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昆仑奴’来源新考

随着唐宋时期大城市国际化日益普及,一种新的人类职业开始在这些国际化城市的富贵人家出现,这就是黑肤卷发的‘昆仑奴’--- “至中土后,或精习乐舞,供人娱乐,或为奴仆,供主人役使,所以时人称其为昆仑奴。”
    可是关于昆仑奴的由来,特别是为何被称为‘昆仑奴’,学者们一直是莫衷一是。 其中主流意见我搜集了一下,罗列于下:
1、按《旧唐书·南蛮传》:“在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昆仑’。” 可见当时学界一般把这些来自于东南亚和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从华南入华的黑肤卷发外来者统称为‘昆仑奴’,昆仑奴明显是一个泛称,非专指某一地区或国家。
2、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对印度洋沿岸一带国家的风土人情有更详细的记载,他在卷三中记载:“西南海上有昆仑层期国,连接大海岛,……海岛多野人,身如黑漆,拳发,诱以食而擒之,动以千万,卖为蕃奴。”   
    很明显,曾经在岭南长期生活的周去非已经分辨出东南亚的黑肤卷发人与来自遥远“西南大海昆仑层期国”的真正的昆仑奴的不同,那这个“昆仑层期国”又是在哪里呢?

        现代学者已经正确地考证出‘层期国’(有时也称为僧祇),其实就是坦桑尼亚海外的桑给巴尔海岛Zanzibar。这个目前学界基本没有异议。但是为何当年这么多桑给巴尔人沦为‘昆仑奴’呢?     如果看一下桑给巴尔的地理位置以及它的历史就可以理解了。


        在公元974年东非大规模以国家形式推广伊斯兰以前,桑岛的先民们主要是来自非洲大陆的坦桑尼亚人和班图人,主要以打猎、捕鱼、放牧、采集果实为生。后来也逐渐开始尝试农业种植。他们逐渐组成了以部落头人为首的若干部落与大部落(当地称之为‘路’)。
      如果没有台风的话,桑给巴尔可谓是真正的伊甸园,水源充足,而且遍地都是天然食物如木薯、甘蔗、香蕉、椰子以及各种水果。加之一年四季气候非常适宜,无冻死之虞,如果没有台风,那绝对是人类和动物最理想的栖息地。
      可是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因为这地方平时太舒服了,没有台风的日子,人类根本无需劳动也能生存,平时就拼命繁殖,到了几年一次的大台风出现,这些早已经习惯于整天吃啊睡啊做爱啊的岛民就傻眼了,于是又不得不外逃他乡寻找生路。

      由于桑给巴尔地处海上要冲,与外界交往自然也不少。比如在桑给巴尔就发掘出托勒密王朝和古波斯王朝钱币、证明桑、奔两岛在伊斯兰化之前就与外界接触频繁。

          好,先回到国内学界对‘昆仑奴’的昆仑来源的考证问题。   


      目前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观点,认为中国历史上的“昆仑奴”主要来源是来自西贡外海‘昆山岛’上的亚洲马来黑人。 他们的主要依据是:据印度历史记载,西贡自公元三世纪以来就是亚洲最大的奴隶市场,主要向中国销售奴隶,这种贩奴行为一直持续到明代。而古人发音不准确,误将“柴棍”读为“昆仑”,这才有了“昆仑奴”的名称。
       听上去似乎有几分道理,可惜无论是西贡还是昆山,其发音均与昆仑差异甚大,而且也不能解释为何当年周去非把昆仑层期国定位在西南大海上,其方位与越南的昆山岛相差太远。

(未完待续)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霍尔姆斯海峡的阿巴斯港与亚洲某些族群的非洲血统
     历史上的阿巴斯港也算是欧亚重要通道霍尔姆斯海峡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港口。它不仅是一个重要的海产品贸易港口,在历史上也是一个重要的奴隶贸易中转站。 更主要的是,阿巴斯港与桑给巴尔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翻开桑给巴尔的历史我们知道,公元五世纪前后,来自阿拉伯半岛的居民开始向包括桑给巴尔在内的东非沿海地带移民。七世纪末、波斯苏丹苏莱曼与阿曼苏丹王交战,阿曼人战败。波斯人曾把大批阿曼人驱赶出阿拉伯半岛,包括桑、奔两岛在内的东非沿海成了他们的首选地。
     这些已经伊斯兰化的阿拉伯人似乎并没有严格遵循他们的教义,他们显然把贩卖已经开始伊斯兰化的东非奴隶看成是一个暴利事业,开始大规模向亚洲的权贵们贩卖东非奴隶,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来自桑给巴尔人口过剩的岛民,其规模可以从公元九世纪在巴格达曾发生过规模不小的奴隶暴动可以一窥全豹。

    伊朗南部沿海地区与桑给巴尔的历史渊源还不止是这些。公元975年,已伊斯兰化的波斯设拉子王子哈桑·伊本·阿里为躲避战乱,带着他的六个儿子,来到了东非海岸。他们到达东非沿岸初期,效法早期的腓尼基人,用大量的布匹换取了大片的土地。精明的阿里王子还让儿孙们娶土著酋长和之女为妻,以联络感情。经过若干代,阿里家族依靠知识和文化上的优势,逐渐统一了北起拉木岛(肯尼亚境内),南至科摩罗岛的东非沿海诸岛和大陆沿海低地。他们把基尔瓦作为首都,建立起了桑给帝国(亦即中国史书记载的僧祇国)。桑、奔两岛就是该帝国的重要领地。
     后来尽管僧祇帝国逐渐衰落,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人后期也开始殖民该地,不过总的来说他们处于阿拉伯半岛南部沿海的势力影响之下。到了17世纪,桑给巴尔被并入阿拉伯半岛南部沿海的阿曼苏丹国,后来干脆称为‘阿曼-桑给巴尔苏丹国’,而这个新兴的帝国,居然敢与欧洲殖民者抗衡,根据他们的历史传统,收复了著名的阿巴斯港。

     另一个有力的证据是,根据目前的基因检测,阿巴斯地区与临近的喀什姆地区以及相关地区的居民,他们都带有明显的次撒哈拉血统(yDNA B-M109类型,这个类型遍布整个次撒哈拉地区,在坦桑尼亚的某些穆斯林族群中也比较高频,不出意外,应该是桑岛的主要类型)。
     根据最新的数据,这个类型在伊朗南部沿海地区有3% (3/117) 的频度(在喀什姆居民中更高,高达8.2%)。在印巴地区也有 2% (2/88) 的频度,一份数据显示,巴基斯坦阿富汗的扎哈拉人也有 5.1% (3/59) ,可能提示这些当年成吉思汗的战士们来到南亚时,曾经一度与沿海的班达尔人群结盟)。(未完待续)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真正的‘昆仑’其实是指阿巴斯港
.
    那为何这些唐宋时期的非洲移民被称为昆仑奴呢? 其实很简单,因为阿巴斯港历史上的名称正是Kumrun(波斯语就是鱼虾,意为渔港)。
    关于海港的名称Kamrūn,语言学家的考证主要是有两个来源,其一来自古波斯语 gümrük,意为海关或贸易港,与拉丁语的commercium, "commerce"同源)。不过目前更多的学者倾向于认为来自古波斯语的kamrūn,本意就是鱼虾,转义为渔港(参照葡语的camarão)。

       这样,这些当年的非洲移民来到亚洲的第一站正是‘昆仑港’,因此久而久之,以后每当亚洲人问及他们的老家,他们一概回答是‘昆仑Kumlun’。这个有一点类似现在中国不少北方人,一问起老家,纷纷遥指洪洞县大槐树,大概是一个道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著名的海上游牧民族南岛人,不单是在太平洋上纵横江湖无人可挡,在印度洋上也曾经一度风光无限,比如他们很早就一路向西杀入东非沿岸,在风景优美的人间天堂马达加斯加建立了殖民地。而这个人间天堂马达加斯加,正好就在桑给巴尔岛附近。
     根据我们的史书记载我们知道,历史上南洋也是‘昆仑奴’的输出地,不过这些来自南洋的昆仑奴未必是南洋土著,更多的我怀疑是是这些海上游牧民族效法早期的阿拉伯人,正是从东非一带诱骗而来的自愿奴隶,当然,还有不少就是从伊朗‘昆仑港’通过正常贸易贩卖而来的昆仑奴。



    最后,效法一下本坛的乃曼坛友做一个声明:以上研究,在本坛属首次发表,其它有心人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呵呵~(全文完)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好像有些道理,古代南岛人一直从东南亚分佈到非洲的马达加斯加,由此可见东南亚和非洲确实存在某种往来,甚至明代郑和下西洋取得瑞兽麒麟,其实就是非洲的长颈鹿Giraffa(维基百科说索马里语是giri),对应中古音gi lin

昆仑原是指海外的仙山,取其义遥远。Zanzibar对应“层期”也是很工整,层和期都是浊音,层中古音大概是zen,期中古音gi,zengi对应zanzi,奴古音na,甚至有可能是zanzibar对应zengina,当然,奴也可能只是奴隶之义,并非音译
僧祇,中古音大约是dendi,仍然暗合Zanzibar,注意d和z都是浊音和齿音,发音部位相同,只是一塞一擦
说起古音,最妙是hercules的一个帖子,认为dagrag同时对应高车、丁零、屠各、大夏

高车是意译,意指车轮高大的车子

丁零、屠各、大夏都是音译,dag rag=丁零,da grag=屠各或大夏,妙极
[quote昆仑原是指海外的仙山,取其义遥远。Zanzibar对应“层期”也是很工整,层和期都是浊音,层中古音大概是zen,期中古音gi,zengi对应zanzi,奴古音na,甚至有可能是zanzibar对应zengina,当然,奴也可能只是奴隶之义,并非音译
Manaus 发表于 2016-11-26 13:11
[/quote]

    唐末宋初正好是上古与中古交接之际,由浊转清也是正常的。无论层或僧的中古初声母期音值是dz还是ts或心母s,与桑吉巴尔的波斯语zangi-bar(黑人之港,应该与汉语的脏人浦同源)还是高度一致的。至于韵母,从这个词可以看出,与现在粤语的层的韵母发音还是非常接近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僧祇,中古音大约是dendi,仍然暗合Zanzibar,注意d和z都是浊音和齿音,发音部位相同,只是一塞一擦
Manaus 发表于 2016-11-26 13:14
僧祇在宋初的记音大约是seng-ki,与当时桑给帝国的发音sangki还是高度一致的~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古地名的研究还挺有意思
昆仑,看看《山海经》的地理位置,。。。。。。
>>>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
>>>不持立场、不站队、不妄议、视万物皆为刍狗。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