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从Y染色体标记分化看旧石器时代晚期非洲外现代人种群的分化及迁徙情况

本帖最后由 豢龙氏 于 2016-9-30 15:20 编辑

随着近年来Y染色体高通数据的逐渐增多,现存各支系分化情况也逐渐清晰,通过分子钟的方法,对于各支系的形成和共祖时间都有了相对准确的推算。Y染色体支系的扩张虽然未必伴随有人口的扩张,但人口的扩张必然会带来Y染色体支系的增长。所以,从宏观上来说,Y染色体支系的增长情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人口的增长和扩张情况。
CT-M168下游支系进行观察,可以发现Y染色体支系的增长并非匀速的,而是呈阶段性的阶梯式增长。自现代人在7万年前左右走出非洲后,CT-M168支系在68500BP65200BP这三千年间经历了第一阶段的增长,先后发生了CFDE68500BP),CF65900BP),DE65200)三次分化。在这三千年时间里已知支系由1支增长到4支。这可能对应着现代人刚走出非洲后,在竞争压力减轻,环境条件提升后的一次人口爆发。而在此之后,非洲外的现代人支系经历了一个长达近2万年的瓶颈期。
54万年间应该是非洲外现代人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虽然在五万年之前E单倍群已经经历过一次支系的增长过程分化出了E1E254100BP),E1aE1b53000BP),但该次分化出的支系很有可能和靠近非洲地区有关。除E支系外,CFD三个支系都在48800BP40000BP间经历了一个明显的支系增长的过程。在不到一万年的时间里,CFD三个支系的下游增长到了共30支,增长了近十倍。对比此后的距今四万年到三万年间,CDF的现存支系仅从30支增长到了40支。
由此可以看出,距今五到四万年间,有过一次“全球性”或“大范围”内的支系增长过程,也很可能对应着一次人口的急剧扩张的过程。通过对这个时间范围内各支系分化情况及下游早期出现支系的分布进行考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了解这一时期非洲外现代人族群的分化迁徙情况,对于如今不同族群的原始来源也有很大的参考意义。
支系增长的原因的推测
可知,在经历了这一阶段的人口爆发式增长后,现代人族群开始出现在亚欧大陆的边缘地区,4500043000BP具有现代人特征的人骨在欧洲出现,四到五万年前澳洲开始出现现代人活动的遗迹(澳大利亚南部有4270043140±3000年前的岩画),中亚的Obi-Rakhmat洞穴48800±2400年前的地层中发现了具有旧石器时代晚期特征的遗迹。
从技术上来看,这一阶段现代人族群的扩张似乎是伴随着旧石器时代晚期“革命”,一系列具有“行为现代性”的遗迹开始在不同地区出现。我们可以推测,正是以“行为现代性”为标志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革命”带动了这次五到四万年间的现代人族群扩张。
从气候环境来看,五万年前左右发生了一次全球范围的气温骤降,这次降温可能既造成了一个在实际效果上长达近两万年的瓶颈,同时也给经历降温幸存下来的现代人族群以更充裕的发展空间。
图片1.png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支系增长分布过程的推测
由图中可知,四到五万年间的单倍群增长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48800BP48100BP这不到一千年间,以FC单倍群的初步分化为标志,第二阶段由45400BP44700BP这不到一千年间,以KD1支系的分化为标志。
自距今五万年前左右开始这次支系增长过程是从F支系的扩张开始的,F支系在48800BP分化出了F1F2F3F4GHIJKF1F2F3F4分别来自于(斯里兰卡、中国(拉祜族、彝族)、印度、越南),由此看来F的最初的分化地点似乎接近于印度到缅甸一带,但实际上F1F2F3F4GHIJK这五个支系的分化关系目前尚不清晰,不排除有二阶段分化的可能,所以印度到缅甸一带也有可能是一个二次分化的地点。
在并不长的时间后,GHIJK发生了分化(48500BP),这是一次准三叉的分化,分化出了GHIJKHIJK几乎在同一时期分化出了HIJKIJK在一千多年后(47200BP)分化为IJK两个支系。
C单倍群的分化发生在48100BP,与F单倍群分化的时间相近,同样经历了一个长达近两万年的瓶颈期,C的分化既有可能与F同时发生,也有可能是受到F单倍群分化原因的带动。无论如何,CF所在的人群在最初分化的那一时期很可能生存在一个相距并不遥远的范围。而从下游支系的分布和分化时间上来看CF的扩张很可能有着一定的伴随关系C单倍群先分化出C1C2两个支系,C1又在短时间内分化为C1aC1b两个支系,应该与GHIJK的分化类似,是一个准三叉结构。C1a47300BP分化为C1a1-M8C1a2-V20两个支系。这次分化和IJK的分化在时间上具有一定的可比性,而在分布上来说,IJC1a2-V20同样分布在西亚北非和欧洲地区。IJ42900BP分化为IJ两个单倍群,C1a2-V2043000BP分化为C-V20*C-V86两个单倍群。而I单倍群和C-V86极有可能在同一时期进入了欧洲。只能说在时间和分布上来看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巧合。
在东方,C-M8很可能和K下游的一些支系一样向东迁徙,最终到达了日本列岛地区。C1b无疑在南亚到中南半岛的范围内发生了分化,分化为C1b1C1b2两个支系,C1b1主要分布在南亚及其周边的西亚和巽他三个地理单元。C1b2主要分化为C1b2a-M38C1b2b-M347分别分布于东印度群岛及澳大利亚。
K单倍群在45400BP发生了一次剧烈的分化过程,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化出了K1LT)、K2aNO)、K2b1MS)、K2b2P)、K2cK2d。由其分布来看,其最初的分化地点同样最有可能在南亚到中南半岛的范围内。
C1bK的下游支系也同样有可能在分化和迁徙过程中有着一定的“伴随”关系C1b2aK2b1K2cK2d一样进入了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印度尼西亚的诸多地区,C1b2b和某支K*进入了澳大利亚地区。C1bK同样呈现出一种类似簇状的爆发,也正因为如此,其下游诸多支系具体的分化关系及分化时间尚不清晰。如果该假设成立,C1b应在45400BP左右有一次支系增长的过程,而KC1b下游进入澳大利亚的时间应该会出现一种“同步性”。这可以留待未来更多的高通量数据积累后进行验证。
这种所谓的伴随关系,既可以是宏观的,也可以是微观的,宏观上两个支系在相同的时间点因为共同的原因爆发,继而进入相同的地区。微观上不同的支系既可以存在于同一个部落,也可能分属于相距不远的两个部落。随着时间的增长,由于瓶颈期作用的存在,不同部落最终会归于单一的类型,但其之间基于常染而结成的纽带可能已经存在。
D单倍的分化发生在46800BP这个时间点位于FC分化过程的一两千年之后,这似乎暗示了D单倍群最早的分布地区相较于FC间的距离并不是那么近。不同于FCD的这次分化只分化出了D1D2两个支系。D144700BP分化为D1aD1b,几乎同时D1a分化为D1a1D1a2,这是一次准三叉的分化。D1a1D1a2在此后不到五千年的时间内又发生了几次分化,其后裔分布在西藏、蒙古、哈萨克斯坦、彝族,D1a的分化地点可能已经比较接近于如今的中国境内。根据之前一项关于西藏及夏尔巴人的常染分析http://ranhaer.s47-56.myverydz.com/thread-34186-1-1.html,其最早的底层SUNDer中现代人的成分来自于西伯利亚,且混合了尼安德特人及丹尼索瓦人的成分。如果藏族最早的现代人父系是以D1a为代表的话,那么其分化的地点则很可能在中亚到西伯利亚、蒙古高原一带。而D1b也是在西伯利亚、蒙古高原附近地区与D1a分化后向东一直迁徙到日本列岛。阿尔泰山地区的丹尼索瓦山洞遗址也说明在这一点存在有尼安德特人及丹尼索瓦人的孑遗,现代人很有可能在这一代获得了丹尼索瓦人高原抗缺氧基因后进一步进军高原的。如果该假说成立,那么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藏族人的常染色体与北亚地区更为类聚,而中亚到蒙古高原一带存在的大量D1a的下游支系也不必用藏族人的影响来解释。D2则可能是在和D1分化后,取道南线进入了安达曼群岛和菲律宾群岛等东南亚地区。
在对CFD三个单倍群最初的分化和分布情况分析后,对于整个欧亚大陆,在这次迁徙过程中我们可以在地理上分为一个核心地区,三个边缘地区,两个中间地带。核心地区指的是西亚到南亚一带,三个边缘地区分别是欧洲地区、东亚地区、sahul地区,两个中间地带分别是包括中亚、西伯利亚、蒙古高原的北欧亚地带和包括中南半岛和巽他古陆范围的东南亚地带。
五到四万年前的这次现代人族群扩张过程无疑是从西亚到南亚的核心地区开始的,经过两个中间地带,最终到达三个边缘地区。两个中间地带可以看做迁徙的北线和南线。根据Y染色体的分化时间,我们可大致描述出这样的路线。49000BP47000BP左右,现代人在核心地区开始了第一次扩张过程,并逐渐向两个中间地带迁徙,在47000BP43000BP现代人族群逐渐在两个中间地带站稳了脚跟,并开始了第二阶段的扩张过程。在这一扩张过程开始后,现代人逐渐迁徙到了三个边缘地带。由此在不到一万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对整个欧亚大陆的扩张过程。
我们可以猜测,在五到四万年的这次现代人族群扩张开始之前,核心地区的现代人族群应当带有相近的常染组成,可以看做现代人的原始成分,这一成分应该接近于出非洲时的原始成分,同时可能也带有一定比例的融入的尼安德特人成分,而这一最初的成分应该会比现在各地区人群所携带的原始成分表现出更高的多样性。对于这一成分所表现出的体质特征,我们从核心地区西亚印度,及边缘地区西欧、澳洲土著、北海道的阿依努人来看,很可能是有着较为发达的眉弓、立体的面部、发达而蜷曲的毛发、较深的肤色、湿性耵聍。现代人不同族群所展示出的不同的体貌特征应是在不同地理单元独立演化、融入其他早期人类成分、晚近时期混血等原因的结果。
图片2.png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东亚的情况
近来有消息称,东亚中国境内发现了少量十到五万年之间的类似现代人化石,从Y染色体的分化情况来说,如果这些遗骨是现代人的,也极可能不属于现存的现代人世系,有可能属于十万年前左右前一批走出非洲的现代人(XOoA),目前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XOoA的成分确实存在,并可能混入了丹尼索瓦人及一些地区的现代人中。后一批出非洲的现代人族群(OoA)很大可能是在五到四万年的扩张过程后才进入东亚的,目前可以确定,四万年前的田园洞人已属于现代人世系。
从现存支系来看,NOC2应是在东亚境内分化的,分化的时间分别在36800BP34500,除此之外可能还包括D1a下的某些支系,如D1a1,其分化时间在37200BPNOC2在从核心地区分化后到在东亚分化的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一个较长的瓶颈期,我们很难通过其他早期旁支推断在这段瓶颈期的时期内这两个支系是从什么线路进入东亚地区的,我称这样的情况为“瓶颈期黑箱”。对于NO来说,在中亚和欧洲地区发现了其近亲K2a,特别是4.5万年前左右的乌斯季人。但同时在印度存在有和NO分化有41500年的NO*。所以目前对NO进入中国的路线还需要更多证据。而C2更是在C分化后经历了长达一万多年的瓶颈期才再次在东亚地区分化,从C2目前的分布来看,整体偏北,但C2的分化实际上是一次准三叉的分化,有一支CTS11037支系,常见于如今的岭南地区,所以这也使得C2最初的分化地点更加难以确定。我们也无从得知这两个支系哪一支更早进入东亚,或是也带有一种“伴随”的关系。可以较为确定的是这两支都是在48000BP35000BP这一万年左右的时间里进入东亚地区的。
而从其下游支系分化后的分布来看,两支在35000BP分化后活动范围有着一定的重叠,而此时,这两个支系所代表的人群可能已经开始逐渐出现了现代东亚人的一些特征。这些特征包括,较为扁平的面部、直发、干性耵聍、内眦赘皮等。而EDAR基因的一个突变很可能是定义东亚人或者蒙古人群特征出现的一个重要基因。该基因可能影响到诸多外在体质性状的表达,包括骨骼、汗腺和乳腺的发育情况。鼻子软骨发育、较粗的毛干、更多汗腺、有显著特征的牙齿,以及较小的乳房都与该基因上的突变有关。之前的研究推算该基因突变发生的时间在3万年前,较接近NOC2在东亚的分化时间。可以推测,在四到三万年前,东亚人特征常染原始成分已基本形成,这是现代蒙古人种的基础,但此时的东亚地区人群依然会带有一定在基因和体质上的多样性,并在此后的时间里发生了一系列的融合和分化过程。最终在末次冰盛期的筛选作用下,现代东亚人的常染和体质逐渐定型。同时自北向南在自然环境和人群融合的作用下形成了一个逐渐变化的频谱。
相对于欧亚大陆其他地区的人来说,东亚地区人群有着明显特化的体质特征,而引起这特征变化的基因突变,有些可能是在40000BP之后发生的,有些可能是在原始出非洲人群中频率较低,而在东亚地区通过漂变或自然选择加强了,还有一些可能是来自于融合的更早来到这一地区的人群。这都有待于未来的研究。
   末次冰盛期的影响
   末次冰盛期发生在三万年前到一万四千年前左右,在26500BP冰盖达到最大值,在这一时期,全球的地理环境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而可能使得几个边缘地区和中间地带成为了更为封闭的地理单元,不同地区的人群在这一时间也加快了体质和常染上的分化。直到15000BP左右全球气温回升,现代人才又开始了新一个阶段快速扩张的过程,并在这一时期进入到美洲地区。
    文中所选共祖时间来自YFull YTree v4.08,支系命名来自ISOGG2016,从数万年前幸存至今的支系可能万中无一,故基于现有支系所作出的推断也只能是挂一漏万,人群的不断迁徙、冰期的恶劣条件都可能造成人群的巨大变化。文中所作出的假设在未来新的证据不断出现的情况下可能会完全颠覆。本文旨在提供一种可能的研究思路,及可能的基本概念。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你的这个年代用的是谁的年代?感觉偏晚。
O3a3c* (M134+, M117-)
你的这个年代用的是谁的年代?感觉偏晚。
hercules 发表于 2016-9-30 16:01
用的目前YFull估算的时间,共祖时间的推算不排除在未来可能会有调整,不过应该也不会变化太多。而相对的时间关系应该还是可以参考的。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你的这个年代用的是谁的年代?感觉偏晚。
hercules 发表于 2016-9-30 16:01
我思考了一下,关于年代看起来偏晚的问题,除了现有的推算年代公式可能存在误差之外,还有两种可能。一是新的技术和气候环境的变化发生之后,真正作用到人群的增长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人口扩张的年代会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二是如果人口扩张开始时分化的早期支系灭绝了,那么基于现存支系推断的分化时间就会“缩水”,由于灭绝支系的不可逆性,现今计算的共祖时间绝不可能早于其分化时间,由此分化时间的“缩水”也是大概率事件。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东亚的情况
近来有消息称,东亚中国境内发现了少量十到五万年之间的类似现代人化石,从Y染色体的分化情况来说,如果这些遗骨是现代人的,也极可能不属于现存的现代人世系,有可能属于十万年前左右前一批走出非洲的现代人……

…而EDAR基因的一个突变很可能是定义东亚人或者蒙古人群特征出现的一个重要基因。该基因可能影响到诸多外在体质性状的表达,包括骨骼、汗腺和乳腺的发育情况。鼻子软骨发育、较粗的毛干、更多汗腺、有显著特征的牙齿,以及较小的乳房都与该基因上的突变有关。之前的研究推算该基因突变发生的时间在3万年前,较接近NO和C2在东亚的分化时间。可以推测,在四到三万年前,东亚人特征常染原始成分已基本形成,这是现代蒙古人种的基础,但此时的东亚地区人群依然会带有一定在基因和体质上的多样性,并在此后的时间里发生了一系列的融合和分化过程。最终在末次冰盛期的筛选作用下,现代东亚人的常染和体质逐渐定型。同时自北向南在自然环境和人群融合的作用下形成了一个逐渐变化的频谱。

相对于欧亚大陆其他地区的人来说,东亚地区人群有着明显特化的体质特征,而引起这特征变化的基因突变,有些可能是在40000BP之后发生的,有些可能是在原始出非洲人群中频率较低,而在东亚地区通过漂变或自然选择加强了,还有一些可能是来自于融合的更早来到这一地区的人群。这都有待于未来的研究。
豢龙氏 发表于 2016-9-30 15:18
研究EDAR基因变异的Broad Institute的研究发现,东亚人非常普遍的EDAR变异的确与东亚人的一些性状(如发干粗硬,汗腺较多,乳腺欠发达)直接相关。进而推测EDAR变异可能与中国人普遍的铲型门齿sinodonty有关(无直接证据。之后中国的谭婧泽彭倩倩团队根据维吾尔族群的EDAR变异与sinodonty的数据关联性推断二者存在直接关系,不过依然缺乏直接证据)。
      EDAR变异明显是一种环境适应或自然选择的结果。研究者认为,应该是一种长期生活在潮湿温暖的环境下的适应的结果。因此,这个东亚人种标志性的基因变异的产生,应该与干冷的西伯利亚地区无关。

      东亚人群另一个普遍的性状“内眦赘皮(俗称蒙古褶,好像是根据轻微与严重程度不同分为四个不同的级别)”,也未必是干冷环境下的产物。更有可能是如上文所述“有些可能是在原始出非洲人群中频率较低,而在东亚地区通过漂变或自然选择加强了“。 毕竟,远在万里之外曾经遍布整个撒哈拉以南地区的科伊桑人群(或人种)也普遍存在内眦赘皮,这个应该颇能说明问题了。  当然,后来是不是因为这一批出非洲人群在这个性状上出现自然选择的漂变,抑或仅仅是因为审美观带来的性选择的结果,目前不好说,毕竟,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曾经长期喜爱过关公那种凤目类型(目测已经达到蒙古褶2级了,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豢龙氏 于 2016-10-2 12:03 编辑
     研究EDAR基因变异的Broad Institute的研究发现,东亚人非常普遍的EDAR变异的确与东亚人的一些性状(如发干粗硬,汗腺较多,乳腺欠发达)直接相关。进而推测EDAR变异可能与中国人普遍的铲型门齿sinodonty有关(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10-2 10:00
根据之前的研究,EDAR基因在汉族里能占到93%,比任何一个三万年内的Y染类型在东亚所占的比例都要高,这个EDAR基因的始祖无疑是东亚地区最为成功也最为重要的一个祖先。类似的还有干性耵聍的突变,在东亚可能也能达到90%。

除了来自原始低频基因的漂变之外,我认为像EDAR基因突变和觉得内眦赘皮的突变也有可能来自更早几批出非洲的人类。比如东亚地区从直立人到早期智人的化石都有类似铲型门齿的性状,那么这个性状有没有可能也是EDAR基因的影响?有没有可能最后一批出非洲的现代人从东亚地区更古老的人类那里获得了这个基因?是否可以看做以前中国一些古人类学家所说的“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一种表述,某一两种基因突变在东亚地区不同批次的人类中代代相传,“连续杂交附带进化”?其实对EDAR基因相关的片段进行分析,应该能大概得到共祖及与其他地区人群EDAR基因分化的时间。

而内眦赘皮的突变有没有可能也是来自早一批出非洲的现代人,毕竟早一批出非洲的现代人有可能与科伊桑人更为接近,可能这才是早期现代人的主流性状。

但问题在于,从常染来看,东亚人貌似还并未发现更高比例的某种未知古人类的基因,如果与早期现代人混血,也势必拉高常染上与其他人群的分化时间。但目前也还并未发现这种迹象。所以在没有更多古人类常染分析的数据出现前,这些突变来自早期低频突变漂变的可能性还是更大的。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更正一下:这篇发表在Cell上关于EDAR与东亚人性状关联性研究的论文,是复旦汪思佳教授为首的团与哈佛下属几个机构人员团队联合发表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根据之前的研究,EDAR基因在汉族里能占到93%,比任何一个三万年内的Y染类型在东亚所占的比例都要高,这个EDAR基因的始祖无疑是东亚地区最为成功也最为重要的一个祖先。类似的还有干性耵聍的突变,在东亚可能也能达到 ...
豢龙氏 发表于 2016-10-2 11:42
EDAR-370a基因变异,在亚美人种人群中普遍高频,包括东亚人,北亚人,美洲人以及东南亚人群(大洋洲人群的频度如何目前没有看到数据),基本上可视为亚美人种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性基因突变。
     有意思的是,在7千年以前的瑞典motala出土的6个古人中,居然有3个携带370a变异,(估计如不出意外,应该与西迁的y-N1c人群有关)。

但是根据370a在美洲人群中普遍高频的情况来看,这个亚美人种标志性的变异至少应该在全新世大暖期来到之前就发生了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豢龙氏 于 2016-10-2 21:58 编辑
      EDAR-370a基因变异,在亚美人种人群中普遍高频,包括东亚人,北亚人,美洲人以及东南亚人群(大洋洲人群的频度如何目前没有看到数据),基本上可视为亚美人种的一个最重要的标志性基因突变。
     有意思的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10-2 20:59
我之前也注意到过北欧出现几例带有EDAR基因突变的古DNA,确实最有可能是跟随N下游支系过去的,如果真是这样,N的分化地点目前看来可能是比较靠北的,那么在其分化时EDAR基因的这一突变应该已在东亚范围内有了较高的比例。而其在东亚地区的高频分布应是来自于奠基者效应。这也是我判断四到三万年前东亚地区原始成分开始逐渐形成的一个原因。可能这一突变也是导致东亚人的特殊面孔,及“纤细化”一个原因。

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的人群我认为应是新仙女木事件后受东亚地区的影响,东南亚的原O1及原O2支系的共祖时间实际上都很晚近,其根系可能接近中国南方地区,南岛的P164*也明显是末次冰盛期结束后来自东亚大陆。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11# 豢龙氏

11# 豢龙氏
蒙古斑(mongolian spot,西方人一个有趣的称谓)在亚美人种中也是普遍存在,不知道是不是与370a有关?(当时汪思佳教授团队在做实验的时候不知有没有仔细观察过耗子们的小屁屁,呵呵)。
        不过亚美人种的另一个标志性特征内眦赘皮(在通古斯人群与北极人群尤为高频,而且多为二级或以上蒙古褶。在海岛东南亚与美洲人中相对低频,而且少见二级或以上。在具有东方血统的芬兰人萨米人匈牙利人中也可见低频的轻度内眦赘皮),这个应该与370a无关,至于是不是某些东亚内眦赘皮高频人群在盛冰期,对风高月寒地区的适应性演化结果? 有可能,不过这样恰好说明亚美人种形成的复杂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严博之前的这篇文章”【人類學雜記——27. 混亂的人類往事_polyhedron】,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65ddf790101goph.html?“ 颇有启发性,一方面可以进一步证实吴院士的”本土人种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理论“难以成立,另一方面,也再次证实出非洲人群”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的合理性。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很奇怪,为什么其他地区的原始人据说在10万年前都消失了,只剩下了非洲的古人类?如果说是由于气候原因,那么欧洲、亚洲大陆尚能说的过去,毕竟位置靠北。但南部的马来半岛和马来群岛那也是热带雨林气候,其热带雨林气候分布区甚至比非洲还大,那古人类更有理由能在这里幸存才对。 而且另一点说不通的是,非洲古人类化石基本都出土于东非高原,其气候比热带雨林气候要冷多了。如果其他地区的古人类是因为气候原因灭绝,那东非高原就其气候来说,其古人类也应该灭绝才对。
很奇怪,为什么其他地区的原始人据说在10万年前都消失了,只剩下了非洲的古人类?如果说是由于气候原因,那么欧洲、亚洲大陆尚能说的过去,毕竟位置靠北。但南部的马来半岛和马来群岛那也是热带雨林气候,其热带雨林 ...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10-4 18:15
印度尼西亚Toba火山爆发导致人类大范围灭亡
印度尼西亚Toba火山爆发导致人类大范围灭亡
Manaus 发表于 2016-10-4 18:37
这次火山爆发难道只影响亚欧大陆?
很奇怪,为什么其他地区的原始人据说在10万年前都消失了,只剩下了非洲的古人类?如果说是由于气候原因,那么欧洲、亚洲大陆尚能说的过去,毕竟位置靠北。但南部的马来半岛和马来群岛那也是热带雨林气候,其热带雨林 ...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10-4 18:15
早期出非洲的现代人当然没有完全灭绝,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作为更早出非洲的早期智人一直生存到了三四万年前,甚至和出非洲的现代人有过基因交流。而东南亚弗洛勒斯岛的“霍比特人”据说有可能是直立人后裔,也生存到了十分晚近的时代。之前一篇文章关于sahul地区的现代人研究,认为其混有前一批出非洲现代人的成分。所以七万年前托巴火山爆发后导致的全球变冷,并没有导致非洲外古人类完全灭绝。但从化石情况来看其数量也是大为减少的。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早期出非洲的现代人当然没有完全灭绝,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作为更早出非洲的早期智人一直生存到了三四万年前,甚至和出非洲的现代人有过基因交流。而东南亚弗洛勒斯岛的“霍比特人”据说有可能是直立人后裔,也生 ...
豢龙氏 发表于 2016-10-4 18:45
既然“没有导致非洲外古人类完全灭绝”,那么也就是说“现代人非洲起源说”并不严谨,至少是不全面的。
既然“没有导致非洲外古人类完全灭绝”,那么也就是说“现代人非洲起源说”并不严谨,至少是不全面的。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10-4 23:34
即使是更早的古人类,目前来看也都是从非洲迁出的。从广义上来说,非洲起源论并没有什么问题。而最后一批出非洲现代人常染在如今非洲外现代人中平均要占95%以上,作为绝对主要成分来说,现代人的非洲起源论也没有太大问题。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既然“没有导致非洲外古人类完全灭绝”,那么也就是说“现代人非洲起源说”并不严谨,至少是不全面的。
鹧鸪天 发表于 2016-10-4 23:34
即使是更早的古人类,目前来看也都是从非洲迁出的。从广义上来说,非洲起源论并没有什么问题。而最后一批出非洲现代人常染在如今非洲外现代人中平均要占95%以上,作为绝对主要成分来说,现代人的非洲起源论也没有太大问题。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