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回鹘汗国崩溃以后蒙古高原部族论文三篇

十至十二世纪蒙古高原部族史探究
http://www.docin.com/p-1705472193.html
《使高昌记》拽利王子族考
http://max.book118.com/html/2015/0528/17902486.shtm

十至十一世纪漠北游牧政权的出现--叶尼塞碑铭记录的九姓达靼王国
http://max.book118.com/html/2015/0528/17948669.shtm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公元840年,回鹘汗国灭亡,开启了室韦-鞑靼诸部族西迁浪潮,不过九姓鞑靼似乎是在回鹘汗国崩溃以前就在蒙古中部活动了,似乎黠戛斯并没能稳固占据蒙古草原,仅仅几十年以后,公元924年辽太祖西征,漠北已经尽是鞑靼(阻卜)部落了,可见让黠戛斯退出草原的正是鞑靼-室韦人
早期蒙古史还有很多谜团,比如祖元皇帝究竟是谁(熬罗勃极烈,按照读音似乎接近合不勒),俺巴海汗死于何时,很多笔记史料都证明成吉思汗早年战败时多次退入边墙以内,势力强大的克烈王汗在金朝史书中几乎全无纪录,我们今天看到的蒙古早期史都是像蒙古秘史那样的蒙古本位的历史,而旁观者角度的辽金史料可能因种种原因被元人抹掉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如果探究一下当时室韦-鞑靼诸部的父系构成,那么会是比较有益的,目前看来草原部族的父系组成还是有很大变迁的,具体表现可以看C-448DEL和其近支在某些古DNA中的优势地位以及如今几乎湮没无闻(但是中原的C3北支却主要是该支系,说明了历史上其重要地位),而我们知道这是并不奇怪的,如果鲜卑人的主体南下,那么留在草原上的柔然人如果恰恰其父系是某个小支系,草原父系构成就会改变,而实际上柔然人后来还被蓝突厥给灭了。回鹘汗国灭亡以后,部民迁徙规模是非常大的,因此漠北空虚是必然的,而即使在回鹘汗国最强大的时候,九姓鞑靼就屡屡为患,何况回鹘已经西迁了呢,而回鹘汗国实际上是铁勒诸部的共同政权,如早期是药罗葛氏,后来是阿跌氏,而在西州建立政权的却是仆固氏,回鹘外九姓中还有一些以前是属于突厥汗国的,如葛逻禄,甚至旧蓝突厥贵族,比如礅欲谷的后裔,而他们或南奔,或西迁,肯定会让草原的父系构成出现巨大变化
现在多数人都认同尼伦蒙古的主体父系是C星簇,看起来确实没错,但是有没有可能部分迭儿列勤蒙古也是星簇呢(比如许慎部,朵儿边部,当然此处迭儿列勤不包括僻处东南部的弘吉剌部,度其形势,合不勒汗所统一的合木黑蒙古也不可能包括弘吉剌,而且弘吉剌的起源与其他迭儿列勤可能有很大不同),九姓鞑靼的后裔克烈人和部分扎剌亦儿人或许是C-M48的西支,弘吉剌人或许是C-M407(弘吉剌人居地已经偏东南了,而东北中南部是有不少C3南支的),呼伦贝尔的强部塔塔儿或许是某些不常见的C-M48支系(哈萨克的ALSHIN如果确实源自阿勒赤塔塔儿人,那么我们可以假设成吉思汗的屠杀虽然没能灭绝塔塔儿人,并且还有不少塔塔儿人后来在各汗国成为显贵,但是可能确实让塔塔儿人的父系在今天的蒙古人中变得极为稀少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打破鄂尔浑河传统:论公元840年以后黠戛斯对叶尼塞河流域的坚守
http://www.docin.com/p-1177855719.html
一直以来,许多研究内亚历史的学者相信,在公元840年回鹘汗国覆灭后,获胜的黠戛斯依照内亚的政治传统,建立了一个包含蒙古高原,特别是鄂尔浑河流域的帝国.而鄂尔浑河流域正是先前许多游牧帝国传统的“中心地带”,包括被打败的回鹘汗国.这些学者进一步认为,大约80多年后,黠戛斯被924年进入蒙古的契丹大军逐出了这一地区.这一系列推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错误的假设和非常不充分的证据,它们是站不住脚的.对西方学术界关于这一课题所做研究的考察展示了这种错误认识是如何形成的;此外,对可用证据——文献的,考古的,地理的——细致的考察揭示出,在打败回鹘汗国后,黠戛斯最多只对鄂尔浑河流域进行了短暂而无关紧要的控制.因为一系列因素,黠戛斯人留在了位于南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上游地区的故土.当10世纪契丹势力向鄂尔浑河流域扩张时,他们并没有在那里遭遇黠戛斯人.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当然此处迭儿列勤不包括僻处东南部的弘吉剌部,度其形势,合不勒汗所统一的合木黑蒙古也不可能包括弘吉剌,而且弘吉剌的起源与其他迭儿列勤可能有很大不同),九姓鞑靼的后裔克烈人和部分扎剌亦儿人或许是C-M48的西支,弘吉剌人或许是C-M407(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6-8-30 11:55
为什么"弘吉剌的起源与其他迭儿列勤可能有很大不同"呢?

弘吉剌是最早化铁出山的部落,也就是蒙古祖先被打得只剩两对亡命夫妇的后代,那不是跟其他“一般蒙古人”同源吗?
1

评分次数

为什么"弘吉剌的起源与其他迭儿列勤可能有很大不同"呢?

弘吉剌是最早化铁出山的部落,也就是蒙古祖先被打得只剩两对亡命夫妇的后代,那不是跟其他“一般蒙古人”同源吗?
who 发表于 2016-9-21 17:32
他们内部还有黄金壶传说,而且很明显合不勒汗所统一的合木黑蒙古并不包括弘吉剌,很有可能弘吉剌人自称出自额尔古捏坤是后建构的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他们内部还有黄金壶传说,而且很明显合不勒汗所统一的合木黑蒙古并不包括弘吉剌,很有可能弘吉剌人自称出自额尔古捏坤是后建构的
sahaliyan 发表于 2016-9-21 18:27
弘吉剌似乎是M407?其他迭儿列勤呢?

不过弘吉剌别部很多,本身起源可能就不单一。
弘吉剌似乎是M407?其他迭儿列勤呢?

不过弘吉剌别部很多,本身起源可能就不单一。
who 发表于 2016-9-21 18:49
其他不清楚,我估计有些也是C3星簇,如朵奔的两个儿子的后裔以及都哇索豁儿四个儿子的后裔朵儿边很可能也是C3星簇,许慎可能也是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sahaliyan ,赞同萨哈的一些看法,根据史料来看,我认为像弘吉拉融铁出山、克列属于蒙古人等记叙应该是后来构建。回鹘崩溃后并非一败涂地,而是一部分南下西迁,一部分留在故地。點戛斯与首仗败退的回鹘有过激烈的交锋。史料中有黠戛斯‘卒不能取回鹘’、仆固俊克西州、北庭等收复北疆多地,后来有回鹘‘还至合罗川’返还故土的记载,这样黠戛斯未能占取蒙古高原腹地就有其缘由了。克列、乃曼、扎拉、汪古等部就是其遗留及后来返回的部众。
本帖最后由 sahaliyan 于 2016-10-15 04:09 编辑

扎剌亦儿还在汉文文献中有押剌伊儿的形式,这个可能是其最初的发音,从蓝突厥回鹘人的y传到北部铁勒以及蒙古人就变成j辅音,比如成吉思汗的扎撒,中亚突厥人就一直读作YASA。扎木合的部落札答兰词根是突厥语的外族yat加haran的复合形式.汉语的驿传入突厥语为yam,到了蒙古语就变成了jam,元代又回传汉语,变成站字,所以扎剌亦儿本当读作押剌伊儿
押剌伊儿中有很多部族可能是残留在蒙古草原上的铁勒部族,这从其很多分支的名称可以看出来,事实上他们总的部族名本身就可能和臣属回鹘有关,但其中可能也掺入了一些九姓鞑靼的成分。而克烈可能就是九姓鞑靼,属于早期进入蒙古高原的中部的蒙古语族群,到了辽金时,其语言文化很大程度上可能突厥化了
无论扎剌亦儿还是克烈都不属于狭义上的蒙古(尼伦和迭儿列勤蒙古),在元代他们属于广义的蒙古(四等人中的蒙古),而乃蛮则甚至在元代早期都不属于广义蒙古,而属于色目。不过拉施特的史集提到古时乃蛮人有个君王叫不古汗,并说畏兀儿人和很多部落都崇敬他,认为他是从一棵树中诞生的。因此很多人因而怀疑乃蛮人和回鹘有些关系,是否如此,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一直怀疑所谓BUGU汗传说是仆固氏夺取政权以后兴起的神话,神化仆固氏的地位的,并不是漠北时期就有的,若如此,那么要么乃蛮真的和西迁回鹘有点关系,或者与其交流密切,维族也有很多L1360(F444的分支),而且L1360也有乃蛮簇,我觉得值得深入研究,看看维族的L1360和乃蛮的以及卡拉卡尔帕克人的L1360是什么关系,而且吐鲁番人的F444是其最大的东方父系之一,是什么支系也值得研究。事实上不仅乃蛮人如此,后来瓦剌的绰罗斯所自称的始祖元臣孛汗的起源传说明显抄袭自不古汗的传说,但和乃蛮不同,这个只是抄袭,绰罗斯氏应该和回鹘没什么关系了,托忒文文献《汗廷史》则说绰罗斯源自乌梁海者勒蔑,看来也是伪托
当然要注意的是狭义蒙古不等于当时蒙古高原东部所有蒙古语部族,塔塔儿即毫无疑问使用蒙古语族的语言,但不属于狭义蒙古,更不用说契丹连广义蒙古都不算,而大部分被蒙古视为汉人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http://www.docin.com/p-1451075564.html
金人称雄踞呼伦贝尔的塔塔儿部为北阻卜(朮孛),是鞑靼等于阻卜
北阻卜.png
九峰石壁纪功碑汉文.png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关于鞑靼我不认同一些学者称其为蒙古语族的结论。鞑靼这个名称其概念、内涵在历史时期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与突厥回鹘相关的史料记载远多于与蒙古语族部落的关联。8一9世纪古叙利亚文献记叙鞑靼是突厥通称,就可以解释一些疑问。比如反抗蓝突厥、回鹘的九姓鞑靼应该是铁勒诸部的一个部落集团,而并非蒙古语族部落。波斯史料<装饰的记叙>提到逃到额尔齐斯流域的鞑靼与钦察等七部组成了基马克部。<世界境域志>记载鞑靼人是九姓乌古斯(回鹘)的一支,等等。克列等部应是突厥回鹘部落,<史集>中其部落名称、人名多为突厥语,更重要的是辽史中没有阻卜诸部(包括克列)与契丹语言风俗相关的记载,反而说契丹与奚、室韦语言习俗相近,暗示契丹人并不认可阻卜。至于乃曼,我认为其是回鹘部为主体融合钦察、黠戛斯等形成的部落,13世纪出使蒙古的西方修士记叙乃曼曾经是鞑靼共主,显示了西迁回鹘突厥在西蒙古、阿尔泰、北疆等地重新整合的历史。
铁木真时期的塔嗒尔部拥有鞑靼称号,但其并非单纯源自古突厥、回鹘。从部落名称、人名看突厥语、蒙古语都有,主体部落叫tutuqliut,tutuqli即突厥语统治的、掌管者的意思;但也有叫chagan的部落,即蒙古语一白部;人名也如此。从这个可推断,此塔塔尔是个混合体,有明显的血缘、语言混合痕迹。如此,高原自西向东,蒙古成分逐渐增多。
@sahaliyan ,恰恰相反,J是早于Y的突厥语发音,Y直接从J颚音化。简单说,突厥语词首经历了d--j--y的变化,现在其他突厥民族基本都已y音化,而哈萨克、吉尔吉斯的语言则保存了古老的J。
现在小玉兹的Alchin及Alasha都与铁木真时期塔塔尔的Alchi音接近。Alchin更接近一些,哈萨克语为返青、再生草的意思。此部主体是C3c,应为古突厥回鹘遗留高原后裔。
九姓鞑靼在回鹘碑文中也有出现,与回鹘交战
虽然现代维族人并不能与回鹘等同,但其中是有回鹘成分的,土库曼乌兹别克阿塞拜疆土耳其鞑靼等现代民族也是有突厥成分的,他们的C3北支并不多,尤其是星簇和M48,448DEL代表的早期支系有一些,可以认为448DEL代表的支系在蒙古扩散较早,这也与汉人的C3北支主要是该支吻合,额金河C组也属于该支,也足以证明该支在蒙古扩散较早,如果其他C3北支扩散那么早,没有理由在汉人以及绝大多数突厥语民族中少见
M48西支和M48东支分离时间是三千三百年(即三千三百年前,当时只有一个人,现在的西支和东支都是该人的后裔),东支分布于鄂温克,鄂伦春,埃文,锡伯,满族。满族的数据不清楚,锡伯族同时存在东支和西支。无论东支和西支,都非常年轻
至于C3星簇,主体非常年轻,这个就不用说了,稍远一点的亲戚在巴尔虎人中,远亲在达斡尔人和满洲爱新觉罗氏中存在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顺便说一下,在13世纪的时候,亚美尼亚人以及欧洲旅行家报告中的鞑靼地域(这里他们的鞑靼指蒙古)仅仅包括蒙古东部,西部是乃蛮人的地域,则不被视为鞑靼地域,现在的蒙古高原完全被称作蒙古地方是经过了一系列复杂变化才成为人们的主流想法,而这就发生在元代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448DEL代表的早期支系在蒙古扩散时M48还是小众,但不代表没有M48。就如同Q1a曾经“风光”时,C3、O3、N也存在于高原,小众一样在后来能成为大众,更何况游牧部落父系聚集、迁徙的特性会决定一些事物的,当初可能是448DEL主体的部落迁往了南方,其他部落则留了下来。比如哈萨克迁居土耳其的大部分是克列部,大概N年后会有人说哈萨克都是C3吧。C3星簇产生大概是2000年左右吧,条件合适的话爆发扩张时间也够了,所以我很迷惑成吉思汗的血统是什么?我认为C3d或448DEL可能性更大。
“亚美尼亚人以及欧洲旅行家报告中的鞑靼地域(这里他们的鞑靼指蒙古)仅仅包括蒙古东部,西部是乃蛮人的地域,则不被视为鞑靼地域...”这个在鲁不鲁克等西方修士的记载中很明白就会知道,他们从东欧进入了鞑靼地界,他们还分得清钦察、康里、马什基尔与鞑靼(他们眼里的蒙古人),但就是这些鞑靼人说的却是突厥语,这是他们在术赤乌鲁斯建立不久后出使蒙古王庭得到的信息。
448DEL代表的早期支系在蒙古扩散时M48还是小众,但不代表没有M48。就如同Q1a曾经“风光”时,C3、O3、N也存在于高原,小众一样在后来能成为大众,更何况游牧部落父系聚集、迁徙的特性会决定一些事物的,当初可能是44 ...
Bgbilim 发表于 2016-10-16 00:38
C3星簇的主体没有两千年,最早一千四百年,哈萨克的星簇全部都是该主体的,远亲只有东部有,最出名的例子,爱新觉罗家族,不怎么出名的达斡尔人,巴尔虎人,这明白无误显示了该簇起源在什么地方
同样哈萨克人和卡尔梅克人的M48都属于西支,我认为是进入蒙古高原发展的分支,后来因为蒙古征服进入中亚,至于M48到底和什么部族相关,这个自然可以讨论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法华经》
是以法从心生。名因法立
                      ------------《宗镜录》
我很奇怪很多国内学者在没有任何史料支持的情况下几乎全都武断的把鞑靼判定为蒙古语族的定论!我想问他们有哪个史料如此记载?中原史料根本没有多少对鞑靼的介绍,而基本同时期西方文献中多有对鞑靼的记叙,全部是与突厥回鹘有关,8一9世纪古叙利亚文献记叙鞑靼是突厥的通称,蓝突厥回鹘时期的鞑靼是铁勒诸部的一个部落集团,并非蒙古语族部落。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