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福建武平六分之一的居民是与畲族姓氏相同的汉族人

福建武平县有六万蓝、雷、钟姓居民的家谱中记载先祖来自宁化石壁而非潮州凤凰山,也没有盘瓠崇拜,因为生活在客家人地区,无法像北迁的畲族那样因为母语和周围汉族不同而不被同化。也和客家人一样吃狗肉,但不能用狗肉祭祖。

这是怎么回事?是这里的畲族被汉族同化了还是畲族在北迁的过程中在这里接受了蓝、雷、钟姓,这里的蓝、雷、钟姓居民确实是汉族?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3-25 14:07 编辑

广东宁化也是如此,宁化客家汉人也传来自福建武宁。他们唐末居武宁,大批迁入广东只是宋朝的事。客家人迁徙过程中与畲族混居,或客家随畲族迁徙,或畲族随客家人迁徙。宋元两朝,他们与外界是相对分隔的。畲族与客家姓氏混同应该很少,但文化上相互同化。元末明初,广东客家人在在局部已发展到当地土著人数相当,畲族可能在此后部分汉化。不管畲族是否荆州、湖南、江西土著,必定是经过江西到达福建、广东的。今天的江西还有畲族人口,这部分也已基本汉化。
普遍认为畲族和瑶族同源而属于广义瑶族:盘瓠传说、盘王图腾及盘、蓝、雷、钟四大姓,相同,一些语词相同,而且自古来畲族的他称和部分自称中都有"畲瑶"、"瑶"、"瑶家"、"山瑶"、"瑶人"等称呼。
明清时期畲族盘瓠传说的再发明及其原因

石奕龙

  20世纪80年代后,福建闽南、闽西、江西某些地方的蓝雷钟姓居民兴起一股“恢复”其畲族身份的热潮,但是在大多数的申请报告中,他们所根据的识别资料,主要是畲族的蓝雷钟姓氏的来源等,大都都没有提供“盘瓠传说”等显性的畲族文化因素作为识别的依据。如1985年,福建南安县善坛村的钟姓为了恢复其畲族身份所撰写的报告《关于申请恢复吾善坛村钟氏“畲族”族名的报告》就是如此表述的。在报告中,其提到祖先的来源以及与闽东钟姓畲族的关系,如:“吾族钟氏源于河南许州颍川郡宗昌县安邑乡。传至三十世,时值东晋末朝。恭帝禅位于宋,草寇猖獗,钟氏一门荡析离居,元熙二年渡江避难于赣州,三十二世会公奉命入闽剿寇,见汀州府白虎村山川秀丽,遂同母黄氏及妻三人定居是地。北宋王安石推行新法,遭反对派抗逆,殃及士庶,吾九十四世公兄弟十四人,各移他方,其兄弟毅公(即本县盛富村钟氏之祖)移上杭,齐公移武平;吾祖温公(讳道器)移漳州海澄,传三世后,三房公泮儒移居同安钟宅,迨一四二三年,吾善坛始祖颜德公由钟宅来安溪盐坛,后易名善坛,迄今五百六十二年。”……“汀州根裔分后于广东惠阳、潮州和本省宁德的福鼎、福安、寿宁及德化县的瑞坂村等等。”“我善坛祖始建于五百年前,横匾‘颍川世泽’,灯号‘颍川’,祖宗联文有‘脉发托龙溯钟宅飞腾知自颍川跃出’,至今保留。”

  上述这些内容,讲到是钟姓的历史,并通过远祖以及迁徙历史的陈述以及查阅“吾海澄始祖谱牒”,认为他们跟广东惠阳、潮州,本省的武平、上杭、福鼎、福安、寿宁等地的钟姓是兄弟宗支。善坛钟姓是移居海澄的这支钟姓的直接后裔,其迁徙路程为:龙海海澄——同安(厦门)钟宅——安溪善坛。这样的表述,其言下之意是,由于和福鼎、福安那里的钟姓畲族是“兄弟宗支”,与他们同血缘,所以他们也是畲族。

  其次,该报告还提到,钟姓有自己相认的方式,“汝字是钟氏后裔子孙相认时必须问津的秘密暗号。吾邑钟铭两1956年往云霄修筑公路,丢失钱包,被寨仔村钟氏一小孩拾到,见内有证件,知失主是钟氏,返家告其母,主动送还。后邀至乡中设宴款待,因对不上暗号,而被冷落、罢宴。钟铭两莫名其妙,百思不解。回乡后请教乡老钟志觅(是年93岁,现已病故),方知吾族子孙彼此相认需对暗号,即见面时出示三个半指头,或道出‘一根竹劈成三条半篾’隐语,或写出一个‘汝’字(意指盘、蓝、雷、钟三男一女)。翌年,钟铭两与钟铭匣、钟江华等再度至云霄寨仔村对上暗号,村人甚悦,置酒菜尽其亲谊。”

  其三,谈到畲族文化特征时,只说善坛钟姓“男性婚娶时,须穿一套贴身‘白短衫裤’交拜天地、祖宗,三天后方能脱下,长期保存,终老时,仍要以这套衣服裹体入殓(据传此一风俗与祖公貌相有关)不少七十岁以上老人至今沿用此俗,保存是物。” 而没有其他,如盘瓠传说、服饰等至今被视为是显性的畲族文化特征的因素。

  从这种申请恢复畲族身份的报告中,首先反映了这样一个问题,即闽西、闽南的钟姓与闽东的钟姓本是同一个远祖派下的不同宗族,他们有着某种亲缘关系。其次,也显现出隐藏在背后的另一个相关的问题,即闽西、闽南畲族的明清族谱与闽东畲族的明清族谱有明显的不同,即两者的构成不一样,闽东畲族的明清族谱中多有盘瓠传说,或与盘瓠传说有关的记述,而闽西、闽南的明清族谱中都明显缺乏富有畲族文化象征标识的盘瓠传说或相关记述,否则不会如此曲折地找其他方面的相关资料来证明自己是属于畲族的。

  如龙海县海澄钟姓清代嘉庆壬戌年(1802)重修的族谱《纯嘏堂钟氏族谱》(抄本)的内容构成有:萃一公重修族谱序,圭芳公修谱原序,世系考,汀州府流传图书一轴,祖训一十二款,寨规,列祖坟址,杂录,官山旧谱牌原序,官山前楼钟氏重修族谱序,海澄冠山大宗总图,海澄屿上大祖墓石碑式,明松洲肇基祖墓碑式,居海澄大始祖道器公传代图等,虽谈到本支钟姓的历史与渊源,但却没有涉及到盘瓠传说。也就是谈到其远祖时,并没有像闽东、浙江的畲族族谱那样直接与高辛帝、盘瓠等联系在一起。如“萃一公重修族谱序”谈到钟姓的来源等,其云:“窃惟人生于天地,而本于祖宗,祖宗之德泽,与天地同一高厚也,后世之子孙,当有以溯其源,衍其委,禀仁孝之性,尽尊祖、睦族之诚,方能保族滋盛,而卜世久长也。虽然世愈远,而人愈繁,族愈分,而相亲日少,藉非赖于谱之存,何由考世系,知终始,敦睦族属哉,则族谱之阙,于人诚巨矣。予阅汀州府流传图书一轴,载吾先祖□(谱)系详哉,言矣上世盛自汤王之时,历商周秦汉唐宋元迄至明清,脉脉相承,若此,其远也。上世住河南省开封府许州颍川郡,迁金陵钟离县,又迁江西处州府平传、信丰、宁都等县,又迁闽粤各州府县,居住星布棋置,若此,其广衍也。皆是朝公一脉所传,先世屡受朝廷褒封,螽斯衍庆,猗欤盛矣。惜乎后之子孙不能□(绳)武,以扬先公之美。幸明末闽粤二省有登科发甲,如闽之钟垣,粤之丁先,本邑之元运,皆是黄门侍郎朝公一脉之子孙也,家声稍振。……”却没有提及高辛皇帝与盘瓠等的故事。

  然而,在闽东、浙江一带,所发现与看到和收集到的明清时期纂修与重修的畲族族谱(主要指宗谱),无论是草谱或是刻本,则几乎都记述了盘瓠传说或相关的内容,如福建霞浦县崇儒镇霞坪村雷姓在清代同治癸酉年(1873)修的《雷氏族谱》(刻本)的内容构成有:盘瓠王敕书,雷氏宗谱序,重修族谱序,请修族谱序,明清纪年,宗规条款(四条),谱例列款(一十五条),先儒谱谕(六条),条训规则(六条),颁排行叙,新增行第,世系支图,世纪总图,疏派袝谱,忠勇王祠图,忠勇王墓图,七贤洞胜境等内容。

  其中的“雷氏宗谱序”云:“雷氏之兴,始于高辛之世。”其“受宠锡姓,由来旧矣。但历朝有改革之殊,而分支有荡析之异,其寓居于粤东三楚之间者,皆以田园桑麻之业,亦习诗书礼让之风。今自粤东入闽,散处于福鼎大旗坑、福安茶洋及宁邑东陆、西陆之地。雷氏最为盛族,问其先世谱牒,皆谓兵燹。……溯其由来,必以盘瓠王之第三子巨佑公为始祖。……” 这种陈述把雷姓直接与高辛帝、盘瓠等联系起来,明确地说雷姓是盘瓠的直系派下,高辛帝的外孙。除此之外,该谱中的“盘瓠王敕书”、“忠勇王祠图”、“忠勇王墓图”、“七贤洞胜境”等记录的也都是由盘瓠传说派生出来的相关一些内容。

  浙江省丽水市老竹镇沙溪口村蓝姓畲族收藏的、宣统年间重修的《宣邑蓝姓宗谱》(刻本)也是一样,从《宣邑蓝姓宗谱》的目录看,其内容有:尝问为序,蓝氏源流序,蓝氏历朝敕赐目录,祖图谱,序,重修宗谱序,蓝氏续修宗谱序,敕赐忠勇王谥护国王盘龙期神像,敕赐护国侯蓝光辉神像,敕赐南郡刺史蓝惠章神像,凡例,排行字母,家规,阄书,周琳伯赞,架琳公赞,李振公赞,李攻公赞,李乾公赞,李照仁兄赞,仕邦兄赞,蓝氏宗谱世系图,蓝氏宗谱行第图等。

  其中“蓝氏源流序”记载了盘瓠传说,并明确表述蓝姓为盘瓠的儿子,高辛皇帝的外孙,其蓝姓是高辛皇帝赐的,其云:“……高辛皇帝即位之元年,为甲辰四十有一载五月初五日,高辛正宫皇后刘君秀夜梦娄金狗降凡除妖,娘娘惊醒,忽然耳痛,令太诏召医调治,耳中取出一物,其形如蚕,秀美非常,以盘贮之,养至数日,变为龙狗,毫光显电,金鳞珠点,遍身锦绣,牙利如剑,时即能言,献上高辛帝,见之大喜,取名龙期,号为盘瓠。……敕赐忠勇王加封谥为护国王,把守朝纲,忠君爱国。生长子请帝赐名,帝曰以盘为姓,名自能。生次子无姓,以蓝(篮)器盛至殿前,帝曰,以蓝为姓,名光辉。生三子抱至金銮殿上,请帝赐姓,帝将启齿,适遇雷鸣,即赐以雷为姓,名巨祐。后生一女名龙郎宫主,问曰女孙长大当何相攸,帝曰此系天作之合,尔可自择配偶,继世相承。……” 此外,该谱的“敕赐忠勇王谥护国王盘龙期神像”、“敕赐护国侯蓝光辉神像”等所记录的东西,都是与盘瓠传说衍生出来相关内容。

  福建省罗源县松山镇树楼村蓝姓的《蓝姓族谱》修于光绪十八年(1892),其虽是手抄的草谱,但其谱牒中的内容也与上述霞浦和丽水的畲族族谱同样,从目录表露的情况看,其有:敕书姓氏封,得赐三姓源流纪,龙首师杖志,上世系谱,高辛驸马龙公墓图,护国侯光辉公像,赞曰,字行,雁行串字,世系图等内容。

  其中“敕书姓氏封”记述了盘瓠传说,如:

  自昔盘古分天地,伏羲画八卦,造书契,神农艺五谷,尝百草,黄帝设井分州,调音律,备器用。爰乃,高辛氏正宫德成刘帝后,此娄金星所由降生也,于是高辛在位四十五年五月初五日,正宫皇后夜梦娄金星降凡,因是惊醒,陟然耳痛,宣令太医院调治,取出一物如蚕,形样稀奇,以盘贮养,变为龙狗,金鳞珠点,眼光四射,颇会人言,帝见喜之,取名龙期,号曰盘瓠。时方平静,国家安宁。突有西番率党倡叛,行妖使术,无敢与敌。帝心忧虑,宣令有人退敌,许以第三公主为婚,举朝默然,莫敢承命。龙期一见,进前折榜,衔奉帝前。帝命尔能成功,加封敕赐。龙期承旨,漂洋过海,历尽寒冰,直至西番。番王一见此兽,锦色奇形,因命纳在帐内,随从出入。一日番王集群臣欢乐畅饮,各已告退,王醉睡沉迷,夜半首级被龙期咬断,星夜攀城滚浪回朝,及番朝审觉,军前虎将万吉等统兵追赶,已无踪迹。龙期将番王首级跪献帝前,验其首无异,大喜曰:彼苍有灵,生此靖邦,天下定矣。龙期谢恩,即请敕赐。帝悔前言,因以宫女谬称公主,赐盘瓠为亲,龙期不悦,进入内宫,暗认公主,身隐望恩楼金钟下,期以七日夜成人完亲,已至六日,皇后私心窃视,身体已备,但头未成形。本是中幽北斗禄存刘隆星君脱化生凡,助国安民,帝恩曩命既出,宜敕赐加封,即命群臣置酒笙歌,招龙期为驸马,敕封忠勇王。赐忠勇二大将军:左将军邓从成、右将军邹定施带领部众,听其差令,因准会稽山七贤洞优游林泉,并建王府,时御林军千余人护卫,举朝官员备酒饯送,给牒刊颁,永存为照者。诏下:驸马忠勇王除寇有功,给赐敕书,继世相传,长垂不朽,并赐世代免征差费,逢山逢田,任其耕种。凡经过各省府州县,供奉夫役,支给俸薪,仰该部知悉御旨敕书,统付刊颁存照。

  通朝主事丞相张令尹押给

  端元点表判学士彭光照押给

  主部监察天官章寰押给

  兵部奏事范日知押给

  天下博士参委林竟青押给

  按驸马王生三男,长名自能,仍本姓盘;次男以蓝(篮)盛至殿前,因蓝为姓,赐名光辉;三男裹至殿前问姓,适雷鸣应声,因以雷为姓,赐名巨祐。帝以东夷贡三女,长奇珍配盘自能,封为开混柱国侯。次奇珠配蓝光辉,封为护国侯。三奇珪配雷巨祐,封为武骑侯。盘瓠王生一女,名龙郎,匹配钟志清,亦与敌勇侯之封。于斯时也,三株竞秀,百世流芳,螽斯衍庆,瓜瓞绵长矣。

  以上述所引的几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族谱反映了这样一种现象,即生活在隋唐时期畲族聚居的地区如闽西、闽南的畲族, 其族谱中多不见盘瓠传说以及相关的记述,而生活在明清时期迁徙到的地区,如闽东、浙南,甚至江西、广东等地的畲族,他们的族谱中多有盘瓠传说以及相关的记述。因此,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不同?另外,在闽东、浙南等地畲族的各种姓氏的族谱中所记载的盘瓠传说及相关记述也反映出一些问题,即这些表述盘瓠传说的故事并非千篇一律,如有些故事情节、故事中涉及的一些人名等,并非完全一样,而有着许多变数;不过,闽东、浙南等地的盘瓠传说故事的基本结构或者叙述框架却是大体相差无几,而且都与历史上的盘瓠传说有明显的不同。

  《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中记载的盘瓠传说来自应劭的《白虎通》,其云: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帝患其侵暴,而征伐不剋。乃访募天下,有能得犬戎之将吴将军者,购黄金千镒,邑万家,又妻以少女。时帝有畜狗,其毛五采,名曰槃瓠。下令之后,槃瓠遂衔人头造阙下,群臣怪而诊之,乃吴将军首也。帝大喜,而计槃瓠不可妻之以女,又无封爵之道,议欲有报而未知所宜。女闻之,以为帝皇下令,不可违信,因请行。帝不得已,乃以女配槃瓠。槃瓠得女,负而走入南山,止石室中。所处险绝,人迹不至。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鉴之结,著独力之衣。帝悲思之,遣使寻求,辄遇风雨震晦,使者不得进。经三年,生子一十二人,六男六女。槃瓠死后,因自相夫妻。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其母后归,以状白帝,于是使迎致诸子。衣裳斑兰,语言侏离,好入山壑,不乐平旷。帝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其后滋蔓,号曰蛮夷。外痴内黠,安土重旧。以先父有功,母帝之女,田作贾贩,无关梁符传,租税之赋。有邑君长,皆赐印绶,冠用獭皮。名渠帅曰精夫,相呼曰姎徒。今长沙武陵蛮是也。 这一记载表明,盘瓠传说在西汉、东汉时期就已形成,当时这一传说是属于长沙武陵蛮的。

  而相比之下,明清甚至民国时期闽东与浙南等地畲族族谱中的盘瓠传说则更加复杂一些,故事情节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本文的上面,已引述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例子,下面再看一个浙江南部畲族族谱中的盘瓠传说例子。其云:

  黄帝诏曰:助国龙期咬断燕寇有功,敕封驸马,钦赐三宫主成婚。

  粤稽太古遗风,盘古开混沌者三才分也,人禀天地之气,乃为万物之灵者,连山归藏周易也,连山首艮,取终始之义,烈山氏所作,夏人用之也,归藏首坤,取包含之义,轩辕氏所作,商人用之也,周易首坤,取有天地而后有万物之义,周文王所作,设官分职,以为民,极明其道而不易,正其序而不紊也,杨雄著太元法言,老聃作道德经训,伏羲开六书文字,自是风气盛,文明开,将古之名人而笔之于书籍。古帝尧于生高辛皇帝即位之元年,为甲辰四十有一载五月初五下。高辛正宫皇后刘君秀,夜梦娄宿降凡除夜妖,娘娘惊醒,忽然而(耳)痛,当令太诏召医调治,耳中取出一物,其形如蚕,美秀非常,以盘贮之,养至数日,变为龙犬,毫光显电,金鳞珠点,遍身锦绣,牙利如剑,时即能言。献上,高辛帝见之大喜,取名龙期,号为盘瓠。高辛曰:朕自登位以来,国泰民安,突有西方燕寇结集吴将行妖作孽,呼风唤雨,飞沙走石,武艺高强,无人敢敌,诚恐倾国乱家,朕心忧之,其奈之何。当天祷告,圣旨出令,若左右人有能除服燕寇吴贼,以定天下者,朕即将第三宫主赐之为婚,满朝听命,至三日,文武百官无一敢承,特有龙期进前给榜,胆敢退敌。高辛曰:尔果能一战成功,朕即加封赐,而龙期领旨殿前,喝声天动地应,翻身即去,呼风唤雨,飘洋过海,入夜九日,真至燕寇吴贼殿前,燕寇见此兽大有锦色奇形,遂问曰:尔从何处而来。乃对曰:我是助国龙期,腾云驾雾而来,见高辛无道,我来护助尔朝。燕寇听其言,心中大喜,纳在帐内,共追随从出。一日高筵大宴,流连荒亡,满朝告退,至半夜后,斩首吴贼,燕寇之首被龙期咬断,燕朝惊觉,官将统兵各执器械掖火追捉,而龙期遂入海中,渺无踪迹可寻,此时黑雾连天,昼夜不分,因领回朝,呈上高辛殿前。头放在地下,龙期奏曰:此是燕寇头首也。高辛验了,遂大喜曰:今天下定矣,尔之功也。而龙期奏曰:请君加封敕赐。当时辛帝恐三宫主不允合配,乃假装三宫主赐龙期成婚。龙期已先知之,遂入宫中认定三宫主,书绅为记,将身隐在望恩楼上,伏处金钟底内,期七日七夜变成人身,奈至六日六夜间,皇后心思,龙期本我耳中所出,系我身之血肉,此数日未曾饮食,不知生否,乃私自窥探,只见遍身全美,头发尚未成形。本是中天禄存星,君王照脱化凡尘,为护国佑民之人也。高辛曰:朕想曩时原以三宫主许配,今当敕赐加封,由是御旨宣左右,令群臣置酒笙歌,赐三宫主招龙期为驸马,爵封忠勇王。赐敕勇猛二大将军邓从成、邹支施带领众部听其差令,恩准会稽山七贤洞遨游,快乐地赐造驸马王府,御林军千万护卫。嗣后,满朝文武官员俱备九曲名伞、弓矢干戈,听从使用,永执刊颁为照。诏下:忠勇王收服燕寇,大有勋劳,敕赐世代免征差费,逢山离坟三丈,离田三尺,任从开种。御旨亲赐忠勇王金枝玉叶世代相承,永存敕据,并治天下,准授执照。

  通朝主事张令押给

  端殿表押给

  判学士押给

  彭光照押给

  户部侍郎兼都御史章名寰押给

  主部监察天官鲁平原押给

  吏部奏事范日智押给

  天丁簿士参委林竟青押给

  敕赐忠勇王加封谥为护国王,把守朝纲,忠君爱国。生长子请帝赐名,帝曰:以盘为姓,名自能。生次子无姓,以蓝器盛至殿前,帝曰:以蓝为姓,(名)光辉。生三子抱至金銮殿上,请帝赐曰姓,帝将启齿,适雷鸣,即赐以雷姓,名巨祐。后生一女名(龙)郎宫主。问曰:女孙长大需何相攸,帝曰:此天之作合尔,可自择配偶继世相承。帝辛曰:朕思驸马三男一女迺乃我朝皇子皇孙,俱有封赐,我陛下有东夷王贡献奇珍、奇珪、奇珠三人,美貌丰姿。长女奇珍赐配长子盘自能,封为开混武骑侯。次女奇(珪)赐配次子蓝光辉,封为护国侯。三女奇珠赐配三子雷巨祐,封为柱国侯。孙女龙郎宫主配与钟志深为婚,封为敌国勇侯。皇子皇孙俱封侯王,螽斯衍庆,麟趾呈祥,将见克昌厥后,永保无疆之休矣。

  相比较两者,迁徙出原住地的畲族族谱中的盘瓠传说都有大幅修改或重新创造。

  首先,增加盘瓠诞生的神异性。创造了盘瓠是由高辛皇帝的刘皇后的耳朵中诞生的故事情节,强化盘瓠是天上某星宿下凡,以一种非同寻常的神异方式降临凡间,并变成五彩斑斓金光闪闪的灵异形象,因此,为其后来能征服番王或燕寇或吴将军的“文化英雄”行为做一些前期铺垫,同时也由此来强调盘瓠本身所具有的神异性。其次,增加盘瓠由金钟盖身而变身的情节,并表述为由于皇后的心急,而功亏一篑。其也暗含盘瓠原本就与高辛皇帝等并非同一族类,希望加以改变,但却没有完全成功的意义。其三,将《后汉书》的盘瓠传说中盘瓠与高辛帝公主生有六男六女,并因居住在极其闭塞之处而无法与外族交往,不得已才“自相夫妻”,改变为实行外婚制的盘瓠夫妻生了三男一女,并由于高辛帝的赐婚,盘瓠的三男与东夷王的三女通婚,或者与吏部尚书、户部尚书、刑部左侍郎等高官的女儿通婚, 忠勇王的女儿龙郎则招赘钟姓为赘婿,从而将原先的婚姻制度为外婚制,因为特殊原因转变成为血缘婚(兄妹通婚的“自相夫妻”)的陈述,改变除了畲族自盘瓠以来,就一贯实行外婚制的叙述。其四,增加高辛帝敕赐姓氏的故事情节,使得畲族的主要几个姓氏有一个姓氏来源的解释,同时强化畲族这几个姓氏的贵族身份,和盘蓝雷钟几个姓氏的畲族身份。最后,特别强调盘瓠王助高辛帝除掉燕寇或番王或吴将军而有大功,不仅娶得高辛皇帝的三宫主,而且其子孙可以世世代代免除差役,并可以到处开垦山地,以此为生与繁衍,而不是像《后汉书》中的盘瓠传说所说的那样“好入山壑,不乐平旷”,躲在所封的偏僻的山里生活,不与外人交往。如浙江丽水老竹镇立新村的《冯翊雷氏族谱》说:“诏下:忠勇王收服燕寇,大有勋劳,敕赐世代免征差费,逢山离坟三丈,离田三尺,任从开种。御旨亲赐忠勇王金枝玉叶世代相承,永存敕据。”而福建罗源松山镇树楼村的《蓝氏族谱》曰:“诏下:驸马忠勇王除寇有功,给赐敕书,继世相传,长垂不朽,并赐世代免征差费,逢山逢田,任其耕种。凡经过各省府州县,供奉夫役,支给俸薪,仰该部知悉御旨敕书,统付刊颁存照。”换言之,盘瓠的子孙后代可以“世代免征差费,逢山离坟三丈,离田三尺,任从开种。”或“世代免征差费,逢山逢田,任其耕种。”也就是说,可以到处开垦山地。

  总之,与闽南、闽西的畲族族谱相比,在闽东与浙南等地的畲族宗谱中,不仅增加了盘瓠传说以及相关的表述,而且对历史上的盘瓠传说进行了改造或再创造。这种传统的再创造与发明,重点都在于强调蓝雷钟等是盘瓠忠勇王的后裔,高辛皇帝的驸马,是王朝的贵胄,因忠勇王的旷世功劳,高辛皇帝敕赐他们世代免除差役,所以可以“逢山逢田,任其耕种”,或者“逢山离坟三丈,离田三尺,任从开种。”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差异?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再发明?当我们把这种现象与畲族在明清以后的迁徙事实联系起来看时,这种现象的功能意义和实践意义就显露出来了。

  我们知道畲族在明清时期有一个大迁徙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许多畲族从原地闽粤赣交界地区向闽东,乃至浙南等地迁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实际上是到一个土地都已私有化的地区寻找生存之路,可以想象,在这种地方要想生存下去,这需向土地业主租地、买地,或者别人赠地才能从事开垦和定居下来。例如浙江景宁惠明寺的雷姓畲族,就是因为当地惠明寺和尚将庙产赠一部分地给他们才定居下来。据说明代万历年间进裕公等四兄弟从福建罗源起程迁徙浙南时,在路上邂逅从江西云游来闽的僧人昌森、清华师徒二人,因进裕与僧人昌森颇有“缘分”,故相伴去浙江。抵达景宁后,雷氏兄弟在“景宁七都包凤开垦耕种,以后散落他乡”。而昌森师徒则前往景宁大赤寺修禅。直至顺治七年(1650),僧人清华来南泉山修缮惠明寺,因孤单无人作伴,遂邀请明玉公来惠明寺旁开基落业。恐空口无凭,僧人清华与雷氏之间签了一个“僧雷同是一家人”的协定:顺治七年庚寅岁,僧清华对明玉公知说,我惠明寺单马独寺,无人作伴,和尚清华以雷明玉公出来坐(住)在上村铁炉砻居住,耕田落叶。吾惠明寺山场上下左右分你明玉公子孙以作柴火之山,山外有吉地安厝穴,不用山价之理,倘来到我地方犁钞,我寺院赐你作用也,僧雷二姓即是本家人一样,日后永不得言说异乎序,万无一失。 由于这样的赠地,所以明玉公这支雷姓的派下人就在惠明寺定居并繁衍下来。

  但是,这种好事并不是常有的,常见的应是向当地的山场业主租地或买地进行垦殖。当然,有时躲在当时人迹罕到的深山里,在他人私有的山场中偷开一块地来维持生活,也应该是可能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被人发现,一定会引起纠纷,被当地山场业主告官,被驱逐,或被罚等。为了在这样的尴尬中获取主动,或占据有利、有节的地位,所以畲族才对他们的盘瓠传说加以再发明与再创造。增加一些内容,特别强调他们是皇亲贵胄,祖上对汉族来说有大大的功劳,所以历代皇帝都让他们免差役,有“逢山逢田,任其耕种”的特权,从而,使他们如果遇到占田占山发生纠纷时,有一些可以力争的“法律”移居,从而使他们的非法行为成为一种“合法”,使他们能在当时已没有什么公地的情况下,能够得以生存下去。所以,闽东、浙南等地的盘瓠传说应该是在这样的社会生活的实践中,为了满足畲族迁徙后的生存而再发明或再创造出来的。

  综上,我认为,闽东、浙南地区与历史上有所不同的盘瓠传说,是在明清以后再发明出来的。这是畲族面对清明时期大迁徙这样的社会环境的变化而进行的一种传统再发明或文化再生产,其目的是:为了满足其被迫到处迁徙,并在该地区的土地与山林均已私有化的情况下,占他者的土地垦荒维生的需要,为他们在“侵占”他人私有的山地或田地并可能引起纠纷时,建构一定的“法律”根据,使他们的占地成为“合法”,从而使他们在万一被人发现他们占地,发生纠纷的争斗中,处于有利、有节和不败的地位,从而使他们在迁徙地的生存与定居增加一份保险。

  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石奕龙(厦门大学人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邮编:361005)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在畲民中也有对盘瓠传说不同的解读者,如钟大馄修于清光绪二十四年的福建福宁府《颖川钟氏宗谱·福宁钟氏宗谱序(吴征鳌)云,“音公(钟氏闽东始祖)后六七传,多山居力农,只与蓝、雷二姓联姻,而人遂称‘畲民’……余又阅其各属旧谱.多始于明,以上世系并不能详,乃忽采人尧舜以前世系数传,与今相隔四千余年,妄缀为谱首,并引《后汉书》‘盘瓠”荒远无稽之言以实之。……考后汉,距高辛将及三千年,三代之事见于诗书者寥寥可数。乃独至后汉,忽知三千年以前怪异无据之事。……又因其先有联姻高辛之荣,而遂忘其有盘瓠之辱,且竟将盘瓠事实,弁于谱端,复绘图立说,张为屏幛,以自别于平民。岂知联姻帝室,事属无稽,而盘瓠之辱,则已群指而目之.而平民反不与联姻矣。置近代洪武进士天台知县子孙之荣于不顾,而独取于四千年以前盘瓠之辱以为荣,非由于山民无知不识字不读书,何以至此哉?”此说将钟氏有别蓝、雷二姓,尊先祖天台知县之荣,而摈弃盘瓠之辱,为了将“畲民”同于“平民”。对畲民采取分而明晰之,各溯其宗,各表其祖,以求得以同于汉人的公认。

    修于民国九年(1920)的霞浦县青皎畲族村《冯翊郡雷氏宗谱·解盘瓠说(雷玉卿)》云:“吾祖自轩辕赐姓以来,乃西陵氏螺祖,瑶光贯亢,其宿灿烂感人元妃而生。巨卿公(雷氏始祖)迁都曲阜,雷电而受姓,始也。造及帝喾之时,已有二百余载,哪有盘瓠狂谬之说也?……谬传帝以女妻盘瓠者,岂不碍于圣门,而同别类乎?能无污蔑古帝,妄读圣经?当人犁舌地狱,以为狂谬无知极矣!……杜君卿《通典》于范蔚宗《后汉书》论沙黔中,五溪蛮僻处苗、摇、黎、壮西南蛮界。东南何所考据以 ‘菑民’为‘畲民’?抑指盘瓠之后裔也耶?致令无识之徒,借资口实,群相垢骂,漫侮圣经。”此说将东南汉区区别于五溪蛮界,认为盘瓠之说仅存于蛮界.而处于东南之地的畲民之姓应归诸正统。民国时期畲族知识分子雷一声对盘瓠之说不以为然,他在修溪塔村《蓝氏宗谱》的序言中对闽东舍族家谱中均把盘部传说并于谱端,是颇有感慨的。他认为盘瓠之说“历代史籍均无考,所仅见者,止出于《汉书》。

    为汉扬子云所着,汉距高辛已隔贰千余载,扬氏何所本而云焉,目犬亦未传其姓氏,不过等诸蜗角斗争蚊睫鹊巢之滑稽耳。腐儒因之。遂以弁请谱首作鼻祖,并杜撰三代以下之官职而指为三代上之头衔与历朝敕赠封浩俚言鄙词一串,迂腐卑劣,令人喷饭不已。斯谱之作,本拟删之,但以误传误已深人脑根,牢不可破,姑依原谱存之,虽属鲁鱼亥系,不胜其弊,然夏王郭公仍阈其文,以符春秋之遗旨。于是,有感而为之,构缀数语,以异其首云”。雷一声的心情是矛盾的,也是无可奈何的。他想在《蓝氏宗谱》中删去有关盘瓠的内容,但是,未得到畲民蓝氏家族的允许。因为,积淀在畲民传统文化心理中的盘瓠传说已经根深蒂固.是不能轻而易举地动摇的。在畲族族谱中也有明确标示本族为·盘瓠后裔者,如福建省福鼎市牛埕下修于清同治六年(1867)的《冯翊雷氏宗谱·纂修雷氏族谱序》载:“……他如霞浦是居者瑞发,福安是处者孔亲,以及福安之鼻各穆洋溪塔、岩前、老虎岩并白路三坪等处。地名孔多,难以枚举,均是盘瓠王后裔。”

     在特定的历史场合,一个民族或族群也会以神话化的眼光来看待另一个民族或族群自身以神话构建的历史,会信以为真和毫无恶意地将该民族或族群自身神话化的“民族事物”与该民族或族群的真实历史完全等同起来。神话所造成的魔力无边的“历史偏见”,会同时存在于一个民族或族群的朋友与敌人之中。

     随着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越来越明朗、越实在。人们的神话意识逐渐淡化,而历史意识逐渐强化。加之,汉族强势文化的逼迫与深人。畲民家族对盘瓠传说进行了针对性的重新改造、理会与解说,家族的人们对原有的纯动物的原型,进行了顺应汉文化的重塑,盘瓠遂成了龙与麒麟的组合,并命名为“龙麒”;或者,以麒麟与凤凰的组合,而命名为“麒凤”。经过重新编码与结构性遗忘后的盘瓠传说中,突出了高辛帝和河南传说的内容。又由于,在封建时代,长期对弱小民族的压迫与歧视,以对盘瓠传说的曲解,将盘瓠原型作为污蔑会族的口实,进而将畲族的合法权益剥夺。

    如清代嘉庆七年(1802)福鼎童生钟良弼被诬为犬而“不准与试”的现象屡有发生。残酷的事实迫使畲民对盘瓠传说讳莫如深,进而,又对盘瓠原型进行又一次重塑而拟人化,认为盘瓠“荒诞不经”而盘护(或龙麒)“确有其人”。同时,封建时代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以正统的史识对盘瓠传说进行识别从而为畲民“辩诬”,如在钟良弼事件中,便有福建巡抚李殿图仗义执言,“……以女妻犬,理所必无事,或有之,谁则实见其事,且审其姓氏于洪荒之世而为之记乎。……尔等将版图之内曾经输粮纳税,并有人学年分确据者,以为不入版图,阻其向往之路,则又不知是何肺腑也!……娼优隶卒三世不习旧业,例尚准其应试,何独畲民有意排击之。李言批驳了世俗的论调,为畲民讨回公道,钟良弼终于考取了秀才。畲族小说歌《钟良弼》在畲族社区广泛流传,足见钟良弼事件的影响深远。顺延世俗对盘瓠传说的“辩诬”,以求得社会的认可,是畲民家族迫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但是,在家族内部对祖图、祖杖等仍然刻意珍藏而秘而不宣,表明了畲民图腾信仰与禁忌习俗的传统立场。对盘瓠传说的二律背反的心理事象,反映了家族人们的矛盾心态。

     时至今日,对盘瓠传说仍然持两种态度。在闽东、浙南、浙西南的广阔山区,是目前大陆畲族人口最多、分布最广泛、民族特点最明显的地区,在封建时代,这个地区的民族歧视较严重,畲民的心理创伤较重,他们对盘瓠传说最敏感。对畲族的历史与盘部传说有自己独特的阐述。

    浙江省丽水市民族科《畲族史源》研写委员会《畲族史源》的记载是有代表性的:“龙麒是高辛氏第五个妻姓刘名君秀亲生的儿子,他的出生时间,是高辛帝在位四十一年五月五日,即公元前二千三百六十七年。……特别是龙麒诞生的那天夜里,据史料记载也闹得不安,原因有三个:一、五月五日都是属龙的。二、天空出现扫帚星。三、出生的婴儿生相奇怪,头像豹头又像麒麟头,全身斑点一百二十多处,像龙身上的花纹。其父高辛看后为龙日出生的婴儿命名龙麒(龙与虎相斗,龙与麒麟相和,符合《易经》命名法。)”宁德市金涵畲族乡麒麟山下中华畲族宫的建立也是基于盘护(忠勇王)其人和河南传说的观点。也是这些地区,畲族乡村所藏的祖图、祖杖最多,以及在族谱中对盘瓠传说的记载最详。在闽南、闽西、闽中,畲民对盘瓠传说的理解与以上的观点有较大的不同,他们对原初态的盘瓠也较不忌讳。闽南漳浦县石椅种玉堂《蓝氏族谱·关于民族成分和族源问题》载,畲族蓝姓族源有三种说法,“第一种认炎帝世系,不提帝喾高辛氏,完全避开盘匏(盘瓠)之说;第二说认高辛帝世系,明白承认自是盘匏的后代;第三说承认是帝喾的后代,却避开盘匏子女盘、蓝。雷、钟受姓之说,转而承认昌奇封地汝南”之事。

    值得注意的是,自认炎帝世系的,虽然在族谱上不见有关帝喾高辛氏及其女婿忠勇王盘匏的记载,但在民间却仍保留有认盘匏为祖先的传说,有的还珍藏着绘有忠勇王盘匏神像的祖图。1984年赤岭蓝氏派人到华安官畲认亲,在经一番查对确认华安蓝姓是蓝庆福后裔前去开基落籍的事实之后,就曾出示祖图以作证明。与赤岭蓝氏同一世系的广东梅县蓝爵高手抄《临川蓝氏族谱序》中也有祖图的记载,但隐约其辞:‘吾族自临川迁程乡(在广东梅县)以来,先叔祖惭蓼公因拾祖图一帙,于康熙壬午年(1702)而创为族谱矣。今阅谱中也不具载,仅依昭穆世次以列分注生卒溢葬于其下。非好为简略,盖当祖宗缔造之初,艰难桔据,而于尊祖敬宗睦族之制俱未逞及,无事可纪,因无文可传谱以征信,不敢无计其数囗抬附会故也。’以上文字说明,蓝氏先人持有祖图,却不敢详说祖图的来历,只好推说是‘祖宗缔造之初,艰难桔据’,‘于尊祖敬宗睦族之制俱未逞及’,因而‘无事可纪’‘无文可传诺以征信’,字里行间,隐约透露了作者一片难以言明的苦衷。’……我们认为,盘瓠传说,虽然带有比较浓厚的神话色彩,但在畲族人民中广泛流传,有深刻的影响,作为反映民族心理的象征,是识别畲族成分的依据之一,不管有否公开承认,其影响却是客观存在的。在族谱中不愿直接承认,是出于当时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的社会背景,蓝氏族人为了避祸和不受歧视,不得不设法掩饰自己是‘盘匏’后裔的身份。这完全符合当时历史条件,是不难理解的。”上杭城区蓝氏家谱编修理事会《上杭城区蓝氏家谱·蓝姓渊源及迁杭史考》(1999年铅印本)则载:“对畲族的源流问题,学者专家众说纷坛,莫衷一是,至今仍是一桩众论不决的学术公案。

    畲民自传以盘瓠为祖先,系五帝之一帝喾(高辛氏)后代。该传说本身虽属无稽,但以神话传说反映一个民族的原始图腾信仰的记载中亦不罕见。…”’由于中国的族谱有引帝王为祖,攀名人作宗,攀缘高门的嫌疑,加上历史上畲族受人歧视,为提高自身的社会地位,故现保留下来的闽西各地《蓝氏族谱》都有假托族史之嫌,基本上对族源问题避而不谈。”从上述的内容中反映了闽南、闽西畲族对盘部传说的认识,是持一种较为冷静而客观的心态。总之,盘瓠传说在畲族家族中是一个永远说不尽的话题。保罗·康纳顿在《社会如何记忆》一书中说:“至于社会记忆本身,我们会注意到,过去的形象一般会使现在的社会秩序合法化。这是一条暗示的规则:任何社会秩序下的参与者必须具有一个共同的记忆。对于过去社会的记忆在何种程度上有分歧,其成员就在何种程度上不能共享经验或者设想。代际交流受到不同系列的记忆阻隔之后,这种情况也许最为显著。跨越不同的时代,不同系列的记忆经常以暗示性背景叙述的形式,互相遭遇。这样一来,不同辈分的人虽然以身共处于某一个特定场合,但他们可能会在精神和感情上保持绝缘,可以说,一代人的记忆不可挽回地锁闭在他们这一代人的身心之中”。盘瓠传说作为一种家族的社会记忆,之所以存在分歧,是时代的变化,合法的社会秩序的不同,以及代际的精神和情感的阻隔。
我来自火星,一颗美丽的星球!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