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由井冈山追踪土家族上古族源》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7-3-29 10:21 编辑

作者:丁丁哥 2017/03/28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是中国革命的摇篮,这里无论对任何人的感觉而言,都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大山区,当年红军长征从这里出发,后来收集整理出了著名的歌曲《十送红军》,其曲调悠扬凄婉、情深意长非常感人,不过,只要你仔细欣赏,就可能对其中井冈山人“双双拉着长茧的手”,与“望月亭、雕龙画凤、十丈白玉柱”等歌词的强烈对比,感觉似不相称,但其实这是你自己的历史认知出错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同样还是在《十送红军》的歌词之中,就明显的隐含了这个历史认知的线索,这个线索就是歌词中反复出现的语气词“介支个”,“介支个”是江西赣南方言的语气词,有相当于“这个”的意思,其急读是“介根”。

注:据查,虽然《十送红军》歌词的主要部分不是出自江西,但原出处并没有“望月亭、雕龙画凤、十丈白玉柱”等内容,而且,“介支个”是赣南方言也没有争议。


非常巧合,当我若干年之前开始研究山东的上古史时,我在山东西南部发现了一个叫“计斤”的地名,这个“计斤”也叫“介根”,当时我就开始怀疑这两个“介根”是同一回事。

“计斤”非同寻常,因为这就是上古的“计斤国”,而且是与“齐、鲁”实力相当的古国,如果没错,井冈山人的“望月亭、雕龙画凤、十丈白玉柱”,原来就是事出有因,上古的古国哪个不是亭台楼阁、雕龙画凤,只不过后来南迁避难落于山区变成了双双长茧的手,而“计斤国”的历史则还在他们的记忆中。

据陈永杰先生由尹钧科《春秋莒国大事记》整理而得:“‘计斤’又称‘介根、计基’,是莒子国初封之都,故址在城阳黔陬(今胶州市西南铺集镇驻地西北黔陬村)东北计基城,即今山东省高密县东南四十里、胶县西南七里的城子村,春秋初迁于今莒县故城。

莒国嬴姓(一说己姓),自西周初年周武王封少昊氏之后于莒,国始立,始封者名兹舆(一作兹舆期),子爵,故称莒子,国称莒子国,共传三十世,约六百余年,其中都计斤城近300年。

在春秋时期诸侯争霸、干戈时起的历史漩涡中,莒子国颇为活跃,或参与会盟,或纳亡逐叛,或兴兵攻伐,或抵御外侵,随势而为,不甘寂寞,其间有关莒国、莒人、莒地、莒事的记载,不绝于史。

莒国在最兴盛时地盘扩大到今莒县、日照、莒南全境和沂水、沂南、费县、临沂、郯城、苍山、胶县、五莲、高密、诸城、安丘、临朐等县,以及江苏省赣榆县的部分地带,拥有大小城邑30多个,是今山东地区仅次于齐、鲁的大国。”

请特别记住“江苏赣榆县”这个地名,详细讲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县塔山镇“土城村”,这里也曾是春秋时的“莒国计斤城”,现在那里新修了非常堂皇的“计斤门”,当年的“计斤城”是棋盘街,南北四街,东西亦四街,墙外环路,路外环河,河上设吊桥,其东西南北皆有城门,门为拱形,城嵌青砖,城上有楼,四角皆角楼。

据研究,江苏“赣榆”夏以前属九夷,商属人方,西周属莒、祝其二国,其自上古就是因“赣水榆山”获名,虽然现在“榆山”已无可考,但非常明确现在当地的“青口河”最早就是“赣水”,总之,江苏“赣”字的历史远早于江西的“赣”,而且,山东的“章丘”的“章”还更在“赣榆”之前。

反而,赣江之名是源于“章水、贡水”合流的说法早已定论是谬误,其名或是由“赣”在先而再分出“章、贡”,古代赣江之所以获名,应该是跟大量由“赣”而来的人类沿河驻留有关,而这些人就是带有“计斤”的记忆的人,是带有“计斤国”曾经奢华生活记忆的人,这些人就是地地道道的井冈山人。

说到这里就开始明朗了,两个“介根”的同一回事,还是因为井冈山人与“赣”这个字眼的密不可分,请看看百度的词条:“井冈山:地处湘东-赣西边界,万洋山(为罗霄山脉中段)的北支”,当年红军不仅曾就近攻打过赣州市(曾想攻下后做红色根据地首都),而且在整个赣江流域都是非常活跃。

虽然现在还说不很准井冈山人的具体族系,但有一个指向是有很大把握的,上古时山东青岛郊区有一大片山地叫“大标山、二标山、三标山”,族系体量应该不小,这可能是“标”在中原的历史原点,后来其痕迹西移,济南市区就有“标山”,而江西人就是被称为“老表”,这个“老表”原本可能就是“老标”。

“标”是一个极大的族系,其已知分布如:其一,江西;其二,广东西部前些年发现了约十万“标人”,只知道他们是古代时来自中原;其三,大西南存在着大量的“标”,可能“黔”也是其带去的字眼;其四,缅甸古代时甚至还有“骠族、骠国”等等。

“标”最明显的独特习俗是使用“草标”,电视里经常可以看到,比如下地干活时,先拔一把草插在田头,贫困人家卖儿卖女要插草标,《水浒传》杨志卖刀时插的草标应该也是,水浒梁山就在山东。

在文学典籍中,《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兰孙)真正无计可施,事到头来不自由,只得手中拿个草标,将一张纸,写着:‘卖身葬父’四字,到灵柩前拜了四拜。”《儒林外史》第三回:“那邻居飞奔到集上……见范进抱着鸡,手里插个草标,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寻人买。”老舍《茶馆》第一幕:“乡妇拉着个十来岁的小妞进来,小妞的头上插着一根草标。”

今后可要注意了,无论您去到多么偏僻的地方,无论遇到多么土气的人,都不可妄自尊大,因为你面对的可能就是贵族之后,甚至是王族之后,这其实是一个通理,因为当时能成功离开中原走得很远的人,都是在中原时就有相当财力、能力,甚至还拥有军队的部族和人。

现在很多少数民族穿金戴银、珠光宝气,这就是当年在中原贵族、王族生活的遗留,比如现在日常说到的“名门望族”,原出就是“佤族”,“佤族”自称为“望”,“尧王”的母亲是“望族”,当时住在河北保定南部的“望都县”,而现在的“佤族”,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西南角澜沧江和萨尔温江之间,怒山山脉南段“阿佤山区”,不过“佤族”还不是“标”。

“土家族”也极多使用草标,走路看标,种地插标,进山认标,灌田挽标,“土家族”住地很多以“凤”或“凤凰”为名,比如湘西的“凤凰县”,据说“土家族”曾有分支在四川省广安市宕渠县东北建立过“賨国”,在土家族的聚集地,富足人家的住宅总是雕梁画栋,檐角高翘,石级盘绕,大有空中楼阁诗情画意之意境,“土家族”的“土”其实不土,只不过其可能源自旧时其头人是叫“土司”,而“土司”的“土”可能源自上古时的“土城村”。

好像至少还有瑶族和苗族等也有用“标”的习俗,不过苗族可能不是“标”,“三苗”原本确实是也在“计斤”的地域,但很早已经跟随蚩尤离开,而“标”在“计斤”则好像是延续到蚩尤之后很久,所以这些都需要具体研究和分析,其中有些应该是与“土”有关的。

如果“土家族”真是华夏的“土”,那就非常了得,因为这可能就是华夏上古时的“土地”,就是华夏的“社”的主人,而“社”字是“土的神”,是“土地神”,其可能是后来华夏商系的先人之一。

可见,上古时华夏的文化和文明,是一直渗透到几乎任何犄角旮旯,甚至很早即已溢出,井冈山人的人文根底,也是出自中原华夏相当高层次的传承。


“土地神”的普遍崇拜和地位不高,这非常特别,对“土地神”的存在,不能一句“多神崇拜”就予了结,从其存在的情况看,或许会是分封制度的配套官员,盘古华夏联盟的分封权在中央,但由于地域广阔,分封是刻石按顺序排列摆放在“明堂”的,据传说最多时达近万个部族参与分封,其下应设有分区并有专人分片记忆和管理,就像现在人民大会堂设专人打理各省厅,中央处理各地事情时,须先叫“土地!”来核对情况,这就是“土司”,住在“土城”,后来“土司”的嫡庶后代成了“土家族”。

注意!由于这些人常在华夏联盟的中心工作,而且熟悉各分封的地域及地理,这很可能就是写出《山海经》的人群。

另一种较小可能,是分封制需要中央固定从近亲部族派出官员跟随分封部族去到封地,分封的部族对封地有使用权,但要尊重中央的随行监督官,有点像现在国土资源部加上纪委的外派或中央行署。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