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是颛顼还是独目人家族的墓葬?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7-16 15:46 编辑

青铜时代合葬墓穴 墓主夫妇牵手5000年



2016.07.16 09:24:43






00:00 / 00:00




据英国《每日邮报》7月13日报道,近日,考古学家在西伯利亚挖掘出一处青铜时代的坟墓。墓主人是一对身份显赫的夫妇,两人五千年来一直保持着牵手的姿势。
据信该坟墓是一位古代显贵和其年轻妻子的遗迹,葬礼形式遵循古青铜时代的格拉兹科沃文化。格拉兹科沃人就居住在世界上最古老、最深的贝加尔湖附近。
坟墓俯瞰西伯利亚贝加尔湖,坐落于“古人圣地”。科学家还在那里还发现了新时期时代的遗迹。
据报道,墓中尸骨上有罕见的白玉环装饰,其中一枚放置在男性尸骨的眼窝上,还有三枚放置在男性尸骨的胸前。墓中还有一把长达20英寸(合50.8厘米)的玉制匕首。玉环和匕首都是由同一种罕见的玉石制成。
此外,男性尸骨的两膝盖骨间有一个皮革袋子,俄罗斯科学家在中发现了“金属器具”,但并未披露其细节。
目前坟墓的详细地址尚未公布,以防寻宝者的洗劫。科学家预计会在该地点找到更多有趣的发现。


颛顼是黑帝,水德,贝加尔湖是地球上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古名北海,相对于西方的北海,可称东北海。
《山海经》中的《大荒北经》记载:“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海外北经》说:“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海内东经》也说:“鲋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四蛇卫之。”颛顼和袁元妃葬于山南海北的阳位,山北可能还有九嫔(可能会被误以为是母系氏族部落)的墓葬?
古希腊人记载古老的东方有个叫阿里玛斯普人的民族,该民族的名字是独目人。
《山海经·海内北经》:“ 鬼国在 贰负之尸 北,为物人面而一目。”
本人曾论证过海盗经典的独目形象就是与此有关。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图一骨主是白种人,深眶长颅挺鼻, 佩戴玉环,看质料应该是软白玉。

欧洲远古文明遗址的玉器,多是软白玉。 硬玉(翡翠、东陵石) 仅产于缅甸印度。

东亚遗址出土的玉器,多是 蛇纹玉,色深、云纹多。  和田玉 属软白玉类
英语称圆弧为arc。 之前我归纳过,古汉语“玉”是读若ngak
3# Vietschlinger 让人想起空空道人曾提起的玉璧的南西伯利亚起源的问题,从南西伯利亚经贝加尔湖到红山文化区,的确很有一种玉石文化的同源性。当然也包括江淮流域,这些地方都“不约而同”(?窃以为其实有更古老的相同祖源。)在七八千年前发展起琢玉文化(东边还有美洲),的确值得思考。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列娜河、列宾这种人名地名专有名词有没有可能跟“九嫔”有关呢?
匈牙利语“九”为“kilenc”,贝加尔山脉阴坡有河名“基廉加”河(俄语:Киренга ),地名基廉斯克由此而来(“基廉”作为专有名词,可能跟“季连”也是同源词)。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感觉水德的黑帝颛顼很可能曾在北方居住,北方正午太阳高度低,因为崇拜太阳,所以希望太阳高一些(也暖和),所以名“高阳氏”(南方虽然也崇日,但似乎没有这种对高度的崇拜)。
本人在《龙华起信论》中论述“喀喇-高丽-克烈-勾龙-勾芒-基廉-九龙-仡佬-葛逻禄-格里”很可能是同源词,始祖词正好是“高阳”的意思(阴阳明暗相反相生,另外跟亚特兰蒂斯传说及克洛诺斯神话相关)。“卡拉苏克”这个地名似乎就是黑帝、水德的结合。当然水生木,五行木属于东方,而且太阳最高的时候大地披上绿衣,所以跟“绿色(green,青格凌凌蓝瓦瓦)、东方”也有关,无怪乎东夷朝鲜一直也跟高丽这个名号互相相关。
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谓之“八恺”。贝加尔山脉最高峰切尔斯基山海拔2,572米。“基廉斯克”、“切尔斯基”发音有点接近“恺”,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的巧合?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2# Vietschlinger 人骨保存得还好,万一检测是O、Q、C这些原华夏呢?后来全体移民中原,导致当地失踪这些Y类型?至于中原有没有后继的人骨和文物,这就得问我国的学术科研机构是不是故意隐瞒了。其实中华民族部分起源于西伯利亚也无所谓呀?地球在转,人也在迁徙,美国人就认新大陆万古一系?美国人最不承认呢,把印第安人欺负得多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万一检测是O、Q、C这些原华夏呢?癯鹤 发表于 2016-7-18 13:27
这头骨完全没有北亚人甚至黄种人特征。  要知道,外蒙匈奴遗址是测出过R的
从仓颉四目(戴双眼眼镜?),二郎神、马王爷三只眼及独目人一只眼(单眼眼镜)可推测,眼镜极可能在五千年前就已经发明(如果是用冰或透明动物胶制镜片,则不能靠考古发掘了),比如对于天文学,可能望远镜已经发明过一次。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7 14:16 编辑

为什么我们印象中的海盗头子都是独眼龙?
这是望远镜发明以后天文学的应用导致失明的例子。
估计远古时代居住在南西伯利亚尤其是贝加尔湖地区的人们,利用极其透明的冰进行琢磨(真正的水晶,当然也可用水晶石了,前一种文物应该难以寻觅了,后一种迄今也极少发现,应该是因为技术断代失传的问题,一如巴格达电池),早已经发现了凸透镜、凹透镜,甚至早已发明望远镜。远古天文学一直都很发达,对星空的观察可能已十分缜密,只是当时没有文字,没有记载下来而已。
秦汉时代有没有用透镜取火?这是个长期争论的问题。《管子》中提到:珠能取火。“珠者,阴之阳也,故胜火。”《论衡》说:“阳燧取火于天。五月丙午日中之时,消炼五石,铸以为器,磨砺生光,仰以向日,则火来至。”此处的阳燧仍为凹面镜,但消炼五石所制之器,则可能是透镜。《淮南万毕术》中记载了冰透镜取火:“削冰令圆,举以向日,以艾承其影,则火生。”这是我国关于冰透镜取火的最早记载。
(自:http://wenda.so.com/q/1368628274061288
可见直至汉代,方士还是保留有一些远古科技知识的,不如此,恐怕也不能吸引秦皇汉武的关注吧?可惜秦始皇坑焚了大部分远古文献及非遗传承人。

《山海经·海内北经》记载“为物人面而一目”的鬼国,大概就在南西伯利亚。“鬼国”发音接近“魁梧”、“回鹘”、“瞽”,“瞽一目”,呵呵。

本人曾论证阿尔泰山可能就是昆仑山(南边天山也是一重昆仑山,昆仑山又是一重,昆仑山很大,所谓河出昆仑,昆仑四水不会错的),下面一则新闻[探索发现Vol.1]早期游牧王国的夏季礼仪中心——新疆阿勒泰三道海子遗址群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里说“(花海子三号遗址)石堆中央底部有一个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西南方开口,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牙齿、头骨碎片和两截残肢骨,男性,四十岁左右,基因为东亚序列,单倍型类型D。”

基因类型跟氐羌-藏人有关?有没可能是藏人天葬的来源呢?没有具体的测年数据呀(有树干枝应该是很容易的)?这些人,有没可能就是迁三危的三苗后裔?
《山海经·海内北经》:
“  海内西北陬以东者。
  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一曰龟山。
  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杖。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北。
  有人曰大行伯,把戈。其东有犬封国。贰负之尸在大行伯东。
  犬封国曰大戎国,状如犬。有一女子,方跪进柸食。有文马,缟身朱鬣,目若黄金,名曰吉量,乘之寿千岁。
  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而蛇身。
  蜪犬如犬,青,食人从首始。
  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在蜪犬北。一曰从足。
……
  据比之尸,其为人折颈披发,无一手。  
……
  环狗,其为人兽首人身。一曰蝟状如狗,黄色。
……
  戎,其为人,人首三角。
……
  王子夜之尸,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
……

既然是海内北经主体应该在中国。边缘可能到邻国。
蛇巫之杯让人想念马尔塔男孩的骨牌(杯-碑-牌发音相通,木杯制作是远古就广泛传播的工艺。在哈萨克斯坦,木碗有着非常特殊的含义,不仅是生活必需品,也是身份的象征...)——他的祖先可能是从西南方向到达贝加尔湖西岸的,蛇巫之山可能在中亚到南亚一带,至今印度还有世代相传的耍蛇人。中国河姆渡七千年前就有木碗,现在日本、中亚、芬兰还有制作使用木碗的传统,注意杯子对欧洲文化的意义,不亚于鼎对华夏文化,从新石器时代就有钟形杯文化,现在还有圣杯、奖杯等等传统。
西王母在中亚、新疆、南西伯利亚。那里的夫权制部落可能与之有婚姻关系,于是这些部落的首领就成了西王母的外孙、外甥、兄弟(三青鸟,三清,三亲),后世在印欧部落形成女士优先等规则。
大行伯可能在新疆,后来迁徙到太行山(白狄),这里其实很早就叫太行山,所以大行伯的祖先可能就是由太行山西迁的(天文观测、战败迁徙、游牧迁徙都有可能),类似夸父追日。“大行皇帝:中国封建帝制时代对皇帝死后且谥号未确立之前的称呼。”与之有相似意义(人死等于去鬼国了,这是东方为什么容易接受佛教、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的原因,反景相当于回照的经文——穿越经线的指引)。
戎,人首三角,战盔也。
犬戎应该在中亚-新疆,以猛犬为特色(蜪犬、穷奇、环狗,吃人的传说可能跟中亚原始宗教用狗天葬有关),较早驯养马匹,出现白马很正常(后世还有驳马国,不知道跟白马藏族、西藏波密、广西巴马有无语源关系),犬戎本是华夏驱赶的有北之乡的蚩尤遗民。他们最早实现了欧亚草原东部的大范围统治(可能统治了荤粥,建立了从阿尔泰山到医巫闾山的霸权)——《后汉书》追记,高辛氏时代就已经有犬戎与炎黄部落为敌。女子跪进杯食,说明了犬戎已经实现父权统治,对那些半母系氏族的印欧族人实现了制度优越性的超越(不知道奥库涅夫文化是否与之相关)。犬戎很可能是蒙古人的远祖(白狼白鹿,犬戎-鹿石文化,大概就是芒牧林教授的“犬鹿说”的缘由),可能是阿尔泰语系的重要的奠基者,而突厥、罗马等狼父狼母的传说,也应该与犬戎有关(南方盘瓠蛮更是有关,不过是敌对关系;或许是三危文化和三苗文化的同源文化萁豆相煎吧)。贰负是库尔干墓葬的主人,贰负发音很接近鄂毕河,很可能是印欧人的祖先(对应安德罗挪窝文化?),贰负和危(三危,九黎之后又有三苗谪戍西北)曾把黄帝族的大臣窫窳(压荤粥,猃狁,鲜虞)杀死(下面详述),可能也是鲜虞东迁的原因,不过由于鲜虞、猃狁已经融合了西北文化,所以跟中原有些格格不入,回来后形成了归胡乱华现象。
《山海经·海内西经》:
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与发,系之山上木。在开题西北。
这是关键,不知道三道海子大墓里是不是窫窳,虽然据说窫窳的尸身是被救活了,但已经不是原型了,唯物主义的说,谁知道被制成木乃伊的窫窳元神本身是不是在大墓里?危是不是就在陪葬墓里这三号遗址呢?尸体不完整了,看不出反缚两手与发的样子,系之山上木——“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倒还像。不过既然是罪人,大概也享受不到这待遇(除非这三道海子是与华夏为敌的贰负家族的墓葬,把危的尸体偷回来了),这些尸骨之凌乱——“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更像据比之尸或王子夜之尸,当然也不一定,只可能说明当时有这种葬俗,甚至就是奠基祭祀仪式所用(让人怀想美洲的人祭,会是Q系传播的古老文化吗?)。


[探索发现Vol.1]早期游牧王国的夏季礼仪中心——新疆阿勒泰三道海子遗址群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乐正昶
·18 小时前
“三道海子墓葬与鹿石遗址群”位于新疆青河县东北部查干郭勒乡,阿尔泰山分水岭处,西与蒙古国接壤。由于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2001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三道海子墓葬与鹿石遗址群”成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道海子地区海拔高度约2700米,有三个大小不一的谷地。每个谷地中有一至二片大的水域和湿地,均由周围高山冰雪融水和夏季雨水汇流而成,分别名为“切特克库勒湖”(哈萨克语“边海子”的意思)、“沃尔塔库勒湖”(哈萨克语“中海子”的意思)、“什巴尔库勒湖”(哈萨克语“花海子”的意思)。调查显示,三道海子地区共分布巨型石堆遗址3座、中型4座、小型超过百座,鹿石约51通,岩画地点若干处。

  花海子中心区域有3座规模宏大的十字轮辐状石围石堆遗址(均有鹿石),分别编号为一、二、三号遗址,其中一号遗址是三道海子地区最大的遗址,石围直径约210米,中心石堆直径约76米,高14米;三号遗址为第二大遗址,稍大于第三大的二号遗址,直径约76米。2013年至2016年的三个夏季,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连续在三道海子开展了考古发掘工作,发掘了花海子三号遗址、美依尔曼四座遗址、成拜特七座遗址和托也勒萨依遗址。

  通过考古发掘可知,花海子三号遗址为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外石围直径约76米,中心石堆直径约34米,填于人工挖出的不规则圆形浅坑中,有十个夹少量石块的土堆分散于浅坑之中,为人工堆砌,应当有一定的寓意。在中心石堆边缘现存两通完整的鹿石,在外石围中有一块鹿石残块。外石围之外是石块围成的小祭祀圈,近50座。

  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五边形刻纹或素面的盾牌石,这种石板的形状以及上面的纹饰,在很多鹿石上发现,在外贝加尔-蒙古类型的鹿石上比较常见,其它两类鹿石上也有。大多数学者认为鹿石上的这种图案表示的是古代武士使用的盾牌。盾牌石上的圆圈纹,可能是太阳的象征,体现这些人群对太阳的崇拜。盾牌石上的人字折纹为7条或者9条,这些数字传统上也是具有天及宇宙的观念。湖边遗址带刻纹的盾牌石是世界上首次发现,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证明这种石板无论是有纹饰,还是素面,都可能是古代这个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祭器,是模拟盾牌的一种法器,除了辟邪、驱鬼等,可能还具有太阳崇拜的功能,七重或者九重天及宇宙的观念可能蕴含其间,主要在级别较高的祭祀遗址使用。

  石堆中央底部有一个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西南方开口,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牙齿、头骨碎片和两截残肢骨,男性,四十岁左右,基因为东亚序列,单倍型类型D。另外在离人骨不远的地方发现两枚羊齿。人骨下发现一大一小两根尖木桩。

  美依尔曼的十座遗址就在花海子一号遗址附近,围绕花海子最重要的一个泉源分布,有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一座,其余九座为小型圆形石堆。考古发掘四座,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一边石缝中发现残碎的陶片,一座圆形石堆中部发现人骨,一座小型圆形石堆发现一块动物骨头。成拜特遗址三十几座遗址沿干涸的河沟分布,有中型石围石堆、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各两座,其余基本为圆形石堆。发掘了七座,三座石堆中出土少量马、牛和羊的骨骼,除此以外,没有发现其它遗物。托也勒萨依遗址则由鹿石和石块围成的小祭祀圈构成,发掘发现了三通新的鹿石,祭祀圈中发现烧灰痕迹。

  三道海子地区遗址群规模宏大,遗址类型丰富,保存较好。其中类似花海子一、二、三号遗址这样的轮辐状石构遗址和鹿石最有特点,相似的遗存集中发现于青河县、富蕴县和阿勒泰市东部地区,另外新疆境内的吉木萨尔县、巴音布鲁克草原、伊犁河上游的喀什河流域和温泉县等,其中和静县巴音布鲁克草原的那热德遗址为新疆迄今发现第二大的十字轮辐石围石堆遗址。在蒙古中部、西北部、俄罗斯图瓦萨格雷河谷地区、俄罗斯阿尔泰地区都有分布。此类石构遗址均为十字轮辐石围石堆遗址,西北向的辐条所指方向和夏至太阳日落方向一致,东南向和西南向的辐条所指方向大致和冬至日出、日落的方向一致,这些辐条在晚上也大致对应银河、月亮和一些比较明显的星座。因此,这种结构的遗址至少是和太阳、月亮、银河、星座等天体的崇拜有联系。



  三道海子地区是欧亚草原三大类型鹿石文化圈的交汇区,有些还是三大类型鹿石基础之上创造出的混合类型。花海子三号遗址顶端刻槽鹿石(即头冠状鹿石)非常独特,在蒙古西北、俄罗斯图瓦共和国较为流行,新疆其他地区很少见。

  公元前第一千纪初期,欧亚草原进入早期铁器时代,经济游牧化,社会急剧复杂化,早期游牧国家形成。强势的部落在骑马为特征的机动性军事力量的基础上,运用文化软实力整合周围的草原部落。整套蕴含统治集团意识形态的艺术主题和王权威权物、大型王族墓地、季节性的大型礼仪中心是其标志。

  阿尔泰-萨彦-天山地区可能是欧亚草原游牧文化的发祥地,在山地游牧经济实践的基础上,较早形成游牧王国。蕴含统治集团意识形态的垂蹄伫立金鹿、蜷曲或者垂足雪豹、垂足野猪的器物或者纹样,还有圆锥状金耳坠随着文化的强盛广泛流传。从三道海子的考古发现看,这里分布的以石围石堆和石堆遗址为代表的遗存几乎都是祭祀遗址,这类遗址在蒙古西部、俄罗斯阿尔泰山地区也有分布。根据俄罗斯图瓦阿尔赞墓地和三道海子祭祀遗址文化遗存反映的相似性,比如都有头冠状鹿石,流行相似的动物风格艺术,比如垂蹄状立鹿、雪豹和野猪纹,高级墓葬和祭祀遗址主方向为东南向,多以石板建筑,大石堆周围分布大量的石构祭祀圈和祭祀堆等。俄罗斯图瓦阿尔赞墓地和三道海子祭祀遗址可能是同一群人留下的遗存,根据规模和高等级的器物分析,阿尔赞墓地是早期游牧国家的王族墓地,三道海子是其夏季的礼仪中心。

  从迄今的考古发现看,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以前,萨彦-阿尔泰地区势力最强大、文化最发达的人群分布在俄罗斯图瓦、蒙古西北和中国以青河、富蕴为中心的阿尔泰山地区。其文化影响跨越欧亚,东至兴安岭,西至喀尔巴阡山。从时代和扩张态势等因素分析,以阿尔赞墓地和三道海子遗址群为代表的艾迪拜尔-三道海子文化可能与西方文献中的“独目人”、中国文献中的“一目国”有关系,“独目人”可能是欧亚草原最早建立游牧国家的人群之一。

  三道海子遗址群所在山谷的地理生态环境在整个阿尔泰地区非常独特,风景壮丽。遗址群本身在阿尔泰山海拔3484米的雪峰之下,东部50公里左右是蒙古境内海拔4362米的蒙赫海尔汗山,三道海子是小青格里河、查干河的河源之地。由于各种原因,三道海子最终被早期游牧王国统治集团选为夏季祭祀圣地、礼仪中心,与占据地区意识形态制高点、控制阿尔泰黄金资源有关系。通过在阿尔泰山巅谷地定期举行的礼仪活动,早期游牧国家的首领及其核心集团控制着与上天、诸神的沟通,宣传其崇拜的思想和文化,垄断黄金、宝石等资源,同时向其统治范围内的次一级首领分配其拥有的各种资源,不断确认和加强其权威,增强不同地区人群之间的认同和凝聚力。这些做法成为文化遗产和统治经验,为后续的斯基泰、塞人、大月氏和匈奴等游牧国家所继承和发扬。

  三道海子文化的强盛可能间接导致了斯基泰的西迁。西周的灭亡是申侯、缯侯合谋召犬戎伐周,联合进攻,杀幽王于骊山之下导致的一个历史性事件,这和其西北方向三道海子文化强大的时间几乎重合。因此,三道海子文化的强盛成为了这个时代欧亚草原以及周围农耕文明很多重大事件的历史背景,其扩张和对草原部落的整合、对异域珍宝的需求、与东西农耕文明的互动,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早期草原丝绸之路的形成。

  从青铜时代末期到早期铁器时代早期,正好是草原社会从畜牧经济为主的社会向游牧经济为主的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三道海子遗存是研究欧亚草原地区社会经济演化的重要材料。对于研究游牧化、大型礼仪在社会复杂化过程中的作用具有重要的价值。是今天了解早期游牧王国组织能力、统治意识、天文以及精神世界的重要资料。

  总之,三道海子石构遗址群在整个欧亚草原地区具有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价值,建立和使用这些遗址的古代游牧王国是公元前9至前6世纪联系俄罗斯南西伯利亚、蒙古中西部、哈萨克斯坦东部和中国北方山地草原地区游牧人群和文化的核心,是早期草原丝绸之路的积极开拓者,他们的文化影响跨越欧亚,和早期中国、西亚、中亚文明等互有关联,他们留下的文化遗存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和社会价值。(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1月18日6版)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2-31 00:01 编辑

吾道一以贯之!一贯道真是有改良的必要!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7 21:05 编辑
……
石堆中央底部有一个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西南方开口,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牙齿、头骨碎片和两截残肢骨,男性,四十岁左右,基因为东亚序列,单倍型类型D。...
癯鹤 发表于 2016-12-7 14:14
在此先再次问一下,三道海子三号石堆这奠基人骨基因单倍型是线粒体还是Y染色体的的

中亚阿尔泰地区洞穴遗址考古中发现的玉镯残件与这一地区旧石器遗存有直接传承关系

2014-06-14 09:30:4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232
阿尔泰古洞穴遗址中出土目前发现最早的玉镯玉器的诞生:亚欧大陆史前认知革命与玉文化起源讲座及学术活动(化石网报道)据新华网: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德国考古研究院通讯



阿尔泰古洞穴遗址中出土目前发现最早的玉镯

[img][/img]

“玉器的诞生:亚欧大陆史前认知革命与玉文化起源”讲座及学术活动


(化石网报道)据新华网: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德国考古研究院通讯院士中國考古藝術研究中心主任、德國考古研究院通訊院士邓聪教授于6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举行“玉器的诞生:亚欧大陆史前认知革命与玉文化起源”讲座及学术活动,针对玉文化起源和玉牙璋东亚分布与王权、玉器在考古学中的断代分析等课题与20余名专家学者进行交流研讨。
他认为,研究玉文化的起源与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研究有非常重要和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中亚阿尔泰地区洞穴遗址考古中发现的玉镯残件与这一地区旧石器的遗存有直接的传承关系,对我国玉文化的发祥发展有重要研究价值。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感觉跟金缕玉衣差不多。可能是体现了“钱通乾”的意义。

这个酋长家族在四千年前下葬于珠饰堆中 加拿大博物馆高科技使其重获新生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7月08日 12:13






来自加拿大遥远过去的容颜,依据他们墓葬中遗存的人骨与遗物,重现在数位重建影像之中。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这名酋长过世时年约50岁,身覆一件重逾30公斤的串珠外衣下葬——显示他拥有伟大财富与权力。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这名年轻女性颅骨周围发现的小贝珠原先可能装饰在她的头发上。 PHOTOGRAPH BY PHILIPPE FROESCH, VISUAL FORENSIC



视频:和加拿大第一民族先人面对面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Heather Pringle 编译:石颐珊):加拿大的博物馆公开高科技脸部重建成像,让非常古老的人骨重新活了过来。


2010年,考古学家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座俯瞰萨利希海的偏僻遗址发掘出堪得终身成就的考古发现。来自多伦多大学和当地锡谢尔(shíshálh)民族的研究者在挖掘一座贝冢时,震惊地找到一座古代酋长的坟墓,他在将近3千7百年前,身披重逾30公斤的仪式性串珠外衫入土安葬。附近躺着他这富裕家族的几位成员。


「这些是北美在与欧洲人接触以前最精巧的墓葬之一,」泰伦斯‧克拉克(Terence Clark)说明,他是位于加拿大萨克屯的萨克其万大学考古学家,也是计划主持人。


今年七月一号是加拿大联邦化的150周年纪念,两间加拿大博物馆选在这天首度让大众一瞥这个古代家族。魁北克的加拿大历史博物馆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坦斯维亚博物馆(The Tems Swiya Museum,原意为「我们的世界」博物馆)都在新的主要展览中揭露这名原住民领袖和他亲族的数位面部重建影像。


这些重建影像由一支生物人类学家与电脑成像(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CGI)专家组成的团队参考锡谢尔族长老的意见制成,而且慑人地栩栩如生。 「当我的族人来看这些影像,他们会说些,这个好像我叔叔、那个像他太太,之类的话,」凯斯‧朱利尔斯(Keith Julius)说,他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锡谢尔特自治区锡谢尔民族议会的议员。


这座坟首度重见光明,是因为一名锡谢尔研究者注意到他们位于温哥华西北方的领地内一道河床因侵蚀而露出贝壳和人造遗物。后续探查又发现几颗石珠,于是他们请来考古学家调查。考古学家在闪着红赭石斑点的浅碟状墓穴里发现一名年约50岁的男性骨骼遗存,他侧身屈肢,面朝一片海湾。将近35万颗小巧的石制串珠一排排平行排列——这个数量足以装满一个现代浴缸——完全覆盖着他的身躯。


手工制作这么多串珠需要大量时间,克拉克说。串珠由小块的页岩或泥岩制成,每一颗都必须磨成差不多半颗阿斯匹灵大小的碟状,然后再钻出洞。几年前,维多利亚大学的考古学家布莱恩‧汤姆(Brian Thom)试过使用页岩与传统石器复制串珠的制程,每颗石制串珠平均花了他13分钟。经验老道的串珠制作者手脚可能快得多,生产效率能有两倍之高,克拉克说。但即使考量制作串珠的最佳状态,完成这件酋长的仪式性串珠外衫依然需要超过3万5千个小时。


在没有货币交易的社会里,劳动时间就是金钱,这些串珠代表的是「一笔不可思议的集中财富,」艾伦‧麦克米兰(Alan McMillan)说,他是考古学家,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本那比的西门菲莎大学,他并没有参加研究团队。


克拉克和同事们逐步扩张发掘范围,也就发现更多同时期的墓葬和更多古代财富。离酋长几公尺处,研究团队发现一名19至23岁之间死亡的女性遗存。哀悼者在她的脖子上系了一条闪闪发亮的贝壳项链,并且以5千7百颗石珠装饰她的躯体。此外,考古学家还在她的颅骨周围沉积物里发现将近3千2百颗小小的贝珠——大多只有砂粒的两倍半大小,比石珠更难制作地多。 「我们把这些珠子拿给世界各地的珠饰专家看,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做的,」克拉克说。


这么小的贝珠可能本来是用来编进这名年轻女性的头发当装饰的。 「他们应该是亮白色的,闪着一点光泽,装饰在黑发里,我想应该非常漂亮,」克拉克说。


在年轻女性附近,研究团队发现另外两座坟。其中一座内有两名年轻男性的遗存,与另外2千2百颗石珠与贝珠同葬。加拿大历史博物馆的生物人类学家杰瑞米‧齐布斯基(Jerome Cybulski)检视遗存,根据一些共同特征,揭晓这两名男性可能是双胞胎。


他们有一样的阻生牙和相同的(颅)骨缝形态,」克拉克说。另一座坟属于一名婴儿,他的骨骸上有大量红赭石痕迹,现今美洲西北岸的宗教仪式依然经常用为颜料。


这个酋长家族如何在3千7百年前累积如此财富,依然是个未解的问题。彼时生活在萨利希海岸边的社会维生仰赖捕鱼、猎鹿与其他野兽、采集或种植富含碳水化合物的作物,例如慈姑。他们尚未蓄奴,也尚未住进那个历史时期标志性的多家族大长屋——这些都是可能导致财富累积的情境。


克拉克认为这个酋长家族拥有对他人而言极具价值的知识,其他人因此在庆典上为了联盟关系而赠与礼品。 「这个家族因为拥有特殊的仪式或宗教知识而如此富裕,」克拉克说。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考古学家安德鲁‧马丁戴尔(Andrew Martindale)没有参与研究团队,但他认为,发现时间这么早又这么特异的墓葬群表示「历史不如我们原先预想地平直。」他也赞誉研究团队和锡谢尔族长老协力合作以创造出古代酋长家族面部重建成像的模式。


「这个计划以非常合作且相互尊重的方式展现出这些人是谁,」他说。 「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12# 癯鹤
天人感应,万里古德!今天搜索俄罗斯旧石器时代玉器,发现这玉镯竟然是丹尼索瓦洞穴出土,在这片新浪博文里有较详细描述(文中称“丹尼索瓦”为“杰尼索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2c553c2c0102x0i6.html
圣古阿尔泰,我巍巍大昆仑呀!丹尼索瓦,尔来四万八千年,东亚玉文化及昆仑文化长盛不衰!
信释但旦真有理!乃至于让邓聪教授提醒我!阿门!南天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列娜河、列宾这种人名地名专有名词有没有可能跟“九嫔”有关呢?
匈牙利语“九”为“kilenc”,贝加尔山脉阴坡有河名“基廉加”河(俄语:Киренга ),地名基廉斯克由此而来(“基廉”作为专有名词,可能跟“ ...
癯鹤 发表于 2016-7-18 12:36
感觉匈牙利语“九”为“kilenc”,可能跟“克烈”有一定关系(音变?词形变化?对北方语言语法词法不太了解),“克烈——句丽——交黎——九黎”,根据朝鲜檀君传说,以及鲜卑“大檀、檀檀”可能跟“鞑靼”是同源词,另外九姓鞑靼曾居贝加尔湖一带,离基廉加河也不远。从这里找到则文化证据:
……九姓鞑靼一般认为即后来蒙古高原强部克烈,他们在成吉思汗以前一直雄踞蒙古中部……
sahaliyan 发表于 2017-7-9 16:38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6490&page=10#pid510416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1 12:48 编辑

有人说“夏通雅”,所以“雅库特”这名字就很有深意!
萨哈——夏;列娜——九嫔!雅库特,高阳后裔——夏后氏、祝融氏、楚人、豕韦氏、有穷氏、有寒氏的故土!
冥冥中,神州实有上帝在!幽都虽然比较尚黑,但列宁被流放到列那河,得到天启了!蒙古突厥祖先的基因,给了他奋起的力量!
于是列宁为西伯利亚和中亚族胞报了大仇!我们作为黄种人,绝对不应该诋毁列宁!起码列宁创设的政治制度,让中亚那些突厥、波罗的海那些高Y-N民族如今都获得了完全独立!而且俄罗斯国内的西伯利亚少数民族也摆脱了沙俄的种族压迫,从这一点上,他比毛主席功绩还高!
不过,我有个梦想,就是假如俄罗斯和我国合同为一家,该多好!我支持我国作为一个共和国加入俄联邦!互惠互利,优势互补,那样我们大欧亚俄中国联邦必将是世界第一大国、强国!


世界上除中国外面积最大的黄种人国家,面积比印度还大却鲜为人知
2018-01-01 08:50:52 新浪看点 作者: jie出世界作者: 我有话说



[size=+0]说到黄种人国家,除了中国,你还会想到哪个国家呢?或许大多数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印度,或者是日本等国家。但其实这些答案都不对,因为世界上除中国外面积最大的黄种人国家其实另有其人,这个国家就是面积310万平方千米的萨哈共和国。



萨哈共和国的面积比起印度等国都要更大一些,其主要种族雅库特人就是黄种人,长相与我国人极其相似,再加上萨哈共和国如此大的面积,所以这里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面积第二大黄种人国家。




不过,萨哈共和国却并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而是俄罗斯联邦的加盟共和国之一,这类国家虽有国家形式,也能立法并且可以设置司法机关,甚至还能拥有国徽国旗国歌等等。但却无权拥有对外等政策,通俗来讲类似于俄罗斯的一个“省”,但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省”级行政区,目前的萨哈共和国也是俄罗斯全境最大的主体。虽然整个萨哈共和国人口不到百万,但整个行政区之中却拥有非常丰富的矿藏,根据资料显示,这里光金矿就找到了超过六百个,还有钻石矿,再加上大量的稀有矿藏。不过目前很多矿藏都只探明,还没有开始大型开发。如果全部开发,这里或许会潜力无穷。




作为一个古老的狩猎国家,萨哈共和国从古至今都保留着狩猎传统。与大自然和谐的相处着,要知道现在这样的地方已经太少见了。在这里,还可以参加特色的狩猎游,体验一把猎人的滋味,不管是麋鹿还是棕熊,甚至是狼都有可能捕猎到。但这都要看个人的胆量与实力了。


在雅库茨克境内,据说还有一个世界唯一的专业猛犸象博物馆。由于其萨哈共和国有不少的土地都是永久冻土层,所以这里也就成为了研究冰河时期猛犸象的最佳之地。在这座博物馆之中,展出了相当多国宝级的猛犸象化石,除了猛犸象的展品,这里也展示了不少民族文化以及古代当地人遗留的珍贵文物,非常值得来看看。



以上就是对这里的全部介绍了,不知道你对这里的印象如何呢?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呜呼,才做梦般想到这个问题,天人感应就来了沉重打击!
aganmu_vHe

首府首富首付收服手扶受福收复西伯利亚的中国梦不会变成噩梦吧?


aganmu_vHe

天下乃仁人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有钱者买之,无钱者脱贫脱地皮!



贝加尔湖畔居民给普京写信:别再让中国人买地建楼

贝加尔湖畔居民给普京写信:别再让中国人买地建楼
2018年01月02日 08:15环球网
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
3,171腾讯QQQQ空间





  原标题:贝加尔湖畔小镇居民给普京写信:别再让中国人买地建楼
  担心中国搞“扩张” ,抱怨环境被破坏。
  “俄民众请愿制止中国在贝加尔湖地区的扩张”,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2017年12月31日报道称,俄罗斯部分民众近日发起一项请愿,要求政府禁止中国人在贝加尔湖地区买地建楼,目前已有5.4万人签名。俄民众此前还曾就中企在贝加尔湖取水发起过请愿。一名曾在贝加尔湖从事旅游业的人士1日接受环环(ID:huanqiu-com)采访时表示,游客潮给贝加尔湖的旅游业带来一些乱象,在当地引起一些不满情绪,而且西伯利亚人口稀少,大量外国人到来给一些人带来心理冲击。不过该人士同时说,当地人整体上对待游客比较友好。
利斯特维扬卡小镇。来源:国际在线
  据《莫斯科共青团员报》报道,该请愿由贝加尔湖畔的旅游镇利斯特维扬卡的民众发起,这封写给总统普京的请愿信称,利斯特维扬卡镇10%的土地已归中国人所有,再过5至10年,该镇或将变成一个“中国省份”。现在整个镇都张贴着中文和韩文商品广告,中国导游甚至称,贝加尔湖曾是中国的。该请愿要求政府制止中国人在贝加尔湖地区买地建楼。《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的另一篇报道说,反对中国人购地的利斯特维扬卡镇居民克拉夫克利表示,该镇最好地段的不动产,特别是靠近湖边的房屋往往被中国人买走,中国人给出的价格远高于俄罗斯买家。
贝加尔湖畔城镇中的中文广告
  《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称,2017年9月起,利斯特维扬卡镇居民向地区政府和议会反映,希望解决贝加尔湖畔旅游设施建设造成生态破坏的问题。一座建筑离贝加尔湖面不到15米,产生的污水或直接排入湖中,这一问题引起俄罗斯官方重视,经过调查,发现这一地块的所有人是俄公民,而“背后”拥有者是中国人。后来,伊尔库茨克州检察院将两处在利斯特维扬卡镇的中国建筑鉴定为非法。
  此后,当地民众的抗议仍在持续,一些人认为,不少中国人在当地购买“个人居住用地”,过后却把地块用来建设旅馆等商用设施。据“西伯利亚新闻”网站报道,利斯特维扬卡镇所在的伊尔库茨克州州长列夫琴科宣布,已建立联合工作组,将于2018年1月开始彻查中国公民在贝加尔湖畔非法用地问题。列夫琴科表示,联邦法律并没有禁止买卖利斯特维扬卡镇土地,但当地政府需要采取措施遏止这一趋势。根据该网站报道,伊尔库茨克州共有20处有外资背景的旅游基础设施项目。
中文卖房信息
  俄罗斯“otr在线”网称,俄国家杜马议员、“贝加尔湖”党派间工作小组主席谢尔盖·坚呼吁,鉴于未来可能有多达百万的中国游客前往贝加尔湖,俄官方应更严格地控制中国人前往该地区,并制止中国人大量购买当地土地的行为,“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就在我们旁边,应对此做出某些反应”。谢尔盖·坚同时认为,利斯特维扬卡镇发生的情况显而易见,但没有必要因此恐慌。对俄罗斯来说,中国是东方伙伴,俄中两国有许多合作项目。不过,一些中国商人违反俄法律的行为必须制止。在贝加尔湖地区,导游和司机等都是中国人,这也不对,应当由俄罗斯人从事这些工作。

贝加尔湖风光
  一名曾在贝加尔湖从事旅游业并曾在利斯特维扬卡镇长期居住的人士告诉环环(ID:huanqiu-com),贝加尔湖近年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往,每年旅游旺季时,小镇上的中国游客“显得比当地居民还多”。2016年他返回中国时,利斯特维扬卡镇的酒店很少。该人士说,旅游业的兴旺引起市场上,尤其是中国旅游机构之间的无序竞争,而且喜好安静的俄当地人对纷至沓来的喧嚣不太容易接受。
  中国是俄罗斯主要的外国游客来源国,俄卫星新闻网称,莫斯科体育和旅游局第一副局长孔达兰采夫1日表示,预计元旦期间莫斯科接待的外国游客中,大部分是来自中国的游客。常驻俄罗斯的资深媒体人汪嘉波对环环(ID:huanqiu-com)表示,贝加尔湖旅游镇的请愿是个别现象,俄整体对中国游客持欢迎态度。但面对中国游客增长,俄方存在接待能力没跟上、酒店不足的情况。而中国一些小公司经营赴俄旅游时,也存在不规范之举。汪嘉波表示,俄罗斯人一向非常注重保护自然资源,利斯特维扬卡镇居民请愿,其中一个原因正是出于环保。他们未必是针对中国人或中国游客,可能是想以此表达对当地政府管理和旅游乱象的不满。

责任编辑:刘光博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14 12:22 编辑

小麦传入中国的研究——植物考古 ...

roxsan 发表于 2018-1-13 22:39 | 只看该作者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
----姑射就是龟兹/库车,肌肤若冰雪就是白,不食五谷就是和中原人吃的不一样,乘云驾龙,就是有马车。。。
吸风饮露,会不会是骑马喝奶的写照呢?东方人没有这种饮食习惯(所以体内没有乳糖消化酶),形容为“吸风饮露”也很正常(我们这里有个方言叫“喝风倒沫”,估计“沫”本来跟“milk”是同源词)。
山海图铸在九鼎上,一直到秦朝还有,所以不奇怪《山海经》会有增补修改,并有多个版本,最后汇总成《山海经》,其中有远古口头史诗是正常的。《山海经·西山经》:“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北望诸【虫焉】之山,临彼岳崇之山,东望泑泽,河水所潜也,其原浑浑泡泡。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员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汤汤,黄帝是食是飨。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而投之钟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粟精密,浊泽有而色。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为祥。自峚山至于钟山,四百六十里,其间尽泽也。是多奇鸟、怪兽、奇鱼,皆异物焉。”
玉膏,我原来猜测是糖浆,现在想想,黄油、奶酪更有可能。“峚”发音接近“milk”的说,而且“乳”在汉语方言中多数发音和“玉”接近。中原人不知道,以为是玉膏,是很正常的。黄帝吃乳酪,也正好有间接证据。比如小河墓地出土的近四千年前的乳酪。按不周山的位置在泑泽之西,泑泽既然是河水所潜,按汉人地理知识,应该是罗布泊那里,不周山莫非就是巴音郭勒州博斯腾湖所在那个盆地或吐鲁番盆地?那里的嘉果是新疆大枣抑或野苹果、馧桲、香梨、巴旦木?峚山大概就在乌鲁木齐一带(看来哈密这地名也跟峚山有关),丹木也似乎是上述几种果实之一种——窃以为最像巴旦木,音也近。为新疆切糕找到了古老文化记载,诚盼新疆父老兄弟找我做广告,价钱好说的说,绝对切题有根据,不做无本无根虚言,做出大品牌,也是发展边疆经济文化的需要嘛!黄帝吃过的切糕,亚克西,呀,亚克西!(注:这句话版权所有,且末窃用,且末县也不准窃去做切糕宣传,不然,切木耳切克,切·格瓦拉,切手党,法庭上见!)钟山则在阿拉套一带,那里发现了新石器时代大型遗址,如:呼斯塔遗址证明《穆天子传》的真实性
看了:
https://www.eupedia.com/europe/Haplogroup_N1c_Y-DNA.shtml
欧人的Y-N1c果然寻祖到中国北方了,呵呵!《尔雅》所谓四至之:“西至于邠国”,应就是芬兰,语言、地理、文物、基因,都证明了远古全球化,五帝时代欧亚一体的格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西王母——亚马孙部落可能就是最早西征的伏羲女娲炎帝部落的女将呢(可惜人家像周苏菲、猪宸一样爱养鸟,爱三青鸟,爱洋鸟,抛弃了东亚的糟糠之匹夫,卖家卖地呐,换种转基因),塞人岛夷文化同源,类似例子在岛夷就有——精卫填海的传说,当然好在男性已经比较有权势,而且东南亚哎嘿毕竟不如东亚Y-O系英俊,所以见异思迁略少,东南亚和大洋洲还能以Y-O系占据主动地位。东西交通也是相互的,虽然人数少,影响小。其实黄帝若是Y-N,有白人特征也不奇怪,甚至是Y-R的可能性也不是一点没有。之前的炎帝时代已经很有了西来因素。比如蚩尤共工已经有了冶金术,炎帝后裔的赤狄也有白种人特征。西王母部落西传了黍粟、陶器,而东传的就更多了,冶金、小麦、牛羊、车马等等。思想文化与政治组织形式也是互有交流。
《山海经海内经》:“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山海经·大荒北经》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代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骆明”、“弄明”与“罗马”发音很像,而且罗马的建立者也是母狼哺乳的,这或许是犬戎文化西传的影响(虽然欧洲旧石器时代已经有类似拜物偶像教的影子,但或许不是本土万古一系不挪窝进化而来的)。
文化交流,比基因交流频繁的多。
孛勒塔合——Plutarch(普鲁塔克)
对于东亚与古罗马的相似性,西人有文如下: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ancient Roman and modern East Asian cultures and lifestyles

Did the pre-Christian Roman lifestyle share more in common with modern Japanese, Korean and Chinese cultures than with modern Western ways?Written by Maciamo on 3 November 2007 (updated in October 2016)
Modern Western cultures, and particularly those of Romance and English-speaking countries, like to identify with the Roman Empire. We use the Roman calendar, Roman alphabet, and obviously Romance languages do descend directly from Latin, and so does approximately half of modern English vocabulary, but language alone does not define a lifestyle nor does it instil values.
Europeans and Americans have copied,
among others, the Roman politcal system and public architecture. Most Westerners from the former Roman Empire tend to regard the Romans as their ancestors, even if their DNA is more Celtic, Germanic or even Slavic. But, whether we admit or not, Western culture owes more to Christianity and to the "barbarian" Germanic tribes that unfurled unto the Roman Empire and created modern states in the Middle Ages.



It does not immediately come to mind to compare the ancient Romans with cultures far beyond the boundaries of the Roman Empire, indeed with people who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e Romans historically or genetically. Yet, after living in Japan for many years and travelling to Korea, China and other East Asian countries, I have come to notice a number of striking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ancient Roman way of life and the 'traditional' East Asian lifestyle and values. By traditional I mean the culture that existed before East Asian countries tried to Westernise themselves, from the late 19th century in Japan's case, and from the mid-20th century for China and Korea. Those similarities are most conspicuous with Japan, which also shares a strongly militaristic past with the Romans, portrayed by their highly disciplined carreer warriors (be them legionaries or samurai). Here are some of the common points I have noticed between East Asians and the Romans.
  • Roman cities were organised on a
    grid pattern, and so were Chinese and Japanese cities. On the contrary, European cities since Medieval times have been more
    circular, with tortuous streets or irregular patterns
    adapted to the topography and type of neighbourhood. Only colonial cities in the Americas and Oceania have resurrected the Roman grid pattern.
  •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ublic buildings for the Romans were the
    thermae
    (public baths & sauna), where people liked to socialise. The same is still true in Japan today. Hot springs with public baths are more popular than ever in Japanese society, and is seen as one of the best ways to relax and socialise at the same time. The Japanese also have communal bath houses (sento) in places outside volcanic areas, and so do the Koreans with their
    jjimjilbang. Apart from the sauna culture in Finland and the Turkish baths from the former Ottoman Empire, there is no equivalent to Roman public baths in Europe. Interestingly, both Finnish and Turkish languages and people originated in Northeast Asia and are distant cousins of the Mongols, Koreans and Japanese (see
    Y-haplogroup N1c).
  • Roman society was
    polytheistic
    and didn't mind
    mixing elements of different religions and philosophies
    together. Being atheistic was not a problem either. The same is true in Japan, Korea and (pre-/post-communist) China, which mix elements of Buddhism, Taoism, Confucianism and, in Japan's case, also animism.
  • Both Roman and Oriental
    temples were/are typically open, with pillars around the main hall, and a statue of the god inside. This contrasts sharply with the hermetically closed Christian churches, some of which look almost like castles (notably those of the
    Romanesque/Norman period).
  • Prostitution was seen as a normal part of life
    in Roman society. It lacked the Judeo-Christian stigma. This is also true in East Asia. Sex with a prostitute or a slave was not considered as adultery by the Romans. Likewise, the Chinese used to have concubines in addition to their official wives. Many East Asian nowadays still hold similar views regarding prostitution. It is not uncommon for Japanese wives to turn a blind eye on their husbands going to 'enjoy themselves', especially among middle-aged couples with children who may have become sexless couples.
  • Gender relations
    in ancient Rome and East Asia are very similar. Indo-European societies have given a lot of importance to women since the Bronze Age. This is particularly obvious in ancient Celtic and Germanic cultures, where female warriors and leaders were not uncommon. Nordic people have had a rather egalitarian attitude to genders at least since Viking times, and perhaps since the Bronze Age. Despite their partially Indo-European roots, the Romans did not retain this liberated attitude to women. But neither did they look down on them the way modern Muslims do. There were strong gender roles and women were banned from politics and martial matters. Married women were expected to stay home and occupy themselves with typically feminine tasks like sewing, but nevertheless enjoyed considerable sexual freedom, very much like in East Asian societies. Roman women were married early and arranged marriages were common, yet women from higher social classes generally still had a say in the decision process and could veto potential suitors proposed by their family. Once again this is pretty much the same as in East Asia until the early 20th century, and in some rural or more traditionally minded families until now.
  • Roman houses, like their East Asian counterparts, had
    roofs with undulated tiles
    built with a relatively low inclination. Many houses had a
    patio or walled courtyard. This is still seen in some parts of Mediterranean western Europe, such as Andalusia and has been exported to countries like Mexico.
  • Roman and traditional East Asian
    buildings were/are built more horizontally than vertically- usually on only one or two storeys. Typical European city centres have had houses built on at least 5 or 6 storeys at least since the Renaissance. It is also a defining feature of churches and cathedrals to rise high above the cityscape - something absent from Roman and Asian cities.
  • Many houses, temples and public edifices were
    painted in bright red
    in ancient Rome, which also happens to be the most common colour for Oriental houses and temples, especially in China. On the other hand, Western Europeans have since the Middle Ages favoured unpainted stones or bricks, or white/grey render, while Scandinavians,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ans and Italians like to paint their houses in a variety of pastel colours (yellow being the most popular).
  • Depictions of imaginary monsters and wild beasts
    (including lions and leopards used in Colosseum games), which are omnipresent in Roman mosaics, remind of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or Japanese ones on temples and in art in general. Europeans may have kept mythological scenes from ancient Rome or Greece, but they discarded monsters as unrealistic and prefer tamer animal depictions (little birds, dogs) to scary ones.
  • Both Romans and East Asians have a tradition of
    cremating their dead. Although single burials had been the traditional way of disposing of dead bodies since the Indo-European migrations during the Bronze Age, the Romans turned to cremation instead, and the burial practice only made its comeback with the advent of Christianity. Interestingly cremation has become popular again in Western society since the decline of Christianity.
  • Latin
    uses declensions, lacks definite or indefinite articles, and typically places the verb at the end of the sentence. Japanese and Korean languages follow the same pattern. Apart from the lack of articles, Chinese is different though, as it does not have declensions and places the verb between the subject and object. German, Greek and Balto-Slavic languages still use declencions, although ironically languages that descend from Latin (including English) have got rid of them.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颛顼这个字左边可以组合成“瑞”字,这是什么意思,瑞玉呀!班瑞于群后,乃远古分封赋职之必需!《史前时期,玉器在东亚的传播》这个帖子很有意思,解释华夏文化玉器文明起源,意义重大!

先看颛、顼二字的解释:
『說文解字』卷九】【頁部】顓

【漢 zdic.net 典‍】
頭顓顓謹皃。从頁耑聲。職緣切
『說文解字注』頭顓顓謹皃。此本義也。故从页。白虎通曰。謂之顓頊何。顓者、專也。頊者、正也。言能專正天之道也。按叀者、小謹也。今字作專。亦假顓作專。如淮南云顓民、法言云顓蒙、漢書言顓顓獨居一海之中皆是。从页。耑聲。職緣切。十四部。
(顓)頭顓顓謹皃。此本義也。故从页。白虎通曰。謂之顓頊何。顓者、專也。頊者、正也。言能專正天之道也。按叀者、小謹也。今字作專。亦假顓作專。如淮南云顓民、法言云顓蒙、漢書言顓顓獨居一海之中皆是。从页。耑聲。職緣切。十四部。
(自:http://www.zdic.net/z/28/sw/989B.htm
注意颛有转的意思,转则有轴,有轴为正。这也是琢磨玉器总结出来的(玉璧、玉环、玉管都离不开旋转的车工)。对于东亚来说,虽然是否可能独立发明车轮(很可能是随着马车传播而来?但是也不尽然,说不定马车之前,有过人力小推车,有蟜氏或许跟高跷及轿子有关,养蜂人发明了高跷和轿子,轩辕氏以车名,或许曾把轿子改进成有轮子的“辇”,乃至于指南车)。
『說文解字』卷九】【頁部

汉‍典網‍ZDIC.NET
頭頊頊謹皃。从頁玉聲。許玉切
『說文解字注』頭頊頊謹皃。此本義也。故从页。引伸爲正也。白虎通又曰。冬、其帝顓頊。顓頊者、寒縮也。从页。玉聲。許玉切。三部。
(頊)頭頊頊謹皃。此本義也。故从页。引伸爲正也。白虎通又曰。冬、其帝顓頊。顓頊者、寒縮也。从页。玉聲。許玉切。三部。
(自:http://www.zdic.net/z/28/sw/987C.htm
颛顼居北方,寒缩页也!故我推测他的墓地在北方(但是据《山海经》等史书,颛顼时诞生在蜀地的,后来居中原,可能曾北至幽陵,这也是后来尧帝要效仿的榜样,尧帝晚年也曾要北教八狄,令人想到八元八恺,进而想到八滑乃蛮),这应该是因为轩辕氏族有北迁的(鲜卑祖先?西伯利亚这名字不是白来的),早期轩辕氏部落可能有白种人特征也不奇怪,不是崇洋媚外攀亲戚,因为那时候华夏和印欧相隔也不远,东亚也有鬼方,就是后世雅利安人的祖先之一(类似匈奴、突厥,西迁后成为王族),鬼方跟华夏那时确实是亲戚,后来分道扬镳。本人推测华夏文化三个源头:第一,东亚万年土著,几万年来的古老居民。第二,亚特兰蒂斯遗民。第三,亚特兰蒂斯遗民继续西迁裹挟少量东亚,后来这些人又东迁并携带少量西方族群,主要携带农作物、家畜、新型工具和技术东返的。这三个源头的重心在阿尔泰山,这里可能是后世华夏政统的由来。
看看“瑞”的解释:
『說文解字』卷一】【玉部】瑞

汉 ‍典
以玉爲信也。从玉耑。是僞切〖注〗徐鍇曰:“耑,諦也。會意。”
『說文解字注』(瑞)以玉爲信也。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注云。人執以見曰瑞。禮神曰器。又云。瑞、節信也。說文卪下云。瑞信也。是瑞卪二字爲轉注。禮神之器亦瑞也。瑞爲圭璧璋琮之總偁。自璧至瑁十五字皆瑞也。故總言之。引伸爲祥瑞者、亦謂感召若符節也。从王。耑聲。耑聲在十四部。而瑞揣圌字音轉入十五部。唐韻是僞切。又入十六部。
(自:http://www.zdic.net/z/1e/sw/745E.htm
瑞节,瑞信,真谛!呵呵哒!必须出于真诚才可用为信物。又找到个英汉同源词“瑞——real——如来”,真如,瑞玉如同神明,作为符节,如同最高领袖亲来巡狩呀(方国酋长代为监管)!棒棒哒!大家是不是应该把各地远古玉器与诸侯印章联系一下?
搜索资料,看到这么个故事:
从轿子到轮子(附图)
……
说到特种轿子,我顿时想到了老上海一个叫张聋澎的人。据说这是老上海进入汽车时代后,惟一存留的一乘仍然用作交通工具的轿子。张聋澎是老上海专治伤寒症的名医,他本名叫张骧云,年纪大后因耳朵聋了,人们便索性叫他张聋彭(左彭字下加个耳——下面同)。天长日久,他的真名反倒被人们忘了。张聋彭口碑很好,用现在的话讲,极富爱心,穷人求他治病,钱给多给少他从不计较,而且照样手到病除。……
(自:http://www.archives.sh.cn/shjy/shzg/201212/t20121217_37500.html
龙的耳朵不管用,“张聋澎”这个雅号似乎跟彭、张、李耳儋耳等岛夷有关呀!据说东南亚有些海洋民族比如被称为海洋吉卜赛的巴瑶人为了潜水从小就把耳膜弄破了,正巧可以证明岛夷南北传播玉器文化和越裳氏南下采办贝币之推测。东北亚、东南亚那些基因上的联系,很多就与此有关。整个东亚人种的混一,是上古华夏开拓南北,交通东西促成的,古史确实可信呀!( 章-漳与伏羲氏、河伯、豨韦、彭姓试论李初古拔与李重耳是否为同一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