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听了一个土家语的歌

土家语听感和语法什么的似乎都和日语有些像,这是个改编自日语原版的,混着一点日语唱的土家语歌曲。。各位能够听得出来从哪里开始是日语,哪里是土家语么?听感太神奇。
recording20160724143741.3gpp (144 KB)
1

评分次数

  • TYH

没啥事
高清的原版在这里,是个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75677/
没啥事
网上有土家族人用假名来拼土家语。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6-8-9 23:54 编辑

只是帮大家找点资料,其它是胡扯。别介意!
网上很难找到土家话及歌曲,有一个湖南开幕式讲话,根本听不懂,这里再给一首歌,感觉很像蒙古、东北朝鲜歌:
http://tieba.baidu.com/p/762266086
这里有好多土家话(歌曲界面的右侧),听起来真的与日语很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 ... 176.3.5-2.1-1-1-4-0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U1ODg0MDUy.html
视频: (1)土家语常用口语半月通之声韵调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 ... 7.3.19-2.1-1-1-18-0
我觉得吧,如果是后期学的土家话难免带有一点口音,就跟汉人印度人说的不标准的英语一样,视频里的歌手很显然是后期学的土家语,不是天生就生活在土家语环境里的那种。
请熟悉《大长今》的年轻人听一下土家语版,是不是很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 ... 176.3.3-2.1-1-1-2-0
土家族汉化很严重,比苗族普遍。土苗可能以O3为主。
我怀疑今天看到的土家族,大部分是较晚时期进入当地的汉人。长江流域早期很多逆流而上的百濮、越人类的,应该以O1、O2为主。其中O2很奇怪,很可能是极早时期由O1 ...
Hanhe 发表于 2016-7-24 22:13
土家族在上世纪只有60多万,现在有近千万,呵呵!

另外,你发的这几个土家语视频,其中的土家语与日语差异非常大,从听感上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完全不一样,不需要什么专业素养就能轻易听出来。这里的土家语基本都是以单音节词为主,这与阿尔泰语系诸语言(包括日语)以多音节词为主截然不同。
毕基语(北部土家语)和孟兹语(南部土家语)是土家族特有的民族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土家语支。文字资料很少,由于与汉族杂居后,汉族语言逐渐成为大部分土家族人的第一语言。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6-11-19 01:56 编辑

从上面的视频可以看出,土家语的确与汉语共享大量的同源词,比如下表:
土家语-同源词1.jpg
2016-11-19 01:33

可以看出,这几个d声母词与古汉语的端母知母庄母单词高度吻合(其中降调da欠可能与粤语的欠zang<dang/tsang?有关,可能二者都与古楚语有关,另外提示或汉语端母知母庄母章母有可能来自上古浊音受韵母影响带来的分化,如果土家语歌部鱼部单词发音更存古的话)。

另外,从上表看,土家语的r声母似乎与汉语的k声母存在对应关系,非常有意思~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初步来看,汉语土家语白语构成一个紧密的语族关系应该没有问题,之后汉语在核心词方面比较接近藏语(不过这些核心词在藏语中倒未必是常用词,而是多个词汇当中的一个,也提示藏语与汉语一样,也是一个典型的混合语)。在基础词汇方面,如果根据复合声纽的谐声规律观察,则汉语与苗语的关联性比较多~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藏缅语族语言的数理分类及其形成过程的分析  作者:王士元 邓晓华
(3)从无根树到有根树 从距离矩阵转换成无根树有许多种方法,所有这些方法都需要大量的计算。生物学家为生物种系发生分类设计出很好的计算程序。我们采用的计算程序,则是最有影响的,1967年由Fitch和 Margoliash发明的以及 1987年由 Saitou和 Nei发明的程序。 藏缅语族语言数理树形图: 树图一:12 languages: Neighbor joining: bai as an outgroup 树图一显示藏缅语族12支语言,可分为6个较大的聚类,即白、景颇、土家、藏 (拉萨、阿力克 )、彝缅(哈尼、彝、纳西、缅 )、羌(嘉戎、普米、羌 )。其分级和层次可假设为:由于白、景颇的树根分叉点的数字为零,所以可以认为树图的第一层为三分,即白、景颇和土家等;第二层次则为;土家与藏(拉萨、阿力克 )等;第三层次则为藏与彝缅(哈尼、彝、纳西、缅)、羌(嘉戎、普米、羌);第四层次则为彝缅与羌,显示平行关系。彝缅的远近关系依次为哈尼、彝、纳西、缅;羌的远近关系依次为普米、羌、嘉戎。树图的数字代表树枝的长短距离,反映语言之间的亲缘关系的远近,树枝长的表示两种语言亲缘距离远,树枝短的则表示两种语言亲缘距离近。而同一个小簇类里的语言关系则比外簇类的语言关系近。树图一显示在藏缅语族 12支语言中,白、与土家的线条特别长,这可理解为:如果我们假设语言分化后,各自演变的速度本来应是均等相同的,但是由于白与土家与其他语言接触多,借词成份特别多,所以其变化速度特别快,这就显示出白与土家与其他语言的不同的演变结果。 树图二:增加古汉语的数据,变成13支语言,发现图一计算出来的12支藏缅语族语言分类格局仍然未变。 neighbor joining 图二显示13支语言,可分为7个较大的聚类,即古汉、白、景颇、土家、藏(拉萨、阿力克)、彝缅(哈尼、彝、纳西、缅)、羌(嘉戎、普米、羌)。由于景颇、土家的树根分叉点的数字近为零,所以不能认为土家跟藏(拉萨、阿力克)为一个小簇。可以假设认为树图的第一层为三分,即古汉、白与景颇等;第二层为四分,即景颇、土家、藏(拉萨、阿力克)、彝缅(哈尼、彝、纳西、缅)和羌(嘉戎、普米、羌)。第三层为二分,即彝缅(哈尼、彝、纳西、缅)和羌(嘉戎、普米、羌 ),其内部距离远近一如图一所示。

3、几点结论:
    A、据树图藏缅语族语言可分为6个较大的聚类,即白、景颇、土家、藏(拉萨、阿力克)、彝缅(哈尼、彝、纳西、缅)、羌(嘉戎、普米、羌);这种分类结果与戴根据不同材料、不同的方法作出的分类完全一致。
    B、树图表示白、景颇、土家各自为独立一个聚类,可视为单一语支;特别是白语,单一性特别明显,这个结论与《地图》将白语归入彝语支的观点有很大差异。但是白语虽然跟古汉语在假设的同一个分级层次上,两者关系特殊,但并没有跟古汉语形成同一个簇类。从亲缘关系的距离来看,白语离树根最远,其次是景颇语和土家语。同其他藏缅语族语言比较,白语与彝缅语聚类最近,特别是跟哈尼语最近;这结果跟传统分类往往把白划入彝语支相似。
    C、本尼迪克特认为白语归汉语,藏缅语族语言以景颇语为中心,向四周其他语言辐射。树图表明第一层次上的分类即景颇语、白语及其他藏缅语的三大聚类。这在一定程度上,跟本氏设想相合。
    D、藏缅语族语言有相当高的同质性,确实存在一个藏缅语族语言共同体。
    E、羌语支语言为独立一个聚类,可视为独立于藏的另一语支。黄布凡认为羌语支保留古藏文已没有的小舌音和9个辅音韵尾及其他复辅音韵尾,保留古老面貌,独具特点。树图的结果支持把羌独立为一个语支的观点。
http://www.ee.cuhk.edu.hk/~wsywang/publications/zangmian-wen8.pdf
图1.png
图2.png
关于藏缅语族,我再重申一下我之前的观点:藏缅彝羌语言目前的确可以视为一个语族或语系,但是他们之间的发生学关系与印欧语不同,是一定的发生学关系兼有长期高度混合的结果,具体体现在这个语族或语系的共享核心词要明显弱于相隔万里的印欧语之间(可能类似于阿尔泰语与亚非语系,我猜测主要是O3人群与Y-D1/3人群混合的结果);
   另外,羌语(非古羌人语言的后代,现代羌族的族名应该是误用上古的羌)与嘉绒语的密切类聚,可能反映的是西部y-D人群原始语言成分留存更多的原因~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说明一下:上面土家语的声母音标b-、r-,按照IPA标注应该是p-与z-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6-11-19 14:13 编辑

图1 绿框内常染应该也聚为一类。土家的常染和他们不同。语言和常染是吻合的。
如果有白族和景颇的常染分析就更清楚了。
图1.png
160410120642a49e725fbad496.jpg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