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商奄考

商奄是我国东方古族之名,其名称始见于商代。据史记等记载,商王南庚居奄,历阳甲至于盘庚始去奄定都于殷。而后商奄仍作为商的军事重镇。卜辞中有“贞今如奄”、“王入于奄”、“多奄”的记载。商亡后,商奄积极参与武庚的复国运动,遭到周公的镇压,其后被惩罚性迁徙到周的西鄙,成为秦人之祖先。    关于商奄的地望,学者多根据左传“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昊之墟”,是为鲁国,而认为在今日之曲阜一带。历史上很多人提出疑问。清代钱大昕认为“《春秋传》但云因商奄之民。以鲁为古奄国,出自《续汉志》,未知何据。康成、元凯俱未实指奄所在也。更宜考之”。今人李白凤指出,“世皆以为鲁奄,然与禄父相远”,这是个问题,远水解不了近渴。但他认为在今益都一代,则离

禄父也近不了多少。


    如果曲阜商奄曾做过十几年商都,又从周代起做鲁国的首都,那么我们应该可以在其左近发现商周的大型遗址。很可惜的是,曲阜两个都没有,既缺乏商代中后期的大型遗址,也缺乏周代早期遗址。曲阜的鲁国故城遗址,年代仅能上溯至西周中期。因此,考古上直接宣判了鲁奄说的死刑。


    既然说到考古证据,我们知道,商代山东有三个大型遗址。商奄有很大的可能在这其中。其中有一个滕州前掌大遗址,距离曲阜不算太远,因此有人认为这才是商奄。但大多数人认为这是商代薛人的根据地。具体理由我以前的帖子中有介绍。剩下两个是济南大辛庄和益都苏埠屯。益都前面提过,地方偏了点,作为王都是不合适的。也有人认为苏埠屯是商代薄姑,可备一说。因其靠近弥河,我猜测它是晚商大名鼎鼎的攸。甲骨文中的攸与潍水瀰水流域的尸方紧邻。


    剩下的,就只有济南大辛庄了。大辛庄位于中原和东夷的结合部,又是山东中部山地和北部平原的结合部。地理位置重要,交通便利,紧邻济水。同样的历史悠久,有深厚的大汶口龙山岳石文化传统。往东不远就是有名的章丘城子崖。如果商人选择这里定都,既兼顾东方,又不会远离中原,物资供应不会紧张。

O3a3c* (M134+, M117-)
从历史记载来看,济南大辛庄也符合。比如,孟子记载“驱飞廉于海隅而戮之。”如果商奄在曲阜或者前掌大,这两个地方距离海还很远,而且隔山隔水。根据周代金文,成康时代周人和东夷尚在此拉锯,周初周人更无实力横穿鲁南一直到东海。但如果在鲁北,还是很容易的,鲁北平原无险可守。春秋时代晋国讨伐齐国,鞌之战后晋国就一路打到潍坊一带。
左传说伯禽因商奄之名,封于少昊之墟。这里的少昊之墟传统上认为在曲阜,实际上这和商奄在哪里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少昊之墟在曲阜也无任何证据。根据左传的相关记载,少昊之墟其实也在鲁西北一带。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蔡墨曰“少皞氏有四叔,曰重、曰该、曰修、曰熙,实能金、木及水。使重为句芒,该为蓐收,修及熙为玄冥,世不失职,遂济穷桑,此其三祀也。”穷桑在哪里,传统上还是认为在曲阜。这三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问题。一般认为穷桑既空桑。空桑就好办了,它和另外一个人有关,那就是伊尹。伊尹被大水冲到有莘氏国度,于空桑之中被救。吕氏春秋将空桑视作空心之桑,这就望文生义了。有莘氏在成汤的东面,这为天问等文章坐实。春秋经中齐卫之间有莘地。春秋时候晋国伐齐,先追齐师于莘,后及于靡笄山下,靡笄山就在今天的济南。
O3a3c* (M134+, M117-)
考据了这么多,结个集子,出本书。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