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 三群孤雁 举个例子,现在湖北湖南江苏人说老虎而不说於涂,虽然口音不同但词汇以基本上汉化
19# aegge 楚语原本就是汉语,楚王室据记载就是华夏出身。
可当代没有汉朝人!
上面说的是,现代人难以考证当时的越语发音,知道了发音还得搞清楚意思。
Hanhe 发表于 2016-5-29 20:09
郑张的翻译依据。

第一句:[滥兮抃草滥]——夜晚哎、欢乐相会的夜晚
    滥,古音Hgraamh:泰文g1am’夜晚,黑暗
    兮,古音Hee:泰文 Hee哎
    抃,古音brons:泰文blxxn欢欣、陶醉(x代后高半元音,相当拼音 e)
    草,古音tshuu:泰文cx’,遇见、相会
    滥,古音Hgraamh:泰文g1am’夜晚
  下面我们进一步省略音标来说明。
第二句:[予昌枑泽、予昌州]—— 我好害羞,我善摇船
    予la:泰文ra我们,我
    昌thjaang:泰文djaangh很会、多么
    枑泽gaah-draag:泰文kra’-’daak害羞,难为情
    州tju:泰文ceeu摇船
第三句:[州{飠甚} 州焉乎、秦胥胥]——摇船渡越、摇船悠悠啊,高兴喜欢
    州:摇船
    {飠甚} khaam’:泰文khaam’渡越
    州:摇船
    焉jen:泰文jxxnh久久
    乎Ha:泰文Ha啊
    秦dzin:泰文djnh愉快
    胥胥sa:泰文sa’满意、称心
第四句:[缦予乎、昭澶秦踰]——  鄙陋的我啊、王子殿下竟高兴结识
    缦moonh:泰文moom污秽
    予:我
    乎:啊
    昭tjau:泰文cau’王子,主、君
    澶daanh:泰文daanh阁下
    秦:高兴的
    踰lo:泰文ruu’知悉、晓
第五句:[渗惿随河湖]——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哪
    渗sr mh:泰文zumh隐藏
    惿dje’:泰文ca 心
    随ljoi:泰文raih始终不断
    河gaai:泰文graih思慕
    湖gaa:泰文ga’ 哇[语助词]

  可以注意的是原语中有许多与汉语是同源的:“兮、乎、予”几乎都同音同义。“州”也就是“舟”,但用为动词。“踰”也就是“喻” [家喻户晓的喻]。“昭:主”、“抃:忭”、“草:遭”、“昌;匠”、“秦;亲”、“惿:志”、“澶:殿”、“滥:暗阴”等分别音义相关。译“心”专选一个心旁的罕用字“惿”,也似乎有点特别用心。以“昭”对“主”也是后世“诏”对“主”的先声。从此歌译解看,既证明越人操一种侗台语,又证明它的许多语词也是与汉语同根的。

  此一译文在韵律上是二与四句、三与五句各自相叶,第一句是“滥”字首尾循环.“草”叶第二第四句(“草”古幽部,与“州”叶、侯部“踰”亦韵近)。本译文虽与韦译同用台语比较,但因古音拟音见解不同,故只“滥”字的夜晚义同韦氏。
  泰文 raa 表“我们俩、我”,同源的吕语 hra、白泰语 ha则都表“我”(李方桂1977)。
  泰文 sa “称心”对“胥”字,此词也见于“姑胥”即吴王在其都城郊外山间的夏宫之名(也译为“姑苏”),同样有“称心之地”的含义。“秦胥胥”跟“州{飠甚 }州焉”一样,是台语里常见的、使用重叠手法的词语修辞变化方式。
  根据以上的解读,最后将《越人歌》全文今译与古译对照如下:
    滥兮抃草滥(夜晚哎、欢乐相会夜晚)
    今夕何夕兮,

    予昌枑泽、予昌州(我多害羞,我多能摇船)
    (蒙羞被好) 搴舟中流

    州{飠甚 }州焉乎、秦胥胥(摇船渡越、摇船悠悠啊,高兴喜欢)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缦予乎、昭澶秦踰(鄙陋的我啊、蒙王子殿下高兴结识)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幾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渗惿随河湖(隐藏心里在不断思恋)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6-6-13 19:24 编辑

汉语与壮侗泰语之间的亲缘性的确比较奇妙,尽管在斯氏底层方面共享成分不多,但是在常用词汇方面二者共享的非常多,而且二者的调类相似度简直就是两个亲兄弟,真是扯不清理还乱,呵呵。
     如果语言也有常染分析,那二者之间的距离,相对于其他语言而言可能是最接近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1# Hanhe
湖北的是西南官话,楚语的后裔湘语在湖南。
上海本地话至今还保留2个紧喉浊塞音音位,与壮侗语族一样。
於菟,wudou,现在都在说,只不过很少用书面了,长沙那边是WUDU,怎么不是汉语?楚语是雅言基础,建议研究下所谓西南官话武天片再发言。
方言母传!
汉语与壮侗泰语之间的亲缘性的确比较奇妙,尽管在斯氏底层方面共享成分不多,但是在常用词汇方面二者共享的非常多,而且二者的调类相似度简直就是两个亲兄弟,真是扯不清理还乱,呵呵。
     如果语言也有常染分析,那二者之间的距离,相对于其他语言而言可能是最接近的~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6-12 20:04
我认为古中原人群确实是南方的农业人群,V大经常说上古玄学和东南亚方位暗合,很有道理
汉语与壮侗泰语之间的亲缘性的确比较奇妙,尽管在斯氏底层方面共享成分不多,但是在常用词汇方面二者共享的非常多,而且二者的调类相似度简直就是两个亲兄弟,真是扯不清理还乱,呵呵。
     如果语言也有常染分析,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6-12 20:04
底层词汇才更能反应两种语言之间的关系,上层词汇很多都是借来的交流来的。古华夏文明作为强势文明,周边民族大量借用汉语词汇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日语韩语也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汉语词汇,但却没人说他们跟汉语同源,因为他们的固有词汇跟汉语相差很大。我想壮侗语族的情况类似,固有词汇跟汉语相差大,但上层词汇大量借用汉语。
我认为古中原人群确实是南方的农业人群,V大经常说上古玄学和东南亚方位暗合,很有道理
Manaus 发表于 2017-3-3 00:01
古中原究竟是不是南方农业人群现在还很难说清楚,因为吉大定义的古中原时间跨度太长且包含的人群太多,很难说所有这些人群都是南方农业人群的后裔。至于玄学什么的纯粹是扯淡,他也只能在Off-Topic板块里说那些。

我个人认为古中原是南北混合人群,至少包含了N南支和C2南支这两个来自北方的父系。而且河南河北山西一带的古中原母系D和M的比例很高,跟RBF高频的南方民族差别很大。长颅低面的古华南类型才是古越人的主体类型。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