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来古埃及语是亚非语系

原来古埃及语是亚非语系(闪含语系),和阿拉伯语犹太语同源且极其相似,我这里说的是古埃及语,也就是法老王、帝王谷和金字塔时代的埃及语,不是现代埃及语

可以合理猜测,估计欧洲的地中海农夫例如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希腊人在原始印欧语进入以前也是闪含语系,和阿拉伯语犹太语古埃及语同源且极其相似,甚至可能还包括苏美尔语

还记得以前有某个林姓的福建网友在语言版活跃,后来发现他本人以及福建人的M117和苗瑶人聚类而非和汉人藏人聚类,于是很少上来,再也不谈古汉人如何如何,藏人如何如何,缅人如何如何,使语言版相当冷清,和光速的情况很像(据说光速验出是C3)
这推测过于不合理了,隔了一个地中海了。。。安纳托利亚就已经是印欧语系了已经。。。。。
这推测过于不合理了,隔了一个地中海了。。。安纳托利亚就已经是印欧语系了已经。。。。。
无诸王 发表于 2016-8-4 21:57
这里讨论的是在原始印欧语进入以前。安纳托利亚在原始印欧语进入以前估计不是说原始印欧语。希腊线形文字A就不是印欧语,意大利Etruscan language也不是。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欧洲钟杯战斧文化是地中海农夫钟形杯文化Linear Pottery culture和东欧战斧文化Bell-Beaker二者混合而成。实际上欧洲的印欧化并不是一次性完成,而是接力赛形式,例如高卢、不列颠群岛的印欧化是由中欧Keltic人完成,可以理解成原始印欧人印欧化了中欧Keltic人,然后中欧Keltic人进一步同化西欧,即原始印欧人从没到达过西欧(注意Keltic语是印欧语而不是原始印欧语)

另外,赫梯语和其它安那托利亚语族的语言有很多非印欧语特征,可能很早已分化出去,和原始印欧语是并列的兄弟关系
原来古埃及语是亚非语系(闪含语系),和阿拉伯语犹太语同源且极其相似,我这里说的是古埃及语,也就是法老王、帝王谷和金字塔时代的埃及语,不是现代埃及语

可以合理猜测,估计欧洲的地中海农夫例如西班牙人意大 ...
Manaus 发表于 2016-8-4 08:50
.
     近一百多年的主流学者普遍认为古埃及语属于亚非语系(旧称闪含语系),这一点几乎没有异议。不过亚非语系中所有语言是不是全部都是发生学关系,近年来有不同的看法,其中对古埃及语与闪米特语(以阿拉伯语犹太语为代表)是不是发生学的关系,有学者表示疑义或反对(比如 Loprieno )。
     具体来说,古埃及语含有大量的双音节与单音节词根(如mose儿子、p-r-法老(原意宫殿)、amen/amon/atum/aten阿门阿蒙阿图姆阿顿、wn-打开、ra/re日/日神、sꜣ 仔/崽/人/鸭、ꜥꜣ 大、 pꜣ、tꜣ、nꜣ、ı͗m、ṯnı͗、mı͗-ı͗ḫ、r-mı͗等等),与闪米特语的三音节词根结构迥然不同(阿拉伯语的单音节词汇极少,基本都是不能独立存在的如定冠词或介词)。另外,古埃及语的代词与人称代词比较复杂,具有明显的混合语的特点。还有一个与闪米特语根本的不同就是,古埃及语没有定冠词(到了新埃及语时期开始逐渐出现,提示喜克索斯人统治带来的影响,也提示这个时期之后大量的闪米特移民混合的影响,可能与唐末的华北地区情况类似)。
    总的来说,我认为绝大多数亚非语系的语言之间存在发生学的同源关系,这个判断来自这个语系所对应的人群普遍存在E-M243, 换言之,proto亚非语是一种E-M243为主频人群的语言,后来与其他人群混合(比如J1-P58)形成一种新的语言‘闪米特语’。不过就古埃及语与闪米特语来说,二者的关系一开始并不近,后来闪米特语明显受到埃及语的影响(比如大量的古埃及语借词进入腓尼基语与犹太语)。到了喜克索斯时期之后,闪米特人大量进入埃及,古埃及语开始异化,二者的关系进一步接近,于是形成现在“比较相似"的假象。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想起多年前本坛的一个小笑话。当年本坛著名的‘天空大神’第一次听到我告诉他古埃及语是一种亚非语系语言时,他激动的不得了,于是大声宣布终于找到古埃及语与汉语存在关联性的‘证据’了。可是大力当时就告诉他亚非语系不过是闪含语系的最新称谓而已,搞得咱们的天空大神十分怏然,反而怪俺为啥不说清楚呢
1

评分次数

  • Manaus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这里讨论的是在原始印欧语进入以前。安纳托利亚在原始印欧语进入以前估计不是说原始印欧语。希腊线形文字A就不是印欧语,意大利Etruscan language也不是。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欧洲钟杯战斧文化是地中海农夫钟形杯文化Li ...
Manaus 发表于 2016-8-5 00:43
在以赫悌语为代表的印欧语(或印欧-赫悌语)在安纳托利亚占据主流之前,当地土著语主要是哈提语、胡里安语、乌拉尔图语,这些都不是印欧语。希腊线形文字A尽管至今未能有效破译,但是极大可能不是印欧语(我猜是一种与胡里安语类似的语言,依据是二者地理相对接近,同时二者使用人群均以J-M410为主频,而且M410人群在新石器时期一直到青铜时期在整个西亚都一直很活跃)。
至于意大利的伊特鲁斯坎语Etruscan,有可能是一种G2a主频相关人群语言(类高加索语?Kartvelian语?),因为在伊特鲁斯坎遗址的古人检测结果发现G2a非常高频,而且母系居然也是K为主频,这种巧合应该很能说明问题。目前不少专家把Etruscan语列入Tyrsenian语的一种,我觉得颇有道理,而Tyrsenian语与Kartvelian语应该存在某种发生学的关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