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41# 奋斗
O1a支系能研究这么细致,为啥子C系、M117,002611系那么粗糙。。。
yuntisan 发表于 2017-1-7 14:26
O1a支系相对比较少,西南地区侗傣族群的O1a还有南岛系的O1a和汉族的O1a从STR上就有明显的区别。所以很好分别分的也细。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本帖最后由 amaranth 于 2017-1-7 22:45 编辑

30# 嬴秦缪萧石

李唐的头风病可能来自北齐高家,母系长孙氏是北齐高家的后代,高家的来源也是迷,有说汉人,有说朝鲜人,或者其他的来源。看史书上皇帝也不都有头风病,高祖和玄宗就没有,还有其他近支宗室活到70、80的也挺多,皇帝倒是普遍短命,估计压力太大导致的。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7-1-7 23:50 编辑
别给别人乱找祖先,你祖先可能是百越吧。O1中汉族有五支F81,F4084两支,F5498,CTS3085明显都是3-4千年左右爆发的,F81中F81*占汉族2%左右F492是6%左右加起来是占汉族8%的比例,F4084两支汉族常见类型是占汉族3%左右 ...
奋斗 发表于 2017-1-7 13:44
反正M-119不似汉藏最初就有的单倍群,应该是后来某个时间段融入的,可能是东夷或百越的某一支。赵氏据记载好像确实来源于东夷。正如西南有些藏缅民族高频的O2a可能也是后来融入的僚人和濮人。

汉藏缅最初的单倍群,应该是O3北支(M134,F444,M117),C3南支,N南支,还有Q-M120,可能还包括D1或D3。

不明白为什么这里有些人这么排斥百濮和百越,我们同样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我们对中华文明的贡献不比北方的汉藏民族小。
反正M-119不似汉藏最初就有的单倍群,应该是后来某个时间段融入的,可能是东夷或百越的某一支。赵氏据记载好像确实来源于东夷。正如西南有些藏缅民族高频的O2a可能也是后来融入的僚人和濮人。

汉藏缅最初的单 ...
MNOPS 发表于 2017-1-7 23:48
别在这把汉藏吹成原始华夏一样,藏族细分下来是就是D1和D3还有M117下游CTS1642的事,这三支一加起来估计就占藏族8成左右了,这三支在汉族估计加起来才占2-3%左右,跟本不是汉族主流类型,在西南的藏缅族群这三支倒是很多。看过藏族各地采样的几千人数据58%左右的D1+D3,近30%的M117主要是CTS1642,还有5%左右的N2南支。这四支加起来超过了90%多了,和汉人差别大的很啊。
    有空是看看二里头考古队队长许宏的早期中国,早期中国是四周的文化,东北的红山文化,东边的大汶口文化和良诸文化,南边的石家河文化,西边的齐家文化,这些四周的文化在三四千年逐鹿中原形成的早期华夏,是东西碰撞南北交流形成的,而且是东部先行而不是西部文化一家独大形成的中原文明。说明早期华夏就是混合出来的,有份参与才算是早期华夏,早期华夏估计是南北都有一定分布的支系可能性比较大。你吹的汉藏中的藏族人常见的支系在汉人中少见在西南地区的藏缅族群倒是常见。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别在这把汉藏吹成原始华夏一样,藏族细分下来是就是D1和D3还有M117下游CTS1642的事,这三支一加起来估计就占藏族8成左右了,这三支在汉族估计加起来才占2-3%左右,跟本不是汉族主流类型,在西南的藏缅族群这三支倒是 ...
奋斗 发表于 2017-1-8 00:33
现在所谓的汉人是一小部分汉藏人群融合了大量东部南部的非汉藏人群而形成的,不能看作是一个血统意义上的民族。吴越地区在春秋战国时期还被那些北方的华夏诸侯国认为是断发文身的蛮夷,就更别提更早的良渚时代了。良渚人群跟后来在中原和华北崛起的汉藏人群应该关系不大。

西部的那些藏缅族群相对来说血缘更纯一些,可以看作是早期汉藏人血统的一个参考样本。早期汉藏族群无疑是北方人群,C3在印度东北的汉藏语小民族Garo人当中有比例不低的分布,N南支也是在彝族和其他西南的藏缅语人群中有分布,Q南支更是在泰国北部的藏缅语Akha人群中被发现。这几支同样也存在于汉族当中。N南支,C3南支,还有Q-M120在东亚的分布都跟汉藏语人群有密切的关系,而这几支在早期也是北方起源的。有语言学家认为汉藏语跟西伯利亚的叶尼塞语系和北美西北部的纳德内语系有亲缘关系,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然而,除了汉族之外的汉藏语族群,O1的比例都不高。在汉族当中,O1也只是在华东和东南一些地区比较高频。
专业人士还是应该多花时间检测古人类基因。良渚有人骨,晋侯有人骨,先把这两大关键问题解决了才好说话。
48# MNOPS 现在所谓的汉人是一小部分汉藏人群融合了大量东部南部的非汉藏人群而形成的,不能看作是一个血统意义上的民族。吴越地区在春秋战国时期还被那些北方的华夏诸侯国认为是断发文身的蛮夷,就更别提更早的良渚时代了。良渚人群跟后来在中原和华北崛起的汉藏人群应该关系不大。
  答;看来你要创造新学说了,小部份汉藏人融合大量东部南部的非汉藏人群形成了汉人。早期中国二里头文化看看有多少所谓的汉藏文化因素,你先说下那个早期文化是所谓的汉藏人文化。别外吴越春秋时期还有良诸关O1什么事,苏南浙北的O1多样性是最少的爆发扩张是近两千年的事。所谓良诸人骨在江苏蒋庄良诸文化出土之前只有出土过五具不完整的碳化的人骨,一碰就碎的那种这是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的人说的话我只是给你提一下,说测不了DNA连休质类型都无法做。汉藏人群估计只是早期华夏的一部分而已以部分代表全部,三四千年前来自西部文化因素占中原文化的主流吗?怎么二里头考古报告上不这样写啊。


西部的那些藏缅族群相对来说血缘更纯一些,可以看作是早期汉藏人血统的一个参考样本。早期汉藏族群无疑是北方人群,C3在印度东北的汉藏语小民族Garo人当中有比例不低的分布,N南支也是在彝族和其他西南的藏缅语人群中有分布,Q南支更是在泰国北部的藏缅语Akha人群中被发现。这几支同样也存在于汉族当中。N南支,C3南支,还有Q-M120在东亚的分布都跟汉藏语人群有密切的关系,而这几支在早期也是北方起源的。有语言学家认为汉藏语跟西伯利亚的叶尼塞语系和北美西北部的纳德内语系有亲缘关系,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答;把藏缅人群来当早期汉人,也是醉了藏缅族群分布在西南和东南亚印度东北地区的,只能说是汉人的远亲,而不是源头,藏缅族群远离中原那可能参与过三四千年前逐鹿中原华夏的形成。你这C3南支,N南支,Q-M120共祖时间最少也有5-6千年多的超过一万多年了,和早期华夏才三四千的有直接联系吗?像俄罗斯测的四千年前的阿尔泰人骨有一例是M120,而且是M120中的主支DYS391=9的和他17-SYT全同和相近数据在汉族有大量分布南北都有大概能占汉族人口的1.5%左右,结合山西3千年前的西周古墓测出有M120,说明很可能这支M120支系早期在阿尔泰地区然后在三千多年前南下参与了逐鹿中原是早期的华夏组成部分,所以他的子孙在南北汉都有不少分布。
  还有就是反面的例子,就是藏族中常见的CTS1642和D1吧,在美国人测的尼泊尔三四千年前人骨测出有这两种类型,但这两种类型是在西南藏缅族群最常见,在南方汉族中的西南和华南地区有一定分布,其他地区少见。说明这两支应该没有参与三四千年前逐鹿中原早期华夏形成和他们无关。



然而,除了汉族之外的汉藏语族群,O1的比例都不高。在汉族当中,O1也只是在华东和东南一些地区比较高频
答;O1在北方的几千万人直接被你无视了,河南河北都有法医采样一定量的数据O1比例都有超过10%的数据。长江中游从重庆开始算汉族比例都不全少于15%的,这几千万人又被你无视了,就比如湖南汉法医采样310人数据O1比例是超19%的。如果真如你所说O1只是在华东和东南一些地区比较高频的话,O1在汉族中的比例就不可能达到12%-13%左右了。
     像O1中大量姓氏是近三千年左右共祖的南北有不少分布的,O1中近三千年共祖的刘姓F492是在南北九省有分布的,F4084中有一支刘姓估计也是三四千年左右共祖的分布在六省。O1其他什么李,赵,周,蒋,毛,陈,等多个姓氏都是有近三四千年内共祖南北多省市分布的。像O1中最常见的支系F81最近共祖才3900年左右,但是在北方汉平均还是有超过4.4%比例的,南方汉平均超过9%比例的,平均在汉族是有7.5%-8%左右的比例。爆发时间不到四千年南北有大量分布的支系,而且主支F492爆发估计才3千年左右,你说这是近两千年汉化的结果。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48# MNOPS 还有个问题你明明就是C3为什么用了个O1b1a1a的马甲,这样不太好吧。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51# 奋斗

华夏当然跟汉藏有关系,华夏就是脱胎于汉藏,至今我们说的汉语仍然是汉藏语系而不是什么其他的语系。

二里头的基因检测报告,最接近今天的华北和西北汉族,内蒙东部蒙古族,还有韩国人和本州日本人,而远离南方人群和阿依努人群。

好,我收回我的那句话只有华东和东南的汉族有较高频的O1,看来O1在汉族的分布还确实挺广。那么请解释一下为什么在所有的汉藏民族当中只有汉族有那么高频分布那么广泛的O1?还请解释一下为什么N南支,C3南支,还有Q-M120几乎出现在所有的汉藏语民族当中?
如果把二里头文化视为原始华夏,那我推测原始华夏最主要的Y已经涵括Oγ、Oα、Oβ、O1-F492、C2-南支、O1b-M268、N1-南支。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53# MNOPS 不看资料随口瞎说就是爽,随便就能搜到的硕士论文,也不去看一下
捕获.JPG
51# 奋斗  

华夏当然跟汉藏有关系,华夏就是脱胎于汉藏,至今我们说的汉语仍然是汉藏语系而不是什么其他的语系。

二里头的基因检测报告,最接近今天的华北和西北汉族,内蒙东部蒙古族,还有韩国人和本州日本人 ...
MNOPS 发表于 2017-1-8 13:36
汉语明明是从源头上就不光有原始汉藏语系成分在里面,还有原始的侗台苗瑶等语系成分在里面,什么时候汉语成了单一起源的了,去问问懂汉语的是不是这么回事,原始汉藏只不过参与了华夏的形成而不是华夏脱胎于汉藏。汉藏产生联系更可能是古代羌族在其中产生的。
   二里头什么时候有过基因检测报告了不会是把只测了几个母系当时是吧,没有父系和常染能看出和谁接近吗?
    那来的汉藏民族中几乎都出现了N南,C南支,Q-M120,是藏族和藏缅族群部分有出现还差不多,比例也不高藏族几千人数据中N南支出现5%左右算比较多,C南和M120平均1%左右有的还达不到,我更相信是历史时候汉人和附近族群交流来的,人员都是有流动的没流动才不正常。
    你不能因为自己是西南人就把西南的藏缅族群等同早期华夏吧。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河南二里头遗址夏代人群的分子考古学研究
河南二里头遗址夏代人群的分子考古学研究.JPG
2017-1-8 22:10
河南二里头遗址夏代人群的分子考古学研究
50121
Hanhe 发表于 2017-1-8 22:10
这研究不知道怎么对比的,基于HVR 1序列遗传距离主坐标分析和多维尺度分析,基于单倍群频率的主成分分析得出的结果。这和Y还有母系线粒体还有常染有没关系呢,有懂行的可以解答下,要不然一头雾水不知道说什么了。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53# MNOPS 不看资料随口瞎说就是爽,随便就能搜到的硕士论文,也不去看一下
无诸王 发表于 2017-1-8 13:56
然而这份数据并不能推翻我的观点。在这份数据当中除了土家族之外剩下的藏缅族群O1比例都不高,而土家族恰恰是在常染上最接近汉族的藏缅民族。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另外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所有的推论都是建立在我看过的资料的基础上。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7-1-9 04:10 编辑
  汉语明明是从源头上就不光有原始汉藏语系成分在里面,还有原始的侗台苗瑶等语系成分在里面,什么时候汉语成了单一起源的了,去问问懂汉语的是不是这么回事,原始汉藏只不过参与了华夏的形成而不是华夏脱胎于汉藏。 ...
奋斗 发表于 2017-1-8 19:14
是的,你的观点和我并不矛盾,我一直就认为汉语是汉藏语和某种或某几种东部或南部的其他语言融合而成的,可能是苗瑶侗台南亚,甚至可能是已经消失的某种语言。但汉藏在这次融合当中仍然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华夏对于当时中原和东部的非汉藏原住民来说就是北方的征服者,跟后来北魏辽金蒙元满清的地位类似。这些来自西北的古羌后裔有更先进的武器,比如从印欧或其他游牧民族那里学来的战马和战车,使得他们在武力上比中原和东部的民族强大很多,但他们文化较落后,所以慢慢地被东部的文化同化。

这次融合也必然会在汉族的基因上留下证据。从父系上来说,多数藏缅民族都缺失或低频的O1,还有O3-002611,可能都是从东夷民族那里融合过来的。至于母系,可能是NRBF等单倍群,这几个单倍群在早期西北的陶寺人群基本缺失,在二里头和偃师也很低频,反倒是在山东临淄2500年组和2000年组比较高频。

N南支,C南支,Q南支,还有O3-M117是在几乎所有的汉藏民族中都出现的,这使得我认为他们更有可能是原始汉藏共有的奠基者单倍群。后来原始汉藏从西北老家向四方扩张,融合了很多其他非汉藏人群。藏族特异于其他汉藏族群的单倍群是他们高频的D1和D3,彝缅特异于其他汉藏族群的单倍群是他们高频的F2和O2a,汉族特异于其他汉藏族群的是高频的O1和O3-002611,这些都像是后来融合的成分,而不是本来就有的成分。

我没有任何地域私心可言,尽管我是西南人,但我认为汉藏人群是西北起源的征服者,而不是西南起源的。西南跟中原华东和东南一样,是被汉藏扩张征服的地区,而不是汉藏最初的起源地。百濮和僚才是我们西南人的本源。
然而这份数据并不能推翻我的观点。在这份数据当中除了土家族之外剩下的藏缅族群O1比例都不高,而土家族恰恰是在常染上最接近汉族的藏缅民族。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另外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所有的推论都是建 ...
MNOPS 发表于 2017-1-9 03:26
你不是说n南支、c3南支、q-m120几乎出现在所有的汉藏语族群中吗?这张图可一点都不支持。你把这几个单倍群出现在几乎所有的汉藏语族群的资料,给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quote]

是的,你的观点和我并不矛盾,我一直就认为汉语是汉藏语和某种或某几种东部或南部的其他语言融合而成的,可能是苗瑶侗台南亚,甚至可能是已经消失的某种语言。但汉藏在这次融合当中仍然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华夏对 ...
MNOPS 发表于 2017-1-9 03:54 [/quote
但汉藏在这次融合当中仍然是占据主导地位的。华夏对于当时中原和东部的非汉藏原住民来说就是北方的征服者,跟后来北魏辽金蒙元满清的地位类似。这些来自西北的古羌后裔有更先进的武器,比如从印欧或其他游牧民族那里学来的战马和战车,使得他们在武力上比中原和东部的民族强大很多,但他们文化较落后,所以慢慢地被东部的文化同化。
   答;有空去看看考古方面的研究报告,西部的文化在商周时代并没有占优势地位。像西部的羌人在商代是被打压的,被商人俘虏后拿来当祭祀,这是甲骨文上都有记载的,目前考古上已经用锶同位素对比过祭祀坑人骨是当时来自西部的羌人。羌人是加入了西周的反商联军这部分人是参与了早期华夏的形成。
   看看2009年的报到;
人骨同位素鉴定将揭开中国羌族历史之谜研究人员正通过对殷墟王陵区祭祀坑人骨的同位素鉴定等方法,推断商代甲骨文中的“羌”与今天“羌民族”的关系。由于考古研究已经证实甘肃省境内的寺洼文化、卡约文化为羌人文化,他们还计划采集两地出土的人骨标本进行试验,观察人骨同位素水平的差异。
 新华网贵阳11月30日电(记者齐健 王丽)研究人员正通过对殷墟王陵区祭祀坑人骨的同位素鉴定等方法,推断商代甲骨文中的“羌”与今天“羌民族”的关系。
  在日前召开的“边疆民族考古与民族考古学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唐际根表示,商代甲骨卜辞中,人祭卜辞有2000余条,记载“人牲”总数14000余人,其中近8000为“羌”。但学术界对“羌”是专指羌族地区的一个方国或“羌族”,还是商土以西各部族的泛称,一直存在争议。
  唐际根说,殷墟的考古发现证明,卜辞中的“人牲”主要埋藏在西北冈王陵区,研究人员正在采集上述地区若干次商代“祭祀活动”的人骨,对其进行锶同位素和氧同位素试验,观察这些人骨的同位素水平是否有“聚类”的特性。
  “如果‘羌’是专指,占‘人牲’一半以上的‘羌’人骨会有‘聚类’的相似性;如果不聚类,那么‘羌’就是泛指商土西部各族。”唐际根说。
  此外,由于考古研究已经证实甘肃省境内的寺洼文化、卡约文化为羌人文化,他们还计划采集两地出土的人骨标本进行试验,观察人骨同位素水平的差异。


        结果在2016年出来了;

殷墟大规模殉人的来源是俘虏而非奴隶



新华社郑州7月25日专电 (记者刘雅鸣 桂娟)在殷墟持续88年的考古发掘中,有一种发现同甲骨坑一样令人震惊:2500座以上的祭祀坑,密布在西北冈王陵区,这些以人祭为主的坑葬有规律地成排分布;200多年间,数以万计的活人被商王室当成祭祀祖先的祭品惨遭杀戮。

  “最新科学研究结果显示,西北冈祭祀坑里的殉人,不是奴隶而是商人的俘虏,他们是曾与商人为邻、被强大的商人逼迫至西北地区的羌人。”在纪念殷墟成功入列世界文化遗产十周年之际,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站长唐际根向新华社记者透露了新的研究成果。

  2013年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殷墟王陵祭祀坑人骨与羌人的种族与文化》启动,安阳工作站与加拿大学者合作,利用成熟的锶同位素技术,寻找殷墟西北冈殉人的来源。

  项目的研究起源于两组数字的奇妙联想。在研究祭祀坑时唐际根发现,人祭坑是成组分布的,按组来统计坑里的人骨头时,出现频率最高的成组数字是10、30、50、100、300……甲骨卜辞中商王祭祀祖先时也频频出现十羌、三十羌、五十羌、百羌、三百羌……将两组数字联系起来反复推想,唐际根推测,祭祀坑里的殉人说不定就是羌人。

  项目组的专家们到西北地区的甘肃、陕西一带,寻找商代的人骨头和牙齿。早些年间,著名学者夏鼐和俞伟超曾分别猜想,西北地区的寺洼文化和卡约文化,曾是历史上羌人生活的区域。同时,项目组又在殷墟祭祀坑里新出土人骨头和牙齿。

  将获取的两组骨头锯开、比对,锶同位素技术比值非常接近!通过现代科学技术,一桩谜案被破解:殷墟祭祀坑里的殉人确实是羌人。这些羌人一般是被虏来后随即杀掉,如果当上一两年奴隶,锶同位素的比值就会有变化。

  殷墟司母戊鼎所在大墓的墓道里,也有22个用于祭祀的人头保存完好。用锶同位素技术一测,大部分也是羌人。

  早在1974年,主持编撰大型文献资料《甲骨文合集》的著名学者胡厚宣,就依据他所读到的2000片甲骨文统计出,殷墟14000人祭中,就有8000个是羌人。

   “羌人曾经人口众多,与中原地区的商王朝为邻,由于商王朝社会发达、技术进步,不断将羌人逼迫至西北地区。”唐际根说,“今天的羌族也生活在西北地区,2006年人口普查时还有30万人。但在商朝被作为殉人的羌人,是否就是今天羌族人的祖先,还有待进一步的科学研究。”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羌,在汉、藏、彝、缅……之间汉人以“接纳”为主而日益强大,而羌人却以“供应”为主而壮大别的民族。


看一看今天的羌族所在的位置。青藏高原的东缘,四川盆地的西沿。这里自古以来,是汉民族的边地。王明珂曾经拿东汉帝国的版图与现在中国大陆汉民族主要分布地区(少数民族自治区除外)相比,发现两者有惊人的重叠。他得出结论说,到了汉代,汉人在亚洲大陆已扩张至地理上的边缘,以后就没有大动过。特别是汉区的西部边缘,今天仍然基本是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分界之线。
  但这只是一方面视角。在羌区的西面,从7世纪起,青藏高原上的吐蕃人,即今天的藏族崛起了。吐蕃强大起来以后,开始与汉人政权发生冲突,羌人则是他们争夺的对象。羌人们所在的地区,被藏族人称为“康”,也就是边缘的意思。许多靠近藏区的羌人部落,也就是从这时起开始融入藏族。
  羌人的地盘,就是这样一块块地萎缩。
  这就是费孝通先生所说——汉人以“接纳”为主而日益强大,而羌人却以“供应”为主而壮大别的民族,因而今日许多汉、藏之民族都曾得到羌人血液——的由来。
  今天,夹在汉、藏和南边的彝族之间的羌族,她的靠近汉人区的部分,呈现汉化现象,她的靠近藏人区部分,则呈现藏化现象,她成了几个民族的纽带。而今天的羌族人则常说,我们羌族是藏族、彝族的祖先,或说羌族是比汉族更古老的华夏族的祖先。
  有意思的是,大禹今天在羌区,其含意又发生了变化。
  北川的大禹遗迹,成了今天羌族人的一个骄傲。他们视大禹为自己的羌族祖先。甚至有人说,在商、周之前的夏,那就是羌人的朝代。
  其实,除了北川,在汶川等地,也有诸多与大禹有关的地名和传说,司马迁《史记》中关于大禹出生于西羌的记载是那么模糊含混,足以让今天的人们引经据典争论不休,附会出种种传说。
民族文化宫博物馆的馆长,羌族人雍继荣是这样看这个问题的:我宁愿把这(大禹出生在羌区的争论)看成是一个文化现象。大禹在北川出生还是在汶川出生,这重要吗?它只是在说明今天羌族人的一种心态。
  对此,王明珂说,当晋代以后,生活在蜀地的汉人们开始强调大禹出生在汶山郡,并把这一点写进本地地方志时,是在洗刷本地的华夏边陲或“蛮夷之邦”的特质;而现在,开始有了本民族意识觉醒的羌族知识分子强调大禹,实际是以另一种方式在强调他们的民族认同。
  而今天的羌族,与远古夏、商、周时的羌人是什么关系?一般的看法是,古时的羌人,在受到其他民族的打压之后,渐渐向南迁移到了今天的羌区。但是到今天,人们所凭藉的,都是流传下来的汉文典籍和羌族中的传说,缺少确凿直接的证据来证明。
  “今日川西羌族是不是由西北迁移过来,或他们中有多少祖先成分是本地土著,都是很难厘清的了。当然,我们可以相信,有些土著羌人可能在川西生存了数千年,但也不能否认在数千年中曾有许多人群血缘的流入与流出。无论如何,民族的形成并非靠着‘客观的血缘’ 与‘真实的历史’,而是人们的共同血缘信念,以及共同的历史记忆(包括对过去的选择、想象与虚构)”。王明珂如此答问。
   然而,有一门学问是可以说明问题的,那就是语言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语言学专家孙宏开,是西南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的开山人之一,也是现代羌文的创制者之一。他对记者说:以他看到的史料判断,今天的羌族人应该在这里定居很早,大约有三四千年的历史。羌语是一种变化很慢的语言,许多别的语言中已经消失的现象,在羌语中依然保留,比如,羌语中至今还没有声调出现,而汉语在《诗经》时就已经有了;汉语中的复辅音,早在隋唐时就已经消失了,但羌语中今天还有390多个复辅音。从这个意义上说,羌语很古老。
  “语言是变化很慢的一种东西,从一种语言中分化出另一种语言,需要1500年”,孙宏开说,所以,从各种语言的源流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讲这些语言的人群的分化过程。
  孙宏开的视野,从对一个羌族的关照,推及到整个西南的一系列少数民族,推及到整个南亚。汉藏这两大民族的语言,都是来自一个古语系。他们都是从一个源头起步的。而藏语所属的藏缅语系,至今还在演变中。“它有一个演变链,每一个语言都处在链节上,各在各的位置。我们把藏缅语的语法语音演变规律基本摸清楚了,就可以研究它的同源关系,把这个演变链理出来。”
  羌语,属于藏缅语族的羌语支,共包括12种语言,有羌、普米、木雅、尔苏、嘉绒、西夏(文献语言)等等。孙宏开对这一支的源流变迁用心尤其多。 “一共12个人群,从语言上文化上我们找到他们很多共同的东西。比如‘邛笼’(即碉楼),除了羌族有,木雅也有,嘉绒也有,尔苏也有。在所有羌语支语言地区都有这东西。‘邛笼’,就是羌语的音译。”
  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说,这12个民族(族群),他们都是亲戚。他们一同走出来,一路走,一路慢慢分家。
  打开亚洲地图,在孙宏开的眼中,西起巴基斯坦往东,到尼泊尔、不丹、印度,到缅甸,泰国,越南,老挝……这么多的民族,藏缅语族的亲缘关系非常明显。“看得出来,他们是从喜马拉雅南麓出发,一路迁移过去的。”
姓氏Y染色体样本快递团购群,群号码:218755506
ranhaer高通量线粒体常染报名群271838550
ranhaer上古史Off Topics群301220165
ranhaerY-SNP研究&C-M130族类群 205178390
没测SNP的勿进
60# MNOPS 你一个南北混血儿算个屁的西南人,更没有什么资格代表西南土著,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