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八卦与乃蛮部落的渊源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9 09:19 编辑

近来看到乃曼网友测出了基因结果,并对自己的部落源流进行了一番考据,不才作壁上观,颇有旁观者清之感。
感觉乃蛮部落应为伏羲氏部落西迁占据欧亚大陆中央之根本部落,其族名直接来源自“八卦”。也就不奇怪乃蛮部落的Y染组成大有东亚渊源的缘故了。

乃曼网友说:“乌古斯也即戎狄、八滑、滑国、高车国、狭义突厥、九姓乌古斯、八姓乌古斯、乃曼。”不才感觉,“八滑”、“八卦”雷同,雷声普化。

八姓,九姓,十姓,八九不离十,这类分家、统计、联盟方式可能同源自“九黎、九夷”这些东亚古老部族。“九黎、九夷、九州”虽然只能上溯到炎黄时期,但那以前并不是没有他们的祖先,他们的祖先文化应该也已经相对高度发展(能组成大的部落联盟,在原始社会末期应该算很先进)。由于他们是东亚古老文明的缔造者,应该就是人文初祖伏羲氏的传人,历神农氏而至轩辕氏。

伏羲首制八卦,几千年前的八卦图形在黄河长江流域古文化遗址都有发现,伏羲就以驯化牲畜闻名,其文化流入北方民族也很正常。而本人考证过中国古代把西北方的昆仑作为天下之中,就是阿尔泰一带。伏羲氏精通九宫八卦易理,占据中宫昆仑很正常。而中国的炎黄之后,文化上也是伏羲之后,也依然一直把昆仑当作道教神山。

匈奴有四色马阵,鲜卑有八部大人,契丹初分八部,蒙古有四狗四俊,到明末,陕北起义军还兵分八大王,而后金则成立八旗制度,应该不是分别原创,而是北方民族军事制度传统的反映,近代特克斯八卦城看来也是汉文化对兄弟民族文化的印证,正好也在哈萨克族自治州之地,乃曼部落应该也有,冥冥之中,虽是人意,又巧如天作之合。



更巧的是,天山特克斯八卦城跟丘处机、邱宗浚两位姓邱(丘)的精通易理(伊犁)的有道之士有关,分别由他们设计建造。
特克斯八卦城最早是由南宋道教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布置的。当时长春真人丘处机应成吉思汗的邀请前往西域,当他经过特克斯河谷时,被这里的山川形势所打动,于是就布置了这座八卦城。
该城始建于1937年,由当时精通“易”理的伊犁屯垦使兼警备司令邱宗浚现场查勘、设计。
而邱姓则源自姜子牙,姜子牙跟昆仑山有关,昆仑山也称昆仑丘。那“道”理一直都在。
姜子牙封于齐而都营丘(今山东临淄[11],一说今山东昌乐[12]),其支庶(支孙[2-3]/子孙[4])居于营丘者,遂以丘为氏,世居扶风[5-6],其历史至少有3000年[7]。

其实“邱(丘)”发音也接近“九”,很可能跟九黎、九夷、九河、九州、九丘有关。西迁为仇夷、仇池、龟兹、车臣、姑师(车师)。

“兜鍪”、“頍”、“盔”可能就跟塞人有一定关系,英语头盔“helmet”发音接近“哈密”,塞人故地,同时也是前沿阵地。打仗多,自然可以跟头盔联系起来,而“casque”发音接近“哥萨克”、“哈萨克”。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crj1
分子人类群:237476545
微信公众号:鹰蛇之夏(ID:bcrj-wmjy)
塞克人戴尖顶帽子,突厥人名字就源自“兜鍪”,现在哈萨克人戴尖顶帽子,看来真是渊源有自,流传有序。其实“哈萨克”这个词后半截应该就是“塞克”,不知道是不是“喀喇塞克”(卡拉苏克?)的音变,黑塞克,则哈萨克族可能与夏人尚黑风俗有关(彝族也尚黑),对应有“阿克赛”、“阿克赛钦”,词面意思“白塞克”,是白龙堆或昆仑雪峰作为白色的边塞。

感觉塞克人的尖顶帽可能与獬豸有关。冀州古代角抵叫“蚩尤戏”,三苗迁徙三危变成牧羊人(新疆有若羌地名),跟塞克也算邻居。《后汉书·舆服志下》:“獬豸,神羊,能辨别曲直,楚王尝获之,故以为冠。”塞克尖顶帽应该比汉家獬豸冠更像獬豸。另西方有独角兽,西伯利亚古代有驳马国,据说也是有独角(或是马首装饰),相对东西方,南西伯利亚很像是獬豸这种神兽的原产地(不知道原型是不是板齿犀,西伯利亚人类生存史很久远,加上冰川作用会使独角兽尸体不腐,可能促使这些传说不停流传——根据瑞典的百科全书及科学作家维利·莱(Willy Ley)所述,板齿犀有可能生存至俄罗斯鄂温克族的传说出现)。

维吾尔人称于田为“克里雅”,这个名字应该与“高丽”(朝鲜,阿尔泰语系的共祖性正好可以解释)是同源词,大概南疆(最重要都市喀什及其附近繁华地带)的人看到太阳就是从和田那个方向的昆仑山上升起来的。《山海经》有“鞠陵于天”山(《山海经·大荒东经》记有山名鞠陵于天、东极、离瞀,“日月所出”),“鞠陵于天”分解开就是“高丽”、“昆仑”、“克里雅”、“于田”。

说八滑道八卦,想起了我的堂姐夫姓滑,在我看来他就似有戎狄血统,骨相类似普京,不过长相属于细瘦文弱那种,很文静。滑姓源流纯正,为姬周后裔,又是小姓,名人极少,不会被攀附,所以怀疑姬周可能真跟白狄同姓同源,当然这体质特征也是历史上汉族由华夏戎狄蛮夷互混的必然。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这么来看,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就很可能是伏羲氏部落文化,随着羲和氏在夏朝的覆灭,除了部分记录史系的历史文化,这些文化也都被强权给取缔了。
八索文化,很可能就到了阿尔泰山以北,《周书》(二十四史,不是《逸周书》)记载,突厥的祖先起源于匈奴之北的索国,这里是后来的乃曼部落北境,此即“八索”。
九丘,如果不是九座名山,则可能是仇池山,合九夷于一丘也。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9 12:01 编辑

纪念太祖归马四十周年!!!四十年间,夷羊在牧,愿太祖显灵,赍志重人间,奋起千钧棒,帮人民扫除一切害人虫,使华夏重净全本然!
发现长城一带古就盛行八部之军政体统。呼韩邪单于就是被南匈奴八部推选出来的,之后边塞民族如前所述也一直留此风俗。太祖真天人也,天人感应到达陕北,竟得将红军改名八路军,由此发(8)了。时来天地皆同力,冥冥中,天时地利人和,太祖转运了!
夷羊在牧,当然不值得奇怪,引进国外山羊绵羊品种也很正常,只怕崇洋媚外,舍本逐末,必弃中华之土著而择夷邦之基因乃可!!!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发现自古已有“八蛮”之习称。

《史记》记载:祝融的后裔分为八姓,即己、董、彭、秃、妘、曹、斟、芈等,史书称为“祝融八姓”。祝融是南方的神,这八姓应该就是“八蛮”,体现了蛮人把整个国家分为八部的传统。。《史纪•周本纪》载武王伐纣,跟随的有“庸、蜀、羌、髳、微、(纟卢)、彭、濮八国”,应该也是用的九宫八卦之兵法,八国就是中宫的护法、守卫。伏羲氏是龙蛇图腾,龙师龙官,而佛教所谓八部天龙应该就是受其影响。“天龙八部”是佛经中常见的“护法神”。诸天和龙神为八部众的上首,故称,这应该是奉行龙蛇图腾的伏羲氏后裔本部以自身为基础两部,平等吸纳友邦组成大共和联盟的写照。

《周礼·夏官·职方》:“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礼记·王制》“南方曰蛮。”这个也符合常识,中国东边是海,西边是绝高的雪域高原和戈壁大漠,伏羲氏后裔被华夏排挤,主要也是往南北两个方向跑。土家族一直有“八蛮”、“八部大神”这样的祖先神(土家与突厥皆三苗后裔,尊黄帝土德,处天下、邦国之中,欲安土而重重迁,故以“土”为自称),而缅甸又称“八莫”、福建或称“八闽/七闽”。所以南北以“man/men”(貊、蛮汗、满洲、蛮、曼、闽、……)自称的伏羲氏后裔影响的民族难免也有一些文化同源性,并通过塞人、岛夷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水调歌头·八蛮朝凤阙》

年代: 宋 作者: 无名氏

八蛮朝凤阙,四境绝狼烟。太平无事,超烘聚哨效梨园。笛弄崑崙上品,筛动云阳妙选,画鼓可人怜。乱撒真珠迸,点滴雨声喧。韵堪听,声不俗,驻云轩。谐音节奏,分明花里遇神仙。到处朝山拜岳,长是争筹赌赛,四海把名传。幸遇知音听,一曲赞尧天。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八蛮——八闽——八莫——巴马——波密——帕米尔——驳马——白民国——婆罗门——巴里坤——伯明翰——巴马科——慢八撒
“布民可汗”这称号估计也跟“八蛮”有关。
《山海经 - 大荒东经》:“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食黍,使四鸟:虎、豹、熊、罴。”此白民国为帝俊后裔,在东方。而《海外西经》云:“白民之国在龙鱼北,白身披发。有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此白民国复在西方。两说方位不同,所写情景亦复有异,未知是否即为一国。《淮南子 - 墬形训》有“白民”:白民白身,民被发,发亦白。方位与《海外西经》所记同。
这白民种族特征接近白种人,色素很浅,应该有所本。所谓乘黄,很像是马图腾偶像,背上有角,可能就是早期的马鞍子。这是汉人还不知道骑马术时对这种民族的印象,所以这则史料最迟也可能是在春秋战国以前被记录的。
北宋末年,辽国契丹族的拔里氏族、回鹘族的述律氏族等5个氏族全部改为萧姓,此颇合白民销姓之说,拔里氏可能跟巴里坤有关,述律氏发音也接近“束鹿”、“所罗门”(婆罗门音变?)、“昭武”。现在辽国故地内蒙通辽还有奈曼旗,也是历史的巧合。契丹八部,乃蛮又是八的意思,或许乃蛮本来就是起源自辽西,而后占据金山,蒙元之后其部分族众又等于重返故地了(《大荒东经》有“凶犁土丘”山,可能为匈奴、突厥二族族名合称)。至于汉语、蒙古语、突厥语对于“八”的叫法的不同并形成不同词汇的缤纷复杂化,这也是情理之中的,因为民族交流是一直在进行中,但大数在焉,万变不离其宗!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纪念太祖归马四十周年!!!四十年间,夷羊在牧,愿太祖显灵,赍志重回人间,奋起千钧棒,帮人民扫除一切害人虫,使华夏重回清净全真本然!
发现长城一带古就盛行八部之军政体统。呼韩邪单于就是被南匈奴八部推选出 ...
癯鹤 发表于 2016-9-9 11:55
茫茫九派流中国。其实太祖也是布设九宫八卦阵利用八柱国党派参政议政来簇拥CCP的。
沉沉一线穿南北。南蛮与北狄交,中国不绝如线。中原由此不振。

执政党:中,国,共,产,党
参政党一共有8个:
1:国民党革命委员(国民党在大陆的分支,创始人为宋庆龄,目前有党员8万多人)

2:中国致公党(也就是古代反清复明的那个的天地会,目前主要由华侨和华侨家属组成,目前有党员3万多人)

3:中国民主同盟(主要由从事文化教育以及科学技术工作的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目前有盟员18.44万人)

4:中国民主建国会(主要由工商业者组成,目前有成员10.9万人)

5:中国民主促进会(主要由教育和文化出版工作者组成,有会员10万多人)

6:中国农工民主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分支,主要由医药卫生界人士组成。目前有成员10.2万多人)

7:九三学社(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些爱国学者创立,科学技术界高中级知识分子组成,目前有成员10万多人。)

8: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支持统一的台湾人在香港创立的组织,目前有成员2100多人)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18 22:43 编辑

考古学家在秘鲁发现6200年前“牛仔裤”面料
2016年09月18日 13:5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url=]字号[/url]
打印纠错分享推荐

内容摘要:据俄罗斯卫星网18日援引消息,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秘鲁北部海岸发现一块超过6000年的织物。
关键词:牛仔裤;秘鲁;考古学家;面料;俄罗斯卫星
作者简介:
  中新网9月18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18日援引消息,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在秘鲁北部海岸发现一块超过6000年的织物。
  这块织物碎片是Jeffrey Splitstosera博士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领导下的考古小组在普雷塔进行考古挖掘时发现的,它已经有大约6200年的历史。
  截至目前为止,在埃及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布料距今已有4000年左右的历史。然而,令科学家们感到震惊的不是织物的年龄。他们发现古代织物被染成靛蓝色,这种染料是生产如今流行的牛仔裤使用的。
  所以研究人员开玩笑说,他们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牛仔裤”。分析表明,靛蓝是古代染料的主要成分。
————————————————————————————————————————————————
这则新闻让人想起朱学渊前辈的《华夏西域"蓝夷"考
伏羲氏是五行中东方上帝,色尚青。由于夏尚黑的缘故,某些地方青黑相混,确实从北方民族语言里青黑(呼和喀喇)发音也接近“华夏”。
龙朔元年,以陇州南由令王名远为吐火罗道置州县使,自于阗以西,波斯以东,凡十六国,以其王都为都督府,以其属部为州县。凡州八十八,县百一十,军、府百二十六:月支都督府,以吐火罗叶护阿缓城置。领州二十五:蓝氏州以钵勃城置。大夏州以缚叱城置。汉楼州以俱禄犍城置。弗敌州以乌逻毡城置。沙律州以咄城置。妫水州以羯城置。盘越州以忽婆城置。忸密州以乌罗浑城置。伽倍州以摩彦城置。粟特州以阿捺腊城置。钵罗州以兰城置。双泉州以悉计蜜悉帝城置。祀惟州以昏磨城置。迟散州以悉蜜言城置。富楼州以乞施巘城置。丁零州以泥射城置。薄知州以析面城置。桃槐州以阿腊城置。大檀州以颊厥伊城具阙达官部落置。伏卢州以播萨城置。身毒州以乞涩职城置。西戎州以突厥施怛駃城置。篾颉州以骑失帝城置。叠仗州以发部落城置。苑汤州以拔特山城置。
“悉计蜜悉帝”很像“Schmidt”,好像普鲁士也挺尚蓝色的,普鲁士蓝就是著名的化学染料。
俱禄犍、乞施巘、乞涩职、骑失帝,发音都接近“Christ”,大概跟景教流行有关吧?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22 22:55 编辑

今天是秋分,搞个大新闻见下:
论三教同源萨满根。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23 08:50 编辑

今天看到红山人网友的帖子:秽国大概多大?
名之为苏涂。立大木,县铃鼓,事鬼神。诸亡逃至其中,皆不还之,好作贼。其立苏涂之义,有似浮屠,而所行善恶有异。其北方近郡诸国差晓礼俗,其远处直如囚徒奴婢相聚。
非常奇怪,“立大木,县铃鼓,事鬼神。诸亡逃至其中,皆不还之”,这很像佛教嘛(佛教有宽罪忏悔的功用,但也不免为非法之徒利用)。“苏涂”发音很接近“Stupa(窣堵波)”,“塑堵八”?本人不好读书但爱求甚解,但为求甚解又不得不寻找证据——寻章摘句老雕虫而已,极少通读。
莫非三国时代之前朝鲜就有了佛教?这可是一个重大学术发现
上面的文字出自陈寿(233年-297年)的《三国志》。而现在的学术共识是:
最初传入佛教的是三国鼎立时代的高句丽(朝鲜北部)。据《海东高僧传》卷一载,高句丽小兽林王(高邱夫)二年(372),中国前秦荷坚遣使者及僧顺道送去佛像和佛经。两年后,又有东晋僧阿道赴高句丽。五年(375),小兽林王为阿道建伊弗兰寺,又立省门寺供顺道居住,是为佛教输入朝鲜之始。
(据百度百科“朝鲜佛教”)
用关键词搜索三国志“苏涂”跳着看到上面那段文字,查了查,应该是记载的是东汉时代朝鲜半岛的事,所以明显可见先后关系。窃以为,这实在对于解释佛教在东北亚的渊源因果大有关系。
本人考证过,“马韩”发音很接近“靺鞨”、“摩诃”,“摩诃”在梵语等印欧语系中是“大”的意思,符合“东夷从大”的传统,古代东夷有大人国,渤海靺鞨人的王就姓大。另外推测“韩”可能也有“大”的意思。《诗经·韩奕》:“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韩侯”反言为“侯韩”,韩侯曾霸东北夷,是不是有可能为“合罕”、“浩罕”的词源呢?
《三国志》在“名之为苏涂”前还有“信鬼神,国邑各立一人主祭天神,名之天君。”的文字,看起来又不像佛教,倒有点像日本的神道教。我的学术发现灰了!!!
《山海经·海内经》:“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人爱之。”这个“偎人爱之”,确实像“诸亡逃至其中,皆不还之”及佛教的宽容。本人考证过佛教来源于萨满教,而且“天竺”这个族名可能来自东北夷(本地有“幽都”之名,接近“印度”,南下为殷商,东传美洲还有个“印卡”),这个“天毒”是个证明(完全西迁,本地不留痕迹也正常)。“天毒”或许跟“可毒夫”这个靺鞨国王的称号有一定同源关系。
地藏菩萨梵名乞叉底鹐沙(Ksitigarbha),发音接近“Christian”,也很接近“居西干”,古代朝鲜有长尾鸡,符合桃都传说,或许基督教(鸡笃教,鸡林)、鸡足山等等与之有关。新罗原名“斯卢(斯罗期卢)”、“徐罗伐”(发音接近“徐福”),发音接近“夫鲁(希腊人称之为索利斯"Soris"——发音接近“首里”、“首尔”)”、“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斯拉夫”。很不奇怪中国九华山地藏王菩萨是新罗人。
安徽九华山被视为是地藏菩萨的应化道场。据说唐代有新罗国僧人金乔觉泛舟渡海,来到中国。见九华山峰峦叠起,是修道的好去处,于是在山中择地而居,潜心修行。据说他那时虽已六十岁,但身体异常健壮,“项耸奇骨,躯长七尺,而力倍百夫”(唐费冠卿《九华山化城寺记》)。他择了东崖岩石,终日坐禅诵经,后被山民诸葛节发现,民众大为感动。其事迹传开后,得到本地闵姓山主等人的捐助,于是建寺庙,辟道场。金乔觉去世后,葬于神光岭的月身宝殿,俗称“肉身塔”。据《宋高僧传》、《重僧搜神记》等称,金乔觉“趺坐函中,遂没为地藏王”,过了三载,“开函视之,颜色如生,舁之,骨节俱动,若撼金锁焉,随(遂)名金地藏”。
(据百度百科“地藏王菩萨”)
新罗是古朝鲜-句丽-马韩国后裔,古朝鲜-句丽-马韩国属于幽州(幽冥——地藏),地藏菩萨之在世因果,或许就是佛教由东北夷萨满教经三危(三昧)西传雅利安融合印度教、拜火教之后改良形成佛教的历史映照。
继续说“苏涂”,查百度百科“佛塔”:

根据佛教文献记载,佛陀释迦牟尼涅槃后火化形成舍利,被当地八个国王收取,分别建塔加以供奉。
另外,还在释迦牟尼一生中有纪念意义的八个地点,如诞生处的兰毗尼花园、成道处的尼连禅河、首次说法处的鹿野苑、安居处的祗陀园,从忉利天下处的桑迦尸国曲女城,化度分别僧处的王舍城、将入涅盘处的毗耶离城,涅盘处的拘尸那城,建造了八大灵塔,依次称作聚莲塔、菩提塔、吉祥塔、神变塔、天降塔、和平塔、胜利塔、涅槃塔,这些塔都是有纪念意义的。
在青海塔尔寺建有善逝八宝塔,西藏布达拉宫建有如来八塔也都是为纪念释迦佛八大事迹而建造的。
很有意义呀,“塑堵八”的意义,如来自现!我们常说七级浮屠,连上存放舍利的地宫也相当于八级,而佛塔也多八面塔,都是有缘故的,有因果的。本人考证过“佛陀”跟“伏羲”是同源词,伏羲始创先天八卦。
当梵文的stupa与巴利文见Thupo传入我国时,曾被音译为“塔婆”、“佛图”、“浮图”、“浮屠”等,由于古印度的Stupa是用于珍藏佛家的舍利子和供奉佛像、佛经之用的,亦被意译为“方坟”、“圆冢”,直到隋唐时,翻译家才创造出了‘‘塔’’字,作为统一的译名,沿用至今。
“塔婆”发音接近“秃发(拓跋)”和“吐蕃”,“窣堵波”发音接近“孙波”、“苏毗”,不知道有没有同源关系?佛教就是“秃发”的,而拓跋鲜卑(本人认为“拓跋”这个氏族名称跟“黄帝女魃”或许是同源词,而辽太宗被做成“帝羓”木乃伊上跟古埃及传统下跟各国红朝诸太祖卡卡关联,印加帝国好像也有类似传统。黄帝之臣左彻曾刻黄帝木像——依照木像主持政事,不正是“木乃伊”么?所以制造佛像这种传统为何在中国大行其道也是有深层文化根基的,而马韩的天君也未必不像左彻)入主中原,跟梁朝对应,倒是最提倡佛教的(还经历了太武灭佛运动,过犹不及!)。其中肯定大有因果关系。吐蕃来源于发羌,而“北发”最初也是东北夷,发羌或许就是北发西迁统治了高原土著(虽说汉藏同源说使得羌汉同源论得到共识,但是一个事实是,历史上东北少数民族是统治青藏的主流,见于史册的如东夷有虞氏治理三危的三苗、吐谷浑、元、清)。北发西迁可视为广义塞人(正好经过后世长城塞上地,可能把“萨哈林”这词一直传到“撒哈拉”,不毛之地,不发之地),北发原在坝上,南下为亳(亳比毫毛大,为“发”;南下为“塞罕”——商),成汤商都故名之,《史记·五帝本纪》:“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北山戎、息慎,东长、鸟夷”,可见早在五帝时代南方也有北发,则此北发可能也很早就有做岛夷的,不奇怪商人的前身部落应该就有远洋航海传统,越裳氏可能就是南下的船商(经商都是为了发财,至今粤人还喜欢“发”——8),因为东北夷把鸡当做圣物,不奇怪越裳氏进贡中原的特产宝物往往是白雉。
《三国志》记载东沃沮:“举家皆共一椁,刻木如生形,随死者为数。”这种刻木像的传统,似乎也跟古埃及、古罗马(及之前的伊特鲁里亚)的棺椁塑像乃至某些太平洋民族(包括某些印第安民族)图腾柱类同,或许是同源的日石文化现象?
“窣堵波”还可能跟“三巴”、“粟特”、“粟末”、“斯坦”、“苏丹”、“素宛”、“苏完”、“松花江(宋瓦江)”、“松巴”、“松巴哇”、“宿务”、“苏瓦”、“塞班”、“三佛齐”等词汇形成过程中的约定俗成有一定关系。
此中有真意,此中有真意!realize,如来兹:
阿罗汉(梵语arhat,巴利语arahant),亚伯拉罕(阿无罗汉)发音其实很接近“乌洛浑(兀良哈、乌梁海、阿尔罕)”、“乌桓”。朱学渊前辈考证乌洛浑、乌桓就是山戎,乌拉、阿林、阿赖是阿尔泰几种语言里“山”的意思(“阿里”在高山族语言里大概也跟“天-山”有关),阿拉拉山也是西亚传说中大洪水后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梵语“阿”通“无”,“阿尔”和“乌拉(尔)”其实对应,“乌尔”或许就是“不二的城丘”之义,在阿拉伯语中,“阿尔罕布拉”是红色的意思,对应蒙古语“乌兰”发音也接近“乌拉”,或许跟连山八卦把南方作为“乾——天”有关,南方五行五色中属火,尚红色,因为周易把“乾”指向西北方也就是亚洲中部这个地理中心,连山易有没可能是在南西伯利亚创造的呢?那里的南方是欧亚大陆地理中心——昆仑,乌斯季伊希姆(Ust-Ishim)古人很有意义,乌斯特——红色,伊希姆——伊始模、仪式穆、意识慕、易肸目。帕米尔高原古代有个无雷国,其实也是乌拉、阿里(“无赖”本来也是个中性词),帕米尔有八帕,北有阿赖岭。阿赖耶,梵语alaya之音译。为八识(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等识)之一,九识(八识及阿摩罗识)之一,又跟“八”挂靠了。帝之下都昆仑很大,新疆三山两盆及周边可能就是昆仑的范围,窃以为阿尔泰山青河县三道海子那巨石堆也是一种昆仑丘的模拟,三层玄圃构造。阿摩罗识,梵语amala-vijn~a^na。即第九识。又作阿末罗识、庵摩罗识、唵摩罗识、庵摩罗识。意译无垢识、清净识、如来识。此识为真谛系之摄论宗所立。“阿摩罗”发音接近“亚伯兰”,而末代印卡王称号为“图帕克·阿马鲁”,在印第安人奇楚阿语中意即“闪光的蛇”,象征着勇敢和智慧。由此可见“阿摩罗”这个词汇,或许与龙蛇崇拜的伏羲氏有关。又可见“图帕克”和“拓跋”也是同源词,“秃发”,也是脑袋闪闪发光么。以上是由“山天相关”的原始崇拜意识推导而来;类似地“幼发拉底河”、“密西西比河”、“乌苏里江”、“乌拉圭”之名可用“水天相连”解释。
再看《三国志》:
在带方之南,东西以海为限,南与倭接,方可四千里。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辰韩者,古之辰国也。马韩在西。其民土著,种植,知蚕桑,作绵布。各有长帅,大者自名为臣智,其次为邑借,散在山海间,无城郭。有爰襄国、牟水国、桑外国、小石索国、大石索国、优休牟涿国、臣濆沽国、伯济国、速卢不斯国、日华国、古诞者国、古离国、怒蓝国、月支国、咨离牟卢国、素谓乾国、古爰国、莫卢国、卑离国、占离卑国、臣衅国、支侵国、狗卢国、卑弥国、监奚卑离国、古蒲国、致利鞠国、冉路国、兒林国、驷卢国、内卑离国、感奚国、万卢国、辟卑离国、臼斯乌旦国、一离国、不弥国、支半国、狗素国、捷卢国、牟卢卑离国、臣苏涂国、莫卢国、古腊国、临素半国、臣云新国、如来卑离国、楚山涂卑离国、一难国、狗奚国、不云国、不斯濆邪国、爰池国、乾马国、楚离国,凡五十馀国。大国万馀家,小国数千家,总十馀万户。辰王治月支国。臣智或加优呼臣云遣支报安邪踧支濆臣离兒不例拘邪秦支廉之号。其官有魏率善、邑君、归义侯、中郎将、都尉、伯长。
“桑外”发音接近“三危”;“大石索”接近“塔吉克斯坦”;“优休牟涿”接近“约翰马扎”;“伯济”——“百济”、“宝鸡(“鸡林”)”、“勃尔只斤”;“速卢不斯”——“斯拉夫”、“徐罗伐”;“日华”——“叶赫”;“古离”——“高丽”、“克烈”、“古里”;“怒蓝”——“纳兰”;“月支”——“月氏”、“罗刹”;“咨离牟卢”——“孜然木鹿”;“素谓乾”——“素宛”、“松花江”、“苏维埃”;“莫卢”——“摩洛哥”、“马六甲”;“卑离”——“贝利”、“巴黎”;“占离卑”——“加勒比”;“狗卢”——“高丽”、“高卢”;“卑弥”——“八蛮”、“Burma”;“监奚卑离”——“迦师巴利”;“古蒲”——“库普”;“致利鞠”——“查理”;“兒林”——“尼日尔”;“驷卢”——“斯卢”;“内卑离”——“尼泊尔”、“那不勒斯”;“感奚”——“堪萨斯”;“万卢”——“畖留”;“辟卑离”——“柏柏尔”、“芭芭拉”;“臼斯乌旦”——“旧瑞典”;“一离”——“伊犁”;“不弥”——“八闽”、“波密”;“支半”——“日本”;“狗素”——“高斯”、“姑苏”;“捷卢”——“杰拉尔德”、“直鲁古”;“牟卢卑离”——“马布里”;“臣苏涂”——“克里斯托”;“莫卢”——“木鹿”、“门罗”、“穆勒”;“古腊”——“古里”、“古拉格”;“临素半”——“里斯本”;“臣云新”——“克里斯汀”;“如来卑离”——“儒勒贝利”;“楚山涂卑离”——“克里斯托巴黎”;“一难”——“阿伊努”;“狗奚”——“高斯”、“姑师”;“不云”——“巴彦”、“富蕴”、“巴布延”;“不斯濆邪”——“波斯分塞”;“爰池”——“焉耆”、“允常”、“月氏”;“乾马”——“喀木”、“昆明”;“楚离”—“库里”、“渠犁”、“车里”、“查理”、……。东夷古有禺知,辰王治月支国,或许就是保留的远古记忆。地名族名会随着人群迁徙交流而传播扩散,而且不同的语言方言也会造成口音的差异,所以不要张冠李戴,也不要以为同名的张三、李四、王五都是同样的人。当然可能不一定都正确对应语言渊源流变,但是其中有一些很可能能证明本人在《龙华起信论》中提到的史前全球化文化传播的问题。所以不奇怪,秦始皇寻找的“安期生”或许就是安琪儿,“羡门高誓”或许就是沙门(萨满)和Christian(高丽祀神,天君祭祀的鬼神,上帝也,高氏的上帝,很高大上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三国志》(高句丽)跪拜申一脚,与夫馀异,行步皆走。
不知道满族的打千是不是与之同源的东北夷古老习俗。也不知道高句丽的这种跪拜礼是不是类似下面塞人武士的单膝跪地礼。这种礼俗似乎在印欧人群里比较流行。所以东到亚洲东部,西到欧洲西部,整个欧亚大陆北方都有单膝跪拜的风俗,也不知道更早的起源是不是旧石器时代欧亚大陆北边的狩猎人群。不知道美洲有无此类风俗?

青铜武士像,新源县1983年出土。(自:http://news.hexun.com/2014-10-30/169842283.html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25 19:31 编辑

鹿邑——拉伊——德鲁伊——路易
满番汗——马布海
帻沟漊——置沟娄——介葛卢——扎格罗斯山
不耐——拂涅——渤泥——渤海——波罗奈——伯力——附离——版纳——巴厘——巴黎——伯尔尼——波尔——扶南——富拉尼
木客——木杆可汗——马克——谋克——马利克——靺鞨——摩诃末——麻姑——麦加——妈阁——玛格丽特——玛丽亚——马来亚——马里——马拉——毛利——毛里塔尼亚——摩洛哥——马赫迪——摩勒——木鹿——木兰——汨罗——弥勒——马达加斯加
打耳班(铁门关)——达坂——大阪(Osaka,阿萨迦,峨塞克,“关塞”,在日语里似乎也把这二者结合了起来)


刚才看到网友MNOPS的帖子转贴一篇知乎大神的文章,略有心得:


(马来西亚小黑人种族)萨凯族(Sakai)——塞克(侏儒曾被华夏驱往边裔,边裔就是边塞)

《荀子--非相》中记载西周著名的贤臣闳夭的状貌:“闳夭之状,面无见肤”,唐代人杨倞注释说:“多鬓髯,蔽其肤也 “(《荀子注》)。
《大荒北经》:“有人方食鱼,名曰深目民之国,朌姓,食鱼。”郭璞注:“故类也,伹,眼绝深,黄帝时姓也。”


毛民国多须特征或许是中纬度印度-地中海-高加索-天山-阿伊努原始人群的典型进化特征。
僬侥、侏儒与英语“dwarf”音近,应该是同源词。僬侥近小孩、少年,英语“small”、“short”明显也与汉语是同源词。说明印欧与华夏先民均与僬侥氏早期接触。
因为侏儒没有身材体力不能胜任农工战争需要,所以对于统治者需要扬长避短,因为侏儒才艺还可以,举办party use 他们做 “俳优”也算人尽其才。君子国,大人国,莫非是侏儒氏从本族角度传下来的史料(相对论)?没有君子不养艺人哪!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通古斯学的权威史禄国先生(Shirokogorov)说:“事实上令我吃惊的是,常常可以在越南人中看到有通古斯人的相貌”。


三苗九黎南北逸,北昌黎南苗黎。也符合本人认为商人前身部落就有岛夷,越裳氏就是泛海南迁的东北岛夷的推测。典型蒙古人种的形成确实是个谜,好像是比黑人、棕人、白人的形成历史都晚,考虑到美洲也算蒙古人种,东亚北部蒙古人种最典型,东北亚的确很像原始蒙古人种的形成地。但可能也不是原生演化,很可能与本人在《亚特兰蒂斯新解》所言亚特兰蒂斯遗民(夷狄)的逃生迁徙有关,遗民体质类型接近原始美洲人种,到东亚碰到土著形成蒙古人种。继续西进形成突厥藏缅人种,继续西进融合到高加索人种里了。典型原始高加索人种可能是毛民,而美洲人种毛发稀疏,可能形成了一些毛发不那么浓密的新高加索人种。这也是古代中国史书记载西方某些文明国家的人种有类中国的原因。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9-27 22:41 编辑
三苗九黎南北逸,北昌黎南苗黎。也符合本人认为商人前身部落就有岛夷,越裳氏就是泛海南迁的东北岛夷的推测。典型蒙古人种的形成确实是个谜,好像是比黑人、棕人、白人的形成历史都晚,考虑到美洲也算蒙古人种,东亚北部蒙古人种最典型,东北亚的确很像原始蒙古人种的形成地。但可能也不是原生演化,很可能与本人在《亚特兰蒂斯新解》所言亚特兰蒂斯遗民(夷狄)的逃生迁徙有关,遗民体质类型接近原始美洲人种,到东亚碰到土著形成蒙古人种。继续西进形成突厥藏缅人种,继续西进融合到高加索人种里了。典型原始高加索人种可能是毛民,而美洲人种毛发稀疏,可能形成了一些毛发不那么浓密的新高加索人种。这也是古代中国史书记载西方某些文明国家的人种有类中国的原因。
癯鹤 发表于 2016-9-25 09:00
广东西樵山文化就有类似北方新石器时代的细石器。
炎帝时代就扩张到四裔。《大越史记全书》记载越南人自称炎帝之后,很不奇怪南越国土著贵姓为吕姓
古列加——骨力干——古里甲(瓜尔佳,廓尔喀见瓜尔佳,小巫见大巫,只能脱盔挂甲缴械投降了)——固尔扎——挂甲屯——廓尔喀——格鲁吉亚
葛天氏——卡迪尔汗——开题——格登山——噶尔丹——加德满都——哥特——凯尔特——乍得
巨燕——居庸(就在燕国呀!按东北夷喜欢“自大”,有高句丽、无极、室伟、大渤海、……,巨燕也合情合理)——巨野——居延(潴野泽)——古列延
禭神——燧人氏——苏伊士(明显与汉语“隧道”同源,不过转化为“运河”之义,类似蒙古族化铁出山传说,古代在石质山区或高原采矿石、营洞窟、凿隧道、挖栈道、开运河,工具落后为了工程进度常用火攻)——Swiss——室韦(室伟,大山洞)——肃慎(息慎,Swiss这个词里可以抽出“肃”,也可抽出“息”这个词素)
盖马——γ(希腊字母和朝鲜盖马高原东南西方向的山势神似,言从神出呀!)——German(旧德国有东普鲁士,也略像希腊字母γ)——喀麦隆——科摩罗
大加(古朝鲜语的“加”可能与汉语“官”以及英语“governor”为同源词)——屠各——达干——达官营(郭德纲这艺名也取得好呀!)——朵甘——德干——东莞——大衮(Dagon)——达喀尔——大公(grand duchy,其实是duke与“大加”可能同源,但grand也似乎与“官”同源,其实这英语俩词反言的话,倒是接近“达官”哩)——多哥
莫利可汗——毛利——木里——梅里雪山——木鹿——穆勒——玛丽亚——目连——马里——苗栗——马来——摩勒
颉跌利施可汗——斯大林——斯特劳斯
匐职可汗——蒲圻——蒲察(富察)——普者黑
乌迈女神——巫马——妩媚——倭马亚——woman——乌蛮——武鸣
伊阿松——译吁宋——Jason——耶稣——也速该——也孙(这个名号可能由塞人和岛夷传播遍欧亚非)
科尔喀斯(古希腊人认为其可能与埃及人有渊源)——吉尔吉斯——喀尔喀——库尔干——廓尔喀(与“古列加”又成了接龙)
科普特——科佩特——科布多
可敦(坤、queen,母亲如同大地生养万物一样,用甘甜的乳汁哺育孩子)——奎屯——和田(和田是“地乳”的意思。黄帝吃的玉膏,大概就是乳酪,塔里木小河遗址考古发现最古老的乳酪)
(不周山)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员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汤汤。黄帝是食是飨。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而投之钟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栗精密,浊泽而有光。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不祥。自峚山至于钟山,四百六十里,其间尽泽也。是多奇鸟、怪兽、奇鱼,皆异物焉。——《山海经·卷二·西山经》
“峚山”不知道跟“哈密”有无语源关系,这里所说的不周山有没可能是哈密-吐鲁番这里的地貌?吐鲁番盆地西北有达坂城峡谷,但是那里海拔也高,上去后似乎又是看到昆仑的另一层玄圃呢(其实整个塔里木盆地更像不周山),“峚”发音也接近“蜜”、“milk”。这峚山大致在乌鲁木齐一带吧?钟山之阳是伊犁,丹木或许是大枣(date,沙枣花更像是黄色的,不过似乎其他特征不太对)。当然不是定论,这只是一种假设而已,我论述的这些不作为推翻我其他观点的证据!当然我没去过新疆,不熟悉那里的风土人情,很愿意得到曾天山等人的斧正指教。
本人认为亚特兰蒂斯人本来就移民中东,后来遗民到达东北亚后,又有通过塞人、岛夷两支西迁的,最后在中东形成了我们这次文明的主要源头。遗民的迁徙也不完全是往而不返的单线旅行(如果单为游猎而不是定居,那时因为全新世之初经历自然灾害万象更新,各地人口稀少大部分地方还没有被人圈占地盘限制通行。那么如果一个人长命,其一生就足够转遍三大洲了,如果一个人群锲而不舍,足够完成长征——是播种机、宣传队),我认为西迁的人群中一直有一批母系氏族的群体(西王母部落),本来由东亚西迁后来又东迁,大概是炎黄部落的祖先,而且这支部落曾长期(伏羲氏时代)在阿尔泰山一带盘踞(那些蒙古人种特征的,可能就是炎黄的老外祖母部落),炎黄部落的父系大概就在长城沿线(伏羲氏后代,具体不敢说),与西王母部落和亲,于是有了我们华夏。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0-18 20:30 编辑

15# 癯鹤

今天忽然想到,白狄中山国铁冶技术很发达(见帖子 从洪门和共济会的相似标志而想到的),前辈学者说狄或许是狄历的省称,而后世为铁勒。又据大家考证,铁勒后为突厥,突厥最早就以冶铁著称。白狄-铁勒-突厥,所以感觉“铁”跟“狄”关系真亲密。
本人还考证“司马”、“石门”跟英文“smith”应该也是同源词。土耳其语“铁”发音如“狄密”(除了百度,一筹莫展,没查着维吾尔、哈萨克语“铁”怎么说,遗憾呢!),“密”跟“smith”中的词干发音接近。由铁与突厥的关系,忽然感觉“拔悉密”氏这个族名或许就是英语“black smith”这个词的同源词呢?此中有真意,此中有真意!急急如律令!
嘿,奇怪乎?互相有关系的汉、突语没有“拔悉密”的本义,而远在万里之外的英语竟然有其原义?凌乱乎?不必,其实盎格鲁撒克逊人很可能就是从东方迁徙到欧洲的,几千年前,现在不还是说不定么?“盎格鲁”发音如“应龙”,撒克逊明明就是萨迦人(塞克人)的儿孙嘛!从吐火罗人的分布,可假设欧洲即使大部分可能是土著,但是王族望族说不定是东方起源呢?(鄙人认可雅利安人起源于中亚东部甘新一带的说法,是被三苗驱赶的鬼方,不然从文物和文化遗址来看,欧洲远古比我们中国还先进发达,咋他们一点历史记忆都没有,反而在我们的史籍中频露马脚)。当然英语中另有“iron”(铁)这个词汇,或许跟古希腊爱奥尼亚有关,毕竟对于欧洲来说,那里文明早,接近最早的冶铁地赫梯,或许古代有些欧洲人最早在那里见到铁这种金属,于是给予这种金属得到了这个名字。古希腊爱奥尼亚学派创始人叫“泰勒斯”,发音也很接近“铁勒”,巧合呀!
言必称希腊?历史的真相不应该被掩盖,不是民族自卑感作祟,而是发觉到历史中隐藏的我们祖先参与整个世界文明起源的重要工作的民族自豪感激发,我以为汉族最早的历史也是从中亚而来。全新世初期逃难的亚特兰蒂斯后裔携带部分东亚土著西迁,在阿尔泰山定都为天下中央,还有继续西进的探索者(或者是阿尔泰山派出的勘察队远征军)参与中东、南亚、欧洲文明的诞生(埃及曾为世界文明的老大,而“科普特”、“科佩特”、“科布多”发音与英语“capital”接近,可能是西迁的痕迹),因为西方本来就有更多亚特兰蒂斯文化遗产,所以那里文明更容易诞生。西方诞生的文明要素多多少少又通过隶属、进贡、商贸、求仙(传教)关系又携带到东方。中亚正好是东西方的节点,文明交流的大门(哈密——夏门,大门,类似的有海上丝绸之路的厦门)。
这种途径有塞人和岛夷两种途径( 全数迁移理论)。塞人的途径,东亚的神明在昆仑山西王母那里,就是中亚昆仑(新疆三山及附近地带)。岛夷的途径,东亚的神明在东王公(太昊、少昊、东皇太一)那里。其实两者是统一的,东方上帝伏羲又据说出生在天水,少昊是西方上帝,东皇太一其实就是敦煌、塔吉克的同源词。华夏是五方上帝的后代(其实五方上帝有时间早晚,本质上南、中、西、北方上帝都相当于东方上帝的后代),可视为东王公(波塞冬?)的后代,从西王母那里东亚不仅得到白玉,而且还有马牛羊驴、小麦、金属冶炼技术等等(这些很明显是在华夏文明初期就具备了),西传的不仅有丝绸,还有制陶技术、黍粟稻(稻子更可能从南方海路西传)等等。这才可以解释史前遗址的相关发现,不然这些事物是怎么传过来传过去的?完全是无名的人无意识的传播么?
有无相生,相反相成,黑、白也不是绝对的,铁虽是黑色金属,然而初冶炼的没有氧化的单质态铁金属是银白色的,所以“白狄”对“black smith”也很正常(英语自身也一样相反相成,bright、blank、bleach发音接近black而意义与则相反——当然翻译成汉语也可见英汉思维的不同)。东欧、中亚把中国(汉人)称为“契丹”(黑泰),“契丹”据说是“镔铁”的意思。刚才专门查阿拉伯语,“铁匠”发音如“黑蛋”,应该就是“赫梯”的衍生词。咦,好象是同源词呀!是不是东方这些狄人就是赫梯人的同类哦?不好说,因为他们都是“提、狄、德、特、达”为自称,这如今也是欧亚大陆北部很多民族名都有的,肯定是远古就已经传播开来了!“赫梯”的另一个同源词“浩特”至今还是蒙古语“城市”的意思,而对于北方游牧民族,汉人是筑城居住的,所以汉化的契丹跟汉人在蒙古人眼里最终一样。汉人也跟赫梯相关了,犹如献哈达这种文化本来是蒙古族传给藏族的,如今成了藏族的特色。不过就冶铁术来说,汉族跟赫梯可能还真有关,《山海经》、《禹贡》都记载了铁矿、铁(这也成了两书成书年代晚近的证据,因为如今考古发现中国冶铁业还早不到那个时候),假如这是正确的,那么赫梯有可能是中国的狄人西进形成的民族;当然对于讲证据的考古学、历史学,需要有文物等来佐证这方面情形则反过来了,冶铁术可能是赫梯东传中国的塞人、戎狄的。不过文物能被发现的肯定也都是九牛一毛,可以证实、证否的情况也有限。
以上是看到下面这则新闻的感慨,突厥人的冶铁史有无可能更早呢:

考古发现新疆最早冶铁 距今3000多年



分享 12评论
2016年09月13日12:34 中国新闻网
考古发现新疆最早冶铁 距今3000多年

分享 12评论

  原标题:考古发现新疆最早冶铁距今3000多年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部工作人员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对新疆尼勒克吉仁台“聚落遗址”进行挖掘时,除发现新疆最早使用煤炭痕迹外,还发现了铁块,这将新疆使用铁的历史上推至3000多年前。 朱景朝 摄 尼勒克吉仁台“聚落遗址”现场。 朱景朝 摄
尼勒克吉仁台“聚落遗址”现场。 朱景朝 摄
  中新网尼勒克9月13日电 (记者 朱景朝) 记者13日从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部了解到,考古部工作人员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对新疆尼勒克吉仁台“聚落遗址”进行挖掘时,除发现新疆最早使用煤炭痕迹外,还发现了铁块,这将新疆使用铁的历史上推至3000多年前。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部馆员王永强13日介绍说,考古部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对新疆尼勒克吉仁台“聚落遗址”进行挖掘时,发现了煤灰、煤渣、未燃尽的煤块以及煤的堆放点,意味着青铜时代生活在这里的人类已经开始使用煤炭,距今3000多年。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研究室主任阮秋荣称,在公元前1000年前的青铜时代的“聚落遗址”,不仅发现了的煤,还发现了铁块,“这是新疆冶炼铁的最早发现,将新疆用铁的历史上推至3000多年前。而此前的发现都没有超过公元前1000年”,他说。
  记者13日在尼勒克吉仁台“聚落遗址”现场看到,遗址分布在高地上,每一个长方形的遗址边界都会看到插入地下的石片作为分隔,遗址内依然清晰可见使用煤的痕迹。阮秋荣说,发现的铁块已经送相关部门收藏并做进一步研究。
  阮秋荣表示,遗址下面是伊犁河的支流,向外走不到1公里就是肥沃的平地,可见在当时这里就是一个适宜的居所,“这是青铜时代的人类选择在此生活的原因”他说。(完)
责任编辑:高玉营

——————————————————————————————————————
关于突厥的铁,专门搜了百度百科“突厥铁”词条:

————————
突厥铁的由来
编辑早在传说时代,突厥人就已经掌握锻铁技术了。据《隋书·突厥传》云:"突厥之先,平凉杂胡也,姓阿史那氏。后魏太祖灭沮渠氏,阿史那以五百家奔茹茹,世居金山,工于铁作。"投奔茹茹(柔然)之后,阿史那氏的突厥人成为以铁为贡品的依附部落,被茹茹主阿那瑰骂作"锻奴"(见《周书·突厥传》)。这个靠铁起家的游牧部落,在立国后依然以"工于铁作"自炫。568年初,前往西突厥汗庭报聘的东罗马使团,"抵康居,有若干突厥人向其售铁,弥南(Menandre)以为其意在示使臣知其国饶有铁矿"。

突厥铁的资源编辑
突厥汗国的铁矿资源,以属部黠戛斯最丰富。每逢暴雨冲刷,矿脉即露出地面,以致有"天雨铁"的误传。《太平寰宇记》卷一九九对此作过合理解释:"其地产铁,因暴雨树凉而出,既经久土蚀,故精利耳,若每从天雨,而人畜必遭击杀,理固不通。贾耽云:"号曰迦沙,每输之于突厥。"

突厥铁的使用编辑
"工于铁作"的突厥人,特别善于制造马具和兵器。除铁制的马镫、马勒外,在射猎和战斗中广泛使用的铁箭镞,尤其式样繁多,制作精巧。据考古学家研究,古突厥人的铁箭镞,按其形制可分8类30款。第1类三校响箭,式样多达10款。在出土的220件铁镞中,响箭180件,占总数81%。由于古突厥时代特别流行三棱响箭,因而,唐代史书在记述其军事装备时,才会特别突出"鸣镝"的威力。唐玄宗《命姚崇等北伐制》中所说的"默啜素称杰骛,呜镐于狼居",也同样以放射响箭作为突厥可汗犯唐的象征。
在突厥的铁制工艺中,尽管箭镞精良,农具生产则完全外行。因此,当咸亨中(670-673),六胡州的突厥降户被遣返时,为了适应定居农事的需要,默啜可汗就开口向则天皇后索取"农器三千具,铁数万斤"了。
可见,靠铁起家的突厥人,从根本上说只是草原上的铁匠,他们的工艺水平有明显的局限性,决不是农、牧兼通或耕、战双全的。
——————————————————————————————
而突厥为啥又叫汉人“黑泰”,大概是因为其冶铁术并不出汉人之右。汉人冶铁术是从中亚学来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是根据本人的推测,作为天下之中的昆仑也就是中亚,本就是汉人故土?汉人冶铁术真就比赫梯、突厥都早(学术研讨,不同意者轻拍)?“天雨铁”的传说,又突然让人想到最近新闻:新疆曾发生世界最大陨石雨 陨落带长达425公里,本人在全数迁移理论中考证祝融共工神话可能来源于这个陨石雨。这场陨石雨降下不少陨铁(注意这对于古人是很神圣的,如麦加天方那里)。可能成了矿物标本(注意格陵兰岛的爱斯基摩人都会用陨铁打制工具,而爱斯基摩人和南西伯利亚人血缘关系密切),可能人们在寻找陨铁过程中发现了类似的铁矿,于是很早(陨石雨之后)就开始了使用陨铁甚至冶铁的试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1-16 19:06 编辑

天人感应呀!天人感应!论证阿勒泰就是昆仑山,结果今年阿勒泰大雪纷飞!言从神出,天机在也!


新疆阿勒泰大雪后 汽车变成了这样

支持 键翻阅图片列表查看高清查看大图
全屏观看

2016.11.16 06:48:52
















00:00 / 00:00

2016年11月15日夜,新疆阿勒泰迎大雪天气。停靠在路边的汽车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供图:视觉中国

——————————————————————————————————————————————
瑞雪兆丰年,虽然对于今年的牧业是一个艰难的时候(记得匈奴的衰亡就跟大雪有关,不过乌孙国也就是哈萨克的先民倒是获得了反败为胜的机会),顺祝乃曼无恙!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1-16 19:38 编辑

网上说维吾尔语“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汉字一字一音,名实相符,真方便)的读法依次是:“拜”“起该”“义起”“都儿”“拜西”“嗷了待”“也了待”“赛开斯”、“吐酷斯”、“梗”。刚才查了一下土耳其语“八”是“sekiz”,哈萨克语“八”是“сегіз”,发音很接近“塞克”(塞克氏,氏表示复数),看来乃曼认定的哈萨克(哈塞克?)先民“塞人”还真就是以“八”为名的(“黠戛斯”也就是“柯尔克孜”好像也差不多同源);查了土耳其语“九”是“dokuz”,哈萨克语“九”是“тоғыз”,八卦加上中心成为九宫,九似乎是九黎九夷和华夏圣数,北方游牧民族如蒙古族突厥族也崇拜九,常有九姓一说,“突厥”大概就是以“九”为名——“吐酷斯”。八方四塞处于周边(塞人就是因为处于华夏边缘而得名,虽然只是一边角,但“塞”的本义是四面八方都围堵——闭塞,看来汉语保留着原义),突厥人重视中宫汗庭的权威(《阙特勤碑文》),五行中宫为土德,大概也可作为突厥族名之一说。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八九不离十,加上我们华夏就是“十那”(sino,China,支那,“支”字乃手持十字也),其实“辛”作为天干第八位次,语源估计也跟塞人和“sino”(辛那,高辛氏,汉朝中间有个新朝)的“八”有关,因为“sino”是从赛里斯人这个名字而来,赛里斯人很可能本来就是指的某一支塞人,后世成为西方对中国人的称呼(即使西方人含混了本义,但言从神出,名从主人,约定俗成,大有深意)。《史记·五帝本纪》:“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谓之‘八元’。此十六族者,世济其美,不陨其名。”已经论证过高阳氏的八恺可能跟八滑是同源词,这 高辛氏有才子八人,大概又可进一步论证就是天干的“八”跟“塞人”跟高辛氏是相关的。估计基督教就是中国传过去的,所以有有古实、示拿等地名,其实这些地名中发“十”音的就是汉字“十”——音义皆通,所以基督教以十字架为信物也,可能有些学者已经研究出这个意思,不过是为了把《Bible》中的上帝选民跟中国人联系起来,这下我也从相反的方向论证了西方上帝就是少昊,西方基督教也可能是东方传过去的,倒是等于双重验证(还是循环论证?)一个事实——史前全球化。
作为语言活化石,汉语可是大有深意。伊斯兰教传回中国被称为“回回”,应该不止是得名于“回鹘”。回者,回环一圈,圆满也(似乎穆众朝拜天方的功课也有同理之处,在国人看来,去了又回,也算回族名号可备一说之意义)。作为轮回,在十进制中以十为一阶轮回(注意回回相当于回环两次,实际相当于二十,在《龙华起信论》中本人论证过“克”表示“二十”的深奥含义,“可可”相当于四十,也是一个比较神秘的数字,另外回环两次,也类似亚特兰蒂斯的外城),所以“十”相当于画圆圈(太阳崇拜,轮回观念),英语“cross”(发音如“古实”、“固始”、“姑师”)、“circle”音义接近汉语“口塞”、“塞口(扣合)”、“啬扣(啬咎如赤狄跟亚伯拉罕教有渊源)”,而汉语天干第十位是“癸”(归,鬼方?回回?),发音接近“Christ”。亚伯拉罕(易卜拉欣)宗教本来源于东方,西王母部落西传,回来是归宁哩——无怪乎西北回族聚居地有“回中”、“会宁”地名,安拉的指引乎?伊斯兰教可以娶四个妻子,就是模仿高辛氏么?本人也论证过墨家跟穆教的雷同。“易卜拉欣”这个名字就大有深意,“辛”就是高辛氏也就是上帝(高辛氏帝喾位列在五帝里面,不过五方上帝没有他,因为到他的前任就截止了,这正好可以说这种宗法神教是高辛氏时代确立的),“拉”可以视为太阳(或为类似“阿尔”这样的归属词),“易卜”也就是“阏伯”、“鄂博(敖包应该就是“商丘”也)”,“阏伯”是高辛氏的儿子,可能就是契,既然名字中带有伯,应该就是庶长子(元妃不是他妈,弟弟实沈也就是挚或弃夺了他的地位做了嫡子,所以商人后裔最恨的一句话就是“他妈的”——他妈嫡)。估计实沈就是用羊羔供奉上帝获得嘉奖祝福的,就是羌人,不奇怪商人憎恶这种搞假冒伪劣坑害上帝的行为(估计无奸不商是因为灭了商朝的周人及其后续王朝重农抑商造成的,商人本来最讲诚信,有了一般等价物,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不然何以将货贝和手工业品带到各个今日所见的考古遗址),把羌人拿来祭祀上帝(心说:“大爹呀,上帝呀,你不是说希望牧羊人的儿子做祭品么,孩儿这就给您献上。”)联系周人跟有邰氏和犹太很多名词的对应,夏甲和夏朝名号的巧合(巧合处不止在发音),这么来看,亚伯拉罕极可能是中东的高辛氏部落——不可完全对应,不然《圣经》、《史记》的记载就互相打架了。其实本来就不是一件事,哪能指鹿为马,应该是《圣经》、《史记》记载的是宇宙量子计算机在不同地方不同条件下运用同样算法得到的类似结果(史前全球化,是神的旨意神的传说,还是共同文化源头亚特兰蒂斯?比较历史唯物主义的我认为是后者),类似自然界常见的趋同现象和共生关系。我竟然忽而感觉唯心主义也莫名的,嗨,不好说,佛曰:“不可说!”不说了,么么哒!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 22:37 编辑

19# 癯鹤
塞人岛夷合起来,就围拢了四塞形成轮廓,是为“circle”,跟“塞克”应为同源词,近义有“库仑”(蒙语)——“昆仑”,也与汉字“括”、“廓”、“裹”是同源词。今天看新闻《郭台铭50天敲定610亿投资背后的野心》里面有一个信息:
根据合作协议的内容,堺显示器株式会社(Sakai Display Production, 以下简称SDP)将在增城建立10.5 代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区,生产大尺寸8K超高精细影像液晶显示屏幕,量产后年产值将高达920亿人民币。作为SDP的最大个人股东,郭台铭表示,8K超高精细影像液晶显示屏幕将会给工业互联网、车联网、娱乐、医疗、社交、教育、安全等领域带来一场影像数据革命,该市场规模将达到35.8万亿人民币。
我邢台也可算郭氏郡望,出过郭威、郭守敬,作为炎黄子孙,我也有四分之一郭家血统,自豪!(城郭有四郭,我有四分之一郭氏血统,是东郭、西郭、北郭还是南郭呢?)——不算阿谀吧,只是借题自夸而已(虽然其实穷得要失去尊严似的)!据说回族也有郭姓,出自西域波斯人伊本·库斯·德广贡·纳姆,汉名叫做郭广德。“库斯”与“郭氏”谐音,这就是回族人汉字姓的由来。泉州和惠安回族以及迁居在各地的郭姓回族,多为郭广德的后裔。若根据语言同源性冒猜文化关联,郭姓跟“姑射、缑氏、姑师、屈射、古实、固始、姑苏、姑孰、迦师、……”也很亲切。
其实我着重想说的是“堺显示器株式会社(Sakai Display Production)”,日语“堺”是“sakai”,跟“塞克”也明显是同源词呀!!!联系“大阪(Osaka)”跟“达坂”的关系,看来这词绝对是一个古老词汇,深深渗透到亚欧多个语言里了。
我看新闻主要看新浪网的,因为可信度高。这也是这么些年来养成的习惯(也挺不奇怪,那些曾有过假新闻的以前的知名网站,随着我不怎么再关注它们,发展得都不如新浪网好,甚至都倒闭了,看来造假就是造业债哩)。不过对新浪网的新浪收藏这个栏目,我颇为反感,因为它把很多考古、盗墓新闻给弄进去了,虽然好像对于收藏界是信息,但是对于喜爱历史与考古信息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直侮辱,用铜臭来侮辱先民、侮辱文化,并且鼓励盗墓之风,实在也是造业债!!!

《新疆发现四千年古墓石棺 墓内惊现心形人面像》


可恨,四千年的安宁抵挡不了今朝收藏热鼓动起来的贼盗!!!怒!!!!

墓里有遗骨,考虑到本人考证过阿尔泰山就是昆仑,与华夏族祖先传说关系密切。希望能好好保存遗骨,以便进行基因检测,寻找历史与人类传说中的谜团的答案。
另找到篇文章,看了一下那心形人面像,感觉也像桃子,不知道跟我们传统所谓的“桃符”有没有什么关系?——辟邪,英语“peach”,呵呵。我不由得想到了佛教的“辟支佛”,因果,因果,以桃子为正果!刻于石棺,盖棺定论,也算获得结果了!怀疑可能是三苗窜三危传过去的文化。文化,文化,华通花,则中国亦为因地(注意印度已抢注命名权),故名“桃花石”。
辟支佛,即辟支迦佛陀(辟支迦佛陀的简称,又音译作钵罗翳迦佛陀,或简称辟支迦佛、辟支等。指过去生曾经种下因缘,进而出生在无佛之世,因性好寂静,或行头陀,无师友教导,而以智慧独自悟道,通说为观察十二因缘,进而得到证悟而解脱生死、证果之人。所以亦称为“独觉”(新译)或“缘觉”(旧译)。
(自百度百科“辟支佛”)

新疆发现四千年古墓石棺


2016-8-3 13:09:10
来源:天山网 作者:朱翊 李娟 赵勇 选稿:桑怡




原标题: 新疆发现四千年古墓石棺 墓内惊现心形人面像
  原标题:阿勒泰四千年墓葬内惊现心形人面


哈巴河托干拜2号墓地的一座石棺。


  天山网讯(记者朱翊 李娟 赵勇摄影报道)粗粝,大地以这般姿态延伸,从喀纳斯开往哈巴河县的旅游公路上,一片土丘在戈壁滩上起伏。7月下旬,阳光粘稠,带刺的野草织成了一张网,几乎铺满整个土丘,像是要阻挡着人们的脚步。
  在土丘的最高处,一座花岗岩材质的草原石人伫立着,它长着一张桃心形脸庞,圆饼状眼睛,双弯勾形眉毛,留着胡须,戴着护颊和项圈,面向东方,沉默不语。
  2013年,远处的牧民在某天的深夜,看到这里亮起了灯光。白天,牧民经过时,看到土丘上有挖掘过的痕迹,还有散落的人骨。
  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这里是古墓群,在灯光亮起的夜晚,其中的一处石棺被盗掘了。这处寂静之地,也因此迎来了数千年来最热闹的时候。
  7月26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军告诉探秘新疆的记者,他带着阿勒泰地区考古队赶到这里,对这里进行抢救性发掘。在被盗掘的石棺中,于建军发现有石罐残片,墓室内散落有人骨,以及盗墓者留下的烟头和木质铁锨把。
  考古队员们揭去封堆,深入到地表之下,揭开被历史掩埋的秘密,并命名“哈巴河托干拜2号墓地”。在清理其中一处墓室填土时,陆续发现大量人骨,经过鉴定,有11具遗骸,其中7名成年、2名少年、2名婴幼儿。
  这四座石棺都是用5块以上的花岗岩石板围砌而成,底部是碎石块,石壁上坑洼不平。
  最让人惊讶的是,在黑黢黢的石棺里,对着一面石壁打出一束侧光,会浮现出四个桃心形状的面孔,看上去和墓穴外的草原石人极为相似,其中一个面孔下方连接着一个纺锤形的身体。石棺的南侧内壁上有一些圆形的浅浮雕图案,盖板上则是一些菱形图案。


  最让人惊讶的是,对着一面石壁打一束侧光,浮现出四个桃形状的面孔,看上去和墓穴外的草原石人极为相似。
  除此之外,另一座石棺的石壁上有红色的石绘,图案是菱形的格子纹,格子中间还有红色的点,并用竖道分成了4组。
  站在墓地向四处张望,视线所及之处皆是丘陵和平原,山站在更远的地方,化为灰黑色的影子。这些重达千斤的石板,它们来自何处,如何运输,又如何切割?
  “这些石板的材质是花岗岩,而附近的山脉都有大量的分布。”于建军说,千万不要小看古人,根据目前的发现并推测,当时,古人对各种石材的物理性能的认识应该是很透彻的,也许用金属器具,或者用更坚硬、密度更高的石材切割软一些的石材(花岗岩),制作石板、石罐。
  墓葬中出土的遗物不见金属器具,有少量的石镞、石罐、石勺。经过碳十四鉴定,墓地属于青铜时代早期的遗存。
  可以从那些用岩石或石板围砌成长方形石围墓的形状和数量,以及这些草原石人的表情来判断,这里可能是切木尔切克文化核心地区。
  在于建军看来,当时有可能处于牧业经济阶段,但肯定不是游牧经济,因为人们还没有学会驯马、骑马,草原深处的狼对人类来说是巨大的威胁。人们会选择居住在山地和草原的交接地带,进行狩猎。在富裕了之后,才开始发展畜牧,最终演变成游牧。
  在牧业经济中,技术比较精湛的猎人最终转化为武士,他们需要为部落争夺生活资源,需要应对与其他部落发生的冲突,他们在部落中地位比较高。所以,根据推测,草原石人的原型应该是武士。
  只不过人固有一死,人死后需要埋葬,怎么埋葬他,是活人的事情,而活人选择制作武士的雕像,作为死者的守护者。
  可惜这种守护到头来不过是一场虚无的祈愿,古人也许不会想到在4200年后,盗墓者为了私利扰乱了沉寂了千年的墓穴。
  “我们对4000多年前的文化,了解还是有限的。”面对古墓群,于建军的一句感慨,为青铜时代抹上了一层想象的空间。
  而墓中人物的死因、性别等问题依然谜团重重,需要通过认真研究人体遗骨标本、随葬品等实物后方可得出结论。
  但至少可以确定,哈巴河人面石棺的考古发掘明确了青铜时期阿勒泰地区草原石人的模样,对于构建阿勒泰史前考古的文化序列具有重要意义。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