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ZT:盘龙城或为商代荆楚方国都邑(图)

盘龙城或为商代荆楚方国都邑(图)
2014年12月08日 13:33
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彭年

原标题:盘龙城或为商代荆楚方国都邑


.
      盘龙城可能是商代楚人建立的荆楚方国都邑,这是30多年前我国一位知名专家提出的观点。在“盘龙城与长江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盘龙城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刘森淼表示,他为这一观点找到了新的论据。

      商代荆楚民族的存在不可否认

关于盘龙城的性质,多年来学界看法不一,有“军事据点说”、“商朝南土(南部疆域)说”、“方国说”等等。1983年,郑州大学考古学教授陈旭提出,盘龙城城址是商王朝的一个方国都邑所在,是楚人建立的国家。但这一观点受到部分学者反驳,其中最著名的是“商代无楚说”。

      刘森淼长期从事武汉地区考古与历史文化研究。他认为,从已有历史文献和考古发现可以证明,商代荆楚民族的存在不可否认。《诗经·商颂·殷武》中,有商王武丁南征荆楚的记述;武丁时期至西周早期甲骨文中,也有代表方国的“楚”字出现。

盘龙城商文化与荆楚民族紧密相连

       盘龙城的商文化与荆楚民族有何关联?刘森淼根据最具楚文化特征的楚式鬲(音lì,古代炊具,形状像鼎而足部中空)和凤鸟形花纹图案进行了推断。

      中国古代的鬲文化,有北方中原式鬲与南方楚式鬲两大类型。刘森淼介绍,楚式鬲的外形以联裆为主要特征。长江中游地区的联裆鬲最早见于盘龙城遗址,年代比此地出现的中原式分裆鬲要早。“楚式鬲在整个盘龙城文化发展期间一直延续,并与后来东周楚文化有着不可分割的重要联系”。

      凤鸟形花纹图案也是楚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盘龙城遗址多次发现陶塑鸟首形象,今年初在杨家湾M17出土的铜兽面纹牌形器,其花纹以长勾喙凤鸟形图案为主体,与后世楚人的凤鸟图案有直接渊源。

高级贵族级别达到方国诸侯一级

     荆楚民族向来活动于长江中游地区,在这一区域内,商代前期唯有盘龙城遗址的规格最高。


      刘森淼分析,盘龙城有内外两重夯土城垣,有城有郭,达到了方国都城的规模;盘龙城宫殿建筑采用“前朝后寝”格局,二号宫殿外围有陶质排水管道,该建筑格局与规模只在殷墟等都城遗址发现过;盘龙城遗址的高级贵族墓中,如李家嘴2号墓和杨家湾13号墓,随葬都是四鼎,说明当时的高级贵族级别达到了方国诸侯一级。

“这些都表明,盘龙城是商代一个诸侯方国的都城遗址,它可能就是《诗经·商颂·殷武》记载中的荆楚方国。”刘森淼说。

     至于盘龙城商代文明衰落的时间,刘森淼认为到了商王武丁前期,其衰落直接与武丁南征相关。商代早期荆楚一直臣服于商,但在商人势力衰微时试图独立,因此在武丁中兴后遭到了无情镇压。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考古揭示盘龙城为商王南土行都_百度文库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 ... wZ1p2-K3ZDD8iDLGboy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如不出意外,‘殷商盘龙城方国’应该参与了当年著名的‘伐商牧誓’,那到底是当时‘八国联军(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中的哪一个国家呢? 蜀羌肯定不是了,至于庸,髳、微、卢、彭、濮,感觉有一点扑朔迷离...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3-8 06:24 编辑
如不出意外,‘殷商盘龙城方国’应该参与了当年著名的‘伐商牧誓’,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11-5 14:46
这个判断不成立。如果他们参与了灭商,此后应该连续。长江中段,石家河文化要么沿南阳信阳北上,要么沿长江而下或往上。
盘龙城人口很可能是被打散了。我感觉盘龙城与四川三星堆、江西吴城文化有关,是后夏文化。
如不出意外,‘殷商盘龙城方国’应该参与了当年著名的‘伐商牧誓’,那到底是当时‘八国联军(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中的哪一个国家呢? 蜀羌肯定不是了,至于庸,髳、微、卢、彭、濮,感觉有一点扑朔迷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6-11-5 14:46
貌似这些都是广义的濮人方国。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3-8 06:10 编辑

当时的濮人势力范围没有那么大,史记中有记载。在楚国早期,濮人在湖北襄阳一带。

从盘龙城与三星堆青铜面具的相似性,基本肯定两地人口有关。
盘龙城早于商朝灭亡。石家河至盘龙城之间有下辛店之类的古老地名,商周时期这一带的历史事件在史书中存在部分空白。四川三星堆时期的历史更是空白。如果商武丁时期“伐鬼方次于荆”发生在汉水下游至长江中游,夏民分别沿长江上下,分别到达四川、江西,而陆路往陕西的西北迁徒(沿陆路及汉水上游),与西北人口融合,被后世称作鬼方,倒是与商末周初的西北情况相符,还有楚简记载最早居江边、楚先祖鬻熊在西北成为周文王老师。鬼方很可能与“归”族是一回事。以上思路,目前还难以让大多数人接受!

哈尼族与三星堆

在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文物,尤其是青铜器,鸟或者说是鸟形象的东西,占了大部分。也正因为看到青铜器中大量的鸟,才让杨干才把三星堆遗址跟阿卡人联系起来。
杨干才第一次看到这个村落的时候,曾回昆明查阅了有关哈尼族的相关资料,对于这个民族的来历,有位民族学家整理了阿卡人口口相传的史诗。而这史诗的内容与杨干才五年来与阿卡人相处听来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在史诗中透露出这个民族有着强烈的鸟崇拜的观念。
民族学家:在他们的理念当中,人和鬼是一娘所生的,从他们的第一代祖先到了第十四代祖先的时候,按照他们的史诗传说,人和鬼就分家了,开以后鬼就由于爱吃懒做老来偷人吃的东西,人就把这件事告诉到了他们的第一代祖先所米俄那里去了。
杨干才:那么第一代祖先为了制约那些鬼,自己又不能来,后来他们的祖先就派了他的坐骑,这些坐骑叫阿吉,是一个鸟,把他的坐骑派来巡视天下,让这些鬼不出来捣乱,但是这个阿吉是一个瞎子。
阿卡人先祖所米俄的坐骑是一只盲鸟,为了庇护人类不受恶鬼的侵害,所米俄就把自己的眼珠挖出来借给了阿吉。任何鬼魂,只要被阿吉的眼睛看见,它将化为乌有,永远不能复生。最终阿吉就成了被崇拜对象,崇拜鸟其实就是崇拜祖先的一种表现。
这是阿卡人传下来的史诗中的内容,而且生活中他们也把鸟和眼睛作为自己崇拜的对象。也正因为阿卡人有着强烈的鸟崇拜和眼睛崇拜现象,杨干才才把他们和三星堆联系了起来。
杨干才:我个人觉得,像三星堆,三星堆那个青铜的大面具它是一个鸟型,它的眼睛之所以非常的突出,我认为在强调这种理念。这是一个感受。
杨干才的这一看法,恰好和一些专家的看法相同。
孙华:在三星堆器物里我们看到了很多人面鸟身的神像,而这个人面鸟身的神像,眼睛、珠子也是突出的,耳朵也是尖尖的,所以我们知道它是人面鸟身的,三星堆这些人,是一个崇拜鸟的古代民族。
直到现在,在阿卡人的房子顶上、门头上,依然会出现鸟的符号,或者是六边形的竹子编的东西,阿卡话叫阿嘹咩,意思是神的眼睛, 护卫阿卡人使鬼不能进入家门,阿卡人寨门上最多有九只。这个数字和三星堆青铜树上的九只鸟一样,这是一种巧合吗?
哈尼族众多的史诗一致表明,哈尼族先民来自遥远北方的“诺玛阿美”。美国学者格朗菲尔德在《泰国密林中的游迁者——阿卡人》一书中提到,“其祖先大概住在现在西藏东部的边境地区,大约在公元前两世纪的时候,阿卡人和罗罗人离开了这部分山区”。该书中所绘迁徙路线的起端在中国西北,即黄河、长江的源头地区。“哈尼族历史悠久,与彝族、拉祜族同源于古代的羌族。”(《云南省情》第151页)。在秦以前,居住在今云南的氐羌集团“后来形成藏缅语族的各兄弟民族”。氐羌“在西南复杂的地理条件,和以后的历史条件下,形成了西南复杂的民族集团”(《西南民族史论集》第48页、第66页)。“春秋战国时期,氐羌早游牧于今甘肃高原,经秦汉至隋唐发展为今云南大部分民族”(《红河民族语文古籍研究》第69页)。目前,我国关于少数民族社会历史方面的文献一致认为哈尼族、彝族等先民渊源于古代羌族,与发祥于中国西北地区“大江源头”并逐步迁徙分支的古代羌族有族属渊源关系。

大约在公元前三世纪(战国初期),作为“和夷”组成部分的哈尼族先民一进入母系氏族社会晚期,将今四川省西南部的大渡河沿岸作为自己的活动中心,揭开了原始农耕生活的序幕,其社会经济呈半农半牧状态。秦汉之际,哈尼族先民由于与周围环境民族争夺生存空间、瘟疫、自然灾害等等原因,不得不逐渐南迁。进入今云南省境内活动于滇东北、滇西北直至洱海、滇池岸边广大地区。这时男女之间的劳动分工日趋明确、具体化,加剧哈尼族母系氏族社会走向衰亡、开始向父系氏族公社过渡。至汉晋之际,父权制正式确立。

汉晋之际确立父权制社会初期,哈尼族一度出现稳定、富庶的社会局面。然而,定居不过数百年,屡受异族侵扰。为寻求更宜于生存和发展的地方,他们继续南迁。这次南迁大致有三条路线:一部分哈尼族从滇东北和滇中腹地沿昭通、曲靖一带南迁至滇东南的六诏山地区;一部分哈尼族从洱海岸边至巍山、景东、镇沅、墨江、元江、普洱、西双版纳;还有一部分哈尼族经今安宁易门、峨山、石屏、建水等地,直至红河南岸哀牢山区。至今以上诸地仍保留着若干居住有成千上万哈尼族居民的古代村落。

隋唐时期,哈尼族和彝族的先民同被称为“乌蛮”。唐初,哈尼族开始从“乌蛮”中逐渐分化。南诏崛起,各地哈尼族直接隶属于南诏,与滇东北和滇南的彝族一起,被统称为三十七部蛮,其中的因远(今元江境)、思陀(今红河境)、溪处(今元阳、金平境)、落恐(今绿春境)、维摩(今丘北、泸西、广南境)、强现(今文山、砚山、西畴境)、王弄(今马关、屏边境)等七大部均大部为哈尼族。公元七、八世纪六诏山区相继出现大首领和大鬼主,这是阶级社会初期的贵族,也是原始宗教祭祀活动的主持人。此时,阶级分化日趋严重,部落间经常发生掠夺性战争。公元十世纪中叶,“三十七蛮部”被组成南诏通海节度使段思平的主力,举兵向西,直驱洱海,摧毁了杨氏“大义宁国”,在云南建立了大理段氏的封建领主政权。包括哈尼族在内的“三十七蛮部”因功得到段氏分封,开始建立领主制度。六诏山区强现部最为强盛,其领主龙海基“素为诸夷所服”,受宋王朝令,世领六诏山。

公元十三世纪中叶,元朝灭大理国,设云南行省,立阿僰万户府,辖礼社江以东至滇东南黔、桂边境。龙海基九世孙龙健能一度被授为阿僰万户府总管。公元1256年以后,元朝于罗盘甸设置元江万户府,思陀设置和泥路,溪处、落恐分别设置正副万户府等统治机构,以哈尼族原首领为土官,分别隶属云南行省。因不甘忍受元朝的压迫,哈尼族人民先后于1280年、1284年和1288年三度反抗元朝统治,均被镇压。元朝即废除元江、落恐、溪处等万户府及思陀和泥路等统治机构,另设元江军民总管府隶云南行省,统辖各部;后又改为元江路,以加强对哈尼族人民的统治。

明初,明将沐英征云南。元朝云南王调龙海基十六世孙龙者宁堵击明军。龙者宁却迎明反元,助明军迅速捣毁元朝在云南的最后统治,改云南行中书省为云南布政使司。在哀牢山哈尼族地区纷纷成立各部长官司,多由哈尼族土官充任。思陀遮比、溪处自恩、落恐他有、瓦渣阿英等土官,倾慕中原文化,分别接受明皇朝所赐李、赵、陈、钱等汉姓。明初,在云南实行军屯、民屯,开垦荒地,兴修水利,发展生产。将江西、南京等地汉族大量移迁到云南各地,大批汉族人民进入了哈尼族地区,带来了中原的农业经验、生产工具以及先进的科技文化知识,对哈尼族社会经济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公元1659年,清兵进逼昆明,哈尼头人龙韬等联合六诏山区、哀牢山区哈尼、彝族人民,推宁州(华宁)土官禄昌贤为首,于公元1665年大举反清。起义失败后,清庭废六诏山区各土官领地,改土归流分属开化、广西两府,结束了哈尼族龙氏在滇东南六诏山区近500年的统治。六诏山区哈尼逐渐向哀牢山区哈尼族大本营聚合。到公元十八世纪中叶,哈尼不再作为“人们共同体”存在于六诏山区。改土归流促使该地区封建领主经济转入封建地主经济,同时,清朝在云南省内地继续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在哀牢山哈尼族地区,废除因远罗必甸长官司,属元江州管辖;改马龙他朗甸长官司和钮兀长官司为他朗厅(墨江),隶属普洱府。而思陀、瓦渣、溪处、左能、落恐等各土司仍旧不变,继续实行土司制,一直延续到解放前夕。公元十八世纪,鉴于云南处于内外交困的动乱局势,又有一部分哈尼族迁入缅甸东部和泰国、老挝、越南等国北部山区,约计50万人,被当地居民称作阿卡族。

哈尼族的历法

哈尼族的历法基本上是使用夏历,对季节变化的判断靠观察花儿、鸟儿等物候和太阳的变化,“哈尼户梭阿艳虎”(哈尼族以观察花儿判断季节)的俗语正是物候历的写照。每个哈尼族地区甚至每个村寨都有自己特定的观察物候的动植物,以此掌握农时,规定各种作物播种栽插的时令。 哈尼人通过物候把一年划分为“朝最”、“翁最”、“忍最”、“祖最”四季,每季三个月,每月30天,几年一闰。“朝最”又称“朝戛”,是哈尼岁首,对应阳历的十月至十二月,以刺竹笋长出为其主要物候标志。哈尼大年“干通通”(十月年)便在此季。 “翁最”又叫“翁赌”,指阳历的一至三月,以“毕苦”(杜鹃鸟)、“合波”(布谷鸟)两种鸟的鸣叫来判断。哈尼族最降重的祭祀活动“昂玛熬”(又叫昂玛突或普玛突)便在此季。“忍最”又叫“忍翁”,指阳历四至六月,此季阴雨绵绵,草深林茂,认为是“鬼神”活跃的季节,一般停止走亲串戚活动,也忌提亲说媒婚嫁,甚至在此季生育儿女也认为不吉祥。哈尼族的又一个盛大节日“矻扎扎”在此季中。“祖最”季又称“祖索”,对应阳历七至九月,人们认为此季“鬼门”已关,一般不再进行祭神退鬼等活动。    一年十二月和一天各个时辰都以十二生肖命名,一至十二月依次是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鼠、牛。一日自鸡鸣始分别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计算年龄也用十二生肖,一轮称为“铁艳”。      现在。哈尼族用公历计算年月日亦渐普遍。
哈尼族有据可查的祖先来自青藏高原东部吧,再往上的源头应该更北,就是先羌或者说原羌。不过他们可能也是最早南下的一批,所以渐染西南百越、百濮的一些东西(或称文化)。

一般而言,北来的羌系民族,居于山地,审美上也倾向于朴质,喜着黑色、白色等。而百越依水而居,所以喜欢清新、柔美的风格。
顿悟 抑或 渐悟 自我 启蒙 Enlightenment,Insight & Outlook
文化与信仰——
QQ高级群81955422。

商、归(夔)、楚的关系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3-8 05:49 编辑

湖北宜昌、安徽阜阳都有归子国。阜阳的这个归族应该在楚后期,汉初仍存归国人口,在西汉时与韩王族后裔有接触。
《山海经》:“黄帝居轩辕之丘,娶于西陵氏之女,谓之嫘祖氏。”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西陵之女,是为嫘祖。”
《四十六封国·附古封国部落图》:“西陵、丹阳、夔、廪君、······”。
《路史国名记》:“西陵,黄帝元妃嫘姓国。”
《水经注疏》:杨守敬说,“归子国”,“秭归归乡,故归国”。“归即夔”。 “溯夔国之始”,“《左传》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成得臣、斗宜申帅师伐夔”。
《卜辞通纂》:郭沫若说:“归当即后之夔国,其故地在今湖北秭归县境(《殷契粹编》考释1180)”。
《古史新证》、郭沫若《卜辞通纂》考释说:夔,商王之先公远祖,传说中的帝喾
饶宗颐《殷代贞卜人物通考》指商族始祖帝喾之子契。
司马迁《史记·殷本纪》指昭明。
日本岛邦男《殷墟卜辞研究》甲骨文卜辞又称为高祖夔,如廪辛,康丁时卜辞有:“高祖夔祝用,王受估。”武乙文丁时卜辞有:“其告秋于高祖夔。”
《粹1,2》祭祀夔的卜辞以“求年”和“求禾”的记载多。归方即归国。
《光绪通志》《通典》:周,前634年,“襄王十八年,秋。楚灭夔。尽有夷陵邻属地。”“宜昌府,禹贡荆州之域,周为楚国及夔国地。”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3-8 06:22 编辑

如果把鬼方看作与西北人口融合后的归方,那大部分内容都通了!我看过一篇“归通鬼”的考古文物文字研究文章,一时找不出来了。与楚国有关的夏、先商人口,很可能在长江中上游。迁江淮及河南,应该是后来的事。周初楚国所封之丹阳,很可能在宜昌东,算是楚人的回归。因此,今人根据《山海经》,在河南及与陕西交界之处是找不到先楚地望的。
即使湖北石家河与安徽凌家滩文化有关,其源头还是难以捉摸。如果与东北兴隆洼有关,那缺失的五六千年前至七八千年前这一段,是怎么一回事?说起这,又想起东北的大棘城。为古帝颛顼之墟,其故地在今辽宁今义县西北,朝阳市东约170里。始见于北魏崔鸿所著《十六国春秋·前燕录》,但愿这不是人口流动带去的传说。
《诗经•商颂》曰:撻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哀荆之旅。”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