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首先感谢楼主的整理工作。

关于鲜卑人,我认为其贵族真的可能是“黄帝后裔“,即从中原出走的O系,而平民则以C北支为主体。

由于主动汉化,鲜卑人基本没有遭到报复性杀戮,而是大量融入到汉人当中,隋唐之际胡 ...
qg46a 发表于 2017-3-3 17:06
如果非要说鲜卑人的话,为什么不可能是c2南呢?

标题

黄帝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历史上究竟有没有这么个人还很难说。就算真有这么个人,他的Y染也未必是O。上古时期的北方已经检测出了不少其他种类的单倍群,比如Q-M120,N,C2。
至于鲜卑匈奴契丹说自己是华夏后裔 ...
MNOPS 发表于 2017-3-4 00:06
诶,我担心将来有黑人攀附过来,这可如何是好。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samsa 于 2017-3-5 12:04 编辑

从考古研究的铁证来看,位于安阳的殷商血腥统治确实有异于其他地域各地,前后期华夏族方国的习惯, 而与中美洲的印第安人相仿。

怀疑殷商统治者被拜太阳拜火的祭祀阶层绑架而走火入魔。

标题

从考古研究的铁证来看,位于安阳的殷商血腥统治确实有异于其他地域各地,前后期华夏族方国的习惯, 而与中美洲的印第安人相仿。
怀疑殷商统治者被拜太阳拜火的祭祀阶层绑架而走火入魔。
samsa 发表于 2017-3-5 12:02
看不出商人有多崇拜太阳和火。
O3a3c* (M134+, M117-)
看不出商人有多崇拜太阳和火。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5 13:28
嗯。我是有点胡嘞嘞。 殷墟这种大规模长期人祭,人殉现象在东亚地区似乎很独特。
如果非要说鲜卑人的话,为什么不可能是c2南呢?
puppymax2 发表于 2017-3-4 20:39
从14楼的两处数据看,鲜卑人的构成基本应该都是C2北支。
...
另外就是北方的井沟子墓地,是古代东胡族墓地,12个个体,全部为C2b(旧称C3北支),根据其STR的匹配情况看,东胡族在今天汉族人中(10个数据14373中基本都在6个步差以上)很少有后裔,但和科尔沁、鄂尔多斯、阜新蒙古族中有一定的相近个体,其DYS445-458为17-17的组合,在现代汉族人14373个个体中只有5个这种组合,如果不考虑2000年间变异,那么东胡的后代也太少了些,但蒙古族中有一定数量16-17-18等接近的。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1-6 19:18
.
   如果鲜卑上层贵族的主流Y是C3北支,那他们在现今汉族中的遗留的确少的惊人。初步可以想到两个可能:1、这个墓地是当年鲜卑联盟中的某一个部族,其Y有一定的特殊性(如现今的哈萨克),而本坛拓拔元(重归荣耀)坛友的Y似乎也提示,当年鲜卑上层也并非单一一种Y;2、鲜卑上层的人数相比后来大一统的隋唐中国人群的确太少了,以至于其后在漫长的融合岁月中漂变的厉害...。
    当然,这个现象恰好也可以用来提示一味坚持‘万年不挪窝’的小云老师,若C3南支要等到南方人群已经膨胀到相当规模后再融入然后再取得惊人的频度是多么的困难!呵呵~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标题

.
   如果鲜卑上层贵族的主流Y是C3北支,那他们在现今汉族中的遗留的确少的惊人。初步可以想到两个可能:1、这个墓地是当年鲜卑联盟中的某一个部族,其Y有一定的特殊性(如现今的哈萨克),而本坛拓拔元(重归荣耀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3-6 12:30
我觉得C3为主的是东部鲜卑,然而影响大的却是拓拔鲜卑为代表的西部鲜卑。
O3a3c* (M134+, M117-)
39# qg46a想想南方的古越族,现在不都是正宗汉族了吗?
如果非要说鲜卑人的话,为什么不可能是c2南呢?
puppymax2 发表于 2017-3-4 20:39
虽然没有分类型,但从井沟子和额金C组,目前基本可以断定,是C2北支为绝对主题。

具体看本帖的13楼关于鲜卑的内容。
本帖最后由 wmch_928 于 2017-3-27 09:14 编辑

建议01和02分别改为仰韶时代、龙山时代吧;
还有傅家的时间可以具体到4800-4500bp,已经不在仰韶时代了,都到大汶口的末期了
而且庙子沟遗址也是仰韶时代晚期,开始进入降温期了;
所以建议lz把遗址的具体时间细化,而不是所在大文化的整个持续年代,该遗址文化面貌的某些特性也需要标出来,这样有利于分析。
我觉得C3为主的是东部鲜卑,然而影响大的却是拓拔鲜卑为代表的西部鲜卑。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6 13:48
同意,你觉得西部是啥子类型

标题

同意,你觉得西部是啥子类型
lindberg 发表于 2017-3-27 23:01
QNO3等等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双头鹰 于 2017-3-28 13:25 编辑
QNO3等等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28 12:57
我们家有传说是丘行恭的后人,丘行恭家族是北魏帝室十族之一的丘敦氏改姓,不过只是传说,做个参考。
现在又有了几处数据,包括磨沟、呼伦贝尔等地的,稍后补充上去。
楼主辛苦。看了一下,似乎缺了姜家梁和哈拉海沟的数据。可在如下文章找到数据:Zhang et al, Genetic diversity of two Neolithic populations provides evidence of farming expansions in North China,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2016), 1–6。下面贴其主要数据截图:
JJL.png
吉大的数据,如果不是二代测序又不加str,都不必当真,均不可信。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吉大的数据,如果不是二代测序又不加str,都不必当真,均不可信。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12-7 17:21
永谢布要大家相信韩国的三无数据。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12-7 17:39 编辑
永谢布要大家相信韩国的三无数据。
geoanth 发表于 2017-12-7 17:29
这是专业文献,无非像吉大的数据多数都是中文发的,这篇是国内的论文。另外,这不是孤例,匈奴额金河ab两组组成复杂,包括非常肯定的m117样本等多个o类型,只有到了鲜卑时期的C组,才出现dys448del一支单一化的现象。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