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全数迁移理论 和 塞人岛夷理论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28 11:39 编辑

全数迁移理论









鄙人不才,异想天开!不爱读书,然爱甚解!发现历史玄机重重,真是不得其要领!人类能够书写的历史还不长,文字种类多,卷帙浩繁,而涉及主客观因素,能解读并可信的都只是一小部分。好在学者众多,能基本达成共识框架,为我辈后学提供一个巨人肩膀一样的平台去看得更高更深远(虽然学派林立纷争,人头攒动,然思想再不同,肩膀以下差不多)。人类没有书写文字的史前史,那就更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尤其涉及人种形成、族群迁徙发展的问题,我看是聚讼纷纭,不可开交!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鄙人一直有一种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还得有诗和远方的精神(现在穷得只剩苟且了,可以千百度地搜索本人以前写的“甘木的诗”,证明咱在勾殆之前还苟剩下点饰慝)!本人也喜欢登攀高峰鸟瞰风景,不过假如也跟登庐山的一样,大概也只能望庐山瀑布兴叹了,幸得现在技术发达,有高噢噢乖了地球(googleearth)等等妙不可言的上帝之眼一样的工具,开阔心眼,令咱赞不绝口。本人幸得是门外汉,没有门户之见,旁观者清,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思考学术问人体,不过咱一贯喜欢和稀泥,和而不同,研究也不算热门的一些人与自然的历史问题以及社会形成发展文明进步文化传播的问题,非常凌乱杂散无章,所以也就看起来像胡言乱语。在人类史前历史研究上,并非为哗众取宠,而是把本人深思热虑后真正如来倳的一些问题给探索发掘现行翻出来,也就是掏心窝子的话。
由于基因研究的深入,现在发现人类的历史充满了奥秘,尤其是史前时代更是云里雾里、土里海里去了!本人没有细究什么什么的详细科目,不敢就具体问题大放厥词!不过对于人种形成和迁徙扩散问题,是鄙人在写《龙华起信论》之前就思考并写了很不少的(作为草稿,很多原创思路,我都没拿出来,因为那些文段有些没能整理成通顺句子而且很多思索纯是哲学的。本来是想作为大部头来写的,像《龙华起信论》、《胡言乱曰》本来只是原来思路里的部分章节。但是现在没有那打算了,没有君子不养艺人,没有钱不能养活文化人。不过后来我发现古人类学和分子人类学的很多研究其实都似乎在证明我的思考,反正争相只有哦一个真相,水法现都是迟早的事儿,咱也没必要非得争先恐后显摆出来博个报晓鸡的名分)。现在把原来写的那些内容里一个主要观点给放出来吧,放出话来,也是希望能有利于解决一些学术问题,使我们深入思考,发掘历史的真相!
本人的这个发现就是“全数迁移理论”,类似“板块漂移理论”甚至更激进的“地壳滑动说”,用以解释暂时摸不着考古痕迹的情况下,一些有关人类迁徙的重大隐藏问题。
三大洲虽大,可是如果给一个人以近乎天年的寿命(不早夭于自然灾病、猛兽毒虫或社会斗争),即使工具很简陋,拥有比今人更原始的荒野求生技能,只要他是身强体健的,如果这样的人组成小的群体,互相照顾支应,即使在太古时代,他的一生游遍三大洲甚至环游地球都不是速度的问题!
问题就是在于人类和大多数高等动物一样,都是有领地的生物,一般开疆拓土见好就收,然后守成坐享保家卫国!如果不是现在技术发达生活优越,喜欢旅游的驴友也肯定不会很多,古代人土里刨食、就地杀猪,即使有探索远方的理想,现实一般也不需要,除了商人、军人使者能有目的地去往较多的远方,像徐霞客那样的旅行家在古代都差不多算稀有的异类呢!如果抱着这个想法,当然不会认为我们今天多数人的祖先,可能就是远古时代的一批批冒险家,他们游猎为生,没什么领地观念,就为了发现远方新奇事物,或者就为了夸父追日一样看到世界的尽头,他们出发了,一直到死,都在征途!这些探险家中大多数人可能死在征途没有留下后代,但是个别成功的先驱者,可能就是今天大量后代的祖先,这些后代远离先驱者的故土,而由于沧桑变化人世纷争,先驱者的故土可能不再有先驱者的血缘接近的亲戚。这样在基因类型层面,这些人好像相当于时空转换后全数迁移了一般(其实就是奠基者效应的乾坤大挪移)。这就是“全数迁移理论”。有领土观念的原始族群,现在后代还是非洲丛林、印度丛林、新几内亚丛林里的土著,而远古时代四海为家的异类,竟然是今天大部分人的祖先,这听起来不像天方夜谭吧?
所以那些刻舟求剑揪着今天的基因类群分布以及个别的远古遗骸基因类型(这些当然很重要,是弥补历史缺环的重要依据,然而尽信之不如无知,为什么,因为可能真正的祖先还没被发现,就像指着猩猩或历史上灭绝的人类旁系化石,你就说这是我们今人的祖先,不对吧?)来敷衍人类史前史的假说,都有一个致命的软肋(不妨碍其是科学的研究方法,也肯定是接近真相的唯一方法),那就是历史难以复现,一个证据,千百种可能。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的“全数迁移理论”只是一种逻辑推理,用于推测历史也没有专门的针对性,或是或否的情形都可能有,这就很可能陷入不可知论的范畴,这是一个问题!不可知论?No,学过量子化学的我宁愿比拟其为“测不准原理”。除非我们能穿越回到历史当时,不然所研究的古今材料负载的各种信息与我们今日思考推定的远古历史之间就像量子的质量与位置不可同时准确测量一样,是不可确定对应关系的(当然可以很接近,尤其是有些情况是完全可以确凿证明的,有就是有;不过本理论是用于未知情形的推测)。因此我们就得把不可知情形进行统计寻找正态分布的最大概率。遗憾的是,古人类遗骸始终是太少,越是远古越是凤毛麟角,还有各种形成化石的充分必要条件来约束,对于统计来说,样本量都不够!事实上,我们必然地相当大程度上还是以今推古,这就难以避免障目掘金掩耳盗铃刻舟求剑情况(我怎么把学术研究说得这么不堪,原谅我啊,不要原谅李辉)的发生。
必须声明,咱的“全数迁移理论”纯是哲学思考,假说里的假说,负负得正,假假为真。
简单说,该理论的精要就是,古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曾经经历远距离迁徙(就算平均一天走十里地开外的距离,即使古人寿命短相当于中寿,一个世代就十万八千里出去了,当然由于大部分是“布朗运动”,最终出发点和终点之间距离不会很远,但如果有部分人聪明智慧,有观天测地之能,又有目的向远方进发呢?),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何况那个时候的书还只是岩画呢,想多看也得远走),越远行越见多识广越有出息,只要沿途猎物、果实、鱼类什么的丰富(在上古时代应该不算大问题),人类的渔猎采集技能足够get之,那么从大陆这头走到那头都不是问题。当然大部分这样的冒险家可能死在途中或半路安家了。但是也难说有个别的成功人士(包括始发者或半路出家跟上队伍参与探索的)就是历史的大赢家,成为今天很多人的祖先呢!
有了工具,就得干活,有了理论,就得解决问题。
本理论期待解决的问题:
一.本人比较认同吴新智前辈的连续进化附带杂交理论(就这一条就足够被某论坛大拿揪着批判了,不过本人门外汉,连被他们逮着批判的把柄都没有,吼吼)。本人认为现代人出非洲理论可能原则无错误,但是非洲现代人的形成,有没可能有更早的欧亚人种进非洲参与的可能呢?本人最早写的那些草稿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思考,感觉可能性是有的。因为:
1.非洲人种丰富,可以作为起源地证明,然而不能排除作为避难混合地的可能。非洲最古老人种科伊桑人有接近亚洲人种的地方。非洲另有俾格米人等古老人种,这些人种与非洲现在的苏丹、班图等黑人人种都有些差异,而非洲现在分布广泛的苏丹、班图人种也是在近三、两千年才大爆发,虽然跟人类历史上的技术进步有关,但是基因研究也证明,这些黑人与西亚关系密切,可能这些黑人的祖先源自(中、南、)西亚(甚至欧洲)在相对不太远的古代移入非洲也未可知。这又是近古移入非洲的证明(黑人性状上与亚洲的差异必然是通婚混合非洲古老人类加上环境影响遗传变异的结果)。鉴于出非洲现代人与欧亚古老人类能通婚生育后代。本人以为可能科伊桑人的祖先也在三十万年前接受过欧亚直立人的基因(而不只是多数人假设的一直都是非洲人外出融入欧亚),这个更古老时期移入非洲的证明从考古上还难以发现,而且现代人群的基因分析在这里也有个盲点,所以本人的理论只是存疑,因为不能排除有这种可能性(即使发现亚洲化石人群的基因跟现代人群大相径庭,但是假如当时人种丰富,像猫科马科一样好几个类似的种呢,而真正的祖先人群的化石或许没发现或许不能检测呢,假如祖先人群里一小波长途奔袭到了非洲融合进去形成新人种突变,也像沧海一粟难以寻觅证据)。
2.我们知道非洲的野生动物很丰富,青藏高原、南亚、东南亚、澳大利亚等等也是,这些地方在四千年以前(或几百年以前)只有原始部落人群。后来有先进生产力的人群来了,对野生动物持续大肆屠杀(对于这些地方,宗教的保护给予了很多物种生存繁衍的机会,更促进了现代人类文明的反省和救赎),尤其是近现代,造成了很多物种灭绝事件,幸存的大部分大型动物也多濒危了。可是我们知道,远古时代欧洲、亚洲北部、美洲野生动物也曾是极为繁盛的,但是后来却大部分灭绝了,如果只是归咎于气候变化(当然寒冷的地方受环境影响更剧烈会产生更严重后果),是难以自圆其说的(比如猛犸象、侏儒象、野牛等等其实都可以生存到几千年前甚至到几百年前的历史时期),只能说这主要是人类社会变化造成的,是追求探险、躲避灾难(水旱、瘟疫、战争、饥荒)造成了人群迁徙,没有食物的人群把野生动物全给消灭了。所以估计这些地方的人较早发展了更先进技术(虽然文明是在温暖的中纬度率先萌发的,这些地方水热条件好,又幸得有农作物,但是从战争与狩猎技术来说,北方人始终是他们的梦魇,阿门),清光了这些地方的大型动物,然后呢,食物不足,自然更要迁徙,所以这些人很可能是刺激国家文明出现的一个重要因素(南部农夫出于保家的需要,要结成大的部落联盟,然后形成国家,于是互相竞争,人类社会也就越来越快地进步了)。
二.关于人类的某些染色体单倍型的分布,可以思索有远程长途跋涉而异地开花结果的可能,比如Y-P的下游Y-RY-Q最具有这种特性,当然其他成功的单倍群表现也都不赖。史前的化石可以作一定的佐证,但是证据肯定严重不足,而利用“全数迁移理论”可以解释某些染色体类型在起源地现在不一定分布是很自然的事情:迁徙的人可能很多,有成就者可能很少,全数迁移,则只分布在遥远的地方也是很自然。利用考古发现的一些化石及古DNA研究做推测时最好考虑到照顾这类可能性。
三.直接证据不好找时,得利用间接证据。对于基因研究,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是伴人生物的研究。作为间接证据的伴人生物,一般没有(有思想的)人类这样的主观能动性,相对更是遵循自然规律的客观分布,所以可信度也高。利用间接证据,旁敲侧击,可以避免学术研究一条道走上歪路走到黑。
全数迁移理论,只是一种猜想,用在证据不足时,作为对史前时期人类分布状况的模拟所不可缺少的一种模糊处理,可以说是和稀泥,但不是糊不上墙的烂泥,望痴者解惑,嗤者轻拍!

1

评分次数

  • 大凌河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今天发现了一则新闻:罕见远古人类脚印被发现 能完好保存至今非常稀少
仙人足迹化石!!!!!!仙,人迁也,迁徙也!这足迹给俺的理论作佐证么?!!!怀化,无怀氏进化乎?化学人表示原始文化实在是元始天尊的道法呀!!!然后百度之,发现其实已经在年初就有相关新闻了,特把更早更完整的新闻贴在这里。

论坛|网友爆"怀化惊现远古人类脚印"(附图)

怀化新闻网 2016-01-18 08:38
提示:点击上方"怀化新闻网"↑免费订阅微信平台
红网论坛网友五溪舟:
经几年多次实地踏勘,本人在湖南省怀化市的南部发现两个罕见远古人类脚印,目前还在继续扩大探索当中。
这是该地区继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在沅水支流发现诸多旧、新石器时代遗址、文物后,对人类史前文明遗迹的又一震撼发现,对本地区的人类发展史可能具有颠覆性的作用。也许可以回答本地区人类是否外来的问题。
此次发现的古人类足印,印在一块致密坚硬的紫色砂岩上,脚趾印痕清晰可见,历史相当的久远,具体的年代需要考古专家来确定。(如果有几百万年,那就好玩了哇。)
经初步实测,足印长35厘米,前趾宽约9厘米,腰宽10厘米,脚跟宽约8厘米。应为踩踏在当时的稀泥中,在非常特殊的条件下,经过漫长的地质年代所致。能完好保存至今,非常稀少,非常的不容易。有意思的是,在离脚尖55厘米的右前方,有一直径4-5厘米圆洞,应该为所拄拐杖所致。(会使用工具了,是智人,那是绝对的了。)
开玩笑地说,或许是盘古的脚印,这也未尝可知。此地与几处旧、新石器时代遗址非常靠近,至少为这一地区史前古人类活动频繁再添新证。
另外,有趣的是,我国著名篮球运动员姚明的脚印长35.5CM。
以下照片为论坛网友五溪舟提供



来源于红网论坛网友五溪舟

另外顺带还看到一则旧闻,在澳大利亚曾发现更多的人类足迹化石:


形状逼真 澳大利亚发现450只远古人类大脚印
2005-12-22 21:10:49 来源: 中国新闻网 作者:章田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西南部的“蒙哥国家公园”(MungoNationalPark)日前发现了数百只远古人类脚印,这是迄今为止澳大利亚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脚印,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同类远古人类脚印群。
研究人员称,留下这些脚印的远古人类生活在距今19000年前到23000年之间,他们当中有孩子,有青少年也有成年人,他们在威兰德拉湖附近的湿粘土区奔跑或行走时留下了这些脚印。
仔细辨别可以发现,他们当中有的人好象正在打猎,有一个非常高的人正在以大约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奔跑。脚印留在含有碳酸钙的粘土中,最终象混凝土一样变硬。
第一个发现这些远古人类脚印的是当地的穆提穆提人(MutthiMutthi),她的名字叫玛丽-帕品。两年后,邦德大学的史蒂夫-韦布带领一个小组找到了另外450多处远古人类脚印。
玛丽-帕品是穆提穆提人的一位长者,她说走在这些脚印旁边就象“和现在的一家人一起走路一样。他们也是一样的人。”玛丽相信,这些脚印从沙丘中露出来,是想让世界上的其他人了解“我们的人在他们的环境里生存、繁衍,他们是多么的聪明”。
澳大利亚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遗体,大约死于40000年前的“蒙哥夫人”和“蒙哥先生”也是在同一地区发现的。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没了闲聊区,来奥陶纪的老少爷们还是不多呀!这人气可怜的,都自己点击有什么用!!!
话说,如此动人的原创学术发现,就没妞给点个赞来着!
物理学上有所谓思想实验!咱这理论原则上逻辑也差不多哩!薛定谔老人家的猫差不多!也就是历史,存在可能,就有完全是和完全不是两种“量子态”,量子信息在没证实之前如果不能证伪,则假设不是胡说。
如此重大学术猜想,重重给点个赞吧!
另外,如果有谁能找个即使不入流,但能给稿费(还不要版面费)的期刊杂志将此文以这种简洁形式发表,本人自愿把稿费分一半给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6-10-15 21:15 编辑

别人对天机的发现也是对我的“全球迁移理论”的点赞!
看下面的新闻!不周山下发现了陨铁,可证明远古神话了,呵呵呵!
结合神话传说历史文献及考古与基因证据,我认为阿尔泰山是古代的昆仑(古代昆仑很大,包括新疆(三山)、蒙古、图瓦、南西伯利亚、中亚东部)。这是对现代文明影响最大的地区,可能亚特兰蒂斯遗民到达东亚后,继续西进,在阿勒泰曾形成过一个营地。继续西进的促成了中东、印度、欧洲文明的崛起,这些文明从史前到历史时期一直反哺阿勒泰,阿勒泰又反哺更东边的亚特兰蒂斯后裔。促进了东亚真正进入文明时代接轨世界潮流。然后呢,就是东亚文化、东胡文明的西进了。本人以为阿勒泰是印欧文明、游牧文明、东亚文明的母体(更早些时候还可能是中东文明的母体。母体,主要是西王母,母权制,对父系基因的扩散并不利,所以线粒体DNA的分布比Y染-DNA分布更宽泛。当然都有取代置换现象),这三个文明都是从阿尔泰这个大昆仑山发散出去的。
非常有意思,本人以为原始人比猫还好奇得多,看到远方天际超级火山爆发、超级流星雨,可能都有跋涉过去看看的意思,并一传十、十传百扩散出神话传说,或者因为灾变地环境变化,这里的人要避难去远方寻找新天地新乐土。
不从迷信,而从科学角度分析“天人感应”,生命虽然生活在地球上,被地球关照,但无时无刻不被天上的宇宙众神关注——哦,不,应该说是宇宙天体无心地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宇宙辐射都会影响人类智力体质甚至遗传基因的变化,坠落陨石也很可能会产生类似的效果。
比如设想一部分亚洲直立人几十万年前因为天地某种变化(比如形成白沙陨石坑的撞击),在亚洲扩散,并有辗转到了非洲的,与非洲直立人互相交往产生了现代人;比如数万年前杰本陨石雨划破天际,刺激了部分现代人智商增加,并有北上而去亚洲探险的;比如7.3万年前拓跋火山爆发,一批出非洲现代人(或许之前还有麦加陨石的引导?)看到这个方向浓烟滚滚变了天,不怕死的要过来看看;比如五万年前岫岩陨星吸引现代人往东北亚,巴林格陨星吸引现代人进入美洲;比如不知几千年前阿勒泰地区大流星雨,促使这里的人产生神话,雄心百倍去征服四方,华夏的祖先当时可能也在这里,把这里当做帝之下都;比如……
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可能也是因为陨石、火山、海啸、陆沉而毁灭的。
这些可信吗?不知道。
玄之又玄一些,陨石雨或许真跟天意有关,起码古人这么看,尤其是我们中国。其实我们也可以疑惑地看看近现代一些例子。1908年通古斯卡大爆炸,东胡最后的荣光满清的皇上和皇太后驾崩,满清过了四年也灭亡了。1976年吉林陨石雨,红朝开国三巨头宾马克思,四年后鄙人降生。还有某歌星叫唱的1997年,好像山东也下了场陨石雨。
当然不一定下陨石雨就有世事相关。天行有常,世事难料。破除迷信,不信不传!
下面还是进行文化思索。
猜想,这个阿尔泰山地区的陨石雨的轨迹是东南-西北走向,很可能就在后世神话里留下这样的对远古历史的追忆:共工怒撞不周山。由轨迹证明撞击方向可能是从东南往西北(即使撞击方向反过来也一样,怎么也是把不周山东南角撞了个缺口)。陨石雨这大规模,运行轨迹肯定很长,上千公里长,百公里宽,几十万平方公里范围里有人看到都有可能,当然除了本地人,不会看到落地点。由于共工怒撞不周山的神话是在我们国家,所以陨星从东南往西北走的可能性比较大。《山海经》记载西北章尾山,有钟山之神,名“烛龙”,发音接近“祝融”,所以祝融神话源头可能在这里(我也论证过伏羲氏在昆仑以北演绎先天八卦,祝融也相当于在昆仑离火之位),对祝融的崇拜应该是拜火教及“狄”字的渊源。
试想古人见到大陨石从银河出发往西北奔驰,陨石燃烧分解(铁、镍灼热发光的光谱接近白色,也类似水的颜色),天上下着大雨,落地引发火焰(这个得是本地人才能看见,若再假设这一带山区还可能有活火山喷发——水不胜火,火神战胜水神),会是什么想法?本地目击和外地来探访,正发现准格尔盆地东南有缺口(科布多盆地或塔里木盆地也一样),对应陨石撞击方向,于是水火二神在天上斗法的故事,撞击不周山的传说,大洪水的故事(大陨石雨可能会使坠落地区的天气甚至气候改变一段时间),女娲补天的故事,也就流传下来(《山海经·大荒西经》:“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栗广”发音接近“骊靬”,在西北)。准格尔盆地东南方的巴里坤有游牧民族王庭遗址,还有阿尔泰山的三道海子巨石堆,不知是不是跟这个事件有关的追忆性质的后世文明遗迹(类似昆仑丘、天房,建在圣地)。
这可证明本人《龙华起信论》里亚特兰蒂斯遗民伏羲女娲部落西迁的传说。

【数倍于思考和写东西的时间,是破电脑破网络窃取我时间消磨我生命的情形,生活如此不易,文章憎命达】


中国科学家:我国新疆曾发生世界最大陨石雨



分享 1评论
2016年10月13日19:40 新华社
中国科学家:我国新疆曾发生世界最大陨石雨

  新华社南京10月13日电(记者蔡玉高、蒋芳)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专家13日通报,通过矿物岩石学和微量元素地球化学分析,我国科学家证实在我国新疆境内曾发生一场规模巨大的陨石雨,其陨落带长达425公里,远超此前世界公认的最大陨石雨。
  据了解,目前国际陨石学会已正式批准将这场最大陨石雨命名为阿勒泰陨石雨。相关的研究成果近日在中科院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办的《科学通报》上发表。
  较大的陨石在陨落过程中飞行,由于受到高温、高压气流的冲击,会在半空发生爆裂。如果陨石母体足够大,爆裂开的碎块会像雨点一样散落到地面,这种现象称为“陨石雨”。此前世界公认的第一大陨石雨为纳米比亚的杰本(Gibeon)陨石雨,其分布范围长达275公里。
  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天体化学与行星科学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徐伟彪研究陨石长达30年。据他介绍,有着“天外来客”之称的陨石是人类研究地外行星的第一手资料。陨石研究,首要便是对陨石样本的成分进行矿物岩石学和微量元素地球化学分析,以准确判断出该陨石的成分构成。
  通过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合作,徐伟彪领衔的项目团组证实,2011年在新疆阿勒泰小东沟地区发现的5吨重特大铁陨石乌希里克,主要矿物 是铁纹石、镍纹石和合纹石,副矿物有陨磷铁镍石、陨碳铁和陨硫铬铁矿,与此前发现的新疆铁陨石和乌拉斯台铁陨石相一致。微量元素地球化学分析显示,这三块 铁陨石属于成对陨石,来源于同一母体。
  “谁也没有想到,这三块发现时间相隔100多年的陨石来源于同一场陨石雨。”徐伟彪表示,从地理分布来看,这三块陨石大致分布在新疆境内东南 -西北走向的一条直线上,其中乌拉斯台在新疆铁陨石东南约130公里处,乌希里克在新疆铁陨石的西北约300公里处,而乌希里克与乌拉斯台相距425公 里。此前,已有人发现在该区域范围内曾发现了数块大质量的铁陨石个体,包括一块重18吨的“安拉之泪”。这表明这些陨石的坠落地点有很强的关联性,阿勒泰 地区曾发生过一场规模空前的陨石雨。
  徐伟彪表示,常见的陨石雨分布范围一般在几公里到几十公里,阿勒泰陨石雨有如此长的陨石降落距离,反映了其母体大小、进入大气层的飞行速度和角度、一级母体在空中解体的高度都很特殊,对研究近地小行星的轨道演化和动力学问题有重要启示意义。(完)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文章关键词:新疆 陨石雨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人最初写的关于人类起源进化和文明起源发展的文稿,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导致我后来产生了人类文明传播从远古就主要通过“塞人”、“岛夷”一带一路远距离扩散交流的观念。
不止是出于商业的需要。
因为地上本没有路!
试想,早期人烟稀少,水土光热条件好的地方,都是密林哪!地上本没有路,别说商业交流咯哦,其实都类似桃花源,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想想刚果雨林、亚马孙雨林,东南亚莽林吧,还有西伯利亚加拿大寒温带针叶林,郁闭度很高(寒温带稍微还轻些),这些地方除了现代工农业比较发展的地方,基本都是原始部落,小酋长大家族呈小群体散布的社会状态,这种状态其实比现在文明孕育之时的人类原始社会晚期的组织状态还要差。到现在这些地方的土著也还大部分是原始部落(当然如今有些部落有了现代社会给予的先进技术和工具)。其实,远古时代,人口就是比较多的时候,在亚欧美现在这些农业地带,也都是温带雨林。而冰原、草原、半荒漠(前提,有水源)地带,是人类陆路交通相对方便的地方。所以我所谓的“塞人”,其实广义延伸,一直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陆路经欧非北美荒凉地带迁徙的人群。
看看大禹治水——《书·禹贡》:“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孔颖达 疏:“随行山林,斩木通道。”治水其实也是进行国土考察的过程,治水的过程,其实也是开辟通往各个方国的道路的过程。与大禹同为高阳氏后裔的楚人最早也是“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可见茂林修竹遍布大地的时候,其实人们是很难寻找道路的,这跟洪水也差不多——洪水的危害不止是对于农业,对于交通也很有影响!因为上古时代远距离大宗货物运输主要走水路。《禹贡》提到岛夷往冀州运送贡品,而扬州这个东南沿海大州也是鸟夷或说岛夷来输送贡物,沿于江、海,达于淮、泗。其他州的贡物除了方便人力畜力远距离驮运的,也多是走水路(如兖州贡物“浮于 济、漯,达于河。”青州贡物“浮于汶,达于济。”徐州贡物“浮于淮、泗,达于河。”荆州州贡物“浮于江、沱、潜、汉,逾于 洛,至于南河”豫州贡物“浮于洛,达于河。”梁州贡物“浮于潜,逾于沔,入于渭,乱于河。”雍州贡物“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 河,会于渭汭。”),所以内河很重要(可能一批岛夷就是专门搞贡物运输的?)。洪水泛滥,除了一开始的淹没冲击造成的短期危害,还会由于泛滥不定,导致旧有的航道不易再被使用。治水就是沟通建设内河航运线的过程。因为当时丛林茫茫,容易迷失方向,除了走水路以及沿着河道陆路走河滩地,另一个办法是沿山脉的走向往来交通远方(虽然山路难走,但有方向,总不至于南辕北辙。),很多山脉地势还是比较和缓,而且由于山高山脊多风,相对来说山脊草木稀疏好走,只需要稍微清理一下,并把连接山脊道路的一些草木丛生的沟谷清理出路来,“随山刊木”就是这个道理。山川之神大概就是最早的路仙,保护一方交通路线的。
不奇怪为什么后世的政治区划专门有“州、道、路”这样的名称,因为这是自古以来政治经济的交通命脉。禹敷土开路,是和后世秦始皇书同文、车同轨一样重要的集权制度,是治理天下的政教网络形成的标志。南朝宋谢灵运《会吟行》:“敷绩壼冀始,刊木至江汜。”南朝梁沉约《上<宋书>表》:“臣闻大禹刊木,事炳《虞书》。”唐宋之问《扈从登封告成颂应制》诗:“宗禋仰神理,刊木望川途。”
所以“道”对于人类有多么重要?
人类交通史上最早最好走的路还是水道,不论是沿海岸线还是内河,都是人类向远方进行探索交流的主要途径,尤其对于大宗物品运输(若有大宗生活物资,也利于远航)!比如东方的澳大利亚、新几内亚、日本、南岛民族,不都体现了原始人类早期迁徙扩散的海洋时代吗?西方的地中海及附近地区自古航运发达,亚特兰蒂斯的神话应非虚构,整个欧洲、北非、西亚就有很多超过本次文明历史的远古遗迹,从本次文明之初两河流域、埃及就有相互的以及跟南亚的海运交通,而地中海的希腊、腓尼基、罗马,多有远航异地建国的传说。其实现在海运业依然还是如此重要(这么来看,重视陆地开发的封建时代等于忽略海洋交通的时代,但是不等于更早的时候也如此。航海精神在中世纪被封建制度压抑了)。
同样人类也很容易在非洲草原亚洲内陆迁徙交流,这广大的区域,自然环境苛刻,每次重大气候变化导致的自然灾害都会造成人口锐减,可是因为交通便利,不妨碍人们往来迁移。作为食物链的顶端生物,作为群体动物的人类一直为食物发愁,在农业产生之前,最喜欢的大型猎物在这些草原半草原地带数量众多相对容易捕杀(在茂密的森林里可不简单,一顿不吃饿得慌,只要有两天逮不着猎物,而采集的根茎果实和储备的食物不足的话,估计整个部族都得饿晕了),所以人们追逐猎物在草原上长距离迁徙应该是很容易的。在西伯利亚的遗址中都能发现一些带有热带、亚热带生物形象雕刻的文物,应该就是短期(两三代以内)从南方远距离迁徙而来的人们(追逐不同的猎物,在夏半年很容易走上几千里,如果觉得适应会留下来,然后一步步向北迁徙)!即使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可能都不难走这么远。
远距离迁徙,刺激人们研究辨别方向的问题,天文学、地理学就是这么诞生的,后世逐渐有指南车、司南、记里车、经纬仪、GPS定位等技术出现。
所以塞人、岛夷扩散理论,是解决人类进化以及文明传播问题的一个钥匙。塞人、岛夷不是绝对的,技术和探索精神是关键。塞人可能变为岛夷,岛夷也可能变为塞人。到了农业时代,由于生产力逐渐发达,奴隶制社会封建社会对工农业的固定化、专业化要求比较高(主要是奴隶主、封建主对财富的占有欲望所致,宫、都、府,都是从家演变而来),并出于对国民、财富及产业的保护,有了国家、军队,有了国界、关卡,除了商业以及朝贡、传教(一般会被封建主义压制或转为利用),远古的这些自由扩散基本就很少了,只有到了工业发展需要寻找更多市场的时候,才由于第二、三产业的压力和对财富的欲望,重新开启新航路、开辟新疆土,这个过程又刺激人类迸发新一轮更高程度上的探索精神,于是产生了近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也突飞猛进。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赞!史前全球化应该是肯定的!
一阴一阳谓之对,文明很可能是相互的!

我的岛夷-塞人文化传播论(或称夷狄文化传播论)是双向的。亚特兰蒂斯遗民(夷狄)在亚特兰蒂斯覆灭前就已经粗略调查了全球,并在中东发现了最丰富便利的资源和良好的生活环境,地中海沿岸和岛屿、印度西部、安第斯高原和日本(东海大陆架或东南亚巽他陆架有无可能是姆大陆的原型?)是相对次一些的生活区域。这些地方的共同特征是:气候适宜,有丰富的可驯化的野生作物及野兽,海陆交通便利,食盐容易取得,有当时需要的石料与后世需要的矿产(按传说亚特兰蒂斯人已经掌握冶金术,但可能也是后世附会,毕竟没有文物佐证)。由于环地中海和中东的环境最优,所以这里极可能是亚特兰蒂斯最主要的殖民地,他们不但在这里驯化出了最重要的粮食和蔬菜,以及家畜,而且为这里后世的文明打下了基础。欧洲旧石器时代的岩画与建筑,梭鲁特文化的传播,古埃及狮身人面像那据说更古老的岁数,哥贝克利巨石阵,印度神话的古老,南美巨石文化,美洲农作物的培育,日本和中国的陶器与早期稻黍驯化,可能代表了亚特兰蒂斯文化前后的一些蛛丝马迹。根据美洲人的基因类型,我也推测Y-P、C等可能与亚特兰蒂斯人最有关联(除非亚特兰蒂斯人是外星人!)。
末次冰期晚期的剧烈天灾毁灭了亚特兰蒂斯文明,精英几乎损失殆尽,剩下的人们文化水平和技术水平都不高。可以设想有比较大的小行星落入海中,撞击的能量引发千米高的巨浪(我数学物理不好,没有具体给出模拟的数据,但是长五发动机威力多大?可把黄浦江的水打到青藏高原_军事_中华网长五发动机威力做一类比,大的小行星坠落肯定动量巨大),不但有海啸而且蒸发大量海水,造成冰架崩塌消融,造成全球火山地震,原来人们居住的海边骤然海水倒退然后铺天盖地的大水,之后是持续四十天全球性大雨。这场大浩劫使得晚更新世大型哺乳动物大量灭绝(只有海拔较高的非洲、亚洲多样性保留最完美),原来在美洲、欧洲和中东的文明几乎被洪水一扫而光,尤其以美洲的损失最为严重,美洲的亚特兰蒂斯遗民可能当时还是技术最高的(躲在近四千米的安第斯山高原上,侥幸逃脱),但也只是有文化没技术了,他们随后还整体迁移了(因为粮食还不够吃,猎物也不容易寻觅),他们为了考察灾变原因并渔猎为生,沿着美洲西岸到了东北亚,少数停留,多数继续西迁,勘测这块陆地的四至,然后有一部分把中央定在阿尔泰山(欧亚大陆中亚),后来又有一部分把中央定在耶路撒冷(欧亚非大陆中央)。因为技术最好的跑得最远,他们见闻学习知识增长也快,加上中东还是残留了亚特兰蒂斯遗民与技术文化、作物、牲畜驯化的基础,所以渐渐的,中东这里又成为孕育新文明的渊薮。但是在国家出现以前及出现以后,都还是有少量探索者奔向远方的,尤其是东西交流那塞人-岛夷线路,始终存在。
我的西学中源用到这里,就是万年前的亚特兰蒂斯遗民来到东亚,但是留下的人很少,文化遗迹不多,主要还是西去了,Y-N随着这波西迁,但是启蒙教导了亚非语系、印欧语系的先民。而且去不同的地方探索,得约定一个回来核计的地方。这类地方就叫“会稽”、“诸暨”、“巨鹿”、“交趾”、“格鲁吉亚”、“耶路撒冷”,然后有了天下图集(山海图),选定交通便利的天下之中为“都聚”(后世都城)。因为一开始那波遗民是到达东亚,所以勘测大地后还是很多要回到东亚来汇聚的。然后就各安生路,根据考察,最有权力的选择欧亚大陆中亚为首都,西去到达中东乐不思蜀的多又回到中东(再以后勘测了非洲更把耶路撒冷作为地中),东亚遗留的人还是不多,但是技术有了不少进步。这是第一次得到塞人岛夷的回馈。
后来各自发展,但是东亚仍不断接受西方的朝圣(朝贡),西方的塞人-岛夷后裔也在旅行中学习长进,西方文明不断加速。贡字从工与贝,与手工业生产及贸易有关,而那些来东方的人并非为了移民,最终还是回去。所以在历史早期,文化全球化现象反而更显著。不过随着历史演进,东亚自己的古老土著文化,与亚特兰蒂斯文化互相结合了,其他地方也纷纷如此,渐渐各地文化差异增大,语言也逐渐被土著语言改变。相聚逐渐变成了鸡同鸭讲。于是各地文明除了商贸必需,是越来越疏远了。也就是联系史前全球化最关键的因素——语言,逐渐歧化变异,使得人们之间联系越来越困难,最终分崩离析,这就犹如巴别塔的故事。
但是西学中源仍然发挥作用,那就是战争的作用,这个常常造成族群迁徙(天空的华夏即埃及论也是如此),东亚一直是战争发动机(这一点的确挺奇怪,中国在欧亚大陆东南,巴尔干在欧洲东南,巴尔干半岛南端的希腊是欧洲文明的源头,巴尔干半岛也有欧洲火药桶之谓,现在欧亚大陆西北角的西北欧倒是最发达,真不愧是天官所谓“夫作事者必于东南,而收功实者常在西北”呀!),导致族群迁徙,西迁的也分别通过塞人岛夷途径影响西方。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6-12-22 09:16 编辑

一、人类从非洲进入欧亚大陆是一个全数迁徙过程(这一次是全数源于偶然走出非洲的极少数人):
1、人类初始进化于非洲;

2、由于撒哈拉横贯非洲北部,非洲是一个几乎完全封闭的独立空间,不是人类想出来就能出来(这对初始进化非常重要)。
3、即使偶然有人得以出来,人数应该不多,甚至可能是一个怀有男婴的女性,之后应该有一个近亲繁衍过程,三色人种可能主要是由此而生。

二、人类文明5000年又是一次全数迁徙过程(这一次是全数源于东北近旁的某血缘):
1、人类上一次从非洲出来是在上一次较明显的冰期之后,时间约在一万年前。         
2、之后由于曾有连续约3000年的超高温期,这些人多数去到欧亚大陆的较高纬度(西伯利亚有最古老的玉器)。
3、但在约5000年前,遇到地球大降温,几乎全部人都得从较高纬度拼死南下。
4、在南下的生死搏斗中,人类开始以组成联盟取胜,而且,主要由于地形的关系,南下时搏斗最剧烈的中国东北(及临近)的联盟发育超强(联盟是后来国家形态的基础)。
5、这些人由北向南并由东而西,与所有地域可能存在的(没有联盟或联盟较弱的)人类相比较,结果全赢并占满了全球。


注:最早的联盟是血缘联盟,然后在中原进化为文明联盟(以文而明的联盟),这是人类社会性的极重要进化,其结果是国家形态,由中原开始,广义上进化程度最好的,由于力量最强,较容易就留在了广阔的中原,然后顺次在迁徙的全程散落,社会性相对最弱的只能去到较少人争抢的最贫瘠地域(过后肯定不甘心),这些在欧亚大陆造就了两大历史动力源,其一,是东北近旁的冷动力源,这是最大的人类历史动力源;其二,是西亚近旁的热动力源,这是其次的人类历史动力源;而这些就是现在世界上纷争不断的最远根。
你说的第一个大问题(全数迁移出非洲——忽略余下的非洲土著的历史影响,而他们也是清除了其他古老人类的现代人类的同门)和第二个问题中的论点“在欧亚大陆造就了两大历史动力源,其一,是东北近旁的冷动力源,这是最大的人类历史动力源;其二,是西亚近旁的热动力源,这是其次的人类历史动力源;而这些就是现在世界上纷争不断的最远根。”我表示赞同!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5-31 13:20 编辑

内心充满十万分歉意!
以前我没专门看过苏三的著作(只在论坛、贴吧或新闻稿里见过其理论之鳞爪,以为不严谨不雅驯,并且与我的知识系统相左——虽然我不怀疑文明西来成份很重),而且跟在女学者屁股后面,心有不甘!最初我还抱有民族自豪感(这样做学问不好,太偏颇;现在知识丰富了些,抛弃了这种狭隘思想),有心批判“文明西来说”,而且为表示不屑,撇开苏三等人的著作,我自己捡拾资料(其实我一本专著也没看过)写了些关于文明起源和传播的文章。今天看了《三星堆文化大猜想》,大为震叹!发现我的“全数迁移理论”其实人家早提过类似观点了:
笔者认为人类文明发展史从大的方面而言还可以分为另外的三个文明阶段。
最晚的一个阶段是以希腊文化为主导源头、中间发展出工业文明一直延续到今天为
止的"现代文明"这个时间大约以公元前3000年为界。
3000年前到7000年前的"有史"文明是为第二阶段。三星堆文明或者说闪族人迁居
中 国的时间就主要发生在这段时间内。
还有一个更早的阶段为7000年前人类的无史文明时期那是我们至今无法进入的一个历
史黑洞凭借今天的科学技术也依然无人可解。
(自苏三《三星堆文化大猜想》)
而且我通过语言研究文化的方法,其实也是苏三的方法,苏三的知识也比我丰富多了!我的很多“新发现”,人家苏三早就说过了!
羞愧难当!!!
幸好有奥陶纪容身,不然我无地自容,真要自绝于天下,学奥陶纪绝种生物么?
为天地立心,为文明列名;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留神经!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6-8 19:48 编辑
别人对天机的发现也是对我的“全球迁移理论”的点赞!
看下面的新闻!不周山下发现了陨铁,可证明远古神话了,呵呵呵!
结合神话传说历史文献及考古与基因证据,我认为阿尔泰山是古代的昆仑(古代昆仑很大,包括新 ...
比如设想一部分亚洲直立人几十万年前因为天地某种变化(比如形成白沙陨石坑的撞击),在亚洲扩散,并有辗转到了非洲的,与非洲直立人互相交往产生了现代人;比如数万年前杰本陨石雨划破天际,刺激了部分现代人智商增加,并有北上而去亚洲探险的;比如7.3万年前拓跋火山爆发,一批出非洲现代人(或许之前还有麦加陨石的引导?)看到这个方向浓烟滚滚变了天,不怕死的要过来看看;比如五万年前岫岩陨星吸引现代人往东北亚,巴林格陨星吸引现代人进入美洲;比如不知几千年前阿勒泰地区大流星雨,促使这里的人产生神话,雄心百倍去征服四方,华夏的祖先当时可能也在这里,把这里当做帝之下都;比如……

癯鹤 发表于 2016-10-13 22:02
嗯呐
multiregional evolution of autosomes and East Asia origin of Y and mtDNA
中南大学黄石: 现代人出东亚说的来龙去脉
虽然人家专业学者的观点仍未能说服大多数专业人士,但跟俺的纯粹空想的理论也不无关照之处。继续研究说不定未必无理!又或者即使理论不正确,也可能跟事实相差不远呢。我从来不惮以最大的热情,支持我国学术科研领域。当然不是盲目爱国热情与民族自尊心使然,这不,咱也有自己的见地嘛!也不是虚荣心作祟,而是通过对自己学习掌握的知识的梳理总结得出的个人看法。不盲从,不迷信,独立之精神病,自由之思想家!
咱对现代人类出非洲理论谨慎怀疑。当然也并不认为就必须是中国独占鳌头。原来看到一则古人类学新闻:

科学家称欧洲才是人类演化的发源地

时代太早,对咱的理论没啥意义;但前天、今天又分别看到两则新闻:
(可恶,我一登录,就看不到了)
Ancient genomes from southern Africa

Nature:摩洛哥31.5万年前智人化石,智人进化不止在东非,而是整个非洲发生
前一则发现南部非洲2000年前科伊桑人祖先与现代人类大部队在谱系树上分开得有26万年了(这很正常,俺就以为,只要不是长期内部通婚的孤立族群,因为基因交流共祖年代必然大大降低),非洲南部其实那个时代另有纳勒迪人等人种(Elife: The age of Homo naledi)——虽然可能因为许多人种入侵或其他因素而渐趋灭绝;后一则是发现31.5万年前的智人化石,而且是在北非(早期智人似乎在亚欧非都有早到这时代的,这么隆重报道应该是因为其接近晚期智人——现代人种)。“设想一部分亚洲直立人几十万年前因为天地某种变化(比如形成白沙陨石坑的撞击),在亚洲扩散,并有辗转到了非洲的,与非洲直立人互相交往产生了现代人。”呵呵,再考虑美洲也发现了疑似13万年前去了的智人(Nature: A 130,000-year-old archaeological site in southern California, USA),本人的智人主观能动性理论似乎又得到说明,东去扶桑,西去马拉喀什,追寻太阳-月亮嘛!难怪17万年前的神秘建筑似乎已经有了阴阳哲学的雏形呀(奇迹!17万年前的神秘建筑被发现! 该洞穴可能被封闭了数万年 )!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人类不愧是智慧生物,水陆空全能,文明传播也是靠这三种途径,在史前就完成了全球化。根据传说和一些岩画及少数文物(史前萨满教不明,后世宗教文物不算,虽然不否认宗教的飞天、天使也可能有些依据),史前确实可能有航空、航天科技(如果不是有太空人,那古人的想象力的确厉害)。不过最主要的水陆交通,主要通过塞人-岛夷路径。感觉水陆法会就是陆海交通汇合后集会庆典的意思。
现象是普世的,朴实的,比如东亚至中东文明源起用塞人岛夷理论很容易解释。现在看到这则新闻,发现对于欧洲也是也是一样啊:
The Beaker Phenomenon And The Genomic Transformation Of Northwest Europe
近200例欧洲古人全基因组
咱说一个理,人家出大论,这就叫理论!理论联系实践,那就天人感应指导大家做实验,呵呵哒!
一如蚂克私发现自然、社会和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全世界无产阶级积极性大增,乐得不断革命,推动社会进步到今天这步田地!发现真理,乐何如哉!为诗两首:
咏塞人:
伟大的可汗,您能为万民做主呀!
您以色目人做奴才,让他们管理奴下奴!
一如牧人,让牧羊犬看管羊群!
一旦羊群失去了主人,牧羊犬也不受约束,
那么草原上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必然是牧羊犬又退化成了狼!


咏鸟夷:
伟大的渔民,伟大的羽民,御风而行,一帆致远!
泠然善哉,修道求仙,凌然飞升,有如云烟!

上善若水,时迁时迁,逝者如斯夫,水何澹澹!
修真格致,科学炼丹!信知道理,太初有言,言与神同在,言即是神!
维拉科查,别骗善信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7-5 18:16 编辑

史前人类的主观能动性,无往不利,必然形成史前全球化,现在又发现了俺的理论的基因方面的例证:
SMBE 2017:田园洞genome

会议报告摘要提到:比起今天的或古时的欧洲人,田园洞人与今天的亚洲人更接近。但是,与今天的亚洲人不同,田园洞人与今天的一些南美人和3万5千年前的一个欧洲人显示出可能的关系。(We show that he is more related to present-day Asians than present-day and ancient Europeans. However, unlike present-day Asians, he shows potential relationships with some present-day South Americans and a 35,000-year-old European individual.)
知道的人在网上说,那个3万5千年前的欧洲人样本是GoyetQ116-1。他在比利时。从地图上看,在那个有名的俄国样本K14西面两千多公里的地方。 ...
cpan0256 发表于 2017-7-5 11:19
GoyetQ116-1古人是付大美团队在他们那篇里程碑式的Ice Age Europe一文中重点谈论的一个对象,他被认为来自欧洲旧石器著名的Aurignacian文化。与早期的欧洲古人如乌斯季希姆古人或罗马尼亚oase1古人对现代欧洲人的基因基本没有贡献不同,3万5千年前的GoyetQ116-1古人的确对冰期之后的欧洲人基因有明显的贡献(主要是通过某些旧石器的WHG人群,我的粗略测算平均可能约有10%的贡献)。

不过非常奇怪的是,根据当年付的MDC分析图,Q116古人在相对接近旧石器欧洲古人的同时,却更接近马尔它男孩(Mal'ta1)。而根据R. Smith今年发表在biorxiv另一个最新PCA分析,Q116古人在相对接近欧洲新石器农夫的同时,更接近青铜时期明显带有东亚血统的卡拉苏克人群。
当年付团队的分析
下载 (211.33 KB)
2017-7-5 16:20



今年Smith的分析图
下载 (484.49 KB)
2017-7-5 16:20



上面两个分析结果说明什么? 目前只有一种解释,即Q116再带有protoWHG血统的同时,还带有类似MA1或卡拉苏克人群的ANE或EE血统。考虑到之前权威学者的多次测试分析,ANE成分不存在与旧石器的欧洲古人之中,那根据以上两个分析,Q118古人带有EE血统。
因此也可以合理解释,为何田园洞古人既接近现代东亚人,也同时接近这个比较另类的欧洲古人(准确的说,是来自东亚某地混有‘当年欧洲土著’血统的古老的东亚移民,呵呵)

imvivi001发表于 2017-7-5 16:20 | 128#  
(自:http://www.ranhaer.org/viewthread.php?tid=35460&page=7#pid509700)【每次转移个帖子做例证跟搬仓鼠似的,累呀!】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1-6 19:00 编辑

考古证明来了,学界达成新共识,跟鸟夷有关,什么越裳氏缚娄花都谷穗谷堆五羊城、炎帝之后貉龙君开建大越,我天吴海神有虞氏歌南风迎接货币财宝啦,与之有关,一个小例证而已:


两岸考古学家:“史前海上之路”可能存在

分享 0评论
2017年11月06日15:42 新华网
两岸考古学家:“史前海上之路”可能存在

分享 0评论

  新华社福州11月6日电(记者 林超 闫珺岩)“5000多年前的古人就很可能在黄海及东南沿海海域,沿着‘史前海上之路’进行较频繁的海上活动。”在2日至6日于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召开的中国东南及环太平洋地区史前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军说。
  关于“史前海上之路”的推断源自于福建南山遗址最新发现的大量炭化稻谷和小米。赵志军说,在新石器时期,既种植水稻也种植旱地作物小米是公认的山东半岛地区特有的农业生产模式。“但从已有的研究成果上看,没有发现自山东半岛地区向福建沿海地区陆地传播的证据,剩下的可能性只有通过海路。”
  赵志军说,南山遗址的考古发现,结合近期其他东南沿海遗址的考古成果,使得曾经只是假说的“史前海上之路”成为了可能:约四五千年前,我国就有先民就在沿着东南海路进行交流,并将北方文化传入海峡两岸地区,这比此前学术界认为的古人海上交流时间提早了近千年。
  “史前海上之路”学说也能够解答困扰学术界多年的“台湾史前小米来源之谜”。作为台湾新石器时期的代表遗址,台湾大坌坑遗址曾出土大量小米,但这些小米是从哪里来的一直缺少合理解释。
  台湾考古学家臧振华说:“若说大坌坑的小米也来自于山东半岛,但同时期台湾和山东的陶器特征相差较多;若说来自福建,但此前福建地区一直没有发现同时期的小米遗存。而南山遗址考古发现说明,大坌坑的小米很可能源自于海峡对岸的福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洪晓纯说,南山遗址新发现为我们还原了这样一幅历史景象:约5000年前,南山文化的农业发达到一定程度后向沿海扩张,进而通过海路把同时种植水稻和小米的生产模式带到台湾,影响了台湾的新石器时代文化。


  中国东南沿海史前海上活动的范围和时间可能都超过了学术界此前的认识。臧振华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台湾和海南同时期史前遗址也高度相似,表明新石器时代中期,从台湾海峡到南中国海一带的海上活动频繁。“这表明了台湾新石器中期文化和东南沿海同时期文化应来自同一文化传统。”
  台湾学者近年来对靠近大陆的马祖列岛上的两具史前人骨骸进行了DNA研究。结果表明,这两名史前人类与现代台湾原住民以及东南亚若干岛屿族群有着共同的遗传血缘。台湾考古学家陈仲玉说,由此可以推断大陆东南沿海一带可能是近1万年以来“原南岛语族”的祖居地之一,“学术界将重新考量史前人类海洋迁徙史和南岛语族的起源等问题”。
  赵志军说,“史前海上之路”为探索台湾海峡之间的早期文化交流,以及与南岛语族文化圈的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线索。“那么古人是如何航海的?是否有可能通过把独木舟绑在一起利用海潮?古人的海洋航行能力超过我们的想象,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
福建:洞穴遗址发现大量农作物遗存颠覆传统观点
支持 键翻阅图片列表查看高清查看大图
全屏观看

2017.11.06 09:07:00













00:00 / 00:00




11月5日,考古工作者在展示南山遗址出土的史前陶豆。长期以来,学术界认为居住在洞穴里的人类,只会采集、狩猎,或从事初级农业生产活动。中国社科院、福建省博物院和明溪县博物馆考古团队近期对福建三明市南山遗址的一系列考古新发现颠覆了这一观点。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为啥我每次提出重大科学命题,就天人感应般给出这样让人激动的回应?只遗憾,买彩票总不中,是我难于立业成事保家为民!



外媒称中国古人类头骨或改写人类起源:也可能来自亚洲

分享 0评论
2017年11月17日00:46 参考消息
外媒称中国古人类头骨或改写人类起源:也可能来自亚洲
参考消息网11月17日报道 英媒称,人类的起源恐怕有待重新思考。科研人员对中国一个古代头骨的分析显示,它与在西面大约1万公里开外的摩洛哥发现的已知最早现代人类化石惊人类似。这具头骨表明,现代人类并非普遍认为的那样,全部是非洲祖先的后裔。
据英国《新科学家》网站11月14日报道,根据化石证据,大多数人类学家认为,大约20万年前我们这个人种在非洲兴起。另外,对现代人的遗传学研究表明,我们来自一个共同的族群,这个族群在过去12万年间离开非洲,散布到世界各地。这个非洲族群是所有现代人类基因的源头,只有少数基因是通过与尼安德特等人种通婚获得的。
然而,大荔人头骨跟这一说法恐怕不吻合。大荔头骨于1978年在中国的陕西省发现,这具头骨保存得极其完整,既有面部又有头盖骨。今年4月发表的研究文章断定,这枚头骨距今约有26万年之久。
报道称,1979年研究人员第一次描述大荔人头骨时,他们推断头骨属于直立人头骨。这个人种在180万年前来到东南亚,大约14万年前从这一地区消失。这跟权威的说法是一致的。
然而1981年时,中国社科院的吴新智就注意到,大荔人头骨的面部有许多特征与我们这个种群智人一致。这表明东亚的直立人可能对智人的起源发挥了作用。换句话说,现代人身上至少有一部分DNA可能来自亚洲直立人。
报道称,这一观点遭到许多研究人员的否定,因为与传统的非洲单一起源模式是矛盾的。然而,吴新智与得克萨斯农业与机械大学的希拉·阿特雷亚说,我们对智人的起源仍然没有全面的了解。于是,两人对这具头骨重新分析,并将其与其他人种的头骨比对,包括直立人和早期智人。
他们发现,大荔人头骨与上世纪60年代在摩洛哥伊古德山发现的两具智人头骨很相似。
报道称,今年早些时候,研究人员在伊古德山发现了第三具智人头骨的碎片,推算出这些化石距今大约有31.5万年。由此把人类的起源时间大幅前推了11.5万年。与大荔人头骨一样,伊古德山头骨也有着与智人类似的面部,但是头盖骨看上去更加原始。
摩洛哥头骨跟智人完全从非洲起源的观点是不矛盾的。但是阿特雷亚说,大荔人头骨表明人类起源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她说,有可能在遗传学上,非洲古人与欧亚大陆古人没有隔绝开来。少数群体的小规模迁徙累积起来,可能使得基因在非洲与欧亚大陆之间流动。在这种情况下,31.5万年前摩洛哥智人出现的遗传特征有可能在26万年前生活在中国的古人身上显现——比如大荔人头骨的所有者。
阿特雷亚说,还有一种可能。“基因流动也有可能是多方向的,那么欧洲、非洲显现的一些特征也有可能来自亚洲”。
换句话说,与智人有关的一些特征可能起源于东亚,后来带入非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不是全部来自非洲了。(编译/于晓华)

责任编辑:时鑫
——————————————————————————————————————————————————————————————————————————————————————————————————————————————————————————————————————————————————————————————————————————————————————————————————————————————————————————————————————————————————————————————————————————
然后回头考虑现代智人的起源问题,就很有意思了!即使非洲人的基因类型古老,但是也可能就是因为一批早期(30多万年前)迁徙非洲的孑遗人群留下的基因多而已,亚洲可是有更古老基因的,比如尼安德特人(其实非洲人也有其少量基因)、丹尼索瓦人等等,澳洲蒙戈湖人的基因类型也不在现代人基因库里,然而已经是现代智人,美洲也据说发现十几万年前的人类猎杀乳齿象的遗迹,当时人类应没有横渡大西洋的本领,只能从亚洲过去呀,而且应该已经是智人了,这明明可以说亚洲人类基因多样性和古老程度比非洲人还要深广呀!只是由于亚洲经历太多天灾人祸,导致人口繁衍经历多次严重瓶颈,保留下来的不如非洲的古老罢了!!!再看看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现的这个头盖骨,还有直立人特征,充分说明亚洲人类多样性确实是很高的,多样性高没有混血也不奇怪,有混血也不奇怪,反正由此繁衍出大量新新人类,他们呢,基因库已经是大大地被瓶颈化了,丢失了很多古老人类的基因。

科学家重验1929年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土的6000年前人头骨 或发现最古老海啸遇难者


来源: 神秘的地球
  • 时间:2017年11月10日 16:38






出土的头骨有多条裂痕。



巴布亚新几内亚有不少原住民。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外国一批科学家早前重新检验一件在1929年于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土的头骨,证实该头骨有6000年历史,其主人更可能是史上最早死于海啸的人。今次的发现将会带来新冲击,专家或需要重新检视沿海地区的考古发现。


一队由多国科学家组成的团队表示,发堀骸骨出土地点附近在1998年时曾受海啸侵袭,他们将当年的土壤与头骨上的土壤比较,发现出土地点在6000年亦曾被海啸淹没,故此认为头骨的主人当年也可能死于海啸。


有份参与研究的戈尔夫表示,虽然该骨头被人仔细检验,但却没有人太多人会认真注视出土地点的泥土。亦有部分学者表示,头骨的主人可能在海啸发生前已经死亡。团队今次的研究将会刊登在科学期刊上。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7-12-28 13:45 编辑

看到imvivi001在这个帖子《田园洞人的常染色体构成是什么样的?》里摇铃铃娓娓动听迷人的解释!忽然想到真是应了咱神州一句老话:“凡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古人分化成不同基因型,如今各个基因型在全球化大局里又要混交,合同为一家。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12-28 12:37 | 只看该作者
[url=http://www.ranhaer.org/attachment.php?aid=54552&k=be759aba8b4d67b3cf31e97c0eff8b63&t=1514436233&not;humb=yes&sid=435czGdxwGOw52zleoEtgWk7tEcGw80yMtQoee1ME5W59uM]下载 (93.95 KB)
2017-12-28 12:37
--------------------------

很明显,田园洞古人首先最接近当时同时代的亚欧中高纬度地区的古人(就目前的检测数据而言,缺乏同时代中低纬度地区的aDNA数据);其次是欧洲的Goyet Q116-1古人,继而是与Q116年代接近的几个欧洲古人如Ostuni 2、Kostenki 12、Věstonice 14(缺乏这个时代东亚欧古人的数据)。

在现代人当中,从高K值来看,北京郊区的田园洞山庄古人还是相对比较接近亚欧混血的某些中亚与南亚族群(如塔吉克、汉特、印巴雅利安古吉拉特、印度达罗毗荼系的马拉雅人与Gond人等),令俺这个中国人颇有一些失落,呵呵


由东西古老古人基因类似,一则说明其分化不久,二则中间的阿尔泰山应该是绕不开的——虽然南亚也是应该考虑的,但是没有遗骸证明,不好拿话语权呀!
现在欧洲古人类基因测试多有成果,但是还不能解决人类现今主要基因类群的产生地区的问题,东亚也不是没有古老人类遗骸,比如亚怀洞人、东胡林人、鲤鱼墩人、英墩遗址人等等,亟盼早日有基因研究进展!即使那是欧洲人祖先也无所谓,恰说明白人祖先也是咱黄人的兄弟,而且还是从神州西征的先行者!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天人感应每如此!又一则死拽惊新闻。龙头?豢龙氏、御龙氏?滑石人头像,试问中原那个时候有没有如此写真的雕塑?愚以为亚特兰蒂斯遗民西迁,曾经测量欧亚非,并把阿尔泰山作为欧亚大陆中央,把耶路撒冷作为亚非拉的中央,假如还曾捎带澳洲,则是把印度河一带作为欧亚非澳四洲中央。这些地方于是成为文明起源中心。当然不否认亚特兰蒂斯人(大难不死,老天的选民)是少数(我冒猜他们可能是Y-I、Q系的),其他地方也有现代智人,而且智商(Y-IQ曾经领先,不过是在亚特兰蒂斯之时)和文化(Y-C曾经领先,不过是在两三万年之前了)虽然落后,但大家基本也差不了太远,与这些遗民互相学习,亚特兰蒂斯人以见多识广和远古文化积淀作为导师刺激了文明起源,是起重要作用的。后来居上,也莫非是天意:

Magical new 4,500 year old finds add to 'oldest toy collection in the world'
28 December 2017


The toy animal head is made from antler or horn. Picture: IIMK RAS

The ‘rare’ discoveries of the pre-historic toys were made at the Itkol II burial ground in the Republic of Khakassia, southern Siberia.
The doll had ‘carefully worked out facial features’ and was made of soapstone - a soft rock made mostly of talc, said archeologist Dr Andrey Polyakov, from the Institute of History of Material Culture in St Petersburg.
The head of the doll is around 5 centimetres tall.

The doll had ‘carefully worked out facial features’ and was made of soapstone. Picture: IIMK RAS

The toy animal head is made from antler or horn.
Experts are as yet unsure what animal it depicts but it is perhaps mythical.
In both cases the bodies of the toys were made from organic material and did not preserve.
The finds were made in the grave of a ‘common child’ - not an elite burial, said Dr Polyakov.



A figurine of a pagan god pulled out of a Siberian river by an angler was likely a child’s toy or rattle to ward off evil spirits. Picture: Pavel German & Vladimir Bobrov, Tisul History museum

The Okunev culture is seen as having links to Native Americans - and this is not the first time their toys have been found.
Indeed, the latest finds add to an intriguing collection.
A figurine of a pagan god pulled out of a Siberian river by an angler was likely a child’s toy or rattle to ward off evil spirits.
It has almond-shaped eyes, a large mouth with full lips, and a ferocious facial expression.
On the back is 'plaited hair with wave like lines. Below the plait there are lines looking like fish scales.'
Fisherman Nikolay Tarasov made ‘the catch of a lifetime’, said museum staff.



Eight intricately carved figurines with the faces of humans, birds, elk and a boar lay on the chest of the ancient infant. Pictures: Andrey Polyakov & Yuri Esin

Meanwhile a collection of ghoulish figurines discovered with a baby’s remains in a birch-bark cradle two years ago have been hailed as the oldest rattles ever found.
Eight intricately carved figurines with the faces of humans, birds, elk and a boar lay on the chest of the ancient infant.
Each was up eight centimetres long.
This discovery was made on the northwest short of Lake Itkul.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1-6 11:18 编辑

欣喜!天人感应每如此,人做科研证我思。我思故我在,喜看新信息:
欧亚起源的mtDNA L3和Y-snp DE


198401发表于 2018-1-6 08:17 | 只看该作者



欧亚起源的mtDNA L3和Y-snp DE
Carriers of mitochondrial DNA macrohaplogroup L3 basic lineages migrated back to Africa from Asia around 70,000 years ago.
Abstract
Background: After three decades of mtDNA studies on human evolution the only incontrovertible main result is the African origin of all extant modern humans. In addition, a southern coastal route has been relentlessly imposed to explain the Eurasian colonization of these African pioneers. Based on the age of macrohaplogroup L3, from which all maternal Eurasian and the majority of African lineages originated, that out-of-Africa event has been dated around 60-70 kya. On the opposite side, we have proposed a northern route through Central Asia across the Levant for that expansion. Consistent with the fossil record, we have dated it around 125 kya. To help bridg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molecular and fossil record ages, in this article we assess the possibility that mtDNA macrohaplogroup L3 matured in Eurasia and returned to Africa as basic L3 lineages around 70 kya. Results: The coalescence ages of all Eurasian (M,N) and African L3 lineages, both around 71 kya, a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The oldest M and N Eurasian clades are found in southeastern Asia instead near of Africa as expected by the southern route hypothesis. The split of the Y-chromosome composite DE haplogroup is very similar to the age of mtDNA L3. A Eurasian origin and back migration to Africa has been proposed for the African Y-chromosome haplogroup E. Inside Africa, frequency distributions of maternal L3 and paternal E lineages are positively correlated. This correlation is not fully explained by geographic or ethnic affinities. It seems better to be the result of a joint and global replacement of the old autochthonous male and female African lineages by the new Eurasian incomers. Conclusions: These results are congruent with a model proposing an out-of-Africa of early anatomically modern humans around 125 kya. A return to Africa of Eurasian fully modern humans around 70 kya, and a second Eurasian global expansion by 60 kya. Climatic conditions and the presence of Neanderthals played key roles in these human movements.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early/2017/12/13/233502
感觉棒棒的!
L3,老三妹?老三危?三昧?三苗?萨满?三藐三菩提!古来众菩萨,女神转男神!
Y-DE系迁徙涉及三大人种的形成,这个很有讨论的必要。根据美洲、澳洲土著并无此类基因单倍群类型。可以认为至少在东亚,他们可能被排斥(遗民是Y-D系,Dweller,逗留者),所以大部分西迁(Y-E系,Exodus,逸走遁),部分躲到近邻岛屿,部分到了高原。西迁者真是希吉来,悲极生喜,喜极来希腊,一个有信仰的人胜过十万逐利之徒,有德出希特勒!每一位深度思考慎独创新的人都应该憧憬应该崇敬的偶像。卐字符不朽,法库伦常转!而入非洲者也狠长志气,那话儿增长,重拾当年出非洲取代亚欧夫人之古智人丈夫之优势!东亚光棍只有看瑟瑟网羡慕的份儿!说来话长,那话不表!
说来东亚印度都应惭愧,那话儿不长,繁殖能力惊人又有何用?若非士农工商种姓制度华夷之辨保证种族的基因库的地位,只怕被贝戈戈民与外来昆仑奴及疣猪阿拉大财东攻陷换种是吃糟的蛤儿(英属印度被分裂就是征兆)!文化真的很重要,很重要,保证那话儿的话语权的大道呀!今有有道之光棍,穷且益坚,发奋于末学,不知可有文君卓然而出,悦而下士乎,览滞纳之现状,觉无限之悲凉!北地苍凉,衣冠南渡,然而汉人南人,并再位于塞2目之下,感伤冒风,只应流涕!秦始皇汉孝武,空余巨陵,明太祖毛主席,墓陈两京!谁人再为旧华夏,重振北土轩辕故地之熊风哉!纵不如大元、大清之气度,当家做主骑马歌大风,应该不能不中贤吧!?
其实黄种人很可能就是在亚洲北部形成的,证据就是东亚人基因和体质上最接近的亲戚美洲人,3.6——2.5万年前就与东亚渐行渐远( nature:Terminal Pleistocene Alaskan genome reveals ... of Native Americans),笑渐不闻声渐悄了(即使全新世后可能有少量交流,对整体基因库影响不大了)。黄种人产生于亚洲北部,应该也就是这个时期。于是不奇怪我考证楚科奇与楚人有关( 神奇的楚国)。当然我也不耐寒,现在还蜷缩在被窝里(屋里没生火)。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塞人、岛夷两条线,各有玉环纪其踪!天人感应每如此,真相一通带百通!

邓聪:欧亚大陆史前玉器技术扩散—2018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5讲纪要

2018-05-04 17:07

2018年5月2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8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5讲在考古研究所八层会议室举行。香港中文大学邓聪教授应邀作了题为“欧亚大陆史前玉器技术扩散”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研究员主持该讲座。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俄罗斯伊尓库茨克国立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联合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地质大学(武汉)、黑龙江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新华社等单位和高校的六十余位学者和学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主讲人 邓聪教授

欧亚大陆中贝加尔湖周边以及中国东北是人类史前早期软玉文化的诞生地。邓聪教授向大家展示了香港中文大学与俄罗斯伊尓库茨克国立大学合作的史前软玉穿孔工艺的最新研究成果,介绍了欧亚史前玉器穿孔技术的结构,并从玉器工艺、原料等方面对欧亚大陆史前玉器文化的扩散进行探讨。

“玉无价”及玉文化定义与玉器核心技术

价值起源是世界史前学重大的问题。2012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出版《古代价值的建构》一书,就是重要的代表著作。很可惜这本书中欠缺代表东方玉器方面价值观形成的讨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中国古代对玉的重视,实际上有宗教思想、政治制度、社会地位和财富象征等各方面的意义,玉文化的存在依存于特殊的技术。东亚地区发达的玉器文化,也是中华文明区别于世界其他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

邓聪教授认为玉文化应满足三个条件:1、玉器具有象征意义;2、玉器体现高端加工技术;3、软玉玉矿的存在,包括玉料采集、运输、消费的形式。在缺乏玉矿地区,可能从交易获得玉料,甚至远距离贸易的存在。因为软玉在矿物学上的超强韧性与硬度,必须要有高端技术才能加工钻孔。其中大型管钻钻孔技术更是史前尖端技术的前沿。他强调玉文化和工艺技术的密切关系,玉器技术与原料是探索玉文化的重要内容。

欧亚大陆史前玉器穿孔技术两大体系的结构

邓聪教授引用李约瑟对中国机械工程史研究的成果,从高层次概念解释了玉器加工技术采纳应用物理学的原则,即力学上转换机械能的控制及有效使用,完美创造出史前人类玉器大型钻孔的工艺,其中最出色是真正意义轮轴机械发明与使用,由轮轴相互组成固定的构件运作,产生强大机械的效能。这是古代玉器与中国机械工程史上划时代的突破,对于欧亚大陆,玉器机械穿孔技术,邓聪教授举列可能源于中国东北及俄罗斯贝加尔湖地区的两大体系,即轮轴机械和轴心旋截技术机械。

(1)东亚史前轮轴旋转机械:轮轴机械是公认的古代机械最重要的代表。简单来说,这种管钻技术以石质轴承,制成竖轴辘轳旋转机械,以圆盘带动高速旋转运动,解决穿孔推动力。



图一  澳门黑沙出土石质轴承(资料图片)



图二 澳门轮轴机械复原(资料图片)

从田野考古入手,邓聪教授在1980-90年代在环珠江口地区,包括香港、澳门及珠海大量史前环玦作坊遗址发掘工作中碰上环玦穿孔的问题。最终以澳门黑沙遗址玉石作坊轴承与环玦半成品、环芯空间分布及旋转运动方式,首次复原了史前管钻轮轴机械的构造(图一、二)。1995年,在距今4000年的澳门黑沙遗址出土了轴承石器。轴承石器的长轴两端各有一处乳凸,两处乳凸周围亦可以见到有明显由于高速旋转带动而形成的光泽及线状痕,它是轴与轮盆之间的活动承接。据观察,遗址内出土环玦制品的内璧及芯的管钻面上,均遗留有由于高速旋转形成的光泽及线状痕迹。以轴承石器出土点为中心向外辐射1-3米的范围,由内及外分为A、B、C三区,三个区域出土遗物数量和种类组合则充分反映了空间功能的差异性。随后,邓聪教授又从辘轳旋转机械复原剖面示意图以及实验考古成果等方面向大家展示了该技术体系。

从实验考古学方面,2018年春天,在邓聪教授指导下,中文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及硕士生参与以仿黑沙木轮轴及石轴承的轮轴机械进行环、琮等各种不同实验,分别以广东蛇纹石及青海软玉作原料,其中以人手拉动轮盘速度平均一分钟约60-80转次,在连续积累计算约37小时转动开孔,把高5厘米的软玉玉琮成功对向钻穿,孔径6厘米。这对研究良渚以来玉琮中孔开孔技术,提供了很重要的对比数据。

(2)以贝加尔湖周沿为核心的轴心旋截机械:在贝加尔湖周边进入青铜时代格拉兹科沃期阶段,普遍使用了一种乳白色透明度较高白玉作为玉环、锛的素材,硬度也相对较低一些。俄罗斯著名学者史前工艺研究大家谢苗诺夫教授(S.A.Semenov)曾研究指出一种中孔轴心旋截技术,具体上首先在玉毛坯圆心位置开中孔,竖立轴心柱,连接横轴旋转运动开孔的简单机械,利用同心圆架配合燧石或玛瑙雕刻刀在玉料上划出环状沟槽,然后取走同心圆架,再用雕刻器徒手刻划玉料,直至穿透完成工作。邓聪教授指出,经此方法制作的玉器,内芯中央多保留穿孔,环由大而小成套,一件玉料可用于制造多件环饰。他推测这种旋截切割完全依赖指掌和腕部结合的力量,由于手力所限,无法完成较大范围的刮削,因而无法一次成型,以贝加尔湖畔萨尔米岬墓地遗物为例,出土的白玉环毛坯一面留有圆圈沟槽,沟槽痕深度仅2-3毫米,沟槽的成形如竹节状推进。

这种中孔轴心旋截技术与轮轴旋转机械相比较,前者白玉毛坯带有中孔、圆周刮削开孔的竹节状推进痕迹、玉环圆周并不呈工整的特色,同时也是将其与轮轴旋转机械技术区分开来的重要指标。

欧亚大陆史前玉技术的扩散

有关上述两种史前玉器穿孔技术结构的差异与玉技术的扩展研究,是目前欧亚大陆史前玉器文化研究最新的突破。邓聪教授认为欧洲大陆史前玉器两种不同的穿孔技术的扩散分为两条路线:其一是东亚大陆以至东南亚沿海的传播;其二是欧亚内陆草原的传播。



图三 中国东面轴承石器与玉工的扩散(资料图片)

轮轴机械技术与玉工在东亚大陆以至东南亚沿海的传播(图三):从东北兴隆洼、查海、牛河梁遗址,南下到黄河流域如北福地,长江流域的凌家滩及良渚文化遗址群等,珠江口珠海宝镜湾、香港白芒、澳门黑沙,以至于东南亚大陆越南、泰国、岛屿上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台湾等都有史前轴承的发现,东北亚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出现的辘轳机械穿孔工艺影响深远。玉工使用的辘轳,就是一种被称为真正旋转运动的轮轴机械,为东亚玉文化技术的重大突破。玉工辘轳的使用,对玉器生产者、原料、生产技术、生产组织、产品、分配关系和消费行为,有着重大的影响。



图四 欧亚内陆草原史前白玉环的扩散(资料图片)

西伯利亚贝加尔湖格拉兹科沃期出现的白色玉环在欧亚内陆草原东西发展(图四)。向西方面,近年与格拉兹科沃期相关的一些玉环饰物,在东欧平原和西部西伯利亚地区也有发现,如2012年考古学家Ye.G.Shalahov在东欧Ust’Uetlujskiiy墓地发现白玉环,填补了西部西伯利亚及东欧方面的缺环。邓聪教授更发表了他于2018年在俄罗斯莫斯科国立博物馆及圣彼得堡的博物馆中所亲手接触赛伊玛-图尔宾诺系统东欧出土的白玉环。邓聪教授证实了这些白玉环确实具有谢苗诺夫所指出中孔旋截技术的微痕特征,从原料和工艺上论证了东欧白玉环与西伯利亚贝加尔湖沿岸出土格拉兹科沃白玉环之间同源的关系。在贝加尔湖以东,格拉兹科沃玉器向东分布,进入中国东北范围。邓聪教授指出,内蒙古海拉尔的哈克文化白玉环制作技术就是来自贝加尔湖地区。目前可以确认至少有六处遗址出土过相关的玉器,遗址分别为内蒙古呼伦贝尔哈克遗址、内蒙古呼伦贝尔东乌珠尔墓葬、吉林通新兴乡腰五九屯、黑龙江望海屯遗址、黑龙江乌裕尔大河大桥、内蒙古南宝力皋吐遗址。其中内蒙古南宝力皋吐遗址可能是目前所知道发现与格拉兹科沃期玉环相关最重要的一处遗址。最终形成了以贝加尔湖格拉兹科沃文化为核心,在距今4000年前后其玉器及原料向西至塞伊玛遗址,向东南以内蒙古的南宝力皋吐扩散的路线。

西伯利亚青铜时代白色软玉饰物在欧亚内陆草原扮演着文化交流的重要角色,具有世界性意义,引起学术界广泛的关注。青铜时代早期格拉兹科沃期的白玉环等在欧亚纵横扩散,对具体传播路径的探索,包括如玉器工艺复杂技术流传、玉料远距离运输、玉器的使用行为变化及社会意义等一连串问题,都是很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



学者间相互交流讨论

讲座结束后,邓聪教授及来自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的Olga Goriunova 教授 、Vladimir Bazaliiskii教授、Aleksei Novikov教授同与会人员就东北亚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玉器的发现、玉器软化加工技术存在可行性、西伯利亚贝加尔湖地区玉料采集方式、玉环及玉璧功能、新疆玉器在考古发现与文献记载上的差异性原因、模拟实验中轮盘旋转方向的影响、俄罗斯玉料与中国新石器时代玉料来源关联性、俄罗斯玉工艺的延续性等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向邓聪教授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最后,刘国祥研究员再次向邓聪教授、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国立大学各位教授以及前来参加讲座的各位学者和学生表示感谢,并向邓聪教授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执笔:荼荼 资料图片由演讲者提供 本文经演讲者审阅增补)
http://blog.sina.com.cn/aganmu;安德(嗨,前一个无辜被封):
http://blog.sina.com.cn/kilarler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