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犹太人之初是“马穆鲁克(雇佣军)”吗?

.     之前在本栏“周末闲聊:神秘的圣人摩西 - 文化人类学综合区 General Cultural Anthropology - 分子人类学论坛 Forum of Molecular Anthropology - Powered by Discuz!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2260-1-1.html”一文中,对犹太人的起源做了一定深度的探讨,其中包括:1、犹太人与半岛阿拉伯人的直系祖先阿伯兰(亚伯拉罕或易卜拉欣)是一个来自苏美尔Ur的苏美尔人;2、犹太人早期微不足道,以至于古埃及人没有在文献中提及“犹太人”,犹太人大肆吹嘘的“出埃及记”恐怕是完全虚构的。   不过根据最新的资料来看,这两个观点恐怕需要修正。

     首先,关于阿伯兰祖先来自苏美尔Ur的观点,是早期犹太学学者普遍的观点,主要是根据旧约所载的“阿伯兰家族出自Ur of the Chaldees”(后期阿伯兰靠把自己老婆奉献给埃及法老发了财然后到迦南定居之后,还派遣侄子回老家寻亲)。
Ur of the Chaldees来自希伯来语 אוּר כַּשְׂדִים ,直译就是’ūr Ḵaśdîm,基督教世界一般译为Ur of the Chaldees。 问题是:这个’ūr Ḵaśdîm到底在哪里?
      在苏美尔学不够明晰的早期,西方社会(包括西亚)对这个’ūr Ḵaśdîm的位置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一直到20世纪早期,随着两河流域考古学成果的大量增多,不列颠考古学家Woolley爵士提出这个’ūr Ḵaśdîm就是著名的苏美尔城市Ur乌尔,于是成为之后学界的主流意见,尽管质疑声一直没有平息。
      不过随着两河流域北部的Urkesh(今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地区)的挖掘出土,越来越多的犹太学学者开始考虑Urkesh就是ūr Ḵaśdîm的可能性。我现在也开始趋向这个观点,理由是:1、语音上的接近,毕竟urkesh发音更接近ūr Ḵaśdîm(-dîm可视为一个词缀);2、Urkesh与阿伯兰家族出逃的第一站Haran,这个城市的地理位置相比苏美尔的Ur更加合理;3、Ur of the Chaldea是希腊语版《七十章经》对ūr Ḵaśdîm的翻译(《七十章经》又称为‘希腊版旧约’,是早期希腊基督徒对犹太学者编纂的《摩西五经》的一个汇集译本),出现理解上的偏差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Urkesh到了希腊古典时期早已经湮灭无闻,希腊人想到更为著名的Chaldea应属情理之中,不过也反证Chaldea不太可能是ūr Ḵaśdîm,否则以犹太人爱吹水的天性早已经大书特书了;5、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考虑到Urkesh国是一个长期附属于阿卡德帝国的小国,根据阿卡德史料记载,其国君的名字显然是胡立安语式的,正好与当时中东诸国对‘哈毗卢人Habiru’描述当中大量的胡立安人名相对应。
      那当时曾经被中东诸国广泛描述的Habiru(哈毗卢人)到底是不是最早的希伯来人(Hebrews,עבריים /ʿIḇriyyîm)? 我看极有可能。


      首先我们看一下历史文献对Habiru(哈毗卢人)的描述。根据最早的苏美尔文献记载,位于Yamkhad王国的国王Irkabtum在约1740 BC左右与不断侵扰王国Alalakh地区的野蛮人‘Semuma 与 Habiru’签订了一项和平条约,巧合的是,Alalakh恰好就在Urkesh地区附近,与北部的犹太人第二故乡Harran也不远。

Habiru或habbatu人在西部闪米特语以及阿卡德语中的含义就是‘抢掠者’、‘匪徒’,苏美尔文献中以两个表示‘砍肌腱者’的会意字SA.GAZ表示(有时候苏美尔文献也会以两个表示‘砍头者’的会意字SAG.GAZ来表示)。苏美尔文献进一步说到,这些以抢掠为生的游牧民族部落内部也是比较纷杂,说着不同的语言(这令我们想到后世的阿提拉联盟与征服欧洲的拔都汗联盟)。不管怎么样,这些‘强盗联盟’反正是挺能折腾的,以至于后来地区强国Yamkhad王国的国王Irkabtum在与他们签订和平条约之后,高兴得把这一年命名为‘与Habiru匪徒和平之年’,呵呵。


      根据‘苏美尔文献,这些人这些‘强盗们’显然从一系列对富裕地区的抢掠行动中尝到了甜头,于是他们不断地增大他们的‘业务范围’,到了15世纪末,他们的活动范围已经到了迦南地区,正好是犹太人祖先的’应许之地‘,呵呵。
      关于犹太人一直津津乐道到处吹嘘的’应许之地‘,我看倒是颇可以找到一些历史依据,当然,这个和万能的上帝无关,而是和一个野心家有关系。从出土的Amarna泥版资料中发现了大量的当时迦南地区总督与法老之间通信,信中频频提到长期侵扰迦南地区的habiru人,颇让当地总督感到头痛。有一段资料这样说,迦南南部有一个附属于埃及法老的叫 Labayu的军阀,后来为了在当地树立威信,于是开始攻击迦南北部另一个城邦小国Megiddo,于是他组织了一帮Habiru雇佣军,并且答应,如若取胜,则把Shechem分封给Habiru人,呵呵,对,正是迦南的Shechem,是不是让你想起了《创世纪12:4–6》提及的阿伯兰的Shechem,呵呵。



古埃及文献中提及与犹太人的Hebrew相关联的证据还有很多,比如拉美西斯二世与三世时期,古埃及文献经常提到的Shasu人(游荡者,掠夺者),其中赫然提到几个部落是:扫罗,拉宾、闪米特、Wrbr(乌尔希伯来?),另外,最重要的是,还有耶和华部落! 从这些名称可以看出,当时闪米特与希伯来部落也不是铁板一块,起码在信仰方面也是五花八门的,不过倒是和旧约故事所描述的暗合,呵呵。
       如下一张图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犹太人对法老埃及的无比仇恨了
Shasu-壁画1.png
2016-7-3 21:38
被俘虏的shasu人



        当然,犹太人也不是天生的’强盗’,如果考虑到两河流域在进入青铜时代中后期后,特别是进入‘晚青铜大崩溃时期Late Bronze Age collapse’之后,两河流域开始进入类似中国的战国时期与五胡乱华的混合期,人口快速膨胀,国家之间的土地兼并日益增加,小国与平民的生存压力日益加大,估计民不聊生的情况从北到南频频发生,传统的文明大国如苏美尔和阿卡德已经无法应付乃至走向衰亡,新兴的王朝也无瑕以顾,唯一稍微稳定的可能就是古埃及,于是大量的‘难民’逃往埃及寻求新的生活,而当时法老们的‘闭关锁国’政策,可能会导致难民们的无比怨气,于是二者之间的冲突加剧,于是就发生了一系列上面的‘文明’与‘抢掠’之间的角力,这种情况,其实在后来的中国历史上也不鲜见。
      犹太历史学家有一句话叫做:犹太人的历史,并不是起始于亚伯拉罕,而是始于出埃及记。根据历史的实际情况来看,我看颇有道理。



      自从上世纪犹太学学者开始研究犹太人祖先hebrew和历史上声名狼藉的habiru人之间的关联性这个课题,犹太社会学者一直是或表示缄默、或视而不见、或表示否定,当然,近些年,也有一些严肃的学者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不过这的确是一个麻烦问题,以前在神权社会,基督教世界或者还可以理解以色列对犹太人的“应许之地”宗教上的合法性,可是到了现在的科学时代,这个‘合法性’就相当尴尬了,尤其是如果真的证实希伯来人就是历史上的Habiru人,那就更尴尬了吧,呵呵。
      不过从分子人类学的角度,犹太人还真不是‘外人’(如果他们的染色体检测结果可信的话),尽管他们的祖先,无疑是侵略者与被侵略者的混合。(全文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6-7-3 23:10 编辑

这个肯定

如果说苏美尔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明,作为农业文明,肯定有盈余

作为最早的文明,亦即苏美尔进入文明时,周围的民族(包括犹太人)尚未开化,我穷你富,自然会抢夺苏美尔人的盈余

另外,在上一个帖子里提到犹太人可能和入侵埃及的抢夺者有关,这个和抢夺苏美尔人的盈余同理
(石刻画)著名的卡迭石战役中,为赫悌侵略军做间谍的shasu人(古代犹太人或古代闪米特人)被埃及人痛打
Shasu间谍-壁画2.png
2016-7-3 23:12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6-7-3 23:51 编辑

几天前看了一本书,书名《宗教的故事--世界四大重要宗教的传奇》(台湾好读出版社),里面提到亚伯拉罕他爸他拉是制作泥偶神像的人,靠出卖泥偶神像为生,他拉也崇拜泥偶神像,且事奉別神(即非耶和华)

后来顽皮的亚伯拉罕把屋里的泥偶神像都打烂,只剩一个,他拉回家看到,质问儿子亚伯拉罕,亚伯拉罕说:我看到其中一个自称是耶和华的神像和其它神像起冲突,把其它神像打烂了。自此亚伯拉罕便遭受其它仍崇拜异神和偶像的犹太人排斥,成年后被迫搬家,而亚伯拉罕的族人即耶和华族

出埃及记实质是犹太人被趕出埃及,过程不太光彩,于是犹太人在本族的历史记录里丑化了埃及人,美化了自身。刚上英文版维基百科查了一下,古埃及的记录是shasu of yhw,shasu即古埃及文抢夺者,yhw不用解释了

摩西是亚伯拉罕后裔,那么两人谁才是犹太教的创始者?或者两人都是犹太教的创始者?这个就想不通了

按照此书说法,穆罕默德领导商队到不同地方做买卖,途中接触到基督教,受基督教魅力所感染自创伊斯兰教
4# Manaus
   从旧约来看,一开始阿伯兰也不是非常坚定信仰耶和华,起码旧约丝毫没有提到他和信仰多神教的家人和族人作斗争的记载(古兰经倒是有这种记载,不过考虑到古兰经是两千年后的追记,不足为训)。阿伯兰族人信奉一神教,应该是部族到了第二故乡Harran以后发生的事了,或许是遇到了某个来自埃及的一神教传教士,加之当时整个西亚(包括希腊)对埃及的神往(有一点类似当下许多地区百姓对欧美社会的向往,呵呵),于是阿伯兰族人毅然决然,加入了南下抢劫的“希伯莱大军”。

       可能让阿布兰失望的是,古埃及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一神教国家,一神教与多神教两派的斗争非常激烈,甚至是你死我活,于是后来尽管阿伯兰通过以自己的老婆贿赂法老获取了荣华富贵,但是依然难以在埃及安身落户,于是不得不再次带着族人移居到了迦南,而此时的迦南,我估计已经有很多他们希伯来族人在那里定居了,尽管他们大多数都不是一神教信奉者,一直到那位埃及化的或者就是纯正埃及血统的一神教大祭司摩西的出现,犹太人才开始彻底改变,一个新的民族由此诞生。
      这或许就是犹太史学家所说的,犹太人的历史,其实是从出埃及记开始…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5# imvivi001 摩西制定十戒算是加强了以色列各部落之间的纪律性了吧?可能正是摩西才把几个松散的游牧部落变成了一个宗教上紧密相关的民族。
6# wanhuatong
以色列民族(或犹太民族,或者有时也自称是希伯来人)的最终形成,似乎远比之前学界所了解的要复杂。总的来说,他们是中国的早商时期(约公元前15世纪前后)逐步南下的‘原始希伯来人或哈毗卢人Habiru’与迦南当地‘土著’(迦南土著包括闪米特人与部分埃及殖民者以及腓尼基人)逐渐混合而成的民族,至中国的西周末期(约公元前8世纪左右),一个新的普遍信仰耶和华、同时操闪米特语迦南方言的民族开始定型。
      可能是因为早期南下移民在新形成的‘以色列人’中的核心地位,这个新的民族依然保留了其北方源流的祖先记忆,不过文化上已经完全本地化了(宗教、语言、文字,行割礼、甚至包括闪米特传说),尽管后来被巴比伦灭国之后,这个民族的文化又经过了第二次重塑(以逐步诞生《犹太五经》或所谓的‘旧约故事’为代表)。


       从目前可信的史料来看,南下的希伯来人所建立的第一个‘城邦国’,应该是依靠当地军阀势力Labayu(13世纪左右)从当地人手中夺取的地中海东岸贸易重镇Shechem所建立的小邦国,而Labayu应该就是当地原始犹太人的代表。Shechem后来逐渐发展为第一个’以色列邦国‘的政治经济中心(从近一百年犹太人和基督教欧洲人拼命的考古挖掘的结果来看,第一个‘以色列邦国’非常落后,甚至没有像样的城池,估计是附属于埃及与两河流域大国或在他们之间来回摇摆的微不足道的小邦国,以至于这几个大国的史料都不屑于记载)。后来北方的‘撒玛丽安人’(北方移民与迦南北方土著的混合)与南方的犹太土著在很久以后又进一步逐渐混合(当然期间免不了不断地战争攻伐),最终在大约8世纪前后,建立了他们历史上第一个勉强有一点像样子的王国--- 犹太王国,可能是以犹太邦国为中心的一个地区民族联盟,“以色列-犹太”民族正式诞生。

    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犹太人在他们旧约故事里面对其祖先事迹的追述,基本上都是严重夸大或张冠李戴,把同时期其他民族的英勇事迹东抄西拼而来的。但是有一点值得钦佩的是,就是他们在灭国后的两千年之中对他们上帝的执着信仰,我是说,相当一部分生活在同为一神教的东道主民族当中的犹太人,其中或许不包括来到东方古国尤其是来到中国的那部分犹太人,尽管这些东方‘犹太人’中的一部分借助东方穆斯林的影响,后来依然依稀保留了一部分犹太习俗和信仰。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7# imvivi001 如果按照你说的话,犹太人本质上与中东的闪米特人群没有区别了。
8# wanhuatong
    嗯,从分子人类学的检测结果来看,犹太土著(暂时不包括阿什肯纳齐犹太人)与当地阿拉伯土著(包括半岛阿拉伯人)在父系血统方面差异不大,唯一比较明显的区别,可能就是犹太人祭司阶层血统中带有一些来自两河流域上游的J2a1成分多一些~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9# imvivi001 某些犹太人的特有长相,鹰勾鼻,长脸,卷发之类的,这种特有长相的形成又颇为怪异
半岛阿拉伯男人1.jpg
2016-7-7 21:12
半岛阿拉伯男人
半岛阿拉伯男人2.jpg
2016-7-7 21:12
半岛阿拉伯男人


古代中东民族浮雕1.jpg
2016-7-7 21:12



大流士时期的浮雕,从左至右分别是:塞人、叙利亚人、巴比伦人与阿拉伯人,非常生动,明显看出当时的闪米特语人群普遍是卷头发,突兀的大鼻子,而塞人则明显不同,更接近欧洲人~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6-7-8 00:13 编辑

犹太人与半岛阿拉伯人在父系方面共享J1a2b2a,来自约5千年前的一个男性,这个人应该就是他们共同的祖先亚伯拉罕或易卜拉欣,至于亚伯拉罕与名义上的先祖Eber(Heber,据说是希伯来人的祖先)是否存在血缘关系,目前不得而知,不过我更倾向二者无血缘关系,因为Eber更像是源自北方曾经的幼发拉底河沿岸名城Emar,一个曾经保留着大量希伯来人故乡胡里安文化的地方。换言之,Eber与希伯来人的Y具有更大的可能是与他们的远亲---高加索东北语族人群---保持相同的标志性主频J2a1,而不是闪米特人的J1a2b2a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2# imvivi001 如果最早的犹太人来源于叙利亚北部,也不能说完全与阿拉伯人没有区别,应该比阿拉伯人有更高的印欧人和高加索成分,而且早期盘踞在以色列的还有菲利士人,犹太人应该本身就有一定的R1b和E,不是后来与欧洲人混合的结果。胡里安文化本身就与印欧人相关。
12# imvivi001 如果最早的犹太人来源于叙利亚北部,也不能说完全与阿拉伯人没有区别,应该比阿拉伯人有更高的印欧人和高加索成分,而且早期盘踞在以色列的还有菲利士人,犹太人应该本身就有一定的R1b和E,不是后来与 ...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6-7-8 14:55
准确地说是希伯来人来自叙利亚北部(原始犹太人应该就是迦南土著),叙利亚北部与阿纳托利亚大部分在4000年之前基本还是胡里安、哈提以及Urartian与Kassite的地盘,多数都是高加索语系人群,Y主频主要是J2a1、G2。印欧人南下应该是4000ybp之后的事情,如赫悌人、古提人、米迪斯人以及波斯人等~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2# imvivi001 而且早期盘踞在以色列的还有菲利士人,犹太人应该本身就有一定的R1b和E,不是后来与 ...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6-7-8 14:55
有理由怀疑菲利士人也不是最早的迦南土著,他们可能与摧毁爱琴海地区诸多文明的海盗集团Pelasgians(非力士人,古埃及称之为Peleset)有关~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有理由怀疑菲利士人也不是最早的迦南土著,他们可能与摧毁爱琴海地区诸多文明的海盗集团Pelasgians(非力士人,古埃及称之为Peleset)有关~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7-8 17:53
无论是古代文献、考古发掘,甚至某些分子人类学的测试,无一支持非力士是迦南土著的
好像很久有定论(19世纪末),他们是源自爱琴地区,迈锡尼征服克里特之后的混合,更早来自北方或小亚细亚。语言绝对不属于闪含语系,印欧的概率不低
准确地说是希伯来人来自叙利亚北部(原始犹太人应该就是迦南土著),叙利亚北部与阿纳托利亚大部分在4000年之前基本还是胡里安、哈提以及Urartian与Kassite的地盘,多数都是高加索语系人群,Y主频主要是J2a1、G2。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7-8 17:45
阿纳托利亚自古以来,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可谓是一个苦难的‘多事之地’,起码从当地语言的多次大变迁即可以看出来。
从考古发现来看,4000ybp这里的主导语言是一种与当今东北高加索语关系密切的‘原阿纳托利亚语’(欧洲学者多数称之为Hurro-Urartian语族,中国跟风学者或译为‘胡里特-乌拉尔图语’),其实原则上可列为‘高加索语系的一种’,因为二者之间的密切度不低于汉语与藏语之间。
到了公元前18世纪,印欧人中的一支(以赫悌人为代表),可能凭借发明了成本低廉铁质兵器与铁甲战车和铁质农具,加之熟练掌握了战车与战马技术,于是横空出世,横扫阿纳托利亚与两河流域无数个文明古国,锋芒直逼南方的大国古埃及与,与赫悌人关系密切的其他印欧部族也跟着沾光不少,于是古阿纳托利亚‘一夜之间’变成了印欧语的天下,除了赫悌语、卢维语,还有Palaic语、Lycian语、Milyan语、Carian语、Pisidian语,还有Lydian语等等等等。而后世的欧洲人也跟着‘光宗耀祖’,因为他们中的学者干脆把这一群语言统称为‘阿纳托利亚语’。

     有意思的是,在苏美尔语、阿卡德语、古埃及语以及其他西亚古语被破译之前,学者所了解的赫悌人仅限于犹太人的“旧约故事”,不过犹太人对于这个他们曾经的‘主子’或‘解放者’并没有多少褒赞,只是轻描淡写说了一下,“嗯,赫悌人还不错,在俺们以色列人抗击埃及人的压迫时,他们赫悌人给俺们提供了战车战马以及战略物资。”  
      而历史的真相是,当时不可一世的赫悌人开始南下,觊觎当时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度---古埃及。于是他们第一站就是要解决迦南地区,要知道,迦南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是埃及人的行省或附属国(类似历史上某段时期朝鲜半岛与中国的关系),侵略迦南其实就是侵略埃及。于是他们发现了当地的’皇协军’---迦南‘贼夷’。迦南‘贼夷’当时被埃及人称之为shasu人。我本楼主贴已经说明过,shasu人混杂了许多外地跑来的流民与盗匪(如原始希伯来人,也包括外来的闪米特人),他们与当地个别豪强勾搭在一起时降时叛,让埃及统治者颇为头痛,于是干脆实行‘灭丁政策’,把捕获的shasu人抓去修金字塔(也有不少充编为当地驻军军户,可能是那些主动投降的shasu人),估计这就是‘旧约故事’里面埃及人对以色列人实施的惨无人道的‘修长城’与‘灭丁政策’的历史根据。

      好了,这下子解放军来了,赫悌人准备带领大家解放大埃及,受苦受难的被压迫人民终于有了重见天日的希望,于是‘皇协军’应运而生,大批的以色列人主动为皇军做带路党,于是我们今天可以从出土的古埃及石雕上看到埃及人抓到甘心做赫悌人奸细的shasu人之后予以痛扁的历史缘由了(感谢古埃及人,可能是他们考虑到几千年后怕后人骂他们不人道,或许他们担心这些被打者的后代今天会掌管美利坚帝国的新闻媒体,可以随心所欲发明‘大规模杀伤武器’,于是他们当年特别细心地在石雕上用文字注明,这是为侵略者做奸细的shasu人,呵呵)

     可惜好景不长,不知道是因为赫悌人过于锋芒毕露,还是因为杀戮太多,总之后来上帝厌倦了这个曾经的宠儿,曾经风光无限的赫悌人在阿纳托利亚这个大舞台上没有停留太久,在与古埃及历史上最牛掰的法老---犹太人的死对头---拉美西斯二世签订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最精美的卡叠石和平条约之后,赫悌人很快就被终于恢复元气的亚述人打得落花流水(当今阿萨德集团有可能重振他们祖先的雄风,呵呵),之后虎落平阳被犬欺,多年的手下败将从四面八方群起而攻之,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文字记载的‘亚历山大帝国’就这样谢幕了...
      于是,阿纳托利亚高原的语言再次出现大转换,这次的主角是小亚细亚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希腊人’,‘阿纳托利亚语族’之后逐渐衰亡直至完全消失。

      再后来,阿纳托利亚的语言再次出现大转换,主角是谁就不用俺罗唣了,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阿纳托利亚现在新的名字是turkey,呵呵~
1

评分次数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噢对了,垃圾百科(或有时也称之为度娘百科),居然把以胡里安语(或译为’胡里特语)为代表的‘元阿纳托利亚语族‘赫然列为印欧语的一支,骚狐百科与当今迷教授的’网络闭关锁国政策’真是害人不浅吖~~~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无论是古代文献、考古发掘,甚至某些分子人类学的测试,无一支持非力士是迦南土著的
好像很久有定论(19世纪末),他们是源自爱琴地区,迈锡尼征服克里特之后的混合,更早来自北方或小亚细亚。语言绝对不属于闪含语系,印欧的概率不低
Ping1000 发表于 2016-7-8 21:58
嗯,根据埃及资料,非力士人源自或至少积极参与了‘爱琴海海盗联盟’,按照社科院世界历史所刘健的观点,‘爱琴海海盗联盟’是多民族的混合,这个观点我是赞同的,估计有一点类似明朝的‘倭寇’。
     不过根据最新的考古文献来看,非力士人最早的起源似乎来自北方Palistina国,后来在14世纪被崛起的阿摩利王国Amurru灭掉了。可能是灭国的原因,当地贵族带着老百姓干脆加入‘李自成海军’去打家劫舍去了。从Palistina国的地望来看,他们是闪米特、阿纳托利亚印欧语以及当地残留的胡里安语人群的可能性都有~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19# imvivi001 之后的以色列人肯定吸收了不少菲利士人成分。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