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1063-1-1.html
我之前用lw109的网名在这个帖子里提到过,韩人为了硬凑高句丽语与韩语是同一种语言,生造了很多不存在的所谓汉字训读,而且这个训读还不取汉字意,无论与该字的古音还是现音都对不上
失踪人口回归
放屁
金 和 音 发音相差十万八千里

也就是说,  豉 取 豆音  对 冬音,


金 和 音 发音相差十万八千里 , 豆音  对 冬音

红山人已经精神分裂了,自己在扇自己耳光
失踪人口回归
我说的很清楚,  在三国地名中  尤其是所谓 高句丽北三州地名, 其中包括了一部分百济地名,一部分新罗地名,这些地名并不是高句丽地名 训读字,仅仅是 新罗人所使用的方式, 如果在所谓高句丽北三州,出现了 训读的情况,那么这个地名,百分百是新罗所改,  虽然景德王把北三州,当做是高句丽领地,但实际上,这三州的中南部大片地区,都不是高句丽固有领土,而是高句丽长寿王时期曾短暂南下吞并过的领土,这些领土地名中 有大量百济,新罗的地名至于,怎么 分辨 哪些是新罗改的,那些是新罗固有的算在了高句丽头上,哪些是百济地名算到了高句丽头上, 诸如此类 我就不给你展开,因为说给你听你也听不懂, 有兴趣可以把这个帖子,从头到尾,仔细的认真的,不懂的地方,问语文老师的,通读一百遍这段话纯粹是狡辩,所谓的百济地名不出汉山州南部-即临津江/汉江以南的汉山州,《好太王碑》回答了这个疑问,除了弥邹城-买召忽以外,没有那个汉山州地名能对得上《好太王碑》的。至于首若州、何瑟罗州的所谓的新罗地名,只有悉直-史直可以确证是新罗地方,而且三陡的悉直也不可能是原来新罗的悉直城,新罗的悉直城是因悉直谷国设置的,新罗吞并起因于悉直谷国与音汁伐国争疆事件,那么悉直谷国就应与音汁伐国相邻,音汁伐国即新罗的音汁火縣,后来归并到了安康縣,大家看一下安康縣和三陡的位置:
安康县.jpg
2016-11-4 14:13



三陡.jpg
2016-11-4 14:13


安康的音汁伐国根本无可能与三陡的悉直谷国相邻争疆,两城至少有一个发生了带着地名名搬家的情况。悉直城附近有条泥河是一个关键的注意点,三陡、盈德各有一条叫五十川的河流,这样把那个悉直谷国比定在盈德附近就能对的上。三陡那个是日后迁移过去的,三陡、盈德,两个悉直城,两条泥河,两条五十川 ,看我8楼的发言,日本五十铃川-以世(ise),与泥河读音相近


至于带有高句丽典型特征的地名忽、达、岳、买、岘(波兮/波衣)、谷(旦\顿\呑)、壤(内/奴)这几个是遍布北三州。


说这些地名是原来新罗起的更是可笑,已经不顾基本逻辑了,更是难以自洽
失踪人口回归
放屁
金 和 音 发音相差十万八千里

也就是说,  豉 取 豆音  对 冬音,


金 和 音 发音相差十万八千里 , 豆音  对 冬音

红山人已经精神分裂了,自己在扇自己耳光

------------------------------------


恩, 让大伙儿,好好看看, 我哪里精神分裂了,哪里在自扇耳光了

让大家,好好看看, 到底你我之中,谁在逻辑错乱 乱说一通  打泼撒气 宣告自我胜利


”金“与”音“发音差距很大,”豆“却与”冬“的读音相对应,宇宙民族的思维逻辑,我们化外之人当然不懂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4 15:18 编辑

我们来看看几个带”尸“字的汉字标音高句丽语地名:
狌川郡-也尸买;文岘-斤尸波兮;买尸达-蒜山;也尸忽-野城;于尸郡(于市郡)-有邻郡;波尸忽-桃城;居尸押-心岳;骨尸押-朽岳;皆尸押-牙岳;召尸忽-木银城;折忽-银城;加尸達-梨山

古尸 곶  不是这样对应的   古尸对应 口没错,但 别忘了 韩语方言中 有把 口叫 kor 的 恰恰是在全罗道方言总, 这里的  古尸 就是这个 kor 的 双音节形态, kora

口-古次/忽次
齐次巴衣县-孔巖縣,獐項口縣-古斯也忽次(古斯也衣次),穴口郡-甲比古次,杨口郡-要隐忽次
那个口-古尸

尸腊 시하얏  在上面说过很多了   尸腊 对应 奈兮   就是 nake  不能强行把 韩语中白的原型 sira 和尸腊对应

尸腊对应白的出处在哪里?????

奈兮   就是 nake,则兮-ke,则三岘县-密波兮,文峴縣-斤尸波兮怎么读????
夫斯波衣縣(仇史峴)-松峴縣、平珍峴縣-平珍波衣更是打脸

真是顾得了头,顾不了腚
失踪人口回归
「清」吴音 そウ         高句丽汉字音  清 -sa      清川-萨买     
「音」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音-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盐」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盐-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生」吴音しょう       高句丽汉字音  生- so      乌生-乌所-乌斯
「上」吴音しょう       高句丽汉字音  上-sa       上忽-车忽
「车」吴音しゃ          高句丽汉字音  车-sa       上忽-车忽
「堤」吴音 つ            高句丽汉字音  堤-tu 奈隄郡-奈吐郡 主夫吐郡--長堤郡 吐上縣-隄上縣 束吐縣-東吐縣-梀隄縣
「江」吴音コウ      句丽音  屈於 kuo   江西-屈於押
「冬」吴音とう     句丽音   冬於 tuo    冬忽-冬於忽

我们来看看这个红山人所谓的汉字吴音
「清」吴音 そウ-sou,清、情、情、精、菁声部都是”青“,そウ-sou是什么鬼
「音」吴音オム-omu,音读”omu“???
「盐」吴音オム-omu
「生」吴音しょう-syou
「上」吴音しょう-syou
「车」吴音しゃ-sha
「堤」吴音 つ-tu
「江」吴音コウ-kou。江、杠、抗、扛、炕、空、矼
「冬」吴音とう-tou

冬音-豉盐-冬三,哪个是取汉字读音,哪个是取汉字意思,红山人自己先搞明白

江西-屈於押,同样,红山人先说明哪个是用汉字标音高句丽语,哪个是对应的汉字意思
失踪人口回归
豉盐城.jpg
2016-11-7 11:02

冬彡[一作音.]忽郡.jpg
2016-11-7 11:02


高句丽的冬彡忽郡就是今天朝鲜的延安,我们可以看到延安南面的半岛有个叫盐田的地方,是由延安分出来的,在高句丽、新罗时期,盐田都应该隶属于冬彡忽郡,该郡就是产盐地,豉盐城应当取汉字意,高句丽语标音为冬彡(音)忽
失踪人口回归
<孔巖縣>, 本<高句麗><濟次巴衣縣>,
<松峴縣>, 本<高句麗><夫斯波衣縣>
<三峴縣>  本<高句麗> 密波兮縣
<文峴縣>  本<高句麗>斤尸波兮

这四组对应中, 只有 第一组是 高句丽自己的写法,后面三组都是新罗写法  因为 高句丽人似乎并不适用 峴这个字   而 新罗人在使用 这个字时, 有乱用的情况

比如   上面 以波衣对应峴   但  平淮押-别史波衣 中  又有  押对应波衣   仇已縣(屈遷) --屈峴縣 中  又有 已(遷) 对应 峴  阿珍押(穹岳)-安峡  中  押对应峡  屈押-江西(江阴)中  押对应 西(阴) 以及 加火押-唐岳,押对应岳

所以   押在新罗, 既是 波衣 又是 峡  又是 西(阴)还是 岳
         峴在新罗    既是 波衣 又是 已(遷)

而      押在高句丽  只有  押对应岳
         波衣在高句丽   只对应 岩
         阴在高句丽,  只对应 奈 / 仍

红山人说那些地名是新罗取的,就是胡说八道,只能说是韩人记录的高句丽语标音地名。类似于汉人取的地名松花江、牡丹江之类。

至于高句丽语对应岩、岘两个概念的词汇发音相近就说其实是一个概念,更是无知之谈,各个语言中都有无数这类不同概念的词汇但发音相近甚至相同的现象了,高句丽存在不同概念的词汇发音相同或相近太正常了,山、高就是同样情况
失踪人口回归
好  启云的意思,简单总结就是,休取义 ,金取音  休金不同音,  金音同音   那么  这里就有两个问题出现了, 休的词义  你说他 万物方休是可以的,但是你说他是 荒凉的盐碱地 这是不是太意淫了?  然后 你说 金和音 二字发音可以转换,是不是也太离谱了 ?

冬音奈-休阴,休壤-金惱,”金“与”音“读音相近,则”金惱“实为盐壤,一片盐碱地寸草不生,万物方休,正符合休壤之意。

红山人最擅长的就是偷换因果、前后关系,盐碱地寸草不生,给人万物方休之感,故名“休壤”。金、音的读音相近,冬音奈-休阴,金惱-休壤,对应关系明显
失踪人口回归
冬音的发音, to-o o-mu     冬发音 to o

音字读“o-ou”,不知道是哪门子古汉字音还是所谓的高句丽、新罗的训读汉字音,而且非常奇怪地是,这类所谓的训读汉字音,还不取汉字的字义

冬音县 -耽津县(景德王) 全罗南道灵岩郡,耽津纯粹就是新罗改的空耳地名,而且还是汉语空耳地名,冬音--耽,读音对应明显,耽-沉迷之意,耽津用在地名上解释不通
失踪人口回归
其实吧, 有一个被我剔除在高句丽语地名中了,因为它位于庆尚北道荣州

就是 及伐山郡-岌山郡    这里  岌 kup  同样发音为 及伐 kupa

皆次山郡-介山郡;及伐山郡-岌山郡,仅仅是符合汉语地名而做的取单字地名,本质上是读音的省略、省称,而不是皆次-介,及伐-岌,他们的读音对应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7 12:50 编辑

冬音忽-豉盐城 -海皋郡(景德王)
冬音奈忽-江阴或沍阴(景德王) 河音县(高丽)
冬斯忽--岐城(景德王)
冬於忽(冬忽)-取城(景德王)
冬非忽   -开城郡(景德王)
冬斯肹 -栗木郡(高句丽) 栗津郡(景德王)
冬音县 -耽津县(景德王) 全罗南道灵岩郡

判断两种语言亲属关系的时候,以同等概念的词汇的发音是否具有同源性,即读音相同或相近,作为依据,这些词汇所指概念各不相同,也看不出相互之间有什么推到关系,考虑起来根本就没有意义。
红山人在这里做这些无用功,简直埋没了人才,建议他去B站发空耳弹幕,那才是他发挥才能的领域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7 12:58 编辑

津臨城<津臨城縣>[一云<烏阿忽>.]/津临城县[一云乌阿忽]

浦 【うら】【ura】  
1. 海湾,湖岔。(入り江。海などの比較的小さな湾入部。)
田子の浦。/田子浦。
2. 海滨。(海辺 や海岸のこと。)
浦の苫屋。/海滨的茅屋。

津【つ】【tsu】
1. 日本地名,三重县的首府。(三重県の県庁所在地。)
2. 港口,船停泊的地方,或者是因此形成的村落。(海岸?河岸の船舶が来着する所。船つき場。渡し場。港。特に,船つき場や渡し場に対して,物資が集散し,集落が形成された所。港町。)

港【みなと】【minato】
港,港口;码头。

渡【わたり】【watari】
【わたり】【watari】
1. 渡口。(渡るべき所。わたし。わたしば。渡船場。)

津临城-乌阿忽;浦 【うら】【ura】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7 16:02 编辑

冬音的发音, to-o o-mu     冬发音 to o

音字读“o-ou”,不知道是哪门子古汉字音还是所谓的高句丽、新罗的训读汉字音,而且非常奇怪地是,这类所谓的训读汉字音,还不取汉字的字义

---------------------------------------------

音的发音为 o-mu  不是 o-ou     「音」吴音オム    这是日本的吴音, 高句丽汉字音和日本吴音是一样的


对于一个, 脑袋里,只能想到  高句丽地名汉字 应该只能和隋唐时期的汉语汉字音一致的人来说  当然不知道什么是  域外方音 ,什么是  魏晋音为母体 变异的 日本吴音(也叫百济音)


日本汉字的吴音能够确证的出现在什么时期,有什么证据确证《三国史记》里那些取日本汉字吴音,红山人自己在那里东拉西凑
日本吴音这种不取汉字音的汉字训读,首要条件就是要发明一套不同于汉字的标音字符。《三国史记。地理志》的内容最晚到新罗景德王时期,无论是新罗还是高句丽用什么方法标记这种类似日本吴音的即部标音又不取意的所谓的训读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7 16:08 编辑

恩, 其实 尸腊存在与否,并不影响 我的论据  
因为   1   高句丽地名中的 白就是 奈兮       2  高句丽地名中 雉-刀腊  但是 雉是野鸡, 腊的入声韵外破,所以对应不上 日语的 tori

坦克一样对应不上tank,但就“坦克”两个汉字的发音无论如何你也得不出英语“tank的正确读音”,汉字作为标音文字来标记除了汉语以外其他语言都对应不上。而且两种语言存在同源关系,与读音完全对应无关,高句丽语与日语是两种语言。《三国史记》里的高句丽土语汉字标音,只能是与高句丽语发音相近,做不到完全准确地表征。这是汉字的独一性表现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7 16:48 编辑

百济的汉字音,和高句丽的汉字音一毛一样, 来自 魏晋时期的汉字音,
注:这是红山人的原话,他所谓的高句丽、百济汉字音,实际是那些汉字在魏晋时代的读音

「咸」吴音エムemu          百济汉字音    咸 -kamu  咸悦一云甘勿阿
注:百济的甘勿阿县明显与高句丽的甘勿伊城是一个来历,甘勿根据《三国史记》为“复旧土”之意,咸悦与甘勿阿不是同概念词汇
「甲」吴音ケフkafi          百济汉字音    甲-kapi     甲忽-穴城  甲比古次-穴口
「清」吴音 そウsou         高句丽汉字音  清 -sa      清川-萨买注:这是魏晋时期的汉人读汉字“清”会读“萨”吗???     
「音」吴音オムomu          高句丽汉字音  音-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注:魏晋时期的汉字“音”读“omu”?????

「盐」吴音オムomu          高句丽汉字音  盐-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注:先解决豉盐、冬音,哪个是标音,哪个是取义

「生」吴音しょうsyou       高句丽汉字音  生- so      乌生-乌所-乌斯


「上」吴音しょうsyou       高句丽汉字音  上-sa       上忽-车忽

「车」吴音しゃsha          高句丽汉字音  车-sa       上忽-车忽

「堤」吴音 つtu            高句丽汉字音  堤-tu
注:奈隄郡-奈吐郡 主夫吐郡--長堤郡 吐上縣-隄上縣 束吐縣-東吐縣-梀隄縣,这只能证明,“堤”取汉字意,“***吐”的那些,才是用汉字标音的,如果高句丽存在对汉字的训读,这才叫训读,汉字“堤”取汉字字义,高句丽语读音读“吐”

「江」吴音コウkou。江、杠、抗、扛、炕、空、矼          高句丽汉字音 屈於 kuo   江西-屈於押
注:见我16楼的发言,屈於押或者是高句丽语对礼成江的称呼,或者是“**岳”式的地名
屈押縣\屈於押\屈於岬-紅西\西江\江西,我们知道高句丽语的买对应水、川,也作为河流的为通名,翻译为汉语也多为水、川,这里突然出现了屈押-江西的对应,由于此城位于礼成江之西,屈於押应当是高句丽对礼成江的称呼,具体含义则需要再详细考证,之所以不把押对应为西,根据何瑟罗(河西州)、武历罗(辽河西高句丽据点,辽东城-乌列忽)的推测罗-西,所以屈於押的本意是没有西的。另外此处有古城山,高句丽语也有“押”-岳,所以
屈於押也可能是*岳的含义,江西仅仅是该城的别称,并不是屈於押对译

「冬」吴音とうtou          高句丽汉字音 冬於 tuo    冬忽-冬於忽
注:高句丽的于冬于忽为乐浪郡屯有县,“冬於”就是“屯有”的转音

「清」吴音 そウ-sou,清、情、情、精、菁声部都是”青“,そウ-sou是什么鬼
「音」吴音オム-omu,音读”omu“???
「盐」吴音オム-omu
「生」吴音しょう-syou
「上」吴音しょう-syou
「车」吴音しゃ-sha
「堤」吴音 つ-tu
「江」吴音コウ-kou。江、杠、抗、扛、炕、空、矼
「冬」吴音とう-tou
红山人是依靠何种逻辑把冬彡忽郡里的“彡”解释为“三”的
失踪人口回归
本帖最后由 启云 于 2016-11-7 16:46 编辑

我们需要研究的课题是  1  高句丽语音的特点是什么, 在此特点之下,汉字的那些发音入乡随俗的改变了, 改成了什么吊样?  2    这个改变之后的发音, 他到底更接近 哪个时期的汉字音

把汉字作为标音字符来用,必然其读音来源于汉字原本的读音(说白了汉人的读音),高句丽语发音体系不同于汉语,自然会有一定的改变,但这个改变会在一定范围以内,而不会完全变为另一个读音,”音“字高句丽人再怎么读起来也不会脱离“yin”太远,“音”这个汉字古今读音变化就很小
失踪人口回归
吴音是日语汉字音读中所占比例较高的读音之一,由南朝的建康(今南京)传出。吴音一定程度上反映中古汉语音。在音读汉字中,吴音占37.8%。
公元5-6世纪,中国正处于南北朝时期,日本以及朝鲜半岛南部的百济,新罗和中国南朝诸国交往密切,大陆先进的生产工具与技术陆续经朝鲜半岛传到日本,江南南京吴音也随着南朝文化先传到朝鲜南部,继而传到日本。江南地方古为吴国,所以称江南音为吴音。吴音的母胎是公元400年-600年前后的中国中古音韵的前期音。《切韵》(601年成书)是这一时期语音的总结,吴音的许多音韵规律可以从《切韵》中找出。之所以称其为吴音,还因为当时日本汉字有另一种读音----汉音。汉音稍晚于吴音,它来自隋唐时期的中原音。汉音代表当时中国政府的标准音,而吴音却被视为地方音,受到排斥与打击。所《日本纪略》记载,奈良末期的进行诏敕中说:“敕明经之徒,不可习吴音。发生诵读既致讹缪。熟悉汉音。

这是百度关于日本吴音的介绍
失踪人口回归
吴音和汉音的对比
汉字        呉音        汉音
明        myō        mei
京        kyō        kei
行        gyō
          kō
  
下        ge        ka
上下        jō-ge        sho ka 
兵        hyō
          hei
度        do        to
清        sho        sei
强        gō
          kyō

类型
清浊
鼻音与浊音
汉字











汉音
ɕin
tai
to
tɕi
fun
futsu
dan
dʑo dyo
ban
bi
bu
吴音
dʑin
dai
do
dʑi
bun
butsu
nan
njo
man
mi
mu
备注

         
d- / n-
b- / m-
类型
zi- / ni-or zy- / ny-
汉字
二児
人刃



汉音
dʑi
dʑin
dʑitsu
dʑo
dʑaku
吴音
ni
nin
nitɕi
njo
njaku
备注
官话为r-, er


汉字





会絵
快怪

仮家
下夏


汉音
i
ki
gi
ai
kai
くゎい kwai
ぐゎいgwai
ka
くゎ
吴音
e
ke
ge
e
ge
ue/we
ke
ge
ke
ge
e
ge
备注

  
类型
* / -u
-ei / -ai
  
汉字



公工口
豆头
右有
九久

西斉
          体帝
          米
          礼
  
汉音
so
to
do


iu
kiu
riu

          tē
          bē
          rē
  
吴音
su
zu
nu
r
zu
u
ku
ru
sai        tai        mai        rai
备注       
          官话为-i
  
汉字        音隠        今金        品        乙        乞        远园        建        言厳        越        叛        発
汉音        in        kin        hin        itsu        kitsu        uen/wen        ken        gen        uetsu/wetsu        han        hatsu
吴音        on        kon        hon        otsu        kotsu        won/on        kon        gon        ochi/wochi        hon        hotsu
类型
-i- / -o-
-e- / -o-
-a- / -o-
汉字
音隠
今金



远园

言厳



汉音
in
kin
hin
itsu
kitsu
uen/wen
ken
gen
uetsu/wetsu
han
hatsu
吴音
on
kon
hon
otsu
kotsu
won/on
kon
gon
ochi/wochi
hon
hotsu
类型
-a- / -ya-
-yoku / -iki
汉字



色拭



汉音
kau
kaku
haku
ɕoku
tɕoku
rjoku
吴音
gyou
gyaku
byaku
ɕiki
dʑiki
dʑiki
riki
类型
-e- / -ya-
汉字
京経

正生性声省精
成静
丁挺


平病
名命明

汉音






吴音
kjō
gjō
ɕō
dʑō
tɕō
dʑō
hyō
mjō
rjō
jaku
备注
官话为-ing zheng, cheng, sheng
类型
-e- / -ya-
其他
汉字

石赤





文闻
汉音
eki
seki
reki
giu
getsu
satsu
bun
吴音
ɕjaku
dʑaku
rjaku
ryaku
go
gwatsu
setsu
mon
失踪人口回归
「音」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音-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盐」吴音オム          高句丽汉字音  盐- omu   冬音-豉盐-冬三     三-密-麻

我查了很多日本汉字吴音的标音,还没有见到“音”字是标音オム-omu的,又是红山人在那里脑补

而且很多所谓的日本吴音能够反应古汉语读音也是瞎扯淡,很多形声字都对不起来
失踪人口回归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