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2007年李辉博士访谈录: 分子人类学研究相关

李辉博士就分子人类学研究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2015-4-11

         主持人:那么,我们现代人的基因序列中是否还有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的DNA?
          李辉:现在已经没有了。我想了一下,现代生活的人种,大家都已经分化了,都发生了不同的突变,分化得跟原来的样子都不一样。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在DNA慢慢的变化过程中,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最初祖先的那种DNA序列?
          李辉:现在没有一个人是保留原来的序列的。
         主持人:保持性别上的DNA序列上也没有吗?
         李辉:没有。Y染色体和线粒体都没有原初的序列,都发生了突变。
         主持人:您在做实验的时候,也曾经检测过自己的DNA,发现您家族还有一些您原来不知道的故事是这样吗?是否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测自己的DNA,还能知道背后的故事呢?
         李辉:是的。每个人的DNA都记录着每个人发展过来的历史。你是从哪里来的?曾经从哪些线路上发展过来?比如我从我的Y染色体上看到,我的Y染色体是O1型,它的根是在北部湾沿岸,海南以西那一部分。O1的发现能追溯到两万多年前,大概是到了一万多年前的时候,就扩散到了广东、台湾、福建这些地方。到了8000年的时候开始到了浙江、上海。我的O1型的Y染色体大约是七、八千年前到达上海的这一批人的类型,使上海原住民的类型。所以我的历史是在一万多年前在广东,到了八千年前到了浙江、上海。
         主持人:如果从这个概念上来说,怎么理解“上海人原住民”这一概念,其实所有现代的上海人都是从某个地方来的,或者您的祖先是从北部湾那边过来的。那上海人原住民的概念怎么理解?
         李辉:原住民的概念是相对的。因为大家都是从东非来的,最早到一个地区并生活到今天的群体就是这一地区的原住民。台湾原住民是原住民概念提得最多的一种,台湾到目前为止,有各种各样的人群。但是闽南人、客家人都是很晚才到台湾的,而原住民的祖先则在一万五千年前就有大批人过去了。
         主持人:从您家族的历史来说,还是可以算为一个上海原住民?
         李辉:对。
         主持人:您小的时候,跟爸爸妈妈说话的时候,有些字词并不是上海话,还有一些习俗,是这样吗?
         李辉:对。上海话也不是单纯的一种语言。上海话中的词汇实际上有好几个层次。包括最早的,就是原来的原住民语言,澳泰语系的一个分支,古代的扬越语,比如satu(累),这个词汇绝对属于我们原住民的语言。第二种是南北朝古汉语词。第三种是外来语洋泾浜词汇。像我们原住民里,古扬越语的词汇比上海话多得多,可能达到30%。所以上海原住民跟现在的百越民族接近。最接近的就是贵州的水族。
         主持人:针对全人类的共同的祖先非洲人,全球的科学家正在绘制一个人类迁移地图?
         李辉:对的。原来这个工作是各个地区的科学家分头来做的。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方法,产生的数据格式上有很多不一样,没办法放到一起来分析。现在大家都合作起来了,互相协调,用相同的方法,相同的格式来发表。而且我们把全世界分成几块,每个块都有负责人,这样我们可以得到全世界人群的最完整的结构,最全面的人类迁徙线路图。
         主持人:复旦大学主要负责东亚和东南亚吗?
         李辉:对。整个东亚和东南亚所有的国家和群体我们都要做研究。东亚的部分在genography项目开展之前基本上我们都研究过了,东南亚的正要研究。
         主持人:我想了解一下,在DNA收集的过程中,您主要收集哪类人的DNA呢?我们每个人都是您收集的对象吗?
         李辉:那是不可能的。在我们全世界人中间,有很多人的DNA类型是一样的,比如我和我爸爸、爷爷、叔叔,我们的DNA的Y染色体都是一样的。那这样我们只要采集一个人就可以。我们东亚有几十亿的人口里面,Y染色体类型并没有多少种,可能只是几千个或者几万个。只要我们选择的样本比较合适,群体特征越明显越好。只要达到一定样本数量,所有的类型就都可以采到。我们在采集的时候,要选择那些有特殊文化、特殊的居住环境的那些居民。对于群体来说,我们不会所有的个体都要的。
        主持人:我们从大的分类来说是从民族来分类是吗?
        李辉:对。还有语言的分类。
        主持人:那么单就汉族来说的话,科学家应该采多少人的DNA合适呢?
        李辉:在每个民族或者地区要按比例采集。比如一万人的群体,要采三十个。但是一百万人的话,我们必须采五十个群体。汉族的人口很多,我们已经采集了一万多个。
        主持人:在采集的过程中,是不是比较偏重于男性的DNA呢?
        李辉:对。
        主持人:为什么呢?
        李辉:我们要研究两种DNA序列,一个是线粒体,一个是Y染色体。女性只有线粒体DNA,而男性却同时具有Y染色体和线粒体。
        主持人:就是说我们只采用男性的就可以了?
        李辉:对。只要得到男性的样品就可以了。那样可以节约成本。
        主持人:Y染色体在人类的变化当中,它在基因上是不是比较稳定?或者说它是不轻易改变的?
        李辉:你的问题必须要澄清,我们研究的就是DNA序列,不是基因。你看很多人包括网站上贴出来的文章都说,很多遗传学家同样在进行基因研究,为什么得到的结论会很不一样。实际上那些研究都是过时的,从现在的分子人类学的角度看,这些方法都是错误的。我们分子人类学用的是非基因的DNA序列。因为基因是有生理功能的,是不能随便变化的。如果基因随便变的话,我们人的健康状况就会受影响。所以基因序列并不是忠实记录人类历史的,从基因里得出的人类群体分化结论都是有偏颇的,都不是客观的。因为基因纪录的不是人类分化的历史,而是不同基因对不同环境因素的适应状况。我们的分子人类学研究里,在研究的材料方法上有两个基本点,一个是非基因,一个是单倍遗传。 线粒体DNA和Y染色体DNA就是单被遗传分子。在Y染色体上,基因也很少,大部分都是非基因序列。在非基因序列中,我们分析两种突变类型。一种叫做单核苷酸多态突变(SNP),他的突变很罕见,也很稳定。同一个突变历史上不会重复出现,也不会变回去。所以全世界Y染色体各种类型的结构关系就是据此构建的。另一种叫做短串联重复突变(STR),这种突变是在不断的变长变短的,而且变化是匀速的。所以我们自要调查到突变的总量,再除以突变的速度,就可以得到Y染色体各种类型的产生时间了,“亚当”的年代也是由此推算的。
        主持人:作为我们普通人的话,能为这个项目做些什么?这个项目分为几个步骤,比如说选定了我的DNA,科学家怎么能保证保护个人的隐私,DNA信息应该如何保存呢?
        李辉:在采集的过程中是完全自愿的。我到一个民族里边去采集,我给他们讲清楚,到底是要做一些什么事情,到最后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会不会用在什么其他用途,把所有的权利义务都拟定了一份法律,这个文件叫知情同意书。我们双方全部都要在这个上边签名承诺彼此的权利义务,对所有的个人信息进行保密,公布的是整个群体的信息。不会把个人的信息透露给外界。我们从DNA中得到的信息也仅仅是人群迁徙的历史,不会研究他的身体健康状态和遗传缺陷之类的项目,更何况任何个人信息都不会透露出去。个人的DNA隐私,这是受法律保护的。
        主持人:在您采样的过程当中,遇到一些什么样的困难了吗?
        李辉:在采样过程当中有一些人不理解、不配合。比如说到一些偏远的地方去采样,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到我们这里来采样子,要去采集到一个特色的群体要花很大的精力,包括说服当地的村民、长老,要花费的精力非常非常大。还会遇到许多恶劣的自然条件,要翻山越岭,要风餐露宿,要抵御各种丛林的疾病和毒虫猛兽。甚至有一次我还和泥石流抗争。
        主持人:一般是不在城市中取样?
        李辉:在城市当中也取。主要是汉族群体的采样,因为大城市的汉族代表了该地区的汉族。比如郑州的人群是来自河南各地的人群,只要在郑州取样,就可以得到整个河南的概况了。
        主持人:我们国家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您在研究过程中,
        李辉:那当然。目前这些研究已经基本搞清楚了。汉族分布在整个中国,每个省市里边到处都有。汉族的历史有两千年以上,那么多汉族怎么形成现在的范围,我们通过研究已经清楚,特别是2004年在《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题目叫做《遗传学证实汉文化扩散源于人口扩张》的文章,南方的汉族大部分都是从北方汉族发展过来的,北方汉族的老家是在甘陕地区。追溯汉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仰韶文化。在我们更早的一些研究中间,陆续发表了很多篇文章,汉族跟另外一个群体藏缅语族有很大的同源性。他们的共同发源地就在甘陕地带。分化的年代最多不超过五千年。最早形成了汉和羌,古羌族再分化出藏、彝、白、土家、拉祜、基诺、哈尼、缅、克伦、景颇、阿昌、傈僳、纳西、独龙、怒等等民族。
         主持人:我还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文章,在巴基斯坦那边,找到了蒙古人的DNA是吗?
         李辉:在欧洲前几年非常热,大家都想检查一下自己的DNA看看自己是不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在英国有一个科学家叫做Bryan Sykes,他开了一家饭店,在这里吃饭的人就可以免费调查一下DNA是不是成吉思汗的汉代,他的生意做的非常好,非常有趣。这个故事是怎么来的呢?通过科学家调查发现,在欧洲有很多人的Y-DNA属于一个类型叫做“R”型,这个R型是来自于中亚的东方,大概在蒙古这一带。那它到底是不是成吉思汗带过去的呢?肯定不是。远在蒙古扩张之前,已经有蒙古人种扩张到了欧洲,然后融化在欧洲人中了。成吉思汗过去的时候,也带过去了一部分遗传成分,但只是R下面的一个小型。现在的许多欧洲人觉得成吉思汗是一个大英雄,所以做出来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就很骄傲。如果做出来是“R”就洋洋得意。这个不是很客观的了。
        主持人:那么这其中是不是和成吉思汗当时的游牧文化有关系呢?
        李辉:对。这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往来于欧亚大陆的东西两端,形成的遗传扩散。这个时间远远早于元朝。可能要更早,甚至是匈奴之前的。或许西欧的很大一部分R是匈奴人带过去的。
        主持人:李老师,鉴于时间有限,我们短短的时间也很难给我们网友介绍更多的一些有关于DNA方面的知识,谢谢您。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在今后的一个星期里边,我们会搜集一些网友的提问,整理成文件发给您,您替我们回答一下。谢谢!再见
李辉博士就分子人类学研究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2015-4-11

         主持人:那么,我们现代人的基因序列中是否还有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的DNA?
          李辉:现在已经没有了。我想了一下,现代生活的人种,大 ...
dbo_odb 发表于 2016-11-13 07:42
现在辉大师的Y染色体突变了成了纯北方汉子F444了。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李辉教授认为“中华文明起源于湖南”,主要是从人类基因学出发,认为中国人从非洲迁移而来,再由南向北,湖南是必经之路,也是中国南方的中心区域,古代中国人在这个区域创造了上古文明,这与周行易和杜钢建等学者的学术结论部分吻合。
原来李辉是上海本地人啊,本地人说本地话,不过与上海话的差别不是很大。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