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的早期智人本来头骨形态上就比西方尼人更接近现代人,许昌人看不出有多特殊。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4 21:08
是的,许昌人在本质上和许家窑人、马坝人是一样的。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3-5 13:35 编辑
中国的早期智人本来头骨形态上就比西方尼人更接近现代人,许昌人看不出有多特殊。
hercules 发表于 2017-3-4 21:08
许昌人在以往的研究是被归类为东亚早期智人的。吴新智先生在早期的一项研究中提出,可以把目前已发现的东亚的早期智人定义为一个单独的种群,即大荔人Homo Daliensis。

[1]吴新智. 陕西大荔县发现的早期智人古老类型的一个完好头骨[J]. 中国科学:数学, 1981, (2): 74-80+131-132.

根据丹人的研究成果,目前有多名学者推测东亚早期智人可能可以用“丹人”这一词汇来指代。当然,这还需要来自东亚早期智人的古DNA证据。

在假设东亚早期智人种群等同于“丹人”种群的前提下:丹人种群(可能等同于东亚早期智人种群)与尼人种群的分化时间是约45万年。丹人-尼人合并种群与现代人的支系祖先群体的分化时间是约70万年,在约40万年前的时候,现代人的直系祖先群体与尼人种群的祖先群体发生过一次影响比较重大的混血,导致母系以及常染色体遗传成分的交换(目前有学者认为是早期尼人)。因此,相对于现代人的直系祖先群体而言,丹人种群(可能等同于东亚早期智人种群)与尼人种群本身就是两个更有亲缘关系的古老型人类的种群(70万年 vs 45万年)。拥有遗传上的更为亲近的起源关系,在颅骨形态上更为接近,也是很正常的。

此前,有学者主张 东亚早期智人种群是海德堡人的后裔。根据古DNA证据,尼人-丹人-晚期智人的共同始祖群体在约70万年前开始分化。而根据目前的考古学和古人类学,(广义的)海德堡人于距今约60万年前诞生的。目前最早的伴随第二模式石器出现的海德堡人遗址是埃塞俄比亚的Bodo遗址(距今约60万年)。海德堡人的手斧要比直立人的手斧要更为精细。遗传学意义上的海德堡人种群(诞生于约70万年)比考古学所见的海德堡人遗址(距今约60万年,也有更早的)要早一点,这也是正常的: 遗传学上的分支总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演化,才能形成在一个大的地理区域中占据优势的种群。这样看来,来自考古学、古人类学和遗传学的证据都是非常吻合的。

此外,尼人种群确实已经扩散到了阿尔泰山以及蒙古高原及其周围地区。被认为与尼人直接相关的莫斯特文化的因素(基于勒瓦娄哇技术的石器)在蒙古国、我国新疆地区、华北地区、东北地区以及俄罗斯远东地区都有发现[2]。就我所知,被认为属于尼人的蒙古国东北部出土的Salkhit Skull已经在开始进行古DNA测试。可能不需要太久,我们就能看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东亚地区的尼人古DNA数据(但也有可能没有结果)。


[2] 邓聪: 西方勒瓦娄哇技术对中国的波及[N], 中国文物报, 2012, 25/6/2012.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但另一方面,中国早期智人种群进入东亚地区的路线也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

首先,按照部分学者的主张,中国早期智人种群是东亚直立人的直系后裔。不过,相对于东亚直立人而言,中国早期智人的颅骨形态与尼人以及非洲的海德堡人都有更多的相似性。这一点也是很多学者所看到的---吴新智先生在一次学术报告中指出了多项指标(但我没有注意后来是否发表了正式的文献)。因此,关于直立人演化为早期智人或者早期智人与直立人发生混血的问题,在这里暂不讨论。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3-5 14:01 编辑

在距今60万年之后,第二模式的石器技术(以勒瓦娄哇技术Levallois technology为主),也就是手斧,经过了精细化的过程,被认为代表了海德堡人的兴起。经过精细化手斧在50万年到35万年之间扩散到南亚,在35到25万年之间扩散到了中亚和蒙古高原地区。手斧也出现在华北地区,在秦岭-汉水流域地区发现了数量极为庞大的手斧及其伴生石器,其年代下限为距今约5万年,上限可达距今25万年或更早[3]。那么,华北的典型手斧是经由中亚来的,还是经由南亚来的? 我个人认为,经由中亚-蒙古高原路线的可能性很大。一方面是因为年代上的接续。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早期智人的分布似乎在华北-华中更多一些。如典型的大荔人,距离秦岭-汉水流域地区是很近的。按照在这里的推测,中国早期智人可能是在35万年到25万年之间,经由中亚-蒙古高原路线扩散而来的海德堡人的后裔。这样的话,就可以使考古学和古DNA的证据相互吻合了。

[3] 王社江, 鹿化煜. 秦岭地区更新世黄土地层中的旧石器埋藏与环境[J]. 中国科学: 地球科学, 2016, 46(7): 881-890.

另一方面,在东南亚和我国白色盆地,存在距今80万年到40万年(甚至更早)的手斧的遗址。我个人猜想,因为这些遗址代表的人群或许并不是中国早期智人的直系祖先。因为在当时的东南亚以及中国华南地区,第一模式的石器是长期占据绝对优势的。这些遗址代表的人群想要穿越东南亚-华南到达华北地区,是比较有难度的。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3-5 14:34 编辑

回到“许昌人、许家窑人的类似尼人的内耳迷路模式”的问题上来。

如上面讨论的那样,东亚早期智人(许昌人)种群可能等同于丹人种群,也就是与尼人拥有相对晚近的共同祖先(约45万年前),与现代人的直系祖先在相对久远的时间(约70万年前)已经发生分离。那么,东亚早期智人的类似尼人的内耳迷路模式有可能是对共同始祖群体的遗传成分的继承。更值得考虑的是:1)决定欧洲典型尼人的内耳迷路模式的分子机制是单基因决定的,还是多基因决定的? 如果是单基因决定的,那么只有在“所有欧洲尼人个体都有这种特殊的内耳迷路模式,而所有其他的人类都没有这种模式”的情况下,才能把这种特征视为来自欧洲尼人的遗传交流的直接证据。如果典型尼人的内耳迷路模是多基因决定的,同时并非所有欧洲尼人个体都有这种特殊的内耳迷路模式,那么就意味着这种颅骨性状在人群中的表型是存在一定比例的,而不是在种群中的100%个体上都表现出来。这进一步意味着,可能“决定类似尼人的内耳迷路模式”的(多个?)DNA片段在东亚早期智人种群中是普遍存在的,但并不一定在每一个个体上都表现出来。

另一方面,欧洲典型尼人在约距今15万年之后开始扩张。目前已经确定他们已经到达了阿尔泰山地区(丹尼索瓦洞穴,距今5万到4万年)。目前从新疆、华北到东北地区,都发现有基于勒瓦娄哇-莫斯特技术的石器遗存,但这些遗存大多没有准确的测年。典型尼人是否在更早的时间到达蒙古高原以及中华华北地区,还有待进一步的考古研究。如果典型尼人确实在距今15万年到10万年之间就到达了华北北部边沿地区,那么典型尼人与东亚早期智人的直接混血是有可能的。不过,由于欧洲尼人本身的扩张时间较晚(晚于15万年),而阿尔泰山和蒙古地区的确切的尼人遗存的年代(已测试的)也很晚。直接混血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总之,因为东亚早期智人本身可能就与尼人有更为晚近的共同始祖群体。因此,东亚早期智人中部分个体的类似尼人的内耳迷路模式的来源问题,是否源自于欧洲尼人的直接混血,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人类之子全都是为死而生。
              --------《阙特勤碑》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