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周王室是E,来自埃及,自从测出自己是E之后,我开始接受西来说了,哈哈哈,之前是坚定的皇帝和周都是O3支撑者,个人的单倍群确实会对认知产生一定倾向性的
本帖最后由 西风无名 于 2017-3-5 23:36 编辑

22# xz1011 这个不奇怪
就像好像之前有人自认为是O3,姓氏也是周室后裔之一,所以认为周王室是O3,后来测了一下发现自己是O1,然后立即就改变主张认为周王室是O1
你认为周王室是E,来自埃及也没关系,不过也要先过那些认为周王室是Q也来自埃及的人那一关吧
周王室是E,来自埃及,自从测出自己是E之后,我开始接受西来说了,哈哈哈,之前是坚定的皇帝和周都是O3支撑者,个人的单倍群确实会对认知产生一定倾向性的
xz1011 发表于 2017-3-5 17:56
楼主与周恩来有亲缘关系吗?楼主祖先应该是色目族来东亚的商人吧?


我的Y 是很土著化的O。我这个姓是应该较少被冒用的源出周王室的小姓,祖辈都应该在晋陕之间。但也不排除我祖先是王侯家雇佣的家丁佃农。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8-11 12:10 编辑

WeGene祖源成分
97.74%中华民族
53.02%北方汉族
34.73%南方汉族
6.95%纳西/彝族?
2.42%高山族群?
0.34%拉祜族
0.24%畲族
0.04%其他
2.23%东北亚
0.03%其他
---------------------------
E11分析
非洲: 0.37%
欧洲: 0.225%
印度: 0.001%
马来: 0.802%
傣族: 24.2%
彝族: 13.7%
华东: 44.2%
日本: 7.6%
中国北部鄂伦春: 7.66%
雅库特: 0.448%
美洲: 0.8%
---------------------------
World9计算器
美国印第安人: 0.529%
东亚: 83.7%
非洲: 1.19%
大西洋波罗的海: 0.689%
澳大拉西亚: 0.001%
西伯利亚: 13.6%
高加索_格德罗西亚: 0.308%
南欧+中东一带: 0.001%
南亚: 0.001%
---------------------------
K7b祖源成分
南亚: 0.001%
西亚: 0.251%
西伯利亚: 15.7%
非洲: 1.09%
南欧+中东一带: 0.001%
大西洋波罗的海: 0.741%
东亚: 82.2%
---------------------------
K12b
格德罗西亚: 0.598%
西伯利亚: 3.37%
西北非: 0.001%
东南亚: 38.6%
大西洋地中海: 0.553%
北欧: 0.001%
南亚: 0.001%
东非: 0.001%
西南亚: 0.001%
东亚: 55.9%
高加索: 0.001%
南撒哈拉: 1.01%
---------------------------
K13
西伯利亚: 16.4%
美国印第安人: 0.252%
西非: 1.02%
古非洲: 0.172%
西南亚: 0.001%
东亚: 80.1%
地中海: 0.484%
澳大利亚: 0.001%
北极: 0.563%
西亚: 0.945%
北欧: 0.001%
南亚: 0.076%
东非: 0.001%

我的尼安德特人比例是3.446 %,超过 90.17% 的 WeGene 用户
您携带古雅利安牧民颜那亚人或类颜那亚人血统比例为: 0.001%

在全国同姓人中,我这一支的族谱及祖墓记载算是最完整的,看来韩王后裔说法不是空穴来风。 28#

恢复以前的一个帖子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9-16 22:42 编辑

我对照有关文献,感觉考古界推定横北M2墓主为媿姓倗伯的结论很粗糙。这里把我的分析列出来,大家发现问题可以讨论。
1.从传世青铜铭文看,倗伯、倗孟、倗仲、倗叔、倗季人物俱全。倗伯之“伯”可以是排行,而且是嫡长子,倗孟是庶长子。倗伯并不一定是爵称,也不能由此肯定横北存在倗国。
2.传世媵器“倗仲作毕媿媵鼎”,证实媿姓倗族嫁女给毕氏。还有“虎叔作倗姒媵簋”。说明不同时期均出现过倗伯,毕氏可能与倗族长期在一起。《穆天子传》也能说明倗与傰伯后裔有关。
3.从横北M2男墓主俯身葬式看,只能说有商朝遗风,并不能推断出鬼方等结论。李学勤先生认为在周恭王时期。我结合《韩凭妻》一文,认为在周康王之后,时间分析比较一致。(后来分析,其中的“倗伯”可能要更晚,两个时期的倗伯可能不是同一类人)
4.横北大墓中“倗伯作毕姬宝旅鼎、簋”说明什么呢?首先排除是自作器。它存在如下几种可能性:
(1)是媵器(父族嫁女作器)
按照媵器的常规格式:夫姓氏在前,女姓在后;或者,父姓在前,后为女名。
      a.姬姓倗伯嫁女给毕氏,格式无问题。这样,墓主不是倗伯,此倗伯与商朝倗伯不同姓。
      b.媿姓倗伯嫁女给毕氏,此倗伯与商朝倗伯同族。夫氏后的姬不好解释。
      c.毕姓倗伯嫁女给姬姓男,毕、姬排列顺序不合格式。如果省略了夫家姓氏,毕姬为女儿的姓名,也有类似情况,但以姬这种王姓为名,不太可能。或者,毕姓后的姬字是对女人的美称?得找到早期例证才行。
(2)不是媵器(夫为妻作器)
      d.毕氏倗伯为姬姓夫人所作,格式无问题。
      e.媿姓倗伯为毕姓夫人所作,未书夫家姓氏。三种解释都不合理:氏在前姓在后;毕姬为女名,女称氏不称姓;以姬为名。
      f.姬姓倗伯为夫人作器,结果同e。
(3)不是媵器(他人作器)。
      g. 倗伯既非M1墓主的父族,也非其丈夫。即M2墓主不是倗伯,仍可认为墓主姓姬,嫁给毕氏。

因此,a、d、g最有可能。即M2墓主为毕氏、M1墓的夫人为姬姓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不能肯定M2墓主是倗伯。

如果真实情况同a,则倗伯是晋国公族,将女嫁给毕公高后裔。这或许最有可能。这与M1、M2墓的鼎簋数量相符,也说明毕公高后裔此时已失封,在晋国却很受重视。这与毕万协助桓叔系曲沃代翼相符。

我们来看看《史记·魏世家》:“魏之先,毕公高之後也。毕公高与周同姓。武王之伐纣,而高封於毕,於是为毕姓。其後绝封,为庶人,或在中国,或在夷狄。其苗裔曰毕万,事晋献公。”
在介绍毕万时又写道:“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

看来,毕万、韩万名字是一类的。魏悼子生魏绛,魏绛事晋悼公。“绛”正是倗伯墓所在的绛县地名。秦末汉初的韩王韩成,号横阳君,横阳即横水之北。韩万是桓叔的儿子,桓叔的曾孙是晋献公,毕万跟随晋献公。在曲沃桓叔这一小宗取代晋国大宗的过程中,韩万、毕万先后因功获封韩国、魏国。

我可以肯定:专家说“毕氏是高等级贵族,媿姓倗伯娶毕氏女”是胡扯。因为,此时“毕公高后裔失封”,无法解释横北M1墓陪葬五鼎五簋。我的观点中,除了“倗”字需要重新解释以外,其它都是符合史实的(包括考古发现)。164#  165#

----------------------------------------------------------------
我看过几篇研究毕公高后裔的文章,虽然有人力主毕氏在西周中晚期地位仍很高,但时代、人物都有疑点,扯了半天没有一条有力证据,只能说明西周晚期的毕氏比较活跃。而且,毕氏来源也不是唯一的,任姓毕氏起源更早。

专家都说“毕媿”是嫁到毕国的媿姓女人,“倗姒”是姒姓虎叔嫁女给倗国(或倗族),那横北墓的"毕姬"就不是嫁给毕氏的姬姓女子?我还找到了“伯婴父作毕姬尊”、“伯夏父作毕姬鼎”,毕氏生女都喜欢取名“毕姬”吗?嫁出去了也称毕姬吗?我是不太相信一些史学专家,考证不严密、人云亦云的太多了!

专家们采用双重标准解读“毕姬”,可能与”同姓不婚“有关。因为毕氏、燕侯均为姬姓,他们压根儿就不考虑与晋国公族通婚的可能性,于是就搞出了横北倗伯墓属倗国、大河口霸伯墓属霸国。可这样出现的矛盾更多! 115#
我早就说过,毕氏与商遗民相处时间很长,商民有六世可以同姓通婚的习俗。再说,周朝同姓通婚也不是孤例!仅晋献公就娶了几位姬姓女:《左传》“晋献公娶于贾,无子。贾,姬姓国也。烝於齐姜。齐姜,武公妾。生秦穆夫人及太子申生。又娶二女於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大戎,唐叔子孙别在戎狄者。”《史记》曰“太子申生,其母齐桓公女也”,《左传》正义(晋杜预)指出非齐桓女(时间对不上)。
由此看来,起码在晋献公时期,姬姓同姓通婚是很正常的。还可以知道,女称带姬字有如下几种情况:一是女子国名加姓,如狐姬、褒姒、齐姜、杨姞;二是女子所嫁国名或夫氏加姓,如媵器中的倗姒、毕媿,郑穆公的女儿嫁给陈国司马夏御叔称夏姬;还有一类,如晋献公之女嫁给秦穆公为夫人称穆姬。这三种情况中第二个字都是女子之姓。至于骊姬,是否出自姬姓,不得而知(看过资料,有说为姬姓)。
现在看来:毕女称毕姬是可以的,这类所见多为妃、妾的生称(只有正妻在本姓前冠夫国名或夫氏?);姬姓女嫁给毕氏称毕姬也是可以的,这类多见于媵器。要证毕姬出自毕氏,得先找到当时存在毕国的证据,起码要越过五鼎五簋这座大山!

仔细看看《左传》及注疏,还能发现比同姓通婚更为颠覆传统认识的内容。比如,卫宣公烝於夷姜,晋献公烝於齐姜,(晋)惠公烝於贾君,都是娶父亲的妾作妃。楚庄王以夏姬“予连尹襄老,襄老死,其子黑要烝焉”(楚国这位“黑”不是王。楚庄王本想娶夏姬,却被人忽悠了)。“烝是上淫,皆是淫父之妾,(妾)故云庶母。”

再恢复一贴——对“戎狄”的误解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8-6 09:51 编辑

《史记•晋世家》载:封叔虞于唐,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
《左传》:“晋居深山,戎狄之与邻”。“唐叔受之以处参虚,匡有戎狄。”
晋国始君叔虞,封于唐(夏墟),启以夏政,疆以戎索。旧注:索,法也。
晋国时期的“戎狄”以《左传》记载最为可信。晋国早中期的地盘基本是清晰的——以绛山为中心的南北小平原,至晋献公才有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乡宁县位于其西北,浮山县位于东北,尧唐故地位于其正北,正是晋国早期戎、狄所在地。他们历经夏、商,其文明程度是很高的,所以晋国才遵从其风俗、历法。不同时期、不同诸侯国表述的夷蛮戎狄,是有区别的。夷、蛮、戎、狄主要指方位,有些戎、狄国的君主甚至是姬姓。古帝舜也被称东夷人,也被称为戎,姜氏部落也有一部分称姜戎。随着周朝诸侯国的征伐与呑并,原来的戎、狄,甚至野人,都成了国民,本国人自然不会再称他们为戎狄蛮夷了。那些最早华夏化的戎、狄,在春秋战国时期,已成为各诸侯国的中坚力量。
我这样说,可能有人认为我也是Q,才改了观点。其实,我早就根据地名变迁判断出晋国早期国民是夏遗民,多属尧唐系,他们有很多是夏末或商朝时期北迁的。说晋国周围的部分戎、狄与晋国国民种族相近甚至相同,是不矛盾的。戎、狄可能有地域歧视的含义,今人何尝不是如此!
至于匈奴,那是后来的概念,汉以前还有多种叫法,匈奴的前身可能是夏民,也可能有Q1a。到汉朝时,匈奴的成份已经很复杂了,可能包括其它类型的Q以及N、C、O,目前根本弄不清早期匈奴是什么类型。

再补充一段:在汉武帝时期及以前,匈奴、月氐人的地盘变化很大,经过多年征战,南匈奴内附,其他部分都被赶到西北境外了。“是后,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汉~唐时期,内地迁往西北的人口数以百万计,汉代内附的南匈奴已彻底汉化。在汉武帝至王莽时期被赶走的匈奴,后来可能深入西亚甚至欧洲了。南北朝至唐朝时期,北方外族势力是泛称的胡人,虽然他们存在的区域与秦汉时的匈奴所在区域相近,但没有人能够证明他们是早期的匈奴!所以,我前面推荐的文章很重要,戎狄、匈奴、胡三者不能弄混的。我上面已非常明确地说明了戎、狄。东汉应劭《风俗通义·姓氏篇》,把秦汉时期的西戎义渠氏与匈奴是分开的,但作为一大类;第二大类是鲜卑、乌桓、东裔,我理解就是北面偏东、东北境内人种,汉~唐期间已经基本汉化了;第三大类是丁零、高车、柔然、突厥,应该指北面偏西区域的人口。长城以北、黄河上游的人口变化很大,东北亦是如此。“南北朝後,匈奴之名不復見於中國史籍”。到唐朝时,主要是北面的突厥与北偏西的吐蕃了。百度说突厥分布在中亚、西亚。很可能是中亚起源,西亚分布只是西迁而已。
这里有人说的"匈奴",可能混同于南北朝时冉闵灭胡的对象,统称羯人。当时多以深目、高鼻、多须为特征进行屠杀。其族源有数说:“曰为入塞匈奴19种中羌渠之后裔;或曰西域胡占主要成分;或曰即西域胡之一种;或曰与小月氐有渊源关系。约于汉代为匈奴所俘而带入塞。”可见他们不一定是秦汉时的匈奴直系,可能多与应劭提到的第三类人有关。
在汉朝人眼中,匈奴与鲜卑、乌孙、丁零、高车、柔然、突厥,是不同的。从应劭所列的匈奴姓氏看,不少是春秋战国、汉朝时期的常见姓氏(如张、郭、刘、胡、范、赵、曹、王、李、金、韩、贺、陈、路、姚......),司马迁说匈奴是夏遗民应该是有所据的。
51#
(本贴)
考古文摘.JPG
2017-7-8 14:55


原来早就有人提出了类似结果:
东亚最大父系类型O3-M134应与古戎狄系族群相关4#Yungsiyebu

我早就根据史书与地名变迁,结合对应人口的
Y基因,独立地分析出以上结果。不只是M134,最少还包括原O2类型,把后者划归O1大类很正确。今后的Y树还会有大调整。(进入长江流域的一支原O2a或是O2a-PK4,四千年前在福建,两千多年前在江西,之后进入四川云贵,历史足迹很清晰。这是我能肯定的最南最早北上的一支人,当代样本也能找到。M134应是自中部北上;原O2的另一支应是沿安徽、山东北上,之后随周王朝南下。是否有一部分随商朝人进入朝鲜值得探究。南人(包括长江流域)北上,可能与大洪水有关。有一部分是沿水路的生意人,这拔人可能更早。还有很多线索不想多写,不然又乱了)
它涉及的人太多,史学界也没几个人能说清楚,所以一直不想明确地写出来,担心受攻击!13#(另帖第三条)
看看山西横北墓27名男性的Y—DNA类型,还不明白《左传》中的戎狄?静待相关区域的更多检测结果好了。
以上有关原
O2北上可解对Yungsiyebu的质疑。三代时期海贝币,到底是从西北还是西南传入,可能由此而解。
我知道大多数人接受不了横北墓代表晋国人口构成。我在此只想说:风水轮流转,论英雄还看今朝。从朝代更迭来看,兄弟相争甚至残杀是“传统”,别数典忘祖就行!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8-3 10:31 编辑

对山西横北倗伯墓的问题,我原先在这里写了不少帖子,对晋国都城的判断要比史学界说法合理。只是推测“倗伯”为“庄伯”还有待细究,必须结合晋侯墓伯喜父铭文“倗母”进行论证,这得花大量时间。如果哪个对晋侯墓有研究,可以交流一下。
羊舌村晋墓其实就是弘农杨氏的先祖墓,感觉史学界说不清楚。

后续探讨基本解决以上难点: 76#  94#  164#   165#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7-27 09:09 编辑

又出现了晋国姬姓起源的韩氏、弘农杨氏Q1a1a1,等得好辛苦!姬周为Q1a1a1有戏!!
我们的族谱确实很神奇!可以指明秦简“江胡郡”的区域(史学界至今无定论,我找到了一处史籍证据)、对楚简一处水名的最终确认也增加了一条证据(《水经注》与郭沫若都搞错了),可以更正人们对东汉《氏姓志》的一处释读错误(如《路史》),还印证了汉代墓群位置的记载(对一处考古发掘有帮助),谱中一位汉代人物(史书没有记载)在上世纪考古发现的唐代墓志上有记载。
又值清明,不得不说,争论族谱可信程度要看祖墓记载!我们这支人是韩王安后裔,姓氏起源在汉至唐代都有文献记载,汉至隋朝人物大多能在史书中找到。汉代墓群有记载(此前以为在陕西扶风郡,近年考古发现是指晋代侨置扶风郡),另两个汉代人物墓及多代晋墓保存至今,唐初至今的祖墓也是知道的。我这支人一直在祭扫安徽的晋墓与江西的唐宋墓。
近两千三百年,谱上人物主要在河南、安徽、江西、湖北,汉朝有几代人分别在四川、山东、陕西呆过。有超过一千八百年时间都在安徽、江西、湖北。
山西北部和蒙古南部的狄人从远古就居住在那里,其使用言语与汉族不同,这些狄人是Q的可能性最大,从考古资料看,部分狄人在华夏形成前就融入到中原了。Q和O3在古代就是西北地区土著,周王室不管是其中哪一种都很正常。在鄂尔多斯一带的墓葬也是汉狄兼有,所以我认为Q与O3的关系密切,甚至可能所谓汉语与叶尼塞语系的联系就是如此而来。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4-4 15:35 编辑

29# 9985916 谢谢!我不介意是狄人,即使是冒牌的姬周,目前也没发现冒得更像的!我愿意再等实测结果。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4-7 14:00 编辑

Q1a 及下游单倍群在 WeGene 用户中的姓氏分布(>2.7%)
王16.67~19.44%
李5.56%
孙5.56%
万5.56%
2.78%~5.56%
徐2.78%
冯2.78%
康2.78%
毕2.78%
高2.78%
郭2.78%
郑2.78%
孔2.78%
陈2.78%
元2.78%
刘2.78%
张2.78%
.......

Q1a 及下游单倍群在 WeGene 用户中的籍贯分布(>2.7%)
陕西省13.89%
上海市11.11%
山东省8.33%
河北省5.56%
河南省5.56%
辽宁省5.56%
黑龙江5.56%
四川省5.56%
江西省5.56%
贵州省5.56%
北京市2.78%
湖南省2.78%
湖北省2.78%
山西省2.78%
江苏省2.78%
浙江省2.78%
福建省2.78%
广东省2.78%
内蒙古2.78%
......
以王姓为例,王姓在 WeGene 用户中的Y单倍群分布
O2a 57.61%
O1b 9.78%
C2e 8.7%
Q1a 7.61%
O1a 4.35%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4-6 23:33 编辑

感觉比例计算有点问题,换不同的姓氏或籍贯,比例有变化,但排序大致差不多。
31# Hanhe
你怎么看到所有数据的?我只能看到前五位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4-7 02:31 编辑

它只显示前五位,换不同姓氏即可。对籍贯也是如此。
姓氏前面主要是姬姓起源的,小姓可能参与的人数太少或没有。测试人数很少的,比如姬、杨、魏、何、周、宋、赵、吴等姓,总比例是0%,但从姓氏单倍群分布看,Q1a比例却不低。有黄帝或姬周起源的小姓也有人测出Q1a,比如姬、简、费、宁、荀等姓都只有1个人测了,都是Q1a,比例是100%。任、滕、祁等小姓的Qa1比例也很高。
最有意思的是王姓,Q1a比例即使变化,也在两位数,大大超出我的预料,孙姓、万姓比例也算高的。所以姬周为Q1a还是有可能。但是,大姓张姓与刘姓,比例竟然算是小的。北京比上海的比例也要小得多,广西、云南、新疆、宁夏、青海等显示是0%。
等过一两年人数更多以后再看吧!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8-31 20:58 编辑

Q—M120树系及年龄
[attach]52909[/attach]
M120下的树形和Y558的年龄2.jpg
2017-8-31 20:53

138# Hanhe (感谢风虎云龙版主)
上海Q1a好多啊,有点不可思议。
37# churenfengfan 应该与东汉末年、西晋末年、唐末、南宋时期的主流人群南迁有关。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4-7 22:25 编辑

韩 姓在 WeGene 用户中的Y单倍群分布
籍贯选河南:
O2a 56.86%
O1b 21.57%
Q1a 5.88%
C2e 3.92%
N1c 3.92%
籍贯选北京、陕西、四川、上海......:
O2a 57.14%
Q1a 28.57%
O1a 14.29%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4-8 12:27 编辑

何 姓在 WeGene 用户中的Y单倍群分布
籍贯任意选:
O2a 33.33%
O1a 33.33%
N1c 22.22%
Q1a 11.11%

这应该只测了9人,其中竟然出现了2个N1c,再次印证了早期华夏人群中Q、N同在。
山西晋国横北一个大墓中的N基因,很可能是N1c。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