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安纳托利亚的土库曼小公国

感觉该人整理的资料还不错,突厥人在小亚细亚的征服事业确实是一种“洪业”,阿拉伯人没能做到,波斯人没能做到的事情,他们做到了。在他们征服之前,安纳托利亚居住着希腊化深浅不一的泛安纳托利亚诸族人民,而爱琴海沿岸则是希腊化程度较深的人民。这些人民绝大多数都皈依了伊斯兰教,并成了突厥人。土耳其人的种族也颇为复杂,从与南欧的希腊意大利人长相比较接近,到与中东的库尔德人无甚区别,到介于南欧中东两者之间,而中亚的影响看起来则微乎其微。但是这些人民改说突厥语是什么原因呢?
http://tieba.baidu.com/p/3609797824

格尔米扬公国(Germiyanids)
从13世纪中叶开始,在蒙古人的压力下,越来越来多的土库曼部落向西进入安纳托利亚开拓新的生存空间。格尔米扬部族原先活动在伊朗法尔斯克尔曼地区,后来也向西迁入了安纳托利亚。他们最初驻留于今土耳其南部的马拉蒂亚(Malatya)地区,后来继续深入小亚,迁徙到了屈塔西亚(Kütahya)地区。之后,这支势力在小亚西部获得了较大的发展。起初,格尔米扬部族是拥护罗姆苏丹国中央政府的,还帮助苏丹驯服那些散漫的土库曼游牧民。但是,凯霍斯鲁三世被杀死,梅苏德二世被伊儿汗国扶植之后,格尔米扬人开始对抗罗姆苏丹。此时的罗姆苏丹国已经完全涣散了,而且成了蒙古人的傀儡政权。在1286年,梅苏德二世与他的蒙古维齐尔萨希卜·阿塔(SahibAta)率军讨伐格尔米扬。蒙古军队也参与其中。格尔米扬人被击败。但是,像这样的土库曼部族流动性较强。前去讨伐的大军无法阻止他们逃跑。大军走后,格尔米扬部族卷土重来,还杀死了萨希卜·阿塔的孙子。老维齐尔只得再次西进收拾乱局。但他也只能挽救卡拉希萨尔(Karahisar),无力摧毁格尔米扬本部。此后,直到1290年,格尔米扬一直与科尼亚的蒙古-塞尔柱军队处于对抗状态。1299年,双方最终达成了和约。这还使格尔米扬得以染指安卡拉。1314年,格尔米扬宣誓效忠于伊儿汗国。
关于最初的格尔米扬部族首领,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是亚库布一世的父亲KeramüttinAlişir。由于格尔米扬在东面向伊儿汗国表示臣服,它便可以专注于在西面进行扩张。拜占庭帝国自然是它的目标。亚库布一世(Yakup I)大约在1300年左右开始掌权,一般把他视为格尔米扬贝伊国的真正建立者。当时,奥斯曼一世也才刚刚宣布他的政权为一独立公国。整个安纳托利亚还有大大小小很多土库曼小公国。亚库布一世在小亚西部还算是颇有权势的统治者,不停地向西侵略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在加泰罗尼亚雇佣兵的协助下,拜占庭曾夺回了城市非拉铁非(Philadélphia,今阿拉谢达尔)。不过在1314年亚库布一世又攻占了这座城市。此外,他还夺取了Angir(今锡马夫)和AyiosTheologos(今塞尔丘克)。他在阿菲永(Afyon)地区也建立了许多基地。亚库布一世的统治一直持续到1327年以后。之后穆罕默德(Mehmet)继位。穆罕默德的统治一直持续到1363年。对于他的统治,我没有找到什么资料。之后,穆罕默德之子苏莱曼(Süleyman)继位。
苏莱曼统治时期,安纳托利亚南部的哈米特(Hamit)公国与卡拉曼(Karaman)公国正在争斗。卡拉曼公国的实力是比较强的。于是哈密特的统治者伊利亚斯(İlyas)便向苏莱曼求援。苏莱曼成功地帮助伊利亚斯恢复了权势。但是,这一举动却使强大的卡拉曼公国成为了格尔米扬公国的死敌。为了对抗卡拉曼公国,苏莱曼便试图赢得此时已相当强大的奥斯曼帝国的支持。1378年,苏莱曼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奥斯曼的巴耶济德(即日后的巴耶济德一世)。当然,此举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奥斯曼帝国攫取了格尔米扬公国的大片土地。就连公国的首都屈塔西亚也给了奥斯曼。苏莱曼只得把都城迁至马尼萨的库拉(Kula,Manisa)。公元1388年,他去世了,死后就葬在库拉。他的儿子亚库布二世(YakupII)继位。面对日益强大的奥斯曼帝国,格尔米扬公国已经很难自保了。<格尔米扬公国曾是小亚西部最强的土库曼公国之一。但是,该国在向西扩张的过程中却不断分裂。它的军事将领们在更西面建立了一系列新的公国,如伊兹密尔地区的艾丁(Aydin)公国。屈塔西亚地处内陆,很快,它就不再是向西方的基督教世界发动圣战的桥头堡了。无论如何,到亚库布二世统治时期,这个公国已经风光不再了。它承认了奥斯曼帝国的宗主地位,臣服于奥斯曼苏丹。而卡拉曼公国对它的威胁也依然存在着。
1389年,穆拉德一世在科索沃战役中死亡。亚库布二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于是夺回了许多之前作为嫁妆割给奥斯曼帝国的领地。新苏丹巴耶济德一世是希腊妇女之子,同情基督教,在奥斯曼的国家生活中反对加齐传统。所以,安纳托利亚的土库曼公国都不喜欢他。势力较大的卡拉曼等公国联合起来,反对奥斯曼帝国。许多格尔米扬公国和哈米特公国转让给奥斯曼的领地也被他们收回。因此,巴耶济德一世将相当大的精力投入到了东面。1390年,巴耶济德一世率军对抗卡拉曼等国,将战线推进至安纳托利亚中部。格尔米扬等小国都被他收服了。亚库布二世被他的这位内兄弟俘获,此后被囚禁在伊普萨拉(İpsala)的城堡里。亚库布二世就这样被囚禁了10年。1399年,他逃了出来,之后去了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在那里,他遇到了帖木儿这个强大的征服者。帖木儿感到奥斯曼的东进对他构成了严重的威胁。1402年,著名的安卡拉战役打响,奥斯曼军队被打得大败,巴耶济德一世被帖木儿俘虏。奥斯曼第一帝国瓦解了。帖木儿重建了许多土库曼小公国。亚库布二世也重新成为了格尔米扬的统治者。他与未来成为了苏丹的穆罕默德(即穆罕默德一世)结成过联盟。1413年,奥斯曼历史上的大空位期结束后,亚库布二世再次承认了奥斯曼帝国的宗主地位。除了在穆罕默德一世去世的时候曾有过二心之外,亚库布二世一直老老实实地臣服于奥斯曼帝国。
1427年,亚库布二世造访奥斯曼帝国首都埃迪尔内,次年去世在那里。他没有子嗣,至此,格尔米扬公国终于不复存在了。

亚库布一世(Yakup I)(1300?-1327?)
穆罕默德(Mehmet)(1327?-1363)
苏莱曼(Süleyman)(1363-1388)
亚库布二世(Yakup II)(1388-1428)</
2

评分次数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艾丁公国(Aydinids)
格尔米扬的指挥官们在向西进攻拜占庭帝国的过程中夺取了许多新的土地,以至于他们最后在那里建立了新的公国。其中,艾丁公国因创建者艾登奥卢.穆罕默德(Aydınoğlu Mehmed Bey)而得名。1307年,土库曼人夺取了拜占庭的Pyrgion城(在今伊兹密尔省的厄代米什地区,现名比尔吉(Birgi))。这样,这里也就成为了艾丁公国的第一个首都。前面已经提到,格尔米扬的贝伊亚库布一世夺取了AyiosTheologos城。这里后来成为了艾丁公国的新首都。可能这次战役也是由穆罕默德贝伊发动的。
艾丁公国不止夺取了这些新领地。它的势力一直延伸到士麦那(伊兹密尔)的沿海地区,并控制了许多港口。1334年,第二任统治者乌木尔继位(UmurBey)。他绰号狮子。在爱琴海上,乌木尔贝伊建立了一支舰队,这使艾丁公国拥有了可观的海上力量。乌木尔据说是一个热心文艺、学术的统治者。在他统治时期,《五卷书》首次被翻译成突厥语。在后世奥斯曼史家安瓦尔(Enveri)的作品中,乌木尔被描绘成了一个英雄传奇式的人物,无非是因为他对基督教世界发动“圣战”。不过,据当时两位威尼斯使节的记录,乌木尔形象不佳,胖过了头,肚子大得像个酒篮。当他们觐见这位贝伊时,看到他身着丝绸,喝着杏仁乳,用金汤匙吃着加有香料的蛋,完全是一副腐败糜烂的模样。不管乌木尔到底是怎样的人,由于艾丁公国毗邻爱琴海,他可以直接插手拜占庭帝国的事务。乌木尔与拜占庭的约翰六世结成过同盟,特别是在两约翰之战期间为约翰六世提供军事支持。据说在鼎盛时期,艾丁公国拥有350艘战船和15000名士兵(??)。
乌木尔贝伊依仗他的舰队在爱琴海上掳掠基督徒的船只。这最终导致了士麦那十字军(Smyrniote Crusades)东征。第一次士麦那十字军行动是教皇克勒芒六世想出来的。早在教皇约翰二十二世和本笃十二世在位时期,他们就被爱琴海上的突厥海盗搞得焦头烂额,为此还组织了一支舰队以保护基督徒的船只。不过,克勒芒继位后,决心对艾丁的乌木尔发动一次真正的远征。为此,他努力从威尼斯那里获得支持,并委任阿斯蒂的亨利(Henryof Asti)为拉丁礼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以组织一个反突厥联盟。塞浦路斯国王休四世(Hugh IV of Cyprus)和罗得岛骑士团也加入了进来。1342年11月2日,教皇下令在威尼斯招募人员与船只。相关的教宗诏书颁布下来,传檄全欧。
1343年,真正的征战开始了。起初,十字军取得了一系列的海战胜利,并发动对士麦那的攻击。到1344年10月28日,他们拿下了港区和外城,不过核心城堡并未被攻克。此时,远征军已是志得意满,有些骄纵了。1345年1月17日,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亨利决心举行一次庆祝弥撒。地点是在一个废弃的教堂遗址。结果,乌木尔率军发动了突袭。尽管大部分人成功逃回到了港区的工事中,但亨利、原科孚岛的领主马蒂诺.扎卡里亚(MartinoZaccaria)和威尼斯方面的指挥官彼得罗.芝诺(Pietro Zeno)被当场杀死。
由于形势恶化,教皇于1345年组织了第二次士麦那十字军。当年11月,在维埃那的亨伯特二世(HumbertII of Viennois)的指挥下,十字军从威尼斯出发。1346年2月,远征军在米蒂利安赢得了一场胜利。不过,亨伯特卷入其他的纷争当中。他在士麦那没太多作为便走了。之后的几年当中,十字军与艾丁公国之间僵持着。教皇克勒芒六世一直试图与对方达成停战协议。1348年,乌木尔的舰队被威尼斯、罗得岛骑士团和塞浦路斯的联合舰队击溃。乌木尔试图夺回士麦那的城堡,结果在战斗中被箭雨射死。他的弟弟海达尔(KhidrBeg)继位。同年8月18日,海达尔与十字军达成了和约。到1351年11月,克勒芒六世突然不再关注士麦那的十字军了。次年,他就死于黑死病。至此,士麦那十字军行动结束了。不过,此后直到1402年,士麦那都在基督徒的掌控中。
海达尔的统治持续到1360年。之后,艾登奥卢最小的儿子伊萨(İsa)即位。此时,奥斯曼帝国正在快速膨胀中。伊萨同奥斯曼苏丹保持了较好地关系。在苏丹征战欧洲的过程中,艾丁公国方面也派军参与。穆拉德一世死后,卡拉曼等国结盟反对新即位的巴耶济德一世。于是苏丹开始远征小亚腹地。1390年,艾丁国被奥斯曼苏丹接管了。在伊萨贝伊统治时期,一座清真寺在AyiosTheologos(今塞尔丘克)建成。它以贝伊本人的名字命名。这就是现今仍存在的伊萨贝伊清真寺。
1402年的安卡拉战役后,许多小亚的贝伊国重新独立了。艾丁公国也是如此。不过,在复国初期,艾丁发生了争夺统治权的内战。在1402-1405年间,似乎存在过两个“短命”统治者。不管怎么说,最后,居内伊特(Cüneyd)最终取得了胜利,成为了唯一的贝伊。
在奥斯曼大空位时期,居内伊特选择支持巴耶济德一世的儿子伊萨(İsa Çelebi)。当时,伊萨统治着巴勒克埃希尔(Balikesir)和布尔萨(Bursa)。居内伊特占领了非拉铁非、凯末尔帕夏(当时叫Nymphaion)、萨迪斯(Sardis)等地。但是,形势在迅速变化着。占据着欧洲部分的苏莱曼王子来到小亚征讨他的兄弟们。1406年,大军攻入爱琴海沿岸地区。居内伊特试图抵抗,但是他的盟友门特塞公国背叛了他。结果,居内伊特只得投降。苏莱曼宽恕了他,让他继续做他的贝伊。1409年,穆萨王子趁苏莱曼不在欧洲的机会入侵了苏莱曼的本部。苏莱曼回师与其作战。居内伊特作为附庸也跟随他前去征战。结果在1411年,苏莱曼战败被杀。穆萨在巴尔干自立为苏丹。在大空位期的最后几年里,居内伊特回到了自己的贝伊领地中,重新经营自己的地盘。小亚部分的穆罕默德最终成为了苏丹宝座争夺战中的胜利者。穆萨最终于1413年战败被杀。穆罕默德最终重建了奥斯曼帝国,是为穆罕默德一世。
1415年,穆罕默德一世重返小亚地区,侵入了艾丁公国的领地。居内伊特之前吞入的领土全都被夺取,不得不再次投降。与苏莱曼不同,穆罕默德一世直接吞并了艾丁国,把居内伊特调到保加利亚的尼科波尔(Nikopol)当行政长官(sanjakbey)。不过,居内伊特在那里并不安分。他选择支持巴耶济德一世的另一个儿子穆斯塔法。此人曾被帖木儿抓到撒马尔罕,在大空位时期并未卷入那一系列的厮杀中。帖木儿死后,穆斯塔法回来了,并试图夺取权利。不过,穆斯塔法被穆罕默德一世镇压了,逃到了拜占庭帝国。居内伊特也选择逃亡。他进入了拜占庭帝国统治的区域,隐居在君士坦丁堡的至乐教堂(PammakaristosChurch)中。
1421年,穆罕默德一世死去。穆斯塔法又杀了回来(很难确定他是不是真人。斯坦福.肖的《奥斯曼帝国史》认为这位是假穆斯塔法,是拜占庭帝国试图削弱对手用的棋子)。居内伊特作为其同党也杀了回来。看起来,他们都是拜占庭皇帝故意放出来的“祸水”。当年9月,穆斯塔法被送到了加利波利。他很快就占领了那里。之后,连首都埃迪尔内也被他占领了。这时,他俨然已苏丹自居了。穆斯塔法松散的统治体制赢得了许多土库曼贝伊的支持,他们不想接受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新继位的穆拉德二世面临严峻挑战。当时,他去了小亚的旧都布尔萨以确保自己还能掌控亚洲部分的帝国。他派遣军队返回欧洲讨伐穆斯塔法,但没有获得成功。野心膨胀的穆斯塔法决心夺取整个帝国。拜占庭帝国和居内伊特也都极力怂恿他这么做。拜占庭帝国希望这支强大的军事力量离自己远点,而居内伊特则渴望借此机会恢复自己在伊兹密尔地区的公国。于是,1422年,穆斯塔法率军前往布尔萨进行一场军事冒险。投奔他的那些加齐、贝伊们不想进行冒险,他们更渴望在欧洲对基督徒发动掠夺战争。此时,穆拉德二世的党羽成功离间了穆斯塔法的联盟。早在布尔萨严阵以待的穆拉德二世最后轻松取胜。居内伊特也背叛了他的这个主子。穆斯塔法狼狈不堪,逃回欧洲。至于他的残兵败将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乘坐的船只都被穆拉德二世截获了。穆斯塔法回到埃迪尔内后,席卷财宝美女逃往瓦拉几亚,但他在半路上被截杀了。这场大规模的叛乱至此以失败告终。
而居内伊特呢?他成功地逃回了自己原来的领地,重新“自立为王”。为了对抗奥斯曼帝国,居内伊特试图同威尼斯共和国、卡拉曼公国等势力结盟。但他的儿子后来被奥斯曼俘虏了。之后,居内伊特撤到了ìpsili(一座伊兹密尔沿海的小城)。然而,1424年,一个奥斯曼指挥官在热那亚舰队的支持下攻克了他的据点。居内伊特被杀死,艾丁公国也就覆灭了。今天,土耳其的艾登省首府艾登就是因这个公国得名的。

艾登奥卢.穆罕默德(AydınoğluMehmed)(1307-1334)
乌木尔(Umur)(1334-1348)
海达尔(Khider)(1348-1360)
伊萨(İsa)(1360-1390)
穆萨(Musa)(1402-1403)
乌木尔二世(1403-1405)
居内伊特(Cüneyd)(1405-1424)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阿赫行会的城市国家(Ahis)(约1290-约1362)
实际上,这个势力并不是一般的贝伊国。它是14世纪上半叶存在于安纳托利亚的一个行会类型的组织,但确实有自己的地盘。11世纪后期,土库曼部落开始进入安纳托利亚居住,但主要是在农村地区。塞尔柱人也曾试图努力经营他们掠取的土地。塞尔柱政府鼓励一部分人在城市定居。蒙古攻灭花剌子模帝国以后占领了呼罗珊地区。许多人逃离呼罗珊前往安纳托利亚。罗姆苏丹把其中的一些人也安置在了城市中。这些人主要是手工业者和商人。这样,小亚地区形成了一个穆斯林的工商业阶层。
阿赫行会因一个人得名。此人即是阿赫.埃夫伦(Ahi Evren,1169-1261)。他是一个突厥裔穆斯林传教士。在蒙古人入侵呼罗珊之前,他就离开了伊朗地区,后来到过小亚的特拉布宗帝国传播伊斯兰教。他的墓地(有可能不是他的)据说在特拉布宗市附近的博兹泰佩山,被视为一个宗教圣地。1169年12月,阿赫出生在今伊朗的霍伊(Hoy)。他在阿塞拜疆长大,后来移居到了小亚中部的开塞利(Kayseri)。他在那里从事皮革经销的行当,并把那里的工商业者组织了起来,成立了阿赫行会。后来,阿赫又去了科尼亚(Konya)。蒙古入侵小亚以后,他又迁往代尼兹利(Denizli)。1261年4月1日,他在克尔谢希尔(Kırşehir)被蒙古人杀死。
1243年的柯塞达战役(Battle of Köse Dağ)之后,罗姆苏丹国沦为了蒙古人的傀儡。虽然伊儿汗国接手了塞尔柱人在小亚的宗主权,但实际上并不能控制那里。许多土库曼部落和当地的军事首领都建立了自己的小公国,并依附于伊儿汗国。大约在1290年,安卡拉的阿赫行会抓住机会,宣布自己为一独立公国,虽然他们仍以伊儿汗为宗主。与其他的土库曼贝伊国不同,这个城市国家不是王朝模式的。它的成员主要是各色工商业者,是一个宗教和商业的兄弟会。实际上,它和同时期欧洲的一些城市共和国没有特别大的区别。
阿赫行会的成员都是一些工商业者,他们对于混乱割据的小亚局势是不满的,因为这损害了工商业利益的扩展。所以,阿赫行会是支持恢复安纳托利亚的秩序和政治统一的。早在奥斯曼一世时期,奥斯曼帝国就与阿赫行会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奥斯曼一世实际上成了阿赫行会的领袖。而奥尔汉即位后,也受到了阿赫们的拥戴。在刚征服的地区,奥尔汉在财政上专辟“瓦克夫”(vakif)土地,并支持阿赫行会的活动和苏菲派神秘主义修士的活动。
1354(一说1356)年,安卡拉被奥尔汉纳入自己的统治下。不过奥尔汉死后,安卡拉城邦又试图独立。但是新即位的穆拉德一世终结了一切。这个城市国家不复存在了。之后,一些阿赫领导人甚至被纳入了奥斯曼帝国的官僚体系中。此后,阿赫行会仍然在奥斯曼帝国的体系中发挥作用。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门特塞公国(Menteş)
按《奥斯曼帝国史》的说法,该公国的建立者门泰什(Menteş Bey)是安纳托利亚西部最早的一个土库曼领袖。他是一位西南沿海边界的加齐首领,率众袭击了拜占庭的沿海地区。这个公国在13世纪下半叶已成功立足于安纳托利亚西南沿海了。它建立在原来拜占庭帝国的Mylasa and Melanoudion塞马州之上(阿列克修斯一世所建)。
门特塞公国的首都位于米拉斯(Milas)。门泰什贝伊的后代在距离米拉斯5公里的地方另建了一座城堡作为统治公国的中心。贝伊就住在里面,这里也更容易进行防御。这个公国的领地大致相当于古代的卡里亚(Caria)或者现今土耳其的穆拉省,包括该省向外突出的三个半岛。北面的艾登(Aydin)一度也为门特塞公国掌控。当时它叫Güzelhisar。后来该城落到了艾丁公国手中。1300-1314年间,公国还遏制着罗得岛骑士团,并且拥有可观的海上军事力量。1358年易卜拉欣贝伊死后,他的三个儿子瓜分了公国。
1390年,巴耶济德一世进军小亚,门特塞也选择了臣服。安卡拉战役以后,伊利亚斯贝伊又掌控了这个公国。到1414年,公国又一次承认了奥斯曼苏丹的最高统治权。奥斯曼帝国最终吞并了门特塞。
在伊利亚斯统治时期的1403年,一座清真寺在米利都(Milet)建成。这就是伊利亚斯贝伊清真寺。如今它已成为了文化遗产。

门泰什(Menteş)(1261-1285)
马苏德(Masud)(1285-1319)
奥尔汉(ŞücaüddinOrhan)(1319-1344)
易卜拉欣(İbrahim)(1344-1358)
艾哈迈德(Ahmet)(1358-1390)、穆罕默德(Mehmet)(1358-1391)、穆萨(Musa)(1358-1375)
伊利亚斯(Ilyas)(1402-1421)
(这个公国的资料很多还以土耳其文形式存在,难以利用)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萨鲁汗公国(Sarukhanids)
这个政权也是格尔米扬的指挥官在新征服的地区建立的。大约在14世纪初,它由萨鲁汗(Sarukhan Bey)建立。在1313年的时候,萨鲁汗率军攻取了推雅推喇(Thyatira)(今名阿克希萨尔(Akhisar))。这样,他成功地在马格尼西亚地区打下了一块地盘(今马尼萨地区(Manisa)),建立了独立的公国。它南边的邻居就是艾丁公国。
与艾丁公国一样,萨鲁汗公国扩展到爱琴海地区后,也卷入了海上的纷争当中。1336年,萨鲁汗与拜占庭皇帝安德洛尼卡三世结成了联盟。此外,公国还经常与纳克索斯公爵(Dukes of Naxos)及热那亚拥有的岛屿发生战争。在1341年,萨鲁汗的舰队甚至前去袭击君士坦丁堡。不过,他们在达达尼尔海峡便受阻退回了。
萨鲁汗贝伊的统治持续到1346年。他死后,儿子伊利亚斯(İlyas Bey )继位。1362年,伊利亚斯死去,伊沙克( İshak)继位,统治到1388年。他的两个儿子发生争斗。赫泽尔沙(Hızırşah)成功继位。而另一个人奥尔汉则逃往奥斯曼帝国避难。次年,穆拉德一世死于科索沃战役,巴耶济德一世即位。不久他来到小亚对付卡拉曼等国组成的反奥斯曼联盟。萨鲁汗公国就被他吞并了。1402年安卡拉战役后,萨鲁汗贝伊国恢复了。这一次,赫泽尔沙和奥尔汉都分得了一杯羹。但是很快,1410年,赫泽尔沙被穆罕默德一世杀死。1412年,奥尔汉也死去了。至此,萨鲁汗家族的香火断绝。它还是被奥斯曼吞并了。此时,大空位期甚至还没结束。
与其他土库曼小公国的统治者一样,萨鲁汗家族也乐于营建清真寺。1374年,伊沙克贝伊组织修成了马尼萨的大清真寺(the Great Mosque at Manisa)。这个清真寺的祈祷厅拥有一个直径14米的穹顶。与祈祷厅相连的是一个具有创新性的半遮蔽式的前广场。

萨鲁汗(Sarukhan)(1313-1346)
伊利亚斯(İlyas )(1346-1362)
伊沙克( İshak)(1362-1388)
赫泽尔沙(Hızırşah)(1388-1390,1402-1410)
奥尔汉(Orhan)(1402-1412)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卡雷西公国(Karasids)
卡雷西公国也是由格尔米扬公国的指挥官建立的。它在萨鲁汗公国的北边,13世纪末建成于帕加马地区。该国的首都是帕莱奥卡斯特罗(Paleocastro),即现在的巴勒克埃希尔(Balikesir)。卡雷西公国的领地覆盖了现在的巴勒克埃希尔省和恰卡莱省(Canakkale),直到达达尼尔海峡海峡和马尔马拉海。可以说,这里是土库曼军事贵族向西发动圣战的桥头堡。该政权东面临近布尔萨地区。布尔萨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了奥斯曼帝国第一个重要的首都。虽然卡雷西公国也濒临海洋,但它没有像艾丁公国和萨鲁汗公国那样建立强大的舰队。
统治卡雷西的王朝血统据说可以追溯到达尼什曼德王朝(Danishmends)。目前看来,正式在小亚西部建立这个公国的人是卡莱姆(Kalem Bey)。卡莱姆出生于1250年左右。他是格尔米扬公国的一个指挥官,向西掠取拜占庭的领土。1297年,他在巴勒克埃希尔建立了独立的公国,直到1307年死去。
之后,卡莱姆的儿子卡雷西(Karasi Bey)继位。他大约统治到了1330年前。当时这个公国的领地还是相当大的。卡雷西死后,公国被后裔瓜分了。而且,这个公国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所以,它很早就被奥斯曼帝国盯上了。在第二任苏丹奥尔汉统治时期,卡雷西公国就被奥斯曼吞了。这对奥斯曼帝国的发展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它从此控制了达达尼尔海峡和马尔马拉海南岸地区。通往欧洲的道路从此被打通了。后来,奥尔汉成功率军进入巴尔干,开启了奥斯曼在欧洲的征服之旅。所以,卡雷西公国算是较早被奥斯曼吞并的土库曼小国了。不过似乎帖木儿西征时期,这里的贝伊也曾短暂复兴过。无论如何,卡雷西公国成为了奥斯曼早期发展进程中一块重要的垫脚石。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哈米特公国(Hamit)和泰凯公国(Teke)
这两个公国源自一个家族。其中哈米特公国建成于伊斯帕尔塔(Isparta)地区。早在13世纪的时候,罗姆苏丹国就将哈米特部落安置在新征服的小亚东南部地区,不过当时还是在内陆的乌卢博尔卢(Uluborlu)一带(位于今伊斯帕尔塔省)。当时的首领是哈米特。哈米特的儿子伊利亚斯一世(Hamitoğluİlyas)于1280年在埃尔迪尔(Eğirdir )建都。他的统治持续到1300年。之后,其子丁达尔(Dündar Bey)继位。丁达尔南下征服了地中海的港城安塔利亚(Antalya ),并委派他的兄弟尤努斯(Yunnus Bey)管理这座城市。此后,尤努斯这一支就与哈米特公国本部分离了,成了一个独立的公国:泰凯公国(Teke)。
丁达尔贝伊太过自信了。他后来干脆宣布独立,不再臣服于伊儿汗国,并在1316年公然使用苏丹的名号。这招来了蒙古人。当时,楚邦家族的铁木耳塔什(Timurtash)是蒙古人在小亚的最高指挥官。他率领军队埃尔迪尔开进。丁达尔只得向南逃往安塔利亚。结果,新即位的泰凯贝伊,他的侄子马哈茂德( Mahmut),和蒙古人勾结了起来。丁达尔被逮捕并于1324年被杀死。铁木耳塔什迫使哈米特公国依附于他。但是后来铁木耳塔什逃亡埃及,丁达尔的儿子们成功恢复了他们父亲的公国。
1335-1340年间,著名的旅行家伊本.白图泰曾经造访过泰凯公国的首都安塔利亚。他写道:“我从阿拉尼亚(Alanya)来到安塔利亚。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白图泰觉得这座城市很大,人口也很多。“在这里,不同的类群是分开居住的。基督徒商人住在米纳(Mina)港区。港区有城墙包围,是相对独立的。城门在晚上和周五时是关闭的。希腊人住在另一个城区,犹太人也有一个城区。至于统治者则住在另一个城区。这些城区都被城墙分隔。剩余的穆斯林则住在主城中。所有这些城区之外是另一道大城墙。这座城市拥有果园而且水果很不错。其中一种杏子格外好吃。当地人叫称之为卡马尔.阿德丁(Qamar ad-Din)。杏仁很甜,杏子还被晒干出口到埃及。据说那里视其为珍品。
土库曼军事贵族向小亚沿海的扩张另基督徒们十分惊慌。特别是塞浦路斯王国感到了很大的压力。1358年,新的塞浦路斯国王即位,他就是彼得一世(Peter I of Cyprus)。他是一个比较强硬的人物,开始对小亚的伊斯兰敌人们发起军事行动。不过,他首先入侵了小亚南岸属于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的地区。这时,这一地区的科里库斯(Corycus)城受到了土库曼人的威胁。1360年1月,那里的居民向彼得一世寻求庇护。彼得于是派骑士罗伯特.德.吕西尼昂(Roberto de Luisignan)带领一些军队前去救援。这样,土库曼军队没能拿下那里。
面对来者不善的彼得一世,小亚的一些土库曼公国联合了起来。他们决心袭击塞浦路斯王国的本土。土库曼贝伊们纠集了不少船只。可是,彼得一世早已完善了他的军事同盟。他得到了罗得岛骑士团、教皇乃至一些海盗的援助。突厥舰队被击退了。现在,轮到彼得一世发起攻击了。他集结了120艘船只,再度入侵小亚。1361年8月23日,他的军队在泰凯公国的首都安塔利亚一带登陆。经过围城战之后,次日塞军就攻克了安塔利亚。泰凯公国的统治者只能逃往它处。彼得一世的胜利震撼了这一地区。剩下的一些土库曼小贵族答应向他进献年贡。他在安塔利亚待到9月8日,之后前往其他城市。那里的土库曼统治者们都只能卑躬屈膝,献上礼物和城堡的钥匙。
9月22日,他挟胜威返回塞浦路斯岛。泰凯贝伊试图夺回安塔利亚,但在彼得一世在世的时期,此城一直处在塞浦路斯人的掌控下。1369年,彼得一世死去,彼得二世继位。他没能保住塞浦路斯在小亚沿海取得的胜利果实。1373年,安塔利亚重回泰凯公国之手。
这两个公国在巴耶济德一世统治初期也都被奥斯曼帝国收服了。不过泰凯公国在安卡拉之役后恢复过,到1423年才被奥斯曼吞并。

哈塔米公国
伊利亚斯一世(Hamitoğluİlyas)(1280-1300)
丁达尔(FelekettinDündar)(1300-1324)

伊沙克(Necmettinİshak)(1328-1340)
穆斯塔法(Muzafferettin Mustafa)(1340-1355)
伊利亚斯二世(Hüsamettinİlyas)(1355-1370)
侯赛因(KemalettinHüseyin)(1370-1391)
泰凯公国
尤努斯(Yunnus)(1300-1324)
马哈茂德(Mahmet)(1324-1328)
赫泽尔(Hızır)(1328-1335)
锡南奈丁(Sinanettin)(1335-?)
达迪(Dadı)(1360-?)
穆罕默德(Mehmet)(1360-1380)
奥斯曼(Osman)(1380-1392,1402-1423)
世系表不怎么可靠,仅供参考。
埃斯雷夫公国(Eshrefids)
这个公国的领地在哈米特公国的东边,在今科尼亚省西部一带。它的都城位于贝伊谢希尔(Beyşehir),领地包括塞迪伊谢希尔(Seydisehir)等地。 1280年,塞义夫丁.苏莱曼(Seyfeddin Süleyman Bey)建立了这个小公国。罗姆苏丹国此时已经名存实亡了。此时,和哈米特公国一样,苏莱曼需要看的是蒙古人的脸色。这个公国没有获得太大的发展。1326年左右,它被西进的伊儿汗国将领铁木耳塔什消灭。贝伊苏莱曼二世被杀死。
铁木耳塔什后来和伊儿汗国中央对着干,最后逃亡马穆鲁克朝埃及。埃斯雷夫的领地被哈米特公国获得了。


苏莱曼一世(Seyfeddin Süleyman)(1280-1302)
穆罕默德(Mübarizüddin Mehmed)(1302-1320)
苏莱曼二世(Süleyman II)(1320-1326)
卡尼克公国(Canik)
卡尼克公国是历史学者加给它们的名字。实际上,在14、15世纪间并不存在一个统一完整的卡尼克国。
罗姆苏丹国被蒙古摧毁以后,小亚出现了许多区域性的土库曼公国。而在黑海南岸的萨姆松地区,也就是特拉布宗帝国以西,却连这样一个局部统一的地方政权都没形成。这一带没有任何一个贝伊强势到能统领整个地区。6个贝伊瓜分了这一地区,虽然他们出自同一个家族。所以,当时的萨姆松地区只有一些很小的政权,只能充当内陆东安纳托利亚地区的艾里特纳公国(Eretna)的附庸。这里经常发生混战,人们对它们的具体情况了解很少。最终,它们都被奥斯曼帝国吞并了。
6个公国:Bafra、Hacıemiroğullar、Kubatoğullar、Kutluşa、Tacettinoğulları、Taşanoğulları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曾经有人怀疑,卡拉曼公国与犹太人有关,这主要是基于该政权的国旗。这面旗最大的特点无疑是蓝色的六芒星,与现今以色列国旗的大卫之星很相近。但实际上,六芒星在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并不罕见,它的形象源于所罗门印章,伊斯兰教也把它作为一种标志。在小亚的诸政权中,使用六芒星的并不少见,奥斯曼帝国也常常在清真寺装饰、钱币、旗帜上使用六芒星。因此,卡拉曼应该与犹太人没什么关系。
即使如此,卡拉曼公国统治者的源头也并不是那么明确的。当时,小亚的各个小国都会宣称自己血统高贵,往往会追溯到乌古斯突厥时期。所以,从字面上看,从奥斯曼帝国这样的强国到门特塞公国这样的小国,其统治者的祖先似乎都来自东方的呼罗珊,是在花剌子模帝国和蒙古帝国的压力下西迁的。当时的小亚究竟有多少真正的突厥人或者说是土库曼人呢?这其实很难讲。一些希腊人突厥化并改说突厥语的例子并不罕见。至于其他突厥化的例子也有很多。像奥斯曼帝国,它的统治者究竟是从塞尔柱入侵时期就已在小亚扎根的“突厥野种”还是乌古斯“高贵血统”,是很难讲的。
不过,也不能因此完全否认这些贝伊国统治者有一部分可能来自呼罗珊地区的事实。毕竟,土库曼部落在外部压力下不断西迁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从我看到的资料看,有些人认为,卡拉曼王族源自撒鲁尔部落,还有些人认为其源自阿夫沙尔部落。这两个部族都是乌古斯二十四部之一。撒鲁尔部落在伊朗的法尔斯地区建立过地方性的王朝。而阿夫沙尔部落后来在伊朗历史上就更有名了。强大的纳迪尔沙就是阿夫沙尔人。我估测,卡拉曼王族应该就是撒鲁尔人。因为史学界目前一般认为,我国西北的撒拉族与撒鲁尔人有渊源,源自撒鲁尔人中的尕勒莽部。尕勒莽与卡拉曼其实是同一个词。
而且,近几十年来,在撒拉族地区的清真寺墙壁或坟墓石壁上发现了六芒星图案,这与卡拉曼公国的旗帜是一致的。
此外,卡拉曼的早期首领参加过反对巴巴伊沙克领导的反对罗姆苏丹国的暴动。巴巴伊沙克这些人在当时是伊斯兰异端。那些较晚迁到小亚的土库曼部落其实很晚才皈依伊斯兰教,而且并不“虔诚”,萨满的因素保留很多。所以,这次暴动是一次异端行为。由此看来,卡拉曼王族应是较晚来到小亚的撒鲁尔突厥人。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13世纪初,罗姆苏丹国的统治一直比较稳定,版图稳步扩大。在凯库巴德一世统治时期(1220-1237),罗姆苏丹国在版图上达到了顶峰,甚至入侵了黑海北岸的克里米亚地区。不过,这些突厥游牧民建立的国家往往都好景不长,一方面有自身内在的原因,另一方面,更多的游牧民正像洪流一样从东方涌来。自从拜占庭自废东部边防体系,塞尔柱人入侵,这个过程一直没间断过。在13世纪初的中亚和西亚,花剌子模帝国达到顶峰,之后迅速地败亡于蒙古人。伊朗地区的许多土库曼游牧民为躲避恶化的地区安全局势涌入小亚地区。前面已经提到,许多土库曼部落其实很晚才皈依伊斯兰教。他们的部落中有很多伊斯兰化的萨满,这些人虽然是异端,却是促使小亚完全伊斯兰化的最致命力量。因为这些人数目众多,本身又在部落中有威望,又能深入农村地区,所以恰恰是这批“异端”永远地摧毁了基督教的小亚。
实际上,大塞尔柱帝国和罗姆苏丹国对这些极其散漫的土库曼游牧民一直感到十分头痛。塞尔柱统治层很大程度上已经波斯化了,也欲图以中东原有的那套文明国家体制去构建政权。不过,他们做得并不成功。这些游牧民始终是一股骚动不安的力量,不愿接受塞尔柱政府不断强化的控制。所以,塞尔柱政权治下的地区,既有原先就文明富足的波斯人区域,阿拉伯人区域,以及发达的城市区域,却始终有一大批游离在有效管控外的土库曼部落。在罗姆苏丹国时期,小亚东部边缘的山区有不少这样的人。其中也有许多伊斯兰异端思想传播,那里既有伊斯兰化的萨满,也有苏菲主义的信徒。这些人当然是不受塞尔柱政府欢迎的,因为这会威胁其统治。而这些人也并不安分。他们对于塞尔柱政府同样也不满。他们是一些更传统的突厥人,基本上没有波斯化,信奉的伊斯兰教很多也是自己“脑补”过的东西。结果,在凯库巴德一世死后不久,巴巴.伊沙克就领导一批人发动了大规模暴动。卡拉曼部族的首领也卷入这场大规模的风波当中。
卡拉曼公国,顾名思义,得名于他的正式建立者卡拉曼。卡拉曼的父亲名叫努尔.索非,土耳其语中一般则称之为努尔丁(当然,历史上最有名的努尔丁是赞吉王朝那位)。努尔.索非所在的部落大概最早住在呼罗珊地区,后来为了躲避蒙古人西迁到阿塞拜疆高原,后来继续西迁来到小亚东部地区。努尔早年就住在锡瓦斯一带。
安置这些新迁来的土库曼人对于罗姆苏丹来说确实是件大事。当时还在位的凯库巴德一世把这些部族安置在了埃尔梅内克一带(也就是今天的卡拉曼省地区)。这个地方位于托罗斯山区,又临近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对于这些游牧民来说也是个发动圣战的有利地点。当然,和小亚西部自然是不能相比了。
努尔.苏菲并没有真正为卡拉曼公国打下一片稳固的地盘,他主要卷入到了巴巴.伊沙克领导的暴动中。1237年,凯库巴德一世死去,凯霍斯鲁二世继位成为苏丹。此时,东方的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蒙古骑兵的身影。而罗姆苏丹国的内部却先出了一个乱子。
巴巴.伊沙克,此人是当时小亚地区的一个伊斯兰宗教领袖,影响力颇大,其传教方式则与正统伊斯兰教偏离较远。凯库巴德一世在位时曾经任命一个什叶派波斯人担任锡瓦斯的官员,巴巴.伊沙克正是那个人的弟子。不过,巴巴.伊沙克自己发展出了一个大杂烩式的学说,甚至融合了大量基督教的、神秘主义的元素。但是,他在土库曼游牧民中的影响很大。凯霍斯鲁上台后,命手下大臣对来自花剌子模帝国的一些土库曼部落动手,把许多首领抓了起来。结果,暴乱在1239年爆发了。一时间,小亚东部的许多城市在巴巴.伊沙克领导下被攻克。但是,塞尔柱中央政府还是足够强大的。次年,巴巴.伊沙克被杀死。暴动直到1242/1243年间才被完全镇压,为了镇压起义,罗姆苏丹国耗费巨大,甚至不得不招募法兰西雇佣兵。起义刚被扑灭,1243年,就又在柯塞达战役中遭到了蒙古人的打击。罗姆苏丹国就此急剧衰落。
努尔. 索非是巴巴.伊沙克的忠实信徒,也参与了暴动,并乘机在托罗斯山区小小地伸展了手脚。对于他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是很了解。暴动结束后,他也没被清算。大概罗姆苏丹自己也已经自身难保了,已经掌控不了全局了。据某些历史学家的记载,努尔.索非在军政方面其实并不突出,实际上,他是个虔诚的苏菲主义者。大约1257年,他去世,其子卡拉曼即位,才真正开始奠定这个公国的基业。努尔.索非被葬在今梅尔辛省的穆特地区。
除了卡拉曼外,努尔.索非还有二子一女。其中,布恩苏斯(Bünsuz)从罗姆苏丹国那里获得一块新领地,建立了另一个公国----坎达尔。
罗姆苏丹国的衰败瓦解对于那些骚囘动不安的土库曼贝伊们来说绝对是天赐良机,因为他们有了割据自立的机会。小亚西部还有不少基督徒的领土,可以满足这些人贪婪地发动圣囘战的欲念。不过,先别高兴得太早,罗姆苏丹国是不行,但也不看看是因为谁来了呢?蒙古人已经占领伊朗高原,并把手伸到了安纳托利亚,现在,小亚的地方政囘权或多或少得看蒙古人的脸色了。而卡拉曼这样的国家又处在小亚东部,就更逃不脱这种影响了。而且,罗姆苏丹国并没有立即完蛋,对蒙古人来说,它仍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虽然在对付札兰丁的时候,蒙古军队已经到过波斯西部地区。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蒙古大汗只是简单地任命一个军事长官统囘治伊朗这一地区,并间接控制着罗姆苏丹、亚美尼亚国王等傀儡。这是一种非常粗糙的军事占领统囘治模式。1242-1256年间,拜住一直是当地的总督,并对小亚事务指手画脚。但是,1256年,拜住被撤职了。旭烈兀被封为伊儿汗,来到西亚,征服了木剌夷和阿拔斯朝,建立了强大的汗国。从此,伊儿汗国成了罗姆苏丹国的宗主。
再说罗姆苏丹国方面。后期的罗姆苏丹国被凯霍斯鲁二世的儿子们瓜分了。卡拉曼在位时,罗姆苏丹国的凯考斯二世与基利杰阿尔斯兰四世正在争权夺利。于是,卡拉曼决心从中得利。他选择支持凯考斯二世。结果,卡拉曼下错了注。阿尔斯兰四世后台更硬。凯霍斯鲁二世时期的维齐尔佩瓦内·穆尔因丁·苏莱曼此时已经成为了罗姆苏丹国的头号权臣。他支持阿尔斯兰。另外,蒙古人也支持阿尔斯兰。结果,凯考斯二世被废黜并流囘亡海外。不过,这位苏丹的声名还不错,不少人始终怀念他,以至于后来出现了”假凯考斯“,这是后话。
虽然受制于蒙古人,阿尔斯兰四世也图谋扫平小亚各割据政囘权,恢复罗姆苏丹国的荣光。蒙古人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他,以便让他成为自己的小亚代囘理人。不少贝伊和埃米尔被剿杀,不过卡拉曼公国还挺难搞,阿尔斯兰四世搞不定它,于是干脆采取拉拢收买的方式,正式将拉伦德(即今卡拉曼)和埃尔梅内克地区赐给卡拉曼贝伊作为领地,卡拉曼的弟弟布恩苏斯则去首都科尼亚担任宫廷卫队官(Candar groups)(我前面讲得似乎有些武断。实际上,很难确定坎达尔公国是否与布恩苏斯有关。它的建立者原来确实是科尼亚的一个宫廷卫队官,是否是卡拉曼家族成员,我不知道。只是有书籍认为坎达尔公国是卡拉曼王族所建)。这件事发生在1260年。实际上,卡拉曼的部族早就扎根在托罗斯山地区了,阿尔斯兰更像是承认了卡拉曼公国的合法存在。
除了与罗姆苏丹国和蒙古人斗之外,发动圣囘战是当时的小亚贝伊国扩张势力的最好方式。而且,这样的风险其实较小,还能借此号召到一大批部落、武士为自己卖命,因为那可是开拓伊囘斯囘兰世界的新边疆,获取新领地啊。如果不是这样,当初小小的奥斯曼帝国根本不可能迅速膨囘胀成长起来。卡拉曼公国的位置并不太理想,远离小亚西海岸,不过临近的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仍是”不错“的征战对象。卡拉曼就经常越过托罗斯山脉,掠取亚美尼亚人的土地。当然,不是说风险全无,早期的伊儿汗国不是伊囘斯囘兰国家,它与亚美尼亚关系不错,惹着蒙古人就不好玩了。
卡拉曼贝伊的统囘治没能维持几年。没过多久,他与罗姆苏丹间的关系又恶化了。卡拉曼野心膨囘胀,仍然试图利用凯考斯二世来“做文章”,虽然这位苏丹已经流囘亡君士坦丁堡了。1261年,卡拉曼和他的两个兄弟纠集了两万人马直接冲进了罗姆苏丹国的首都科尼亚。
这种行为显然是太冒险了。作为一个小国,居然敢直接打下科尼亚。卡拉曼这回作死做大了。权臣佩瓦内·穆尔因丁·苏莱曼率领着一支塞尔柱-蒙古联军大举杀来。卡拉曼方面自然是抵挡不住,被打得大败。他的两个兄弟被抓囘住了。
总的来说,涉及这种小国的史料不太多,又有一些矛盾之处。根据亚美尼亚编年史,卡拉曼的两个兄弟在与亚美尼亚国王海屯一世的战斗中被杀死。是否是那两人被放出来以后又跑到托罗斯山东边打了一仗最后死了呢?我们不得而知。卡拉曼本人似乎也在与亚美尼亚人的交锋中受伤,不久后,大约在1262年,他死了,其子穆囘罕囘默囘德一世即位。卡拉曼公国的许多领地重新被罗姆苏丹国掌控,这个公国与庞然大物伊儿汗国的争斗以失败告终。在以后的岁月里,公国的贝伊们仍然需要在复杂的国际局势中博弈生存。
(佩瓦内是罗姆苏丹国权臣,后期苏丹国的实际统囘治者。他从特拉布宗帝国夺取了一些地盘作为自己的领地,即佩内瓦公国。他长期得到蒙古人的支持信赖,不过最终还是失势,被伊儿汗阿八哈处死。)
从这幅图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卡拉曼公国崛起于托罗斯山西侧,通过袭击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获取了第一片领地。在这一点上,它与奥斯曼一样,本是罗姆苏丹国在边境地区的封臣。不过,它与罗姆苏丹国核心区及东边的伊儿汗国靠得太近,早期发展的压力很大。
蓝色圈圈为卡拉曼公国初期大致势力范围,红色为埃尔梅内克大致位置。卡拉曼统治时期,埃尔梅内克为首都,他死后此地被罗姆苏丹收回。本图仅供参考。
1262年,穆罕默德一世即位了。这看起来是普通的一年,不过,小亚细亚及其周边局势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就在一年前,拜占庭帝国光复了君士坦丁堡。但是,这一胜利将成为拜占庭的巨大负担。这个帝国的国力已不能与过去的辉煌时代相比了。现在,小亚的防务又成了大问题。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小亚的贝伊们将向西蚕食光拜占庭所有的小亚领土。当然,卡拉曼远在东面,是参与不了的。
与此同时,南面马穆鲁克朝的拜巴尔一世已经在位两年了。作为十字军和蒙古人的强大敌人,他将步步向北扩张,最终将会把手伸进奇里乞亚地区,摧毁亚美尼亚,影响到卡拉曼公国。埃及也将在很大程度上牵制住伊儿汗国。而高加索以北的钦察汗国也伊斯兰化了,同样会成为伊儿汗国。所以,伊儿汗国最终也无法直接吞并小亚细亚,只能遥控这一地区。卡拉曼这样的国家就借机在夹缝中牟取更多利益与地盘。
穆罕默德一世继承其父亲的政策,仍就与蒙古人相对抗。卡拉曼公国自身的实力显然不足,所以它谋求与其他土库曼势力结盟。穆罕默德继位之后不久,就与尼代地区的地方统治者结成了对付蒙古人的联盟。到了1265年,罗姆苏丹阿尔斯兰四世被权臣佩瓦内杀死了。卡拉曼的子女也被放了回来。不过,穆罕默德的二弟阿里贝格仍作为人质被关在开塞利。

穆罕默德一世组织反伊儿汗国联盟的行为自然再次招来了战争。尼代的地方统治者被蒙古人杀死。埃尔梅内克落入敌手。(关于埃尔梅内克这个卡拉曼公国早期首都的易手情况,我不是特别清楚。在卡拉曼在位末期,它丢过一次。既然蒙古人又进占了此地,可能穆罕默德一世收复过它。无论如何,大部分时段中,此地都不在穆罕默德手上,他到统治末期才收回埃尔梅内克。)
然而,穆罕默德一世并不打算放弃。他继续同蒙古-塞尔柱联军对抗。1276年,穆罕默德一世居然在格克苏河谷战役中打败了蒙古-塞尔柱联军。这一仗使罗姆苏丹中央政权元气损耗不小。
第二年初,更大的机会来了。马穆鲁克苏丹拜巴尔一世本人率领军队大举进入小亚。4月15日,他在埃尔比斯坦战役中击败了蒙古人,4月23日,成功进入了开塞利城(此城是罗姆苏丹国的另一个都城)。穆罕默德一世选择与马穆鲁克结盟,并于5月12日攻入了科尼亚城。不过,与他的父亲一样,穆罕默德并未自立为苏丹,而是找了一个傀儡吉姆里(Jimri)。当时,流亡海外的凯考斯二世声名仍在。于是穆罕默德宣称此人为凯考斯之子。而他自己则堂而皇之地成为了大维齐尔。吉姆里还娶了阿尔斯兰四世的一个女儿。
此时,所谓的合法“苏丹”是凯霍斯鲁三世。他是阿尔斯兰的儿子,还很年幼,也为佩内瓦控制。但是,无论是佩瓦内,还是穆罕默德一世,都即将遭遇噩运。实际上,佩内瓦也想利用拜巴尔一世入侵小亚的机会做文章。假如能用马穆鲁克人削弱蒙古人的力量,在其二者之间周旋,或许能使罗姆苏丹国赢得一丝独立。但是,这样的游戏是很危险的。拜巴尔一世此时已经深入了小亚腹地,远离后方基地,又一支蒙古军队随时可能出现。塞尔柱贵族也并不支持他。所以,他最终决定退回叙利亚稳住阵脚。拜巴尔一世就这样离开开塞利南下了。同年,他在叙利亚去世。
穆罕默德一世在科尼亚只统治了一个月。蒙古大军很快就来了。他只能狼狈出逃。8月份,蒙古人在穆特地区成功追上了他。他和两个儿子在战斗中被杀死。至于傀儡吉姆里最终也被擒获杀死了。
佩瓦内的噩运也来了。伊儿汗阿八哈对马穆鲁克入侵怒不可遏,对佩瓦内失去了信任,于当年8月2日处死了他。据亚美尼亚编年史记载,阿八哈强迫臣民吃佩瓦内的血肉。我们不知道它是否真实。佩瓦内的后代则继续保有黑海南岸的佩瓦内公国领地,统治了一段时期。
就这样,卡拉曼的第二位统治者也在与蒙古人的对抗中丧命了。但穆罕默德一世是又一位小亚突厥化进程中的重要人物。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知道,无论是塞尔柱政权还是伊儿汗王朝,很大程度上都波斯化了。而卡拉曼这样的国家则代表了自由散漫的土库曼贝伊国。他们没有受到太多中东传统文明的浸染,甚至伊斯兰信仰也不正宗。这些国家不想受到罗姆苏丹国或是伊儿汗国的严密控制,老是试图摆脱控制。从巴巴.伊沙克暴动开始,这股潮流就一直涌动不停。这种力量是十分可怕的。它不是高高在上的中央政权,而是渗透入穷乡僻壤的地方割据力量,无孔不入,最终彻底瓦解了原有的基督教安纳托利亚世界,而且它也不愿受太多波斯、阿拉伯元素的影响。最终,小亚突厥化了,而不是波斯化或者阿拉伯化。以卡拉曼为代表的这批土库曼割据力量始终抗拒强大的中央政权。吉姆里这个傀儡的名字是突厥语,而不是波斯语,就很能说明问题。后来当同种的奥斯曼帝国回头东进时,它们同样采取抗拒态度。虽然散漫的土库曼割据力量最终都被奥斯曼荡平了,但是小亚的突厥化却恰恰是它们完成的,因为奥斯曼早期集中精力经略巴尔干,反而吸收了不少拜占庭的体制,对小亚并不重视。
穆罕默德一世在维齐尔任上颁布了一项重要的旨令:把官方语言由波斯语换成突厥语。虽然在当时,许多突厥统治者仍使用波斯语,但旨令的意义无疑是巨大的。小亚的突厥化已是不可避免了。卡拉曼和卡帕多细亚地区后来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民族卡拉曼利德斯(Karamanlides)。他们信奉正教,却说着一口土耳其语。他们实际上本是希腊人。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这些人被交换到了希腊。
不得不说,中世纪的突厥语民族确实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他们永久的改变了中亚和小亚的民族政治版图。夹在中间的伊朗反倒只是突厥民族的大通道,突厥化程度比较有限。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1277年,穆罕默德一世死后,他的弟弟居内里(Güneri)继承了王位。居内里在位的初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与他的前任一样,居内里依然贼心不死,试图在蒙古人的眼皮底下发展势力。从前两任贝伊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虽然蒙古人总是能给以那些不安分守己的土库曼贝伊以沉重的打击,可是并不能将他们连根拔起。对于土库曼诸政权来说,伊儿汗国只是他们宗主的宗主,罗姆苏丹国名义上仍是他们的主子。这个主子已经虚弱不堪了,而蒙古人这个大主子虽然强大却有些鞭长莫及。伊儿汗国自身面对着马穆鲁克和钦察汗国的压力,核心的蒙古人军事力量实际上又很少,数量上远不及波斯人、突厥人、阿拉伯人,让它再使把劲拿下小亚细亚是不现实的。所以,虽然被吊打了好几次,卡拉曼贝伊仍然继续作死,因为小亚已是突厥的海洋,蒙古人不可能凭几场胜仗搞定那里。贝伊们总能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后期罗姆苏丹国内部分裂瓦解,时有内战。1284年,居内里利用塞尔柱内战的机会来渔翁得利。他又立了傀儡来谋夺苏丹之位。他自己干脆当了Beylerbey,即众贝伊之贝伊(这个官职后来奥斯曼时期又用过)。卡拉曼公国的大胃口自然再次招来了蒙古人。伊儿汗阿鲁浑介入了进来。一看大事不妙,居内里只得退回自己的核心地盘区域。
一看在小亚内陆的突厥区域没占到便宜,居内里便把矛头转向奇里乞亚海岸的亚美尼亚王国。1287年,他对托罗斯山东侧的塔尔苏斯发起了进攻。该城是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的旧都。亚美尼亚王一直注重于蒙古人的关系,这也是该王国生存的关键之一。当时在位的国王是利奥二世(Leo II)。他一直注重于伊儿汗国的联盟,还曾协同蒙古人入侵叙利亚对抗马穆鲁克王朝。所以,伊儿汗马上纠集了蒙古-塞尔柱军队前来救援。居内里只得再次撤退。蒙古方面猛追不舍,直到卡拉曼公国的腹地,连都城卡拉曼(即拉伦德,自从卡拉曼贝伊据有此地,该城改叫卡拉曼直至今天)都打了下来。不过,对付这样的土库曼游牧民确实是麻烦事。蒙古人并不能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远道而来的他们最终还是得撤回去。居内里运气不错,虽然屡次受挫,但小命没丢掉。他继续在夹缝中谋扩张。居内里终于瞄准了一个边缘地带,那就是西南面地中海沿岸的阿拉尼亚城。几十年以后,伊本.白图泰造访过此地,并向西去了泰凯公国的首都安塔利亚。阿拉尼亚为于地中海岸,所以,塞浦路斯王国距它并不算远。1291年阿克之战后,十字军国家不复存在了。耶路撒冷国王亨利二世只能退到塞浦路斯当塞浦路斯国王。但耶路撒冷国王的名号还在啊,亨利二世仍试图打回中东的大陆地区,而且,塞浦路斯也卷入了一些小亚沿海的事务。阿拉尼亚早年曾被凯库巴德一世征服,如今罗姆苏丹国涣散了,这些地方成了边缘地带。塞浦路斯和亚美尼亚联手拿下了此地。但1294年,居内里从他们手中夺过了此城。1300年,居内里去世,其弟马哈茂德继位。
关于马哈茂德贝伊的具体情况,我们并不是很了解。不过可以肯定,他也参与了阿拉尼亚之战。
在合赞汗即位以前,伊儿汗国的蒙古统治层仍然固守他们的传统,但同时又腐化得颇厉害,内部斗争矛盾也是相当频繁,倒霉的罗姆苏丹也卷入其中。到这个时候,这个塞尔柱国家再也撑不住了。先是凯库巴德三世被蒙古人杀死,之后梅苏德二世也莫名其妙地消失在历史中。一般认为,1308年左右,罗姆苏丹国不复存在了。马哈茂德抓住这个机会,夺去了科尼亚。1312年,他去世了。儿子穆萨继承了王位。
伊儿汗国也已经不行了。合赞汗(1295-1304)在位期间进行了一些改革,但是他很快病逝。同塞尔柱人一样,蒙古人的传统观念将最终导致其衰落和崩溃。合赞汗死后,伊儿汗国愈发混乱,到1335年不赛因死后,统一的伊儿汗国就瓦解了。

然而,对于卡拉曼来说,即使是伊儿汗国的一个地方势力也是强大的敌人。蒙古人在小亚地区的总督继续对威胁卡拉曼公国构成严重威胁。
穆萨任命他的兄弟亚赫希(Yahşi)担任科尼亚的长官。此时,丘拜尼家族的朱潘( Amir Chupan)是蒙古人在小亚的总督。他并不打算让土库曼贝伊们肆意扩张。朱潘一举夺取了科尼亚。卡拉曼公国好不容易据有了此地,此时却被迫又放弃了科尼亚,退回了本土。但是,麻烦不仅来自蒙古人,卡拉曼王族内部也发生了权力争夺战。此后的数十年里,卡拉曼公国内部纷争不断,处于分裂状态。
1318年,穆萨的弟弟易卜拉欣一世夺取了卡拉曼城,成为了统治者。具伊本.白图泰的记录,易卜拉欣一世从马穆鲁克王朝那儿获得了一些支援。但是穆萨也并没有被杀死,他大概仍控制着公国南部的部分地区。
易卜拉欣一世的位置坐得也不安稳。到1332年,他的兄弟哈利勒(Halil)和他瓜分了国土,共同支配着国家。看来,似乎又发生了内战,而且易卜拉欣一世搞不定对方,只得妥协。哈利勒在位期间并没有继续进行征战。这位君主对于兴建土木倒更有兴趣,在埃尔梅内克兴建了不少清真寺。1340年,他死后,易卜拉欣又大体上能支配全国了。易卜拉欣的死亡年份不是很确切,大概死于1343年以后。其子艾哈迈德继承了王位,统治了不长的时期,于1350年死于同蒙古人的战斗。艾哈迈德的弟弟舍姆赛丁继位。他的统治更短,1352年就死了。具信是被兄弟毒杀的。
经历了相当动荡混乱的一段岁月后,穆萨被请回了卡拉曼城,再次成为国君。此时距他败逃出卡拉曼已过去近四十年了。穆萨又统治了没几年,便于1356年去世了。
这个时期,卡拉曼公国统治不稳,内部长期分裂。所幸从外部环境看,统一强大的伊儿汗国已经瓦解了,虽然其残支丘拜尼王朝(即朱潘家族)威胁过卡拉曼,但早年屡次被蒙古人攻入腹地,贝伊被杀的情况再也没有发生。因此,卡拉曼公国成功地挺了过来。来自东面的巨大压力终于不复存在了。
此外,卡拉曼公国还是没能完全巩固在科尼亚的统治。除了被朱潘攻陷过一次外,还被朱潘的儿子铁木耳塔什攻陷过一次。不过,前文已经提到过,铁木耳塔什后来失势逃亡,命丧埃及了。他的一个有畏兀儿血统的部属艾里特纳接管了东安纳托利亚,这样就形成了艾里特纳公国。1335年,统一的伊儿汗国瓦解了。此后,卡拉曼巩固了对科尼亚的统治,此城也成了它的重要首都之一。
易卜拉欣一世在位时期,伊本.白图泰造访过卡拉曼公国。当时,科尼亚处在易卜拉欣治下。其“街市极宽”,依稀可见罗姆苏丹国首都的风采。白图泰还在拉伦德(即卡拉曼)见到过易卜拉欣一世本人。
1356年,苏莱曼继位。他是穆萨的侄子,哈利勒的儿子。穆萨在位时,他被任命为埃尔梅内克的行政长官。而他自己继位后,则任命阿拉丁.阿里为埃尔梅内克的长官。他对这个兄弟十分倚重。阿拉丁.阿里总是对外征战的一把手。后来,阿里打败了卡拉曼公国的一个敌对联盟。这些人怀恨在心,与艾里特纳公国方面勾结以对付苏莱曼。1361年,苏莱曼意外中伏被杀。阿拉丁.阿里即位成为了贝伊,他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将是奥斯曼帝国的死敌。
奥尔汗时期,奥斯曼帝国的势力已伸至安卡拉。到了穆拉德一世时期,奥斯曼帝国与卡拉曼公国间将发生真正的冲突和交集。
阿拉丁.阿里继位以后,卡拉曼公国国力有所重振,图谋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他对西面的哈米特公国、格尔米扬公国,东面的艾里特纳公国都展开攻势。
而在巴尔干,穆拉德一世正不断地扩展着奥斯曼的版图。1363年,他将埃迪尔内(原亚德里亚堡)定为首都。
奥斯曼帝国在巴尔干半岛的势力正在迅速扩大,看起来没有什么国家能阻挡住它。实际上,奥斯曼帝国真正面临的麻烦来自东面的安纳托利亚腹地。地处小亚西北的马尔马拉海畔一方面使奥斯曼成为了对欧洲发动圣战的桥头堡,也使它始终需要两线作战。从它还是一个小贝伊国到成为一个大帝国的岁月里,这个麻烦始终困扰着它。在西面,它与基督教世界拼杀,在东面,它与其他回教国家作战。而穆拉德一世显然已经饱受困扰了。
在小亚细亚,活跃在反奥斯曼战线一线的无疑就是卡拉曼公国了。实际上,我们可以将这两个国家进行一下对比。这两个政权原先都是罗姆苏丹国的边境封臣。但是,奥斯曼早早地入侵了欧洲,吸收了许多新的元素。它摒弃了突厥国家的游牧习气,在许多方面利用了原先拜占庭帝国的框架。而且,它越打越大,越战越强,对控制力的渴望越来越强。塞尔柱帝国和伊儿汗国都土崩瓦解了,西亚地区在游牧习气的侵袭下屡次崩溃,长期无秩序。奥斯曼帝国就试图重建秩序,尽管我认为其统治仍是相当简单粗暴的。而卡拉曼公国的地盘主要就是原先罗姆苏丹国的核心地区。它的游牧传统更顽固,是那种典型的散漫的土库曼公国。它不愿看到奥斯曼帝国的强大。
奥斯曼与卡拉曼互相指责对方。卡拉曼称奥斯曼在小亚细亚扩展势力,对穆斯林同胞动刀子。而奥斯曼则指责卡拉曼总是在背后搞破坏、捅刀子,破坏了伊斯兰世界在欧洲的圣战大计。尽管如此,双方在表面上仍然要缓和一下矛盾。1378年,穆拉德一世将自己的女儿内菲丝.哈通(Nefise Hatun)嫁给了阿拉丁.阿里,以维持小亚局势的安定。
穆拉德一世仍不放心。为了遏制卡拉曼,防止其插足小亚西部地区,他迫使格尔米扬公国与哈米特公国交出了东部的大片领土。这两个小国退缩到了西部地区,东部领土被奥斯曼直接管辖。这样一来,卡拉曼与它们就不接壤了。这一次,阿拉丁.阿里受到了严厉的警告,穆拉德一世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要有浑水摸鱼的妄想。
到了1381年左右,艾里特纳公国发生了政变,大维齐尔卡迪.布尔汉丁尼(Kadi Burhanettin)上位成功。阿拉丁.阿里曾试图攻击他,但入侵行动没有成功。不管怎么说,奥斯曼是这些土库曼公国的共同敌人,它们之间没有过多纠缠不清。
不过,我们不要忘了,小亚细亚的局势总是在受到来自东方的不确定因素的影响。自从1071年以来,东安纳托利亚始终呈现敞开的姿态,受到来自东方的冲击。1380年代,帖木儿在伊朗高原大肆扩张。大规模的残酷战争再次引发了土库曼游牧民向西的迁徙浪潮。穆拉德一世借此大赚一笔。这些来到西方的新边疆冒险的土库曼人为奥斯曼帝国提供了许多新的兵源。这些人加入“圣战”,谋求在欧洲掳掠的机遇。欧洲人的压力越来越大了。狡诈的意大利诸国便鼓励卡拉曼在奥斯曼背后捅刀子。自从9世纪萨拉森海盗侵袭以来,这些商业共和国的秉性便始终如此,从不拒绝与敌对的穆斯林世界进行合作,不管是为了对付基督教领国还是伊斯兰帝国。
阿拉丁.阿里没有忍住,果断在背后对奥斯曼帝国下手了。他入侵了原属哈米特公国的地区,攻克了贝伊谢希尔。穆拉德一世赶紧打断在欧洲的战事,来到小亚对付卡拉曼人。对于这种在亚洲的战事,穆拉德一世十分谨慎。他充分利用了在欧陆征战中发展起来的附庸国军队,因为使用土库曼穆斯林对付卡拉曼公国会十分冒险。土库曼人可能会拒绝打其他的土库曼人。
穆拉德一世已经初步发展起了训练有素的新式军队,并装备了火器。他率军长驱直入,直抵科尼亚附近。结果,阿拉丁.阿里在这里被土耳其新军打败。散漫的土库曼游牧骑兵更本无法取得胜利。奥斯曼的军事成果在此初步得到了检验,此后在巴尔干,欧洲人将为此吃更多苦头。穆拉德一世的军队还南下插入泰凯公国的地盘,直到地中海,夺取了出海口。这将极大地便利奥斯曼军队自海陆来小亚征战。
阿拉丁.阿里的妻子内菲丝试图进行斡旋。最后,穆拉德一世满足于收回他在原哈米特公国地区的领地,没有进一步宰割卡拉曼公国。显然,全面夺取小亚的时机还远未到来。穆拉德一世返回欧洲,继续与基督教世界开战。1389年,他在科索沃战役中意外身死,其子巴耶济德一世即位。此人对小亚细亚的野心更为巨大。卡拉曼与奥斯曼新的冲突也就不可避免。
穆拉德一世死后,不安分的阿拉丁.阿里又一次入侵了奥斯曼帝国的领土。不过,新继位的巴耶济德一世很快稳定了局势。他于1390年来到小亚细亚,决心再度教训这些土库曼小国。阿拉丁.阿里当然知道自己实力不如奥斯曼帝国。但是,奥斯曼帝国确实胃口巨大,既在欧洲发动圣战,也在亚洲以惩罚捣乱圣战者的名义蚕食其他突厥区域。卡拉曼公国竭力想要维持传统的涣散的突厥统治模式,不想被奥斯曼统治。而且,阿拉丁.阿里手里有科尼亚,他的核心统治区就是原来罗姆苏丹国的核心区域。因此,阿拉丁.阿里也宣称他才是真正的突厥正统继承人。其实,我认为他的底气是很不足的。其目的只是号召其他土库曼小国共同阻挠奥斯曼的扩张进程,竭力维持现状,毕竟大家都想维持自己的一小块地盘。
而巴耶济德一世也在继续证明自己对穆斯林发动战争的合法性,即这是为了惩罚圣战的破坏者。不过,巴耶济德在1390年的军事行动中还是使用了塞尔维亚和拜占庭附庸的军队。结果,他成功击败了卡拉曼和小亚西部诸国的联军。前面已经提到过,许多小国就此覆灭了(虽然1402年后复活过)。巴耶济德的动作很大,这令另一个小亚小强卡迪布尔汗尼丁政权也十分慌张。卡拉曼与该政权也结成了联盟以对抗奥斯曼人。
1391年,巴耶济德一世接受了对方的求和要求。虽然他的实力足够强大,但还没到能和小亚细亚的所有土库曼人撕破脸皮的地步。毕竟奥斯曼帝国仍然需要吸引土库曼战士加入欧洲的征服当中。不过,到此为止,小亚的中西部地区差不多都落入奥斯曼之手了。卡拉曼等国则继续在小亚东部竭力保全自己,并时不时给奥斯曼帝国制造着麻烦。
小亚细亚极不稳定的局势另巴耶济德一世无法安生。此后的几年,卡迪布尔汗丁尼屡次挑衅着他的权威,威胁着奥斯曼帝国的东部边境。该政权地处小亚东部的中央高原,正处在游牧民族向西推进的通道上。巴耶济德一世对国际局势还是了解的。早在1386年,跛子帖木儿已经造访过东安纳托利亚和高加索,造成了巨大破坏。苏丹很清楚东方的蒙古-突厥军队的可怕威力。自从1071年以来,东安纳托利亚始终处于一种敞开的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东方的游牧民就会涌入此地。罗姆苏丹国在处理这个问题时很不成功,最后瘫掉了。奥斯曼人已经建立了一个定居帝国,显然不会容忍这种破坏再次降临。1393-1394年间,卡迪布尔汗丁尼过于猖狂,遭到了奥斯曼帝国的打击。此时,帖木儿造访了西亚地区,吸引了许多土库曼王公加入。他成功地在伊拉克北部和小亚边缘地区发动了一些攻势。卡拉曼和卡迪布尔汗丁尼对于帖木儿的到来都十分重视,渴望获得其庇护。土库曼王公很清楚,凭他们自己是干不过奥斯曼的。实际上,卡拉曼不仅畏惧奥斯曼帝国,也忌惮卡迪布尔汗丁尼。这个政权毕竟承袭自小亚的蒙古地方政权,与卡拉曼公国存在着地区争端。然而,帖木儿虽然不愿看到奥斯曼帝国的强大,但此时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入侵印度上,所以此后几年来自东方的庇护并未真正降临。此后,卡拉曼和卡迪布尔汉丁尼倒打了起来,但是阿拉丁.阿里的军事行动没能取得成功。
由于帖木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印度,小亚细亚东部的紧张局势暂时得到了缓解。巴耶济德一世再度杀回欧洲。1395年,他围攻了君士坦丁堡。1396年,欧洲组织地十字军在尼科堡遭奥斯曼军痛击。1396-1397年,奥斯曼军队又围攻了君士坦丁堡。此时,在巴耶济德的麾下有大量的土库曼贵族与基督徒幕僚。土库曼贵族们渴望继续深入欧陆,而基督徒幕僚则劝说巴耶济德一世解决小亚细亚地区的后顾之忧。此时,卡拉曼公国又开始在奥斯曼帝国的背后搞小动作了。巴耶济德一世下定决心彻底荡平这些惹人厌的割据者。
当巴耶济德一世在欧洲时,阿拉丁.阿里又决心夺回失地。他率军攻入了安卡拉,并向奥斯曼的亚洲旧都布尔萨开进。巴耶济德一世坐不住了,他组织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来到小亚,向科尼亚大举开进。阿拉丁.阿里慌了,试图求和。但是,巴耶济德打算荡平卡拉曼公国。1397年,他在阿克恰伊(Aksay)平原之战中击溃了阿拉丁.阿里的军队。1398年,阿拉丁.阿里被巴耶济德一世处死。卡拉曼公国的重要地区如卡拉曼、科尼亚等都被巴耶济德一世占据。巴耶济德一世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东挺进。卡迪布尔汗丁尼国此时也一团混乱,无法抵御奥斯曼帝国。该政权的贵族们拜服在巴耶济德一世脚下,以抵御东部白羊王朝的威胁。奥斯曼人的势力就这样伸到了小亚的东部边疆。如果没有帖木儿的到来,很多事情的进展就真的很难说了。无论如何,此时的卡拉曼公国已经成了巴耶济德一世的掌中之物。
当巴耶济德一世的军队兵临城下之时,阿拉丁.阿里的两个儿子:穆罕默德和本吉.阿里知道大势已去了。他们选择了投降。巴耶济德一世便将这两个卡拉曼王子囚禁在奥斯曼帝国的老都城布尔萨。
然而时局变得太快了。到了1402年,巴耶济德一世本人被终于抵临小亚的帖木儿打得大败,成了阶下囚。奥斯曼在小亚地区的统治土崩瓦解了。帖木儿在小亚滞留了八个月的时间,期间他的军队在小亚各地大肆杀掠。布尔萨也被攻入,穆罕默德和本吉.阿里成功逃了出来。
穆罕默德得到了帖木儿的大力扶持。新建立的卡拉曼公国版图颇大,甚至可以说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兴盛期。成功复国的穆罕默德也就成为了卡拉曼公国的穆罕默德二世。此时,穆罕默德二世成为了一个包含三分之一安纳托利亚的国家的首领,其领土包括格尔米扬和哈密特的东部以及一些城镇,诸如开塞利、伊斯帕尔塔、安塔利亚和阿莱耶,以及先前卡拉曼的土地。帖木儿有意识地把卡拉曼公国作为遏制奥斯曼的工具,宣称卡拉曼君主穆罕默德二世为“这些争议地区的埃米尔“,是小亚细亚的宗主。
在奥斯曼帝国大空位时期,穆罕默德二世的日子比较好过,还野心勃勃地向西扩张,甚至拿下了格尔米扬的都城屈塔西亚。但是总的来说,小亚的土库曼公国都没有很好的利用这段混乱时期来打击奥斯曼帝国。1413年,穆罕默德一世重建奥斯曼帝国,这个强大的敌人复活了。
穆罕默德一世恢复了原有的加齐传统,清除了巴耶济德一世时期愈发浓厚的基督教和拜占庭因素。他决心利用帖木儿入侵带来的大量游牧部落,让这些人去欧洲发动圣战。然而,即使奥斯曼重新强调了突厥传统,它还是不可避免地要和小亚的各个国家发生冲突。卡拉曼公国就总是以罗姆苏丹正统继承者自居。其他国家也时常蠢蠢欲动。因此,惩罚性的打击是很有必要的。1414年和1415年,卡拉曼公国两次遭到奥斯曼帝国的闪电袭击。穆罕默德二世再度失去了格尔米扬和哈密特地区的领土。
无论如何,在战败之后,穆罕默德二世与奥斯曼人暂时达成了和解。他在其他战线上也试图拓展势力。穆罕默德二世与奇里乞亚地区的拉玛赞公国(Ramadanids)结成联盟,并对东边的杜尔卡迪尔公国( Dulkadirids)用兵。杜尔卡迪尔公国是马穆鲁克王朝的北部边疆附庸。穆罕默德二世的军事行动招来了马穆鲁克大军。1420年,他和马穆鲁克军在开塞利附近大战,结果战败被俘抓往开罗。
穆罕默德二世的被俘给了他弟弟上位的机会。本吉.阿里(Bengi Ali)当初和穆罕默德一同逃离布尔萨,回到了故土。但是,穆罕默德二世掌握了大权。本吉.阿里倒也有一小块地盘。他掌控着尼代(Niğde)地区。虽然本吉.阿里也是穆罕默德二世的封臣,但是实际上他独立地行使着自己的权力。不过,他最终还是无法与穆罕默德二世抗衡。可能他早有夺权的野心,又或者穆罕默德二世要剪除潜在危险,1415年,本吉.阿里逃往埃及马穆鲁克朝避难了。
现在,穆罕默德二世被马穆鲁克捉住了。埃及的苏丹于是把本吉.阿里放了回去,让他去执掌卡拉曼公国,可能想把卡拉曼公国也变成埃及的附庸。本吉.阿里率部杀回国内,夺取了大部分领地,但最大的城市科尼亚没打下来。
本吉.阿里的好运没持续太久。1421年,也就是刚过一年,马穆鲁克王朝新任苏丹继位,释放了穆罕默德二世。穆罕默德二世回到了国内。本吉.阿里龟缩回了尼代地区。穆罕默德二世也没有彻底消灭他的弟弟。卡拉曼公国又恢复了1420年前的格局。
这一年,奥斯曼的穆罕默德一世猝死了。新继位的穆拉德二世面临着复杂的阴谋和叛乱局面。于是,穆罕默德二世重启了卡拉曼-奥斯曼战争。穆罕默德一世在最后的岁月里夺取了地中海岸的泰凯公国地区,拿下了安塔利亚。穆罕默德二世决心要夺回安塔利亚。他确信受困于国内局势的穆拉德二世没法前来支援。可笑的是,穆罕默德二世完全高估了己方的实力。奥斯曼的安塔利亚守将仅凭守将变阻滞了卡拉曼军队。穆罕默德二世本人也在战役中被杀死了。
随着穆罕默德二世的死亡,本吉.阿里再次成功夺权。可是,他的这次统治又没维持多久。1424年,得到奥斯曼帝国扶持的易卜拉欣二世,也就是穆罕默德二世之子,杀了回来。本吉.阿里又一次退位了。不过,易卜拉欣二世选择了与他的叔叔和平相处。他给了本吉.阿里一块伊克塔领地。
(注:斯坦福.肖《奥斯曼帝国》的相关内容让人费解。里面提到穆罕默德贝伊死于安塔利亚攻城战。但是又提及穆拉德二世又扶持穆罕默德贝伊继位。易卜拉欣二世的继位年份被推到了1426年。时间问题且不说,穆罕默德二世怎么又死又活的?不知道是原著时间轴安排不当还是翻译很水。当然,网络资源也不怎么可靠,所以大家大致看看吧。)
无论如何,到穆拉德二世时期,奥斯曼人已经完全掌控了小亚地区的主动权。西部小国均被吞并。卡拉曼等国只能俯首称臣。但是,奥斯曼帝国还是没有对这些公国动手。东方的帖木儿帝国君主沙哈鲁宣称他对伊儿汗和罗姆苏丹的领土有继承权。为了避免一次新的东方游牧民族洪流,穆拉德二世没有冒失地向小亚东部下手。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易卜拉欣二世是穆罕默德二世的儿子。在奥斯曼方面的扶持下,他推翻了叔叔本吉.阿里成为了贝伊。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易卜拉欣二世会乖乖地当奥斯曼的傀儡。事实上,他蠢蠢欲动,继续着对抗奥斯曼的政策。易卜拉欣二世秘密地与欧洲的匈牙利王国结盟以对付奥斯曼。当穆拉德二世在欧洲征战时,易卜拉欣二世乘机夺取了贝伊谢希尔。然而,1433年穆拉德二世率军来到小亚细亚,易卜拉欣被迫于1435年寻求和平。但和平没维持太久。易卜拉欣二世又一次挑衅奥斯曼帝国,包围了阿马西亚城。但穆拉德二世施展了外交手段,挑拨卡拉曼东边的杜尔卡迪尔公国攻取了开塞利,又挑拨易卜拉欣的兄弟伊萨(İsa)攻取了阿克谢希尔。内外交困的易卜拉欣二世被迫于1437年撤围。之后的几年里,卡拉曼与奥斯曼之间相安无事。
1444年,在匈牙利国王的号召下,一支十字军被组织了起来。穆拉德二世率军在欧洲展开大战。看到机会的易卜拉欣二世入侵劫掠了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像安卡拉、屈塔西亚这些重要地区都受到了袭击。此时,奥斯曼在欧洲已经占有的领土也发生了叛乱,国库空虚,发不出军饷。穆拉德二世面临重重压力,他清楚自己不可能同时对抗所有对手。于是,1444年6月12日,他选择与欧洲方面签订合约。之后,他回到安纳托利亚迫使易卜拉欣二世再度屈服。内外交困的穆拉德二世在1444年一度退位,后来在1446年再度登基。1451年,他死去,其子穆罕默德二世登基。易卜拉欣二世此后由于威尼斯结成过联盟,但他在此后的岁月里再也没有挑衅奥斯曼帝国。
除了与奥斯曼对抗外,卡拉曼也与小亚东部的其他小公国及马穆鲁克朝对抗。这些政权许多还是马穆鲁克朝的北方附庸。当初,易卜拉欣二世的兄弟伊萨作乱时,不仅得到过奥斯曼的支持,还得到过马穆鲁克朝的支持。随着易卜拉欣二世试图在奇里乞亚地区大举拓展势力,马穆鲁克朝与卡拉曼的矛盾激化了。1448年,易卜拉欣二世夺取了塞浦路斯王国在奇里乞亚海岸的一个城堡据点。这使得卡拉曼公国在奇里乞亚形式大好,几乎拿下了整个奇里乞亚。这是马穆鲁克所不能容忍的。1456年,马穆鲁克朝联合它的附庸拉玛赞公国打败了易卜拉欣二世。易卜拉欣二世征服整个奇里乞亚的美梦也就破灭了。
在易卜拉欣二世的晚年,他的儿子们开始为继承权争斗起来。易卜拉欣确信的继承人是伊沙克( İshak)。伊沙克当时是锡利夫凯(Silifke)地方的长官。但是另一个小儿子毕尔.艾哈迈德(Pir Ahmet)急不可耐,图谋夺位了。他在科尼亚宣称自己才是卡拉曼贝伊。易卜拉欣二世仓皇出逃。1464年,他死于公国西部的一个小城。
此时,东罗马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了。奥斯曼帝国正在欧亚各地肆意扩张。卡拉曼公国的独立岁月马上就要结束了。
1464年,毕尔.艾哈迈德在科尼亚自称贝伊。此时,合法的继承人伊沙克还在锡利夫凯。伊沙克虽然是合法的继承人,然而形式对他并不乐观。他的母亲不是正室,而他的兄弟此时盘踞着贝伊国的首都。卡拉曼公国实际上被撕裂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伊沙克寻求东方白羊王朝统治者乌尊.哈桑的帮助。借助白羊王朝的力量,他成功地夺得了贝伊之位。但是,伊沙克在宝座上没能待太久。毕尔.艾哈迈德取得了奥斯曼帝国如日中天的穆罕默德二世的帮助。当然,这是已献出部分公国领土为代价的。结果,毕尔.艾哈迈德成功地在达格帕扎里(Dağpazarı)战役中击败了伊沙克。1465年,伊沙克就失去了王位。但他没有死,而是退回到了锡利夫凯继续当地方王公。
毕尔.艾哈迈德重新登位后,很快就反悔了,趁着穆罕默德二世在西方征战时夺回了割走的领地。1466年,穆罕默德二世率军进攻卡拉曼公国,将卡拉曼、科尼亚等悉数攻陷。毕尔.艾哈迈德狼狈地逃往公国东部边境。此后的几年,奥斯曼帝国的维齐尔格迪克.艾哈迈德.帕夏(Gedik Ahmed Pasha)率军拿下了卡拉曼公国东部的剩余领土。到1471年,卡拉曼公国全境实际上都被占领了。
在这样的窘境下,毕尔.艾哈迈德和他的兄弟( Kasım )只能选择向东逃往。他们投奔了白羊王朝的乌尊.哈桑。
尽管1402年帖木儿来到小亚时,白羊部族的卡拉.奥斯曼已经崛起了,但是他的孙子乌尊.哈桑才是真正的王朝建立者。1467-1468年,乌尊.哈桑连续击破黑羊王朝和帖木儿帝国,势力南达波斯湾,东及呼罗珊。但是,奥斯曼帝国不断东扩,令白羊王朝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乌尊.哈桑当然要联合残余的卡拉曼势力对抗奥斯曼帝国。白羊王朝的军队大肆入侵小亚,进行劫掠破坏。而卡拉曼的毕尔.艾哈迈德也图谋恢复公国。乌尊.哈桑自认为是伊儿汗国的继承者。而穆罕默德二世为了进行舆论宣传,也不断命人编制传说,将自己的帝国追溯到乌古斯时期。由于白羊王朝在这个时期实力不俗,欧洲人认为它是一个潜在的反奥斯曼盟友。1472年,乌尊.哈桑与威尼斯共和国达成了联盟协议。根据协议,威尼斯共和国的一支舰队将在1472年下半年运送大批武器资助哈桑。届时他们也会在爱琴海打响战争。但是这个承诺始终没有兑现。
1473年8月,奥斯曼和白羊的大军在小亚东部埃尔祖鲁姆附近的平原上对峙。8月11日, 奥特鲁克贝利战役(Battle of Otlukbeli)打响了。白羊王朝是典型的土库曼游牧国家,其主力是传统的土库曼轻骑兵。而远道而来的穆罕默德二世军队却装备了最新的火枪与火炮,训练有素。结果,仅仅一天的时间,乌尊.哈桑就完败于奥斯曼人。8月24日,双方签订了和约,乌尊.哈桑退到了阿塞拜疆,而奥斯曼帝国终于征服了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小亚地区。这一战也击碎了很多土库曼小国的复国梦想。乌尊.哈桑不是帖木儿,奥斯曼帝国也比七十年前强了很多倍。
至于毕尔.艾哈迈德吗?虽然一度借白羊王朝之力重新入主卡拉曼,但是随着乌尊.哈桑的失败,他只能再度逃往东方。尽管他仍然图谋复国,但是其家人都已被奥斯曼的格迪克.艾哈迈德.帕夏转移到君士坦丁堡去了。沮丧失望的毕尔.艾哈迈德只能靠着白羊王朝在巴依布尔特( Bayburt)的封地苟活,1474年便死去了。
毕尔.艾哈迈德的兄弟卡西姆继续进行着徒劳的抗争。1475年,他也不敌艾哈迈德帕夏,只能投降奥斯曼帝国。1481年,穆罕默德二世暴死。奥斯曼帝国内部发生了激烈的王位之争。此时,他的一个儿子杰姆(Cem)在小亚细亚担任卡拉曼总督。而另一个儿子巴耶济德在小亚的另一个地方担任阿马西亚总督。两人于君士坦丁堡的距离几乎相等。杰姆受到传统土耳其贵族们的支持。而德米舍梅们支持巴耶济德。在近卫军的支持下,巴耶济德成功入主都城,成为巴耶济德二世苏丹。大为不满的杰姆也在小亚细亚加冕为苏丹,并企图平分帝国。卡西姆看到了机会,参与到叛乱中。但是1481年6月20日,杰姆苏丹就被格迪克.艾哈迈德.帕夏打败了。但在卡西姆等人的帮助下,他成功逃亡到了马穆鲁克朝。1482年4月,他在叙利亚的阿勒颇又组织了一支军队。不少图谋复国的小亚贝伊和封建主们都加入了杰姆阵营。杰姆率军杀回小亚。6月份,他推进到了安卡拉。但是,此时杰姆感到胜利无望,直接逃到了爱琴海的罗得岛,寻求骑士团的庇护。
卡西姆的复国梦想彻底破灭了。最后,他平静地接受了现实,宣布投降,放弃卡拉曼公国的一切权利。作为回报,巴耶济德二世任命他为厄切尔(İçel)总督(今属梅尔辛省,在奇里乞亚地区,其实离卡西姆的老窝卡拉曼也不远)。至此,卡西姆被吸纳进了奥斯曼帝国的政治系统。他最后于1493年去世。
似乎卡拉曼公国作为某种附庸仍然存在了一段时间。但是我没有了解到任何卡西姆以后的贝伊的信息。无论如何,大约1487年,这个公国作为一个实体被粉碎了。奥斯曼帝国无论如何不希望这些土库曼国家再次复活。虽然白羊王朝已经瓦解,但是马穆鲁克人仍在奇里乞亚与叙利亚蠢蠢欲动。卡拉曼公国存在时间很长,长期困扰奥斯曼人。为了防止此地死灰复燃,奥斯曼帝国实行大规模的强制人口迁移政策,几乎把当地人换了一遍。许多人被迁往小亚的其他地区,甚至是巴尔干地区,也有部族被迁往了阿塞拜疆地区。总之,卡拉曼公国至此被连根拔起,不复存在。小亚地区的公国被悉数消灭。此后,奥斯曼要直面的就是马穆鲁克、 萨菲朝这些地区强权了。
卡拉曼王表(仅供参考)
努尔.索非(?-1257)
卡拉曼(1257-1261)
穆罕默德一世(1261-1277)
居内里(1277-1300)
马哈茂德(1300-1312)
穆萨(1312-1318)
易卜拉欣一世(1318-1343?) 哈利勒(1332-1340)
艾哈迈德(1343?-1350)
舍姆赛丁(1350-1352)
穆萨(第二次)(1352-1356)
苏莱曼(1356-1361)
阿拉丁.阿里(1361-1398)
穆罕默德二世(1398-1399,1402-1420)
本吉.阿里(1420-1421)
穆罕默德二世(1421-1423)
本吉.阿里(1423-1424)
易卜拉欣二世(1424-1464)
伊沙克(1464-1465)
毕尔.艾哈迈德(1465-1474)(长期流亡)
卡西姆(1474-1475,1481-1482)
总算勉强把卡拉曼搞完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拉玛赞公国(Ramadanids)
拉玛赞公国建立于奇里乞亚地区。可以说,它是马穆鲁克王朝及土库曼部落征服奇里乞亚的直接产物,是建立在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的废墟上的。马穆鲁克朝对于土库曼游牧民的吸纳很早就开始了。其苏丹在黎凡特地区广泛安置这些人以对抗十字军国家及蒙古人,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但同时也严重破坏了黎凡特地区。
14世纪中叶,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的处境越来越险恶。同时随着伊儿汗国中央权力的崩溃,小亚的土库曼部落越发自主地活动。他们贪婪地侵吞每一块附近的异教领地。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人区域无疑是这些游牧民延展的绝佳目标。而马穆鲁克朝也不断北侵,使小亚美尼亚王国愈发虚弱。在马穆鲁克军队的打击下,到1360年,阿达纳(Adana)和塔尔索(Tarsus)等重要城市都被回教徒夺取。亚美尼亚的地盘已经很小了。在这个过程中,土库曼首领拉玛赞(Ramazan)贝伊展露头角,建立了政权。拉玛赞据称属于乌古斯突厥的Yuregir部落。他最初建都于内陆腹地的埃尔比斯坦(Elbistan )。但是后来此地被拉玛赞公国的邻居杜尔卡迪尔公国夺取,拉玛赞公国只得迁都南方的阿达纳。
1375年,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王国灭亡。那里成了拉玛赞统治的核心地区。拉玛赞贝伊死后,他的儿子易卜拉欣继位。易卜拉欣与卡拉曼公国的阿拉丁.阿里结成过联盟,以对抗马穆鲁克朝在奇里乞亚的野心。马穆鲁克朝方面为此派出大军前来进攻。结果,易卜拉欣竟然率军在塔尔索的地区的贝伦(Belen)大败马穆鲁克军队。就连他们的指挥官特穆尔(Temur)贝伊也被俘获了。但是此后马穆鲁克的阿勒颇埃米尔耶尔伯格(Yilboga)再次进犯,并攻取了米西斯城堡(Misis Castle)。
由于拉玛赞公国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所以到了15世纪它在奥斯曼-马穆鲁克关系中具有重要地位。拉玛赞公国最终还是无法逃脱马穆鲁克人的影响。它成为了马穆鲁克的北部边境缓冲国。1516年,奥斯曼的塞利姆一世大败马穆鲁克军,很快摧枯拉朽般地拿下了这个王朝。拉玛赞公国自然只能臣服于奥斯曼帝国。不过奥斯曼帝国并没有拆散这个国家。拉玛赞作为一个附庸国一直存在到1608年。
阿莱耶(Alaiye)
即现今土耳其南部港市阿拉尼亚(Alanya)。阿莱耶是中古时期塞尔柱人对它的称呼。在小亚细亚那个公国林立的年代,阿莱耶作为一个半独立的小势力维持了挺长的时间。
此地早年是奇里乞亚亚美尼亚的领地。但是强势的罗姆苏丹凯库巴德一世在位时期夺取了这座城市,并将其经营成重要的堡垒。不过,罗姆苏丹国被蒙古人打垮后,难以在控制边远地区,阿莱耶便取得了半独立地位。
起初,阿莱耶并没有被其他土库曼公国染指。13世纪时,卡拉曼公国的触手还没伸得那么远,反倒是塞浦路斯国王试图攻略小亚沿海。1291年阿克之战后,耶路撒冷的亨利二世成了虚设的耶路撒冷国王,但仍是塞浦路斯国王。他仍然想在中东沿海发动反攻,但是他对阿莱耶的进攻没有成功。但是1293年,卡拉曼公国的军队就出现了。卡拉曼公国控制了这座城市,但是统治并不牢固。得到卡拉曼等广大土库曼人承认的罗姆苏丹凯库巴德三世曾经把这里作为首都。14世纪时,塞浦路斯王国又进攻过这里。哈米特公国也曾控制过此地。后来,卡拉曼又掌控了阿莱耶。但是由此可以看出,谁也没有有效统治过阿莱耶,因此,阿莱耶事实上长期维持着半独立的地位。
1427年,卡拉曼的易卜拉欣二世以5000金币(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价格将阿莱耶城转让给了马穆鲁克苏丹巴尔斯贝(Barsbay)。1471年,奥斯曼帝国基本征服小亚,阿莱耶也被并入了奥斯曼版图。
总得来说,在大多数时间里,阿莱耶可以算是卡拉曼公国的一个附庸。此地的地方统治者算是卡拉曼贝伊的封臣。
艾里特纳公国(Eretnids)
该公国位于卡拉曼公国的东边,也是小亚细亚较大的一个土库曼政权。不过,它实际上是伊儿汗国小亚行政区的政治遗产。艾里特纳公国公国据有小亚腹地的广大地区,像开塞利、锡瓦斯、阿马西亚这些小亚东部的重要城市都在其统治之下。
原先伊儿汗国的楚班家族掌管着这一地区。但是前面已经谈到过,楚班之子铁木耳塔什图谋与马穆鲁克朝勾结,最终被迫于1327年逃亡埃及,死在那里。伊儿汗不赛因便任命了一个新的总督:艾里特纳( Eretna)。
艾里特纳有畏兀儿血统。他统治小亚东部内陆时,伊儿汗国已经摇摇欲坠了。1335年,不赛因死去,没有后嗣,伊儿汗国内部一团混战,统一政权全面瓦解。这样一来,艾里特纳的地盘实际上就成了独立的公国。此时的中东地区最为咄咄逼人的仍然是马穆鲁克朝。它的势力范围能向北伸到小亚的南部与东部。艾里特纳为了维护统治便选择将自己置于马穆鲁克朝的庇护下。据信,这位统治者会说阿拉伯语,是个学者。
但是艾里特纳死后,公国面临的形势日趋恶化。14世纪中叶,西面的奥斯曼开始向小亚腹地初试锋芒。而在东面,更大的土库曼人势力如白羊王朝日益威胁公国的安全。艾里特纳公国与卡拉曼公国的关系也不怎么好。大约1381年,末任统治者穆罕默德二世被公国的维齐尔卡迪布尔汗丁尼废黜。史学家一般将其视为一次改朝换代。通常将之后的政权称为卡迪布尔汗丁尼公国。实际上,这两者是一脉相承的。
卡迪布尔汗丁尼公国(Kadi Burhan al-Din)
卡迪布尔汗丁尼原先是艾里特纳公国的维齐尔和阿塔贝格(Atabeg)。(注:阿塔在突厥语中意为父亲或祖先,而贝格即是首领。二者合一意为国务行政长官。塞尔柱帝国时期,不少阿塔贝格位高权重。不过这种职位广泛存在于中东各地,含义不尽相同。)回历783年(约1381/1382年),卡迪布尔汗丁尼废黜艾里特纳朝君主而自立。
卡迪布尔汗丁尼试图将自己的血统同罗姆苏丹国联系在一起。据称他的祖母是罗姆苏丹凯考斯二世的孙女。公国统治的地区是原先罗姆苏丹国的核心区之一(另一个核心区在卡拉曼公国)。虽然境内有大量蒙古人、土库曼人游牧民,但也有那么一些城市中心。因此,艾里特纳公国虽然也是个土库曼国家,但相对其他一些土库曼政权定居性还是强一些,统治更加完善,更像原来的罗姆苏丹国。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
卡迪布尔汗丁尼的统治一刻也不安宁。14世纪的小亚乃至中东势力众多,战争不断。公国面对着来自不同方向的威胁。在西面,他与其他的土库曼贝伊交战。如卡拉曼公国、坎达尔公国。而在1387年,卡迪布尔汗丁尼还被马穆鲁克军队击败。1391年,巴耶济德一世在小亚征战时也与他发生冲突,不过奥斯曼人没有灭掉他。1398年,卡迪布尔汗丁尼死于东面的劲敌白羊王朝之手。他的儿子泽恩阿尔阿比丁(Zayn al-‘Abidin)继位,但是只统治了很短的统治时间。1399年,政权就覆灭了。卡迪布尔汗丁尼的陵墓位于锡瓦斯。
卡迪布尔汗丁尼是一个出色的诗人,主要用波斯语写作,这在当时的有文化的突厥人当中是普遍的现象。波斯语是当时中东最高雅的文学语言。卡迪布尔汗丁尼有一个好友名叫阿齐兹.伊本.阿尔达希尔.阿斯塔巴迪(Aziz ibn Ardashir Astarbadi)。他用波斯语写成了一部卡迪布尔汗丁尼的统治史------《巴祖姆乌拉祖姆》(Bazm-u Razm)。该古代文献在1928年由土耳其学者穆罕默德.福阿德.柯普吕律扎德(M. F. Köprülüzade)整理出版。有意思的是,日本学者今泽浩二在研究奥斯曼帝国历史时使用过这份史料,写了《アンカラ会戦前史 : 十四世纪末のアナトリアをめぐる诸情势 》(Early Relations between Bayezid the Thunderbolt and Timur : As Seen from an Anatolian Source, Bazm u Razm )。
埃尔津詹公国(Erzincan)
埃尔津詹原先是艾里特纳公国的东部边境城市。1379年,原先的行政长官毕尔.侯赛因(Pir Hüseyin)死了,取而代之的是穆塔哈腾(Mutaharten ,也以Trata,Tahirten,Tahatans见称)。此人的来头并不清晰,有可能也有畏兀儿渊源,是艾里特纳家族的亲戚。1380年,乘着艾里特纳公国内部混乱,穆塔哈腾宣布独立。但是,1381年卡迪布尔汗丁尼上位后,穆塔哈腾发现自己的形势有些不妙。他周围的邻居:卡迪布尔汗丁尼公国、特拉布宗帝国、格鲁吉亚王国、白羊王朝,一个个都比自己的小政权要强。在这样的情况下,穆塔哈腾只有不停地耍弄手段,左右逢源,维持着自己的独立。
1398年,卡迪布尔汗丁尼死了。但是这一时期,巴耶济德一世咄咄逼人地掠地小亚,穆塔哈腾的日子不好过。终于,1402年,帖木儿来了,穆塔哈腾马上抱住这条大腿,承认了帖木儿的宗主地位。这一时期,穆塔哈腾总算感到了一点安全。不过,1403年,穆塔哈腾就死了。
1403年,西班牙使者克拉维约 (Ruy Gonzáles de Clavijo)出使帖木儿帝国,对当时埃尔詹津公国的情况有过记述。穆塔哈腾的王后是特拉布宗帝国的公主,他们认有一个义子。这个义子在穆塔哈腾死后继承了王位。克拉维约一行人到达埃尔詹津是,正是他款待了西班牙使团。
义子继承王位后,穆塔哈腾的侄子沙.阿里(Sah Ali)大为不满,认为先王没有后代,自己才应该继位,于是发动了叛乱。帖木儿从小亚西部回来时,将沙阿里及其同党都抓了起来,押往撒马尔罕,继续扶持穆塔哈腾的义子为王。
根据克拉维约的记述,埃尔詹津城坐落于幼发拉底河畔。准确的说,此河实际上是幼发拉底河的次源卡拉苏河。埃尔詹津城中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占了绝大多数。所以城中既有基督徒,也有回教徒。早在安卡拉战役前,穆塔哈腾就已听命于帖木儿。穆塔哈腾平时比较袒护基督徒,结果被人告到了帖木儿那里。帖木儿便将穆塔哈腾唤去质问。穆塔哈腾便说基督徒多为富商大贾,对王室之用大有好处。帖木儿便命推选一个有声望的教士前往撒马尔罕。结果到了那儿,帖木儿强迫其改宗伊斯兰教。教士拒绝这一要求。帖木儿大怒,扬言要杀光埃尔詹津的基督徒。穆塔哈腾听说此事大为惊恐,向帖木儿求情,改为进献大笔的金银赎罪。但是帖木儿还是拆毁了全城教堂,并在城市一角建起城堡,赐予察合台族宗王作为领地监视。因此,从穆塔哈腾后期开始,埃尔詹津公国实际上成了帖木儿帝国的附庸。
但是强大的帖木儿终究还是死了。没了主人的日子对于小国来说其实并不好过。到了1410年,埃尔詹津公国由在位的君主是穆塔哈腾的孙子Şeyh Hasan(谢伊.哈桑)。当年被帖木儿打败的黑羊王卡拉.优素福(Qara Yusuf)后来杀回大不里士,在中东攻城略地,使 当初帖木儿的西征成果全部丧失。黑羊王朝攻陷埃尔詹津,灭亡了埃尔詹津公国。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坎达尔公国(Isfendiyarids)
虽然该公国以坎达尔(Candar)著称,但是一般来说它的正规名称是Isfendiyarids或Jandarids。之所以称为坎达尔,无非是因为建立者名叫坎达尔。
我在前面已经更正过,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表明坎达尔公国和卡拉曼公国有亲缘关系。坎达尔公国的建立者名叫舍姆赛丁.亚曼.坎达尔( Şemseddin Yaman Candar )。对于坎达尔的身世,我们并不清楚。他应该是一个土库曼人,从他的姓名来看,他有可能是罗姆苏丹宫廷的坎达尔卫队(candar corps)成员(也是一种奴隶近卫军)。虽然卡拉曼的兄弟也加入过坎达尔卫队,但由此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就太扯了。
亚曼.坎达尔卷入了罗姆苏丹国的权力之争中,帮助梅苏德二世恢复了权力。坎达尔作战英勇,伊儿汗海合都(Gaykhatu)对他颇为欣赏,把小亚北部黑海地区的卡斯塔莫努( Kastamonu)赐予他作为伊克塔封地。此后,坎达尔未见于历史记载。他大概统治到14世纪初。
坎达尔死后,楚班家族一度夺取了其领地。但是坎达尔之子苏莱曼一世夺回了领地。他还征服了锡诺普(Sinop)和番红花城(Safranbolu)。这些地方原先都是罗姆苏丹国实权人物佩瓦内·穆尔因丁·苏莱曼的领地。苏莱曼一世委派他的长子易卜拉欣一世统治锡诺普,次子阿里统治番红花城。直到伊儿汗不赛因死去,苏莱曼一世都承认伊儿汗国的权威。
苏莱曼一世死后,他的这两个儿子陷入了权力之争。1339年,哥哥易卜拉欣赢得了胜利,继承王位。1346年,易卜拉欣一世死去,堂弟阿迪勒(Adil)继位,统治到1361年。之后,阿迪勒之子巴耶济德(Kötürüm Bayezid)(居然叫巴耶济德)继位。巴耶济德统治后期曾两次对抗锡瓦斯的统治者卡迪布尔汗丁尼。没想到在1383年后院起火。他的一个儿子苏莱曼为了夺取王位从奥斯曼帝国的穆拉德一世那里获得了军事支持,拿下了卡斯塔莫努。巴耶济德不得不逃往北部黑海沿岸的锡诺普。这样一来,坎达尔公国实际上就分裂了。
1385年,巴耶济德死去,其子 伊斯芬迪亚尔(İsfendiyar)继位。此人统治公国几十年,因此公国也以其名著称。
统治着卡斯塔莫努的苏莱曼二世对奥斯曼苏丹穆拉德一世十分忠诚。他还参与到了穆拉德一世在欧洲的征战当中。但是,巴耶济德一世上位后,奉行更强硬的小亚政策,于1391年吞并了卡斯塔莫努,杀死了苏莱曼二世。这样一来,坎达尔公国只剩下伊斯芬迪亚尔的锡诺普部分了。
锡诺普是黑海南岸的一个港口,处在一个向北凸出的小半岛上。伊斯芬迪亚尔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小公国,保住了统治权。它成了奥斯曼和卡迪布尔汗丁尼间的缓冲国。但是在1402年,奥斯曼第一帝国被帖木儿击溃了。帖木儿恢复了小亚的一系列公国,包括使坎达尔公国恢复到从前的版图。伊斯芬迪亚尔重新获得了内陆地区的大片领地,包括卡斯塔莫努,托斯亚( Tosya),昌克勒(Çankırı)等。
在奥斯曼帝国大空位期,伊斯芬迪亚尔竭力在各个奥斯曼王子间维持着平衡。 苏丹穆罕默德一世重建帝国后,伊斯芬迪亚尔也希望继续作为奥斯曼帝国的小盟友。但是,坎达尔公国内部又出乱子了。伊斯芬迪亚尔的儿子卡西姆(Kasım)在奥斯曼帝国的支持下发动叛乱。无可奈何的伊斯芬迪亚尔只好放弃了南部内陆地区的领地。1419年,奥斯曼帝国直接越过锡诺普以南地区,占领了公国东部沿海城市萨姆松( Samsun)。不过,1421年穆罕默德一世死后,奥斯曼帝国内部暂时发生权力争斗。伊斯芬迪亚尔乘机反攻,收复失地。但是穆拉德二世稳定局面后很快又打败了伊斯芬迪亚尔。根据一份1423/1424年的协议,伊斯芬迪亚尔继续统治着卡斯塔莫努和锡诺普。
伊斯芬迪亚尔的母亲哈屯(Efendizade Sultan Hatun)是苏莱曼帕夏( Süleyman Pasha)的女儿,也就是奥尔汉的孙女。所以,他和奥斯曼家族有亲缘关系。伊斯芬迪亚尔统治后期又与奥斯曼帝国联姻。他的孙女海蒂丝.海莉姆.哈屯(Hatice Halime Hatun)于1425年嫁给了苏丹穆拉德二世。穆拉德二世死后,她又改嫁给大臣伊沙克帕夏(Ishak Pasha)。
1440年初,伊斯芬迪亚尔死去,其子易卜拉欣二世继位。易卜拉欣二世统治到1443年,之后,伊斯迈尔继位,统治到1461年。
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攻陷了君士坦丁堡。之后,他开始回过头来对付小亚细亚的各个公国。1461年,红色艾哈迈德(Ahmed the Red)刚继位,穆罕默德二世便大兵压境,夺取了锡诺普,终结了坎达尔王朝的统治。穆罕默德二世仍然任命红色艾哈迈德为当地长官,但是很快又撤销了其职务。这一地区便被奥斯曼吞并了。
但是坎达尔家族还是被吸纳到了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体系当中,一直到1922年帝国瓦解。这些人现今大多居住在伊斯坦布尔和欧洲。艾谢.苏丹(Ayşe Sultan)是最后一个可以身份十分明确的坎达尔后裔,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仍享受爵位,1981年在安卡拉去世。
坎达尔公国位于安纳托利亚东北角,黑海沿岸。它的核心区域位于今天土鸡国的卡斯塔莫努省和锡诺普省,向东也延伸到萨姆松,向南也具有一些内陆地区。由于占据着小亚细亚富饶的沿海低地,坎达尔公国在当时的土库曼小国中算得上是人口较多的。据称在1332年有42万人口(???)。坎达尔公国统治的时间还是比较长的,约有170年。比起内陆那些好战、定居性差、相对混乱的公国来说,坎达尔公国还算和平安定。它也不处于小亚最西端,不是圣战的前沿基地,但是有海港,对外交流还算比较方便的。而且,这种沿海低地的希腊人肯定比较多,因此社会经济还算可以。所以,这个公国能供养起不少学者。他们用突厥语撰写了大量诗歌、专著,还翻译了不少阿拉伯语、波斯语书籍。
根据时人的记述,卡斯塔莫努和锡诺普在当时还是比较繁荣的。这其实主要得益于商业贸易。热那亚人在锡诺普港有货栈。热那亚商人透过黑海南岸的锡诺普、萨姆松、特拉布宗这些港口深入到小亚内陆的锡瓦斯,并把货物运到这些港口。威尼斯的档案中也记录了热那亚、威尼斯与坎达尔公国贸易的状况。而内陆的卡斯塔莫努则拥有铁矿和铜矿,从而为手工业提供了丰富的原料。在与热那亚人的贸易中,坎达尔公国使用过一种铸造的铜币,上面印有两条鱼和锡诺普宫殿的形象。
坎达尔公国据称拥有2.5万轻骑兵(???)。其军队常作为奥斯曼帝国的仆从在欧洲及小亚其他地区作战,包括参加1453年的君士坦丁堡之战。由于濒临黑海,坎达尔公国在锡诺普有一个造船厂。这使得坎达尔公国拥有不小的海上力量。坎达尔的海军甚至袭击过克里米亚的卡法。
佩瓦内公国(Pervane)
罗姆苏丹国权臣佩瓦内·穆尔因丁·苏莱曼被伊儿汗阿八哈处死后,他的儿子继续具有黑海沿岸的一些领地。这些地方就被称为佩瓦内公国。当时还是13世纪末,坎达尔王朝还没扩张到黑海沿岸。锡诺普是佩瓦内家族的地盘。继承了佩瓦内遗产的是他的儿子穆罕默德贝伊(Mehmed Bey)。他谨慎地臣服于蒙古人的权威。其子梅苏德贝伊(Mesud Bey)继位后也是如此。1298年,梅苏德还曾被热那亚人绑架并勒索了巨额赎金。最后一个佩瓦内贝伊是加齐.切列比(Gazi Chelebi)。此人是14世纪头二十年黑海地区著名的突厥海盗。他的墓志铭显示他是佩内瓦家族的人,父亲叫梅苏德,可能就是那个被热那亚人绑架过的梅苏德。
加齐.切列比继续奉行在黑海上劫掠热那亚商船的政策。1311-1314年间,他甚至可能和特拉布宗的阿列克塞二世( Alexios II)合作袭击了克里米亚的卡法。当然,对于加齐.切列比来说,特拉布宗帝国同样也是他的劫掠对象。1319年,他就袭击了特拉布宗帝国。著名旅行家伊本.白图泰在1332-1334年间造访锡诺普时,坎达尔公国已经征服了那里。但是有关加齐.切列比的故事仍在流传。据称加齐.切列比有潜泳的天赋,能在战役中袭击敌舰的船底。他弄沉过不少热那亚船只。据说加齐.切列比还喜欢抽大麻。
无论如何,这个公国只存在了几十年,此后锡诺普成了坎达尔的天下。
杜勒卡迪尔公国(Dulkadirids)
该公国位于东南安纳托利亚地区,首都在埃尔比斯坦( Elbistan)一带。它的势力一度延展到克尔谢希尔(Kırşehir)至摩苏尔( Mosul)的广大地区。但是毕竟是个小国,南边又临近马穆鲁克朝,因此也是马穆鲁克的附庸国。奥斯曼势力东扩以后,它夹在奥斯曼帝国和马穆鲁克朝之间,成为缓冲国。16世纪初,杜勒卡迪尔公国最后被奥斯曼帝国合并。
很遗憾,对于该公国的早期历史,我并没有找到太多资料。该国建立于1337年,从1337-1522年共历12任贝伊(其中有人当过两回)。不过,杜勒卡迪尔公国与奥斯曼帝国的联姻倒颇为密切。第五任贝伊穆罕默德(Nasireddin Mehmed Bey,1399-1442年在位)的女儿埃米内.哈屯( Emine Hatun)嫁给了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一世。埃米内是穆拉德二世的母亲。而第六任贝伊苏莱曼(Dulkadiroğlu Süleyman Bey,公国得名于此人,1442-1454年在位)的女儿谢蒂萨.哈屯(Sittişah Hatun)则嫁给了苏丹穆罕默德二世。除此之外,第十一任贝伊博兹库尔特(Alaüddevle Bozkurt Bey,1480-1515年在位)的女儿艾谢.哈屯(Ayşe Hatun)嫁给了苏丹巴耶济德二世。她就是强悍的塞利姆一世的母亲。当然,杜勒卡迪尔公国也与马穆鲁克朝联姻。
下面主要讲一下杜勒卡迪尔晚期历史。第九任贝伊谢赫苏瓦尔(Şehsuvar Bey)被马穆鲁克朝抓到开罗去了。此后,沙.布巴克(Shah Budak)重新登位。但是,布巴克的兄弟博兹库尔特图谋夺取王位。1480年,博兹库尔特在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的支持下夺取了王位。但是,他非常谨慎,毕竟马穆鲁克朝也算是他的主子。所以,博兹库尔特在两个大国之间竭力维持平衡。
但是,博兹库尔特还是试图扩张他的势力。他选择向东面的白羊王朝开战,拿下了其重要城市,底格里斯河上游的迪亚克巴尔(Diyarbakır)。但是,16世纪初,东安纳托利亚和伊朗高原最强大的统治者无疑是萨菲朝的伊斯迈尔一世( Ismail I )。博兹库尔特在与伊斯迈尔一世的对抗中被打得大败。萨菲军队甚至一度攻陷了埃尔比斯坦,博兹库尔特不得不逃往他处。
早在1481年时,穆罕默德二世死去,巴耶济德二世与杰姆之间爆发了激烈的内战。马穆鲁克方面支持杰姆苏丹。这样一来,马穆鲁克实际上和奥斯曼帝国撕破了脸皮。博兹库尔特已经难以再维持平衡外交了。奥斯曼帝国的势力向奇里乞亚的拉玛赞公国伸展。但是,马穆鲁克人一度挫败了奥斯曼军队。博兹库尔特干脆放弃了平衡策略,站在马穆鲁克朝一边,与奥斯曼帝国相对抗。1486年,他成功击败了斯肯德帕夏(Skender Pasha)指挥的奥斯曼军队。但是马穆鲁克军队没能在托罗斯山击败奥斯曼军队。战事陷入僵局,于1491年告一段落。
1512年,奥斯曼的塞利姆一世即位了。这个苏丹是一个强悍的扩张者。1514年, 塞利姆一世在伊朗作战时,博兹库尔特还不太乐意让奥斯曼帝国军队安全过境,也不愿参加对萨菲朝的战争。塞利姆一世对此非常不满。1515年,当他筹划对马穆鲁克朝作战时,决心先解决杜勒卡迪尔公国这个钉子。
塞利姆一世派遣他的得力干将哈迪姆·锡南·帕夏( Hadim Sinan Pasha,波斯尼亚人,1516升任大维齐尔,1517年死于对马穆鲁克的里达尼亚战役,使塞利姆一世十分悲痛)前去征服杜勒卡迪尔公国。锡南率领4万大军出发了,一同前往的还有阴谋反对博兹库尔特的阿里贝伊(Dulkadiroğlu Ali Bey )。阿里是博兹库尔特的侄子,他充当了大军的向导。
1515年6月13日,两军在格克孙( Göksun)首次交锋。博兹库尔特被击败,但他成功逃往东南方向。他没能逃出卡赫拉曼马拉什( Kahramanmaraş)地区。最后的决战发生在一个叫做图纳达格(Turnadağ)的山区。杜勒卡迪尔军队被彻底击败,博兹库尔特和他的儿子们都在战役中被杀死。
阿里被塞利姆一世任命为杜勒卡迪尔的长官,这也可以算是杜勒卡迪尔公国的尾声。博兹库尔特的首级也被送往开罗恫吓马穆鲁克苏丹。阿里归顺奥斯曼帝国后,日子并不好过。萨菲朝或打着萨菲朝名义的武装传教力量继续威胁着东安纳托利亚。很多都是奇兹尔巴什土库曼民兵(Qizilbash),得到伊斯迈尔一世的默许。当时锡瓦斯地区的奇兹尔巴什特别活跃,由一个叫 沙.维里(Şah Veli )的人统领。锡瓦斯的长官只能向塞利姆一世寻求帮助。同时,这些土库曼民兵当中还混入老人不少阿里贝伊的反对者。但是后来这支军队连续两次被奥斯曼军队击败。沙维里被带到阿里贝伊那里,并被当众肢解。这无疑是对异端活动的最严厉警告。1522年,阿里被指控不忠,被调往他处。杜勒卡迪尔公国不复存在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萨希卜阿塔公国(Sahib Ataids)
法赫尔.阿尔丁.阿里(Fakhr al-Din Ali),或者通常以萨希卜.阿塔(Sahib Ata)著称,是罗姆苏丹国后期的大臣。1277年佩瓦内死后,他就是罗姆苏丹国最有权势的人。萨希卜死后,他的儿子们在小亚西部的阿菲永卡拉希萨尔( Afyonkarahisar)建立了短命公国。该地区西北面临近屈塔西亚地区,也就是格尔米公国的领地。1341年,它被格尔米扬公国吞并。
拉迪克公国(Beylik of Ladik)
该公国位于小亚西部的代尼兹利地区。拉迪克之称得名于当地名城老底嘉( Laodicea on the Lycus,科穆宁王朝收复了此地,曼努埃尔大帝加强了该城的防御,但是后来毁于游牧民侵袭,沦为废墟)。公国从1261年维持到1368年,被格尔米扬所灭。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突厥语的传播确实有点不可思议,类似于西班牙语,但是西班牙殖民者可是凭借军事、政治、经济、宗教、科技等全面优势推进西班牙语的传播,突厥征服者估计也就军事优势外加由此带来的政治地位,而蒙古征服显然比突厥征服成就大得多,可蒙古语地位在征服地区就尴尬多了
从血统上和文明体系上今天的土耳其实是罗马余绪,毕竟今天的土耳其长期被称为鲁木(rum),即罗马,这也是为什么塞尔柱人建立的国家叫罗姆苏丹国(Sultanate of Rum),即该国是在罗马人的地盘上建立的。为什么有位波斯大诗人叫鲁米(因他在安纳托利亚生活),后来的奥斯曼帝国实是土库曼诸加齐的一员(按照传说奥斯曼人出自土库曼卡伊部落,为了逃避蒙古人而来到小亚,当时的奥斯曼人只有450帐,是一个很小的部族,罗姆苏丹把他们安置到小亚西部作为抵御拜占庭的力量,谁知道他们通过圣战迅速崛起  ),其威望和权势来自于和拜占庭(即东罗马,罗马余绪)的圣战。至穆罕穆德二世攻占君士坦丁堡而大功告成,占领了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都城作为自己的都城,并继承了罗马皇帝的法统。所谓的土耳其人民其实不正是罗马帝国原来的臣民后裔吗?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内容很细致,慢慢看~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突厥语的传播确实有点不可思议,类似于西班牙语,但是西班牙殖民者可是凭借军事、政治、经济、宗教、科技等全面优势推进西班牙语的传播,突厥征服者估计也就军事优势外加由此带来的政治地位,而蒙古征服显然比突厥征 ...
welson 发表于 2016-7-22 15:22
我个人看法,在几大语系之中,突厥语是一门容易入门的语言,换言之,在语法与基础词汇方面,具有一种难得的简练之美,入门之后通过日常生活很容易熟练掌握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不错的文章。如果了解了突厥部落在小亚、黑海、高加索地区的长期存在、征服,那么对突厥语的传播我们大概就能理解了。最先在这一广大地区打下突厥烙印的就是可萨突厥人,他们建立了可萨汗国,把罗斯、黑海沿岸、里海北岸等地区纳入自己统治之下,经常侵入高加索地区甚至越过铁门关劫掠波斯,迫使他们进贡,并联合拜占庭大大削弱了波斯对高加索阿尔巴尼亚等地区的统治,与拜占庭瓜分了波斯的外高加索。并多次大败阿拉伯人,抵挡了阿拉伯骑兵的圣战风暴。可萨汗国一度成为黑海、高加索地区的强大国家,后来不在像过去那样依靠劫掠来积累财富,而是利用本国贸易枢纽的有利地位,获得了巨大财富。后来的诸多突厥部落,如佩彻涅哥人、乌古斯人、钦察人都经过这条游牧走廊来到这里在,所以此地区不受突厥人经常性影响是不可能的。
伟大的奥斯曼帝国,一开始的介绍真是让人荡气回肠,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都城“新罗马”,伊斯兰的三座圣城麦加,麦地那,耶路撒冷(同时也是犹太教,基督教的圣城),黑衣大食的都城巴格达,绿衣大食的都城开罗全部在其统治之下,还深入到维也纳城下。他还同时继承了罗马帝统和哈里发法统
http://my.tv.sohu.com/us/177807612/66491703.shtml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