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高句丽和汉郡县之间的关系(论文翻译)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6-10-8 14:30 编辑

本人翻译水平有限, 大家凑合看一下
从史书上看, 高句丽和中原的接触,始于武帝设立汉四郡,其中 第一玄菟郡内,有一个高句丽县。 这是最刚开始两国的关系,   从高句丽最初仅仅是玄菟郡内一个县的情况分析,高句丽在武帝时期,还是一个规模非常小的部落

汉朝在蛮夷之地,设立郡县的目的是什么呢?  其实从更早时期 秦汉和古朝鲜的关系来看,可以看出端倪,  古朝鲜的身份是 汉之外臣。 义务是 维持辽东-半岛地区稳定的同时, 对天朝称臣,且不得阻扰周边小国的称臣纳贡。  朝鲜被灭的原因,也恰恰是因为它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

汉武帝设立四郡后,无论是乐浪岭东 ,还是第二玄菟郡内的高句丽, 我们都可以发现,它其实是一个二元社会,既  它不仅形式上臣属与 乐浪/玄菟 二郡  同时 他们土著自己内部,也自有一套 自己的阶级制度,我想把这种情况 描述为,郡中之国

那么 高句丽 很好的履行了 自己作为汉郡县属民的职责了么?   其实从史书中很容易可以看得出,它从一开始就一直没有。   第一玄菟郡从沃沮县 迁到高句丽西北 是因为 夷貊所侵 这里的 夷貊  其实就是高句丽人。   此后 玄菟郡 领属 高句丽,上殷台 西盖马 三县, 高句丽县在新宾

从 迁郡的 -75年 到 王莽时期, 史书对玄菟郡的情况没有记载, 我们从三国史记可以看出一些情况。 从三国史记来看, 大概在 -57年之左右, 朱蒙出生于北扶余  后来到卒本川的 沸流国 建立高句丽,仅他这一代  就开始征服周边的 荇人 北沃沮 等小国  经过琉璃王一代,到大武神王时期,高句丽在三国史记的记载里,已经是一个小有规模的征服者王国了,

那么,这种记载靠谱么? 我们知道,三国史记 包括日本的 书记  我们通常对 早期的记载,持有一定的或者肯定的怀疑姿态的  但是我认为 三国史记 对高句丽早期的这段征服记载是正确的   为什么呢

先不管 他到底征服了这么多小国是不是完全准确, 就从汉书王莽传的记载 就可以看出端倪。 王莽征匈奴 要征发高句丽兵,但是他们纷纷逃出障塞   这里 障塞 是指  汉郡县的控制区域边界。 高句丽此时 不仅玄菟郡使唤不动,连中央政府的一把手都使唤不动,而且他们在郡县范围之外,有聚集地  这里反应的是 他们已经从 郡县早期 内属但保持自己的 二元郡中之国的身份,蜕变为, 口头内属 但实际独立的状态


此外, 还有记载 此时高句丽兵 又因为骚扰了辽东边境,而被辽西郡 太守 田谭 讨伐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此次征讨  需要 辽西郡的太守去呢? 辽东郡不行么? 玄菟郡可是曾经直接管辖高句丽人的,他们不行么?

这一段记载,恰恰又说明,此时的高句丽已经强大到,玄菟郡无能为力 辽东郡没有把握,只得出动更保险的 辽西郡势力的地步  当然了,此次征讨  高句丽死了一个 叫 邹的王, 我认为,这个人有可能是 大武神王

王莽新朝覆灭后, 中原进入了两年的混乱  因此乐浪郡地区 发生了 王调之乱(25~30) 此事件,后来是由刘秀亲自派遣的 新任 乐浪太守 平定而结束  (公元31年)

这里 我本人赞同 论文作者的推断,虽然没有实际上的记载,但是从王莽传中,新朝使用辽西郡去讨伐高句丽,而没有出现辽东郡的踪影来看, 我也认为,从那时期 到刘秀收复乐浪的这段时间内, 辽东郡和玄菟郡一样 曾经一度被高句丽占据  这也是促使王莽要杀死 大武神王的原因吧


从  三国史记的记载来看, 辽东太守 出现于 公元28年条   此处记载 辽东太守攻打包围了 大武神王于尉那岩城


然后 接下来看, 公元32年条, 高句丽像汉朝称臣 朝贡使节   这里关键点其实并不是,高句丽“屈服”  而是高句丽已经“升级”  他从此不再是某一个郡的下属,而是直接作为独立王国,和汉庭交涉

对于这件事,  三国志 和 后汉书是这样记载的

汉光武帝八年 高句丽王遣使朝贡  始见称王 (三国志)
建武八年  高句丽王遣使朝贡  光武复其王号 (后汉书)


第一段 隐含真正含义是, 中原王朝 至此 承认了 高句丽非郡中之国,而是独立的王国的事实。  


第二段 后汉书的记载,则是 针对 前面王莽传中,王莽把高句丽王贬为下句丽侯的事情而言的。 两段实际上说的不是一层含义, 后汉书中 引申 王莽的举动,此处可能是暗喻王莽对高句丽开始独立于郡县的一种愤怒  以及 刘秀对既定事实的 一种无奈


此处 我还想加上我自己的一些独立思考, 三国史记中 记载 高句丽建国与-37年 估计也是因为这样一个背景,既 高句丽人 他们从 郡中之国,蜕变为 独立王国 大概是这个时期。  这实际上并不能说明 高句丽国 就是在这时候建立的,无论他在汉武帝灭朝鲜之前是多小的规模,又或者他在那之前,是不是被卫满朝鲜吞并占有的状态, 他都应该是一个有 独立阶级制度,甚至独立王,独立爵位法律的小国家

我们说  扶余国也好,早期新罗也好,古朝鲜也好,早期百济也好,把他们称为  联合王国的原因,就是因为 他们都还没有 中央集权,也都还没有完全独立



但是  高句丽为什么又称臣了呢? 实际上 汉朝和高句丽双方在这里都是各自冷静  因为高句丽意识到了, 刘秀的出现,对自己是巨大的压力,因此辽东郡和乐浪郡已经被收复的情况下, 自己主动称臣,保留既定果实  也就是自己凌驾于 玄菟郡,以及不履行 属民的职责,四处征讨 扩张领土吞并周边小国的事实。




此后的几十年。 也许是相安无事, 史书没有过多的记载, 直到汉安帝年间(106-125)  比如 汉和帝 元兴元年105   高句丽侵略 辽东郡六县 但是失败 ,然后到了111年, 高句丽派使臣朝贡,且 求属玄菟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玄菟不是很弱?


其实不然, 据后汉书国郡志记载,107年(汉安帝永初元年) 玄菟郡已从最早的三县 变为 六县 新设的是 候城、高显、辽阳  此外 把 第三玄菟郡 设在了 长城外的 抚顺


这个举动  实际上是为了抑制 高句丽的扩张, 治所设在长城外,那么这个治所又想必是军队规模最大的县,而且玄菟接管旧辽东郡辖内三县 说明 和辽东郡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这是对高句丽的又一次重压   所以高句丽才会主动 求属玄菟


但是 高句丽真的就老实了么? 其实这都是套路, 118年,自知不能单独取胜了高句丽 联合秽貊 侵犯玄菟 121年 联合 秽貊 马韩 侵犯 玄菟   此外 同年  鲜卑也侵犯了玄菟 124年 鲜卑又一次侵犯玄菟 127年 鲜卑又侵犯 玄菟和辽东郡  当然后面的 鲜卑的举动,不清楚是不是和高句丽有关,但是至少,说明了 此时玄菟郡加强了军事规模,使得当时包括鲜卑和高句丽在内的一些“不服从中央”的 外夷们 有了冲动


这一系列的“被打击”  使得 汉庭 又采取了新的政策 132年 他们把 之前用于 羌族区域内实行的 屯田制 带入玄菟郡


那么 上文说道, 王莽时期  高句丽势力扩大 朝廷不得不动用辽西郡的兵力去镇压  那么安帝年间呢? 史书记载 此时 为了防备高句丽对玄菟的侵犯, 幽州刺史联合辽东,玄菟太守 聚集了 广阳  渔阳 右北平等地骑兵去支援了玄菟   这说明 此时的高句丽变得更强大


桓灵年间,更是如此, 韩秽强盛 郡县不能治  连最忠诚的扶余国,也曾在167年侵犯玄菟 高句丽也是 不停的侵略 辽东郡和玄菟郡


这种局面,直到 公孙度雄霸辽东后 得意扭转  (189~238) 这时期,高句丽包括扶余,包括三韩,都又怂了下来,  当时  公孙康 在抵抗司马懿时 高句丽还曾经给公孙康援军。 后来 看到 公孙家干不过司马家 高句丽又反过来给司马懿援助    但是高句丽的这种 墙头草策略 没有给他带来好处 244年  曹魏的 毋丘俭 差点就灭了高句丽


但是  九死一生 凤凰涅槃的 高句丽 又如同那句 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  趁着后来八王之乱后中央政权的虚弱之际  高句丽吞并了乐浪郡。 国力大大加强,然后是和慕容鲜卑争夺辽东郡的时期。  至此, 高句丽和汉郡县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高句丽在和后燕争夺辽东郡的过程中,最终胜利, 从此进入全胜时期, 连统一北方的北魏都要对他恭敬对待(史书记载,孝文帝追掉长寿王)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5-11 11:51 编辑

1.jpg
2016-10-8 16:41


把论文贴出来,免得有人怀疑是我自己瞎写的
三国志和后汉书时期 秽和貊确实被看作是同一个族群,  但是

自领以东七县,都尉主之,皆以濊为民。后省都尉
(沃沮)其言语与句丽大同,时时小异。以沃沮城为玄菟郡。后为夷貊所侵,徙郡句丽西北,今所谓玄菟故府是也。沃沮还属乐浪。汉以土地广远,在单单大领之东,分置东部都尉,治不耐城,别主领东七县,时沃沮亦皆为县。建武六年,省边郡,都尉由此罢。其后皆以其县中渠帅为县侯,不耐、华丽、沃沮诸县皆为侯国。夷狄更相攻伐,唯不耐濊侯至今犹置功曹、主簿诸曹,皆濊民作之。沃沮诸邑落渠帅,皆自称三老,则故县国之制也。国小,迫于大国之间,遂臣属句丽。毌丘俭讨句丽,句丽王宫奔沃沮,遂进师击之。沃沮邑落皆破之,斩获首虏三千馀级,宫奔北沃沮。北沃沮一名置沟娄,去南沃沮八百馀里,其俗南北皆同,

(东秽)其耆老旧自谓与句丽同种  言语法俗大抵与句丽同,衣服有异。
正始六年,乐浪太守刘茂、带方太守弓遵以领东濊属句丽,兴师伐之,不耐侯等举邑降。其八年,诣阙朝贡,诏更拜不耐濊王。

--------------------------------------


分析这几大段话


岭东七县地区(图们江南) 本皆秽民   但元凤六年(-75年)  因貊人侵入 而 徙郡句丽西北 直到 陈寿写三国志的彼时(290年)玄菟府 仍然在 句丽西北

元凤六年以后 沃沮地以 不耐城为治所

建武六年(30年),省边郡,都尉由此罢  其后皆以其县中渠帅为县侯   不耐、华丽、沃沮 都自称国 中原称其王为 侯王  夷狄更相攻伐 唯不耐濊侯 至今都还在臣属中原(设置有功曹 主簿等汉代官爵)

沃沮王则自称三老  因国小 逐渐臣于句丽  毌丘俭讨句丽,句丽王宫还去沃沮避难过

245年 乐浪和带方太守因 句丽征服了秽人 故讨伐句丽 两年后 不耐秽侯 更属中原


------------------------

沃沮城 -75年被貊人侵犯  后 西汉把岭东治所 移至 不耐秽城   公元30年 岭东纷纷独立  只有不耐秽忠于中央政权。 沃沮人在此后某时(毋丘俭破句丽之前) 因国小 被句丽征服  245年之前  高句丽一度征服了所有岭东秽民, 因此被乐浪带方以及毋丘俭征伐   战罢  不耐秽更属曹魏


我怎么看 怎么觉得貊人在不停的征服秽人, 先在秽地搞破坏 占领了沃沮城  使玄菟迁辽东   后又试图吞并剩余秽民,但被曹魏菊爆  


貊人这种 对 秽人的征服欲    和 古朝鲜对秽人的征服欲 非常像  这前后 秽人对中原的态度也是完全一致的 (称臣)


汉初,燕亡人卫满王朝鲜,时沃沮皆属焉。汉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鲜,杀满孙右渠,

会孝惠、高后天下初定,辽东太守即约满为外臣,保塞外蛮夷,毋使盗边;蛮夷君长欲入见天子,勿得禁止。以闻,上许之,以故满得以兵威财物侵降其旁小邑,真番、临屯皆来服属,方数千里。


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旁众国欲上书见天子,又拥阏不通。

《汉书·武帝纪》武帝元朔元年(前128年)“东夷秽君南闾等口二十八万人降,为苍海郡
《后汉书·东夷传》元朔元年,秽君南闾等畔右渠,率二十八万 口诣辽东内属,武帝以其地为苍海郡 ,数年 乃罢。


后汉书:夫馀国-地方二千里,本濊地也。
三国志: 夫馀本属玄菟 汉末更属辽东 正始中,幽州刺史毌丘俭讨句丽,遣玄菟太守王颀诣夫馀,位居遣大加郊迎,供军粮。季父牛加有二心,位居杀季父父子,籍没财物,遣使簿敛送官。汉时,夫馀王葬用玉匣,常豫以付玄菟郡,王死则迎取以葬。今夫馀库有玉璧、珪、瓒 数代之物,传世以为宝,耆老言先代之所赐也
其印文言"濊王之印",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而夫馀王其中,自谓"亡人",抑有【似】以也。【魏略曰:旧志又言,昔北方有高离之国者......


--------------------------------

扶余自谓 “外来户”  居秽地   忠于汉朝  其王室有传世之物  玉衣 玉器 金印等  均为汉朝所赐物品, 秽王之印 是汉朝给他颁发的官爵,承认他是统领秽民的国家。



汉朝为什么 讨厌句丽,但承认扶余?  在我看来, 因为 扶余人不征讨秽人, 甘于被汉朝统治  句丽人不仅不甘于被汉朝统治,而且不停的征伐秽民    汉时 经常命令扶余出兵或提供粮草 助伐句丽
从这些记载中,可以察觉出来, 貊人中的高句丽人,一直在不停的和中原作对,在征伐秽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  秽是被征服者  是被同化的族群的原因。

1958年11月,朝鲜考古界在平壤市贞柏里与铜剑、铜矛、铁剑、马具、车具、陶器一起,发现一枚刻有“夫租薉君”字样的银印,④有人认为此印“很可能是前汉武帝以来,特别是宣帝(应是‘昭帝’之误)元凤五年(前76)以后前汉时期之物,最晚也在后汉光武帝建武六年(30)以前”。


-----------------------------------------

赞同这种推测, 夫租薉君印 应该是 迁玄菟于高句丽西北之后 在原沃沮城 命名了 新的秽人(当地土著)为君长后颁发的印章

中原王朝最不愿意看到的应该就是 貊人不断征服秽人壮大,因为这样到头来就会造成边患  但是


建武六年,省边郡,都尉由此罢。其后皆以其县中渠帅为县侯,不耐、华丽、沃沮诸县皆为侯国。
建武八年  高句丽王遣使朝贡  光武复其王号 (后汉书)
汉光武帝八年 高句丽王遣使朝贡  始见称王 (三国志)


秽貊 到底指的是不是高句丽或扶余?


秽貊
总的看来秽貉亦有特指和泛指两种意义。
其一,特指意义。特指意义可以分为三种情况。
一是特指东濊。如《后汉书》所载“高句骊……南与朝鲜、濊貊,东与沃沮,北与夫余

二是特指沃沮和东濊两个地区。例如:
(1)夫燕……北邻乌桓、夫余,东绾秽貉、朝鲜、真番之利。(《史记》卷129《货殖列传》)
(2)是时,汉东拔秽貉、朝鲜以为郡。(《史记》卷110《匈奴列传》)
(3)彭吴穿秽貊、朝鲜,置沧海郡,则燕齐之间靡然发动。(《汉书》卷24《食货志》下)
(4)玄菟、乐浪,武帝时置,皆朝鲜、濊貉、句骊蛮夷。(《汉书》卷28《地理志下》)
(5)建光元年春正月,幽州刺史冯焕率二郡太守讨高句骊、秽貊,不克。《后汉书》卷5《安帝纪》
(6)正始……七年春二月,幽州刺史毋丘俭讨高句骊,夏五月,讨濊貊,皆破之。《三国志》卷4《魏书·三少帝纪》

三特指秽人
《三国志》(夫余)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
《后汉书》:夫馀国,在玄菟北千里。南与高句骊,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 地方二千里,本濊地也。
《汉书·王莽传》。貉人犯法,不从驺起,正有它心,宜令州郡且尉安之。今猥被以大罪,恐其遂畔,夫馀之属必有和者。匈奴未克  夫余、秽貉复起,此大忧也


其二  泛指意义

泛指秽和貊

百蛮贡职,乌桓、濊貊咸来助祭。(《后汉书》卷2《明帝纪》)
时辽东太守祭肜威慑北方,声行海表,于是濊、貊、倭、韩万里朝献。《后汉书》卷85《东夷传序》
左将军伐朝鲜,开临洮,燕齐困于秽貉……非特丰辟之费。(《盐铁论·地广》)
是时孝武……东攠乌桓,蹂辚濊貊。(《后汉书》卷80《杜笃传》)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