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整理数据】目前全部发表的中国古代Y染色体(20170326更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11 编辑

最近时间比较充裕,整理了一下(20170326更新)


2-20楼分19个不同年代(或区域)进行整理,19个分别为
01 仰韶文化(距今约7000-5000)
02 龙山文化(距今约4600-4000)
03 长城沿线
04 长江流域
05 长城以北
06 夏(距今约4000-3600)
07 商(距今约3600-3000)
08 西周(距今3000-2800)
09 春秋(距今2800-2400)
10 战国(距今2400-2200)
11 两汉(距今2200-1800)
12 匈奴
13 鲜卑
14 羌氐
15 隋唐(距今1400-1100)
16 两宋(距今1000-700)
17 辽金
18 元代
19 明清(距今700-100)
3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8-1-19 16:53 编辑

【仰韶文化】(20170326更新)

年代:距今约7000-5000年
地点:黄河流域
生活:定居的农业部族
体质:蒙古人种东亚类型(带有南亚的轻微影响)
影响:中国最重要的一个古代文化,很可能是华夏民族的主要源头


仰韶文化的Y染色体数据
目前无直接证据,只有庙子沟的数据。
结合对比大汶口文化的Y类型,如果吉林大学数据足够准确,早期黄河流域旱作农业的人群中,N类型的比例可能非常高。
庙子沟.jpg
大汶口.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1:18 编辑

【龙山文化】
年代:距今约4600-4000年
地点:黄河流域中下游
生活:定居的农业部族
体质:蒙古人种东亚类型
影响: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古代文化,其中河南龙山文化直接继承了仰韶文化,很可能是华夏民族的主要源头


龙山文化的Y染色体数据
仅有陶寺遗址文化数据一个,数据来源《Y chromosomes of prehistoric people along the Yangtze River》
数据情况为(4个个体)
O2-M122           3个(占比75%)
O2a2b1-M134   1个(占比25%)

这组数据比较早,没有区分下游,其中O2-M122(旧名称为O3*),O2a2b1-M134(旧名称为O3e)。
陶寺文化.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18 编辑

【新石器时期长城沿线文化】(20170326更新)
这组地区指的是长城沿线的众多文化

已有数据有
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海生不浪文化、雪山文化、小河墓地等等
从目前可以看到数据看,长城沿线在新石器时期和青铜时期,当地的Y主要类型可能是N类型,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庙子沟文化、雪山文化的主题均为N,进入青铜时代后,夏家店下层文化、夏家店上层文化也有较大成分的N,但已经较新石器时代降低。

仅制作了红山文化的,数据来自最著名的牛河梁。

其他文化后续再更新。
牛河梁.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19 编辑

【新石器时期长江流域文化】(20170326更新)
几组数据,包括两个良渚文化,一个大溪文化、一个吴城文化,全部来自《Y chromosomes of prehistoric people along the Yangtze River》,全部属于O类型,分别属于O类型的不同细分支系。
特别说明一下,改组数据可能存在疑问,因为华南地区古代遗骨较难保存和提取。
大溪.jpg
吴城.jpg
马桥.jpg
新地里.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0:56 编辑

【长城以北文化】(20170326更新)
这组数据主要是非长城沿线的北方草原数据,目前看,主要是阿尔泰山地区的文化,体现为R1a和Q*、Q1*等古老人群。
可以想见,最早将青铜器从中亚带入东亚的人群,很可能也是这种人群,这些人群很可能构成了蒙古草原北部和西部最早期的游牧民,从一些证据看(额金河),直到鲜卑时期,东方的C类型人群才驱逐了这一人群。
克拉苏克.jpg
奥库涅夫文化.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1:17 编辑

【夏代】
目前缺少夏代的黄河流域数据。

但北部长城地区有些数据。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1:17 编辑

【商代】
目前无商代的古Y数据,但需要提醒的时,西周山西横北倗国墓地,和可能是和商代有一定继承关系的,尤其应当注意其Q1a1a-M120的情况。

商代时期,北部夏家店文化非常重要,是古代华北农业居民北上后形成的文化,而且与商代(尤其河北先商文化)有一定的互相影响力,夏家店下层文化数据比较多,有大甸子和三关遗址两处,夏家店下层文化主要是O2-M122(旧称O3)和N*两种类型,其中南边O多北部N多。

大甸子(5个)
N*x(N1c)   3个(60%)
O2(旧称O3)2个(40%)
数据来源《Genetic characteristics and migration history of a bronze culture population in the West Liao-River valley revealed by ancient DNA》

三关遗址(4个)
O2(旧称O3)4个(100%)
数据来源《Genetic diversity of two Neolithic populations provides evidence of farming expansions in North China》
大甸子.jpg
三关.jpg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30 编辑

【西周时期】(20170326更新)
最重要的就是山西横北倗国墓地,这一墓地最重要的特点是区分了贵族、平民、和奴隶
后续会着重介绍。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两个M120为倗伯,关于倗国的属性,有商族和鬼方等不同说法。

其中有意思的是区分了登记,其中Q1a1a-M120全部是贵族和平民,无一个奴隶。N只有一个是贵族,平民里3个O2a2全部俯身葬,3个O*全部仰身葬,怀疑是不同的来源。奴隶全部是O,包括O的四种类型。

横北的母系,与现代汉族无异。
横北.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02 编辑

【春秋时期】(20170326更新)


目前有的数据是一组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数据,但不是该文化的,而是灰坑的(战俘坑),因此可能不是夏家店上层文化的,而是其周边的战俘的。

备注:大山前的夏家店上层文化还有一个问题,其中的N1a1a(旧称N1c),从STR看,现代人无匹配个体,高度怀疑是M176(旧称O2b,日韩常见),非常可能灰坑里的这些个体是来自辽西或更东部的日韩祖先类型,吉林大学部分数据质量不高,这里存疑备注。

这里面有两个个体的O2a2b1a1-M117,被论坛上的某人津津乐道,并被说成是M117之源头是夏家店上层文化(其实来自灰坑,恰恰是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战俘而不是同族)。

但最新的数据显示,在尼泊尔的Chokhopani,发现了3150年前的O2a2b1a1-M117,比夏家店上层更早,M117作为汉藏语系的核心成分应该说基本得到了确认,数据来源为Long-term genetic stability and a high-altitude East Asian origin for the peoples of the high valleys of the Himalayan arc。
大山前.jpg
尼泊尔山南.jpg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1:16 编辑

【战国时期】

战国时期最重要的有两处墓地

一处是赵国的大堡山墓地,这里第一次发现了最早的C2南支(旧称C3南支),基本可以确认C2南支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在中原居民中存在,而同一时期的北方地区的C都是C2b(旧称C3北支)。
5个个体情况为
O*       2个(40%)
O2       1个(20%)(旧称O3)
C2       1个(20%)(旧称C3南支)
N1a1a 1个(20%)(旧称N1c)
数据来源:刘铭,《内蒙古和林格尔大堡山墓地古代居民的DNA研究》(2016年6月)


另外就是北方的井沟子墓地,是古代东胡族墓地,12个个体,全部为C2b(旧称C3北支),根据其STR的匹配情况看,东胡族在今天汉族人中(10个数据14373中基本都在6个步差以上)很少有后裔,但和科尔沁、鄂尔多斯、阜新蒙古族中有一定的相近个体,其DYS445-458为17-17的组合,在现代汉族人14373个个体中只有5个这种组合,如果不考虑2000年间变异,那么东胡的后代也太少了些,但蒙古族中有一定数量16-17-18等接近的。
C2b   12个(100%)
数据来源《Genetic characteristics and migration history of a bronze culture population in the West Liao-River valley revealed by ancient DNA》
大堡山.jpg
井沟子.jpg
井沟子的STR.bmp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1:25 编辑

【两汉时期】

仅有一处青海陶家寨的数据

12个个体都是O2(旧称为O3)

关于陶家寨的成分,一直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是羌氐(羌氐在考古上无法区分),有人认为是汉族人。

无论哪种,基本可以确定,在汉代,青海等地,无论汉族或者羌氐等汉藏语居民,O2(旧称O3)是绝对的主体成分。

O2(旧称O3)  12个(100%)

数据来源:Ancient DNA evidence supports the contribution of Di-Qiang people to the han Chinese gene pool
陶家寨.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3:09 编辑

【匈奴】

已知的匈奴墓地有三处数据

分别位于新疆巴里坤黑沟梁、外蒙古中部额金河谷、外蒙古东部都日格(内外蒙古边境)

发现的匈奴个体共计17个

Q1a*      6个(35.29%)
Q1a2*    4个(23.53%)
Q*          3个(17.68%)
C2b        2个(11.76%)(旧称C3北支)
R1a1a    1个(5.88%)
N1a1a    1个(5.88%)(旧称N1c)

数据来源:

Nuclear and Mitochondrial DNA Analysis of a 2,000-Year-Old Necropolis in the Egyin Gol Valley of Mongolia

A Western Eurasian Male Is Found in 2000-Year-Old Elite Xiongnu Cemetery in Northeast Mongolia

Y-Chromosome Genetic Diversity of the Ancient Northern Chinese Populations
都日格.jpg
黑沟梁.jpg
额金河.jpg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2:25 编辑

【鲜卑】


鲜卑现有数据其实只有两个,一共18个个体,全部是C2b(旧称C3北支),占比100%

一个是前面已经说过的井沟子12个个体(实际是东胡,是鲜卑的先民)
C2b    12个(100%)(旧称C3北支)
数据来源:Y Chromosome analysis of prehistoric human populations in the West Liao River Valley, Northeast China


另一个是额金河C组6个个体
C2b     6个(100%)(旧称C3北支)
数据来源:Nuclear and Mitochondrial DNA Analysis of a 2,000-Year-Old Necropolis in the Egyin Gol Valley of Mongolia


两组鲜卑的数据,从STR上看,井沟子的STR中,DYS456-458非常稀少,为17-17,这个在14373个汉族个体中只有5个是这种17-17的组合,额金河C组比井沟子更常见些,两者在现代蒙古人中匹配的比例要远远高于汉族,显示了蒙古人一部分是继承了东胡的成分,但汉族中非常少。两者相比较,井沟子可能是东胡的早期或者是乌桓等部族,如果不考虑2000年来的DYS456-458的变化,那么融入汉族,占汉族血统的比例只有3000分之一?
(对比过程中,JGZ1、JGZ3、JGZ6、JGZ9、JGZ11、JGZ12无STR数据,JGZ2、JGZ4、JGZ5、JGZ7的STR已知部分相同,JGZ8和JGZ10的已知部分相同,实际可以采用JGZ2和JGZ8、JGZ10的数据,EG数据有效STR太少,各样本已知部分相同,采用EG46数据。)
井沟子.jpg
额金河C组.jpg
井沟子和额金河的STR.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07 编辑

【羌氐】(20170326更新)

已有数据三处
1、哈密天山北麓
2、青海陶家寨
3、青藏高原山南(尼泊尔)

其中天然北麓为N*和C*(应为N南支和C3南支)
陶家寨可能是汉人墓,12个都是O2(旧称O3)
山南藏系墓地,3个M117,一个D

从实测的情况看,基本符合预期,各地羌人氐人成分并不一致,但其类型都处于大的汉藏语系人群基因库中。
天山北麓.jpg
陶家寨.jpg
尼泊尔山南.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3-27 01:24 编辑

【隋唐】(20170326更新)


已经出了呼伦贝尔的室韦人数据。
为C2北支F3918。

由于室韦人被普遍认为是蒙古贵族的来源,因此该份数据非常重要。

后续整理数据。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2:29 编辑

【两宋】



截止2017年1月,无数据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2:32 编辑

【辽金】



截止2017年1月,无数据

现在辽代墓葬复旦某博士已经着手研究,其皇族有一定的数据了,为了严谨,目前还在复检和比对中,待其发表后再更新本帖。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3:06 编辑

【元代】



截止2017年1月,有两组数据

1、梳妆楼数据,3个贵族个体,3个都是Q*。
数据源《Identification of kinship and occupant status in Mongolian noble burials of theYuan Dynasty through a multidisciplinary approach》

2、位蒙古中部的元代王族墓,3个贵族,2个R1b,一个R1a,其中R1a还有STR数据,可以与现有蒙古人都基本无关,应该不是成吉思汗所在的黄金家族。
数据源《Molecular Genealogy of a Mongol Queen’s Family and Her Possible Kinship with Genghis Khan》

其中可以看出的是,元代蒙古贵族中,尼伦蒙古之外,很大一部分其实不是常见的C,而是偏西方的R和Q。

目前还没有元代蒙古平民的任何数据,此前说蒙古平民主要为O的说法是杜撰的。
梳妆楼.jpg
蒙古皇后.jpg
元代STR.jpg
元代王族STR在现代蒙古人中的分布.jpg
现代蒙古族数据源.jpg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1-22 02:41 编辑

【明清】


无群体数据,有个别名人的数据

比如严嵩家族(O2,旧称O3)、胡雪岩家族(N)、爱新觉罗家族(C2b1a3a-M401,旧称属C3北支)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