田的田之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6-4-5 17:23
回去多看点书,什么叫假借,再来发言。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21:07 编辑
甲骨文的我虽然被周人继承并发展为现代意义的我字,但甲骨文我字原意跟第一人称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商人自称,而非第一人称我,“所以,老建议,就像看基因和体质数据一样,还是多多看看原始资料,而不是道听途说。 ...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20:52
这是常识,好吗,甲骨文我为戊的变体,原意为一种武器,商人主要总我代指商人的国家或者商人族群,跟第一人称我没有关系。

常识我需要援引文献吗?如果你认为甲骨文我是今天一样,普通的第一人称代笔我,请你拿出证据。
Screenshot_2016-04-05-20-58-27.png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还是用大力的那句话送给你,你懂得什么是假借吗?难道“你”的本字和第二人称有关?难道“他”的本字和第三人称有关?抽象的意思当然要找一个象形指示或者会意字来假借。你读过甲骨文的原文吗?里面的“我”难道不是第一人称?
这是常识,好吗,甲骨文我为戊的变体,原意为一种武器,商人主要总我代指商人的国家或者商人族群,跟第一人称我没有关系。

常识我需要援引文献吗?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6-4-5 21:03
这叫文献?一个民科网站的跟帖你也能当宝贝。
O3a3c* (M134+, M117-)
29# hercules 而且从这个网站的解释上看也看不出老永信誓旦旦的说的“我”和第一人称无任何关系,不知是怎么脑补的。
这叫文献?一个民科网站的跟帖你也能当宝贝。
hercules 发表于 2016-4-5 21:09
ok,那你来证明,甲骨文我是普通的第一人称代词我。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21:18 编辑
回去多看点书,什么叫假借,再来发言。hercules 发表于 2016-4-5 20:55
你有扯皮的功夫,还是先证明甲骨文方圆框+十字的田,什么时候用作田地的田?怎么这个本意狩猎工具的文字,到你嘴里就变成甲骨文田字与藏缅语同源呢证据了?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6-4-5 21:22 编辑
29# hercules 而且从这个网站的解释上看也看不出老永信誓旦旦的说的“我”和第一人称无任何关系,不知是怎么脑补的。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21:12
你能有点讨论问题的诚意吗?科普文本罗列了甲骨文*我的所有内涵,有提甲骨文的我字有普通第一人称代词这层含义吗?还是你认为这些陈列基础科学知识的文本太民科,你能用专业研究,证实甲骨文我就是普通的第一人称代词我?

证据很清楚,商人甲骨文的第一人称代词是余,苗瑶等南方语言的相关性非常强,而与藏缅语无关,周人继承了一个字后,他的内涵才逐渐拓展为普通的第一人称代词我,与新出现的同音字吾同意,我字是非常好的案例,证明周人用本民族语言重构了甲骨文的很多基础文字。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好奇云怪 QQ群:387100816。
33# Yungsiyebu
余和我的用法是一样的
QQ截图20160405212005.png
还是用大力的那句话送给你,你懂得什么是假借吗?难道“你”的本字和第二人称有关?难道“他”的本字和第三人称有关?抽象的意思当然要找一个象形指示或者会意字来假借。你读过甲骨文的原文吗?里面的“我”难道不是 ...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21:07
百度一个东西当文献的人,没得救。
O3a3c* (M134+, M117-)
33# Yungsiyebu “我”的用法
QQ截图20160405212207.png
你有扯皮的功夫,还是先证明甲骨文方圆框+十字的田,什么时候用作田地的田?怎么这个本意狩猎工具的文字,到你嘴里就变成甲骨文田字与藏缅语同源呢证据了?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6-4-5 21:13
你不是会百度么?有扯皮的功夫不不去百度一下什么叫假借。
O3a3c* (M134+, M117-)
周人继承了一个字后,他的内涵才逐渐拓展为普通的第一人称代词我
————————
我给的例子已经说明余和我可以互换。
33# Yungsiyebu “我”的用法
yingchuan 发表于 2016-4-5 21:22
这个我绝不是指大邑商,因为土方远在商西边,不会绕道跑到商东边去抢这么点东西。
O3a3c* (M134+, M117-)
33# Yungsiyebu 最后上结论
QQ截图20160405212829.png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