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K=2时的结果和wolfgang估计的差不多,p1应该是可能以O系为主的农业人群,p0是p1以外的各地渔猎土著人群,连柬埔寨都有一定比例的p0,很难想象这是北方民族的影响,更像是当地的土著人群,孟高棉矮黑的特征可能是由此而来的

同理藏族的p0可能是D系为主的土著人群,印象中他们D的比例应该比日本高一些,这里的结果也是藏族p0高一些

藏族如果还说明不了问题,以后加入高比例F5的缅族可能看得更清楚
47# sahaliyan 乌兹别克这样的明显的东西混合民族成分就大有问题? You can't have all the dataset you need and don't have unlimited computing power. Under limited resources, you have to choose target populations and the number of SNPs. My goal is not to see the west eurasian's influence on east eurasians  but to see the relations among east asian populations. I dont think adding more west eurasian populations will make some big difference for this goal.
50# sahaliyan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3445-1-1.html,

Take look at the treemix modelling by Razib Khan. Cambodian has little gene flow from Indian sub-continents. To the contrary, Indian has received some genetic influence from Cambodian. Cambodian has more Siberian gene (close to Yakuts) than Dai, it may be from some mongolian army. According to my treemix modelling, Yakuts seemed to have made some genetic contribution to Cambodian.

Anyway, Other than in PCA or MDS plot, Admixture bar plot has no direct genetic distance indicator and genetic distance cant be measured directly. so you don't have to do pre-arranging.
50# sahaliyan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3445-1-1.html,

Take look at the treemix modelling by Razib Khan. Cambodian has little gene flow from Indian sub-continents. To the contrary, Indian h ...
yayul 发表于 2016-4-11 23:25
But I don't think any Mongolian army has ever reached Cambodia. Maybe more likely from Chinese immigrants.
48# Lep1dus 缅族说明不了问题,因为缅族融合了大量的孟高棉成分。如果加入不丹人估计就能说明问题了,因为不丹人是很纯粹的藏系民族了,受羌系影响很小。
51# yayul 雅库特人不可能对柬埔寨人有影响。这里柬埔寨人的雅库特成分肯定是把矮黑人和印度成分算成雅库特成分了。柬埔寨人的矮黑人以及印度成分都是确定存在的。
本帖最后由 Lep1dus 于 2016-4-12 08:23 编辑
48# Lep1dus 缅族说明不了问题,因为缅族融合了大量的孟高棉成分。如果加入不丹人估计就能说明问题了,因为不丹人是很纯粹的藏系民族了,受羌系影响很小。
wolfgang 发表于 2016-4-11 23:42
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既然K值较低时,推测成分的依据是农业民族和土著人群的区别,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不在于是否受其他民族影响,而是受到的什么样民族的影响,缅族毫无疑问融合了大量孟高棉成分,但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这部分孟高棉当然主要也是南方农业民族,K=2时的图表已经说明这一点。而除了缅族自身的F5和孟高棉的O2a以外,根据之前缅甸Y-SNP帖子,缅族的其他成分可能是很少的,所以如果这样推断,K值较低时缅族毫无疑问也是显示出压倒性的“南来成分”,尽管其中的F5比例是很高的。而藏族在K值较低时两分,如果按上述思路推断,显然也是农业起家的F5和当地D系土著融合的结果,但有人把这解释为南北成分混合,我之前花时间翻了所有旧帖。原来在Y-SNP没有细分的时代,有人认为O系或者O3是两路进入东亚甚至完全北来的,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南北混合,那么F5自然就是北方成分了,那么同理混合了大量孟高棉的缅族也应该显示出明显的两分,所以K值较低时,加入缅族能很明显看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至于不丹,个人并不了解他们情况如何,即使没有受羌系影响,万一他们较多混合了当地的土著成分,仍然可以解释成“南北结合”的,缅族的优点就在于O系占压倒优势,可以看得很清楚

上面有回帖认为孟高棉有蒙古成分,实际上在K值升高时,已经可以明显看出来,无论雅库特还是鄂伦春,孟高棉基本与之都是不沾边的,那么孟高棉这部分很少的特别成分究竟是什么呢,在K值较高的情况下,可以看出来这种成分最主要出现在彝族纳西族等彝语支民族成分中。所以这种成分应该并非蒙古的影响,可能主要来自于临近的彝语支人群,或与他们有共同的来源,否则,彝族纳西族就很可能是蒙古语人群了

个人认为这个帖子说明“老亚洲人”和“新亚洲人”或者说老东亚人和新东亚人的理论很可能是成立的,老东亚人分化的早,多态性高,但他们之间的遗传距离,相比他们和可能以O系人群为代表的新东亚人距离来说,也许还要更近些,因为他们迁入东亚初期可能还生活在一起,遗传差距还没拉开,O相比与现存CD来说,还是只是堂兄弟而非祖孙关系,F下游与O分化相对晚,但也许他们迁入东亚更早,地理上接触使得他们与老东亚人也没能拉开足够距离
其实K=2时,汉族成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如果M134甚至加上002611都是北来的,结合南方稻作人群形成90%以上p1图样,谁信谁有病
55# Lep1dus c3南支现在看来也是南方起源,和o3是伴随关系。k=2时拉祜族没有非西伯利亚成分,可见f2也是属于南亚人种的,不过分离出去及早,甚至可能是农业革命前就分离了。这样看来印度的f2是从中国过去的可能性更大。
本帖最后由 Lep1dus 于 2016-4-12 08:58 编辑
55# Lep1dus c3南支现在看来也是南方起源,和o3是伴随关系。k=2时拉祜族没有非西伯利亚成分,可见f2也是属于南亚人种的,不过分离出去及早,甚至可能是农业革命前就分离了。这样看来印度的f2是从中国过去的可能性更 ...
wolfgang 发表于 2016-4-12 02:16
编辑掉了不正确的部分,C3南支的起源个人认为来自于东北南部或华北北部,理由主要如下:

1 C3南支的多样性分布为基础
2 孔子家族目前检测结果为基础
3 殷商起源地分析为基础

不用详细解释应该也明白,至于西南少数民族的C3南支,由于其分布频率较低,个人认为在常染分析中可能未必能看得出来,常染色体由于自然和文化选择的作用有可能很容易稀释漂变掉了。C3南支可能是伴随殷商的兴起南下进入中原立足,此后进入南方则可能是由于楚国北上争霸的结果,楚国将当地灭亡的小国国君贵族南迁,改国为县,阻止其死灰复燃,春秋时期被楚国灭掉子姓诸侯至少有萧、权、邓等
1

评分次数

柬埔寨人:灰色=浅黄色<紫色
灰色是雅库特高频成份,浅黄色应该是尼格利陀成份,紫色是印度成份。
Cambodians.png
58# Lep1dus
孔子家族和所谓殷商都是后期爆发的表现,与起源无关,同理蒙古的那堆M407也是如此。傣族的那个最早分出去的小分支是决定性的,因为他少就认为他是可能后来扩散过去的是没有依据的,因为他有扩散能力的话肯定会在原始扩散地不远以及迁徙路线上留下证据。可惜的是没有。只能认为是不是北方扩散的结果。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6-4-12 10:29 编辑

K=2时青海藏族的p0大约是33%,与P1的比例约是1:2,附近的土族也是类似。可以认为原始汉藏可能就是这个组成。拉祜族在K=2时和畲族,苗族,傣族一样,全是p1成分,我觉得这是因为他的原始成分是从蒙古利亚南亚成分里最早分出去的,属于未参与农业革命的那部分.为什么我觉得拉祜族这个成分可能是为参与农业革命的那部分呢,因为他没有类似孟高棉那样成功的扩散。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好说,需要更多东南亚一带的数据才能看出来。原始农业在长江中下游起源的时候,开始可能是在江西浙江一带,然后湖南的也很快被卷进来,而湘西贵州乃至云南则长期未受影响。为参与农业革命的蒙古利亚南亚成分可能就是在湘西贵州乃至云南保留了下来。
K=3时,新的p0我认为是代表原始汉藏的出现。最高峰出现在藏族,其次是彝族,纳西族和土族。这些都不奇怪。问题是,汉族居然比呼伦贝尔蒙古族,赫哲族都少,和日本人差不多。我认为,这就代表了原始汉藏吸收青铜文化后的自西向东的扩张,尤其是沿着内蒙古一线。p0在地处东南的畲族里比拉祜族还多,傣族最少,我认为,这说明了拉祜族和傣族都是外来族群,他们的祖居地不在现在的地方,而是在偏东不少。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6-4-12 12:39 编辑

从k=3到K=5时,出现了峰值在拉祜族和日本人中的两种主成分,拉祜族前面的说过,出现在日本的主成分我认为不是在日本列岛形成的,而是在中国大陆形成的,就是原始汉藏系的青铜文化到达燕山南北以及辽宁后形成的,商人以及他们的同盟岳石文化,以及朝鲜日本的祖先文化都在此列。这个文化圈的扩散代表了青铜文化的二次扩散。这个文化是西来的汉藏系融合了当地北上的农民后裔以及当地土著的后裔,并且是以当地北上的农民后裔为主,当地土著比例很小。所以这个文化圈强势进入中原并且扩散并没有给汉族带来太多的类西伯利亚成分。在除日本人以外的东北亚诸族中,受这种成分影响最大的是赫哲族,然后是鄂伦春族和达斡尔族,然后是锡伯族,然后是呼伦贝尔蒙古族。锡伯族和呼伦贝尔蒙古族已另外三个民族的区别是后来又吸收了大量的来自南方的成分,可见呼伦贝尔蒙古族有大量血统来自契丹地有很有可能的。
K=2时青海藏族的p0大约是33%,与P1的比例约是1:2,附近的土族也是类似。可以认为原始汉藏可能就是这个组成。wolfgang 发表于 2016-4-12 09:00
这种分析只适合定性不适合定量,自然及社会对常染色体有较强的选择作用。以黑白人混血为例,沾染黑人血统的白人相比纯白人地位更低,所谓once go black never come back。而从黑人角度,沾染白人血统在社会甚至生理层面相比纯黑人都会有优势,在古代这可能就意味着生殖机会的差别,在文明时代这种对常染色体的社会选择作用可能比自然选择还要强
64# Lep1dus
本来就是定性而不是定量,事实上这种融合在不同的小群体中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个值不过是一个总体近似值而已。
k=7的时候柬埔寨和鄂伦春的主成分出现,柬埔寨的主成分出现说明孟高棉群体从南方蒙古利亚人群中分离了出来,鄂伦春主成分出现说明东北南部的青铜文化人群进入东北亚更广阔的区域和土著人融合,而雅库特人不在此范围之列。
64# Lep1dus  
本来就是定性而不是定量,事实上这种融合在不同的小群体中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个值不过是一个总体近似值而已。
wolfgang 发表于 2016-4-12 12:24
我以为你想说原始汉藏是这样1:2形成的,这不大可能,一般外来成分往往居于少数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6-4-12 13:15 编辑

67# Lep1dus
比例和是否外来无关,南方农民北上时也是外来户,但是人数却占明显优势。弥生人进入日本时也是外来的,人数也是明显优势。不要拿现代经验套古代,完全不是一回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