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Extensive farming in Estonia started through a sex-biased migration

Extensive farming in Estonia started through a sex-biased migration from the Steppe
Abstract

Farming-based economies appear relatively late in Northeast Europe and the extent to which they involve genetic ancestry change is still poorly understood. Here we present the analyses of low coverage whole genome sequence data from five hunter-gatherers and five farmers of Estonia dated to 4,500 to 6,300 years before present. We find evidence of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in the composition of autosomal as well as mtDNA, X and Y chromosome ancestries. We find that Estonian hunter-gatherers of Comb Ceramic Culture are closest to Eastern hunter-gatherers. The Estonian first farmers of Corded Ware Culture show high similarity in their autosomes with Steppe Belt Late Neolithic/Bronze Age individuals, Caucasus hunter-gatherers and Iranian farmers while their X chromosomes are most closely related with the European Early Farmers of Anatolian descent. These findings suggest that the shift to intensive cultivation and animal husbandry in Estonia was triggered by the arrival of new people with predominantly Steppe ancestry, but whose ancestors had undergone sex-specific admixture with early farmers with Anatolian ancestry.


http://biorxiv.org/content/biorxiv/early/2017/03/02/112714.full.pdf
粗读一下,觉得这次检测与分析比较准确~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these Late Neolithic farmers had already admixed with hunter-gatherers, and also brought novel mtDNA haplogroups to theregion 12 78 . They were found to be most similar to modern populations from Eastern and NorthernEurope, and the Caucasus 12,25 79 ....”--------------------------------------------------

如果云老师读到这一段会不会开始weep,噢,不,cry呢?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3-7 22:14 编辑

东波罗的海地区古dna支持R1b和R1a混合存在,且包含复杂支系。与东亚M117+与各种尚未细分的P201*混合存在是非常相似的。

我的判断是,在古华北和古西北种系中,如今罕见的P201*和F46,F5等今天常见支系,在青铜时代之前应当混合存在。只不过地域上有一些频度的差异。青铜时代前后,他们打包向周边地区迁移,只是因为奠基人效应和其他各类偶然因素(毕竟一个ydna传承万年是一个非常小概率的时间),完成今天各支系有一些地域频度的差异。

青铜时代,东西方各自农牧混合经济人群,分别最早为青铜文化武装,且环境恶劣更倾向走向大迁移和军事扩张之路。他们分别贡献了东亚和欧洲腹地人群的ydna主体。

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青铜时代,东西方各自农牧混合经济人群,分别最早为青铜文化武装,且环境恶劣更倾向走向大迁移和军事扩张之路。他们分别贡献了东亚和欧洲腹地人群的ydna主体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3-7 22:11
你这段话似乎与之前的观点出现了明显的不同吖,why?

...
总之,青铜时代前后,东西方农牧交界地区的青铜战士人群对各自区域的新石器土著农夫均有明显的种系替代过程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3-6 14:18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3-8 09:06 编辑
你这段话似乎与之前的观点出现了明显的不同吖,why?

...
总之,青铜时代前后,东西方农牧交界地区的青铜战士人群对各自区域的新石器土著农夫均有明显的种系替代过程。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3-6 14:18 htt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3-8 06:16
怎么不同?

我的论点一直是农牧交界地青铜战士移民对农业区石器农夫土著的替换。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6# Yungsiyebu 些许变化还是有的,大的意思从我入驻这个论坛来没变。
其实,这个问题在于,如今欧洲和东亚腹地的主流父系marker是来自新石器时代生活殷实的和平小农,还是来自青铜时代前后,处于农业区边缘地带最早为青铜文化武装的暴力征服者。我的看法是,欧洲来自征服者,东亚一样来自征服者。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中国青铜时代北方部落的扩张主要是殷商时期,这点在常染上还是很清晰的。不过按照常染所见,这次扩张影响最大的是似乎是辽宁,朝鲜以及日后的日本,其次是吉林和东蒙古,对中原(包括现在的山西,河北,河南,山东)的影响虽然很深,但是恐怕不如上面的地区。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3-8 10:29 编辑

吉大粗糙简单的种系归类,严重影响了我们对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泛东亚地区种系更迭的认识,以河南为例,殷墟中小墓2组为代表的青铜时代“古中原类型”,与新石器时代以贾湖,庙底沟二期为代表的“古中原类型”相距甚远,根本不具备明显的种系延续性。而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明显观察到,类似其他中原地区,青铜时代“古中原类型”往往介于其新石器时代先民和长城沿线古代种系之间,且更接近长城沿线的戎狄系族群及其先祖。本组,殷墟各组(中型墓3组和祭祀坑类布里亚特的I组除外)均更接近鄂尔多斯青铜文化典型代表朱开沟组。

参考:殷墟祭祀坑和中小墓若干组的人骨种系问题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32141&;highlight=%D2%F3%D0%E6%2Byungsiyebu
祭祀坑看不出与殷墟中小墓组有什么明显的不同,I组接近中小墓3组,与古东北类型与古蒙古高原类型相对聚类,其他三个组基本上都与殷墟中小墓2组接近,代表青铜时代的所谓”古中原类型“,同时这个组相对接近古华北类型,而与新石器时代的以贾湖下王岗等为代表的河南”古中原类型“相差甚远。


也就是说,殷墟不管祭祀坑还是中小墓,种系组成类似,即分别接近古东北类型,和古华北类型(尽管被冠以古中原类型之名),二者均与新石器时代河南地区土著的古中原类型相差甚远。暗示青铜时代,河南地区种系组成的剧烈变化。

另外,尽管河南地区新石器时代古代人种都被冠以古中原类型之明,但内部种系差异巨大,甚至大于北亚组和东亚组之间的差异,除了明显独特的一些古代组外,其他样本表现出较为明显的聚类特征,相对接近山东大汶口族群。

现在仅缺二里头人骨一个环节,但仍不影响这样的判断,即青铜时代,有类似古华北类型的和古东北类型的北方种系大规模南迁,很大程度上替代了土著的新石器时代古中原类型。尽管汉代人骨表现得很离奇,相对接近新石器时代的中原古人。新石器时代古中原类型那种颅骨尺寸超大,面部宽大,同时较低,眶型中等偏低的种系,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相对而言,朝鲜族反而更像是小一号的河南”古中原类型“。类似,仰韶合并组也找不到非常接近的现代人群,如果缩小一号,比例上到时比较接近壮族。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3-8 11:23 编辑

另外,大家注意,尽管殷商首都安阳,种系变化剧烈。但郑州直到汉代组还是首先与新石器时代的河南原始农业农夫土著聚类,这个现象暗示,北方类戎狄种系南下中原,并非一蹴而就,可能是在某些核心区域扎根,然后,逐渐覆盖中原土著种系,这种历史进程,一直从新石器晚期持续到历史时期。


我们在甲骨文形音字中无法观察到同藏缅语的明显关联。我综合推测,古华北类型等北方种系冲击商代的中原地区,尚未形成整体的优势。除都城附近,可能多数中原地区至少很大比例中原地区还是土著居民所包围。殷墟甲骨文背后的语言可能代表尚较少为古汉藏语影响的土著语言,中原华夏土著语与西北藏缅语的混合,可能是现代汉语的直系祖先。要知道,汉藏共享的那部分语言因素,其亲缘关系要明显大于藏缅之间的距离。暗示,藏缅分离在先,即部分古羌人南下在先,其后,才是古羌人进入中原地区,为古中原地区带来汉藏语在后,或者,因为中原土著力量过于强大,古羌人东侵的进程一直阻力巨大。直到强悍的周人秦人相继在西北崛起。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3-8 10:58 编辑

多年以前,我根据欧洲种系的颅骨形态变化,推测R1a与东欧草原地带的克鲁马侬种系相关,即最接近现代欧洲人的农牧混合经济的战斧文化人群带来了欧洲现代人主流的父系遗传标记,此时,欧洲古dna比现在的东亚还少得多。没有人相信“摸骨术”。

多年后,我仍继续延续多年前的推测,认为最接近现代东亚人的古华北古西北农牧混合人群(也即戎狄及其先民),为今天东亚人带来了O3西北支(F5,F46),C3南支,Q南支等主流父系标记,不知道相信这个推论的论坛辩友,是否可以提高1-2百分点?

推测R1a1与Kurgan类克鲁马侬类型相关

http://www.ranhaer.com/viewthread.php?tid=18970&highlight=%C2%AD%B9%C7%2B%C5%B7%D6%DE
再明确亮一个本人的推论,即R1a1与Kurgan类克鲁马侬类型相关。

刚刚读一篇新疆人骨的文献,主要属于古欧罗巴类型,少量属于地中海类型。这个古欧罗巴类型,事实上就是“长狭颅、低宽面、阔鼻、低眶”的类克鲁马侬类型,新疆古代具有高加索人种特征所谓古欧洲类型,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诺尔迪克类型,而几乎都是这种类克鲁马侬类型。

在欧洲,新石器时代,东欧草原上的Kurgan,继续保持极少农业因素的游猎生存方式,颅骨特征非常接近克鲁马侬类型,但在新石器晚期,纯粹的克鲁马侬类型几乎绝迹。而通常认为与印欧语族起源相关的Kurgan文化因素则迅速扩张,主要体现在其与欧洲新石器文化的混合,逐渐形成战斧文化,其人类学特征则介于克鲁马侬类型和地中海类型之间,与现代人群几乎无异。

德国已有战斧文化古代dna,为R1a1,而此前多组新石器文化均以G高频,含I,E,而东方的斯基泰文化几乎全部为R1a1。

综上推测,东欧草原上的Kurgan可能是R1a1之源,与克鲁马侬类型相关,新石器晚期至青铜时代走向扩张,与印欧语族相关。向西方,逐渐与欧洲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地中海类型混合,因混合程度不同形成,地中海类型,阿尔卑斯类型,而在北欧,另一支克鲁马侬类型可能与I相关,他们与地中海类型类型混合,形成诺尔迪克类型。而向东方,Kurgan发展为一支牧业因素为主的游牧民,即斯基泰人和其祖先,早期仍保持着类克鲁马侬类型,其后逐渐于地中海类型和蒙古人种北亚类型和西北类型混合,形成现代的帕米尔类型和南西伯利亚类型。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6# Yungsiyebu 些许变化还是有的,大的意思从我入驻这个论坛来没变。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7-3-8 09:09
我的主要论点均来自颅骨为基础的体质人类学和考古学所看到的文化人类学知识基础,我相信,分子人类学不可能带来任何颠覆性的认识,必然会得出与上述二者吻合的结论,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你看不到我明显的论点变化是正常的,因为体质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的知识早在十多年前就积累完成了主要证据,远早于这个论坛出现。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从常染所见,殷商时期燕山一代青铜文化人群对现在华北汉族的影响约为30%,这个比例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当然上,我从情感上,可以理解,论坛上绝大多数汉族网友无法接受他们主要的父系血统祖先与中原以外的蛮夷相关。这就跟多年前,没有古人基因组时,欧洲从主流学者到民间,都拼命证明R等欧洲主流父系标记远远早于铜石并用期就成为欧洲土著。一切需要一个过程。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3-8 11:43 编辑
6# Yungsiyebu 些许变化还是有的,大的意思从我入驻这个论坛来没变。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7-3-8 09:09
因为我的核心论点来自体质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这些知识十余年前就陆续成型了。一些细节变化是因为我在这个过程中,陆续学会了主流的数据分析工具,也即不再受研究者不客观文字描述的干扰,比如吉林大学一直将青铜时代的古中原类型同石器时代混淆,事实上,种系差异巨大。研究者本身就抱偏见,无法接受中原文化区以外人群对中原古人血统的巨大替换,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现实。

---

重复了~以为没有发出去,论坛程序不稳。手机端总有问题,报错。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从常染所见,殷商时期燕山一代青铜文化人群对现在华北汉族的影响约为30%,这个比例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wolfgang 发表于 2017-3-8 11:12
东亚腹地境内,任何一个古人WGS都没出来,单凭尼泊尔,阿穆尔和伏尔加河领域的低覆盖度WGS数据,结论都出来,厉害!
以今推古的勇气渐进爆棚。
新技术方案尝试:低覆盖全基因组,最低成本深度解析父系源流,略有成效,大家一起摸索。微博@基因人王冰 QQ群:387100816。
本帖最后由 豢龙氏 于 2017-3-8 11:55 编辑
当然上,我从情感上,可以理解,论坛上绝大多数汉族网友无法接受他们主要的父系血统祖先与中原以外的蛮夷相关。这就跟多年前,没有古人基因组时,欧洲从主流学者到民间,都拼命证明R等欧洲主流父系标记远远早于铜石并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3-8 11:13
我想如果你最近看过一些其他坛友的讨论就应该知道,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认为从青铜时代早期开始北方种系对于中原的巨大影响。问题在于这种影响过程是如何实现的,都有哪些支系的参与。
第一、北方种系向中原的扩张是阶段性,且不均匀的。北方种系向南方的扩张也必然是从新石器时代一直持续到历史时期。其中某些时期是决定性的阶段(比如4000年前青铜时代早期的大降温时期),某些时期只是涓涓细流。进入中原地区的北方种系也必然会有一个从聚居到融合的过程。对于中原人群整体Y染结构及体质的改变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在达到“均匀分布”的效果之前,也不能否定其已经进入中原地区,并成为了重要人群。
第二、距离北方地区人群大规模进入中原的青铜时代中早期,F5、F46、F2613这些支系都已经历了长达三千以上的分化,同一marker下的分支可能已经分属于不同的文化或人群。如果不做细分而用以同一的描述显然是不合适的。
第三、从现有的支系分化情况来分析,F46的许多支系在四千年前左右经历了一个分化的高潮,更为接近青铜时代从边缘地区进入中原种系的特点。而F5的下游支系在7300年前的分化后,直到2000多年前才普遍出现支系分化。这一点与F11的情况极为相似。这暗示了F5的诸多支系很可能和F11一样,是中原地区新石器农民的后代。在青铜时代是否有位于长城沿线地区而后进入中原的F5呢?当然有可能会有,但目前从支系分化上还没有观察到,也或许在这一过程中F5的人群并不属于一个具有优势地位的人群。
C-M130交流群:542136235
怎么不同?

我的论点一直是农牧交界地青铜战士移民对农业区石器农夫土著的替换。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3-8 08:53
可是最新的欧洲检测结果并看不到你所希望的青铜时期血统大替换吖,如果你所强调的“替换”是现代汉语语义所涵指的那种意思的话~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
面部宽大,同时较低,眶型中等偏低的种系,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相对而言,朝鲜族反而更像是小一号的河南”古中原类型“。类似,仰韶合并组也找不到非常接近的现代人群。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3-8 10:22
问题是,现代朝鲜族与现代华北汉族的差别真的达到种系之间的那种差别了吗?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